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飞云驰月录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乍现金丸斗秀士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六十五章 乍现金丸斗秀士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5/2
  天色微亮,云天翼与痴云道长闵子玉三人在屋中找了一夜,再也没有发现蝙蝠老人的踪影,三人不觉微微有些气,如果蝙蝠老人一直避而不出,那么三人对他也真是有些无可奈何!
  阳光照入室中,云天翼向痴云道长道:“天亮了,现在或者可以看得清一些,我想去找找看,真不相信他有什么办法,能驱开我们!”
  痴云道长知自己受伤,闵子玉与云天翼二人相比,闵子王是差得太多了,自已二人和他在一起也会拖累了他,想了一会道:“如此只有麻烦少侠了,只是少侠也要多加小心,以免中计!”
  云天翼点了点头,又进入屋内。
  阳光射入屋内,屋中更显得残败破旧,木屋好似百年未修了,好些地方已出现欲塌的痕迹!
  云天翼走入木屋中,向四面打量着,在座中走了一圈,仍然没有丝毫发现,他心中不由微微失望。
  他回身正想出去,但听得身后轻轻一声哼声。
  云天翼心中吃了一惊,身形急转,而前那蝙蝠老人正冷冷看着他。
  云天翼望着那蝙蝠老人,心中微微有些惊异,他奇怪蝙蝠老人为什么先前一直避而不见,而此时却突然现身诱敌。
  蝙蝠老人冷冷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云天翼此时反而不知如何是好,他凝视一会,道:
  “你必须将石燕放出来!”
  蝙蝠老人冷冷看着云天翼,半晌才道:“你就是新近在江湖上成名的那云天翼吗?”
  蝙蝠老人冷笑两声,道:“更好,还算名不虚传,昨天我一时不小心,差一点上你的当,原来你是回天七绝式的传人!”
  云天翼不知蝙蝠老人此次现身的目的何在,他沉声道:“你知道就好,你也并非无名之辈,怎的无缘无故携走他人!”
  蝙蝠老人冷然道:“我三十年来,自问没有做过一件亏心事,我手下死了数百人,也没有一个是无缘无故的!”
  云天翼心道:“难道真的会如同你说的一样吵?入侵者死,难道其中没有无辜的吗?”
  想着便道:“那么你到说说看,你携去石燕姑娘可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吗?”
  蝙蝠老人大笑道:“她吗?谁叫石燕我也不知道,三十年来我从未离此一步,我手下也无活口,怎会携人,真是开玩笑了!”
  云天翼吃了一惊,道:“真的吗?”
  蝙蝠老人不悦道:“我能骗你不成!”
  云天翼见蝙蝠老人的神色不象有假,而且他心想蝙蝠老人也不会远至漠北,他一向是不离此地!
  云天翼正在不知如何是好之际,突闻身后脚步之声响起,心知必是痴云道长与闵子玉二人听到了笑声赶至。
  云天翼心中疑虑大起,回首欲问痴云道长,但见痴云道长冲入屋中,向蝙蝠老人冲去。
  云天翼急道:“道长且慢!”
  但他话语一出,已发觉痴云道长面色有异,他不由自主的心中一寒,好似突然觉得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一般,他急忙转身,但蝙蝠老人身形早已消失,不知跑到那里去了。
  痴云道长闪过云天翼,左手单掌向屋壁拍去,轰然一声,满屋全是烟尘,木屋摇摇欲倒,但那木壁仍然如故!
  云天翼心中微惊,知必是痴云道长一入屋中,便见蝙蝠老人欲隐身而去,故直追而起,想不到蝙蝠老人动作这么快!
  难怪先前找不到蝙蝠老人,原来还有密道,但现在急的并不是找他,而是问清楚事情!
  他向痴云道长道:“前辈,刚才蝙蝠老人对我说了一些话,我有些事想请教您的!”痴云道长见又被蝙蝠老人遁去,心中颇有一些怅然,又听云天翼如此一问,微微有些吃惊,不知又有什么事!
  他奇异的看了云天翼一眼,道:“少侠有什么事吗?”
  云天翼道:“道长,我想问一问,石姑娘真的是被蝙蝠老人掳去的吗?”
  痴云道长想不到云天翼会问这个,他不解的看着云天翼,道:“不惜,有什么不对吗?”
  云天翼沉思一会道:“道长怎么知道是蝙蝠老人呢?”
  痴云道长心中微感不对,自云天翼语气中听来,好惟这件事又有了变卦了,他呆了呆,道:“顽雨婆婆昏迷以前说的!”
  云天翼低头道:“但蝙蝠老人告诉我说,他并没劫走石燕,三十年来他没有离开此地一步!”
  痴云呆了呆,没有说话!
  闵子玉在旁心中又怒又急,大喝道:“他撒谎!”
  痴云道长双目微抬,扫了闵子玉一眼,沉声道:“子玉!”
  闵子玉被斥低头默默无言,但眼中已蕴满泪水!
  云天翼轻叹一口气,他看了看闵子玉,想起了在天山飞镜湖的司徒紫姑,又看了看痴云道长,道:“晚辈也不知这事的真象是如何,但自他面上看来,好似并非谎言,但无论如此,我想此事一定与他有关,石姑娘的下落必定可以自他身上得到,这是没有问题的!”
  痴云道长轻叹道:“我也想不到事情竟然会如此,不知要怎么办才好,只希望得回石燕这孩子!”
  云天翼道:“道长与子玉兄最好还是在外面,我去找那蝙蝠老人看看!”
  痴云道长道:“不,这事本是我们之事,劳累少侠已是很不过意,如果少侠不嫌弃我俩武功不够,我们愿随左右!”
  云天翼抽出朱虹剑,力贯剑身,斜向屋壁刺去。
  一剑刺入,云天翼心中微感惊异,这屋外观摇摇欲例,但其实却坚硬无比,以朱虹剑之锋利,自己一剑刺下去,几乎还刺不穿!
  他右手一起,朱虹剑在壁上划了一个大圆圈,轻一用劲,壁上现出一个半人多高的大洞,那块屋壁落地这时竟发出轻微的金属互击之声,云天翼心中暗暗奇怪,用手一触,壁内触手冰凉,竟是铁的,他呆了一呆,心想难怪刚才痴云道长那一掌无功。
  三人穿身入洞,云天翼在前,他向左右一看,原来壁另有天地,有两三条密道向他处通去。
  云天翼看了看,向中间一条走下去,痴云与闵子玉二人也发现壁内是铁铸成的,二人心中微感不安,自己三人人屋以来,蝙蝠老人只有抵挡,暗算,并没有正式向自己三人攻击,不知他真正有什么惊人之为!
  三人走了一段路,突然蝙蝠老人在前而不远的一个转角处现身,他双目凝视着三人,冷冷道:“你们三人居然敢跟来!”
  闵子玉大喝一声,直扑过去。
  云天翼想不到闵子玉居然会如此莽撞,他一把没抓住,痴云道长大叫道:“子玉!”
  但闵子玉已扑了过去,云天翼心道要糟,身形一起,直扑过去,蝙蝠老人冷冷一笑,以掌微合一分,一股巨大的掌劲拍向闵子玉。
  闵子玉心中一惊,大喝一声,双掌反击过去!
  云天翼见状大惊,单臂一抄,左手外拍,将攻来掌劲击斜,翻身落地,但就在这瞬息之间蝙蝠老人已闪身离去。
  闵子玉呆了呆,痴去追至,轻叹口气道:“云少侠,又累了你了!”说完摇了摇头。
  云天翼笑道:“没有什么,我们快追吧!”只有闵子玉一人心中惭愧交加,一言不发站在那里。他本想自己的事,不逞些英雄气概怎行,但他这一逞之下,不但丢脸,反而让蝙蝠老人又跑了!
  三人走了一程,密道之中光线突亮,一间居屋出现在眼前,云天翼停止脚步,悄悄向屋内看去,他吃了一惊。
  一个白发老者盘膝坐在屋中,右手握着一柄长剑,他右臂微起,一连向空中刺出十余个剑式,每一剑均隐含着无比的劲力,长剑攻出之后,随手又再收回,笑了笑,又叹了口气!
  云天翼微惊,他想不到此地另有高人,不知这白发老人是什么人,功力之强犹在那蝙蝠老人之上。且剑式之高,更是诡谲难测!
  白发老人又演练几次,收回长剑。
  突然,蝙蝠老人自另一人口处现身,他望着三人藏身之处道:“三位既已至此,为何不现身?”
  云天翼微微迟疑一会,缓缓走入屋内。
  白发老者望着云天翼道:“三位来此有何意图!”说时目光锐利的望着三人!
  蝙蝠老人在旁冷然一笑道:“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那些东西,那少年自恃是回天七绝式的传人,以为天下无敌,就闯了进来,还假借一个名声说来问我要人,说我掳走了他们的人!”
  闵子玉闻言大声道:“胡说,你们掳走了人,还要假装没有,我们远自漠北赶至,那会这么傻!”
  那白发老干沉默一会,道:“你们自漠北起来的吗?”
  闵子玉冷冷指着蝙蝠老人道:“你问他就知道了!”
  蝙蝠老人冷然长笑道:“是吗?那可好,不管你们是误人也好,有意闯人也好,既然到这了这里,为了我师兄,我们三人也不得活着出去!”
  白发老人轻叹道:“师弟,这次算了,如果我猜得不错,他们三人是对的!”
  蝙蝠老人怒哼道:“怎么!师兄以为我劫持了那女人吗?”
  白发老者摇头道:“不是的,那女子被劫是真的,如果我猜得不错,大漠来人已经侵入屋内了!”
  痴云道长听白发老者如此说,心中骤然一惊,莫非这白发老者就是传闻中的大漠神行叟白公亮吗?
  他暗暗沉思着,传闻中当年大漠神行叟白公亮为关外第一高手,但因手握宝器,以致为邪道中围攻,以致下落不明,想不到此出现!
  白发老者话才说完,一个中年文士已出现在屋中,他左臂下挟的是苦寻不获的石燕。
  蝙蝠老人怒哼一声,侧身抽出长剑!
  闵子玉作势欲扑上去,那中年文土淡然一笑道:“小伙子,你妻子在我手中,多谢你代我邀了一个好帮手!”
  白发老者淡然一笑道:“查修,你终于来了!”
  痴云道长久居漠北,乍闻查修之名,面上不由微微变色,查修,冷面秀士查修,当年与大漠神行叟白公亮二人正是一正一邪,互不相容,武林中人以为二人均已死去,但在此竟又出现!
  冷面秀士查修道:“正是,当年围攻你,居然你命大,还没有死,今日有回天七绝式的传人在此,只怕你‘金丸剑诀’不得不交出!”
  云天翼微微吃一惊,心道这人也真够厉害的,手段竟如此恶毒,以石燕挟持自己三人替他作恶!
  冷面秀士得意的双眉一扬,向云天翼道:“怎么样?你们三人助我一臂之力,毙了他们二人,我夺了‘金丸剑诀’之后,立即将这人还给你们!”
  白发老者轻哼一声道:“查修,你手段好卑鄙!”
  冷面秀士查修笑道:“好卑鄙?白老兄,你言之过甚了,这只是我欲达目的的一种手段而已!”
  云天翼旁淡然一笑道:“你如此口气,想你必定不是他的对手,是吗?”说着含笑望冷面秀士!
  查修笑道:“焉知,你既不知我的名声,神行叟白老头的双腿已断,他凭什么与我动手,我只是一人无法分敌二人罢!”
  云天翼笑道:“听你口气好似二人已是你掌中之物,但你可知我们会不会助你一臂之力呢?”
  查修瞥了云天翼一眼,道:“你敢不听我的吗?”说时再度暗示云天翼,他手中握有石燕!
  云天翼笑道:“你想得太天真了,如果真如你所想,你挟了一个人就可以号令武林了,又何必夺什么金丸剑诀呢!”
  查修面容微微一变,瞬息之间又恢复原有笑容,道:“你如此说也没有用,今日我如果不能得到金丸剑诀,这女子就将溅血当场!”
  闵子玉在一旁怒火难息,数度欲起身,但均被疾云道长按住,痴云道长心中也提心吊胆,万一云天翼应付不当,石燕或将会溅血当场,即不能帮查修,也无法用武去对付他!
  云天翼听完查修的话,淡然道:“是吗?”他心念微微闪动,暗思两全之策,他必须使场面稳定!
  他说着,暗运“般若玄功”,单掌向壁上抓去,五指过处,壁上的生铁被他如抓烂泥一般抓下来了一把!跟着双掌一搓,那些铁全化为碎屑!
  查修等人见了面色微变,没有人想到云天翼有如此绝世神功!
  云天翼如此做也是勉力而为,他五指隐隐作痛,胸中也微感气涌,但幸而场中人只注意他双手,未注意他面上神色!
  云天翼微微一笑,调匀呼吸,向查修道:“你别忘记了,我是‘回天七绝式’的传人!”
  查修心中微惊,云天翼在语气中告诉他,他是不受威胁的,以云天翼这种惊世骇俗的功力,加上绝古亘今的回天七绝式,只怕场中无一人是他的对手,胜负之数全在他一身了。
  查修强忍心中惊恐,道:“我需要的人,正是要有你这么高功力的人,你对付白老头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云天翼冷然长笑道:“对付你有问题吗?”查修面色一变,道:“你敢!”
  云天翼笑道:“焉会不敢,你今日自投罗网,投入死路之中,在场之人,一合力,只怕再多两个冷面秀士也立刻就地身亡!”
  查修忍不住面色微变,道:“你只要敢动手,石燕的性命马上了结!”
  蝙蝠老人道:“怎么,冷面秀士,你怕了吗?真可惜伤到今日才好,一出来就遇上克星了!”
  查修冷哼道:“事情可并不这么简单,金丸剑诀之事今日必须了断!”说完目光一侧,向云天翼道:“你现在不上,我一掌击毙石燕!”
  云夭翼微吃一惊,心道这查修也真狠得起来,过份迫急了他也是不好!
  他笑道:“只怕她死后不到一瞬,你也必须死去,你考虑一下,你要如何办吧!”说完淡然一笑!
  冷面秀士从来没有如此败过,他冷哼一声,心道:“难道自己千方百计诱来的帮手如今全没有用吗?自己费尽苦心掳来一人,马上就如此轻易送还他人吗?这决办不到的!”
  他想着怒哼一声,向云天翼道:“不管你怎么说也没有用,人在我手里,生死由你来决定,在我数到十以前,你不出剑攻那白老头,她马上就死!”
  说完他立刻开始数道:“一……,二……,三……”
  云天翼想不到查修竟然敢硬来,如此一来,自己非落败不可。
  他目光微微闪烁,心中急思制敌之法,目前唯一的方法是将石燕先自查修手中救出,否则别的就不必再谈!
  蝙蝠老人在一旁,心中也暗自着急,他心念微动,长啸一声,长剑锵的一声出鞘,身形腾空而起,长剑挥处,向冷面秀士攻击。
  冷面秀士哈哈大笑,右手一反,长剑出鞘,飞迎上去。
  蝙蝠老人以上攻下,长剑挥处,二人闪电似的已互换三招,云天翼在一旁看着,见二人招式全是凌厉非常,难分上下!
  但蝙蝠老人凌空下击,与冷面秀士仅成一平手,而无法取得优势,在无形中已输了一着!
  二人收招启退,冷面秀士不待蝙蝠老人可度进招,向云天翼喝道:“快动手,你听到了吗?”
  云天翼冷冷道:“你如此就要我动手吗?这也太简单了,夺得了金丸剑诀又怎样呢?你要‘回天七绝式’的剑谱!”
  蝙蝠老人不待云天翼多言,又扑向冷面秀士,他知这事非一时可以解决的,云天翼决不能马上想到应付之法!
  冷面秀士见蝙蝠老人又扑上来,他口中沉声骂道:“老头,真不知死活!”他长剑一圈,一道长虹如匹练般闪烁,锵的一声,已将蝙蝠老人手中长剑卷飞,长剑飞起,钉在屋顶,摇晃不止。
  白发老者见状冷冷一笑,说:“三十年功夫你总算没有白废,你这手看家本领‘飞虹卷口’已经是练得炉火纯青了!”
  冷面秀士嘿嘿冷笑两声,向蝙蝠老人道:“怎么样,还想再试一次吗?”
  云天翼在旁看着,心中也不由暗暗吃惊,这一招“飞虹卷日”的功夫实在有些惊人。
  冷面秀士又向云天翼道:“你别以为‘回天七绝式’人人欲得,我告诉你,回天七绝式虽以高深莫测,但金丸剑诀也非同小可,金丸更可以祛百毒,你以为我会要你的回天七绝式吗?”说完冷哼一声,好似不屑之意。
  云天翼道:“焉知你此言是真是假,回天七绝式为剑术中之最,只怕你不会放过!”
  冷面秀士道:“你少罗嗦了,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否则你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云天翼含怒道:“你敢动一动我马上叫你溅血五步!”说时语气凌厉,一面缓缓自腰中抽出长剑!
  冷面秀士想不到云天翼的反应竟然会如此激烈,他见云天翼如此正颜厉色,不由被镇住,呆在那里不敢动一动,云天翼这神态,不容他不相信,他如果一动,他的性命立刻就了结在他手中。
  大漠神行叟在旁大笑一阵,向云天翼道:“云少侠暂时请息怒!”
  冷面秀士喘了口气,狠狠向云天翼道:“我不信你敢不服,如果石燕死去,你以何面目以见天下人!”
  云天翼不甘示弱,立还以颜色道:“我只觉得如果我助你夺得金丸之后,我有何面目以对天下人!”
  大漠行叟白公道:“少侠请接住!”说着他右手一抖,两个鸭蛋大的金丸自他手中飞起,直向云天翼飞去!
  云天翼呆了呆,立即体会到这必是冷面秀士所说的金丸剑诀了,他急急左手一伸接了过来!
  同时冷面秀士怒喝一声,身形一起,单剑向云天翼胁下点去。
  云天翼左手才伸起,接住了那两个金丸,已觉劲风袭体,他心中凛,双脚一滑,向旁闪去。
  冷面秀士那愿失去这占优势的局面,他长剑一翻,万朵银花升起,直逼向云天翼,欲自手中将金丸夺得!
  蝙蝠老人大喝一声,身形飞起,双掌向冷而秀士震去。
  云天翼乍一闪开冷面秀士的长剑,第二剑又逼至,这—剑比起先前那一剑更是凌厉,阴狠!
  云天翼心中怒火已萌,他怒喝一声,身形如闪电一般拔起,右足向冷面秀士右手手腕踢去,攻敌以自救,右足飞袭向冷面秀士面部!
  冷面秀士身形一矮,长剑卷向云天翼双足!
  云天翼早料到冷面秀士这一招,他右手长剑如匹练般的向冷面秀士扫去,一声龙吟似的长鸣,冷面秀士手中长剑一断为二,长虹飞卷,冷面秀土面带惊恐,飞也似的退后!
  蝙蝠老人双掌已向冷面秀士拍去,冷面秀士腹背受敌,他冷哼一声,身影一闪,自一剑双掌中穿身而过!
  云天翼剑尖过去,冷面秀士一幅长袖飘落!
  冷面秀士身形飞起,反手拔下蝙蝠老人那柄长剑,翻身飘落原来立足之处,含怒望着云天翼。
  三人这对招换掌只不过是瞬间之事,看得痴云道长与闵子玉二人心惊胆战,二人才第一次看如此狠的拼斗。
  就大漠神行叟白公亮在一旁也不能掩饰住内心的激动,白眉微微扬动。
  蝙蝠老人对冷面秀士尚能躲过二人一剑双掌的攻击,心中不由有些出于意外,他身形急转,注视着冷面秀士,怕他还有什么异动!
  云天翼翻身落地,他心中也不由微微有些惊异,冷面秀士胁下夹了这么大的一个人还有这么敏捷的身手,他武功实在不可轻视,自己剑招虽是断剑之后的余式,但也非同小可,如此看来,冷面秀土的武功决不在毒心神魔之下!
  冷面秀土偷袭不着,反而断羽而归,心中愤怒难当,立身当地面色气得青白,暗思要如何对付云天翼。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