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瘀瘀笔
2017-11-25 22: 06: 26作者:bass kuai:网站作者评论:0点击数: 电话响了,我蜷缩在椅子上,感到困惑。昨晚,我有点害怕,担心,并在午夜后上床睡觉。我曾经早起,早点睡觉。当我躺下时,我像雷声一样尖叫。昨晚,我不仅熬夜,而且还有一些失眠症。因此,当手机响了,我瞥了一眼。当我看到它是一个陌生人时,我探索我的手,在我的桌子上找到手机,任意绞死,并想继续打瞌睡。 电话再次响起,绗缝的眼睛看着它,仍然是奇怪的数字或固定电话号码,而不是骚扰电话。我眯着眼睛看着头,反映,当我看到来电显示地址是抚顺市的时候,我坐直了!我想,如果我此时看镜子,那一定是一个惊恐的表情。 办公室的几位同事感到震惊。坐在背后的大哥张戈大声笑了笑。 “你有噩梦吗?”我也下意识地擦了擦嘴,好像我没有流口水。然后我抓起电话大喊“谁”,却发现我没有按下接听按钮。 利用手机偷偷溜出办公室,迅速走到厕所旁边的走廊。另一个办公室里的那个人正从厕所出来。我感到震惊和害怕。我以为自己无法帮助自己。我很快就闪过一边,但我突然变成了他眼睛之间的走廊。我已经在手机里问了很多次,“这是茶吗?不是吗?是的!Feed——” “谁?”我叹了口气,听到声音不是熟人。我更放心了。我在抚顺没有熟人,他们是亲戚。我的家人住在抚顺,他们中的几个人住在高尔山后面山坡上的村子里。 “这是茶吗?”似乎对方必须确认我的身份。当然,我不知道他的意图。我只需首先回答“是”,看看他有什么反应。这不是一个骗局。如果我能答应它并不重要,我能接受吗?他是《西游记》的精彩鬼,不是手机,是玉瓶吗? 他似乎也尖叫着,“王三福是你吗?”我毫不警告地尖叫着“啊”,听到他的声音让我很震惊。他是谁,我怎么突然问我的老头?碰巧我前一天晚上梦见并梦想着我的父亲。老人说茶已经不见了,然后送他一些。 每年,我都会给爸爸送茶。顺便说一句,我也把它给了我的堂兄。他们是好茶,但吴玉泰的茉莉花茶更好。这是业余茶的情况,只要它是香的。事实上,越香越不一定好,香味表明有更多的茉莉花和更少的茶。但他们并不在意。我前一天晚上梦见过。我昨天下班时买了三磅。我选了最香的,可以在纸袋上闻几百米。最初它今天邮寄了... “怎么突然让我问我的老太太?你是谁?”我觉得事情不太对劲。 “我是一名警察,由萨尔派来,王三福是你的老人。他去哪儿了?你知道吗?” “我知道他去了哪里,你在找什么?” “我希望你能合作。” “我一直在一起工作。”我想,我父亲目前最诚实,他还能做些什么? “那我感谢你的合作!你在北京,打扰你一段时间,并了解一些事情。” 我“嗯”说了一场比赛。事实上,我首先点击了头部并意识到他无法看到它并且不得不发出声音。 “我们昨晚发生抢劫案。经过调查,我们认为王三福是最大的嫌疑人。” “不可能!”我果断地否认了他们的结论。 “他是否在北京,前一天晚上他在北京,是否有缺席的证据?” “那不存在。他不在北京。去年他回避了。” “所以你怎么说不可能?” “我会合作,但我想知道,你怎么怀疑他?” “因为现场有他丢失的物品,他的名字就在上面,他被怀疑了,而且他只能找到他。” 我隐约意识到它一定是非常错误的,但我仍然不知道它是什么。 我冥想并问:“你能加一个微信吗?给我发一张他的财物照片?如果可以的话。” 他用手机加了我的微信,很快我就收到了他父亲在墓地里拿来的物品的照片。我看到了这张照片,如果我被咆哮,我突然抓住了它。 “你知道吗?”他问我。 “是的。这是我的父亲。” “这刷子——”“这是我父亲的咒骂。”我切断了警察的话。 警察“啪”一声,声调似乎是正确的人。暂停后,他问我:“你父亲现在在哪里?” “我可以问更多吗?前一天晚上有雷雨吗?” “你怎么知道?昨晚一场雷声,哇雨,与天气有什么关系?” “这不是天气,也不会有这样的笔。” “为什么?” “墨水?你找到了墨盒吗?”我没有打扰回答他,只是想问我想知道什么。 “墨水?什么墨盒?不,只是这支笔!” “把死者移走,在她下面挖五英尺!” “开个玩笑!我在问你!请合作告诉你这位老人在哪里。”徐警官明显不耐烦了。 “既然你不听,那么......好吧,但我告诉你,这不是我的父亲。” “如果是他,你做什么,你知道吗?” “如果我是个流氓,那就好了。他去年去世了。”

相关热词搜索:瘀瘀茶茶茶诡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2章蚱蜢

延伸阅读: ·第二章青菜蝎子队(2017-12-01) ·第七章田远旺(2018-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