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飞云驰月录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三日之约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四章 三日之约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5/2
  过一好一会,云天翼觉得身上一轻,全身穴已被解开,张目四望,见自己还在山林之中,左边有棵大树,树下一块大石,石上坐着一个中年道姑,天眉双剑垂首站在一旁!
  云天翼站起身,打量了道姑一眼,见她面容清秀,一身青布道袍,身旁放了一张琴,满面肃穆之气。
  云天翼知此人就是马月仙的师傅了,他躬身道:“晚辈云天翼,拜见前辈!”
  天眉双剑互视一眼。
  那道姑凝视云天翼道:“你的事,我全知道了!”
  云夭翼笑了笑,心道:“我全知道吗?”
  那道姑看了一眼,道:“你或许也知,我是月仙的师傅!”
  云天翼微笑点头道:“我知道!”
  那道姑道:“你到天眉国来后,并没有做什么坏事,或者说你还做了一些好事,我不管你在中原武林的究竟如何,站在天眉国的立场,我且网开一面,你立刻离开天眉国!”
  云天翼呆了呆,没有说话。
  白眉叟在旁急道:“这怎么可以,到天眉国来的人就如此放了回去,这怎么行!”
  那道姑没有理白眉叟,仅仅对云天翼道:“你立刻离开天后国!”
  云天翼沉默不言,他抬头望着天空,他在沉思着,伽叶尊者的话不在他耳边:“回天七绝式未成之时,不许离开天眉国!”
  他已违背了伽叶大师的话,将自己的武功露出了,如今怎能再违背他老人家的话呢?
  那道姑凝视云天翼,她猜不出云天翼心中在想什么。
  云天翼低下头,笑了笑道:“晚辈有一件不情之请,如前辈的不能答应!”
  那道姑心中有些发怒,一向别人对她的话没有人敢违背的,如今这云天翼又在想什么花样,她想听听云天翼心中想些什么,开口道:“你说说看!”
  云天翼道:“晚辈来此之时,曾答应一个人两件事,一件事已经无法挽救了,另一件事我必须还要留下十日才能完成,前辈让我再留此十日吗?”
  那道姑心中暗怒,秀眉微扬,道:“这事不行!”
  玉壶仙与白眉叟二人也暗骂云天翼不知死活,居然还要留此十日。
  云天翼低头沉思一阵,道:“五日也行,前辈能答应吗?”
  那道姑道:“我要你立刻就走!”
  云天翼又沉思一阵,道:“三日可否,最少要三日!”
  那道姑端坐不动,望云天翼冷冷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云天翼淡淡一笑,道:“三日是最少了!”
  那道姑霍然起身,双目含着杀气,怒视他,云天翼丝毫不让的看着她,道姑心中暗惊,云天翼武功如此高,自己尚未遇过武功如此高绝之人,而且好似如此淡泊,好似并不怕自己杀了他!
  她凝视着他,结果还是下不了手,他开始来时并不露武功,甚至情愿自己被人鞭打,但由于自己与马月仙的关系,迫使他露出武功,他今日受窘于此,自己也是来负一部分责任!
  她缓缓的坐下身子,道:“你有什么事,告诉我,我替你办好了!”
  云天翼微微笑,道:“谢谢前辈,这事必须我自己做,别人不能帮忙!”
  那道姑看了他一阵,道:“你要做什么,告诉我,让我着看!”
  云天翼摇头道:“恕晚辈不能说出来!”
  天眉双剑见他如此,心中暗道:“如果是我,早就把他杀了!”
  那道姑沉思一会,道:“这次去中原,听说到你的事很多,本来我想将你杀了,但有一件事,我觉得其中内情如何实不能轻言,所以决定只将你驱出天眉国,一方面是因为你来此并无恶意,而且做了些好事!”
  说着他看了看云天翼,道:“我听说你手狠心辣,江湖各家各派都欲对你得之而后甘心,但少林派却不参与此事,后来,你行事太过,少林派也参与了,但那事比起谋刺武当派掌门人可又小多了,少林派说前面一事不参与,后面一事也应加与,但他们也参加了,再往后,各家各派开始搜索你,那时你正躲到天眉国来!”
  说了又看了云天翼一眼,道:“但半个月以后,少林派又退出了!”
  云天翼心中暗暗疑惑,少林掌门人地纪大师亲自出山,将自己与司徒紫姑二人困在于佛古洞,怎会退出,难道是伽叶尊者现身吗?也不会,如果伽叶尊者说一句话,不但少林,武林中没有一人不闻的,这实在不可能,他想着,道:“这可不能!”
  那道姑奇异的看了云天翼一眼,道:“有人说因地纪大师受伤才退出,但决不会地纪大师受伤了很久,差不多到他伤势将好的时候才退出。”
  云天翼默默无言。
  那道姑道:“所以我才决定也不管你在中原之事,你来此既无恶意,只有善行,我才决定放你走!”
  云天翼自嘲似地笑了笑。
  那道姑道:“我说了这么多,你知道我的意思了吗?”
  云天翼知那道姑的意思是要他立刻离开,他淡淡一笑,道:“不,我至少还要留下三日才行!”
  道姑道:“你想叫月仙代你求情吗?”
  云天翼笑道:“如果这样,又何须三天?”
  那道姑轻轻叹口气,云天翼的如此坚持,使她感到失败,她点点头,道:“好,那我就容你在此多留三日!”
  云天翼躬身道:“多谢前辈!”
  那道姑挥手道:“你快去罢!”
  云天翼离去,找到马匹,上马飞驰回城。
  道站望着云天翼的背影,那飘在他身后的红色披风,适才一幕幕又自她眼前闪过,云天翼一举一动是如此沉着,如此的洒然,危急之时不失风度,这种人实在难得!
  自他外表,没有一人看得出他竟有一个冷面魔心如此可怕的外号。
  云天翼带马飞回宫,他巡视一周,交待手下,回房中,将门反锁上,一人在房中推研“回天七绝式”。
  他一心一意在“回天七绝式”之中,他必须在一日之内将“回天七绝式”全部弄通,以便离开天眉国!
  他躲在房内,吩咐手下任何事均不许叫他,即使是皇上要见他,也如此回复皇上。
  云天翼一心一意在“回天七绝式”上,不眠不休,他也不知过了几日了,他只觉得他对“回天七绝式”已逐渐深入,他愈是深入,愈是觉得“回天七绝式”奥妙无穷,愈是精深难测。
  他在沉思着,用手中长剑挥动首,突然外间开始撞门,轰的一声门被撞开,云天翼一见强光射入,他才突然惊醒!
  一个御林军冲入叫道:“英将军反了!”说完大叫一声,倒在地上。
  云天器大吃一惊,见那御林军身上缠了一条蛇,三尺余长,宫内一片惶乱!
  云天翼急忙持剑奔出,他一出房门,已见宫中无数条蛇在游动,御林军惶乱四散,宫门开,但外面撞门之声甚急,宫门好似马上要被撞开。
  云天翼想不到情势会突然变成如此,他轻啸一声,身形闪动,剑如长虹,匹练般的飞卷,御林军身上的蛇全被他一剑扫光。
  他长剑飞卷,地面上群蛇纷纷逃避,眨眼被杀了一半。
  云天翼这一现身,御林军初见神功,勇气大增,一齐抬起武器,再度抵住宫门。
  云天翼大声道:“皇上何在。”
  御林军忙道:“皇上还在宫内。”
  云天翼目光微扫,见宫中秩序已恢复了大半,他担心着皇上与公主,他急急奔入内宫,入了内宫,见皇上正挡着公主前面一条大蛇有丈余长缓缓向皇上游去。
  皇上满面青白,额角汗珠一颗颗流下,云天翼大惊,他右手一挥,长剑如闪电般射出,分毫不差的射中那大蛇的七寸所在,那大蛇连想都没想到有这么强的敌人,动了两动就死了。
  云天翼上前躬身道:“云天翼救驾来迟,皇上受惊了!”
  皇上呆在那里,半晌才道:“你从什么地方来的!”
  云天翼急道:“英将军因何事兵变?”
  皇上轻叹一声道:“陈国相代子向公主求婚未成,英将军起兵擒住马将军,带兵围住宫门!”
  云天翼心中大惊,马鹏飞居然被擒,自己外援已无,他心悬外宫,忙道:“皇上请随末将至外宫,以便随时保护。”说完在前疾向外宫行去。
  皇上与公主二人在后紧跟至外宫。
  出了外宫,宫中又是蛇乱窜,御林军被逼,守住宫门,一半对付蛇,一半对付撞宫之人。
  云天翼心中怒极,陈国相他们竟驱蛇再度来攻,他长剑又起,长剑如匹练般绕地疾行,宫中的蛇全被云天翼斩了。
  他调集了所有的御林军,见只有一百二十余人,宫外撞宫愈猛。
  云天翼咬了咬牙,向皇上道:“如今固守不得,请皇上与我等突围,至眉城即可安全!”
  皇上呆了呆,道:“那怎么行,他们一定关了城门!”
  云天翼道:“臣有办法突围!”
  说完他转身命令御林军准备马匹,后宫中马匹不少,不一会就准备好了!
  宫门已微现袭痕,云天翼命御林军一齐上马,弯弓上马,弯弓搭箭,公主自驾马车,与皇上同乘。
  云夭翼将自己随身东西准备好了,也急忙上马,宫门轰的一声被撞开,叛兵潮水般而入,云天翼下令放箭,刹时间箭如雨下,叛兵一冲进来,立刻被射死大半,其余的人一齐向后退去。
  云天翼一声令下,御林军一齐弃弓持矛,云天翼带头,拥一着公主与皇上二人疾驰而出!
  叛兵猝不及防,云天翼一马当先,长剑挥舞,剑光所到,无人可挡。
  远处一人惊呼道:“赵昆!”
  云天翼一听声音就知是英世杰,但他此时无法与英世杰算帐,他策马飞奔,直奔向北门。
  英世杰大声叫道:“快令人紧守城门!”
  御林军直冲而出,叛军见云天翼如此威风。挡都不敢挡。
  云天翼一行直冲至北门下,城上守兵纷纷放箭,云天翼急怒交加,他身形飞起,双掌以“般若玄功”全力拍出,将箭完全挡住,身后御林军长矛齐飞,将城头守军射倒一半。
  云天翼身形再起,双掌再度运足劲气,轰!的一声将城门推倒,一队人马疾冲而出,以全速奔向眉城。
  眨限已奔至眉城,身后尘灰漫天,云天翼知英世杰已带人追至。
  云天翼带队冲入眉城,眉城城门立关,云天翼清查人数,见只折了入骑,城上副将立刻奔下,向皇上见礼。
  云天翼知英世杰将至,他命副将送皇上与公主去将军府,他带着御林军上了城楼!
  英世杰带兵而至,英世杰向云天翼道:“赵昆,你快开城门,你义兄马鹏飞在我手中,你不开我就杀了他!”
  云天翼笑了笑,道:“英世杰,你当点心,我义兄在你手中我还有些顾忌,如果你杀了他,我会叫你想死都不能,你是知道的!”
  英世杰一心想一举成功,谁知半途云天翼自宫中护着皇上、公主二人杀了出来,使他心中对云天翼更加胆寒!
  他听云夭翼如此说,心中也不能不怕,他不敢杀马鹏飞,否则,他自己也活不了!
  英世杰只自已要攻城,那是梦想;即使云天翼开了城门,自己都不敢冲进去。
  他心想只有回去和陈国相商量了,他默默无言的带兵离去!
  云天翼抬头看了看天色,已近午时了,他自己关在房中一连练了两天两夜的剑了,今夜就将离此而去,这儿事情尚未解决,他该怎么办呢?
  他微觉疲乏,见副将已回,他带了柳林军往将军府疾去!
  到了将军府,云天翼命令御林军一半休息,一半保护将军府,他一人独自向府内走去。
  进入府中,见皇上与公主全在,马鹏飞的夫人,马小虎,马月仙全在一堂,各人面上各现忧容。
  云天翼进入堂中,各人对他的眼光也均不同,云天翼向各人见过礼,皇上问他问道:
  “英世杰退兵了吗?”
  云天翼道:“他暂时退兵了,但马将军在手中,也不宜相逼!”
  皇上点了点头,道:“以赵将军的意思如今该怎么办?”
  云天翼低下头道:“此事内因微臣防护不周所引起,愿独自往天城,救出马将军,别的就好办了!”
  公主大声道:“那怎么行,你一个人,而且你也很累了!”
  马月仙看了看公主,低下了头。
  云天翼默默无言,他确实有些疲乏了,他这两天一直在苦练回天七绝式,他想起了天眉双剑,又想起了马月仙的师傅,他奇怪他们怎么对此事不闻不问!
  皇上看了看云天翼,道:“英世杰一时也不敢将马将军如何,你确实累了,去休息好了再说吧,也不急在这一时。”
  云天翼苦笑了笑,到今夜为止,不过只有几个时辰了,如何能说不急,他抬头道:“此事对我来说,急如星火,我现在就去了!”
  皇上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云天翼起身大踏步而去,马月仙突道:“赵将军!”
  云天翼身形一顿,回身看看马月仙。
  马月仙道:“我师傅前日来过,你的事她不说我也是知道,你不用着急休息一下罢!”
  云天翼想起了那道姑问他道:“你想要月仙替你求情吗?”他笑了笑,道:“没关系,我不会象你们想的那么累。”说完转身离去。
  马月仙看着他的背影,低下了头。
  公主也凝视着她。
  云天翼出了将军府,他骑上了马,单人直向天城奔去!
  他突然听见一个声音,自远方传至,他呆了一下,回头一看,一只大青鸾飞在眉城之北,正是断崖之所在,他呆住了,原来无名老尼已追踪至了,他计算日期,一年之期已届。
  云天翼突然恍然,天眉双剑与马月仙的师傅都没现身原来如此,他觉得时间更紧迫了,他策马飞奔,瞬眼已至天城。
  天城城门尚未修复,他策马冲入,守门的兵士轰然逃散,大声乱叫着。
  云天翼带转了马,他知道英世杰在那里,一排盾甲冲至,他一拉马直冲而过。
  一阵箭雨射至,云天翼双掌急挥,以“般若玄功”将箭震退,将来人全部震开,冲开一条路,直冲向相府。
  将至国相府,他忽听一阵竹哨声,竹哨声一响,相府门口涌出一群蛇,有大有小,不下数百条。
  云天翼怒哼一声,他回目而视,见国相府的一棵树上躲着一个白衣人。
  云天翼身负绝世神功,那会惧这些蛇,但他对这驱之人却是恨极,他微一提气,身形凭空提起,如闪电般向白衣人射去。
  白衣人吃了一惊,翻身由树上向地面跌落。
  云天翼身形掠过相府高墙,他单掌凌虚按下,那白衣人哼了一声,被他这一掌震死。
  云天翼身形不停,直冲入国相府中,他刚一进入屋内,又是一排箭弩射至,云天翼挥掌拍开,但他身形不由一顿,停了下来。
  一个声音在屋内叫道:“赵昆,你不许进来,否则你义兄马上没命!”
  云天翼向屋内看去,见有两排箭手站在那儿,弯弓正对着门口,弓箭手之旁站着正是陈国相与英世杰。
  英世杰也拿了一张,正对着马鹏飞的背心,只要他微一松手,马鹏飞就立刻丧命当场!
  云天翼呆了呆,他抽出长剑,心中暗暗沉思着。
  英世杰凶狠的道:“快退,否则马鹏飞之命不保!”
  马鹏飞叫道:“天翼别理地,他杀我,你杀他替我报仇就可以了!”
  英世杰冷嘲道:“马鹏飞,你舍得吗,你家中有娇妻幼子!”
  云天翼大声道:“英世杰,你敢动他一根毫毛,我立刻叫你死得比他要惨百倍!”
  英世杰心中一楞,云天翼右手一挥,长剑如闪电般的射出,英世杰一箭,右手一松,想射死马鹏飞再自杀,但一箭射出,箭头已被云天器长剑削去。
  云天翼长剑出手,身形跟着扑去,两排弓箭手一齐放箭,云天翼双掌将那些箭支震落,弓箭手纷纷逃散。
  云天翼心不在此,转眼见英世杰正向屋内逃走,他见马鹏飞委顿地躲在地上,他不敢追英世杰,想他迟早必死,不急一时!
  他解开了马鹏飞的绳索,自地面拾起长剑,又拾了一剑递给马鹏飞!
  马鹏飞道:“老弟,幸好是你,如果我是你,不知如何了!”
  云天翼知道:“大哥快别客气了,我们赶快突围罢!”
  二人手提着到直往外冲,兵卒见云天翼出入如无人之境,如今马鹏飞又已脱险,谁敢再拦,二人骑上马,出北门直奔眉城!
  入了眉城,城楼上守兵见二人平安归来,一齐欢呼!
  马鹏飞有些不好意思,二人策马直奔将军府。
  入了府中,皇上早已闻讯,他高兴得站了起来,说不出话来了!
  马鹏飞上前拜见道:“臣力不所及,落入英世杰之手,几乎误了大事,望皇降罪!”
  皇上笑道:“此事料所未及,既已平安归来,就不必言罪了!”
  云天翼笑道:“如今将军回来,一切可迎刃而解,微臣有一些私事未了,要出外一行。”
  公主急道:“你这么累了,还有什么事,不可以待到明天吗?”
  云天翼道:“此事十分紧要,如今已嫌稍晚,再不去,就不知如何了!”
  马月仙道:“怎么,赵将军现在就走吗?”
  云天翼知她误会了,他微笑摇头道:“不知,但令师也一定在那儿,也许就不回来了!”
  公主心中大急,不由脱口道:“怎么,你要回中原去了!”
  马鹏飞惊道:“什么!天翼,你是……”
  云天翼笑道:“事非得已,如今必须走了!”说着向众人一揖,转身向外走去。
  皇上也觉得意外,但他无法阻止,他开口道:“赵将军,如果你愿意,天眉国永远欢迎你来!”
  云天翼回身相谢,拿起了随身衣物,向外走去。
  众人都觉得意外,没有一个人说一句话,只有目送他背影消失!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