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九天》代笔研究与版本考据
 
2007-05-31 00:00:00  作者:让你飞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很多古迷都知道,陆小凤系列之《凤舞九天》是由薛兴国续完的,这一点也已得到薛兴国本人的证实。但古龙究竟写到哪里,代笔究竟从何处开始,代笔部分的情节发展是否是按照古龙的构思进行,等等,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一个定论。此文试图通过手头掌握的资料、个人的分析以及同其他资深古迷的探讨,挖掘出这些问题的答案。

  一、代笔研究

  《凤舞九天》是陆小凤系列的第六部,发表于1978年,古龙亲笔部分的创作时间笔者推断应在1973年左右,因为文风和1973年创作的前五部相同,而1978年左右古龙作品的风格又有了比较明显的变化。

  古龙在创作中经常会表现出缺乏耐心,尤其在他灵感滞塞或者玩心大起时。在这一部书中,古龙又开始隐隐显出不耐来,在这种情况下,他又想到了让他的好友薛兴国来代笔。

  薛兴国在“握紧刀锋的古龙——十七年后的怀念”一文中对当时古龙的创作背景有这样的交代:

  也就是在这段日子,他和长得非常清纯的梅宝珠结了婚,并且共组了宝龙电影公司。可惜这时的古龙实在是太红了,太多的女人不是爱慕他的名气,就是想通过结识他来在电影和电视国度里飞跃。宝珠对于那么多的女人,起初还能忍受,知道他逢场作戏的个性,但他动不动就失踪好几天的做法,令她担心古龙会变心,所以就带着和古龙生下的小孩,返回南部的家去了。于是古龙更加放浪了,在报上的连载的小说时常脱稿,他便告诉编辑找不到他便找我代笔几天。最厉害的一次是他写了《陆小凤之凤舞九天》前面八千字,创造了一个武功天下无敌的大坏蛋之后,后面全交给我来续貂,要我想办法把杀不死的坏人给杀死。

  为了要我代笔代得顺畅,他后来便在构思故事时把我叫到他身边,把他的构想对我说了,以便他失踪时可以把故事发展下去。古龙写作时有个习惯,一定是酒一杯,烟一根,烟上要抹上有薄荷味的绿油精,边吸边写。不过这段日子的他,精力消耗太多了,不够精神的他,常常会拿着香烟,把脸贴在冷冰冰的墙上,似乎在倾听墙内的什么精灵,对他说出故事的内容。如果他倾听不到什么,他是不会去动笔的,如果他不动笔,报社的编辑就要焦急了,等他吃饭的朋友就只有干等了。

  按照薛兴国的说法,从大约八千字以后,就应该是薛的代笔。

  可林保淳在关于该书的评论中写道:

  这是陆小凤故事系列的第六部,题名“凤舞九天”,是为了强调陆小凤在经过“隐形人”事件后,浪子心定,终于得偕红粉知己江沙曼,“是飞翔在幸福的九重天上的陆小凤”,因而意欲归隐江湖。但这是否为古龙所取的原名,是相当值得怀疑的。此书从写作、出版到印行,颇有一些波折,主要是古龙实际上并未完成这部作品,而目前可以看到的有两种版本:一是香港武功出版社所出的,题名为“隐形的人”,故事未完;一为台北皇鼎出版社所出,故事完整,据闻为薛兴国所续,题为“凤舞九天”。两本相较,大抵从“仗义救人”的后半段,“他忽然发觉自己已落入了一张网里。一张由四十九个人,三十七柄刀织成的网”以上,完全相同。由于两种版本后面的情节发展互异,因此,究竟古龙原作写到哪里,颇有异议。

  现在流传的版本(包括台湾风云版、香港天地版和大陆各版),都是故事完整的《凤舞九天》(我非常同意林保淳的说法,即《凤舞九天》该书名不是古龙原意,《隐形的人》才更适合做书名)。按照林保淳的说法,在“仗义救人”一章的后半段往后,应疑为代笔部分。但“仗义救人”以前的篇章,远不止八千字。这就和薛兴国的说法不一致了。

  到底哪一种说法比较准确呢?

×           ×           ×

  笔者的看法比较接近于林保淳。因为在“仗义救人”之前的篇章,从语言文风、悬念设置、叙事手法来看,都是古龙的风格,没有丝毫破绽,特别是语言。如果其中有代笔,不会如此天衣无缝。

  大抵从“仗义救人”的后半段,“他忽然发觉自己已落入了一张网里。一张由四十九个人,三十七柄刀织成的网”往后,确实完全是不同的风格和水准,熟读古龙书的人,至少在以下两个方面可以分辨出是代笔。

  其一,语言。

  在古龙的众多代笔者中,薛兴国的语言算是勉强及格,比司马紫烟、于东楼要强上一点,所以能瞒过一些初读古龙的人。但是,无论是语言的“形”和“神”,和古龙还是有着不少的差距。

  下面列举几段代笔的文字:

  对恋爱中的沙曼来说,“什么”的解释只有一种,那就是危机。
  所以她一点也冷静不起来。
  她站起就要往里面冲。
  有一个人却不想她冲进去。
  ——谁?
  老实和尚。
  所以老实和尚就拉住沙曼的衣袖。
  沙曼绝不会让老实和尚拉住她的衣袖。
  所以老实和尚只好挡在沙曼的面前。
  (刻意模仿古龙的短句和分段,却给人太过头的感觉)

  星星,满天的星星。
  闪亮的星星。
  璀璀璨璨的星星。
  (这几段曾经被某些评论引为古龙“骗”稿费的依据,其实是薛兴国写的,同样是模仿得过头了,古龙很少会如此罗嗦地描述同一样景物)

  ——西门吹雪会不会发生意外?
  ——沙曼会不会发生意外?
  ——他们全都发生意外?
  ……
  ——沙曼在哪里?
  ——老实和尚在哪里?
  ——宫九在哪里?
  ——他要到哪里寻觅沙曼的芳踪?
  ——他要走哪个方向,才能寻觅到沙曼的踪迹?
  (这种频繁、随意而罗嗦的自我发问是薛兴国的一贯笔法,在《剑神一笑》中同样多见,古龙偶尔也有这种写法,但没有随意到如此地步)

  宫九道:“没有把握的仗,打来何用?”
  陆小凤道:“那我就先走一步了,再见。”
  陆小凤说完,展开轻功,飞也似的走了。
  (最后一句多余而可笑,古龙从不会用这种多余的陈述和铺垫,蒙太奇的手法,最重要的特征就是“留白”)

  陆小凤道:“因为我会在我下榻的旅馆前面,画上一个三角形的记号,所以,你要遵守你的诺言。”
  宫九愣住。
  陆小凤得意的笑了笑,提高声音道:“拿来!”
  宫九面无人色。
  陆小凤道:“你要做个不守信用的人?”
  宫九掏出一锭黄金,交给陆小凤。  
  (描写极不恰当,为了区区一锭黄金冷酷高傲的宫九会“面无人色”?)

  西门吹雪道:“你的人,就会和你的马一样下场。”
  宫九冷哼一声道:“你有自信吗?”
  西门吹雪道:“西门吹雪是江湖上最有自信的人。”
  宫九道:“真的吗?”  
  (两大绝世高手,对话却愚蠢可笑)

  类似的明显代笔段落数不胜数,也就不一一列举了。

  至于代笔的精确开始点,我认为大致可以确定是在“他忽然发觉自己已落入了一张网里。一张由四十九个人,三十七柄刀织成的网”,也许还应该再往前几段。

  其二,情节安排有诸多不合理之处。

  仅是老实和尚一句的“也许瞎子会比我们看得更清楚”就特意让花满楼出场,委实有点说不太过去,好像只有瞎子才会推理。

  花满楼帮陆小凤作了一番推理,陆小凤就突然想通了,去找叶星士。

  陆小凤灵犀指天下无敌,但和宫九一次手没有交过,却象老鼠见了猫一样,连滚带爬到万梅山庄去找西门吹雪帮忙。

  宫九仿佛对名满天下的西门吹雪从未有耳闻,还是巴巴地跟着陆小凤到了万梅山庄,而西门吹雪居然也没有向他出手。

  宫九好像突然想通了西门吹雪的厉害之处,居然叫比自己武功差很多的鹰眼老七去对付西门。

  鹰眼老七也蠢得可以,只因为看到了“西门吹雪 长安”这几个字就乖乖地起身到长安去了,丝毫不考虑西门吹雪一剑就能洞穿他的咽喉。

  然后,西门找到了小玉,陆小凤又找了西门,然后又找到了鹰眼老七,好像大家随身佩带手机并开通了GPRS定位服务那样精确,一找就找到了。

  然后,老实和尚和鹰眼老七一样,突然变成了个坏蛋,变成了宫九手下的走狗;而在系列之七《剑神一笑》中,老实和尚又恢复了老实的本性。

  写到这里,故事已经写得象在捉迷藏一样一团糟了,薛兴国同志还不罢休,又把《决战前后》的桥段搬出来,把宫九变成了意图谋反的太平王世子,逼陆小凤去杀皇上,陆小凤当然不应。

  奇怪的是,宫九没有拿费尽心思抓来的花满楼和沙曼来要挟陆小凤,非但放了他们,而且还要和陆小凤单独决斗。

  最后陆小凤用鞭子搞死了宫九,还居然在宫九手下的重重包围中全身而退。

  纵观这半部的情节,不但没有丝毫悬念和张力,而且幼稚到了搞笑的程度,代笔也就不难分辨了。

×           ×           ×

  如此拙劣的情节编织和文字,很难相信是如薛兴国所说,他是按照古龙的构想续写下去的。

  “仗义救人”之前那天衣无缝的布局和行云流水的文字,也并非薛能做到,如果他能做到,那后面也不会如此天壤之别。

  再看看薛在《十七年后的怀念》一文中关于代笔洋洋自得的口气,我们不难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八千字后续貂”要么是薛在吹嘘,要么是薛记忆失灵。

  二、版本考据

  我们回过头来再看看林保淳的这段关于版本的说法:

  目前可以看到的有两种版本:一是香港武功出版社所出的,题名为“隐形的人”,故事未完;一为台北皇鼎出版社所出,故事完整,据闻为薛兴国所续,题为“凤舞九天”。两本相较,大抵从“仗义救人”的后半段,“他忽然发觉自己已落入了一张网里。一张由四十九个人,三十七柄刀织成的网”以上,完全相同。由于两种版本后面的情节发展互异,因此,究竟古龙原作写到哪里,颇有异议。

  既然皇鼎版的后面部分是由薛代笔,那么武功版虽然“故事未完”,但却又“后面的情节发展互异”,言下之意岂非是说武功版后面还有一段和现在流行版本不同的文字?这段文字是古龙的亲笔,还是别人代笔的呢?

  为了揭开这个谜底,笔者最近花重金购入了一套香港武功版的《陆小凤》,共8册,其中第8册为《剑神一笑》,第7册内容为“重回岛上”至“隐形的人”,大致就是《凤舞九天》由薛代笔的那部分。第6册为赫然正是〈隐形的人〉!而且确实如林保淳所说,自“他忽然发觉自己已落入了一张网里。一张由四十九个人,三十七柄刀织成的网”这句以后,大概有约40页的文字,同现在流传的完全不一样。

  而这约40页的文字,经过我的仔细阅读,可以基本确定为古龙亲笔。这一发现着实让我又惊又喜!

×           ×           ×

  我现在简述一下这40页的情节:

  “仗义救人”之后,陆小凤被围困,束手就擒。

  导演这场好戏的主角太平王世子出场了,刀是有伸缩机簧的,鲜血也是从雪囊里挤出来的,鹰眼老七和老狐狸也是预先布下的棋子,武功超群的七品武官原来是司空摘星,也就是说,他们三个都出卖了陆小凤。这场戏的目的只有一个:擒获陆小凤。

  小王爷原来是受朝廷所托,将那车镖银委托给镖局运送至京城的“代理人”,出了这样的大事,小王爷自然无法向朝廷交代。而种种迹象又将疑凶指向了陆小凤,因为陆小凤每年的花费在五万两以上,但没人见过他赚过一分钱;而且喜欢朋友和热闹的他,却偏偏选在这个时候出海。

  陆小凤开始解释,解释出海是为了排遣心头的苦闷和寂寞,然后就说到那个神秘的岛屿,岛上那些神秘的、隐形的人。

  不料,唯一能证明陆小凤所说话的沙曼和小玉,在这个时候,却都矢口否认是有这样的岛、是岛上的人。

  陆小凤被关进了地窖,这个时候,小王爷的义妹、父王刚收的义女,来到地窖,要杀陆小凤,而这个女人,赫然竟然是牛肉汤,她要杀陆小凤的理由是:“我是个高高在上、神圣不可侵犯的公主,可你却偏偏能看出我是个荡妇。所以你非死不可。”

  在生死攸关的刹那,陆小凤又被老实和尚和司空摘星救走,小王爷再次现身,原来戏中有戏,这一切其实是演给旁人看的,为的是掩人耳目,尤其是掩牛肉汤的耳目,小王爷早就对这位父王刚收的义女有了戒心。

  而且小王爷发现,一直跟随自己左右六大高手,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全部被其他人杀死后易容改扮,自己性命已是危在旦夕。

  而据说神秘岛上有很严厉的规定:“只杀人,不劫财”。这规定从没有人敢违背。

  所以,劫镖的应该另有其人,这人已发现小王爷知道了一些秘密,所以已准备要刺杀他。

  ……

  扑朔迷离的悬疑就此嘎然而止,古龙再也没有写下去。

  从这样的布局,我们可以隐约看到后面的情节发展无疑是非常精彩而有张力的。绝不会是薛兴国那样的胡编。

  换句话说,薛兴国非但没有按照古龙的构想续写下去,而且舍弃了古龙原本的构思和伏笔。

  我拍摄了武功版几张内页照片,供大家对这些文字进行鉴别、讨论。(见二楼)

  如果这些文字能得到普遍认同,那么,在古龙所有的代笔作品里,《凤舞九天》应该是目前为止发现的第一部搁笔点和代笔点不在同处的小说。

×           ×           ×

  《陆小凤》的版本,我参考了许多,发现无论是台版、港版,还是内地版,在排版、空行、分段等方面,都存在着很多不完美、甚至是很糟糕的缺陷。而这些缺陷,在出版的时候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例如,台版统一存在着频繁并段的现象,《绣花大盗》篇中,几段甚至十几段并成一大段的情况到处可见,简直让人无法忍受。40页的古龙亲笔也没有收录。

  港武功版虽然收录了古龙的亲笔部分,在段落上也保持了原貌,极少有并段现象,但却存在着漏段、空行遗漏的问题。

  大陆版本由港台版而来,当然“继承并发扬”了港台版的缺点。

  呜呼,一部旷世的武侠杰作,居然没有一个好的版本可收,焉能不让人痛心!

  结语

  我们不妨对以上的分析作一下归纳,基本可以确定的有这么几点:

  1、《凤舞九天》非此书原名,原名应为《隐形的人》。

  2、薛兴国的代笔起始点,在“仗义救人”的后半段,“他忽然发觉自己已落入了一张网里。一张由四十九个人,三十七柄刀织成的网”左右,而非八千字以后。

  3、古龙后面另有40页亲笔的文字,没有被收录到现在流传的版本中。

  4、古龙原本的情节构思同薛兴国续写的有很大出入。

  当然,古龙已作古,谁都无法说这些判断百分之百准确。我们所能做的,只是认真地、严谨地归纳和分析,使得出的结论离事实近些,再近些。

  让你飞
  2007年1月7日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叶绿花红看古龙<十一>:《剑神一笑》代笔处推论及试析
下一篇:谈谈英文版《萧十一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