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
 
2005-03-06 08:55:00  作者:风行天下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第一章
 
  1
 
  我叫赵伟,是一个樵夫,我每天的工作,就是上山去砍柴,再挑到城里去卖。这样的生活,我已经重复了六年。有一天,我问我的父亲能不能换一种生活的方式,比如捕鱼。他在门前的大青石上敲敲他的烟袋,很意外的看看我:“你以为你是谁?”他的话让我无法回答,于是我说:“我就是赵伟。”他呵呵的笑了几声:“你爷爷的爷爷,就是砍树卖柴的,到了我,还是砍树卖柴,你还以为你是谁?”我说:“樵夫的儿子,就一定永远是樵夫了?”他打了个哈欠:“除了砍柴,你不是还能去逮逮兔子?”我失望的结束了这次谈话,我知道从他的身上我得不到我想要的东西。
  除了砍柴,我唯一可以打发时间的就是练刀。刀和刀法都是父亲交给我的,他说,从我的爷爷的爷爷开始就有了这把刀和这路刀法。刀是好刀,背厚刃薄,比我砍柴的柴刀锋利多了。只不过我觉得它没有什么用处,一如这路刀法,不 能为我换来必需的粮食、衣服和酒。
  父亲老了,除了抽抽烟袋,喝上几口老酒以外,就是坐在院子里眯着眼看太阳从东向西慢慢的滑落,偶尔我逮到一只兔子给他下酒,他就高兴得眼睛发亮。他说,我在等。我问他等什么。他笑了:“等你给我送葬。”我说:“那我呢?”他说:“明年你就该娶个媳妇了。”我说:“然后呢?”他说:“然后?然后你就和我一样,生个儿子,继续砍柴,到你和我一样老了的时候,就不用砍柴喽,也能跟我一样,抽抽烟袋,喝点酒。”
  他的话总是让我对这个世界失望,我才二十二岁,想到终生将会象他一样过去,有时我会感到恐惧。
  离我们住的地方不到二十里,是一个小镇,镇上有百十户人家,每次把柴挑到镇上后,我会先去孙麻子的羊肉汤馆里喝上一碗羊肉汤。孙麻子的羊肉汤对我来说,是至上的美味:熬得稠白的汤上洒一把绿生生的芫荽,泼一勺红油油的辣子,热腾腾的冒着香气。孙麻子总是对我吆喝:“切点什么?是杂碎还是净肉?”我数数身上的钱,盘算一下这担柴的份量,于是就摇摇头,从怀里摸出个干瘪的饼子来,捏碎了,连饼子渣也小心的泡在汤里,呼呼噜噜的吃个干净。
  喝过孙麻子的羊肉汤,再留恋的看看蒸笼里油汪汪的包子,案子上冒着热气的羊肉,把柴挑到街边,等候着买主,我的柴干燥而便宜,所以一向卖得很快,然后我买上点油、盐、米和酒,依然挑着担子回去。等候买主是一个枯燥烦闷的过程,我不喜欢等,可是父亲说,人生就是在等待。
  在这个等的时间里,偶而街上会走过几个女人,有的年轻,有的苍老,有的丑陋,有的漂亮。有一个女人生得最好看,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