|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网赌最佳平台 >> 古龙全集 >> 碧血洗银枪 >> 正文  
第三章 天杀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章 天杀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0

  (一)

  马如龙还是没有反应。
  如果是别人,到了这种时候,纵然还没有逃走,也一定会极力辩白。
  可是他没有。
  他还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别人说的这件事,好像跟他全无关系。
  ——他不辩白,是不是因为他知道这件事已无法辩白了?
  ——他不逃走,是不是因为他知道无论谁在这三个人面前都逃不了的?
  绝大师也一直静静的站在那里,淡漠的脸上也全无表情。
  这时他才开口:“我好像听一个人说过,天下刀法的精萃,尽在五虎断门刀中,所以天下各门各派的刀法,他没有不知道的。”
  彭天霸道:“你的确听人说过,不是好像是听人说过。”
  绝大师道:“我是听谁说的?”
  彭天霸道:“当然是听我说的。”
  绝大师道:“你说的话,我一向都很相信。”
  彭天霸道:“我虽然也会吹牛,却只在女人面前吹,不在和尚面前吹。”
  他笑笑又道:“在和尚面前吹牛,就像是对牛弹琴,一点用处都没有。”
  绝大师既不动怒,也不反讥,脸上还是冷冷淡淡的全无表情,道:“刚才那黑衣人一刀就想要你的命,他用的那一刀,想必是他刀法中的精萃。”
  彭天霸道:“在那种情况下,他当然要把他全身本领都使出来。”
  绝大师道:“你好像说过,天下各门各派的刀法精萃,你没有不知道的。”
  彭天霸道:“我说过。”
  绝大师道:“他那一刀是哪一门,哪一派的?”
  彭天霸道:“不知道。”
  他回答得真干脆,江湖中人人都知道“五虎断门刀”的当代掌门,是个最干脆的人。
  绝大师却偏偏还要问:“你真的不知道?”
  彭天霸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还有什么真的假的。”
  绝大师道:“你不知道,我知道。”
  彭天霸显然很意外,脱口问道:“你真的知道?”
  绝大师道:“知道就是知道,也不分什么真假。”
  彭天霸笑了:“他用的那一刀,是哪一门哪一派的刀法?”
  绝大师道:“那是天杀!”

×      ×      ×

  天杀!
  彭天霸道:“我又不懂了,什么叫天杀?”
  绝大师道:“你去解开他的衣服来看看。”
  黑衣人的胸膛上,有十九个鲜红的字,也不知是用硃砂刺出来的,还是用血?
  “天以万物予人,人无一物予天,杀!杀!杀!杀!杀!杀!杀!”
  彭天霸道:“这就叫天杀?”
  绝大师道:“是的。”
  彭天霸道:“可惜我还是不懂。”
  绝大师道:“这是个杀人的组织,这组织中的人以杀人为业,也以杀人为乐,只要你出得起金钱,你要他杀什么人,他就杀什么人。”
  彭天霸道:“你怎么知道的?”
  绝大师道:“我追他们,已经追了五年。”
  彭天霸道:“追什么?”
  绝大师道:“追他们的根据地,追他们的首领,追他们的命!”
  他淡淡的接着道:“杀人者死,他们杀人无算,他们不死,天理何存!”
  彭天霸道:“你没有追出来?”
  绝大师道:“没有。”
  彭天霸道:“可是你总有一天会追出来的,追不出来,你死也不肯放手。”
  绝大师道:“是的。”

×      ×      ×

  天暗了,冷风如刀。
  彭天霸又俯下身,将黑衣人的衣襟拉起来,好像生怕他会冷。
  死人绝不会怕冷的。
  这黑衣人如果还活着,就算冻死,彭天霸也不会管。
  但是无论谁对死人都反而会特别仁慈些,因为每个人都会死的。
  等到他自己死了后,他也希望别人能够对他仁慈些。
  彭天霸拉起了这死人的衣襟,就有样东西从这死人衣襟里掉了下来。

×      ×      ×

  掉下来的是块玉。
  玉,是珍中的珍,宝中的宝。
  玉是吉物,不但避邪,而且可以为人带来吉祥、平安、如意。
  在古老的传说中,甚至说玉可以“替死”,替主人死,救主人的命。
  小婉送给邱凤城的那块玉,就救了邱凤城的命。
  这块玉却要马如龙的命。
  因为这块玉上结着条丝条,丝条上系着块金牌,金牌的正面,是一匹马,金牌的反面是四个字!
  “天马行空”。
  这是天马堂的令符。
  马如龙就是天马堂主人的长公子。

×      ×      ×

  天马堂的令符,怎么会到了这刺客身上?
  这只有一种解释:
  马如龙用这块玉和这令符,收买了这刺客,叫这刺客来为他杀人。
  杀杜青莲,杀邱凤城,杀金振林,杀聚丰楼的堂倌和小厮。
  可是他想不到邱凤城居然没有死,更想不到彭天霸、冯超凡和绝大师会来。
  这是天意。
  天杀不是天意,天意是戒杀的!

  (二)

  直到现在为止,谁也没有说出“这个人”的名字,因为这件事的关系太大,杜青莲、沈红叶,金振林,每一个人的死,足以震动武林,而且极可能引起江湖中这几大世家的仇杀!
  只要他们的仇杀一开始,就绝不是短时期可以结束的,也不知会有多少无辜的人因此而死。
  这绝不是可以轻率下判断的事。
  可是现在动机和证据全有了,而且已铁证如山。
  冯超凡沉着脸,一字字道:“现在我们应该听听马如龙有什么话说。”
  马如龙没有话说。
  他慢慢的解下了身上的银狐裘,缓缓说道:“这是我三叔少年时,夜猎大雪山所得,先人的遗物,我不能让它毁在我的手里。”
  他将这狐裘交给了彭天霸:“我知道阁下昔年和我三叔是朋友,我希望你能把他的遗物送回天马堂,交给我的三婶。”
  彭天霸叹了口气,道:“马三哥英年早逝,我……我一定替你送回去。”
  马如龙又慢慢的解下了他那柄剑光夺目的长剑,交给了绝大师。
  他说:“这柄剑本来是武当玄真观主送给家父的,少林武当,本是一脉相传,希望你能把这柄剑送回玄真观去,免得落人非人之手!”
  绝大师道:“可以。”
  马如龙又从身上取出一叠银票和金叶子,交给了冯超凡。
  冯超凡道:“你要把这些东西,交给谁?”
  马如龙道:“钱财本是无主之物,交给谁都无妨。”
  冯超凡沉吟着,终于接了过来,道:“我拿去替你救几个人,做点好事。”
  现在每个人都已看出马如龙这是在交代后事,一个人在临死前交代的事,很少有人会拒绝的。
  他们用两只手捧着马如龙交给他们的遗物,心情也难免很沉重。
  马如龙长长吐出口气,喃喃道:“现在只剩下这匹马了。”
  他的白马还系在那边一棵梅树下,这种受过严格训练的名种良驹,就像是个江湖高手一样,临危不乱,镇静如常。
  马如龙走过去,解开了它的缰绳,轻拍马股,道:“去!”
  白马轻嘶,小步奔出。
  马如龙转过身,面对着冯超凡,道:“现在我只有一句话要说了。”
  冯超凡道:“你说。”
  马如龙冷冷道:“你们都是猪!”

×      ×      ×

  这句话说出,他的身子已箭一般倒窜了出去,凌空翻身。
  他的白马开始时是用小步在跑,越跑越快,已在数十丈外。
  马如龙用尽全力,施展出“天马行空”的绝顶轻功。这种轻功身法最耗力,可是等到他气力将衰时,他已追上了他的马。
  这匹万中选一的快马,现在身子已跑热了,速度已到达巅峰。
  马如龙一掠上马,马长嘶,行如龙,人是纯白的,马也是纯白的,大地一片银白。
  冯超凡和彭天霸也已展动身形追过来,手里还拿着马如龙交给他们的金叶子和狐裘。
  等到他们发觉自己的愚蠢时,这一人一马已消失在一片银白中。
  冯超凡跺了跺脚,将手里一叠金叶子用力摔在地上:“我真是个猪。”

×      ×      ×

  天色更黯,风更冷。
  冷风刀一般迎面刮过来,马如龙胸中却像是有一团火。
  怒火!
  因为他自己知道自己绝不是凶手,绝没有在酒里下毒。
  只可惜除了他自己,谁都不会相信他是清白无辜的。
  他看出了这一点。
  他只有走!
  死,他并不在乎,能够和那些认定了他是凶手的人决一死战,本是件快事!
  但是他若死在他们手里,这冤枉就永远再也没法子洗清了。
  他要死,也要死得清白,死得光明磊落。
  他发誓,等到这件事水落石出,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他一定还要找他们决一死战!

×      ×      ×

  真正的凶手是谁?
  是谁在酒里下的毒?是谁买通了那天杀的刺客?他一点线索都没有。
  无论这个人是谁,都一定是个极阴沉毒狠的人,这计划之周密,实在是无懈可击。
  他是不是能揭穿这阴谋,找出真凶?
  现在他是连一点把握都没有,现在他根本还不知道应该往哪里下手?
  他只知道,在真凶还没有找出来时候,他就是别人眼中的凶手。
  如果冯超凡,彭天霸,和少林绝大师都说一个人是凶手,江湖中绝没有人还会怀疑,不管他走到哪里,都一定有人要将他置之死地。
  他更不能把这麻烦带回去。
  一个千夫所指的凶手,本来就是无处可去,无路可走的。
  如果是别人,在他这种情况下,说不定会被活活气死、急死。
  可是他不在乎。
  他相信天地之大,总有他可以去的地方,也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总有一天他能把真凶找出来的。
  他对自己有信心。
  他对自己全身上下每个地方都充满信心,他的手比别人更有力,他的思想比别人更灵活,他的耳和他的眼也比别人更灵敏。
  就在这时候,他已听见了一点别人很可能听不见的声音。仿佛是在呼喊,却又微弱得像是呻吟。
  然后他就看见了一束头发。

×      ×      ×

  天色虽然已黯了,可是漆黑的头发在银白的雪地上,看来还是很显眼。
  如果别人经过这里,很可能也会看见这束头发的,却一定看不见这个人。
  这个人全身都已被埋在冰雪里,只露出了半边苍白的脸。
  这半边脸在他眼前一闪,快马就已飞驰而过。
  他没有停下来。
  他在亡命。
  情绝人更绝的绝大师,绝不会放过他的,现在很可能已追了上来。
  这次他们如果追上他,是绝不会再让他有机会逃走的。
  他绝不能为一个已经快冻死的陌生人停下来。
  ——但是那个人一定还没有死,还在呻吟。
  马行如飞,已奔出了很远,他忽然勒转马头,兜了回去。
  一个人如果见死不救,他还有什么值得自己骄傲的?
  马如龙是个骄傲的人,非常骄傲。

  (三)

  连漆黑的头发都已结了冰,苍白的脸上更已完全没有血色。
  这个人居然奇迹般的活着。
  ——一个人如果被埋在冰雪里,要过多久才会被冻死?
  据说女人忍受饥寒痛苦的力量,要比男人强些。
  这个人,是女人,很年轻,却不美,事实上,这个女人不但丑,简直丑得很可怕。
  她的鼻梁破碎而歪斜,鼻子下是一张肥厚如猪的嘴,再加上一双老鼠般的眼睛,全都长在一张全无血色的圆脸上。
  这个女人看来就像是个手工拙劣的瓷人,入窖时就已烧坏了。
  现在她虽然还没有死,要活下去也已很难。
  如果有一杯烧酒,一碗热汤,一件皮裘,一个医道很好的大夫,也许还能保住她的命。
  可惜现在什么都没有。
  马如龙自己身上的衣服已不足御寒,自己的命也未必能保住。
  他已经尽了心,现在实在应该抛下这个其丑无比的陌生女人赶快走的。
  但是他却将自己身上惟一一件可以保暖的干燥衣服脱下来,裹在她的身上,把她的身子紧紧包住,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她。
  ——男人最大的悲哀是“愚蠢”,女人最大的悲哀却是“丑陋”。
  一个丑陋的女人,通常都是个可怜的女人。
  马如龙非但没有因为她的丑陋而抛下她,反而对她更同情。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就绝不会眼看着她像野狗般冻死。
  但是他并不知道把她带到哪里去,现在他自己也已一无所有,无处可去。
  这时天已黑了。
  寒冬的夜晚不但总是来得特别早,而且总是特别长。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尾声
    第三十九章 解答
    第三十八章 疑云重重
    第三十七章 死谷
    第三十六章 三更后
    第三十五章 恶夜惊魂
    第三十四章 华屋恶夜
    第三十三章 洞中
    第三十二章 吓人的手
    第三十一章 神奇的裁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