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古桧 >> 神剑腾霄 >> 正文  
第十七回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七回

作者:古桧    来源:古桧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9/29
  月白风清,无灯无烛,正是全神欣赏月华良宵,如能有人相约黄昏后,该带有多少浪漫气氛。
  但在这文殊古刹之内,虽然也是人约黄昏,但来的不是佳人,而是暴客。
  狂书生云霄的一阵酒雨,喷洒使得一群贼人亡魂丧胆,文殊寺的僧人,也收起了慈悲之心,戒刀闪处,血光崩现,禅杖抡转,腥风疾卷。
  十几个进犯文殊寺的贼人,眨眼间,已然就歼八九,只余下三个人,一见情势不好,哪还敢再战下去,大喊一声:“风紧!扯乎!”
  各自一卖招,转身飞纵,就向庙外窜去。
  殿脊上的云霄,哈哈一声长笑,倏见他把嘴一张,一股白光,带着一阵酒香,疾射而出。
  三贼之中,有一人窜纵得稍微慢了一点,那股酒箭正射打在他臀部之上。
  “卟!”地一声,接着就是那人一声惨叫。
  原来那一蓬酒箭,打了他一个屁股开花,他是连头都不敢扭,甩手扔掉了兵刃,双手抱着屁股亡命逃去。
  这最后的一招打出,逗得一旁观战的人,轰然大笑起来。
  梅影笑态方休,娇声道:“霄哥这个人是最坏了,亏他怎么想出来的这样绝招!”
  云霄笑道:“别笑了,这不快追贼人去,纵兔捉狐,吊上他们,包可直捣贼窟……”
  梅影一听,没等云霄话音落下。娇喊一声道:“琴妹妹!走哇!”
  她是人随声起,薛琴也跟踪飞纵。
  施琳倏地娇喊一声道:“梅姐姐,也算我一份。”
  月光下,但见罗衣飘拂,宛如似月下飞营飞掠而去。巧手方朔韩翊一看杨海平,道:
  “平儿!咱们也不能后人哪,走!”
  话声中,师徒二人一顿足纵出寺外,也跟着梅影等三女身后直追。
  那三女的脚程,都有不凡的造诣,神速已极,转眼工夫,已经没了影子。
  云霄就坐在殿脊上,一直把一坛酒喝得涓滴不剩,先抖手扔出去酒坛,哈哈笑道:
  “我也该走了!”
  法澄老和尚眼看着这位青年书生的狂猖不羁,不禁喟然叹道:“难道江湖就是狂人的世界吗?唉!但愿我佛慈悲他们……”“大和尚,你又何尝不狂呢?几时又法相庄严过,还是让佛祖慈悲你吧!”
  倏地从偏殿的房脊上,传下来一个阴恻恻的声音。
  老和尚不禁大吃一惊,仰首看去,哪有半个人影儿,忙喝道:“是哪位朋友!怎不现身?”
  那阴恻恻的声音又道:“你想叫我现身吗?只怕在你见到我之后,离死也不远了。”
  法澄和尚哈哈笑道:“老袖早已看破了‘生死’二字,但却得看死的值不值得。”
  两人在放声对着话时,一班僧众就知事态严重,身不由己,全都向老和尚身边靠拢。
  那阴恻恻的声音,冷哼了一声道:“既然这样,就让你死个明白吧!”
  当先的一位,那份长相不能看,再胆大的人,也得吓上一大跳。
  就见他身量瘦削高长,双颧高耸,面上无肉,只是有着一层皮,紧紧地绷住,眼眶深陷,牙齿突出唇外,一眼望去,简直象个骷髅骨头,仅仅只是比骷髅头多了一些头发。
  这人一现身,立使文殊寺的僧众,连法澄老和尚在内,全都由不得心底冒起一股寒意,一个人都睁大着眼睛,诧想道:“世上竟会有这样可怖的活人?也许是什么鬼魅吧……”在那怪人身后,并肩站着两人,一人生得面黄肌瘦,宛如是大病初愈的样儿,不停地大口喘着气,身形也抖颤着,似乎一阵风过,就能把他吹倒。
  另一人,是个生相凶悍的和尚,胖胖的,一脸横向,满脸络腮胡子,神态猛恶已极。
  法澄一见这神态诡异的三个人,心中先是一怔,跟着沉声喝问道:“你们是谁?夜临寒寺作甚!?”
  那凶煞之气甚重的和尚,扬起个大嗓门,道:“你猜我们是谁?”
  这句话哪像一句人话,自己不说出来,人家怎会猜得出?
  可是那酒佛法澄总是个武林中的高人了,他闻言又一打量对方三人的神态,不禁面色陡变,道:“三位莫非是武林四凶么?
  怎么还有一位不见?”
  “老和尚!你真不愧是武林高手,佛门中的高人,竟猜得出我弟兄,冷焰迟到了一步,你都能想起来,佩服!佩服!”
  随着话声,就见从山门外进来了一位中年秀士,他轻摇折扇,面含奸笑,入眼就知他不是个善良之辈。
  法澄一怔之后,宣了一声佛号道:“四位夜临寒寺,不知有何见教?”
  那骷髅头哼了一声,探手指了一下院中死尸,冷冷地道:“这些人的死,可是你们下的手吗?”
  法澄道:“他们夜犯寒刹持刀行凶,老袖为了自卫起见,也只好动手玷污这片清净佛地了。”
  “好!”那骷髅头突地喝了一声,跟着道:“你可知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吗?”
  法澄道:“事起仓促,没有问得!”
  骷髅头道:“现在问也不迟!”
  法澄道:“去问谁?”
  骷髅头咄咄一声怪笑,道:“他们已在鬼门关中等着你了,你去问他们好啦!”
  法澄微微一笑道:“只怕你难得如愿!”
  “嘿嘿!嘿嘿!”骷髅头陡地一声冷笑,声音有些阴森可怖,令人不寒而栗。
  他冷笑之声未遏,那两道逼人的目光,炯炯地向僧众扫了一眼,冷声道:“那你就试试看。”
  语音方落,突然发动,探臂就朝法澄老和尚抓去。
  法澄向后退了半步,方待转身还招,他身边的几位僧徒各把肩头一晃。便站在老和尚前面。
  济安僧一抢手中戒刀,招走“寒梅吐蕊”,疾刺那骷髅头的左肋。
  济定僧则是禅杖横扫,“狂风拂柳”,攻向骷髅头的下三路。
  济平僧攻得更奇,他是身形微晃,双肘齐出,和身向骷髅头怀中撞了上去。
  这师兄三僧,在武林中也全是身列高手之林,合力齐攻,声势有何等凌厉。
  可是那骷髅头的武功,确有过人的造诣,只见他身形一缩,微微几闪,倏忽之间,三僧齐攻的一招,已然全都落了空。
  骷髅头借势退后了丈许,但是他乍退又进,双爪舞起两团劲风,又扑了上来。
  济平僧首先惊叫一声,踉跄后退,肩头上血迹殷然,身形晃摆着退后有五六步,再也站不住了,一头栽倒向地上。
  就在济平僧栽倒地瞬间,济定僧也怪叫一声,倒纵出去,身没落地,“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来,跟着也扑倒地上。
  济安一见两位师兄弟相继倒地,又觉着两团劲风向自己头罩落,哪敢再战,立即闪身后纵,移出有丈许,方始脱出了毒手,头上却已冒出了冷汗。
  那骷髅头一招之间,逼退了文殊寺的三位高手,又是嘿嘿一阵冷笑。
  冷笑声中,突然足尖一点,凌空拔起。
  法澄和尚还以为对方是向自己袭来,方作势抵御。
  哪知,事出他意料之外,骷髅头一跃起,在半空中身形一拧,突然扑向那班僧众,一阵疾掠猛抓。
  但听惨叫之声,此落彼起,转眼之间,有二十几个僧人,纷纷倒地,全死在那骷髅头的毒爪之下。
  那些僧人,在武林之中,武功也都有相当的造诣,是法澄老和尚一手调教出来的,碰上了这位骷髅头,竟然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便全死于非命。
  法澄可由不得惊怔得发起呆来,满面痛苦之色,沉声道:“施主这样地手辣,岂不怕天理报应吗?”
  骷髅头哈哈一声狂笑,道:“老和尚,你少和我说经,什么天理报应,俺贺奇不信这一套,我看要遭报的是你。”
  对方一亮出名号来,法澄神色又是一变,冷冷地道:“你要打算怎么样?”
  毒指居士贺奇道:“本座今日要洗屠你这文殊寺,然后再放上一把火,将它烧成一片瓦砾。”
  法澄道:“老袖和你究竟有什么仇恨?”
  贺奇道:“除非你交出来那巧手方朔韩翊和姓杨的那小子两个人,不然只怕你难逃此劫。”
  法澄道:“他两人早已走了,再说,施主有事尽可自去找他,又和敝寺有什么牵缠!”
  阴司秀才冷焰一摇手中折扇,笑道:“没有牵缠?你倒说得轻松,他们既到过你这里,我猜一定将那百酿温玉钵留在你处,这样吧,你将那温玉钵献出来,也是一样,可以免去你这一劫。”
  那幸脱一难的济安僧插口道:“谁见过什么温玉钵……”他一声未了,贺奇突地一声怪笑,反手一掌,就朝他疾袭而出。
  这一掌突如其来,而且掌势飘忽,掌力如山,整个院中,都感到有一股无比大力在震撼着。
  济安身形一拧,退出丈许,才勉强降手接了这一掌,两掌相交,“轰”然一声,仍不免被震退了几步!
  法澄老和尚霜眉微轩,哈哈一声大笑道:“好!老油就舍此一命和你们见个高下吧!”
  贺奇哼哼冷笑不已,双掌在身前划了一个弧形道:“是你自己找死,可怨不得我手毒!”
  放声中,扬起手掌,五指箕张,凌空一抓,向法澄和尚劈头抓来。
  法澄和尚左袖一拂,发出一股潜力,迫得对方毒爪缓得一下,右手已撤出了长剑。
  这就是一代名家的手法,单凭亮剑这一手,可说是潇洒从容,奇快无比。
  可是那毒措居士贺奇的双手十指,发出来的缕缕劲气,端的是重如山岳,锋利如剑,法澄左袖发出的那股劲力,竟然无法抵挡得了……老和尚不由心中一栗,幸而剑已亮出,立即用了一招“金龙抖鳞”,幻化出朵朵夺目的剑光涌了过去。
  毒指居士贺奇嘿嘿一阵冷笑,十指箕张,竟然不惧那剑光凌厉,化抓为戳,一指轻弹!夺”的一声,他这一指,居然将法澄攻到的一招弹了开去。
  法澄顿时大吃一惊,心中转念道:“看来这魔头果真高明,以自己多年苦修,却也挡不住他千山绝学……”心念动处,就施展出自己的成名绝技,“神马大九式”,登时身剑合一,飞走九宫方位,凌空盘旋游翔。
  但见他那剑法,虽无眩心骇目之处,但却着着抢占先机,颇具威力。
  毒指贺奇用尽毒爪上的威力,力抢攻势,一口气攻了二十多招,空自撤出漫天爪影,却毫无一些制胜之象,气得他“哼哼”之声不绝!
  在这时,从庙墙外忽然跳进来一个人,初时,他本想向院中打招呼,但被那场恶战所吸引住了,静静地站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
  另外那阴司秀才冷焰等三个人,似也看得出了神,对这寺院中来了人,蓦如不见。
  本来像这等高手比武,实是在江湖上罕曾得见的事,每一人的举手投足,都含有无限玄机,难怪他们都聚精会神,注视着场中情形了。
  刹那间,法澄和尚的剑化神龙,纵横扫劈,激起一团劲风剑气,宛如巨浪澎湃,滚滚不休。
  毒指居士贺奇上手一大意,被对方占了先机,他变为被动之势,只有一味地拆解。
  不过,他那身形之巧快,两只毒爪招数之神奇,也足以使人叹为观止。
  双方好不容易地拆了七十八招,毒指居士贺奇已渐渐居了下风,但那另外的三个人,也都面露紧张无比的神色。
  阴司秀才冷焰朝那凶猛的恶僧道:“狗肉和尚,你看见了没有,只恐怕老贺要不行了呢!”
  那和尚正是凶僧化因,闻言哼了一声道:“你阴司秀才有什么办法没有,何不露一手咱们瞧瞧。”
  阴司秀才冷焰奸笑了一下道:“我们何不趁这机会给他来个血洗,先把这寺内的和尚都杀光,然后再放一把火,我不信将那老偷儿烧不出来。”
  他话声甫落,其他二凶就鼓掌叫起好来,毒手病夫松九却有气无力地道:“我担保,不会让他们有一个漏网的。”
  这几句话说来轻松,但在法澄和尚听在耳中,可不由大吃一惊,想不到对方居然有这么卑鄙的一着,急得他大吼一声,道:“老衲给你们拼了”他在喝声雷动中,一柄三尺青锋,使尽威力,逼得毒指贺奇连连后退。
  就这么眨眼工夫,三凶已然发动,扑向立在殿廊两侧的僧侣。
  文殊寺中僧侣,除了二十几位功力较高之外,余下的虽也会武功,但造诣可就差多了。
  登时之间,寺院之内杀声大作,刀光剑影,交织成一片,那惨叫之声,更是一声连着一声。
  法澄老和尚之逼退毒指居士贺奇,本是打算去救那些僧侣弟子。
  哪知他身未动,势未出,又扑上来个劲敌毒手病夫松九。
  这一来,他就有些独力难支了,心中一急,宛如疯了一般,摧动剑招,力拒二毒。
  那伫立一旁观点的人见状,似已实在忍不住了,倏地振吭一声清啸,有如凤哕九天,清朗悦耳已极。
  在那啸声中,他身形一晃,疾如飘风,撞入人丛之中,登时逼退了那阴司秀才冷焰和狗肉和尚化因。
  此人一现身,也将寺院中所有的人震住了。
  法澄偷眼看去,认出来是那狂书生云霄,方打算出声招呼……毒手病夫松九已先叫出来一声,道:“咦?你是云霄!”
  狗肉和尚化因也跟着惊叫道:“云霄,你……”他们惊叫之声未了,毒指居士贺奇突然合下了法澄,纵身扑了过去。
  云霄哈哈一声狂笑,剑光一挥,蓦地涌起一道剑墙,寒气森森,直把上来的毒手居士贺奇,逼得倒退不迭。
  他笑声甫歇,朗声道:“你们这些该死的东西,太卑鄙可耻了,竟然用此手段,可惜心机白费了……”原来当他从殿脊上方飞飘出文殊寺,前奔约有一里多路时,心中忽地一动,暗忖:“天蝎教既然敢向文殊寺挑明了,怎么会派出些武功差劲的人来扰乱?
  可能是安排有诡计,打算把寺中好手引走,他们趁机下手,来对付文殊寺的其他僧众,也可能会一把火烧了文殊寺……”他心念转处,立即掉头往回就跑。
  果然他猜得不错,天蝎教信阳分坛来了武林四凶,他眼看着文殊寺一片血腥,怎忍得下满腔气愤,这才亮剑阻止这批凶神。
  法澄老和尚一剑逼退了毒手病夫,凌空便跃到了云霄身侧,没有说话,先就大喘了几口气。
  云霄笑道:“大师父!请守着此地,我去会一会人家四凶,看有如何个凶法。”
  他话音一落,振一下手中剑,一道夺目的剑虹,凌空电射,就袭向了毒指居士贺奇。
  贺奇抬目一瞥,微微失色,迅快地想道:“咦?这不是太阿神剑吗?怎会到了此人手中?……”念头在脑际一掠而过,双爪运足全力,迎着云霄疾击过去,竟然探爪要抢神剑。
  云霄微微一笑,冲势蓦然一刹,就着对方抓来之势,剑尖一抖,洒出点点寒星,罩向了毒手病夫松九。
  松九被他这一招神妙的剑法,吓了一大跳,忙忙斜撇开去。
  哪知毒手指贺奇的双爪被云霄的剑招一引,一个收势不住,劲急地抓下,恰碰到松九斜闪过来。
  松九一见贺奇抓来,这一惊非同小可,猛可里抢开一双黑漆漆的毒掌,连施三招,方始躲开了贺奇抓来的那两爪。
  云霄朗声一笑:“怎么?你们起了内讧吗?还是同我打的好……”倏忽又挥剑直取贺奇,剑花朵朵涌出,精光耀眼。
  贺奇见这一招剑势更凶,迫不得已,身形暴退,立和阴司秀才冷焰会合,双战云霄。
  另一方面,法澄老和尚已运转了一口气,一挺手中剑,抵住了那毒手病夫松九和狗肉和尚化因。
  六个人分成两拨,就在文殊寺的前院中,恶战起来,论势来说,四凶是四个人,法澄这边,只有他和云霄两人,殿廊下虽有不少的僧侣,但他们的武功,受不得一击,眼前也全都惊得呆了,所以贼人似要强上一筹。
  在力上讲,云霄的一柄剑,抵住了贺奇冷焰二凶,可是应付有余,只是那法澄老和尚抵敌狗肉和尚和毒手病夫,却就显得力不从心了。
  云霄一边动着手,一边却向法澄那边看。
  眼光射处,一见法澄大师已连遇险招,便知道他已力竭了,再要力战下去,纵然不死,也必受重伤。
  他心念动处,于是双足一顿,身剑合一,化成一道耀目剑虹,疾射过去。
  在这时,那毒手病夫松九猛地推出一掌,手掌漆黑如墨,有一股腥味由风而生,裹向了法澄和尚。
  同时间,那恶僧化因抡起一根镔铁禅杖,也奋起神威,激起劲风飒飒,疾卷而至。
  这两人的功力加起来,何等沉重,法澄老和尚怎能抵挡得住,蹬蹬蹬,退后了三四步。
  殿廊上那些僧徒人,甫一被毒手病夫那掌风扫过,立有人惨叫道:“哎呀哎呀肚子好疼啊!”
  法澄老和尚闻去微微一栗,刹时间,也觉着自己的五脏六腑有些翻动,不由得也喊了一声:“不好!”
  在这一刹那间,只要对方齐攻上来,老和尚因身形方稳,且又中毒,定然无法招架,非得伤亡不可。
  但那毒手病夫自以为毒功可恃,稍停攻势,冷冷地道:“你已身中剧毒,只怕你活不了几个时辰啦!”
  他一言未了,云宵已然驭剑飞来,人在空中,大喝道:“就让法澄大师活不成,你也别打算生离此寺,看剑!”
  喝声中,手中太阿神剑一抖,洒下一溜寒星剑芒,直取毒手病夫松九。
  松九抬头一瞥,不禁大惊失色,慌不迭掌上运足全力,毒气也用到十二成,迎着云霄下击之势,推了上去。
  在此际,那毒指贺奇和那阴司秀才冷焰,以及那狗肉和尚化因,也都禁不住面现紧张之色,心中都在惊忖道:“这小子好神妙的剑法……”就在他们一念未了,毒手病夫松九掌方推出……那见一溜剑光,挟着一阵破空之声,罩落而下。
  刹那间,人影闪晃,松九发出了一声惨嗥,人却飞跌出去一丈多远,云霄已然飘身落地,朗声笑道:“我今天削下这一双鬼爪子,也省得你以后再用毒掌害人。”
  他这一言出口,大家才看出那倒地上的毒手病夫松九,他的两只手掌,竟然被太阿神剑齐肘削断,人已昏死在地。毒指贺奇见状,蓦然间呆在了当地。
  阴司秀才冷焰却大喊了一声道:“云小子,这笔帐咱给你记上了。”
  云霄冷冷地道:“要逃命的就快点,别等我改了主意,你们就别想生离此地了。”
  呼啸声中,三凶挟起那断了肘的毒手病夫松九,窜逃而去。
  法澄老和尚已力竭地跌坐在地上,其实他已然中了毒,在勉力调息。
  云霄问道:“大师!你没有妨碍吗?”
  法澄宣了一声佛号,“老袖只是力竭,调息一阵就会复……”云霄道:“病夫所施之毒,也无碍吗?”
  法澄道:“敝寺自有解毒之药,云施主但请放心,你还是快去阻止老偷儿等人的行动,我担心他们已中计,如有个不好,可就糟了。”
  云霄闻言,心中一动,暗忖:“贼人既有调走文殊守好手之计,在他那巢穴之中,必有擒龙之谋,我是不能耽搁的。”
  念头转处,忙道:“大师说得对……”
  一言未毕,人已飞纵而去,话声随着身形,转瞬已沓。
  月光流辉,映得大地一片皎洁。
  在通向大别山的山径上,飞驰着几条黑影,如流星横空一般,倏现倏隐。
  这几个人是谁,是毋需交待的了……
  走在最前面的两人,似在较量着脚程,她们跑起来真的不分上下。
  在两人的后面,是个绿衣女郎,她虽然也纵势如飞,但比起前面的两人,却要差上一等。
  那个人也真个胆大,竟然不顾“遇林莫入”的江湖大忌,毫不考虑地穿林而过。
  出林,连着的是一道狭谷,谷势陡而不峭,看起来毫无惊险之处。
  正当先头二人方一穿过谷半,倏觉脚下似被一种东西绊住,双喊出了一声:“不好!”
  就见那两个一紫一白衣袂飘荡,身躯一横,倒向地上。
  后面赶到的那绿衣女郎,惊得娇躯一挫,刹住了脚步,娇喊了声:“影姐!琴妹!
  你们……”她一声未了,就见那两人宛如腾云驾雾一般,冉冉向峭壁上升去。
  这位绿衣女郎正是那莲花仙子施琳,她见状翻手抽出长剑,就待扑向前去解救……
  身后又赶来了二人,是那巧手方朔韩翊和杨海平。
  他们也早看到了前面的情形,一见施姑娘亮剑作势,就知道她要扑上去救人。
  “琳儿且慢,前进不得!”韩翊心中一急,人随声出,飞纵过去,拦住了施琳。
  施琳美眸流转,已含着满腔热泪道:“影姐姐她们……”韩翊叹了一口气,道:
  “我知道了,就是你扑上去也救不了她们,咱们得从长计议。”说话间,杨海平也赶了上来。三人微一商量,迅即退出了那狭谷,到了树林之内,找了块干燥之处坐下。
  施琳已迫不及待,问道:“师伯!快想个办法救影姐姐呀!”
  韩诩道:“你别忙,等我好好想一想……”一言未毕,阴暗处响起一个冷冷的声音道:“你想也没有用,别说进入红螺谷,眼前你们就得送命。”
  声出人现,数丈外并肩站着两人,一个是那毒指居士贺奇,一个是那狗肉和尚化因。
  原来他们是从文殊寺逃出,路经这里,听到了三人的谈话。
  阴司秀才冷焰先背着受伤的松九,回转红螺谷,贺奇两人现身出来,打算对付老偷儿韩翊。
  韩翊虽不认识贺奇,但对那狗肉和尚化因却不陌生,一见两人现身,他哈哈笑道:
  “真个是人身何处不相逢,夜半荒野,会碰上了尊驾!”
  恶僧化因冷冷地道:“碰上了我,就该着你寿命已尽,这就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还有何话说?”
  韩翊笑道:“夜半只合遇鬼狐,撞上了尊驾,我只有自认霉气,不过,我还没打算埋骨此地,二位如何打算?”
  恶僧化因迈前一步,道:“我打算领教一下你老偷儿的武功绝学。”
  韩翊笑道:“领教不敢当,动手走上两趟,老偷儿还不嫌尊驾这一点鬼气。”
  他这一阵笑骂,恼了那毒指居士贺奇。他在旁冷哼一声,抢了过来,喝道:“老偷儿!你先接我三招试试。”声随招出,五指箕张,疾向韩诩的“咽喉”、“肩并”、“巨骨”三穴抓到,出手迅捷已极。
  巧手方朔韩翊乃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武功也精博得很,一照面就认出来对方使的是千山魔爪的手法,心中一惊,哪敢大意,身形连间之下,让过了这一爪攻势。
  立又哈哈笑道:“啊!你这骷髅脸,就是指毒指贺奇吧!千山魔爪算不上武功绝学。”
  话声中,右手旱烟杆一挥,抖起无数杆影,趁热还击。
  毒指贺奇在千山一派,算得上是位高手,自以为他的一身武功,足以压倒中原武学。
  哪知,今日一会之下,先输给了法澄大师,后又受挫于云霄,满腔怒火正然无处发泄,这一遇上了巧手方朔韩翊,立将煞手施出。
  可是,他这第一招就走了空,不禁冷哼了一声,左手跟着又抓了上去。
  须知高手过招出手都疾如闪电,你快我也快,各展所学,全力抢攻。
  到这时,双方心中都明白对方并不易取,所以谁也不敢有丝毫大意,相互抢攻,真是间不容发。
  那韩翊的一支旱烟杆,夹着咝咝风声,尽是急攻招法。
  但见杆影点点,砸、打、敲、点,着着都是指向贺奇的身上要害。
  毒指贺奇想不到一夜之间,连战三位中原高手,自己全没讨得好处,看来千山武功真个的不行了,还想什么称雄中原?这时他的内心,不知有多急多怒,双爪抡起,指风缕缕如刃,划风生啸,招式却是越来越缓,在他那一扫一抓之间,端的是力透千钧,重越山岳,显然他已运上了毕生功力。
  韩诩除了他那根旱烟杆招术奇妙之外,还配上他的一身轻巧的身法,乘隙进招,已然是趋避多于进攻了。
  在这时,杨海平已和那化因和尚动上了手,也打了个杖影翻腾,剑虹流动。
  不过以功力论,杨海平怎会是恶僧的对手,被对方杖影裹起,就只有招架之力了。
  莲花仙子施琳看得既惊又急,突地娇喝一声,身子凭空跃起两丈来高,玉腕急翻而出,手中长剑,化作万点银星,由上而下,向那恶僧秃头罩下。
  恶俗化因抢杖一招“盘花盖顶”,架开了施琳凌空下击的一招,跟着杖走“挥戈断流”,又扫向了杨海平。
  施琳趁机落地,脚尖才点地,又欺身疾进,剑招连绵递出,“迎云捧日”、“丹凤朝阳”等招。
  但见银芒颤动,寒光飞舞,一轮急攻。
  双剑战恶僧一根禅杖,两道青虹涌起,一片紫电迸发,冲着那势如疯虎怒狮般的杖影,排山倒海地迎架横扫。
  就在这时,树林中突地响了一人的喝声:“我就不信你们四凶能跑到哪里去,咱们是死亡约会不见不散。”
  这一声出口,毒指贺奇先就吃了一惊,急忙收招跳出圈外,喊道一声:“狗肉和尚,风紧……”声出人已纵起,风一般飞逃而去。
  那狗肉和尚此际被两柄剑缠住,竟然无法脱身,急得头上已然见了汗。
  他心中一发狠,蓦地一招“八方风雨”,禅杖抡起劲风激荡,逼退了施琳,趁势一纵身,跳出圈外,方待垫步再起,窜逃而走……倏觉眼前人影一晃,耳边响起一个爽朗的声音道:“秃和尚,你还打算走吗?讲好的死约会,我看你还是留下吧!”
  抬头看去,见身前七八尺远,站着一个潇洒的书生,正是那云霄。
  杨海平和施琳两人,一见来了云霄,胆气立壮,挺剑纵了过去,就把个恶僧化因,围在了当中。
  巧手方朔韩翊虽没有围上来,但却点燃了旱烟杆,一口口地喷着白烟,笑道:“小秃驴,以我看你还是识相点吧,此处的风水不错,能埋骨在此,实在说,可是你的好运道。”
  恶僧化因扫目一瞥,已看出自己今天是跑不了啦!猛地一顿手中禅杖。
  砰然一声巨响,火星四溅,碎石纷飞,足见他已经怒极了。
  厉声喝道:“云小子,你未免欺人太甚,酒家和你拼了。”
  他一支镔铁禅杖,随着喝声,纵击横扫,舍了杨、施二人,狠狠地向云霄攻到。
  云霄哈哈一声长笑,道:“贼秃,你打算和我拼命,你配吗?”
  笑声中,横剑向上一架,剑杖甫一接触,半空中猛地激起一串火花,“锵啷啷”一声金铁交鸣,恶僧身躯一震,马步立浮,双臂一阵酸麻难当,不禁心中一栗。
  他真没想到,对方不但剑术通玄,就是内力也强过自己一筹。
  再低头一看,吓得他脸上倏地变了颜色。
  原来他那条禅杖,赫然被云霄一剑砍了寸多深的缺口,如果再要补上一剑,他这条禅杖就得被断成两根短棒了。
  在这个当口,他心中知道,打是打不过人家,跑又跑不了,除了拼命之外,别无办法。
  于是暗中摸出了两枚烈火弹,心忖:“目前惟有借这两枚火弹之力,夺路脱身了。”
  心念动处,他左右张望了一下,找寻空隙。
  可是他忘了与高手过招,心神是分不得的,稍有分散,都会立蹈大险。
  就因为他张望了这一下,云霄已看出了破绽,笑道:“贼秃!
  你少在云大爷面前闹鬼,你不是还有一手烈火弹没有施展吗?
  那么就亮出来吧!”
  化因冷哼一声道:“这可是你自己点出来的,不要后悔……”话音未了,抖手打出黑光一缕,疾如闪电,疾射云霄前胸。
  云霄似乎根本就没有将烈火弹放在心上,等到飞至中途,他突地一挫腰,一掌推出。
  掌风和那火弹甫一接触,轰然一声,冒起一团火焰,竟然被逼激射回去。
  化因见状,知道这火焰烧到自己身上,更是不得了,也赶忙推出一掌。
  那片火焰被两方掌力一逼,立即喷溅出火星。
  这些火星宛如烧炭或打铁爆出的火星样的,喷得满天皆是,仍然被劲气逼回,笼罩住了化因和尚。
  他这真的叫作茧自毙,一见火星罩下,知道沾衣即着,赶忙扬袖扑打,却忘了手中尚还捏着一枚弹儿呢。
  他不扑打还好,这一扑打,扬手把那枚火弹摔在了自己脚下,再被云霄掌力一逼,心中一慌,一脚就踩了上去。
  轰然一声响,红光闪闪,全身已着了火,衣服烧了,发眉也燎着啦!
  不过,他仍没忘记救火之道,就是躺在地上打滚。
  身上着了火,在地上打滚是一着妙法,立即可以将火扑灭。
  谁知,他又忘了在囊中还存有不少的火弹呢,遇上压力,立即爆炸,刹时之间,连着就是几声轰轰大响,火焰在飞腾中,冒起来缕缕黑烟。
  那恶僧化因许是作恶多端,天道好还,今日遭了恶报,他惨嗥了几声过后,想是已去了西天,一声不哼了。
  一阵风过处,焦臭之气令人作呕。
  火熄了,黑烟仍袅袅,大和尚成了块烤白薯,烧了个血肉模糊。
  云霄等人在那和尚自焚时,早就避向了上风头,眼望着烧焦了的尸体,而发出了一声浩叹。
  韩翊笑道:“小子,我真看不出,你还有这份慈悲心肠,竟然会对一个作恶多端的死坯发出感触的叹息。”
  云霄笑道:“我却不是怜悯他的死,只是想到一个人为什么要硬朝死路上走?”
  韩翊道:“这有什么奇怪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江湖上争的就是名利,有几人能够看得透的。”
  云霄微微笑了笑,也不争辩,却问道:“老前辈可看到梅姑娘她们吗?”
  韩翊道:“你不问我,我也正要告诉你哩,她们已然被红螺谷捉了去啦!”
  “红螺谷?”云霄惊怔了一下,忙问道:“红螺谷在什么地方?”
  韩翊道:“红螺谷就是天蝎教的信阳分坛,前面就是。”
  云霄着急地道:“那咱们得赶快去救她们呀!”
  韩翊道:“这个我知道,只是红螺谷中埋伏重重,要是栽在这一班宵小手里,也太犯不着。”
  云霄道:“难道咱们就不管她们吗?你们要是怕的话,我一个人就闯它一下看看。”
  他话音甫落,身形纵起,就直向谷中扑去。
  韩翊见状,急得抓耳搔腮,口中直嚷道:“怎么年轻人的脾气,都是这样的急躁!”
  施琳道:“师伯,别发牢骚了,咱们是不是不管这件事呀?”
  “谁说的?”韩翊一瞪道:“咱们如果真个不管,嵩阳派这块牌就算砸了,贪生怕死,还在江湖上混什么?走!老偷儿也舍了这条老命啦,闯一闯他这红螺谷。”
  说着,就跟着云霄的背影追了下去。
  施琳望着杨海平嫣然一笑,两人也连袂飞起,随后紧跟。
  在这时那梅影和薛琴两人,已是被人家捆起手脚,抬进了红螺谷,分开关在一个山洞中。
  没有好久,红螺谷先回来了阴司秀才,他负着那被断了双腕的毒手病夫松九,等他将松九放下一看,不禁自骂了一声道:“我这会儿真成了阴司秀才啦,怎么把一个死尸朝家里背!”
  原来那松九双腕一折,他练的是毒功,毒不外发必然内侵,早已死去多时了。
  正在阴司秀才冷焰生着闷气的当儿,又回来了毒指居士贺奇。
  在这红螺谷,他贺奇是个头儿,因是吃了败仗回来,准知道敌人必然会闯进谷来,所以,他一进入分坛,立刻就忙着调遣人手,各处布防。
  这座分坛,是个共分三进的大宅院,第一进是议事之处,一排五间的大敞厅,第二进是待客之所,第三进才是他们的住处。
  依山建筑,最后就是囚禁人犯的山洞,梅影和薛琴两人,就囚在那里。
  贺奇布防完毕,才回到第三进他们的住处,一进上房,就发觉阴司秀才冷焰的神色不对,忙问道:“那病夫怎么了?”
  冷焰道:“真倒霉,背了大半夜,抱了个死尸回来……你们对付那老偷儿怎么样了呢?”
  贺奇叹了一口气,道:“别提啦!眼看那老偷儿就要成擒,巧不巧,姓云的那小子又赶了来了。”
  冷焰闻言先是一惊,忙道:“不用说是败了回来的。”
  贺奇顿足骂道:“我真是不懂,那小子的功夫是怎么练的,剑招奇妙还情有可说,是得名师指点,怎么内功也那样的深厚。”
  冷焰道:“当然也是名师传授……我却担心他会闯进谷来,合咱们两人之力,可不一定会斗得过他。”
  贺奇道:“我已布下了天罗地网,只怕他不来,如敢进我这红螺谷就是我报仇的好机会!”
  他们在说话之间,天色也就亮了,仍未见那恶僧化因回来。
  冷焰沉思有顷,突然道:“狗肉和尚这时还没有回来,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贺奇叹了一口气道:“我也这样想,没料到咱们四凶会斗不过一个乳臭小儿,真泄气……”冷焰道:“我担心你那天罗地网,恐怕也网不住那小子吧!?”
  贺奇突有所悟,陡地站起身来,道:“你说的不无道理,我得出去看看!”
  冷焰道:“你慌什么?咱们还捉住两个人呢,应该怎样处理?!”
  贺奇似乎对他那布置,真的不放心,急着再去检视一遍,所以对其他的事,也就不放在心上,顺口道:“你看办吧,能宰了最好……”说着话,人已走出房去,径直奔赴庄外,去检视他那天网地网,安排擒龙之策。
  梅影姑娘被囚在山洞中,真个是又急又气,无奈身陷牢笼,任是肋生双翅,也飞不出去,只有一个人坐着生闷气。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洞门口铁栅开了,进来了阴司秀才。
  梅影手脚被缚,眼见铁栅开了,却没办法能够冲出去,又认出进来之人,乃是以阴险著称的阴司秀才冷焰,气得个梅姑娘只有闭上眼睛。
  那阴司秀才冷焰不但是阴毒出了名,而且也是个色中饿鬼。
  他起先不知捉住了两个什么样的人,在进来时,打主意要这两个杀杀气,用尽毒刑来摆布一番。
  但等他进入洞中一看梅姑娘那模样儿,他两只眼睛可就直了,轻叹了一声道:“好个俊俏的妞儿,足以令人销魂蚀骨。”
  他自说自语,梅姑娘闭目不理。
  冷焰又叹了一口气道:“这样的美人儿,要我动手去杀她,怎能下得了手?”
  这两句话,似在对梅姑娘而说,但是,对方仍没有反应。
  他走近了两步,柔声道:“姑娘,你是否睁开眼来看看我……”梅姑娘仍是不理,但她心中却在打鼓般转着念头。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