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铃中的刀声》联合报连载版异文
 
2011-12-05 00:00:00  作者:古龙  来源:smsjsmsj  评论:0 点击:

  197

  “你是不是认为我对丁宁的感情也是这样子的?”花景因梦问慕容。
  “情形当然会有一点不同,感觉却是一样的。”慕容秋水微笑着:“所以你就是不肯说出丁宁的下落,我们一样可以找得到他。”
  “哦,”
  “因为我们已经知道你和丁宁的情感是怎么样发生的。”慕容秋水说:“我们现在当然也知道他和你相见时的那栋小屋。”
  他悠悠的说:“我们甚至已经知道那栋小屋的屋檐下,有一串风铃。

  △△△                               △△△

  丁宁此刻正在风铃下。

  (十二)

  是破晓时分,不是黄昏。
  晓色云开,和黄昏薄暮云收时,在某种方面来说,情况是很相像的。
  它们都有一种飘飘渺渺,朦朦胧胧,虚虚无无,似无似有的玄幻的美。
  可是它们给人的感觉,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破晓时分,空气清新,有人早起,走入晓色中,那种感觉是多么美好,多么新鲜,多么令人振奋。
  黄昏时候呢?
  ──黄昏时,美得也同样缥缈朦胧虚无,甚至言词都化做歌曲。
  可是它给人的感觉却是不一样的。
  黄昏时,优美的歌词,化做了歌曲,优美的歌曲,也化做了言词。
  黄昏时每一样事给人的感觉都是美好的,甚至连竹篱茅舍上的炊烟都是美好的。
  是美好,但却不能令人振奋,是一种美好的享受,但却不是一种可以令人振奋的刺激。

  △△△                               △△△

  现在不是黄昏,是破晓凌晨。
  慕容秋水背负着双手,施施然走在晓色中的道路上。
  花景因梦跟在他后面。
  她本来也想背负双手,走在慕容前面的,只可惜她毕竟还是个女人。
  一个女人背着手像一个故作潇洒的男人一样走路,总不是可以让人愉快的。
  所以她虽然是江湖中最有名的名女人,她也只有跟在男人后面走。

  别的人呢?
  没有别的人,因为所有的别人全都走了,连赌赢了的韦好客都走了,虽然他输掉了一双腿,但却没有带走他赢来的两只手。
  为什么呢?

  198

  当然是为了慕容秋水。
  现在,所有的事都已经告一段落,胜负也已分明,该做的事也都已经做了。
  现在,大家都已经认为自己的工作已经完毕。
  现在大家都认为花景因梦已经不是别人的问题,因为花景因梦已经是慕容秋水一个人的问题。

  (十四)

  现在有风。
  风动,风铃动。
  现在丁宁已经听见了风铃的声音,就在他听见第一声风铃动的时候,他会想到什么人呢?
  ——当然是花景因梦。

  (十五)

  花景因梦没有听见风铃。慕容秋水的笑声绝不会像风铃。
  慕容秋水的声音像风,就像是现在吹在他们身边的风声。虽然有一点冷,却冷得让人很愉快,很高兴。
  高兴的当然不是花景因梦。
  “你要带我到哪里去?”花景因梦问慕容。“你要带我去干什么?”
  “你猜呢?”
  “照道理说,你当然应该要回我输给你们的赌注。”因梦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她说:“这种事是谁也赖不掉的,尤其是我,我在你面前,我更无法赖!”
  “老实说,你真的不能。”
  “这一类的事,本来就是这样子的。”
  “是的。”
  “所以我就不懂了。”
  “不懂?”慕容问:“不懂什么?”
  “不懂你现在究竟想带我去干什么?”花景因梦说:“因为我看得出你现在连一点要债的样子都没有。”

  慕容忽然大笑,笑得就像是个孩子。一个很不乖的大孩子。
  一个很坏的大孩子。
  “你笑什么?”花景因梦问这个已经不是大孩子的大孩子。“有什么事让你这么好笑?”
  “没有什么事能够让我这么好笑。”。慕容说:“只有一个人能让我这么好笑。”
  “这个人当然就是我了。”
  “当然是的。”
  “我有什么事能让你这么好笑呢?”因梦问。
  
  199
  
  慕容不回答,只笑。
  
  笑有很多种,有的笑很阴沉,有的笑很可怕,有的笑很可笑,有的笑很暧昧,有的笑很可以让人恨不得打掉那个人的满嘴牙齿。
  当然也有的笑起来是真的笑,笑得让人开心,让人高兴,让人觉得他可爱得要命。
  有时候,有些人笑的时候,甚至有让人觉得要哭出来。
  笑完之后,慕容秋水忽然说:“你刚才说了一句话,有对,也有错。”
  “真的吗?”因梦说。
  “对的地方是,这一类的事,本来就是这样子的。”慕容秋水说:“可是,你这句话也有可能说错了。”
  “哦?为什么?
  “因为本来是那样子的事,后来也许就不是那个样子也说不定。”
  “你是说你不想要回我输给你们的赌注?”
  “我没有这样说。”
  “可是你这话里面的意思……”
  “我话里面的意思,是说后来也许不一定。”
  “你说的后来,不就是现在吗?”
  “你说呢?”慕容秋水说。
  “我说?”因梦说:“假如我知道就好了。”
  “你知道你有多美吗?”
  “这跟美丽有关吗?”
  “有。”
  “我不懂。”
  “美丽的人,通常都是冰雪聪明的。”
  慕容秋水说:“冰雪聪明的人,通常都会知道事情的发展的。”
  因梦笑了。
  “你不以为吗?”慕容秋水说。
  “我以为,我当然以为。”
  “那你为什么发笑?”
  因梦又笑了,笑得更灿烂。
  慕容秋水却不笑,也许是他不了解因梦为什么会觉得那么好笑吧。
  所以他说:“你觉得我的话那么好笑吗?”
  “我不是笑你说的话。”
  “那你笑什么?”
  “我笑你在江湖上待了这么久,却连这点道理也不懂。”
  “什么道理?”
  “江湖的道理。”
  “哦?江湖也有道理?”
  “当然,像身在江湖,身不由己就是江湖的道理。”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叶绿花红看古龙<外篇1>:古龙签名本问世始末及相关考证
下一篇:关于《新月传奇》(《玉剑传奇》)的版本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