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飞云驰月录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天外来鸿无名出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五十七章 天外来鸿无名出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5/2
  漠北一怪现身场中,他双目扫了场中人一眼,嘴角泛起一丝冷冷的笑意,好似并不把二人放在眼中一般。
  红发老祖看了看漠北一怪一眼,他心中也微微惊恐,漠北一怪也有他的本领,他既然得讯来此,可能也并非贸然来此,再自他面上表情看来,相信也一定有制服这红蜘蛛之法,这漠北一怪并非不认得自己,并不可能对自己会如何轻视,除非是有恃而来的。
  他目光微微闪动,笑了笑向漠北一怪道:“想不到你也来了!”
  漠北一怪傲然地看了三人一眼,一声不响向对面冲去。
  漠北一怪身形向那红蜘蛛逼去,那红蜘蛛怒目含视以待,漠北一怪丝毫不惊,好似成竹在胸,身形一直向前冲去。
  红蜘蛛飞身扑上,一根血红的蛛丝似朱练一般,向漠北一怪缠去。
  漠北一怪低啸一声,身形盘空飞起,向红蜘蛛顶上飞过,直向谷中飞去。
  红蜘蛛早蓄势以待,他好似早就知道漠北一怪这一招似的,他一击不中,身形腾空而起,飞也似的追了上去,十余根蜘蛛丝自他身上发出,如一蓬丝线一般,向漠北一怪前头罩下。
  漠北一怪轻哼一声,右手一起,一蓬白色的粉末向他手中飞出,如一阵轻烟似的,反向那红蜘蛛喷去。
  红蜘蛛好似非常惊怕,急忙问后飞退三丈。
  漠北一怪回首向红发老祖与云天翼二人冷冷一笑,转身向谷内奔去。
  红发老祖不待漠北一怪转身,他身形早起,又箭一般直冲而上,向漠北一怪身后近身击去。
  漠北一怪怒哼一声,反掌向红发老祖虚迎而上,他自知一个红发老祖已是不好对付,再加上云天翼,自己万万不是对手,如今药粉尚飘扬在空中,红蛛定然不敢进退,若二人合手,自己就全功尽弃了。
  云天翼目之所及,心念急转,如今局势已成如此,二虎相争,正是自己窜入的好机会,若再稍待,只怕药力一散,红蛛再度上击,自己三人合力都很难对付他,想着,他身形疾起,向前冲去。
  漠北一怪虚迎一掌,身影借此一掌之力,向谷内翻去。
  但他乍见云天翼如飞奔入,他以为云天翼目的与他相同,他心中大急,急忙横身拦住云天翼。
  红发老祖想趁机窜入,但若要直接向谷中冲去,必须先闯过二人,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他微一沉思,身形立起,双掌疾出,向云天翼背心致命要穴击去。
  云天翼身形乍起,已是腹背受敌之势,他不及思考,身形一侧,双手齐出,以左右开弓之势向双方迎去,掌形乍交,他身形飞退,闪过二人合击之势,心想使二人再度合掌,以使自己脱困。
  谁知红发老祖这招只足虚招而已,掌势初交,他身形已飞也似的向谷内冲了进去。
  漠北一怪一时不防,红发老祖已向谷中冲入,他心中大怒,又飞身追上。
  红发老祖一招逞能,身形直冲而入,将漠北一怪弃后不顾,他心中微喜,以为这次自己可稳操胜券了。
  但青鸾突现,一声鸾鸣自半空中传至,无名老尼突然现身,自鸾背飞落,落至红发老祖身前。
  云天翼见无名老尼突然现身,他心中不由微惊。
  红发老祖心中更是惊怒交集,心中暗暗骂道:“又是这个老怪物来了,每次自己将要得手之时,总是她要来插上一脚!”
  但无名老尼既至,也不见如此轻易可以打发的,他只有止住脚步。
  无名老尼向三人笑了笑,道:“你们三人都想千年茯芩吗?只怕你们三人之中没有一人有资格!”
  红发老祖冷冷一笑道:“帅太也要伸手其中吗?”
  无名老尼漠然道:“我既来此,你们三人就退出碧血谷好了,此地没有你们的事!”
  红发老祖忍住一肚子怒火,强笑道:“师太一人能应付那怪物吗?”
  无名老尼冷然道:“我的事用得着他人过问吗?”
  漠北一怪虽知无名之名,但今日一见,也并非武林高手之态,且能度狂傲得使他无法忍受,他冷冷道:“你想独占,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
  无名老尼回首道:“你是谁?”
  漠北一怪怒心狂炽,无名老尼话语之中轻视之意表露无遗,他再有修养也无法不争这一口气了,他狂笑道:“我是谁?我就是我,你一人想独占千年茯芩,那简直是妄想!”
  无名老尼双眉微挑,双目之中杀气隐现。
  漠北一怪心中微却,但另一种力量支持他继续反抗道:“红蛛立刻就将冲过来,我看你有什么方法可以制服它呢?”
  无名老尼冷冷侧首,那红蛛已缓缓向四人逼至。
  无名老尼看了那红蛛一眼,冷笑道:“你以为天下只有你能制服他吗?”说完缓缓向那红蛛来处逼至。
  漠北一怪冷冷看着无名老尼,他心中暗想红蛛岂是如此容易收拾的,我到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办法可以收拾红蛛的。
  红发老祖见无名老尼突然出现,他心中微微惊恐,但暗忖自己三人若联手,那岂怕无名老尼,尤其是回天七绝式,在他看来,绝不稍逊无名老尼多少,再加上自己二人,无名老尼是非败不可,但必要的是自己三人怎么才会联合,三人都是死对头,难免不互相勾心斗角。
  云天翼心中直想着如何才能冲至石屋之中,看看马月仙师徒是否真在其中!
  不知她们三人是如何被送进去的,红发老祖为什么能送他们进去,而现在却不能进入谷中。
  红蜘蛛缓缓向无名老尼逼去,无名老尼凝神以待,她也不敢对这红蜘蛛太轻视,她既然来此,自然也不会是贸然而至,自然也有所恃而来。
  红蛛缓缓向前逼去,他似乎看出眼前来人不易对付,也不敢太大意,不敢直接冲上去。
  无名老尼双目凝视红蜘蛛,她出缓缓随着脚步向那红蜘蛛逼去。
  红蜘蛛停住脚步,他似乎没有看见居然有人向他逼进,不知来人真是有十成的把握,或者是吓他的。
  无名老尼嘴角撇起一丝冷笑。
  红蜘蛛双脚一合,身体直飞而起,又一分,向无名老尼头上降下!
  无名老尼作势欲向左闪,红蛛抛出一根红丝,直向无名老尼去向截去,无名老尼又欲向右去,红蛛又抛出蛛丝。
  无名老尼身形飞闪一直奔了几个方向,跟着一直向红蛛扑去。
  红蛛一直抛出蛛丝欲拦无名老尼,此时突见无名老尼直向他扑至,他不由一呆,来不及思考,身形直扑向无名老尼。
  无名老尼左手自袖中突然伸出,一道青色光芒一闪,断玉匕飞射而出,直向红蛛双目射去,她本人身形一闪,右手长剑疾出,一道剑气激射而起,断开蛛丝,身形直闪而出。
  红蛛乍受突袭,来不及闪避,断玉匕自它双目之中射入,它怪叫一声,无力的倒地死去。
  无名老尼身形飞闪而出,面上带着微微的冷笑,但不由也吓出一身冷汗,刚才她那样对付红蛛的方法也太冒险了一些,若一击不中,身上稍沾一些毒丝,自己也就难逃一死了。
  漠北一怪目击无名老尼大显身手,他不由自主的冷汗直冒,无名老尼以此等身手,何愁区区一个自己,自己焉能她一战。
  红发老祖在旁,斜目看着无名老尼,他已猜出漠北一怪此时心中所想的,他知如果他帮漠北一怪对付无名老尼,漠北一怪一定会感激不尽的,但目前主要的是如何才能使云天翼加入自己一方。
  他斜目看了看云天翼一眼,淡然向无名老尼道:“你刚才用的可是断玉匕吗?”说毕看了看云天翼一眼,他想间接挑起云大翼与无名老尼之间的战火,自已再在适时加入,如果不成,自己也不会弄得灰头土脸,而可以全身而退。
  无名老尼回目冷冷看着漠北一怪,突闻红发老祖此语,那会不知红发老祖的用意,她回头冷冷看着红发老祖。
  云天翼自然也知红发老祖的用意,他淡淡一笑,见红蛛已死,如果无名老尼与红发及漠北一怪缠战在一起,那可不就便宜了自己了吗?
  无名老尼道:“我要你们全部退出谷外!”
  红发老祖见云天翼丝毫不动声色,无名老尼已正是翻了脸,他淡淡一笑,向云天翼道:
  “你愿意退吗?”
  云天翼缓缓笑了笑,他知红发老祖推自己下水,他自是不愿退,如果他直说,那不就好象与红发老祖站在一起了吗?他已看出无名老尼对红蛛时,并不如往前身形敏捷,他笑道:
  “看情形再说!”
  红发老祖心中暗骂云天翼刁滑,冷哼一声,他向无名老尼道:“对了,我们看情形而定。”
  云天翼冷冷看着红发老祖,红发终于还是把他与他们拖在一起了,好似逼自己与他们走上一条路。
  无名老尼扫了三人一眼,她自知内伤未愈,此次来夺千年茯芩也是为了治疗内伤,她也不愿树下一个象云天翼这般强敌,三人合手,自己是非败不可。
  她微一思索,道:“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看情形而定,现在退不退碧血谷?”
  红发老祖道:“现在吗?”说着看了看云天翼,他已感到无名老尼正在欲对自己三人各个击破。
  无名老尼不待红发再说,她先发制人,开口向云天翼道:“我有一事要找你,你留下,等他们二人出去后再谈!”
  红发老祖见无名老尼在拉云天翼,他心中微惊,如果无名老尼和云天翼言和,自己二人想出碧血谷都不容得,他心中知道此事非常可能,因为云天翼他们二人并不冲突,如果二人说明,很可能协议。
  但还是有一线希望,就是云天翼与无名老尼究竟是死对头,云天翼是绝对不希望无名老尼得到千年茯芩,无名老尼更是不会希望云天翼如愿,只有如此,才能使二人敌视。
  红发老祖心念微动之际,开口道:“你们两人之间的武功相差无几,谁能得到千年茯芩,定可稳为武林第一高手。”
  无名老尼轻哼一声,如果没有红发老祖与漠北一怪在场,她对云天翼是不放在心中的,如今红发如此挑拨,使如何答复都不好!
  云天翼淡淡笑道:“我来碧血谷并非为千年茯芩,我只是救人罢了!”他自知如果现在他也是千年茯芩,只怕毫无希望,自己既然为的是马月仙,又何必多事呢?
  无名老尼听云天翼如此说,她看了看云天翼一眼,见云天翼神态好似并非谎言,心中不由微喜,但云天翼的话也并不能完全相信,她不再防范一二,迟疑一会道:“这并没什么关系……”
  红发老祖不待无名老尼说完,他接口道:“没有关系,那不见得罢!”说完冷冷一笑,他心知局势再如此发展下去定是不妙,并非要有一个转变才行,必须使无名老尼与云大翼之间互相敌视。
  无名老尼听红发老祖如此打听她的话,而且带有冷嘲热讽之意,闻言她不由双眉微挑,目光之中杀气隐现。
  红发老祖敢对无名老尼如此,他自己已是胸有成竹,他接下去道:“你别太急了,云天翼是非入谷不可,不错,他是来救人,但你焉知他对千年茯芩会丝毫不起意?你如想此时对付我们,只怕不会如此简单,云天翼在此,人不会如此笨,你难免不有后顾之忧罢!”
  无名老尼看着红发老祖,这也是实情,她此时不可能不顾云天翼而来对付红发老祖与漠北一怪二人。
  她心中思考着,想得到一个两全之法,除非能使云天翼对千年茯芩不起意,那就有办法了。
  无名老尼沉思一会,向云天翼问道:“古屋之中有谁被关着?”
  云天翼沉吟一会,他知道无名老尼的意思,他心中实在不愿千年茯芩被无名老尼得去,但看情势,是非她莫属了,他向无名道:“一个朋友!”
  无名冷傲地扫了红发与漠北一怪,向云天翼道:“那我现在陪你入石室,到了那里。你领了你要救的人,立刻离开碧血谷,不再参加我们的争斗,你能办到吗?”
  云天翼笑了笑,道:“如此也好!”
  红发老祖心中大急,云天翼好似对无名老尼将要得到千年茯芩丝毫不关心,而且答应了无名老尼和解的条件,这样一来,自己与漠北一怪二人,立将陷入孤立这态,势必无法挽救,不知是否能有奇迹出现,使局势再倒转过来,否则自己是真的垮定了。
  无名老尼心中微喜,她所希望的如今将可以实现了,心想内伤一好,再加上功力大增,那怕你云天翼。
  她冷冷看了红发老祖一眼,回身领着云天翼向石室走去。
  红发老祖与漠北一怪二人不甘心,二人互视一眼,跟了上去,迟早也就是这么一回,不如自己上了。
  不一会已至石室,进入石室,石室中杳无人迹,云天翼一默,回首看着红发老祖。
  他心念微动,笑道:“怎么,没找到她俩吗?”
  云天翼以为受骗,道:“红发,你别掉花枪,她们两人到底是在那儿?”
  红发老祖笑了笑道:“这是且慢再谈,我们现在的事解决了以后再说!”
  云天翼怒哼一声,道:“你的意思是怎样?”
  无名老尼冷冷一笑,她知红发又想将云天翼拉过去,但她决不能让他如愿,自己成败在此一举,但云天翼居然因被救的人,不顾千年茯芩,自己现在有什么办法使他不向红发呢?
  她眼角瞥处,倏见壁角有一张纸条贴着。
  无名老尼突忆及红发老祖的神态,她知道事情并不会如此简单,那两人必是在此地,但现在已经离去了,就连红发老祖自己本人也或许不知。
  她冷冷道:“你说她俩并不在室中吗?”
  红发老祖道:“自然是不在,如果在我们现在应该可以看见她们才是,但是我们并看不见她们呀!”
  他已体会到必定有什么东西被无名老尼发现了,他自然也知道后果如何,他双目向石屋四周搜索着,他想知道到底有什么东西被无名老尼所发现了。
  云天翼也想到了这一点,如果马月仙师徒并不在此谷中,只怕红发老祖早就会用来威胁自己,也不用等到此时了。
  二人目光同时落在那纸条上。
  红发老祖一见那纸条,身形立刻飞扑而起,如果得到那纸条,照样可以用来威胁云天翼,甚至那仅仅是一张白纸。
  无名老尼长剑出鞘,道:“不许动!”
  红发老祖无可奈何,只好孤注一掷,他也长剑出鞘,向无名老尼势必迎上去,身形直冲而上,奋力欲夺。
  云天翼心念急转,他在想,究竟纸上会写什么呢?
  无名老尼挥剑拦住红发老祖,长剑再一翻,一片光芒照耀,剑气飞幻,直向他逼去。
  红发老祖被逼得一直向后飞退,他心中暗惊,无名老尼居然一上来就要下煞手,置自己于死地,眼前的剑气闪动,使他为之心寒。
  云天翼开始时静立一旁,见无名老尼出剑反攻,心念微动,忽然想到纸条之中是否有不可为外人所知之事!
  云天翼心念方及,身影一起,玉箫斜出,回天七绝式全力发出,直攻向无名老尼右身。
  无名老尼心中微惊,她没想到云天翼会突袭她,在她全力对付红发老祖之时,她不及抵挡,只有向左闪去。
  云天翼身形飞闪,那张纸条已落入他手中,他一看,只见上面写道:“欲知二女之去处,天南洱海边一行!”既无上款,亦无署名,字迹与他在林中所见的一样。
  云天翼呆立,他沉思着,这究竟是谁?他自小在天南长大,究竟是谁有这么高的武功,能在碧血谷中将二人救去,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也不知他找自己是为什么事?
  无名老尼见云天翼收到纸条,不出微哼一声,刚想发言相问,突然面色微变,好似静立沉思着。
  红发老祖和漠北一怪也同时静了下来,三人面上均现惊诧与愤怒之色。
  云天翼用头微皱,突然之间他也知道什么事发生了,那飘逸在空中的清香之气已经消失了,他立刻想到将有什么事发生了!
  云天翼念才及至,无名才尼与红发老祖三人一齐起身向他扑来,欲夺他手中的纸条,那纸条变成飞灰撒落,他身形不敢停在原地,一直向后退去。
  无名老尼怒哼一声道:“云天翼,你好大的胆子,竟与我作对,那纸条上到底写的是什么?”
  云天翼笑了笑,一言不发,他知马月仙与宝慈二人一定被救走了,而且来人顺手将千年茯芩也带走了。
  他思潮忽及一事,道:“我们再留在此地,只怕再也出不去了!”
  无名老尼等人自然也知此事,无名老尼说:“我没有什么关系,青鸾会带我出去,不用你为我担心。”
  红发老祖道:“师太,既然如此,我俩先迟一步,至谷外再候师太,共商对策。”言毕欲退。
  无名老尼突闻红发说共商对策,她道:“且慢,我们两人要去追来人吗?”言毕身形一返,注视着红发二人。
  红发老祖道:“师太有青鸾引路,难道要我俩坐以待毙吗?”
  无名老尼决不能让红发老祖离她先去追人,她冷哼向云天翼道:“你与一起走,出了碧血谷找你算帐!”
  红发老祖笑道:“师太不以为如此做太冒险了一些吗?云天翼并非好对付的,如果万一出了事,那怎么办!”
  无名老尼怒哼一声道:“这是我的事,不用你多管。”
  红发老祖见志未退,只得作罢,与三人出碧血谷中,谷中蛇草与碧蛛蠢蠢欲动,四人若再晚一些,只怕也难出去。
  才出谷口,无名老尼三人拦在谷口,向云天翼问道:“刚才留条子的人是谁?”
  云天翼心想如果此时无名老尼乘鸾而追,只怕来人不易逃脱,他笑说:“我也不知,纸条上并未署名!”
  无名老尼冷哼,她也知道乘青鸾飞追很可能追上,但若她有此意图,只怕场中三人定会一齐向她攻击,那么就毫无机会离去了。
  她又向云天翼问道:“纸条上到底写了些什么?”
  云天翼有意拖延,道:“我知道,但是可不能说出来,你不是可以乘青鸾追上去吗?”
  说着他抬头望着空中飞游欲降的青鸾。
  无名老尼心中益恶,她本意想趁三人不注意之时,乘青鸾而去,但是云天翼如此点明,她逞心的机会大减。
  无名老尼决心孤注一掷了,她必定要得到千年茯芩,无论如何也必须要得到,她不能再拖延时间了。
  红发与漠北一怪二人也注意到了,二人自知无望得千年茯芩,但二人都不希望无名老尼得到,二人一齐出剑,意态中显示出二人决心拦住无名老尼,使她无法乘鸾而去。
  无名老尼身形微侧,退了一步,冷冷望着二人。
  红发老祖笑了笑,道:“无名师太,如果你真要如此,那也未免太看不起我们了!”说着笑了笑。
  无名老尼冷哼一声,一言不发。
  她已感觉到青鸾盘旋在她顶上了,她身形微微作势飞起……
  红发老祖和漠北一怪双剑齐出,一片剑光耀目而起向无名老尼逼去,阻止她身形。
  无名老尼轻哼一声,她在意的并不是二人,而是云天翼,而如今不见云天翼袭来,她心中不由感到一阵茫然,而且还好似微微有些失望,她不知云天翼将在什么时候才下手拦截她!
  无名老尼心中微动,但红发与漠北一怪二人已攻至,她也不敢大意,长剑弹出,一片光芒向二人压去,她身形借势而起,直向青鸾背上落下。
  云天翼身形一起,回天七绝式攻出,直向她拦去。
  无名老尼怒哼一声,她长剑直攻而出,向回天七绝式攻去。
  剑势初接,无名老尼突感一阵惊异,云天翼在回天七绝式上的造诣,与功力之高,已远超过她所想象的,回天七绝式的功力好似一股无可匹敌的旋风一般,使她右手握住的长剑几乎被绞飞。
  无名老尼不敢怠慢,她剑势急变,连环三式使出,长剑如飞虹一般,闪耀着攻向云天翼。
  玉箫一变,幻为“淡连云影合”,欲拦住无名老尼。
  殊不知他一变式,无名老尼长剑飞起,云天翼守势已破,无名老尼已飞身而起,上了青鸾之背,飞也似的升空而去。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