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网赌最佳平台 >> 古龙全集 >> 火并萧十一郎 >> 正文  
第三章 怜香惜玉的花如玉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章 怜香惜玉的花如玉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30
  夜色已临。
  一个人施施然从外面的黑暗中走了进来,头上戴着顶紫缎镶嵌珍珠顶冠,身上穿着件刻丝万字锦底滚花袍,外面套着紫缎子绣五彩坎肩,腰上围着松石大革带,镶着二十四颗上好珍珠,珠光圆润,每一颗都大如龙眼。
  他的脸也像是珍珠般光滑圆润,挺直的通天鼻梁,眸子漆黑,嘴唇却红如樱桃,不笑时脸上也仿佛带着三分笑意。
  在灯光下看来,就算是豆蔻年华的美女,也没有他这么样妩媚姣好。
  但每个人看见他时,脸色却好像全都忽然变了。
  “花如玉!”
  就算没有见过他的人,也知道他是花如玉。
  他的确是个如花似玉的人。
  不是女人,是男人。
  花如玉自己也知道,像他这样的男人,世上并没有几个。
  所以他的态度温柔优雅,眉宇间却又带着三分傲气。
  他微笑着走进来,却连看都没有向金菩萨他们看一眼,只是凝视着地上的风四娘,柔声道:“可怜你活着时千娇百媚,死了后却无人闻问,但愿你一缕芳魂,早登极乐,别的人虽然无情无义,我花如玉却一定会好好照顾你。”
  人上人忍不住冷笑道:“你照顾她?”
  花如玉长叹道:“我跟她虽然非亲非故,却也不忍眼见着她死后遭人如此冷落。”
  人上人冷冷道:“你几时变成这么好心的?”
  花如玉道:“我本就是个怜香惜玉的人。”
  人上人道:“听你说得这么好听,她难道不是死在你手上的?”
  花如玉这才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淡笑道:“她若是死在我手上的,你难道还想替她报仇不成?”
  人上人不说话了,他当然不会为了一个死人和花如玉拼命。
  花如玉笑了笑,道:“金菩萨菩萨心肠,是不是肯替她料理后事?”
  金菩萨不开口。
  花如玉道:“厉青锋人称侠盗,难道也不肯?”
  厉青锋闭着嘴。
  花如玉叹了口气,道:“三位既然全不要她,她的后事,也只好由我来照料了。”
  他挥了挥手,外面立刻有两个青衣少女闪身而入,抬起了风四娘的尸骨,很快的退出门外,又一闪身就消失在夜色中。
  花如玉黯然自语道:“人情冷暖,世情炎凉,我今日收了她的尸身,等他日我死了后,却不知有谁会来葬我?”
  他叹息着,慢慢的走了出去,他的脚步虽轻,但只要他走过的地方,立刻就现出个很深的脚印。
  厉青锋本来想追出去,看到了地上的脚印,立刻又忍住。
  金菩萨摇了摇头,喃喃道:“这个人长得虽如花似玉,心肠却如狼似虎,我实在不懂他怎么会来替风四娘收尸?”
  人上人冷冷地说道:“也许他想换换口味,吃个死人。”
  花如玉真的连死人都吃?
  风四娘没有死,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了心心。
  心心的手也没有断,她两只手非但还是完整的,而且是柔美纤秀,连一点伤痕都没有。
  风四娘吃惊的看着她,道:“你的手……”
  心心嫣然道:“我的手没有风四娘美。”
  风四娘道:“你还有两只手?”
  心心道:“我一直都有两只手。”
  风四娘叹了口气道:“我还以为你有三只手哩。”
  心心道:“怎么会有三只手?”
  风四娘道:“若没有三只手,刚才中了毒的那只手怎么不见了?”
  心心嫣然道:“若是连那么一点点毒我都受不了,我就算有三十只手,现在也早就全都不见了。”
  风四娘道:“那只不过是一点点毒?”
  心心道:“很少的一点点。”
  风四娘道:“可是你刚才……”
  心心道:“我刚才只不过想让四娘知道,那怪物是个什么样的人而已。”
  风四娘盯着她看了半天,道:“我刚才是不是说过,你一定能找得到个如意郎君的?”
  心心道:“嗯。”
  风四娘又叹了口气道:“现在我倒真有点替你那如意郎君担心了,像你这样的老婆,男人怎么吃得消呢?”
  屋子里布置得精致而华丽。
  风四娘四下看了一眼,又忍不住问道:“我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心心道:“是我们抬你来的。”
  风四娘道:“抬我来的?”
  心心道:“你刚才已死过一次。”
  风四娘眨了眨眼,道:“我怎么死的?”
  心心道:“我送去的那套衣服上有毒。”
  风四娘道:“连衣服上都能下毒?”
  心心道:“别人不能,花公子能。”
  风四娘道:“他为什么要毒死我?”
  心心抿着嘴一笑,道:“因为他怕别人把你撕成好几半。”
  风四娘苦笑道:“刚才来抢我的人实在不少。”
  心心道:“可是你一死,那些人就全都连沾都不敢沾你了。”
  风四娘道:“所以你们就把我抬了回来?”
  心心柔声道:“无论你是死是活,我们都一样会照顾你的。”
  风四娘道:“你们连死人都能救得活?” 
  心心道:“别人不能,花公子能。”
  风四娘叹道:“看来你们这位花公子,真是个了不起的人。”
  心心叹了口气,道:“说老实话,我还真的没看见过比他更了不起的人。”
  风四娘眼波流动,道:“为什么不让我看看他?”
  心心笑说道:“就算我想不让你看他,他也不答应的。”
  只听珠帘外已有人道:“公子传话,四娘若是已醒了过来,就请到前厅用酒。”
  前厅布置更富丽堂皇,看来就像是个用锦绣堆成的世界。
  桌上也已堆满了酒菜。
  心心道:“今天的菜是我准备的,有肥鸡烧鸭子、云片豆腐一品、燕窝火熏鸡丝、攒丝锅烧鸡一品、肥鸡火熏炖白菜一品、三鲜丸子一品、鹿筋炖肉一品、清蒸鸭子糊猪肉一品、炒鸡一品、燕窝鸭条、鲜虾丸子、脍鸭腰、溜海参各一品、外加鸡泥萝卜酱、肉丝炒翅子、酱鸭子、咸菜炒茭白、四碟下酒菜,还有野鸡汤一品、酥油茄子一品、粳米膳一品、竹节卷小头一品、蜂糕一品……”
  她还没有说完,风四娘已听得怔住了。
  心心又道:“这桌菜是我按照御膳房的菜单准备的,不知道够不够吃。”
  风四娘道:“你还不知道够不够吃?”
  心心道:“嗯。”
  风四娘说道:“你以为我是谁?是个大肚子的弥勒佛?”
  心心嫣然一笑,说道:“我只不过知道你一定饿得很。”
  风四娘叹了口气,苦笑着说道:“我本来的确饿得很,可是这么多鸡鸭鱼肉,我别说吃,就算看,也看饱了。”
  她刚坐下,就看见一个人掀起珠帘走进来。
  连风四娘都没有看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她见过的男人本已不少。
  花如玉已微笑着向她一揖,却又突然皱起了眉,道:“今天的菜是谁准备的?”
  心心道:“是我。”
  花如玉叹了口气,道:“你真是个粗人,把这么多鸡鸭鱼肉堆在桌子上,四娘莫说吃,就算看,也要看饱了。”
  风四娘忍不住笑道:“想不到花公子居然还是风四娘的知己。”
  花如玉道:“能有四娘这样的红粉知己,花如玉死而无憾。”
  风四娘嫣然道:“你不会死的,连死人你都能救活,你自己怎么会死?”
  花如玉叹道:“看来又是心心多嘴。”
  风四娘道:“但她却还没有告诉我,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花如玉笑道:“四娘本是到什么地方来的?”
  风四娘道:“乱石山。”
  花如玉道:“这里就是乱石山。”
  风四娘眼珠一转,说道:“乱石山有这么漂亮的地方?”
  心心抢着道:“这地方本来并不漂亮,可是我们公子一来,就漂亮了。”
  花如玉笑了笑,道:“我只不过从不愿虐待自己而已。”
  风四娘又笑了,道:“看来你不但是我的知己,还是我的同道。”
  花如玉道:“只要四娘不把我看成金菩萨他们的同道,我就已心满意足了。”
  风四娘盯着他,过了很久,才缓缓道:“你不是他们的同道?”
  花如玉微笑说道:“金菩萨一心只想谋财,人上人和厉青锋一心只想害命,四娘看我像是个谋财害命的人么?”
  风四娘笑道:“你不像,但他们都是想谋谁的财,害谁的命呢?”
  花如玉叹道:“萧十一郎,当然是萧十一郎。”
  风四娘道:“你是不是为了萧十一郎来的?”
  花如玉道:“不是。”
  风四娘道:“真的不是?”
  花如玉微笑道:“莫说只有一个萧十一郎,就算有十个萧十一郎,也无法打动我,要我到这种穷山恶水的地方来。”
  风四娘道:“是什么打动了你?”
  花如玉道:“是一个人。”
  风四娘道:“谁?”
  花如玉道:“你。”
  风四娘又笑了,道:“我喜欢听男人说谎,谎话总是叫人听着舒服的。”
  花如玉却叹了口气,道:“只可惜这次我说的不是谎话。”
  风四娘道:“哦?”
  花如玉道:“除了四娘外,世上还有什么人能要我到这种地方来?”
  风四娘瞪着眼道:“我好像并没有要你到这种地方来。”
  花如玉道:“只可惜我还是非来不可。”
  风四娘道:“非来不可?为什么?”
  花如玉又叹了口气,道:“做丈夫的若知道妻子有了危急,当然非来不可。”
  风四娘笑了,道:“原来花大哥是为了花大嫂而来的。”
  花如玉道:“嗯。”
  风四娘道:“我们这位花大嫂,想必也一定是位如花似玉的美人了。”
  花如玉点了点头,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盯在她脸上,忽又叹了口气,道:“这位花大嫂的确是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我真不知道是几生才修来的好福气呢?”
  风四娘道:“所以你最好还是小心点。”
  花如玉道:“小心什么?”
  风四娘嫣然一笑,道:“小心你的眼睛,她若知道你这么样盯着我看,说不定会吃醋的。”
  花如玉道:“她不会。”
  风四娘道:“难道这位花大嫂从来也不吃醋?”
  花如玉说道:“她常常吃醋,但是却绝不会吃你的醋。”
  风四娘道:“为什么?”
  花如玉说道:“因为花大嫂就是你,你也就是花大嫂。”
  风四娘怔住。
  花如玉微笑道:“其实我自从跟你成亲之后,就再也没有看过别的女人了,无论谁有了你这么样如花似玉的娇妻,都绝不会再将别的女人看在眼里的。”
  风四娘终于长长吐出口气,道:“原来我就是花大嫂。”
  花如玉道:“你本来就是的。”
  风四娘道:“我是什么时候嫁给你的呢?”
  花如玉道:“你自己难道忘了?”
  风四娘道:“我忘了。”
  花如玉叹道:“其实你不该忘记的,因为那天正好是五月初五。”
  风四娘道:“端午节?”
  花如玉说道:“不错,我们就是端午节那天成的亲。”
  风四娘的心已沉了下去。
  今年端午的前后几天,她心情很不好——每到过年过节的时候,她心情总是不太好的。
  所以她也跟往年一样,找了个地方,一个人躲了起来。
  那几天她既没有见过别的人,也没有任何人看见过她。
  她自己当然知道她绝没有嫁给花如玉,但除了她自己之外,就再也找不到另外一个人能替她证明了。
  花如玉看着她,笑得更愉快,又道:“我们的婚事虽仓促,但总算办得还风光,而且还有媒有证,你就算想赖,也是赖不掉的。”
  风四娘忽然又笑了,道:“能嫁给你这样的如意郎君,我欢喜还来不及,为什么要赖?”
  花如玉道:“你假如真的喜欢我,为什么要在洞房花烛夜那天晚上偷偷溜掉?”
  风四娘笑道:“因为我已经习惯了,每到洞房花烛夜的时候,我总是要溜一次的。”
  花如玉道:“但现在我既然又找到了你,就绝不会再让你溜了。”
  风四娘忍不住叹了口气,苦笑道:“我知道。”
  她的确知道这次是绝对溜不掉的。
  所以她忽然间就已经糊里糊涂的变成花如玉的老婆了,你说这件事有多妙。
  无论怎样看,花如玉都应该算是个非常好看的男人,不但年少多金,而且温柔体贴,无论谁能嫁给这么样的一个男人,都应该觉得很愉快了,但风四娘现在却只觉得连哭都哭不出来。
  花如玉还是在深情款款的看着她,就好像恨不得赶快将这娇滴滴的新娘子抱进洞房去。
  风四娘却恨不得一下子就把他活活捏死,只可惜她也知道,要捏死这个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花如玉微笑着柔声说道:“洞房我已经又再准备好了。”
  风四娘道:“哦?”
  花如玉道:“这些东西你若不喜欢吃,我们现在就可以先进洞房去。”
  风四娘眼珠子转了转,道:“这么好的菜,不吃岂非可惜?”
  她果然大吃起来,而且从来也没有吃得这么多。
  因为她知道这一顿吃过后,下一顿就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吃得到嘴了。
  花如玉笑眯眯的在旁边看着、等着。
  风四娘用眼角瞟着他,忍不住冷笑道:“娶了个这么能吃的老婆,你还笑得出?”
  花如玉道:“怎么会笑不出?”
  风四娘道:“你不怕我把你吃穷?”
  花如玉笑道:“能娶到你这么有福气的老婆,我怎么会穷?”
  风四娘牙痒痒的,真想咬下他一块肉来,可是她就算咬下来也吞不下去了。
  她已连一钱肉都吞不下,无论人肉猪肉都一样吞不下。
  花如玉道:“你吃完了?”
  风四娘只好承认,道:“今天我胃口不好,少吃一点。”
  花如玉柔声道:“那么现在……”
  风四娘立刻打断了他的话:“现在我想喝酒,你难道不陪我喝几杯?”
  花如玉道:“我当然陪你。”
  风四娘的眼睛又亮了,道:“我喝多少,你就喝多少?”
  花如玉微笑道:“别人不来灌我,新娘子难道反而想灌醉我?”
  风四娘也微笑着道:“洞房花烛夜的时候,新郎倌岂非总是要喝醉的?”
  她笑得实在有点不怀好意,她的确是想把这个人灌醉。
  谁知花如玉看起来虽然很秀气,喝起酒来却像是个酒桶。
  像风四娘这样的女人,想灌醉她的男人也不知道有多少。
  她酒量若没有两下子,也不知要被别人灌醉多少次了——那么她的衣服也不知要被人脱下多少次了。
  她喝酒还有个最大的本事,别人酒一喝多,眼睛就会变得迷迷糊糊,可是,她越喝得多,眼睛反而越亮,谁也看不出她是不是真喝醉了,所以她酒量虽然并不太好,也很少有人敢跟她拼酒。
  谁知花如玉也一样,酒喝得越多,他看来反而越清醒。
  风四娘的眼睛已亮得像是盏灯,一直瞪着他,忍不住道:“你喝醉过没有?”
  花如玉笑道:“喝酒的人,谁没有喝醉过?”
  风四娘道:“所以你也喝醉过?”
  花如玉道:“我常醉。”
  风四娘说道:“可是你喝起来并不像常会喝醉的样子。”
  花如玉道:“谁说的,去年我就醉过一次。”
  风四娘道:“去年?”
  花如玉道:“五年前我也醉过一次”
  风四娘道:“你这一辈子只醉过两次?”
  花如玉道:“两次已经很多了,”
  风四娘叹了口气,苦笑道:“有些人一天醉两次,也不嫌多。”
  花如玉悠然道:“其实我也想多醉几次,只可惜酒总是不够。”
  风四娘道:“要多少酒才够?”
  花如玉道:“我自己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去年那次我只不过喝了十二坛竹叶青,就已不省人事了。”
  风四娘又怔住,十二坛竹叶青,就算要往盆里倒,也得倒上老半天的。
  花如玉道:“这次我们来得匆忙,带来的酒也不多,好像一共只有十二坛,若是你觉得不够,我现在就可以叫人下山去买。”
  风四娘又叹了口气,道:“十二坛酒别说喝下去,就算把我泡在里面,也足够淹死我了。”
  花如玉道:“你还想喝多少?”
  风四娘道:“一点也不喝了。”
  花如玉的眼睛也像金菩萨一样眯了起来,柔声道:“那么现在……”
  风四娘忽然跳了起来,说道:“现在我们就进洞房去。”
  于是风四娘就跟这个陌生的男人进了洞房。
  这是她第二次进洞房,她走进去的时候,看来就好像烈士走上战场。
  这个洞房看来也跟别的洞房没什么两样,屋子里红烛高燃,被子上绣着鸳鸯。
  但这个新娘子看来却跟别的新娘子很不一样,她从头到脚,简直没有一个地方看来像是个新娘子。
  心心吃吃的娇笑着,唱着喜歌:“今宵良辰美景,
  花红柳绿成荫。
  明年生个胖娃娃,
  抱在怀里见亲娘。”
  风四娘忽然拍手道:“唱得好,新娘子有赏。”
  心心嫣然道:“赏什么?”
  风四娘道:“赏你一个大耳光。”
  她真的一个耳光打了过去,只可惜心心这小狐狸竟似早已防到了这一着,早已溜了出去,还替他们在外面掩起了门。
  花如玉微笑着,悠然道:“其实你用不着赶她走她也会走的。”
  风四娘咬着嘴唇,道:“谁说我用不着赶她走?我已经急死了。”
  花如玉眯起眼睛,道:“急什么?”
  风四娘也眯起了眼睛,道:“你猜呢?”
  她好像已有些醉了,忽然转了个身,就倒在绣着鸳鸯的枕头上,眯着眼睛,看着花如玉,忽又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花如玉道:“二十一。”
  风四娘咯咯的笑了起来,道:“我若早点成亲,儿子说不定已有你这么大了。”
  这句话说得虽然有点杀风景,却又别有一种撩人的风情。
  但花如玉也笑了,道:“我一向喜欢年纪比我大的女人,年纪大的女人才懂得风情。”
  他微笑着,慢慢的向风四娘走过去。
  风四娘眨着眼道:“你呢?你懂不懂风情?”
  花如玉道:“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风四娘的脸似也有点红了,红着脸,闭起了眼睛。
  花如玉的呼吸似已越来越近。
  风四娘轻轻呻吟了一声,轻轻的道:“小弟弟,你是我的小弟弟,姐姐喜欢你……”
  花如玉看来也已昏了,痴痴的笑着,道:“你喜欢我什么?”
  风四娘道:“我喜欢你去死。”
  她的人忽然从床上弹了起来,眨眼间已攻出了七掌,踢出了三脚。
  一个男人在发昏的时候,本来是绝对躲不过去的,连一招都躲不过去。
  谁知花如玉突然又一点都不昏了,他一出手,就握住了风四娘的脚,好快的出手!
  风四娘只觉得脚底一麻,全身的力气,忽然间都已从脚底心溜了出去。
  花如玉竟已脱下了她的鞋子,轻抚着她的脚心,微笑着道:“好漂亮的一双脚。”
  风四娘全身都已软了。
  又有哪个女人脚心不怕痒的。
  她忽然又想起那次为了割鹿刀,落在独臂鹰王司空曙的手里,那个残废的怪物也脱下她的鞋子,而且竟用胡子来刺她的脚。花如玉虽然没有胡子,可是他这双手却比胡子还要命,他的手至少比胡子要灵活得多。
  那次是萧十一郎去救了她,这一次呢?天知道萧十一郎现在在哪里?
  风四娘气得想哭,却又痒得想笑,她哭也哭不出,笑也不能笑,忍不住叫起来。
  花如玉却微笑道:“你这么鬼叫,若是被外面的人听见,你猜人家会怎么想?”
  风四娘果然连叫都不敢叫了,咬着嘴唇,道:“算我服了你了,你放开我好不好?”
  花如玉道:“不好。”
  风四娘道:“你……你想怎么样?”
  花如玉道:“你猜呢?”
  风四娘不敢猜,她连想都不敢想。
  花如玉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一定会出手的,我一直都在等着,想不到你居然能这么沉得住气,居然能一直等到现在。”他轻轻叹了口气,又道:“只可惜你现在出手还是嫌太早了些。”
  风四娘道:“我应该等到什么时候再出手?”
  现在她只希望能逼他多说几句话了。
  花如玉道:“你本该等我上了床的。” 
  风四娘叹了口气,她本来的确是想等到那时候的,她也知道那时候的机会要好得多,只可惜她太怕,怕男人碰到她。
  她看来虽然是个很随便的女人,其实却还没有被男人真正碰到过。
  花如玉叹息着,又道:“由此可见,你还不能算是个真正厉害的女人。”
  风四娘道:“你却是个真正厉害的男人。”
  花如玉微笑道:“一点也不错。”
  风四娘道:“为了这件事,你已计划了很久?”
  花如玉道:“也有两三个月了。”
  风四娘说道:“你知道我在过年过节的时候,总是会一个人躲起来的,所以才说是在端午节那天跟我成的亲。”
  花如玉笑道:“所以你就算想赖,也赖不掉的。”
  风四娘道:“你也知道我从洞房里溜掉过?”
  花如玉道:“这件事有很多人都知道,所以你这次若是想赖,我也可以说你又犯了老毛病。”他微笑着,又道:“我还可以说,你本来是想嫁给我的,但一听到萧十一郎的消息,就又想反悔了。”
  风四娘道:“所以我无论怎么否认,别人都一定不会相信。”
  花如玉笑道:“所以你已命中注定,要做我的老婆了。”
  风四娘说道:“可是……可是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呢?”
  花如玉道:“因为我喜欢你。”
  风四娘说道:“你若真的喜欢我,就不该这样子对我。”
  花如玉道:“就因为我真的喜欢你,所以才要这样子对付你。”
  风四娘道:“你……你难道真的要……要……”下面的话,她简直连说都不敢说出来。
  花如玉的手已在解她的衣襟。
  她忍不住又大叫起来。
  花如玉叹了口气,道:“难怪有人说洞房如屠宰场了,你这样叫真像是在杀猪。”
  风四娘道:“你……你真敢脱我衣服?”
  花如玉柔声道:“我不但要脱你衣服,而且还要脱光。”
  风四娘连叫都叫不出来了,她忽然发现自己全身上下,都已赤裸裸的呈现在花如玉面前,她全身都已紧张得起了一粒粒鸡皮疙瘩。
  花如玉看着她,眼睛里充满了赞赏之意,微笑着道:“你紧张什么?”
  风四娘咬着牙,全身不停的发抖。
  花如玉道:“我知道以前也有男人看见过你洗澡的,那时候你好像一点也不紧张。”
  那种情况当然和现在不同,他当然也知道,那些男人最多也只不过看两眼而已,可是他……
  风四娘恨恨道:“现在我也已让你看过了,你还想干什么?”
  花如玉道:“这里是洞房,你是新娘子,我是新郎倌,你应该知道我想干什么的。”
  风四娘道:“你真的想娶我?”
  花如玉道:“当然是真的。”
  风四娘道:“你……你难道看不出我已是个老太婆了!”
  花如玉道:“我看不出,你看来简直还像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
  风四娘忽然发现他的手已放在她的腿上,而且还在轻轻的移动,他的手又轻又软。
  风四娘只觉得自己全身也都已软了,又热又软,她毕竟是个女人,毕竟是个三十五岁的女人。
  花如玉看着她,微笑着道:“你看来好像真的紧张得很,难道从来也没有男人碰过你?”
  风四娘咬着牙,眼泪已沿着面颊流下。
  花如玉笑得更得意,道:“原来真的没有男人碰过你,能娶到你这么样的女人,我真是好福气……”
  他的人已爬了下去。
  风四娘闭上眼睛,流着泪,道:“你总会有一天要后悔的,总有一天……”
  这本来是威胁,是警告,可惜她口气却已软了,无论多硬的女人,到了这时候,也会变得软弱的,何况,花如玉毕竟是个很好看的男人。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央央 校对:央央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四章 真相大白
    第三十三章 侠义无双
    第三十二章 龙潭虎穴
    第三十一章 月圆之约
    第三十章 一不做二不休
    第二十九章 春残梦断
    第二十八章 揭开面具
    第二十七章 死亡游戏
    第二十六章 迷情
    第二十五章 白衣客与悲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