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丁 >> 紫泉古台 >> 正文  
第 八 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 八 章

作者:白丁    来源:白丁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10/6
  白旭云微起怒意,心想武林三义乃武林中极负盛名,领袖群伦人物,怎么一点江湖修养也无。纵令我不该私探他们行动,犯了大忌,但也应该先问过明白,再动手不迟。
  他人本生性冷傲,虽然武林三义名头太大,也不甘示弱,冷冷地抬起眼,向众人打了个转。然后落在那云海道人身上严神戒备着。
  此时云海道人手执长剑,一步一步向他逼近。
  白旭云本想拔出长剑,在他反手一握剑柄,忽念头一动,暗忖,现在他们正被“桃木剑”
  闹得不可开交,我这只桃木剑一拔出,还不知要闹出怎样的天大误会。到时,有口也难分辨,还是暂时空手接他两招,再作计较。
  想到这里,一只握在剑柄的手,又放了回来。
  云海道人见白旭云这种轻视神态,那忍受得了,却笑道:“好,你想凭一双肉掌,战胜贫道吗?那我便不客气了,看招!”
  语音甫落,长剑便出抖出三朵剑花。快疾逾电分剌白旭云肩井乳根中庭三大穴。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云海道人这一剑刺出,功力火候都不弱,白旭云看来不禁心头一寒。
  他自从下得中倏山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同人交手,因为过去的武功已失,从那中倏山儒释道三异人外另学得武功后,还不知深浅如何。当下神色十分凝重,小心冀冀的一错上,便避开了云海道人的凌厉一招。
  他这轻轻一挪移身法,却极其玄妙无比,他敢情已施出中倏三异人所传那一种怪异步法,那种步法,曾破解他原从神拳铁臂及百变鬼影两人处所学的“颠倒七星北斗步法。”
  武林三义相视一眼,面露异容。
  云海道人一剑落空,欺身又进,长剑又攻出两招,一招攻上盘,一招攻下盘,剑气如虹,气势万钧。
  白旭云又施出怪异身法轻轻闪过。
  他这连避三招,信心大增,心想我只守不攻,看你这个臭道人无可奈何?
  云海道人先见他不拔剑空手接招,便觉得对方有点轻视自己。接着又见对方施出诡谲身法只闪不攻,自己三招攻出,连人家衣服都未沾上一点,不由心头大气。
  他闷哼一声,可施出绝招来,他这绝招名叫“天罗地网连绵剑法”却是天凌真人生平绝学,不遇强敌,不轻易施展出来。
  只见云海直人身形凝重,剑光如雨,将白旭云整个罩于剑影光雨之中,上下左右,剑光闪闪,点点不离他全身要穴。
  白旭云心头大骇,好在他生具灵根,临危不乱,定神凝气,极沉着的施出怪异身法,随着剑光传动,长剑每每刺在他身上,就只差得那么丝毫,便被闪过,不能沾上衣襟一点。
  云海道人一施出“天罗地网连绵剑法”,晃眼百余招过去,不但不能伤得对方分毫,而且还被对方怪异身法,转动得头昏眼花起来。
  中州双燕乃中州有名侠客,自负甚高,原对白旭云看不下眼,现在却将轻视之心大敛,不由生起无比敬意,暗忖这少年是何路数,身怀如此奇功?
  武林三义此时面上惊异之色更加沉重起来。
  尤其天凌真人一张冷削面孔,此时更冷得令人如置身在冰天雪地之中。
  白旭云本是不攻只守,以为云海道人自会退身收招,那知云海道人因恼成怒,攻势更猛,白旭云不禁往上冲。
  他心想:我这样只守不攻,这个杂毛,也不知道进退的收手,何时才能了断?我得要反攻了,给他点颜色看,好教他知道厉害。
  念头一转,借着身形转动之中,伸手一抄,云海道人一柄长剑,已落在手中。他接着将长剑一抖,听得“锵”一声,一柄精钢长剑截为三截。
  武林三义不禁同时低哼一声,中州双燕面发死色。
  云海海人痴呆地立在当地,半晌,“哇”地一声,嘴一张,喷出一口鲜血。
  中州双燕赶紧上前将他扶持下来。
  白旭云更是愕然,他不知自己功力如此精湛,举手之间,便将云海道人凌厉攻势中的长剑,随手夺下,而且一抖断成三截,其出乎意想之外。
  天凌真人脸上可挂不住了,这当面少年不但破了他生平绝学“天罗地网连绵剑法”,而且举手之
  间便将徒儿长剑套去抖断三截,气得徒儿口喷鲜血,他再不顾名份,缓步走出。
  白旭云适才那一手抖断长剑功夫,是从中倏三异人胖大和尚学来。那和尚曾经将他长剑抖为寸断,而白旭云只能抖断三截,功力还不低那和尚十分之二三。
  天凌真人缓步走出,反手一拔,一柄云拂在手。
  逍遥书生、太极禅师二人见天凌真人拔出云拂,并不惊奇,知道这当面少年非泛泛之辈,是个扎手人物,空手与敌,鹿死谁手,甚难预料。天凌真人在这柄云拂上有数千年火侯,“云拂十二绝”,威镇武林。若以云拂对敌,这当面少年功力再高,也难逃他云拂之下。
  中州双燕见天凌真人如此分万严重地,心头大骇,天凌真人过去在江湖上,不遇顶尖强敌,从不轻易使出云拂,这当面少年竟值得武林三义之一,天凌真人如此重视?
  白旭云见天凌真人亲自出手,心头极为忐忑不安,武林三义,名头何等慑人?暗忖今天我白云飘恐怕难讨公道了。
  他正怔着,天凌真人不由分说,滑步上前,身形如行云流水,逼近白旭云五尺。云拂一摆,一招“钻石取火”,数百根云拂金丝,紧结一团,成一笔形,尖端如钢锥一般,挟着一股透骨尽风,笔直地向白旭云胸前玄机大穴刺来。
  白旭云大惊失色,慌不迭地一挪身形,施起怪异步法,向左一闪。
  这一闪,虽被躲过,但身形没有起先那么灵敏,似有千斤压力吸着,吃力之至。
  天凌真人闷哼一声,云拂就势向左一扫,一招“细雨蒙蒙”,原紧束在一团的金丝,突然散开,根根如钢锥,透出无比的真气,将白旭云的整个罩于一蓬金光之中。
  白旭云大骇,极力想挪移身形,施起怪异步法,怎耐被万钧压力罩住,动劲不得,眼见就要命丧当地。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心头涌上无比恼怒,气运左臂,呼的一掌拍出,只听得一声闷响,便将下压千缕银丝,挡了一挡。在这生死这际,也顾不得许多,右手反臂一拔,桃木剑紧握手中。
  桃木剑一出鞘,便红光一闪,白旭云极自然暗自运劲,将真力贯于桃木剑之上,施出一招“风卷残云”,向云拂金丝扫去。
  天凌真人一柄云拂金丝,乃采千年缅铁及千年金袁毛制成,宝刀宝剑休伤得分毫。
  那知白旭云桃木剑一招“风卷残云”,扫上那一蓬金丝时,红色光芒闪烁中,金丝中断。
  在场众人,又惊又骇的大哗,中州双燕更是惊得脱口而呼,道:“‘桃木剑’!”
  逍遥书生太极禅师,此时已顾不得许多,疾闪而出,各站立一个方向,同天凌真人成一个三角之势,将白旭云包围在当中。
  天凌真人出手两绝招,云拂即被对方毁去,当时气得怒火万丈。
  在他定神过来,看清白旭云所持一柄长剑,通体血红,心头一怔,正在怔愕间,忽听得中州双燕惊骇呼道,“桃木剑”,才恍然大悟,当下面色变得铁青。
  白旭云原来本不想拔出桃木剑,但在生死边缘之际,为了求生,只得冒着麻烦,暂先保得一命再说。
  那知这柄桃木剑却具有如此威力,心头更是凛骇。
  太极禅师性情急躁,伸劈将身后一只精铁木鱼取下。那木鱼约有面盆那样大小,看来总在五百斤以上,木鱼口内横插着一只木锤,随手拔出。
  左手持木锤,右手握木鱼,向白旭云怒吼一声,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们正要寻找你,你却自动送上门来。”
  白旭云正要发话分辨,逍遥书生却抢先说道:“‘桃木剑’,你作恶多端,造孽过重,最近死在你‘桃木剑’之下的数十人,除了少数是罪恶之徒外,其他试问有何罪行?被你杀得鸡犬不留。”
  白旭云嘴角一掀动,说道:“我乃……”
  刚说出两个字,天凌真人双掌一错,呼地一掌向他拍来。
  掌出,随即说道:“二位何用说,我们三人全上吧!”
  按说三人乃一派宗师,以大压小就有点说不过去,现不但以大压小,而且还以众凌寡了。
  武林三义,因为认定这当面少年,是最为辣手的杰出魔头,才不顾一切三奇联合出手。
  白云飘见天凌真人一掌劈来,劲道万钧,心存顾忌不顾硬接,闪身错步,施起怪异身法,向右横跨三尺,躲过一掌。
  他这向右一横跨,则落于太极禅师身前不过五六尺。身影未稳,太极禅师,左手木锤右手木鱼已向他攻来。
  太极禅师出手凌厉无敌,左手木锤点向白旭云中极穴,右手木鱼以泰山压顶之势,劈上顶门。
  白旭云身形左侧一转,暗自用劲,桃木剑点开五百斤重的铁木鱼。左腿一起,踢向太极禅师小腹。百忙中,右掌一翻,硬接了逍遥书生一记日月双掌。
  太极禅师铁木鱼一被点开,接着对方右腿已踢上小腹,如果使出的木锤不收回,自己必先中一腿。以对方桃木剑点开五百斤重的铁木鱼,真力就不可忽视,这一腿怕足有千斤以上?
  无法,只好收招纵身后退,先避开来势再说。
  白旭云一击退太极禅师,左掌刚好同逍遥书生东方文中掌力相接。只听得一声震天地似春雷的暴响,逍遥书生一个拿禅不稳,登登登……后退三步,白旭云只身形摇晃了几下,原地未动。
  只一招,武林三义同时落败,这是千古奇闻,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实难令人置信。
  白旭云本人也想不到自己功力这么高深,禁不住豪气千云的长啸一声,吐出胸中无比,爽朗之气。
  他暗忖:这武林三义,却也是如此托大卖狂,问也不问一声,便联合出手打人。看来,见面不如闻名,原来武林三义,却也是欺名盗世之辈。
  武林三义那愿就此甘心,逍遥书生东方文中使出“日月双掌”,太极禅师使出“风火八式”,天凌真人以尚存有一半拂,使出“云拂十二绝”,又齐身进攻。
  这一次攻势却又不同,只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白旭云施起怪异身法,左掌右剑在众人中,左攻右守,右守左攻,掌劈剑剌,招式诡谲,变化莫测。武林三义虽各展尽绝学,终不能伤得白旭云分毫。
  这时,武林三义又是惊骇又是纳罕,这“桃木剑”不但功力绝高,而且身形招诡谲,出乎常轨,令人无可捉摸,一如当年万教主之武功,邪气得很。
  白旭云此时一面攻守,心头也一面嘀咕不已。
  这武林三义分明是中倏山传出他武功之人。虽然三人功力绝顶,怎么不敌我哩?我的武功是他三人所传授,按说我不敌他们才合情理。
  从他们三奇语气神态及武功看来,分明又不是中倏儒释道三人。但三人音容及性情无丝毫差别,纵令是生来相似,但也不能说像得如同一个模子里倒出来一样。
  想到这里,忽然忆起吕梁山两个神拳铁臂,及霸王庄的另一个傲面君子白旭云来,不也是分不出谁真谁假吗?
  看来武林三义同中倏山儒释道分明是两起人,不是武林三义化装为中倏儒释道,便是中倏儒释道,化装为武林三义。
  这时,武林三义攻势更加凌厉,白旭云也杀得兴起,又低啸一声,桃木剑划出一道红光,放出一招“横扫千军”,用上十二分的真力,只见剑气如虹,剑光闪烁如同江河决堤滚滚而出,顿将武林三义罩于剑影之中,险象丛生。
  正在此时,蓦地从空中飞来一团人影,快捷得如同电光,直倾而下。众人还未看清来人身影面容,他已抓起白旭云后领腾空飞去。
  变生俄倾,武林三义惊呆得嘴张得好大,许久都合不起来,以武林三义久战不下一个他们所认为的“桃木剑”,已心头凛然,这突然飞来之人的功夫,更不相信是自己的双眼所见。
  丢下武林三义呆在当地不谈,且说白旭云被那人抓住后领,如老鹰抓小鸡一般,全身软绵绵在空中动弹不得。只觉两耳风生,如腾空驾雾般,约一个时辰,那人才将他放下。
  此时,白旭云已是头昏眼花,两眼也睁不开来。
  在他闭目调息运气一阵,精力恢复过来时,睁眼一看,自己处身在一座山谷之中,除了天空晨星寥落,寒风阵阵外,一个人影出没有。
  抓他出来的人,不知何时已杳无黄鹤。
  白旭云这一下,可惊呆了,以自己的功力,武林三义,险些还要伤在自己手中,这人却极轻易将他抓着飞跃,自己一点反抗力量都没有了,这人武功之高,却是骇人听闻了。
  那么不现身形的神秘之人用意又何在?难道是怕我伤在武林主义手中,抑是怕我伤害的宇宙三奇?但为什么将我丢在此地不与我朝面哩?真是怪极。
  白旭云休息一阵,才向四周打量去,不知些是什么所在。四周山峰叠起,盘谷起伏,打量不出方向来。
  他忽然想起枣红骝,不知是否可以寻得着,当下跃上一座高峰,接连几声长啸。
  他这数声长啸,响彻云霄,四周山谷回应不已。
  约半刻,四周没有反应。
  白旭云又是数声长啸,声甫落,远片一阵马吼,白旭云大喜,知道枣红骝应声而来,他又低低轻啸了数声。
  不一会儿,枣红骝果然循声奔来。
  白旭云高兴极了,轻轻在枣红骝背上拍了两掌,现出无限的爱惜。枣红骝本是通灵之物,低着头亦是极亲密地在白旭云身上擦来擦去。
  此刻,已四更过,快到五更。
  白旭云翻身上马,缓步而行。心中一琢靡,决定兼程赶到衡山,救出幽谷兰冷晨清后,再去寻找杀师仇人,他这次同武林三义决斗后,信心大增,心想只要寻到仇人,绝可对付。
  他不知应从何处走出山谷,只好盲目的向北奔去。
  枣红骝虽然是缓步而行,但起步之间,仍较平常的马要快许多。眨眼,就翻过几个山头。
  白旭云虽一心惦记着冷晨清,但对“桃木剑”的困扰,亦终不能释怀。很明显此事已牵涉到自己身上,这是一件大事,“桃木剑”已掀起江湖轩然大波。
  他想得心烦意乱,极不宁静。最后,他只得自己安慰自己道:“怕什么,反正这些人不是我所杀。”
  想到这里,心头一坦然,禁不住仰头一声长啸,两腿一紧,枣红骝如风驰电掣般的奔去。
  在天空曙光微露之际,白旭云到达一间破庄屋前。他折腾一夜,已感疲劳,一见这座破屋子,心想在这深山之中,有这么一间破屋,谅来没有人居,不如在此休息一阵,再起程赶路。
  当下,翻身下马,缓行向那破屋走去。
  这座荒屋虽然破乱,却甚广大,大门洞开,门扇倒落,门前芳草凄凄,荒凉已极。
  此时,正是天亮未亮,半昏半暗之际,白旭云站立门口向内略一张望,屋内阴森森地令人可怕。
  他是个练武的人,而且自信功夫已不弱,这座荒屋虽阴沉沉地,但他并不怕,昂然地向内走去。
  在他前脚那跨进屋内,后脚还未起步这时,蓦地一股威猛无比的掌风向他袭来。
  白旭云那会想到这座荒屋之中有人藏在内里?
  在猝不及防之下,一掌挨个正着,人也被摔于屋外三丈远处,扑倒在地。
  错非他已习得万流教武功真传,加之天赋异禀,内功极为深厚。否则这一掌不打得他骨折筋断才怪,饶是这样已经被击得昏头转向,半天才爬了起来。
  他爬起身,定一定神抬头看去,不禁一怔,面前赫然立着昨天在道旁所见的那个糟老头。
  只见他低矮身躯,白多黑少的眼眶,睁得多女,朝天鼻,乱蓬蓬的鬓发,歪着嘴,活像一个怪物。
  适才那一掌当然是他击出,毫无疑问。白旭云又是惊骇,又是气愤。心想,适才我纵然没有防备。也不应如此不济,一掌便将我摔于三丈远外,这是不可思议之事,难道这糟老头身怀绝技不成?
  想到这里,不由着实地向那糟老头再次打量去。但看不出这糟老头有什么惊人之处,两眼无光,太阳穴平平,加上一付怪相,更觉平凡之至。
  他生性冷傲,吃了亏,心头当然不服,上前一步,向糟老头不屑地看了一眼,冷冷地道:“昨天我无意打破了你的碗,赔了你的银子,怎么又找上我来,乘人不备出手,算得哪一门人物?”
  他终究是个正真的人,心头虽然极度不满,神态冷削,但语气并不过份给人难堪。
  那糟老头嘿嘿干笑两声:“你这小子好没来由,两把桃木剑没有弄清,还胆敢惹上武林三义。你打破我糟老头要饭的碗,倒不生气,但对这件事,我可不得不管。”
  白旭云迷糊已极,这糟老头昨天也曾经提过“桃木剑”,难道他就是“桃木剑”不成?
  可是他赤手空拳,身上并没有带剑,纵然他是“桃木剑”,为何又同武林三义连上关系?
  “桃木剑”同武林三义是站在对立的立场,再说,我同武林三义交手,是武林三义过于托大,不容我有分辨的机会便出手人,我被逼才还手自卫。这些事,同这糟老头又有什么关系,他何必横加干涉?
  他愈想愈气,昂头挺胸,冷哼一声,道:“真是多管闲事!”
  糟老头气得双眼瞪得大大的,大声嚷道:“好啊!你这小子越来越不成话了,敢对我也这么无礼,想必你是仰仗的酸老头、胖秃头、臭杂毛的威势呢?来来来……我们比划一下,不教训你一顿,真不知天高地厚?”
  话音甫落,人已闪到他身前,白旭云正欲提神戒备,那知就在这一瞬间,糟老头不知用的什么手法,将他摔了一个大跟头。
  如果说头一次被击了一掌,是在猝不及防之下,倒犹可说。这次是面对面,又被摔了一个大跟头,还有什么话可掩饰的,明明是技不如人,糟老头的工夫真高了!
  白旭云爬起身来,不禁怒从心起,呛啷啷一声,反手拔出桃木剑,又一声大嚷,道:“啊呀,不得了!我糟老头今天算完蛋啦!怎么活得不耐烦,惹上杀人魔王‘桃木剑’啊!”
  白旭云自从昨天起连吃了这糟老头三次亏,心头兀自忍耐不住。不过,他虽拔出桃木剑,但没安心杀伤他,只是想惩戒他出出气而已。
  在糟老头话音未了,白旭云桃木剑已向他分心刺来。
  也不知是真是假,糟老头见他长剑刺来,吓得一大跳,腿也软了,蹲在地下爬不起来。
  白旭云因认为糟老头功夫极高,他这一剑出手,却是用的一记绝招。
  那知桃木剑刺出后,糟老头却吓得腿都软了,不闪躲地蹲在地下,不暗禁自大惊。
  白旭云人虽冷傲孤僻,心性却极善良正直,见糟老头原来如此不济,懊悔不迭。他本没有伤老头之意,但长剑已刺出,又是用的绝招,要收回已来不及。当下提气硬将发出的真力收回一半,接着的臂抖,将桃木剑向右偏开,如此一来,最多只能刺伤糟老头一只胳膀,可保留他一条命。
  那知,他这好心是白费,桃木剑刺到距离糟老头身边不及五寸处,突然一股绝大的力量,将桃木剑抵挡着,不但刺得正着,想偏一偏也不可能。
  白旭云暗叫一声不好,机警敏捷地,随将收回的真力发出,贯于右臂。但他不是运劲前刺,而手臂一沉,向后收招。
  白旭云这一应变,迅速之极,但事实却出他意外,桃木剑却像生了根的,一下也拔不开来。
  他这一运劲拔剑,以他现时的功力看来,少说劲力总在千斤以上。以这千斤上的劲力,进不能退不得,硬生生地给人将兵刃吸住,不用说这糟老头的功夫,可高得不可再高了。
  这一下,白旭云可惊得目呆口哑,全身汗水涔岑下流,湿透衣襟。
  糟老头却不断地叫嚷道:“好小子,这一招‘初试锋芒’,功架倒也熟练,只是内功不足。”
  白旭云非常机警,在糟老头一开口说话,他便乘机运劲拔剑,糟老头也没有防备他会投机,白旭云又是用的十二分劲力,这一拔居然被他将桃木剑拔出。
  他虽运劲拔剑,但对糟老头的话,仍听得清清楚楚。他将剑拔出后退数尺,回想起糟老头的话,不由一怔,心想,这糟老头怎知道我这一招式?
  糟老头见他趁机拔出桃木剑,先是一愕,随即嘿嘿干笑两声,朝天鼻子向上一耸,道:“天资、机智两绝,可惜!可惜只是个旁门左道,杀人的魔王!”
  白旭云觉得糟老头话无从伦次,近于疯疯傻傻,本想不理而去。但一想起适才受了他数次的挫败,又涌起满腔恼怒。
  可是事实摆在眼前,自己万不是人家敌手。纵然拼命一斗,结果仍是弄得灰头土脸。
  他生成冷傲孤僻性子,自力战武林三义得了上风,本是满腹高兴,认为自己功力不可一世了。
  现经这糟老头一再杀他的威气,连连受挫,禁不住沮丧气馁,暗忖,如此看来,师仇能否得报尚难逆料。
  他正沉思时,糟老头又张开嗓门叫道:“我老头愈想愈有气,不打你一个够,你小子那能醒悟?”
  说着,身形一闪,眨眼人已逼近。
  白旭云这次虽早有防备,但终于棋差一着,桃木剑正欲出手时,不知怎地糟老头身法快极。只见他手一挥,白旭云糊里糊涂地又摔了一个跟斗。
  白旭云一被摔倒,很快地翻身立起,现在眼也红了,将性命抛于九霄云外,大吼一声,抡剑便刺,这次完全作拼命的打法,出手尽是攻势。
  如此以来,他更惨了。只见糟老头身形闪动中,连退挥臂。白旭云便在他双臂挥舞之下,连摔跟斗。
  这一下,摔得他头昏眼花,鼻青口肿。最后一次,挣扎半天,才抓起来。
  他仰天一声长叹,慢悠悠地道:“罢了!罢了!想不到我傲面君子师仇未报,今日竟落得如此下场,还有何颜面见人,死后又何以对亲生父母及教养的恩师?……”
  说到这里,桃木剑一横,向颈脖抹去。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