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青菜蝎子队 2017-12-01 20: 13: 20作者:bass kuai:网站作者评论:0点击:

“死了?你怎么会死?”徐警官说不出话来。

我懒得嘲笑他,我没有那种心情。 “糖尿病并发症,去年死亡,一年......超过五个月,一年半。”

“这是一个新情况。看来我们的情况还没有被调查过。感谢——”让他自言自语,我挂断电话。

“我怎么突然发现了我?”我想知道,我的老头,火葬当天痰笔烧了,又是怎么出现的?他有两个吗?我打开了警察的照片,突然间,我停了下来!

“嘿!你好!这是警察吗?”我不得不打电话给警察。 “麻烦你再拍一张痰笔的照片。只需转动它就像那样。”

画面再次出现,我喃喃道:“这不是我的父亲!”

“你说什么?”可能我的声音太小了,不是对警察说,他没有听到。

“我说这不是我的父亲!”

“那是谁?上面有他的名字。”

“没有名字!他的笔,痰的三个字,瘀字不是这样写的,头下面的字是干钩,不是传统的。”

我只是注意这个名字,没注意这三个字,笔上的泥没擦干净,差点让我跳过它,我的旧笔是“?”,而不是“瘀”。

“那是谁?”徐警官的愚蠢话语自然流淌,看不出表现的痕迹,心里暗暗,我在哪里知道谁?但是,为什么我父亲的名字被刻上了?这是个问题。

我停了两三秒钟,想到了什么可以告诉他,什么不能对他说,然后继续问他。当然,后来发生的事证明我认为它错了。

“徐警官,老徐,你想叫你大哥,是魔鬼坑里的坟墓,当地人叫魔鬼的坑,以前......以前叫蝎子沟?”很长一段时间,我再也想不到了。更不用说我从未去过的地方。

“你怎么知道的?”

“难道你不问老人们用这些无用的东西吗?乡镇派出所的基本素质......还在吗?”我特别加剧了“是”和“不”的语调。

“是的!在老北坡下,有人叫蝎子沟,有人叫魔鬼坑,旁边是大树林,一个孤独的坟墓,墓是一个孤寡寡妇,叫做——。”他似乎是淤泥下水道突然疏通好吧,我说了这么多,突然停了下来。

后来,我想到他怎么突然说了这么多,突然没说出来。原来,他说他错过了他的嘴。如果我从一开始就意识到,以后会发生很多事情。但此时我根本没有注意,只是检查他说的话和我所知道的是一样的。他突然停了下来,但我主动接过他的话。

“打电话给马兰子,当那个女孩在那儿的时候,她跟着草蝎子团队的谢三子,她叫她三个祖母!”

“什么样的草蝎子团队?”

看来他不太了解。我不能通过电话告诉他。

青草蝎子队是一群土匪的名字。可能还有几组匪徒称这个名字。在解放前,特别是在20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这个绰号活动是在辽宁东南部。燃烧和抢劫,做了什么坏事,他们都是小偷。据说9月18日之后,我还扮演了一个小日本。有了这一成就,解放前他被国民党招募,杀害了许多共产党干部和群众。后来,东北野战军向南走,特地留下了一部分军队来消灭青草蝎子队。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没有人能说清楚。有人说他们第一次爬草时就开始抢草了,他们尖叫着草蝎子团队。

我也听了我告诉你的事。我家里没有八九十岁的孩子。我担心很少有人知道这些过去的事件。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合理。

“因为我没有任何东西,挂起来,你继续调查——”

“不要,不要——”没等我完成,这次他打断了我。 “你说这不是你的父亲,那么你知道它是谁?还有谁有这个?” >

傻瓜偶尔会变成有机的。这确实是一个问题。是的,我相信很少有人听说过痰笔的名字,怎能有人假的?这个人是谁?它是如何出现在祖母的坟墓里的?

瘀瘀, , ,它可以在三天内消除。据说它对任何类型的肿瘤都有用。至于长蝎子蝎肉瘤,它是小菜一碟。痰笔不需要特制,也就是普通的狼兔做的一切。重点是分散墨水。

用普通的墨水瓶制作松散的墨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目前的社会环境可能不会产生。这个人可以找到祖母的坟墓,必须是知道内幕故事的知情人。但我想不出它会是谁。我知道我父亲没有兄弟或兄弟。是他的主人......他的主人四十年前回到了峨眉山,恐怕已经死了。

“你先调查一下吗?让我考虑一下。”我不想推脱,我真的要考虑一下。

“你有任何建议吗?我们在调查谁?”

“我有哪些建议,谁知道你在调查谁,你是警察,我不是,问问陵墓!”我不耐烦地说了一句话。挂上电话,我咂嘴,“吱吱作响”,在空荡荡的走廊间回荡。

相关热词搜索:驴子青草Chapter 2 Tea诡诡

上一篇:第1章瘀笔
下一篇:第三章寿灵人

延伸阅读: ·瘀笔第一章(2017-11-25) ·第七章田远旺(2018-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