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公孙玉 >> 九龙金锁 >> 正文  
第十五章 西狱一尊施毒计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五章 西狱一尊施毒计

作者:公孙玉    来源:公孙玉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9/29
高剑平一听“凤姑”说要摆脱“西狱一尊”,倒还不感惊异,但一听又要摆脱“魔魂教”,顿时剑眉一轩道:“然则‘西狱一尊’说你被邪教控制的话,倒是真的了。”
  “这是不错……”
  “那么他为了你而容忍一切,也该不假?”
  “也是事实。”
  “由此看来,他对你颇有真情,你……”
  “我为什么不感激,对吗?”
  “对。”
  “凤姑”不由得秋波一转,盯视他的双眸道:“高……高剑平,我们年龄差不多,你该了解我的心情,所谓感情,是双方的,而不是片面的,他纵然爱我,也不应该强迫我做诗妾!”
  这句话,倒是理由充份。
  高剑平不好批评,于是改口说道:“道义上我不能说不帮忙,只是做法上要多考虑,以免别人误会。”
  “你也怕别人的闲话。”
  “那倒不……”
  “不,就好,将来事成我一定粉身相报。”
  “报答不必,只要说明真像。”
  “那我先从西狱一尊说起,他对你不怀好心,今天这一番话,事实上都是真的,用意却深邃得很……”
  “我知道。” 高剑平微微一哂,道:“他既恨我,又恨‘魔魂教’,如果两败俱伤,他这条‘驱虎吞狼’之计,完全成功,如果我胜,他再来另行设计对不对?”
  “相当对……”
  “而且万一‘魔魂教’得胜,他至少除去了杀子仇人,似乎也无损失,其实他看错了一点。” “那一点?”
  “擎天魔尊不是好惹的人,现在他还有所顾忌,一朝得志,不但要吞‘华山’,连你也……也会不幸。”
  “对呀!”
  “凤姑”不由娇躯一噤道:“在他的立场来说,三个结果,还有两个是好的,对我而言,没一个能够接受,因此我要求你。”
  “好吧,为了你这番警告的好意,我会尽力相助。”
  “你不后悔?”
  “当然不。”
  “那么我有个简单办法。”
  “嗯……什么办法?”
  “你现在就替我解除‘魔魂教’的禁制!”
  “现在?”
  “对。”
  “不可能!”
  “何以不可能?”
  “这些邪法我都不会……”
  “听说你早先练过这一套,怎么不会?”
  “我练的只是武功,不是邪术。”
  “可是——你又得了‘五雷都天大法’,难道还不行?”
  “只能破除,不能解脱。”
  “那么破除也可以。”
  “恐怕你有生命之险,还是慎重的好。”
  “这样讲,岂不没有办法了?”
  “办法倒有,但先要擒住‘擎天魔尊’!”
  “要他招出来不成?”
  “不一定。”
  “那找他做什么?”
  “像这一类的邪法,必定有一个‘藏魂瓶’,这瓶控制着你的精神和生命,如能得到它,你就可以解脱。”
  “如果老魔头藏得很秘密,无法找到呢?”
  “找到他的‘魔魂秘录’也是一样。”
  “凤姑”一听,马上秋波一转,一字一顿道:“原来要魔、魂、秘、录?”
  “正是!”
  高剑平面色严重地点了点头,因为此录关系整个武林的生命,而且他对十大掌门曾经保保证,在得到“秘录”之前,决不伤“擎天魔尊”的性命。
  可是——“凤姑”根本没有注意他的表情。
  一双秀目,凝望灯光。
  娇靥掠过一阵阵变幻的表情,已然陷入了瞑想。
  足经过盏茶时分, “凤姑”突然目芒一闪,讶然有声道:“对了!原来是这么回事,我现在想通了!”
  高剑平一头玄雾,惊疑地问道:“倒底是什么回事?你想通了什么?”
  对方眼神一盯,轻轻摆头道:“对不起,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除非……”
  “除非怎么样?”
  “除非你……你……你能带我走!”
  高剑平闻言,歉然一笑,道:“我也很抱歉,现在决不能带你走!”
  “还是怕‘西狱一尊’生气?”
  “并不!”
  “怕武林中说闲话?”
  “也不!”
  “那为什么?”
  “刚才讲过我明日要去‘魔宫’,对你太危险,并且我第一个目的也是要找‘魔魂秘录’,你何不耐心等等!”
  “对我来说,再等下去毫无好处,不过你要不带我走的话,刚才我想到的那件事,也只好等等再谈了。”
  “它有这样重要?值得你……”
  “对你我都很重要。”
  “怎见得?”
  “凤姑”凝眸一盯,眼光连连变化。
  她本想用自己心理的话做条件,使高剑平带她出走,可是对方态度坚决,不肯答应她的要求,因此心念一动,再试另一方法。
  决心即定。
  她立刻嫣然一笑,道:“好吧,我就无条件的告诉你,老实说,‘西狱一尊’可能和‘魔魂教’另有关连,不单是为了你……”
  “证据?”
  “当然有哇?”
  “是人?是物?”
  “人倒没有,可是他有你说的‘魔魂秘录’!”
  “哦……”
  高剑平骇噫一声,一跃而起道:“他真有‘魔魂秘录’?”
  “凤姑”也报以一笑道:“对!”
  但是—— 高剑平略一寻思,随即轻轻坐下摇头不已道:“不可能,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魔魂秘录等于‘擎天魔尊’命根,他凭什么交给‘西狱一尊’?”
  “哼!你还不信?” “没有道理相信。”
  “可是我亲眼看到过。”
  “你是怎么看到的?”
  “因为‘西狱一尊’,近两年来态度大变?”
  “如何变法?”
  “从前他每晚都和我在一起,后来却一人独处秘室,不跟任何人见面。”
  “说不定是练功……”
  “他也是这么说,但是他的功力我很清楚,用不着这么练法。”
  “这样说,你疑心他练的是‘魔魂秘录’?”
  “不仅是疑心,很久前的某一个深夜,我无意中闯进秘室,正好他在看一本书,当时他慌忙一掩,却给我看了两个字。”
  “那两个?”
  “头一个是‘魔’,末一个是‘录’,当中两个不曾看到,但现在想来,不是‘魔魂秘录’是什么?”
  “哦——?”
  高剑平轻噫一声,继续问道:“这一本……书,放在那里?”
  “当然在秘室里面。”
  “想必难找……”
  “一点也不!”
  “怎见得?”
  “秘密室中的布置我都知道,只有一样我开不了。”
  “有什么复杂机关?”
  “毫无机关,只是一具铁柜而已。”
  “为什么开不了?”
  “很简单,柜门奇重,凭我的功力开不了,而且华山之内,除了‘西狱一尊’,谁也拉不动。”
  “嗯,嗯!——”
  高剑平点头笑了!
  如果“西狱一尊”能打开,自己更能打开。
  而且早点到得“魔魂秘录”,十大门派可以一举得救,再也不必保留“擎天魔尊”的性命。
  但他一想之后,目芒几闪,盯视对方道:“你既然告诉我,想必愿意带我去?”
  “当然……”
  “现在就去吗?”
  “今夜正好。”
  “难道不怕‘西狱一尊’在里面?”
  “他不到天亮不会出来,可是有你在场,咱们不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高剑平剑眉一轩,发出一阵低沉笑声道:“这一点,我早就考虑到了。”
  “凤姑”玉容一变,满怀惊疑道:“你笑得出奇,意思是……”
  “就是——不去!”
  “说了半天你还是不去?”
  “对。”
  “为什么?”
  “你一心想在脱离华山,利用我想得‘魔魂秘录’的心理,诱我和‘西狱一尊’正面冲突,那时我只好带你一走。”
  “你错了!”
  “凤姑”明眸一眨,滚下两行珠泪道:“我是一片诚心,谁知道你完全误会。”
  高剑平连忙正色答道:“你别急,如果你的话是真的,必有水落石出的一天,那时候我……”
  “你会再来?”
  “一定来!”
  “也好,咱们到那时候再说罢。”
  “凤姑”拭去泪痕,盈盈起立,临出门的时候,又以幽怨眼神,朝他连看了好几眼。
  在这动人心弦的眼光下,高剑平几乎脱口而出,想叫对方回来。
  可是他仅将嘴唇一动,随即忍住!
  因为——“凤姑”是一个美而慧黠的少妇,说来说去,想要自己带她出山,这一临去秋波,怎知不是巧计?
  当静坐一阵后,灯光渐黠,棂上又已映现曙光。
  耳边一阵极轻的步履声中,“西狱一尊”已经隔窗低语道:“高帮主,天色刚亮,四下无人,你准备好了没有?”
  “好了。”
  高剑平翻身下榻,轻答一声。
  对方这句话,正是提醒他可以趁机出走,于是不再多言,右手一按后窗,竟似一头怪鸟,凌空射出。
  “西狱一尊”耳听内间响动,口角边浮起一抹笑意。
  可是——他一不开扬,二不追赶。
  真等高剑平的身影没入山中,才发出警号。
  眨眼下。
  “华山”弟子一齐赶来,就连“凤姑”也在里面。
  “西狱一尊”当堂宣布:“高剑平”逃出华山,众门弟大表惊愕中,无数道眼光直朝“凤姑”盯去。
  事实上,她是奉了命令,暗中监视高剑平,如今对方逃走,其责任无可旁贷。 可是,他们也知道“凤姑”是山主的爱姬,换了别人,必有一场重罚,但对她而言,应该没有问题。
  果然不出众人所料……
  “西狱一尊”的严刻眼神一触“凤姑”,马上减去了七成怒意,但当着一干门弟,终于沉声说了一句!
  “凤姑留下!” 各位门人闻言,立刻垂手而退,只剩下他们两人。
  当众人离去后,“西狱一尊”态度变得更温和,一拍“凤姑”香肩,婉言问道:“怎么样?昨夜你们谈的结果如何?”
  “很好。”
  “凤姑”也挤了挤眼睛,道:“高剑平决心去找‘擎天魔尊’,别无他意。”
  “关于‘魔魂秘录’……?”
  “我说一定在老魔身边,只要找到他,一定可以寻到。”
  “如果老魔头不给?”
  “那是他故意骗人,严刑之下,定有下落!”
  “好!好!好!”
  “西狱一尊”得意微笑道:“这件事办得的好,我们先看这毛头小子和‘擎天魔尊’斗法罢!”
  X  X  X
  却说高剑平射离当地,身形如慧星走天,直朝“华山”的中心疾射,一路上,尽是崇山峻岭,深壑茂林,并无半个人影。
  但是……
  他难免要穿越一些幽僻的山路,为了避免惊动,都是一掠而过。
  这时候, 峰回路转,又出现了一条羊肠小路,却有一褴褛樵夫,蹒跚行走。
  高剑平也不理他,“呼”地一声,身形一拔,直向对面山坡飞越,可是,对方却已经发现了!
  “高帮主留步!”
  一声劲喝,谷应山鸣!
  高剑平骇然于行迹已露,马上急换身形,凌空一折,当空划出一个半弧,落在来人身侧!
  “哦!你是——?” 一个照面,高剑平大感意外,惊噫有声。
  因为对方不是别人,竟是丐帮的礼堂堂主“赵承恩”,埋伏当地。
  “赵承恩”见他回转,立刻勉强一揖道:“不错,是我……”
  “赵堂主想是奉了‘中州丐王’的命令……”
  “不错,现在有书信一封,专交阁下。”
  话声中,“赵承恩”探手入怀,从衣缝内抽出一个奇细纸卷,随即递上。
  高剑平当场展开,立见一片蝇头小楷,大意是说:“上次匆匆一别,余言未尽。对方曾说‘魔魂秘录’,早已不在‘擎天魔尊’手内,特此奉告……”
  他看到此处不由得心神一动!
  “中州丐王”所说的,正指上次逼供“撼地魔尊”一事。
  当时,“丐王”忘了交代“魔魂秘录”的下落,事后想起,认为关系重大,特差本帮高手专程送信时!
  由这一点,高剑平想起了离别未久的“凤姑”。
  也许她所讲的是真,而自己考虑过多,反而错过。
  心念下,又听“礼堂堂主”在旁问道:“高帮主可有回信?在下不敢久留此山,还有其他本帮门徒,我要通知他们回去……。”
  高剑平连忙收摄心神,应声答道:“请代谢‘中州丐王’,回信不必写了。”
  “是!”
  “赵承恩”双手一拱,就待转身。
  但——高剑平目芒一闪,叫住对方道:“赵堂主等一等。”
  “赵承恩”不得不停,但仍以冷冷口音问道:“帮主还有什么吩咐?”
  “本人第一次去到贵帮总坛,那情形,你该记得。”
  “嘿嘿!” “赵承恩”发出一声凄笑道:“我当然记得!阁下一出手,就杀了‘刑堂堂主’,再出手又破了老帮主‘金左车’的性命。这情形,我记得太清楚了。”
  “那么,你一定恨我?”
  “这一点恕我不便答覆。”
  “本人对这件事很抱歉,因为……”
  刚说到“因为”二字,“赵承恩”身形一退,再度告辞道:“阁下不必解释,反正赵某不敢怎么样,我要走了。”
  “走”字声中。
  立见身形一动,快若飘风,眨眼下,已没人山坡之后。
  高剑平轻吁了一口气,收摄心神,再考虑自己的问题“当然,‘魔宫’是自己的主要目的地,但在目前而言,‘魔魂秘录’更加紧急,如果先到‘魔宫’,后找‘凤姑’,说不定‘西狱一尊’另有布署!”
  因此——最好的办法是,回头去找“凤姑”,倘若不如理想,然后去“魔宫”搜取!
  心念下,高剑平身形一转,面朝“华山”。
  但当眼光掠过“赵承恩”的去路,心中不禁一忒。
  他这次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一群人!
  虽则“丐帮”势大人多,功力不弱,但为了送信给他,竟将一批人送到“华山”和“魔宫”附近,显然极为冒险!
  并且“赵承恩”刚才一声大叫,说不定声波远播,泄露行踪,万一出了事,对不起“中州丐王”的盛意。
  想到这里,高剑平方向再变,一弹身,转从“赵承恩”的去路,避开山径,就从山坡林木中,如电飘射。
  工夫不大,他已经赶上了“赵承恩”,但是不予招呼,仅在暗中保护。
  目芒下,只见对方面色沉重,匆匆飘射,显然在送完书信之后,不欲久留险地,只想射出山外。
  并且在飘出十数里后,山径上又出现一个山民打扮的人物。
  “赵承恩”见状,脚步不停,只见手势一挥,来人跟着就走。
  一路上,连遇了十几个“丐帮”门人,都被“赵承恩”一一带走。
  并且,他们走的是出山捷径,遥望数峰之外,便是平原,再过一个多时辰,他们都可以脱离险境。
  高剑平的心情,渐有轻松之感。
  但——经过一段距离后,本来应该有人的地方,却偏偏不见人影。
  “赵承恩”停住了!
  高剑平随之一停。
  眼见对方指挥着十多名帮众四下搜寻,都是毫无结果。
  “砰!砰!砰……” 对面山涧,传出几掌声。
  “赵承恩”手势一挥,立率帮下,飞纵而去。
  高剑平心知必遇强敌,心头不觉一动,也将奇奥身形一弹,如电穿空,射往掌风声的来处。
  一眨眼,他以奇快轻功,赶到当地,但目棱一扫全场,竟无半个人影? “怪——?”
  高剑平内心惊噫,剑眉一挑。
  不仅是早先发掌之人,就连“赵承恩”这十几个“丐帮”高手,都如入海泥牛,鸿飞溟溟。
  很显然,敌方是来了武功极高的人,但在转眼之下,把十几个人一下子劫走,未免有些不可思议。
  惊疑下,他在当地展开了细密的搜查,每一寸土地,每一株树木,都不敢轻易忽略,果然,他发现了三四十个不同的足痕,证明对方来的人数,更比“丐帮”加倍。
  但是——十多丈方圆之外,一切的足迹都消失了,恍惚他们胁生双翅,突然间冲天飞去。
  高剑平不由自主,抬头看了看天。
  天际只有几片浮云,别无他物。
  时间,不容许他进一步的穷追,略一凝神后,他几乎想暂时放开这个疑问,先回“华山”再说。
  就在他沉吟之中,陡听得“咕噜”一声,一个气泡爆裂的轻响传到身际。
  “这——?”
  高剑平暴然睁目,射向声音来源,立见足迹消失之处,地面落叶,轻轻地颤了一颤!
  “真奇怪……?”
  他刚才已经走到这片土地的边缘,也曾仔细看过,可是地面上一层落叶,毫无异状,怎么会冒出气泡呢?
  心念下,高剑平缓缓地上前数步,随手拾起一块顽石,就朝地面抛去,只见石落叶面,轻轻地颤了一下,几片树叶一分,已经无踪无影!
  “哦!浮沙!”
  他骇得冷汗直流,面色大变。
  原来山涧中有这一个天然陷阱,竟被敌人利用了!
  说时慢,那时快,高剑平伸手探怀,抖出了“九龙金锁”。
  立见霞光万道,幻影千条,九条金锁贴地飞旋,把浮沙上的树叶,括得凌空四射!
  当所有的落叶扫清后,地面露出了方圆三丈的黄沙,他知道浮沙的面积一定更大,手一旋,抓住一只龙爪。改用八根金锁去扫清地面。
  这一来,九龙金锁的长度,无形中增加一倍。
  “呼!呼!呼!”一阵绞旋。
  一个直径五丈的沙窟,已然清晰可见。
  这时,金锁开始掠向浮沙,“嘶!嘶!”有声中,水珠如雾,细沙如烟,没有多大工夫,立刻括去尺许!
  “咕!咕!咕!……”
  五六处地方,还在冒出断续的气泡!
  高剑平凝视之下,发觉其中一处,气泡极细,并且非常的具有规律。而其他几个,不仅气泡大,而且是接连的一大串。
  很显然,大气泡是功力较低的人,在无法支持下所呛出。
  至于气泡小而有规律的,却是内力深厚的人,利用龟息之法,在极端忍耐之下,延续着最后的一口气。
  这一来,“九龙金锁”的招法又变了。
  八只龙爪,对准冒气之处,集中飞旋,转眼下,旋出三四尺深的圆穴。
  圆穴中心——露出一双人手来,它五指向空,乱抓,充分表现出绝望之中,对生命还寄以最后的希望。
  好个高剑平,右腕震处,龙爪如臂使指,轻轻一抓。
  正好不偏不歪,扣牢对手的手腕!
  “起——1”
  他丹田鼓劲,吐气开声。
  立见沙中如火山爆发一般,“哗啦!”一声,一个遍身泥浆的人影,凌望空出半个弧形,轻落在自己身畔。
  “真侥幸!”
  高剑平心中自语一声。
  他凭着机智,功力,和恩师所赐的不世奇兵。
  总算在从来无人生还的浮沙中,奇迹似的救了一个人。
  但就在同一时间。
  刚才旋开的深洞,已然完全消失!
  至于早先冒气的地方,更是沙平如镜,再没有一丝动静!
  很显然——  其他的人因为功力较低,都被这死亡陷阱所吞噬,任是天神下界,也无法挽回他们生命。
  高剑平恻然不已,只好低头去救唯一生存者。
  当目芒一掠后。
  发觉此人非别,正是“礼堂堂主赵承恩”,虽然一息尚存,但耳鼻中堵塞细纱,几乎不免一死。 于是——他替对方清去沙土,再将双掌贴住生死穴道。
  连注几股强劲真力后,“赵承恩”一阵狂咳,呛出几口血沫,才喘息一阵,悠悠醒转。
  当这“丐帮”高手睁开眼皮,第一眼所看到的就是高剑平,因为刚从死亡中挣扎回来,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高剑平见状,双掌一收,轻轻说道:“赵堂主,你清醒了没有?”
  “我……我还活着吗?”
  “不错,你是大难不死。”
  “其他的——?”
  “很抱歉,我一时救不了那么多。”
  “哦!哦——!”
  “赵承恩”悚然起身,双眼中不由自主,泻下两行痛泪。
  可是——他知道若非高剑平相救,决无生机。回想到浮沙中的窒息滋味,一方面是恐怖犹存,一方面是无限感激。
  高剑平收妥“金锁”低声说道:“赵堂主不必悲伤,这件事不是你的责任,用不着自责。”
  “不!在下不是此意……”
  “那么,你也不必感谢我,不要说你是‘中州丐王’所差,就是陌生之人,我也不便坐视。”
  “不!不……”
  “赵承恩”面色凄然,语声哽噎道:“老实说,在下对帮主颇有误会,因为老帮主和‘刑堂堂主’的惨死,对我刺激很大,但是……”
  “怎么样?”
  “我现在……才了解帮主不是我想像的那样……”
  高剑平闻言,朗然一笑道:“这些不必提了,先告诉我刚才发生了些什么?”
  “赵承恩”双眼连眨,满面疑云的答道:“在下发觉一名帮众失踪,却听山涧之内,掌风震响,当赶来一看,只见失踪的人,僵卧在地。”
  “他是躺在浮沙中央吗?”
  “正是。”
  “早已没有踪迹。”
  “结果你们赶上去救人,都陷入浮沙之内?”
  “对!”
  “赵承恩”点头应声但仍茫然皱眉道:“可是我还有一点不了解……”
  “你是说受伤之人何以躺在浮沙上面,而不沉下去吗?”
  “不,当我陷下去的时候,发现死尸下面,垫有一层树枝,因为我距尸最近,百忙中抓住枯枝,才比较沉得慢。”
  “那么,你是怀疑敌人怎么逃得如此的快?”
  “不错,在下轻功也不太差,就算敝帮弟子早已遇害,掌风声是敌人故意发出的,但赶到当地,总该会发现人影?”
  高剑平一听,原来对方的怀疑,正和自己一样。
  可是一一这一个谜,他现在还不能解开,于是转换话题,交代对方道:“赵堂主,你可以走了,回去告诉‘中州丐王’,这‘华山’虎穴龙潭,不可轻人。”
  “是。”
  “还有‘东海龙君’父女,也请‘丐王’设法阻止。”
  “是,在下一定都转到。”
  “赵承恩”经过一番惊险,早先的冷傲态度,一扫而空,恭然行礼之后,一旋身,疾射而去。
  高剑平还不放心,遥遥跟定,暗中保护对方,一直到出了山缘,这才折回原路,暗向“西狱一尊”的山庄飘去。
  再说这个地方,他虽然离开不久,但对内中布置,并不曾看到许多,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也不便冒昧闯入。
  可是——他知道“西狱一尊”晚上必去秘室,书斋必是空的,于是等到天黑,仍循后山进,神不知鬼不觉的飘近前去。
  从外表上看。
  书斋一切依然,他一看四下无人,右手轻推门户,应手开启。
  于是,他轻灵举步,走将进去。
  但还只跨了两步,“呼!”地一声,门户紧闭,全室中漆黑无光,如同浸入了一团浓墨!
  “糟糕!”
  高剑平心中骇意,自知太过孟浪,而且室中必然还有机关,虽然硬撞不难,但也破坏自己的计划。
  心念。
  像电光般闪过心梢!
  但一股劲风,更比电光还快!
  立感一蓬劲风,起身屋梁,以泰山压顶之势,朝他顶心按到。
  高剑平一见有人出面,倒是心情一宽。
  就等来招距身尺余,脚下步法一换,右掌朝上一搭!
  “啪!”
  一声脆响,清晰可闻,他已缠住了对方手腕。
  浓黑下,对方闷声一噫,口音耳熟能详。
  高剑平立刻心情一动,忙问了一声:“凤姑吗?”
  “你是高?——”
  对方也以惊喜之声,予以反问。
  高剑平将手一松,刚应了一声:“不错!……”
  “凤姑”已将娇躯一折,由屋顶跃落室心,并且纤手一拉,将高剑平下面的话,示意止住。
  “沙!沙!沙!……”
  门外响起了匆忙的脚步声,凝神听时,来人不少。
  不用说——刚才门户自闭,显然是触动了机关。
  并且外面把守之人,已经得到了警告。
  就当步声及门之际。
  “凤姑”先发制人,冷声问道:“外面是谁?”
  “是我!”
  一个苍劲口音,傲然作答。
  高剑平一听,也不由心头怦然!
  因为他不是守候的门人,而是“西狱一尊”,亲自来到!
  可是——“凤姑”却一点也不慌,反而娇叱一声,假装惊怒道:“你来干什么!吓我一跳!”
  “警铃作响,斋内必然有人……”
  “当然有人!”
  “谁?”
  “我!”
  “只有你?”
  “难道还有外人不成!”
  “那为什么触动机关?”
  “我是来巡视一下,发觉门内的机关不大灵,因此用力踏了一下,谁知道用力过度,把它发动了!”
  “哦——!”
  门外的“西狱一尊”轻吁一口长气,随听其指示门人,道:“没有事了,你们小心把守去罢!”
  “是!”
  “是!”
  一连串恭敬的应诺声,随闻步履杂沓,各自散去。
  但是——“西狱一尊”却还没有走开。
  虽然隔着一重铁门,高剑平也猜得出对方尚在犹豫。
  犹豫,就代表一个人内心的怀疑!
  万一“西狱一尊”推门入房,势必极为尴尬。
  幸亏得——“凤姑”也注意到了这一层,就趁着“西狱一尊”主意未定,欲纵故擒,抢先娇唤道:“喂!你还没走?”
  “没……没有。”
  “想必你今晚有空,干脆进来聊聊吧!”
  “不,不!”
  听说叫他进来,“西狱一尊”反想到自己有事,下意识地连应两个“不”字,脚步轻移,口中推辞道:“抱歉我不能奉陪,你要没事,就在书斋中看看书好了……”
  “了”字未落。
  人已飘退数丈,“西狱一尊”竟不等“凤姑”回话,悄悄然自返密室。
  等到人声消失。
  书斋中又回复到无边寂静,但“凤姑”娇躯一旋,敲石取火,竟然将桌上的油灯点亮。
  灯光下,只见她劲衣乍袖,换了一身打扮,一派英气勃勃的模样。较之日前的宫装妖媚,别具另一风度。
  高剑平知道左右没有闲人,立刻开门见山,低声说道:“凤姑娘你真机警,刚才若非你应付得法,可能发生意外。”
  “凤姑”却明眸一掠,含着一丝笑容道:“高帮主,看你深夜而来,想必是为了‘魔魂秘录’吧?”
  “不错。”
  “这样说,‘魔宫’你也没有去?”
  “还没有。”
  “我倒感觉奇怪……”
  “为什么?”
  “日前实言相告,你硬是不听,如今去而复返?”
  高剑平当然不便说破“中州丐王”的内幕,于是笑了一笑道:“就算我现在想清楚了。”
  “一定别有原故!”
  “原故是有,说出来与你毫无关系。”
  “凤姑”目芒又是一动,随即坦然道:“好吧,只要你回来就行啦,咱们事不宜迟,马上动手。”
  “慢一点……”
  高剑平听说马上就办,反而摇手反问道:“你不是讲过,‘魔魂秘录’藏在秘室之中吗?”
  “是呀!”
  “西狱一尊也在里面,岂不被他发现?”
  “哦!”
  “凤姑”微带失望的一噫道:“原来你还对他有顾忌!”
  “老实说,为免打草惊蛇,此时此地,我不想和他当面折裂。”
  “那么,我们只能暗取。”
  “对。”
  “事不宜迟,也得马上办。”
  “不太早吗?”
  “我知道山庄中一切秘密,先带你到秘室附近,隐在暗处,然后我再按动庄外的铃,只等‘西狱一尊’出室,我们就掩将进去。”
  “嗯——”
  高剑平心念一忖,道:“主意倒不错,就依你的办法做罢。” 话声中,“凤姑”纤手一扬,扇灭灯光。
  然后按动机钮,打开书斋暗门。
  于是—— 俩人一先一后,迳向“西狱一尊”的秘室而去。
  一路上,自然穿廊越室经过许多厅堂,每一处要紧的地方,都有门下高手把守,但是,“凤姑”对这一切了如指掌,都巧妙地予以避开,毫未引人注意。
  约经顿饭工夫后,他们穿入一座独立的庭院。
  里面假山亭阁,备极清幽,一列古邪的洁室中,灯光莹然,却没有半动静!
  高剑平知道到了险地,屏气凝神,目光四射,心情极端警觉,一点也不敢轻心大意。
  但是,“凤姑”一入院内,反倒轻松许多。
  手一挥,“呼”地一声,身形拔起!
  引着高剑平凌空飞射,毫不在乎的落在屋上。
  这一来,居高临下,对四周看得格外分明。
  只见花木扶疏,幽光隐隐。
  中间一个亩许的水池,红莲朵朵,绿叶团团,一路白石砌成的九曲小桥,通到池心的假山。
  这假山, 玲珑透剔,奇石嶙岣,但是面积并不大。
  除了这些之外,整座院子,只有脚下这排房屋。
  很显然——如果院中有人的话,一定就在下面,像“凤姑”这样的漫不经心,无意于给“西狱一尊”提出警告! 心念下,高剑平也不说话,手势朝下一比,意思是质问对方,何不小心一点。
  可是——“凤姑”不管这一套!
  立见樱唇一动,低声说出话来,虽然她的声音很低,但在静如止水的静夜中,反显得格外清楚。
  “高帮主,你比什么?”
  “你毫不在意,难道另有打算?”高剑平剑眉一立,也以低沉而严肃的予以反问。
  “凤姑”闻言,嫣然一笑,道:“嘿嘿,原来你为了这个……!”
  “当然,如果不想惊动‘西狱一尊’,我们应该仔细。”
  “决不会!”
  “凤姑”这才了解他的意思,坦然回答道:“这个院子,只有屋顶最安全,因为地上装有机关,反倒危险。”
  “下面灯光明亮,难道……?”
  “那是故布疑阵而已。”
  “然则秘室何在?”
  “在假山下面。”
  “看守的弟子?”
  “除了我,谁也不能擅入。”
  “既有机关,‘西狱一尊’会听不见?”“我们站在风向的下方,他决无法听到。”
  “嗯——?”
  高剑平这才吁了一口气,翘首一望天色,只见星移斗转,月光朦胧,已将到四更时分。
  “凤姑,天色不早,快点动手好了。”
  “好。”
  对方轻声一应,立刻弯腰。
  顺手从屋脊上抽出一片瓦来,手一扬——“嘶!”地一声,劲声低啸。
  已朝上风之处,射得无踪无迹。
  “快点扑下!”
  “凤姑”不等瓦片落地,一拉衣袖,立和高剑平身形一低,双双平卧,隐伏在隐影之内。
  果然——西南角响起“当!当!当!”三记轻微钟声,饶是高剑平这等功力,也只能隐约听见。
  但是,秘室中却另有巧妙装置,外面一响,“西狱一尊”耳边,已是“当当”不绝,震得一惊而起。
  蓦然下,假山石缝,黑影一长,他竟然头也不回,身形一拨十数丈高,如长虹走天,直射院外而去。
  “西狱一尊”被他们诱走了。
  “凤姑”一见,马上低喝了一声:“跟住我!”
  随见娇躯一纵,脚不点地,高剑平亦是如影随形,紧随她的身后,眨眼落在假山缝口。
  这时候,“凤姑”态度严肃,不发一言。
  娇躯如灵狐入洞,一躬腰,已然没入地下。
  高剑平随之而入,才发觉甬道宽敞,别有洞天,当接连两弯之后,似乎走进了一间石室。
  可是——四面漆黑;根本没有一点亮,但从空气中淡淡的油烟气味,判断原有灯光,已被“西狱一尊”扇灭。
  但黑暗挡不住熟知一切的“凤姑”,她毫不迟疑,莲步迳直,就朝室角上闪去。
  “在这里!”
  她口音激动,低叫一声。
  高剑平一听之下,知道她找到了藏物之处,连忙步法一飘,靠近对方,顺着对方的手一触——果然有具比人还高,坚固无比的铁柜!
  “凤姑”这时,心情也很激动,低声附耳道:“你……你拉……”
  高剑平上下一摸,发现柜门紧闭,既无锁孔,也无铁环,根本就没有着力之处,于是用掌心,贴住铁门合缝。
  但在发力之前,仍以慎重态度,再问一句:“这里面没有机关吧?”
  “没……没有……”
  “凤姑”的声音,在轻轻地发颤。
  而且一阵人声脚步,清晰至极,已入耳际。
  这陈突乎其来的声音,使得高剑平下意识地一停,“凤姑”也在吁吁说道:“这是外面搜寻者的声音,由机关中传进来的,虽然还很远,可是‘西狱一尊’随时会来,你快一点……”
  他听到这句话,才恍然大悟,何以“西狱一尊”身处秘室,消息却灵。
  但时间已经不多。
  马上“丹田”运气,用无比内力,向内一收。
  那铁门应手而开,果真没有机关和警号!
  这时,“凤姑”抢上,一步暗中摸索。
  一阵“沙!沙!”的声音中,只听她半声娇噫,当真摸到了目的物。
  “你……看看……对不?”
  高剑平也很激动,伸手接了过来。
  眼眸一瞪,红芒暴射——立见绿绫包裹,厚可寸余,装璜极为精致。
  而最令人高兴的是!
  绫上面四个寸楷金字,写的是——“魔魂秘录!”
  “呀——!”
  “凤姑”也已经看清书笺,惊喜之余,颤声说道:“就是它,就是它,咱们快走!”
  高剑平将“魔魂秘录”,揣入怀内。仔细地掩上铁门,目棱劲光,更向秘室四周,凝神一扫。
  室内,书案坐椅,木榻薄团,简单得一目了然,除此之外,再无值得注意的事物。
  “走!走……。” “凤姑”又一阵催促下,高剑平发步当先,疾射而出,对方钉牢着他,俩人身轻如叶——一弹身,已经跃上屋顶,再加几个箭步,这秘室庭园,已然远抛身后。
  可是,就在他们脱离险境的时候,外厢一道身形,快得像一缕淡烟,凌空划出奇幻弧形,迳朝假山中钻去。
  很显然,“西狱一尊”搜敌未获,立刻匆匆赶回。
  “凤姑”一看这个情形,骇得娇躯一噤,手拉高剑平道:“拉着我走,他……他回来了。”
  高剑平闻言,右手一提她的左臂,电射后山密林,道:“你好像很害怕……”
  “当然怕。”
  讲到“怕”字,两人已越过后面书斋,进入山林里面。
  “凤姑”这才喘了一口气,道:“歇歇罢,等会再走。”
  “远一点不更好?”
  “这……这里我熟,来人……也……也不在乎!”
  于是,高剑平将手一松,放下对方道:“凤姑,多谢你的指点,从这里面,咱们可以分手。”
  “分手?!”
  “凤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骇噫一声,明眸大睁道:“我只能跟你走,否则……”
  “否则你怕报复?”
  “当然罗,‘西狱一尊’发现‘秘录’失踪,一定猜疑到我,那时候,他可翻脸不认人,尤其……”
  “尤其怎么?”
  “尤其他会想到我跟你合作,嫉性一发,更是不可收拾。”
  “这倒没有关系,”
  高剑平想了想,接道:“有了‘魔魂秘录’,魔魂教对你的控制可以解除,至于‘西狱一尊’,倒没什么了不得。”
  说到这里, 他将怀中的绿绫包裹取出来,拆去包袱后,一本完完整整的绫卷,立呈现于二人眼底。
  因为——它关系着十大门派几百高手的生命。
  所以高剑平极为看重。 对于“凤姑”而言,此录与她有直接关系,其心情之紧张,更不用说。
  可是——高剑平目棱一触,剑眉立轩。
  这本书纸白如雪,显然很新,不像是珍藏已久的古集。
  他掀开数页,检视内容。
  立闻两声——“哦!”
  “哦!”
  两人都面色大变,懊丧不已!
  原来书中字迹,都是些不相干的诗词,根本不是“魔魂秘录”!
  “糟糕!”
  高剑平颓然掩书,摇头不已道。
  “咱们一时疏忽,竟上了‘西狱一尊’的圈套!”
  “凤姑”面色剧变后,更是惊惶至极:“怎么办?送我回去也来不及了……”
  “送回去是不可能,但‘西狱一尊’的用意何在?”
  “也许是试探我?”
  “很可能,但是他究竟有真的‘秘录’?”
  “抱歉得很,我现在也糊涂了。”
  高剑平闻言,冷静地考虑了一下——“中州丐王”虽然从“撼地魔尊”之处,听说“魔魂秘录”,久已不在该教之内,但究竟落在何方,还是疑问。
  “西狱一尊”当然可疑,否则,他不会无故做一本假的,以防别人偷盗。
  可是,他也许没有秘录,而是故意做,好防止“凤姑”变志。
  因此,现在没有三进山庄的必要,至于如何处置“风姑”,倒是一个很为难的问题了……。
  心念下,他已将假的“魔魂秘录”,搓成了一团细粉。
  而“凤姑”双目不瞬,盯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只见高剑平双手一扬,一篷白纸洒满空中,然后伸手一招道:“好吧,我带你一路走,但是有个限制。”
  “凤姑”喜出望外,连忙点头道:“那太好了,任何限制我都接受,你只管讲……”
  “其实很简单,一切行动由我作主,你不要出主意。”
  “好!好!好!” “凤姑”连说几个“好”字,就在前面领路,两人联袂而行,由后山径中,穿射出去。
  再说高剑平改变原意带走“凤姑”,只基于两个原故:第一,她的精神,还在“魔魂教”的控制下,除了自己外,武林中再无别人能予保护。
  第二,“西狱一尊”和“魔魂教”的关系很特殊,直到现在,还不确定他是否邪教的党羽。
  就为了这一点,自己可能还要再来,到那时候,“凤姑”可以大有帮助。
  X  X  X
  华山腹地,怪石嵯峨。
  当中五座高耸石峰,和其他山脉,隔着万丈深谷。
  这时,远处两个小黑点,像流星匝地,电闪云浮。
  正是高剑平领着“凤姑”,跋涉着万水千山,兼程赶到。
  蓦地里,高剑平身形一煞,并叫“凤姑”停下,自己遥望着半被白云掩住的山峰,沉吟一下,道:“你不能再前进了,就在这儿等我罢。”
  “凤姑”一掠四周,道:“也好,这里石洞很多,我可以找个地方休息。”
  话声中,两人四下一找,就在不远之处,觅了一座颇为宽大的石窟。
  高剑平把前后地势看清后,和她同行人窟,想了一想,道;“临分别前,我有一个问题,你要据实答覆。”
  “好!”
  “当你受‘魔魂教’邪法控制的时候,有些什么感觉?”“嗯——”
  “凤姑”闻言一顿,道:“我感觉神志不清,有点迷糊。”
  “迷糊!恐怕不只这一点吧?”
  “凤姑”娇靥飞上一朵红晕,结结巴巴地反问道:“为……为什么不?”
  “我知道他们那一套,所以也猜得出你在隐瞒事实。”
  “那……那么,有讲出来的必要吗?”
  “当然!”
  “理由是——?”
  “我留你一人在此,如果‘擎天魔尊’用上邪术,你决不能抵抗,可能发生许多意外。”
  “因此你要设法预防?”
  “对!”
  “凤姑”听到理由后,咬唇一想,娇靥更红。
  但是——  这种性命交关的事,她不能忽视,于是低头答道:“老实讲,当我迷糊的时候,只有一个原始的冲动,因为……因为我会自解罗衫,赤身露体……”
  “嗯!”
  高剑平恍悟之下,平静地答道:“你别怕,我自有方法防止。”
  话声中, 他即刻盘膝坐下,并叫“凤姑”坐在他的对面,道:“现在,你注视着我的眼睛。”
  “凤姑”依言落坐,秋波一凝,如法行事。
  “你是练过内功的,就用打坐之法,自运功力!”
  对方用眼光表示懂了,立刻屏气凝神,推行本门心法。
  工夫不大,“凤姑”已然神宁气定,心无杂念。
  高剑平更将双掌一伸,扣住对方脉门,一使劲,两股奇强的内力,如电流般贯透穴道,渗入对方心房,道:“你现在有什么感觉没有?”
  “血气舒畅,心无杂念。”
  “很好,当你发生幻念的时候,就记起这一幕情形,只要心思不乱,对方邪法就不能浸害。”
  “凤姑”借他助力,运功数周,然后睁目问道:“这么简单,就能万邪不入吗?”
  “我另外还有布置。”
  高剑平应声之下,独自起身。
  竟将头发解开,分按肩际,然后跣足绕旋,运起“五雷都天大法”,在石窟中踏罡布斗。
  这一来,“凤姑”明眸睁得更大了!
  在她目光中,高剑平眼内的红色劲芒,亮得像夜空电闪,使人一见,顿感正气盎然,精神倍长。
  而且他足迹所至,都留下五寸多的深痕,起先看来杂乱无章,看到最后,竟是一付极有规律的星象图形。
  北斗分明,列宿俱备,正好环绕住她的坐处。
  瞠目下,高剑平的身法,由缓慢而变成快似飘风。
  只见幻影重重,难辨真迹,就连掌式也无法看清,又在窟门上下,刻满了古文法咒。
  这些布置——就和排帮帮主“言问天”,在“蛇窟”,中所画的一般,而高剑平边划边退,瞬已退到窟外。
  “凤姑”知道他要走了。
  但还来不及说话,已听高剑平郑重地交代道:“这座洞,我已用‘五雷都天大法’封住了,只要你不出来,‘魔魂教’的邪术,决难伤害!”
  “如果……如果我害怕呢?”
  “用我刚才说的办法,自镇心神。”
  “可是,我不能老不出窟呀?”
  “每日午时可以出来觅食,其他的时间不可以!”
  “好,我一定照做!” “做”字未完,又见身影一闪,人迹杳然。
  高剑平已用无上劲功,射向绝谷边际。
  “凤姑”见他走远了,这才叹了一口长气,自行座下。
  她没有别的可做,也不敢随便行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等待对方成功回转! 再说高剑平单人行动,速度上自然快了许多!
  可是——也因是独自一人,更感到深山死寂,鸟兽无踪,平添了一层阴森神秘的异感。
  他已经绕过了许多怪石峻岩,来到了五峰边际。
  这一看,才发觉山谷之深,何止千丈,简直是一道天然篱笆,把这万恶渊薮的“魔宫”,和外界完全隔绝。
  并且——这道绝谷不仅奇深,同时它的宽度,最窄处将百丈。
  任是高剑平轻功奇奥,也不能一跃而过,到达对面,因此他只是绕谷而行,再看其他之处。
  约经三四个时辰后。
  他以奇快速度,把绝谷绕遍一周,不知不觉,又回到原来出发的位置,可是,他终于失望了。
  因为,所经之处,都被深谷阻住,这种出人意料的情形,使得他双眉一锁,惊疑地暗加思索道:“奇怪呀!如此天生险阻,对方如何出进呢?”
  “在这么深的山谷下再挖地道,事实上不可能,如果说飞渡绝谷,就以‘擎天魔尊’的功力,也是无法办到……?”
  想到这里,他几乎疑心这又是一场骗局!
  但是,“撼地魔尊”死前的口供,也不会虚假。
  正在进退两难中,他突然灵机触动,目芒一震!
  因为这半天工夫,竟没有碰上一个人,反而显得神秘莫测,证明这一带必有蹊跷之处。
  “对了!邪教早有了准备,人一定也有的,但到处岩贯通,定在暗中窥探着我的行动。”
  这一想,他倒有了办法。
  只要抓住对方几个人,一定可以找到通路。现在他们既然躲藏着不露头,只要用计,必露马脚!
  决心既定, 他也故弄玄虚,凝立在绝谷边一阵工夫,竟自摇了摇头,然后一转身,反朝来路,缓缓踱去。
  从表面上看,他是心灰意懒,低头折回,事实上他却耳听八方,留心响动,用目棱斜扫着身后的一切。
  果然——就当踱出半里多路时。
  背后一片岩石的上缘,竟然伸出一个小小黑点。
  “好家伙,你一定还有同党。”
  高剑平心神一动,暗予冷哂,立见眨眼之际,黑点竟增到四个之多,都是伸着半个头,盯着他的背影……。
  潇湘书院 扫描  乐山 OCR  潇湘书院独家书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