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飞云驰月录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风淡云飘一怪现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五十六章 风淡云飘一怪现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5/2
  云天翼目视着红发老祖的背影消失在林中,他心中思潮起伏,万千思虑萦绕在他脑中,红发老祖其人,他是知道得非常清楚,他是不择手段的,自己明晨如去碧血谷,不知他会安排下什么毒计!
  但能不去吗?那是不行的,马月仙在他手中,不知会遭到什么后果!
  云天翼沉思着,他觉得自从出师至今,简直没有一日是安宁的,时时是处于四面杀机之中,事事都需要费尽心力。
  突然他身后一声轻响,云天翼心中微微一惊,经验告诉他,身后来是武林一流高手,这一声轻声只是对方通知他的信号罢了。
  云天翼缓缓回首,一条淡灰色的人影飞跃而起,自林上如一缕轻烟般一直奔去。
  云天翼不知来人是友是敌,但见来人如此情态,必是要自己追上去,他心念忽动,略一思虑,身影一起,直奔而下,追了上去。
  那灰衣人武功也非等闲,他在前面一直与云天翼保持一段距离,向前飞奔着,好似引诱云天翼追上去。
  云天翼见那人身形,知那人武功并不比自己差,但并未全力使出,他也没有将武功全力使出,也和那人保持一段距离。
  灰衣人直奔而下,二人一先一后,眨眼二人已奔出五里余,那人身形突然在一个林中消失。
  云天翼心中暗暗觉得,那人既然引他至此,为何隐而不现呢?另有什么原囚呢?
  他想着,身形略一缓疑,直追而下,追至树林前,风声悄然,杳无人踪!
  云天翼穿入林中,只见一棵树枝上挂着一张纸条,云天翼伸手摘下,只见纸条上写道:
  “不若传闻之甚。”
  既无上款,又未署名,云大翼看了不觉淡淡一笑,收入怀中,心中暗想自己并未奋力追上,否则不知有什么后果,或许又是一场麻烦,他想着将纸条缓缓收入怀中,向四周看了一眼。
  树林稍右,一条小溪向外流去,他心中微感紧张,忽然发觉自己在追那灰色人之时,不知不觉追至了红发老祖所说碧血谷之口了,不知红发老祖知不知道自已来了。
  云天翼刚想到这里,红发老祖已现身在谷口。
  红发老祖笑道:“你到心急,我约你明天到,你居然今夜就来了,不觉得太危险吗?”
  云天翼抬头看了看天色,已是夕阳西斜之时,天色就要暗下来了,转念思及道:“自己早些见了马月仙早好些,而且或者红发老祖此时尚未布置好,自己或可占些便宜!”
  想着云天翼道:“我现在能见她吗?”
  红发老祖笑道:“这有何不可?你跟我来!”说完领着他向谷内走去。
  一面走着红发老祖一面笑道:“当年三十六名武林中流高手就在这谷内无一人生还,碧血谷因此得名,谷中步步杀机,你可要当心一些,否则只怕是有入无出了!”说时面含笑容,了地敌意。
  云天翼心中暗自感觉着,既然红发老祖敢如此说,自然他一定有必胜的把握,红发老祖其人如何,他早已知道,红发老祖虽然武功不及毒心神魔,但他心胸较毒心为宽,颇有容人之量,这也是他当年成为邪道中第一人原因之一!
  他走入谷内,向四面一望,四面全是碧草,清秀至极,并无一丝杀气,谷中有幢石屋,远远地呈现在眼前。
  红发老祖含笑道:“马月仙师徒都住在石屋之中,你可以去见她们!”
  说完目光微微闪动,又道:“我失败在你手中好几次了,我一生可以说还没有真正失败过,希望我这次成功才好!”
  云天翼淡然一笑道:“你将失败或者成功你马上就可以知道了,何必如此计较成败呢?”
  红发老祖笑了笑,向后退去。
  云天翼向四周看了看,他还不出有任何迹象现出谷中是杀机四伏,但红发老祖决不会骗自己,那也不可能。
  他想着,缓缓向前走去,双目不时四面扫视!
  云天翼才走了十余步,他突然觉得一件惊人的事发生了,他发现地上的碧草并非普通的草,那些草竟如小蛇一般,将他双腿裹住。
  云天翼心中微惊,但以他这种武功并不惧怕这些蛇草,他暗将内力运至双脚,蛇草意裹愈紧,云天翼暗运真气猛震,以为这些蛇草一定一震即断,但事实则与他所想的相差太多,那些蛇草仅稍微一松,又再次裹紧。
  云天翼心中大惊,这些草就是铁打的也断了,但现在却纹风不动,这不由使他大惊。
  云天翼正感束手,更惊人的事又再发生了,草丛中突然现出一只只碧绿的蜘蛛和草丛颜色一模一样,以致使云天翼在先前根本无法发现,此时出现使云天翼感到意外的惊恐。
  云天翼回目望去,碧草之上,似乎全布满了,每只蜘蛛都有巴掌大小,看上去都非常可怕!
  云天翼心中有数,知道这些蜘蛛必是含有剧毒,自己脚正被裹住,只怕对这些蜘蛛不易抵挡。
  绿蜘蛛飞扑而起,一只只扑向云天翼。
  云天翼心中大惧,玉箫疾出飞扫,劲气过处,那些蜘蛛全被扫落。
  回天七绝式展开,玉箫斜出,一片劲风弥漫在空中,那些绿蜘蛛没有一只能够接近云天翼身旁的。
  云天翼心虑疾动,他不知道如何应付才好,回天七绝式是内家绝顶剑招,使出来非常吃力,他势必不能永远这样下去,但如果他招式过缓,则立刻就会感于到那些绿色蜘蛛的威胁。
  眨眼已过半个辰,云天翼心念突及马月仙师徒二人怎么被放入谷中的呢?当年那幢巨石室是怎么造的呢?必定有他途可以进入谷中,或者说另有他法可克制这些蛇草及蜘蛛。
  他想着,心中暗思对策,目前切身问题是必须先自救,他有些后悔为什么不考虑周详一些就冲入谷中,现在唯一方法就是先退出此地!
  云天翼思潮起伏,他玉箫突而由守变攻,一排绿蜘蛛被他全数震飞,玉箫飞攻,连逼三招,反手玉箫向那蛇草根上划去。
  那些蛇草好似枯萎一般,立刻卷缩,云天翼想不到居然一举成功,他心中大喜,长啸一声,拔身退出蛇草边缘。
  谷中又见一片平静,毒蜘蛛乍失目标也全部藏入草中。
  云天翼仔细看还是可以清楚的看出草中藏有毒蜘蛛。
  先前被他击得卷缩的草,此时又已清醒,若无其事的摇着。
  云天翼目光闪动,他看了看谷中形势,若走出谷口,其蛇草对他的威胁则大减,他也可以省去不少麻烦了。
  云天翼想了一会,也觉得在别无他法之前,此法或可一试,他微一考虑,身形飞起,一直向山头奔去。
  他刚一上了山顶不由吃了一惊,山顶上是一连串的蛇,满山都是,使他几乎寸步难行。
  云天翼随手用玉箫挑开身旁的几条蛇,一面沉思着。
  事实已摆在面前,山顶比起谷中来好不了多少,而且这只是一开始,到底是否还有没有别的,还是未知数。
  他不知道为什么在这谷中有这么多的毒物存在。
  云天翼正在想着,突然群蛇纷纷逃窜,躲入石缝之中,云天翼目光闪动,前面已出现一条怪蛇,那条蛇有五六尺长,身体细长,头扁平而大,好似木似的,全身都是枯黄色。
  那条怪蛇一现身就一阵风向云天翼游去。
  云天翼从未见过这种怪陀,他心中不由微微警惕着,不敢太大意。
  怪蛇即将游至,云天翼玉箫在半空中划了半个圆圈,向那怪蛇双眼之间击去,云天翼心想任何东西双目之间必是要害,你除非闪躲,否则就非退不可了。
  那怪蛇长尾微拍,身体如箭一般直射而过,一直向云天翼射去,身体和玉箫就在一线之间闪过。
  云天翼想不到这怪蛇竟能对他发出的招式如此轻易躲过,而且还趁隙攻入,不要看这怪蛇看起来好似漫不经心,好似对云天翼非常轻视,实际上却是早已有周密的计划对付云天翼了。
  云天翼冷哼一声,他自不能示弱,他玉剑弹起,剑尖直点几那怪蛇腹部,他心想这次看你如何闪躲。
  怪蛇好似已有警惕,它身形一恍,闪过云天翼玉箫这挑之式,直冲而上,射向云天翼喉间。
  云天翼也知这一挑不能奏功,但借这怪蛇一恍之时,他左手前三指疾起,向那怪蛇迎去,欲一举而获。
  怪蛇身在半空中,直射向云天翼,眼看就要投入云大翼双指之中,突然它身形一震,长尾飞扫,翻回向云天翼拍去。
  云天翼已占上风,那会如此轻易被制,他左手一收,右手玉箫也已收回,身形微迟,玉箫再次攻出,这次还是向那条怪蛇双目之中攻去。
  那条怪看出云天翼攻击之中,招势已蓄势未发,哪敢贸然再上,急忙收形一回。
  云天翼与那怪蛇一齐后退,双方均已探出对方的实力,没有谁再敢贸然而上的了。
  那怪蛇身形落地之后,绕地游走,好似非常悠闲一般,云天翼知它是在准备再次进攻,他也在沉思制敌之法,身为当代武林高手,而且是回天七绝式的传人,怎能连一条蛇都制不住?
  云天翼一面沉思着,一面双目紧盯着那怪蛇,那怪蛇的身形是如此快速每捷,如果自己真能一下击中它,那想也不用怕它。
  但要如何才能击中呢?
  无数个念头在云天翼脑中闪过,但那些方法均被拼弃。
  怪蛇突然再次窜起,一直射向云天翼右手手腕。
  云天翼突然受到攻击,他玉箫一沉挑起,向那怪蛇头部击去,但他心知这一招一定不可能击实。
  那怪蛇脑部一沉,好似不顾一切似的直冲而上,向云天翼手腕咬去。
  云天翼突然觉得那怪蛇的举动有些怀疑,他不相信一条如此凶狠的毒蛇,会用出如此愚蠢攻击法,除非它真是没有办法了,但也不会轻易如此硬拼,如此他只要随便一招就可逼退它,再上击,便立刻可以抢占上风。
  但事实上不容云天翼做更多的思考,他随手出招,玉箫横击向那怪蛇。
  那怪蛇长尾倏掉,闪电似的将云天翼手中玉箫卷住,跟着身形一挺,如一支利箭般地向云天翼喉门射去。
  云天翼大吃一惊,如此一来,逼得他非撤手不可,他心知如果此时撒手,那非落败不可,他那有如此轻易的撒手,他右手玉箫一震,欲将那蛇震开。
  那怪蛇身形一颤,但并未被震落,又一挺身形向云天翼喉门咬去。
  云天翼左手已抬起,左手食指闪电似的向那怪蛇脑部弹去。
  那怪蛇好不容易得了这么一个好机会,那肯如此轻易放过,但云天翼食指已伸到,他又不能不躲,只有想叫一声,头一斜闪过。
  但这一来,先机立失,云天翼食指弹出后,玉箫又随手迎上,向那怪蛇七寸之处夹。
  那怪蛇不得已,只有放弃了攻云天翼喉门的企图,它头一低,沿玉箫而上,向云天翼右手攻去。
  云天翼心念微动,他已知目前形势中只有弃箫一拼了,他可不愿如此轻易的弃箫,他猛提中气,长啸一声,玉箫随手抛起,如闪电般飞旋直起,向云霄中飞去。
  他抛出玉箫时,暗将内力注入,向怪蛇震去,心想无论如何不震落你,你也受不住这旋劲。
  玉箫直飞而起,没入云霄之中,又落回地面。
  玉箫尚未落地,那条怪蛇已弹出,一直射向云天翼到颈中。
  云天翼心中微惊,他没有想到这怪蛇居然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居然不但没有受损,而且身形还是如此矫健。
  但他不知那怪蛇也有哑子吃黄连一般,有苦说不出,一上一下之间,若不是它及时全身摆离玉箫,只用尾稍微勾住,否则也不知现在在那里了,它也是有些吃不消了。
  一下来就挟怒而攻向云天翼。
  云天翼双掌含“般若玄功”推出,将怪蛇逼开。
  那怪蛇身形落地,绕着云天翼急走!
  云天翼手中玉箫已失,目前要想取胜,只怕不易,这蛇也太灵敏了,太不容易对付,但逼于情势,也只有尽力求胜了,他思考起伏,目前唯一能取胜的机会是能在互相闪攻之间击中那怪蛇的要害,但他手中有兵器之时都没有做到,如今双手空空,谈何容易!
  他双目凝视着那怪蛇,那怪蛇正毫不在乎的直逼而前。
  云天翼灵机微触,他忽然记起在千佛洞中遇到的百毒老人,还有小白蛇,及灵蛇步,若他也会灵蛇步,此时用来对付这怪蛇不是正好吗?
  他想着,当时在千佛洞中被百毒老人进攻时一幕幕又自他脑中闪过,但是,欲是那么模糊,在印象中甚至连人物都变化得模糊不清,但面前的怪蛇皆如闪电一般逼近了。
  云天翼不及思考,急忙一掌击出,怪蛇一闪而过,身形一晃,一直向云天翼背心击去。
  云天翼脑中突然浮现出很清晰的一幕,小白蛇自洞中飞出向他袭击那一幕又向浮现他脑中,他不再思考,身形微侧,身如灵蛇,在分毫之间闪过那怪蛇一击,同时右手食指中二指直剪那怪蛇颈间七寸之处。
  那怪蛇想不到云天翼会有这种诧异的步法,它当场匆促后退。
  云天翼一招成功,立时局势大变,他凭心中印象,再以灵蛇步上逼,向那怪蛇逼去。
  那怪蛇好似认得这灵蛇步,而且非常惧怕,怪蛇叫了一声,一立向后退去,退了一丈余远,立时盘起蛇阵,严阵以待,再也不敢有丝毫轻视之意存在。
  云天翼见那怪蛇盘起了蛇阵,他也不敢贸然上攻,他知对方以静制动,自己对灵蛇步所会的也不过是记忆所得,皮毛而已,如果多使,反而要被它看出破绽,那更不好。
  云天心念微转,决不再进攻,他缓缓向玉箫走去,好似对怪蛇丝毫不再意一般,连眼角都不撇一下走上前去,将玉箫缓缓拾了起来。
  那怪蛇凝视着云天翼,但在新败之余,不敢贸然而前,也不知云天翼是否是诱敌之计,若蛇阵一撤,云天翼挟威而攻,只有眼看着云天翼将玉箫拾起,而不敢再动一动,不敢想攻击。
  云天翼拾起玉箫,回首凝视着那怪蛇,他能就留在此,谷中还有马月仙困在其中,也必须闯过去。
  心念急转,暗思着取胜之法。
  突然远处一声叫,那怪蛇好似有什么大事发生一般,身形直竖而起,好似在倾听着。
  一连传来好几声,那怪蛇好似异常紧张,立刻转身向来路游去,眨眼便消失。
  云天翼心中微感奇怪,一时之间也忘了攻击那怪蛇,让它轻易离去。
  他心中想到,到底是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了,竟然如此紧张,他极目四望,四周原先尚可见一些蛇影,现在却丝毫不见了!
  云天翼正欲起身奔向前去,忽然一阵清香飘至,简直醉人之至,他立刻感觉到或者是有什么灵草快成熟了,否则不可能如此!
  他身形疾起,直奔向前,见山顶上毒蛇竟然一条也不见了,简直是奇怪之至,云天翼心想可能都去欲夺灵草了。
  云天器转头向谷中看去,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一阵清香拂至,一片蛇草全部躺下了。
  云天翼心中大怪,他身形飞落,落入谷底,那一片蛇草居然全部瘫了,一动也不动的躺在地上。
  那些碧色的蜘蛛也如死了一般,全部躺下了。
  云天翼心中大感奇怪,不知是什么东西,竟然如此厉害,他微一迟疑,身形直冲而下,冲入谷中,向那幢石屋冲去。
  才冲出一段路,突然前面一阵轻微的声响响起,一只奇大的红蜘蛛自草丛中立起,一双火红的双目凝视着云天翼。
  云天翼大吃一惊,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这么可怕的怪物,不由退了一步。
  那红蜘蛛双目凝视云天翼,一步步缓缓向云天翼逼去,好似对云天翼立刻就要攻击似的。
  云天翼定了定心神,横箫凝立,注视着那红蜘蛛。
  红蜘蛛向前逼了两步,身形突然弹起,飞身而上,一根血红的蛛丝如飞练般向云天翼绕去。
  云天翼哼了一声,身形急闪,躲了过去,他心中已有却意,但马月仙在石屋之中,此时不去何时去?
  他咬了咬牙,玉箫斜点,直点那红蜘蛛腹部。
  红蜘蛛身形飞落,落至云天翼身后,带着蛛丝向云天翼绕去。
  云天翼身形欲起,那红蜘蛛好似早知云天翼有这一着似的,立刻又腾起了蛛丝在半空中飞扬,向云天翼落下。
  云天翼立时感到,如果他再不脱围,那么他可能再不脱出蛛丝之困了,而这蛛丝必蕴有奇毒,稍一沾身就必死无疑。
  他不再犹豫,轻啸一声,玉箫攻出,一招“鹤飞云霄”,一缕白光直冲而起,云天翼全身劲气随式攻出。
  刹时间,劲气漫空中,红蜘蛛被迫后退,云天翼飞闪而出,他身形在半空中飞绕半圈,向前飞去。
  红蜘蛛怪叫一声,身形突然一涨一缩,如闪电一般直追而上,一片蛛丝撤下,阻住了云天翼的去路。
  云天翼去路被阻,只好再后退。
  红蜘蛛落在云天翼之前,又再暴涨蛛丝全被他再度吸入腹中,双目盯视着云天翼一丝也不肯放松。
  一声狂笑传出,红发老祖如飞赶至。
  云天翼不再回头,闻声即可知来人是谁,他心中暗自准备着,他想不到红发老祖又会倏忽而至,不知其来意如何,如此他来此与自已作对,那真是不好应付,自己到要多小心才是。
  红发老祖大笑说:“你真是好运气,居然来得正是时候!”
  云天翼心意微动,想在碧血谷中必定还有秘密在其中,红发老祖可能也是闻香而至,其为意不想可知,是为了某件东西。
  但他的目的可不在此,他目的是进入石室之内去救月仙师徒,他微一沉思,道:“这红发蜘蛛有何法可克!”
  红发老祖冷哼一声道:“当年三十六名武林高手死在他手中,只怕当今无物可克!”
  红蜘蛛盯视着二人,欲起还至。
  云天翼心知必定不会是真话,如果以是如此,红发又何必现身呢?只怕他是有为而来,而且想利用自己罢了。
  红发又道:“但马月仙在石屋之中,你想一想,她为什么可以进去,或者你可得到一些头绪!”
  云天翼知不知红发老祖说这话的意思,他默默无语,心中暗暗在思量着,应该如何才是!
  又一条人影现于谷中,云天翼微微侧目,心中微惊,来人正是当年曾欲得九天朱果被笑和尚引开的漠北一怪,久已不见,想不到他竟然又突然在此出现,不知其来意为何!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