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网赌最佳平台 >> 古龙全集 >> 血鹦鹉 >> 正文  
第十三章 活壁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三章 活壁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13
  夜更深。
  冷月弓一样弯在半空,暗淡的月色斜射在漆黑的门上。
  门紧闭,上面雕刻着妖异花纹在夜色中仍然可辨。
  常笑也看不出那代表什么。
  他没有亲自拍门,这种事并不是他做的。
  他也没有开口,只一瞥身旁的一个官差。
  那个官差的两条腿立时就好像软了,几乎是拖着脚步走到门前。只叩了一下,那道门就打开了。
  那个官差的第二下险些就叩在一张脸上。
  其实看到那张脸,他的手就已软在半空。
  开门的当然就是那个老巫婆宋妈妈。
  她居然穿着的整整齐齐。
  嫣红的衣裳红如血。
  她虽然穿着的很年轻,无论怎样看来,她也只像个老太婆。
  她面上的皱纹也实在够多,够深。
  灯光斜斜的照在她的面上,每一条皱纹都带着暗影,就好像刀子一样。
  她那一头的头发却仍乌黑发亮,蚯蚓也似的依旧披散,夹在当中的,就是她那个也似骷髅的头颅。
  在夜间,突然看到这样的一个人,谁都难免生出恐怖的感觉。
  宋妈妈的面上木无表情,冰石一样的眼珠竟在瞧着王风。
  王风赶紧避开宋妈妈的目光。
  常笑的面上居然还有笑容,却已像刀刻般死板、冷酷。
  他正在盯着宋妈妈。
  那目光就像是毒蛇的蛇信,舔遍宋妈妈的脸。
  宋妈妈的目光刚从王风的那边移开,就与常笑的目光接触。
  她竟然打了一个寒噤,急急的低下头去。
  常笑仍然盯着她,冷声道:“你就是宋妈妈?”
  “是。”宋妈妈的声音轻得简直就像蚊叫。
  常笑道:“听说你是个巫婆?”
  “是。”
  “你这间房子据说亦是与众不同。”
  “其实没有多大不同。”
  “我很想参观一下。”
  宋妈妈嗫嚅着道:“我这里没有什么值得参观。”
  常笑淡笑道:“你不欢迎我参观?”
  宋妈妈想点头,却不敢点头。
  她又不敢不开声,因为,不开声就等于默认。
  她赶紧道:“不是。”
  常笑没有再说话,一挥手。
  两个官差当先跨步入去。
  宋妈妈看着他们跨入,慌忙一旁让开,屁都没有放一个。
  一个人在妓院混到她这个年纪,怎会不识相?
  十个官差带来了六盏灯笼,明亮的灯光将整个房子照得有如白昼。
  王风现在才看清楚这个地方。
  墙漆成死黑,地面亦是死黑的一片,门窗的后面牵着黑布,就连桌椅床褥都是漆黑,整个地方仿佛就在死亡的暗影中。
  对门的墙壁之前,有一个祭坛,低悬着漆黑的神幔,也不知坛上供着的是什么?
  坛前是一方祭桌,上面放着两个黑鼎,一个黑盆。
  黑盆在两鼎之间,堆着乌黑的一大堆圆饼。
  看到这堆圆饼,王风就已觉到恶心。
  常笑居然有留意到王风面上的神情变化,即时问道:“你好像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王风点点头,道:“有人跟我说过这种魇药。”
  常笑道:“魔药?”
  王风咬牙道:“据说是用粪便、月经、眼泪和脓血混合面粉之后做成的东西,吃了后就可以跟妖魔沟通。”
  常笑打从咽喉里呕了一口气,道:“有人肯吃这种东西?”
  王风道:“最低限度这里就有一个。”
  常笑道:“是不是你?”
  王风几乎想要呕吐,他叹口气,道:“活见鬼,我宁可拿刀子抹脖子。”
  常笑莞尔道:“那是宋妈妈了?”
  王风道:“吃过魔药之后据说她的诅咒就会很灵验,所以这地方很多人都怕她。”
  常笑道:“她莫非也诅咒过你?”
  王风点头道:“所以我才有机会见她将那种魔药放入口中。”
  常笑又呕了一口气,他实在想不到这世上真的有人肯吃那种东西。他的目光旋即又落在宋妈妈的面上道:“那种东西真的是魔药?”
  宋妈妈面露得色,道:“是。”
  常笑道:“真的用粪便、月经、眼泪、脓血再混合面粉来做?”
  宋妈妈点点头,道:“还有尿液。”
  常笑冷笑着又问道:“你真的敢吃那种东西吗?”
  宋妈妈点头道:“当然是真的,只是不常吃。”
  常笑道:“那种东西也是你做的?”
  宋妈妈道:“除了我没有其他人做那种东西。”
  常笑道:“用你自己的粪便、月经、眼泪、尿液、脓血?”
  宋妈妈连连地点头,说道:“当然都得用我自己的东西,否则,我吃了下去,也是没有作用。”
  常笑盯着宋妈妈,倏的一声冷笑道:“你还有月经?”
  宋妈妈的一张脸立时沉下。
  王风一旁却忍不住笑了,常笑那句话岂非正是他要问的。
  常笑接着又道:“你好像忘了自己有多大年纪?”
  宋妈妈没有作声,突然举步走过去,在祭桌前面一声怪叫,双手一张。
  放在祭桌上面的左右两个黑鼎之中嗤嗤的立时冒出了两股青幽幽的火苗。
  火苗尚未消失,白茫茫的浓雾就从黑鼎中升起,淡淡的飘了开去。
  浓雾中,透着异香,却尽被房中的恶臭掩盖。
  一种绝非人类任何言语所能形容的恶臭早已充斥整间房。
  那种臭气,臭得妖异,臭得可怕,臭得浓郁。
  即使香飘十里的金兰,一入了这个房间,也再嗅不到它的芬芳,何况这淡淡异香?
  宋妈妈即在黑盘上抓起了一块魔药,张口吞了下去。
  房中的恶臭刹那间仿佛又浓了很多。
  十个官差最少已有七个皱起了眉头。
  看见了宋妈妈那番动作,十个官差却最多只有两个不想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他们一个也没有离开。
  宋妈妈不过是个巫婆,他们的头儿可是个活阎罗。
  王风居然还笑得出来,他笑对常笑道:“看来这个巫婆要诅咒你了。”
  常笑盯着宋妈妈,面上忽然现出了一种极为厌恶的神色,冷冷道:“只不知她的诅咒灵验,还是我的剑灵验。”
  他虽然说到剑,剑并未出鞘,眉宇间却已有杀气。
  王风看在眼内,他尽管也很讨厌那个老巫婆,但想到她已经那么大的年纪,还是忍不住高声道:“你这个巫婆最好就赶快将那块魔药吐出来。”
  宋妈妈仿佛没有听在耳中,看也不看王风。
  她的咽喉已停止了咽动,现在她就算想把那块魔药吐出来也不成了。
  一吞下了那块魔药,她仿佛就变了另一个人。
  她的眼发白,面容变得丑恶而诡异,连嘴角都已扭曲。
  她的衣襟已敞开,露出了干瘪的一对乳房,那就像是已摘下多天,曝晒在烈日之下多时,一滴水都蒸发掉的两个木瓜。
  乳房在颤抖,她浑身都在颤抖,死鱼一样的眼瞳盯着常笑,突然跪在祭坛前面,张开双臂伏地猛拜,嘴里喃喃的不住诅咒——
  “这个人的嘴巴,一定会被割掉,这个人的双手,一定会被斩下,这个人的心肝,一定会被挖出来喂狗……”
  她本来对常笑深感畏惧,可是一吞下魔药便判若两人。
  吞下了魔药,妖魔莫非就会听从她吩咐,她就不必再畏惧常笑?
  她诅咒的语声很古怪,潺潺的,听在耳里就像是沾上蚯蚓的背,青蛇的涎沫。
  那十个官差,只听的浑身都泛起了鸡皮疙瘩。
  王风虽然已不是第一次听到,浑身的汗毛还是开始竖立,昨日他听到这类似的诅咒,是在长街之上,比起长街,这房间又何止恐怖一倍两倍。
  常笑却似乎完全不受影响,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宋妈妈,忽然打断了她的沮咒,冷笑道:“这个人如果再说下去,她的咽喉之上立即会多出一个血洞。”
  这不是诅咒,是警告。
  他的警告更吓人。
  宋妈妈好像亦知道常笑的警告比自己的诅咒更灵验,马上就闭上嘴巴。
  看来她并不是全心全意的诅咒。
  像这种诅咒,是不是也能生效?
  宋妈妈的诅咒虽已停下,常笑还有话说,道:“这个人尽管住了口,她的咽喉很快还是会多出一个血洞。”
  他说着举步走了过来。
  这不是警告,是预告。
  宋妈妈立时从地上跳起来,一张脸已发青。
  常笑一面走一面又道:“据讲只有死亡才能制止诅咒的存在,为了自己的嘴巴不被割掉,双手不被斩下,心肝不被挖出来喂狗,我只有赶快杀你。”
  这番话说完,他距离宋妈妈已不足四尺。
  他的手长尺八,剑长三尺,一剑刺出,现在已可以刺入宋妈妈的咽喉。
  他的脚步已停下,手已在剑柄之上。
  宋妈妈面都白了,嘶声狂呼道:“天咒你,咒你下地狱,上……上刀山……”
  她还要诅咒,语声已抖得像弹琵琶一样。
  常笑冷笑道:“也咒你死在我的剑下。”
  这句话说完,他的剑就刺出。
  毒蛇也似的一支剑,哧的射入了宋妈妈的咽喉。
  一吐一吞,剑似蛇般飞回,剑尖上并没有血,一滴也没有。
  宋妈妈的咽喉也没有血。
  血还来不及流出。
  她一声怪叫,整个身子猛打了一个大转,面向祭坛,枯瘦如鸟爪的一双手暴张,抓向祭桌上那两个白烟袅娜的黑鼎。
  那双手才沾上鼎边,她的人就已死狗一样倒在祭桌之下。
  血,已从咽喉流出,淌下了她干瘪的胸膛。
  没有人作声,没有人表示惊讶。
  常笑便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王风亦没有表示,他的头早已偏开。
  常笑杀人的时候,他的目光正落在那边的墙壁之上。
  那墙壁之上的一样东西,比起常笑的毒剑,更令他惊讶。
  漆黑的墙壁之上,赫然有半尺正方的一片灰白。
  那灰白之上又好像画着些什么。
  王风忍不住走近去。
  他的眼睛马上鸽蛋一样瞪大。
  那半尺正方的灰白之上,赫然的画着一只鸟。
  燕子的剪尾,蜜蜂的毒针,半边翅蝙蝠,半边翅兀鹰,半边羽毛孔雀,半边羽毛凤凰。
  血奴!
  莫非这就是那幅魔画之上神秘失踪的第十三只血奴?
  那一片灰白约莫有三寸长短突出在漆黑的墙壁之外,王风抓着摇了摇,竟能将它从墙壁之上拔出来。
  三寸之后还有甚大的一节,尽头却是半尺见方一片雪白,散发着清新的白粉气味,显然才刷过白粉不久。
  王风捧着这方活壁,不由的怔在当场。
  那方活壁拔出了之后,漆黑的墙壁之上便开了一个方洞,透着微弱的灯光。
  从洞中望出,就看到血奴。
  这血奴是人,不是鸟。
  血奴正倚门而立,目光也是在门外,并未发觉身后的照壁之上已开了一个方洞。
  王风往洞外望了一眼,再看看手中那方活壁刚粉刷过的一面,又看看画着血奴,原属于魔画一部分的另一面,不禁失笑道:“我还以为真的魔鸟作祟,原来是这方活壁作怪。”
  一个声音立时在他的身后响起:“我早说过这个地方也许有些东西能够解开你心中的疑团。”
  王风不用回头也知道是常笑在说话,他只有苦笑。
  常笑又接道:“这个地方一直在黑暗之中,什么颜色的东西在黑暗之中看来都是一样,所以他们才会疏忽了,其实在你刷掉的魔画之后,他们就应该将这方活壁也削成漆黑,那即使我在这里大放光明,亦未必可以发现这个秘密。”
  王风道:“也许他们真的疏忽了。”
  常笑道:“听你说到魔鸟的笑声,我就已怀疑这面墙壁,那笑声怕不是出自宋妈妈的口中。”
  王风道:“问问她就清楚了……”
  话说到一半,王风连忙就打住。
  他已看到宋妈妈死狗一样,倒在祭桌之下。
  常笑笑了笑说道:“你可以问另外一个人的。”
  王风立时想起了血奴。
  这件事血奴是不是也知道。
  常笑遂又道:“要不是真的疏忽,他们可能因为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打点,无暇兼顾,这房子之内,莫非还有什么古怪?”他目光一扫,突喝道:“你们给我搜!彻底搜!”
  他的命令迅速生效。十个官差几乎都马上展开行动。
  对于这种事情他们已很有经验,不等常笑再吩咐,已分别奔去应该搜查的地方。
  唐老大纵身一跳,跳上了祭桌,一脚将那盆魔药踢翻,反手撕下了左面的一边神幔。
  吱吱吱三声怪叫,三团黑影疾从祭坛之内飞出。
  蝙蝠!
  唐老大打了一个冷颤,双手腰间一抹,已各自扣了三枚蓝汪汪的毒针。
  他的手又连续挥出。
  蓝芒在灯光中一闪,三只蝙蝠又是吱一声,相继掉到地上。
  唐门的毒药暗器,唐门的暗器手法,实在名不虚传。
  他空下的右手,随即撕下还有的一边神幔。
  明亮的灯光立时照亮了整个祭坛。
  祭坛中,供奉着的,赫然是一个“九子鬼母”。
  漆黑的木身在灯光下闪着乌光,九个形状各异,面目狰狞的鬼子环抱着獠牙裂目的鬼母,有的在哭,有的在笑,有的仿佛要择人而噬,有两个竟左右吸吮着鬼母的两个乳房。
  雕刻的手工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九个鬼子,一个鬼母,十种表情。
  无论哪一种表情都绝非人间所有。
  看到这样的一个魔像,谁都难免会大吃一惊。
  唐老大亦是面露惊惶之色,目光却不是在魔像之上。
  他惊顾左右那两个白雾迷漫的黑鼎,猛可一声怪叫:“雾中有毒!”
  “毒”字出口,他的人就从祭桌上栽翻,着地一滚,迫不及待的从怀中掏出一个紫色的瓷瓶。
  他拔开瓶塞,倒了几颗白色的药丸,正要放进口中,一张脸突然分开了两边。
  一把锋利雪亮的长刀闪电一样劈下,只一刀就将他的头劈成两边。
  咽喉中冒出来的一声惨叫亦被刀劈散。
  血怒激,唐老大在血中倒下。
  董昌瞪着唐老大倒下,破声狂笑。
  杀唐老大的人竟是董昌。
  董昌的眼睁大,眼球中布满了血丝,整张脸的肌肉,都已扭曲,笑得简直就像是夜枭一样。
  他面上的表情,你说有多残忍,就有多残忍。
  刀已深嵌在唐老大的头内,他双手握着刀柄,好容易才将那把刀拔出来,已累的汗流披面。
  汗珠刹那变成了血珠,他才将刀拔出,就几乎已被斩成肉酱。
  三个官差几乎每一个都砍了董昌四五刀。
  刀刀及骨,他们本来是董昌的同僚,甚至跟董昌还会是很好的朋友,现在却将董昌当做仇敌来对待,他们的面上也是充满了残忍已极的表情,笑得亦是像夜枭一样。
  他们已不像三个人,只是像三个疯子。
  也只有疯子才会这样对待朋友,才会这样杀人。
  董昌烂泥一样倒下,三个疯子亦有一个倒了下去。
  那个疯子还在笑,在他对面的一个疯子就一刀砍在他的脖子之上。
  他竟然不懂得闪避。
  剩下来的两个疯子随即亦相互砍杀起来,你一刀,我一刀,刀刀溅血。
  除了这两个疯子,还有五个疯子。
  唐老二算是比较清醒的一个,但挨了两刀之后,他亦都疯了。
  十个官差本来都是好好的,现在竟全都发了疯。
  三个已倒下,剩下来的七个都已变成了血人。
  一见血,他们更狂,一如嗜血的恶狼、野狗。
  常笑竟由得这十个手下,这十个亲信自相残杀。
  他实在自身难保。
  他的面色苍白,盘膝坐在地上,浑身上下都冒着白雾。
  王风也并不见得好到哪里去,他手中那方活壁已落地,他的人亦坐在地上,满面汗落淋漓。
  唐老大的确经验丰富,黑鼎中冒起来的烟雾果然有毒,而且是剧毒。
  绿色的火焰熄灭之际,异香烟雾般迷蒙之时,毒已在房中飘开。
  这毒,虽不是迅速发作,一发作便不可收拾。
  十个官差全都变成了嗜血的疯子,疯狂的相互残杀。
  王风与常笑的修为不错,远在那十个官差之上,是不是就能将吸入的毒气迫出?
  他们也许都有这种本领,却未必有这个时间。
  一个官差已向他们冲了过来。
  充血的眼瞳,染血的刀锋。
  首当其冲的正是常笑。
  那个官差的眼中,却已没有这个头子的存在,一冲过去,手起刀落。
  刀未落,哧一声,毒蛇一样的一支剑已刺入了那个官差的咽喉。
  那个官差立时气绝,刀势却仍未绝。
  常笑怪叫一声,整个身子斜刺里疾从地上标出。
  刀从他的肩旁劈下,他的人却从那个官差身旁掠过。
  剑随势一转,“嚓”一下异响,那个官差的头颅飞入了半空,常笑却落在唐老大的尸身之旁。
  他探手夺去唐老大手中的那个瓷瓶,倒出了几颗药丸,吞入口中,盘膝又坐下。
  十个官差现在都已变成了死人,无论在什么地方坐下,都已很安全,不会再受到骚扰的了。
  他是这样想。
  只可惜那十个官差之上,还有一个王风。
  王风挣扎着现在正从地上站起。
  他整张脸都胀的通红,满头汗水小河一样往下淌,牙紧咬,仿佛在忍受着某种强烈的痛苦。
  一刹那,他紧咬的牙突然松开,发出了撕心裂肺的一声狂叫。
  这一声狂叫就像是狼嚎。
  午夜狼嚎本来就已够恐怖,人作狼嚎更令人动魄惊心。
  漆黑的地,惨白的灯,鲜红的血,每一样的色彩都是这样的强烈,交结在一起,整间房子就浴在一种诡异绝伦的气氛之中。
  非人类语言所能形容的那种恶臭已被浓郁的血腥味冲淡。
  血腥味却令人恶心。
  血中零落的尸体却已非恶心、恐怖这些字眼所能形容。
  烟雾更迷蒙,黑鼎裹在烟雾之中,祭坛上的九子鬼母,亦已在烟雾中隐约间。
  一个鬼母,九个鬼子,十张脸上仿佛都已多了一抹笑容,讥诮的笑容。
  这地方简直已变成了人间的地狱。
  王风就像是变成了地狱中的恶鬼。
  看到了染血的刀锋,浴血的尸体,他的眼就睁的更大。
  眼球中已布满了血丝,突然落在盘膝坐在那边的常笑的面上。
  又一声狼嚎,他俯身拾起了一把染血的刀,疾向常笑冲了过去。
  常笑好在还没有入定,听见王风的嚎叫,他就已看着王风,这下看见王风执刀冲过来,赶紧就跳起身子。
  唐老大那瓶药显然很有效,他不单是没有发疯,而且还很清醒。
  一看见王风那个样子,他就知道这个人非独不能理喻,而且来势的凶猛,已不是他所能抵挡。
  所以一跳起身他连忙向门那边冲去。
  王风死追在常笑身后,分明又要跟常笑拼命。
  在他清醒的时候,常笑都不肯跟他拼命,现在当然就不肯跟他拼命的了。
  也只有疯子才会跟疯子拼命。
  王风现在已是个疯子。
  门不知道何时又已关上,常笑冲过去,一脚就将门踢开个大洞,硬从那个洞冲了出去。
  他根本没有时间将门拉开。
  他才从那个洞口冲出,王风已一刀砍在门上。
  一大片门板刀下碎裂,这一刀要是砍到身上,定然是血肉横飞。
  王风第二刀第三刀跟着又砍下。
  一边几刀,门便给他砍倒,他踏着碎裂地上的木块,冲出了房外。
  看来他真的已发疯,如果他不是疯子,就算不将门拉开,也可以弓身穿过常笑踢开那个破洞,他却只懂得用刀先劈开挡住面前的门户才出去。
  到他出了这房外,哪里还有常笑的影子。
  他立时变得彷徨无主。
  他瞪眼望左,望右,望天。
  冷月弓一样弯在天边。
  他死瞪着那一弯冷月,突然,向月那边追出。
  亘古以来天上的月光在人们的眼中就有着一种难言的诱惑,在疯子的眼中莫非也一样?
  月向西。
  镇西是一个乱葬岗。
  白杨荒草,寒霜冷雾,乱葬岗就像个鬼世界。
  风吹草动,就像是群鬼乱舞。
  王风就在岗上停下脚步。
  刀插在一个崩烂的坟墓之上,他双手扶刀,一个身子仍是摇摇欲坠。
  汗已湿透了他的衣衫,他的人仿佛都已虚脱。
  他的神态又变得彷徨。
  那一弯冷月已被乌云掩盖,他已失去了目标。
  乌云迅速的吞噬了漫天的星光,天黑如泼墨,乱葬岗变成了一个黑暗的地狱。
  风吹更萧索。
  霹雳一声,暴雨突然落下。
  王风草一样颤抖在风雨之中。
  他浑身水湿,头发亦已被雨水打散,人终于亦被雨水打在地上。
  他躺着,没有动,却不住的在喘息。
  一道闪电划过漆黑的长空,照亮了整个乱葬岗。
  闪电消逝的刹那,一个荒坟上突然冒起了一条人影。
  雨夜乱葬岗,这个时候,这种地方,又怎会还有活人?
  莫非这就是坟墓中的幽灵。
  又一道闪电。
  这道闪电照亮乱葬岗的时候,幽灵已立在王风身旁。
  幽灵蹲下身,伸出一只手,捏开了王风的嘴巴,另一只手却将一颗黑色的药丸拍入王风的嘴巴。
  王风的眼睛睁着,眼珠子却动也不动,更没有挣扎。
  他浑身那已瘫软,即使幽灵将他抱入地狱,他都已没有力量反抗。
  其实他的眼睛虽然睁着,意识已消失,根本就已没有感觉。
  幽灵也没有再将王风怎样,只是抬手一托王风的下巴,强迫王风将那颗药丸咽下。
  然后幽灵就飘开,飘开在风雨里。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章 血鹦鹉的愿望
    第二十九章 解谜
    第二十八章 火窟
    第二十七章 三个愿望
    第二十六章 魔由心生
    第二十五章 魔王
    第二十四章 恐怖陷阱
    第二十三章 艺高人胆大
    第二十二章 女魔
    第二十一章 血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