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古桧 >> 神剑腾霄 >> 正文  
第三十五回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五回

作者:古桧    来源:古桧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9/29
  此际,天色已将黎明,战况渐渐沉寂。
  阿房宫上遗尸百具,单单跑了神鹰二行者,不见了仇氏双妖。
  但在长春宫中,另一场混战,仍然激烈。
  那是仇氏双妖的花仙仇贞、天蝎教主仇湄娘,她们在混战起时,就已抽空溜走,跑来了长春宫。
  真个是黄蜂尾上刺,最毒妇人心。
  她们竟然大发凶性,血染长春宫,挥剑杀完了十二花姬,最后还要火焚贞女薛玲。
  恰在这时,赶来了女飞卫林可卿、侠女薛琴两人。
  一个是母女连心,一个是姐妹情深,甫照面就恶战在一起。
  林可卿面对着花仙仇贞,想起青灵谷十八年幽禁之苦,仇焰高涨,人已入了疯狂状态,一柄剑舞起满天寒花,招招都是狠毒万分。
  以两人的功力,可说是相差无几,林可卿似要弱上一环,但她已存了桥命的念头,在势上,她已高了仇贞一筹,所以打了个锱铢难分。
  另一边小姑娘薛琴力敌天蝎教主仇湄娘,却有些不行了,她虽然得有名师传,功力却还稍欠火候。
  好在她仗着招法玄奥,一时间,还能勉强支持。
  但被囚在一座铁笼中的薛玲,她隔着那铁栏栅看着母妹两人拼命,一颗心七上八下,说不出什么滋味,眼泪直洒下来。
  她并不担心自己的生死,却怕母、妹夫手,如果有个不幸,那自己真是生不如死了。
  她一味地抛洒泪珠,但却没有一点办法,甚而连声音也不敢发出,以免母、妹为自己分心……战圈中的四人,仍然拼搏激烈。
  女飞卫林可卿全仗着一副拚死的决心,使得花仙仇贞不得不有所顾忌,所以仍然打成平手。
  薛琴此际却已十分危殆,可说是险招迭现,还好她剑招神妙,加上身法轻灵,还算没有受伤。
  铁笼中的薛玲看得胆战心惊,冷汗与泪水同流。
  突然远远呼起一声清啸,清越震耳。
  薛玲闻声,精神突地一振,因为这声音,她听之甚熟,连忙高声大叫道:“云霄……
  快来碍…”薛琴一听云霄来了,登时间,力道似已增加了数倍,剑走如风,凌厉无比,立将天蝎教主仇湄娘逼退了两步。
  可是,仇湄娘这女人,是出了名的凶悍,这被人逼退了两步,无形中就算栽了跟头,禁不住暴怒异常,乍退又进,剑上洒出七八朵剑花,袭罩向薛琴头顶。
  这一来,小姑娘可就慌了,一时间不知如何招架才好。……倏然一道剑光自空中急泻疾坠而下,一直冲入她们战圈之中。
  “锵”的一声响,剑光闪处,格开仇湄娘斩来的一剑。
  来人跟着出现,剑眉朗目,玉面朱唇,好一个俊俏男儿、美剑客,正是云霄。
  薛琴娇喘了两口气,笑道:“云哥哥,你来了!”
  云霄朗然笑道:“手持神剑荡魔,没有负了神剑。”
  天蝎教主仇湄娘冷冷地道:“云霄,你自信有那份能耐么?”
  云霄朗然笑道:“天职所在,但问有无降魔之心,不论能耐如何,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怕你们在神剑之下,无所遁形了。”
  花仙仇贞霍地舍了林可卿,扑向了云霄,冷哼了一声道:“小子,你倒会冒大气!”
  云霄笑道:“废话少说,行不行何不动手一试!”
  双妖互相对望了一眼,似乎交换着心意。
  云霄见状,心中一动,忙道:“薛伯母,快去,先救薛玲要紧……”话声中,他竟不把双妖放在心上,径直先奔向那铁笼。
  那铁笼高有七尺,宽仅三尺,四周都是厚达两寸钢板,有一道小门,仅可容人曲身钻过,门上的一排有五个巨锁,坚牢异常。
  这些锁可难不住云霄,太阿神剑无坚不摧,哪在乎几把巨锁。
  方当扬起神剑,正要劈下去的瞬间。
  花仙仇贞和仇湄娘两人,已然喝叱连声的扑过来。
  云霄剑眉倏地一竖,神剑疾挥而下,“锵!”的一声,锁头落地,他迅疾地抽剑扫向身后。
  就在这眨眼之间,两股剑气已劲疾刺到。
  其中一剑正好撞上云霄那太阿神剑之上,“锵!”的一声大鸣,原来对方也是一柄神物利器。
  另一剑扫向云霄下盘,便在风声飒然扫过之际,云霄人已无踪。
  仇贞一转向,跟踪电扑,缠住云霄。
  仇湄娘却纵身跃向铁笼后面,搬起一个小铁箱,打开箱,跃上铁笼。
  林可卿看对方这怪异动作,虽不知她在闹什么玄虚,准知道不是好事,抡剑也就刺了过去。
  仇湄娘阴森森地一笑,将那铁箱迎着林可卿剑尖撞去,“锵!”的一声,剑戳铁箱破,从里面射出一股黄黑色的液体。
  林可卿深恐是什么毒汁,赶快撤身后退。
  那箱中液体就全倾入了铁笼之中。
  登时之间,有一股奇异的气味触鼻。
  林可卿心中一动,忙叫道:“琴儿,快,赶走这妖狐狸!”
  喝声方了,两柄剑一齐袭向了仇湄娘,逼得她扔下了那铁箱,窜下了铁笼,哈哈一声娇笑道:“本教贞女不容背叛,今日就教她归天。”
  说着,探手囊中,取出了一个火折。
  云霄见状大急,忙叫道:“薛伯母,快缠住那老妖,千万不能让她丢出火折,那样一来,玲妹妹可就会被烤焦了了。”
  林可卿也觉着事情不简单,从那气味中,她已嗅出来松烟。
  硫磺的味道,再一听云霄惊呼,电急般纵身前扑,就在云霄微一失神的眨眼间,花仙仇贞已然点燃了火折,抖手扔出。薛琴本待开锁去放薛玲,一见火折飞来,迅疾地合下铁笼,去截扑那火折。这样五个人在庭院中飞扑追逐,两个人要放火,三个人要阻止放火,飞窜跳纵,追逐不休。
  倏然之间,“呀!”的一声惨叫。
  是那天蝎教主中了一剑,身形一晃,栽倒地上。
  强敌已去其一,林可卿才算放了心,轻叹了一声,回身去放薛玲。
  哪知,天蝎教主仇湄娘死而未僵,拼出最后一点力,扔出了一个火折。
  就在林可卿刚刚走近铁笼,蓦的轰然一声大震,火光冲天而起,出现了一个方圆三丈的火海中。
  一声声惨呼惊叫,从火海传出,跟着就是从火海中飞跃出两条人影,乃是林可卿、薛琴母女,一落实地,立即倒在地上打起滚来。
  怪得很,薛琴身上毫未着火,怎么她也打起滚来?
  原来小姑娘已然吓得糊涂了,竟然忘了自己身上藏着克火神物“三阳钢”。
  云霄不知究竟,一时情急,倏然身剑合一,冲霄而起。
  但见他捅起一道眩目霞光,直飞上五丈高空,然后掉头下去,一泻千里,气势如虹。
  花仙仇贞眼见仇湄娘已死,自己的生死存亡,也系此一战上。
  但她毫不气馁,因为林可卿母女已然伤倒在地,以自己的武功造诣,以一敌一,并不会输给云霄,因此之故,所以尚能沉得住气。
  可是,当她目光一瞥此一剑势,不由得心头一凛。
  哪敢硬迎其锋,迅集大阴真力,尽聚左掌之上,右手剑斜拄地上。
  剑光如虹,电掣般罩下,金刃划风之声,锐烈之极。
  仇贞此际已生她那美妙风姿,一双美眸瞪得大大的凝视着云霄下落之势。
  云霄也是虎目圆睁,身形化在剑光中,急泻疾冲下来。
  仇贞慌不迭全力推出去一掌,打算击开云霄下击的一剑。
  云霄眼见对方左掌迎空击来,他是理也不理。
  剑光倏地暴涨,罩袭而下。
  眼看着,堪堪已罩向仇贞的颈上了。
  老妖狐手腕突地一振,整个人斜飞开去。
  云霄身剑合一,紧追不舍。
  仇贞身形忽地打了一个急旋,挥剑反攻向剑虹中部。
  云霄急忙沉气收剑,身形也随之一轻,倏然大喝一声,长剑脱手飞出。
  剑光闪处,老妖狐仇贞惨哼了一声,身形连连摇晃。
  只见那柄太阿神剑,从她前胸插入,从后背心直透出来。
  但是,她似尚未死去,身形也未倒地。
  她苦笑了一下,缓缓地道:“云霄,你打赢了。”
  云霄突然间有一种惋惜之感,忙道:“老前辈,云霄失手了。”
  仇贞道:“不是你的错……如果神剑在我手,我一样会杀你的。”
  云霄尴尬地一笑,道:“你恨我吗?”
  仇贞苦笑道:“不……我有事求你!”
  云霄道:“愿效微劳,不知是什么事?”
  仇贞道:“好好埋葬我,别使我暴骨人间……”云霄道:“你放心吧,云霄一定遵办。”
  仇贞道:“还有……还有你善待玲儿……我……我太对不起她……哇!”
  话音未落,“哇!”的一声,喷出一片红光,洒地上,腥红一片,原来吐出一大口鲜血。
  紧跟着,她尸身倒地。
  云霄眼看着地上鲜血,脑际想着仇贞死前那两句话,脸上不由现出一种悲凄之色。
  他替这位一代武林高手,天山三仙之一的花仙惋惜,由于一念之差,落得如此下抄…
  他凝神看着那剑插心房的仇贞,忘了取回剑来,也忘了人,更忘了一切……是什么事吸引住了他?……原来就在转眼间,仇贞长驻的青春,悄然消逝。
  黑发渐渐变白,娇好的面目,也慢慢地起了皱纹,连着那欺霜赛雪般的玉肌冰肤,刹时间也变得鸡皮黑皱了。
  眨眼间的变化,使他体验到“青春”与“衰老”的味道……“云哥哥,你真行……
  看什么呀?”
  耳边突然传来薛琴的声音。
  但她一眼看到了地上的花仙仇贞时,惊得又尖叫了一声。
  云霄缓缓地道:“你害怕么?”
  薛琴摇了摇头,道:“不怕,我奇怪她怎么会变?”
  云霄叹了一口气道:“天下的万事万物都会变,只是有变好变坏之分而已。”
  薛琴翻了翻美眸,道:“我不懂得!”
  云霄微微一笑道:“你不懂最好!”
  他说着话,忽然想起了薛玲,忙问道:“你姊姊呢?”
  薛琴用手一指铁笼,道:“呶!你看,不是在那里吗?”
  云霄注目看去,就见在那烈火熊熊的铁笼后面,出现了一个奇形怪状的人。
  他不由心头一震,差点儿没有失声惊叫起来。
  只因在他心目中的薛玲,乃是一个白衣飘飘若仙,怎么一下子变成这般模样?……
  蓬首垢面,衣衫狼藉污浊不堪。
  那人正是薛玲,她是被火熏成了这副样儿,只一现身,就扑向林可卿的怀中,哀哀痛哭起来。
  云霄慢慢地走了过来,打算安慰人家几句,哪知方喊出一声:“薛姑娘……”薛玲宛如被毒蛇咬了一口样,尖叫一声,跳起身来道:“我不要你看我这副样儿!”
  话声中,翻身就朝一处精致的院落中跑去。
  这一来,云霄登时怔住了,望着人家的背影,呆呆地出神。
  薛琴翻了翻美眸,似懂非懂地道:“哥哥!你看什么?”
  林可卿却神秘地一笑,道:“云霄,还不快追去,小心那院中藏着天蝎余孽!”
  云霄闻言,倏吃一惊,这才想到了自己那太阿神剑,连忙回身跑向仇贞身边,当他伸手去找剑……咦!神剑早失踪影。
  方当他愕然之际,倏见眼前紫光一闪,一条人影电掣般飞向那院落中去了。
  “还我剑来!”他突地厉喝一声,顿足追扑过去。
  这是一座设置精雅的小院,疏香暗影,花木繁阴,十分的悦目幽雅。
  迎面一幢三间瓦房,竹帘低垂,人影闪晃可见。
  光是这优雅的环境,就足以使人杂念俗虑,为之全消。
  可是云霄此际哪有闲情观赏,他一心都在剑上,是以一进入院中,就高声喊道:
  “还我剑来呀!”
  竹帘掀处,从屋中出来了一人,冷冷地道:“你这个人喊叫什么?谁见你什么剑了。”
  云霄但觉眼前一亮,欢愉地叫道:“啊!霞妹妹!你怎来了这里?”
  那女郎正是欧阳玉霞,她寒着脸冷冷地道:“你别叫得那么亲热好不好,你不是讨剑来的吗?”
  屋中又一女子的声音,接口道:“是要剑来的吗?拿去吧!”
  声出,只见一道长虹从屋中射出。
  云霄探手接住了太阿神剑,心中一动,忙喊道:“影妹妹!哈哈,你也来啦!”
  喊声中,顿足就往屋里纵去。
  倏地一股劲风袭至,竟然击向云霄前胸。
  云霄骤觉有变,赶忙刹势,不小心一脚踩住了竹帘子,再被那股劲力一推,一下摔了个仰面朝天。
  “哈哈!哈哈……云哥哥也会摔跟头呀?”
  随着笑语去,小院门口出现了小叫化舒元和小捣蛋柳春。
  舒元却满面正经地向柳春叱道:“小春儿,不要嚷嘛,瞧大哥脸都红了呢。”
  云霄红着脸站起身来,叱道:“你们两个谁也别说谁,还不能是一样。”
  舒元笑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太冤枉了。”
  柳春道:“云哥哥怎么不进房呀?却在院里摔跟头玩,可惜把这些花儿都压倒了。”
  云霄没好气道:“我高兴这样,你管得着吗?”
  房中的梅影插口道:“是呀,谁管你了……”云霄着急地道:“影妹,你这是干什么嘛?开玩笑也得适可而止,我不已掉过跟头了么?”
  竹帘一起,房中已出来了梅影,满脸冰冷,沉声道:“你要想进房来是吗?”
  云霄道:“我只是想看看薛姑娘的伤势怎样?”
  梅影道:“伤得很重,而且是面目全非。”
  云霄道:“那我更得看看她了。”
  梅影道:“要进房来可以,得答应我一件事。”
  云霄笑道:“就是你的鬼主意多,我不是已认输了么?”
  舒元突然叹了一口气,道:“好,我这是第一遭听到‘我认输’……”柳春笑道:
  “我也是初闻!”
  云霄叱道:“你们两个小鬼留点神,不定什么时候,要你们知道厉害。”
  柳春扮了一个鬼脸,笑道:“厉害已看过了,不就是那个跟头摔成面朝天吗?”
  云霄突喝一声,道:“你找打!”
  柳春、舒元两人一缩头,跑进房中隔帘叫道:“云哥哥,有能耐就进来呀。”
  云霄气得只有干瞪眼,当着娇妻的面,他却发不得气。
  梅影道:“喂!你答应不答应吗?”
  云霄道:“你还未说是什么条件呢!”
  梅影道:“好!我问你,霞姊姊曾和你文定在先,你是不是还要她?”
  云霄道:“父母之命,我怎敢违,只要她不嫌弃,我云霄是求之不得。”
  梅影道:“那么我呢?”
  云霄道:“媒妁之言,还有师长之命,我越发不敢抗命了。”
  梅影道:“叫你答应的,就是这第三人了,我们愿和玲妹妹事你一人,答应不答应啊!”
  云霄想不到会出这个难题,一时间,实难答应,不由得呐呐地道:“这个……这个……”梅影催道:“这个什么嘛,答应不答应?”
  云霄道:“这件事,我得禀告而行,不得父母许可,那怎么能成?”
  “有我老要饭的作主,谁敢不听!”笑声中,又进来了丐仙莫邪。
  云霄连忙转身施礼道:“怎么师叔也参与这件事。”
  莫邪笑叱道:“放屁!你认为我老要饭的爱管闲事,告诉你,参与这件事的人,多着呢!”
  随着话声,从外面真的到了不少的人。
  这么一来,云霄越发的挂不住了,但他心中却是乐开了花。
  梅影又催道:“你答应不答应嘛?”
  云霄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刹时间,鼓掌声喝彩声雷动而起。
  房门口白影一闪,出来了薛玲,仍是那样明艳照人。
  云霄先怔了一下,接着忘形地扑上前去,道:“好哇!你骗人,还是依然的娇艳嘛!”
  薛玲一瞪眼道:“你真是个无赖汉!”
  (全书完)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