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网赌最佳平台 >> 古龙全集 >> 碧血洗银枪 >> 正文  
第十七章 有所不为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七章 有所不为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0

  (一)

  晚饭的菜是辣椒炒小鱼干,只有一样菜,另外一碗用肉骨头熬的汤,是给病人喝的。
  病人已经醒过来了,一直动也不动的躺在床上,瞪着眼,看着屋顶。
  马如龙也只有呆坐在床边一张破藤椅上。
  他忽然想起了很多事,想起了他以前做过的那些自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的事。
  ——那些事是不是真的全部都是应该做的?是不是真的有那么了不起?
  ——人与人之间,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距离?为什么有的人生活得如此卑贱?为什么有些人要那么骄傲?
  他忽然发现,如果能将人与人之间这种距离缩短,才是真正值得骄傲的。
  如果他一直生活在以前那种生活里,他一定不会想到这一点。
  ——一个人如果能经历一些意想不到的挫折苦难,是不是对他反而有好处?
  ——大婉用这种法子对付谢玉仑,是不是也为了这缘故?
  想到这里,马如龙心里就觉得舒服一点了。
  他相信谢玉仑以前一定也是个非常骄傲的人,而且自觉很有值得骄傲的理由。

×      ×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谢玉仑也在看着他,看了很久,忽然道:“你再说一遍。”
  “说什么?”
  “说你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
  “我是张荣发,你是王桂枝。”
  “我们是夫妻?”
  “是十八年的夫妻。我们一直都住在这里,开了这家杂货店,附近的每个人都认得我们。”
  马如龙叹了口气,又说道:“也许你认为我们这种日子过得太贫苦,已经不想再过了,所以要把以前的事全部都忘记。”
  他是在安慰她:“其实,这种日子也没有什么不好,至少,我们一直过得心安理得。”
  谢玉仑又盯着他看了很久。
  “你听着,”她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可是我知道这些事一定是别人买通了你,来害我的。”
  “谁要害你!为什么要害你?”
  “你真的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马如龙真的不太知道,忍不住问:“你自己以为你是什么人?”
  谢玉仑冷笑:“如果你知道我是什么人,说不定会活活骇死。”
  她的声音中忽然充满骄傲:“我是神的女儿,世上没有一个女人能比得上我,我随时都可以让你发财,也随时可以杀了你,所以你最好赶快把我送回去,否则我迟早总有一天,要把你一刀刀的割碎,拿去喂狗。”
  她果然是个非常非常骄傲的女人,非但从未把别人看在眼里,别人的性命她也全不重视,因为除了她自己外,谁的命都不值钱。
  像这么样一个人,受点苦难折磨,对她绝对是有好处的。
  马如龙又叹了口气:“你的病又犯了,还是早点睡吧。”
  他说出这句话时,才想到一个问题!
  屋里只有一张床,他睡在哪里?
  谢玉仑无疑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忽然尖声道:“你敢睡上来,你敢碰我一下,我就……我就……”
  她没有说下去。
  她根本不能对他怎么样,她连站都站不起来,随便他要对她怎么样,她都没法子反抗。
  马如龙没有对她怎么样。

×      ×      ×

  马如龙是个男人,健全而健康,而且曾经看过她的真面目,知道她是个多么美丽的女人。
  在那阴暗的小屋里,在那床雪白的布单下……那一幕,他并没有忘记,也忘不了。
  可是他没有对她怎么样。
  虽然他的想法已经变了,已经觉得自己并没有以前想像中那么值得骄傲,可是有些事他还是不会做的,你就算杀了他,他也不会做。
  也许这一点已经值得他骄傲了。

  (二)

  日子居然就这么样一天天过去了,谢玉仑居然也渐渐安静下来。
  一个人遇着了无可奈何的事,无论谁都只有忍耐接受。
  因为他不忍耐也没有用,发疯发狂,满地打滚,一头撞死都没有用。
  马如龙呢?
  这种生活非但跟他以前的生活完全不同,而且跟他以前的世界完全隔绝。
  以前他觉得平凡庸俗卑贱的人,现在,他已经可以发现到他们善良可爱的一面了。
  有时候,他虽然也会觉得很烦躁,想出去打听江湖中的消息,想去找大婉和俞五。
  但是有时候他想放弃一切,就这么样安静平凡的过一辈子。
  只可惜就算他真的这么想,别人也不会让他这么做的。
  他毕竟不是张荣发,是马如龙。

×      ×      ×

  最近这几天,杂货店里忽然多了个奇怪的客人,每天黄昏后,都来买二十个鸡蛋,两刀草纸,两斤粗盐,一斤米酒。
  一家人每天要吃二十个蛋,用两刀草纸,已经有点奇怪了。
  每天都要用两斤粗盐的人家,谁也没有听说过。
  可是这件事虽然奇怪,这个人买的东西却不奇怪,鸡蛋,草纸,盐,酒,都是很普通的东西。
  来买东西的人看来也很平凡,高高的个子,瘦瘦的,就像这里别的男人一样,看来总是显得有点忧虑,有点疲倦。
  直到有一天,那个肚子挺得更高的小媳妇看见他,马如龙才开始注意他。
  因为小媳妇居然在问:“这个人是谁?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他?”
  住在这里的人每一个她都见过,而且都认得。
  她说得很肯定。
  “这个男人绝不是住在这里的,而且以前绝对没有到这里来过。”
   (三)

  于是马如龙也渐渐开始对这个男人注意了。
  他并不是个善于观察别人的人,出身在他这种豪富世家的大少爷们,通常都不善于观察别人。
  但是,他仍然看出了好几点异常的现象。
  这个男人身材虽然很瘦,手脚却特别粗大,伸手拿东西和付钱的时候,总是躲躲藏藏的,而且动作很快,好像很不愿别人看见他的手。
  每天他都要等到黄昏过后,每个人都回家吃饭的时候才来,这时候巷子的人最少。
  他的身材虽然很高,脚虽然很大,走起路来却很轻,几乎听不见脚步声,有时天下雨,巷子里泥泞满路,他脚上沾着的泥也比别人少。
  虽然已过完了年,已经是春天,天气却还是很冷,他穿的衣衫也比别人单薄,可是连一点怕冷的样子都没有。
  马如龙虽然不是老江湖,就凭这几点,也已看出这个人一定练过武,而且练得很不错,一双手上很可能有铁砂掌一类的功夫。
  一个武林中的好手,每天到这里来买鸡蛋草纸干什么?
  如果他是为了避仇而躲到这里来的,也不必每天来买这些东西。
  如果他是俞五的属下,派到这里来保护马如龙的,也不必做这些引人注意的事情。
  难道邱凤城,绝大师他们,已经发现这家杂货店可疑,所以,派个人来查探监视。
  如果真是这样子的,他也不必每天买二十个鸡蛋两斤盐回去。
  这几点马如龙都想不通。
  想不通的事,最好不要想,可是马如龙的好奇心已经被引起了。
  每个人都难免有好奇心的,马如龙固然不能例外,谢玉仑也不例外。
  她也知道有这么样一个人来,有一天她终于忍不住问:“你们说的这个人,真的是个男人?”
  “当然是个男人。”
  “他会不会是女扮男装的?”
  “绝不会。”
  马如龙虽然已领教过“易容术”的奇妙,但是,他相信这个男人绝不会是个女人。
  谢玉仑显然觉得很失望。
  马如龙早就觉得她问得很奇怪,也忍不住要问她。
  “你为什么要问这件事?难道你希望他是个女人?”
  谢玉仑沉默了很久,才叹息着道:“如果他是女人,就可能是来救我的。”
  ——为什么只有女人才会来救她?
  马如龙没有问,只淡淡的说:“你嫁给我十八年,我对你一向不错,别人为什么要来救你?”
  谢玉仑恨恨的盯着他,只要一提起这件事,她眼睛就会露出种说不出的痛苦和仇恨。
  只要她一变成这种样子,马如龙就会赶快溜出去,他实在不敢看这么样一双眼睛。
  他也不忍。

×      ×      ×

  有一天晚上,这个神秘的男人刚买过东西回去没有多久,姓于的小媳妇忽然又挺着大肚子来了,神色显得又紧张,又兴奋。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她喘着气说:“我知道那个人住在哪里了。”
  一向不多事,也不多嘴的张老实,这次居然也忍不住问:“他住在哪里?”
  “就住在陶保义的家,”小媳妇说:“我亲眼看见他进去的。”
  陶保义是这里的地保,以前听说也练过武,可是他自己从来不提,也没有人看见他练过武。
  他住的地方是附近最大的一栋屋子,是用红砖盖成的。
  地保的交游比较广阔,有朋友来住在他家里,并不奇怪。
  可是他家里一共只有夫妇两个人,再加上这个朋友,每天就算能吃下二十个鸡蛋,如果要吃两斤盐,三个人都会咸死。
  小媳妇又说:“刚才我故意到保义嫂家里去串门子,前前后后都看不见那个人,可是我明明看见那个人到他家去了,我偷偷的问保义嫂,那个人每天买两斤盐回去干什么?保义哥忽然就借了个原由,跟保义嫂吵起架来,我只有赶紧开溜。”
  张老实一直在听,忽然问她:“今天你买不买红糖?”
  “今天不买。”
  “买不买酱菜?”
  “也不买。”
  张老实居然板起了脸:“那么你为什么还不回去睡觉?”
  小媳妇眨着眼,看了他半天,只好走了。
  张老实已经在准备打烊,嘴里喃喃的说:“管人闲事最不好,喜欢管闲事的人,我看见就讨厌。”
  马如龙看着他,忽然发现这个老实人也有些奇怪的地方。这是他第一次觉得张老实奇怪。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尾声
    第三十九章 解答
    第三十八章 疑云重重
    第三十七章 死谷
    第三十六章 三更后
    第三十五章 恶夜惊魂
    第三十四章 华屋恶夜
    第三十三章 洞中
    第三十二章 吓人的手
    第三十一章 神奇的裁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