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若明 >> 金魔镜 >> 正文  
第十七章 穿心魔指,吸血采玉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七章 穿心魔指,吸血采玉

作者:若明    来源:若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5/16
  “未必!”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当口,说快,也真的快得肉眼难分。
  右首出侧,但见白影一晃,虚空中一道珍珠罗网似的,洒下了一蓬雪白的银光,夹着呼呼劲风。
  “咻——”那片银光如同一个丈余的盾拦住,没有沾到古剑宇的人以外,他四周的荒草,断芦,如同火烧。
  那面“盾牌”,乃是一件银灰的披风。“五绝毒雾”喷在披风之上,“蓬”黄烟一闪,立刻化为灰烬。
  古剑宇死里逃生,就在这刹那之间,弹身上射一丈,奋力一扑,飞出毒雾烈焰之外,险之又险,吓出一身冷汗。
  场子内,多了一个白衫儒生。
  “徐……凤湘!”古剑宇再也想不到这生死一瞬之间,徐凤湘会突然而至。
  他不能再受徐凤湘的恩惠了。
  因为徐凤湘是他仇人的女儿。
  他要报仇,势必要手刃“银光追魂”徐人龙,虽然目前没有铁证足以证明徐人龙是他的仇家。
  但江湖之上,已成了公开的秘密。
  眼前,只是时机而已。
  可是,一次、二次……
  无数次,自己都是在死神的边缘,徐凤湘救了自己。
  这真应了一句“恩连怨结”的古话。
  这是一个矛盾,十二万分不幸的矛盾。
  古剑宇活着,是为了替父母报仇而活。
  古剑宇为什么能在死里逃生的活着,是仇家的女人救的,这是多么复杂的纠缠?这是多么难容水火的冲突?
  怎样摆脱这种纠缠呢?
  不可能!因为,这些都已经是不可挽回的事实!怎样才能使水火相容,矛盾消除呢?这也是绝对没有可能的事!
  在这一眨眼的时间里。
  古剑宇心里想的太多,也想的太乱!
  毒敌当前,恩怨难分。
  他陷于一片迷惘之中,思潮的纷乱,连生死都忘记了,只像是一尊“无名英雄”的塑像,临风站在野风里。
  “双角龙女”三角眼一翻,早已恶狠狠的对着三丈以外的徐凤湘道:“好小子!你这一手是怎么想出来的?哼哼!”
  徐凤湘淡淡一笑,神情中却十分忧伤。
  她先瞟了古剑宇一个哀怨的眼色,口中却道:“老毒婆!你该知道‘银光追魂’功力的妙处?”
  “啊!”
  “双角龙女”勃然变色,怒容满面,紧接着道:“对!这是飞天堡的‘银光追魂’功夫!你……”
  徐凤湘颈子一晃道:“算你开了眼界了!”
  “双角龙女”眨眨眼睛道:“原来是你!”
  “是我怎样?”
  “丐帮汴梁分坛宗卷失劫,传说是一少年高手,今日一见,才知是你弄的玄虚!小女娃儿!你女扮男装的这份长相还真够瞧的!”
  徐凤湘脸上起了一阵红晕,身份被人道破,自然有些。
  口中不由呐呐的道:“你少倚老卖老!”
  “倚老卖老?哼!丐帮的事除了你还有谁?”
  徐凤湘忽然想起此事与古剑宇大有关连,急忙用眼角的余光斜溜过去。
  果然——古剑宇的一张脸,正像铁一般的生硬,像冰一般的冷漠,那对威严的神光,也正盯视着徐凤湘!
  她不由心中一阵急骤的跳动!
  她不安!
  因为,在她的意识中,这一点,又把古剑宇与自己的距离拉长了。“双角龙女”那知道眼前这一男一女的心思。
  她缓缓的走向徐凤湘,阴沉沉的又道:“小女娃!你可知道他是什么人?”
  徐凤湘不由暗暗发笑,心想:——我比你认识的太早了,这还用你问?
  但口中却故意的道:“不管什么人,你不该用五毒的‘五绝毒雾’!”
  “哈哈!嘿嘿嘿嘿嘿!”
  “双角龙女”仰天桀笑一声道:“他就是古剑宇!”
  “我说过,不管是谁!”
  “呸!他就是你爹的仇家!他要报仇的对象就是你爹!你爹!……”
  “一派胡言!”
  “胡言!你以为他不是古剑宇!”
  “我说徐家同古家没有仇恨!”
  “双角龙女”尖声道:“小丫头!我问你!那么你爹为何投入鸳鸯帮?你为何要抢走丐帮的宗卷?”
  徐凤湘不自然的道:“这……都是……都是……凑……凑巧……”
  “好一个凑巧!”
  “你……”
  “都给我住口!”古剑宇楞楞的呆站了很久,忽然大喝一声,如同晴天霹雳。
  徐凤湘一字出口,不由突的失惊。
  “双角龙女”也一跳跃出丈余,青竹筒儿,微微举起。
  古剑宇双目寒芒闪闪,凝视着徐凤湘,大声道:“徐姑娘!请问丐帮的宗卷真的是你抢走的吗?”
  徐凤湘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嚅嚅的道:“这……这……这事……”
  古剑宇连连摆手道:“没关系!这叫立场不同,各为其主,理所当然!”徐凤湘闻言,不觉脸上有了欣慰之色。
  她觉得自己眼前露出一线曙光,现出了一片光明的远景,心忖:——也许古剑宇受了自己真诚相爱的感化,变了先前的心事,说不定把两家血债的旧帐,抛弃前嫌,化干戈玉帛!
  那么,自己的事……
  她想着,不由展开愁眉,盈盈一笑道:“你是说……”
  古剑宇急忙抢着道:“我是说,我要为父报仇,你也应该为父分忧!”
  “剑宇……”
  “你听我说!”
  “还有什……”
  “姑娘三番两次相救,在下心中感激不尽!”
  徐凤湘急道:“不要……”
  古剑宇痛苦的道:“可是,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我古某也不能苟安偷生,为了自己一条身负血海深仇的命,就这样忍辱偷生下去!”
  “哦!那你打算……”
  “我打算恩怨分明!”
  “恩?怨?分明?”
  古剑宇朗声道:“父母之仇必报,姑娘的大恩,也必有个交代!”
  “你的意思?”
  “我的意思很明白!”
  “我不明白!”
  “杀尽一魔二帝三大帮的凶手,再报姑娘的大恩!”
  “你!……”
  “我的真心如此,还望姑娘了解我的苦心!”
  “这事……难道……一点余地……”徐凤湘的花蓉惨白,通身颤抖。
  因为,她料不到古剑宇竟然这么毫无保留的这样说,也料不到古剑宇报仇之心丝毫不为稍动!
  “双角龙女”幸灾乐祸的冷冷的一笑道:“好呀!小丫头!你的一番心思白用了!”
  “哇!”徐凤湘不由“哇”的一声,双手掩脸,放声大哭,哭声中,她的柳腰一挺,霍地射出五丈。
  如同一支惊鸿,转眼消失无踪。
  古剑宇也不由鼻头一酸。
  “双用龙女”忽然狂笑一声道:“居然同仇人的女儿谈情说爱,古小子!算你是瞎了狗眼了!”
  古剑宇满腔怒气,一派悲愤,正在无处发泄之际,闻言不由突然变色,大声喝道:“老乞婆!你找死!”
  “找死的不是我!”“双角龙女”尖声一叫,人又退后两步。
  但是,她手中的青竹筒儿已高举齐眉,外倒欲发!
  “嗯!”古剑宇有了先前的经验,早已存心戒心。
  他适才亏了徐凤湘的一件披风,又靠着“飞天帮”独有的“银光追魂”绝技,才侥幸的逃出厄运。
  若是“双角龙女”故技重施,抖出“五绝毒雾”来,自己要到那里再去找一个从中插手的徐凤湘?
  因此,他也警觉的飘退三丈,双眉凝神!
  “嘿嘿嘿嘿嘿!”“双角龙女”阴兮兮的寒笑如泣,却一寸一寸的,脚下向古剑宇移动过去,黄板牙一咧道:“看谁还来救你?”
  古剑宇轻功之高,此时可称独步武林,他满可以冷然不防之下,展功绝尘而去,毒雾固然喷不到那远,而“双角龙女”的脚程,也未必追赶得上。
  但是,他不!甚至在他的心里,也没有这个念头。
  为什么呢?
  因为,古剑宇自从出道以来,与任何高手对敌,就从没有跑过,他的个性是宁断不曲,死不低头的人。
  无奈,眼前光凭真功实学,敌不了“五毒门”的第一毒雾。
  几次,他想出其不意的暴施辣手。
  但他计算着时间,断然办不到。
  “双角龙女”的手只要一动,“五绝毒雾”必然随之而出,她动动手,只不过一分半秒的事。
  凭你功力如何之高,如何之快,也难以争取先机。
  此刻——“双角龙女”的三角眼瞪着,脚下一步步向前欺,口中道:“古剑宇,把怀中‘紫金神镜’留下来,老身我放你一条路!”
  古剑宇空有一身绝世武学,也只好一面缓缓后退,一面含怒道:“不要梦想!”
  “你是不要命了!”
  古剑宇叱道:“老乞婆,你敢?”
  “你以为老身是只念佛不杀人的尼姑吗?”
  “古某我……”
  “双角龙女”耐着性子道:“你何不想想!你若一死,神镜也是保不住!”
  “古某死也不能将神镜……”
  “再想想你死了,古邦安与屠龙玉女的血仇?”
  “啊!”
  “哈哈哈哈!有谁来报?古氏门中的香烟?哈哈哈!有谁接续?”
  “这……”
  “这些你可要想想清楚!”
  “你再进一步,古某就要……”
  “你就要没命了!”
  “呸!”古剑宇肩头一动,手臂尚未抬起……
  “双角龙女”突的前射五尺,手中的青竹筒儿一倒,厉声喝道:“不许你动!”
  “啊!”古剑宇又是一个“左飘风”点地斜出丈余!
  “嘻嘻嘻嘻!”
  “双角龙女”阴笑如枭,冷然道:“你能多快!拿出来!”
  古剑宇心中怒火如焚,一咬牙道:“万万不能!”
  “不要命了?”
  “不是鱼死就是网破了!”古剑宇再也不耐,喝叫之中,突的运起“奇镜神功”,紫雾一起,光芒四射。
  他打算孤注一掷,舍命而为,抛去生死观念,以保护旷古奇珍。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这间不容发的一刹那之间。
  突的一个老叫化斜刺的飘风而出,手中的“打狗棒”一探,快如闪电的已虚点在“双角龙女”的肋下大穴。
  这老叫化来的太突兀了。
  古剑宇也不由撤回前扑的势子一惊而退。
  “双角龙女”更加失声惊呼,手臂微扬。
  古剑宇一惊退出之后,一见乃是“丐帮帮主”薛不老。
  薛不老此时手持“打狗棒”,正作势弓立于“双角龙女”的身侧,两下相距,也不过是五七尺远近。
  古剑宇不由高声叫道:“薛帮主!小心老乞婆的青竹筒儿!”
  “双角龙女”的大穴被制,口中却勉强叫道:“老花子!你找死吗?”
  谁知,薛不老淡淡一笑道:“老婆子!你那竹筒里是不是‘五绝毒雾’?”
  “双角龙女”脸露奸笑道:“既然知道,事就好办!”
  不料,薛不老完全没把武林第一毒物放在心上,反而嘻嘻一笑道:“我老化子赶路赶了一身臭汗,你喷点出来,替我凉快凉快正好,越多越好,只当我洗一个毒水澡!”
  “你活的不耐烦了!”
  “老化子活够了!你不要客气!”
  “休怪老身手辣!”“双角龙女”说着,手中的青竹筒一倒,但是,“双角龙女”的竹筒一倒之后,不似先前抖腕外摔,却密云不雨的提高喉咙尖声喝道:“五毒宫与丐帮素无恩怨,老身不愿……”
  薛不老扬声笑道:“哈哈!老乞婆少客气!这一点小事情老花子绝不记在心上,你只管……”
  古剑宇在一旁感到十分奇怪,他想——难道丐帮有一种避毒的功夫?
  ——难道薛不老真的修成百毒不侵,金刚不坏之身?
  ——还是……
  ——不妥!也许是他不知道“五绝毒雾”的利害。
  若是为了我,他死在……
  他心念既起,不禁口中大叫道:“老花子!听见了吗?古剑宇不领你的情!”
  薛不老突然把“打狗棒”一撤,面色顿时阴沉下来,朗声喝道:“哼!好一个狡猾的老乞婆!”
  古剑宇一见他撤招收势,站在“双角龙女”身前,不由焦急的叫道:“老帮主!退!老婆子的……”
  薛不老转面一笑道:“少侠是怕她的‘五绝毒雾’?”
  “有些鬼门道!”
  “哈哈哈哈哈哈…………”
  薛不老长笑一阵道:“少侠你上了她的当了,来!看!”
  他说着,出其不意的一振手中“打狗棒”,突然向“双角龙女”作势欲发,尚未收回的青竹筒儿砸去。
  “笃!”
  “呜——”
  一声轻脆的响声,青竹筒儿破空飞去,直对古剑宇射到,那里有半点毒雾,分明是一截空竹子。
  古剑宇不由一楞,探猿臂抓着那青竹筒儿,瞪大眼睛发楞。
  他不知这是什么道理。
  “双角龙女”一惊立即暴退丈余,口中狠狠的道:“薛不老,你这老不死的臭叫花?你……”
  薛不老朗声一笑道:“哈哈,靠骗!骗不过我这臭花子!”
  古剑宇依然不明其故,楞神道:“老帮主!”
  “少侠!这老婆子是出名的老毒物,‘五绝毒雾’也称得起天下第一毒!”
  “老帮主为何不怕?”
  “她已用完了,老花子还怕什么?”
  “你怎知……”
  薛不老笑道:“喏!左面一片芦苇,右面一片荒草,这是分两次施用的铁证!”
  “那……”
  “这老毒婆每次出门,只带一筒,一筒只用两次!”
  “啊——”
  “话又说回来了,江湖上,谁也躲不过她的一点毒雾,若照眼前她用的重手法三五百人早已没命了!”
  一旁的“双角龙女”,只气得老脸铁青,吱咯咬牙有声,双脚一跳,抖臂震腕,大怒喝道:“薛不老!你这老不死的!”
  喝叱声中!双掌一挫,竟狂扑过来!
  薛不老不慌不忙,冷笑道:“比划真功实学,还有些意思!”
  他口中说着,手上也不怠慢,“打狗棒”一顺,横划半圈,消去袭来的劲风,快如闪电的出一棒。
  丐帮的“打狗棒法”也是武林的一绝。
  因此,出招不凡,势吞江河。
  “双角龙女”掌上功夫,也是数十年的浸淫,招势诡怪,力道猛恶,一声惊心动魄的恶斗,就展开了来。
  两个前辈的高手,各不相让的拼作一团。
  古剑宇不喜连手,因此,只在一旁冷眼静观。
  半盏热茶时分。
  场子中恶斗虽然未能终止,但胜负的预兆而见。
  丐帮帮主薛不老的一根“打狗棒”虽然如同生龙活虎,舞成一派棒山棒海,风雨不透,洒水不进。
  但是,“双角龙女”的一双手掌,招数变化万端,掌势神鬼莫测,实在是个少见的高手架式。
  而且,她如同已经疯狂了的一般,竟然在密不透风的棒影之中,处处争取先机,招招都是主动。
  兼且,她越战越勇,滔滔如同江河,奔腾澎湃,无止无休。
  又是三十招过去。
  薛不老不但棒法迟滞,而且额上发亮,隐见汗渍。
  相反的,“双角龙女”喝声连天,疯虎一般,站在远远的五毒弟子,呐喊助威,声动四野了!
  古剑宇暗自焦急。
  欲待插手,不但生恐薛不老难堪,而自己也落个仗着人多欺人,犯了自己不耻的连手群殴之局。
  要想不插手,事情是为自己而起,更不能眼看着薛不老落个灰头土脸,栽在“双角龙女”的手里。
  左思右想,终于一提丹田之气,大声叫道:“薛老帮主!请住手!”
  薛不老正在紧张之际,闻言猛力一招,逼退劲敌,撤棒后跃九尺,老脸发红,略略喘息的道:“少侠……”
  “双角龙女”深知古剑宇不是好相与的,功力在薛不老之上多多,真担心自己功力消耗甚多之下出手。
  因此她冷冷一笑道:“怎样?车轮战法吗?”
  古剑宇嗤之以鼻的道:“嗯!古某从来不打落水狗!你放心!”
  “双角龙女”自然不信,叱道:“你要怎样?”
  古剑宇一派大将风度,猿臂一振道:“今天的事到此为止,老毒婆,古某手下积德!快给我滚!”
  “双角龙女”尚未答言。
  薛不老急忙道:“少侠!老毒婆不除,必为江湖大患,趁着她手中没有‘五绝毒雾’之际,若不把她废了,只怕……”
  古剑宇不等他说完,手掌一伸,止住了他的话道:“老帮主万安,邪不胜正!迟早,她难逃公道!”
  老奸巨猾的“双角龙女”明知手中没有了绝门的“五绝毒雾”,如同瞎子没有问路的竹竿一样,定是凶多吉少。
  她巴不得古剑宇有此一说。
  乘雨罢台,拖延生恐有变,“双角龙女”急急忙忙的道:“好!姓古的!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走着……”
  “瞧”字尚未出口,人已经暴起数丈,率领“五毒宫”一干手下,呼哨声中,风驰雷掣而去。
  薛不老愤然于色,作势欲追……
  “老帮主!穷寇莫追!”
  “少侠宽宏大量,但是,‘五毒宫’……”
  “古某改日必定找上‘五毒宫’,灭尽毒!”
  “可是……”
  “要他们死而无怨,一正足以压百邪,毒雾又有什么可怕!”古剑宇说得豪气纵横,正义凛然。
  其实,他对于五毒门的著名巨毒,此时并没有制禁之法,可是,他的生性一向如此,难以移改!
  说完之后,反而面对薛不老,盈盈一笑道:“老帮主为何……”
  薛不老的脸色忽然一寒,目光有异道:“哎呀,差点把正事给忘了!”
  从这位丐帮帮主的神色上看,显然事出不凡。
  古剑宇察颜观色,忙不迭问道:“老帮主!贵帮又发生了什么岔子吗?”
  薛不老幽幽一声长叹,才道:“本帮并没有什么?”
  “那为何……”
  “此事已成了百年以来武林中的第一威胁,不出三月以内,江湖上势将没有一人可以逃出浩劫,也就是武林末日!”
  “哦!”
  古剑宇不由大惊失色。
  他不知道什么事竟会使会这位丐帮帮主如此吃惊。
  同时,薛不老主持丐帮,乃是一帮的正统,丐帮千年以来,在江湖上声誉极佳,断然不是故作惊人之语。
  所以,他一“哦”之后,紧接着又道:“究竟是什么大事?”
  “说来话太长了!”
  “老帮主不能长话短叙吗?”
  “唉!”薛不老又是一声长叹,摇头叹息的道:“少侠!你是否要返回江南!”
  “北边的事已了,在下正要南返。”
  “我们走着谈吧!”
  “请!”请字出口,二人几乎是同时起势,各展轻功南向飞奔。
  古剑宇的轻身功夫,已可说是登堂入室,身子灵活,放眼武林找不出第二个来,加上百年奇遇而得的内功修为,更是快上加快。
  薛不老江湖硕彦,武功上格于门派,虽然有限,但丐帮日走千家,夜问餐风露宿,轻功较之其他门派,也有独到之处。
  两人一齐腾身,如同两点殒星,飞云穿雾,浮光掠影,划空疾泻。
  薛不老一面竭力穷追,一面叫道:“少侠,有一个足以震撼武林的讯息,不知你听说了没有?”
  古剑宇不愿使丐帮帮主薛不老难堪,仅仅循着他的速度,并肩略略前尺余,此时闻言,不由微笑道:“什么消息?”
  “禁林主人不久之前中了别人的暗算!”
  “这……在下已有耳闻!”
  “唉!”
  古剑宇问道:“老帮主所谓武林末日就是指着这件事?”
  薛不老不答反问道:“少侠可知道暗算‘禁林主人’的是谁?”
  “这个………不知道?”
  “真所谓此人来头大了!”
  “啊!是谁?”
  “此人与少侠多少还有点渊源!”
  “是吗?”古剑宇的身子一震,陡然之间停了下来。
  唰——破空声响,他已落在一个乱葬岗子的“招魂庙”前,大声道:“老帮主!敢莫又牵扯到我父母血仇之上?”
  他脸上的气色是既紧张,又愤慨,而又焦急的,等待着薛不老的回答。
  薛不老原已正在拼着毕生的功力,刻意追赶,不意有此,急切间收势不住,前穿数丈,闻言,这才一拧腰肢,喘了口气折身而回。
  他先不回答古剑宇的话,只是拍着胸口喘道:“古少侠,你差一点没把我老花子累死了!”
  古剑宇明知薛不老的话不假,但却谦的道:“薛老帮主!言重了!”
  “真的是……”
  古剑宇急欲知道与自己有渊源的武林大事,忙不迭的拦住薛不老的话头,苦笑一笑道:“老帮主适才所说……”
  “啊!”薛不老啊了一声,四下打量一下,脸上十二万分紧张!
  古剑宇眉头一皱道:“难道帮主还怕有人听到吗?”
  “呃!是的!”
  “此地四下无人,谅……”
  “不!不!因为……”
  “丐帮帮主”薛不老神情异常,凑近了古剑宇,一手掩口,低得不能再低的也不能再神秘的道:“暗算禁林主人的这位,真可说是如同水银泻地,无孔不入,而且是来无影,去无踪,功力高绝,举世无双的人物!”
  “哈哈哈哈!”古剑宇不由扬声而笑,半信半疑的又道:“老帮主这等神秘!恐怕是江湖传言失实吧!”
  “不!千真万确!”
  “哦!他是……”
  “真名真姓没人知道,江湖老一辈的,都以‘鬼影子’称呼他!”
  “鬼影子!”
  “呃!端的是难以形容的功力!”
  古剑宇问道:“帮主可以断定,暗算‘禁林主人’的就是他吗?”
  “除了他之外还有谁?”
  “何以见得呢?”
  “他所到之处,不出手则已,每当出手,必在附近留下一个黑色的‘鬼影’为记,这也就是他被人称为‘鬼影子’的来历!”
  “禁林之内……”
  “禁林主人横尸的石壁之上,留下一个尺来大小的鬼形黑影,因此,禁林中人,也不敢轻易传出找场报仇的话来!”
  “哦……”古剑宇哦了一声,不由沉吟起来!
  这是神话一般的故事。
  但这故事虽然近于神话,而且自“丐帮帮主”薛不老之口,最少有六分可信,不会有空穴来风。
  以“禁林主人”功力之高,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遭了毒手,就透着事态的不平凡,下手人功力之高,确乎是不可想像。
  但是,这近于玄而又玄的事,对古剑宇来说,他不能相信。
  因为,古剑宇自忖本身的功力,也不是一般高手可比,要想暗算“禁林主人”,还没有那么容易。
  难道此人——鬼影子,真的是登峰造极,举世无双不成。
  若是真的,自己……
  最少自己“万魔之王”的亡师遗命,便难以实现了!
  他只管想……
  薛不老早已嚅嚅呐呐的道:“少侠!我所以说‘鬼影子’与你有渊源……”
  古剑宇意念原就要问清楚这一点,但他由于一股好胜之心,只顾考虑到“鬼影子”的功力,反而忘忽了。
  闻言,忙道:“是呀!他与我有何……”
  “他与你血仇之事无关,但与少侠的师门渊源极深!”
  “哦!”
  薛不老神色凝重道:“他乃是令师‘七杀魔王’的师叔辈,令师祖‘混天大帝’的同门师弟!”
  “啊!老帮主!”
  古剑宇身子不由一震。
  这事太也的确出乎意外了。
  因为“七杀魔王”已是百年前成名的魔头,武林中硕彦仅存,而在古剑宇机缘凑巧之中,仅只见面五天就功竭力枯而死,武林威尊的前辈。
  那会想到“七杀魔王”还有一个师叔呢?
  所以,他探臂一抓,紧捏薛不老的手臂,连连摇动,大声道:“薛老帮主,你这话是真的?”
  “老花子慢说不打诳语,就是骗人,也骗不到小侠你的头上来,那岂不成了忘恩负义的小人了吗?”“丐帮帮主”薛不老的态度认真非常。
  古剑宇不由苦苦一笑道:“既然如此,老帮主所说的江湖浩劫,武林末日,又指的是什么呢?”
  “这……”薛不老欲言又止,似乎十分为难。
  “老帮主有难言之隐?”
  “没有!”
  “那……”
  “怕的就是少侠的那位师叔祖!”
  “他会突然在此出现?”
  “这可说不定,以他过去的事迹来看,可说是早在东海晚在峨嵋,真可说神龙见首不见尾!”
  古剑宇惊道:“啊!有这等事?”
  薛不老神色一正,道:“百年之前,他初出江湖,逢武林之人必杀,不分善恶!”
  “哦!”
  “那时,正邪数百家武林,在九龙谷聚会,正在商量对付他的大计,不料他突然而至,施暴辣手!”
  “结果呢?”
  “数百家各门各派的高手,立刻联成一体,展开一场血战!”
  “才把他撵走!”
  “那里?数百门派大小高手不下五千余人,半个时辰之内,被你那师叔祖杀得尸集成山,血流成河!”
  “老帮主……”
  “那时,我老化子才入丐帮,本帮的第十九代掌门,就是在那一仗断送了性命,以致本帮著名的‘千门万户’掌法,因此而失传!”
  古剑宇不信的问道:“难道五千余位高手一个不剩吗?”
  “没有一人生出九龙谷!”
  “这事……”
  “后来,令师叔祖又用大力运行功夫,封了九龙谷口,顺手在迎谷千尺岩头题了四个飞仙大草的草书!”
  “写那四个字?”
  “冤魂五千!”
  “冤魂五千?”
  “九龙谷血腥未已,江湖杀劫又起!”
  “难道又是一个绝世高手出现了吗?”
  “没有?到处追杀武林中人的,仍然是少侠的那位师叔祖!”
  “他为什么?”
  薛不老摇头道:“当时谁也不知他的目的何在!因此,江湖上至一派一门的首领,下至踩盘放线通风报信的小卒,莫不人人自危,个个提心吊胆,朝夕不保,闹得到处风声鹤戾,草木皆兵!”
  “奇怪!”
  “到半年之后,江湖武林人士,死在他手下的,又不下五千之数!”
  “这是何苦来?”
  薛不老神色一整,道:“突然,在同一月之中,每个侥幸没死的江湖人,人人接到一纸通知!”
  “又有什么奇事?何人所发?”
  “通知又是你那位师叔所发!”
  “难道他要把江湖人士一网打尽,斩草除根?”
  “少侠又猜错了!”
  “怎么?”
  薛不老摇摇头道:“他通知所有的江湖人,要他们恢复活动,说他从此以后,绝对不再杀人!”
  “是何道理。”
  “原来令师叔祖练成了一种‘穿心魔指’!运功后,指风随意一发,不问对准何处,都能随心所欲,敌人不死,指力不消!”
  “怪道!”
  薛不老续道:“他在练功之初,尚不自知,等到功力练成,方知‘穿心魔指’必须在功成之后,杀人一万,方才能永远保存!”
  “不然的话呢?”
  “十指血充气涨,终必爆炸而死!”
  “所以他要不分正邪杀够万人!”
  “对的!通知中也有悔不该学此一魔功的语气,说是事不得已,请天下武林谅解他的一苦衷!”
  古剑宇听到这里,几乎想哭,立刻不以为然的道:“谅解又有何用,那些死的都已经死了!”
  薛不老也苦笑一笑道:“好者,从那时起,他的人果然也就远离江湖,而且一点音讯也没有!”
  “是呀!若是他重又练一种更恶毒的魔功,江湖上的血劫,只怕不止于一万之数,武林人永无宁日了!”
  “老帮主!你想可能吗?”
  “太可能了!”
  “从什么地方看呢?”
  “禁林主人之死!”
  “有什么征光呢?”
  薛不老道:“禁林主人之身,一无伤痕,除了岩石上的‘鬼影’以外,再也找不出另外的蛛丝马迹!足可证明!”
  “……”古剑宇不由一阵沉吟。
  薛不老也紧锁双眉。
  “鬼影子”重出江湖,乃是震动江湖,撼武林的大事。
  薛不老不过是忧心焦愁。
  古剑宇也十分不安。
  因为,“七杀门”的一字门规,乃是一个“杀”字,假若自己碰见了这位未曾一见的师叔祖,究竟如何呢?
  也许他不杀自己!那是因为自己是七杀门人。
  我要不要学他的“穿心魔指”?
  还是他杀人无形的怪异功力?
  杀!杀!……
  古剑宇的心中不由连喊了几个“杀”字。
  他心血上冲,不由陡的奋臂一挥,忘了眼前尚有薛不老在身边,突然大吼道:“对!我要学,要这更厉害的魔功,报仇!报父母的血仇!”
  薛不老身子一撤,失声道:“少侠!真的要学那必须杀满万人的‘穿心’魔指……”
  “我要学!”
  “为什么?”
  “报仇呀!”
  “你的仇家有一万?”
  “…………”古剑宇摇了摇头。
  “既然你的仇家没有一万,学会了‘穿心魔指’之后……”
  “我不会乱杀无辜,留下万条血债!”
  “可是由不得你!”
  “由不得我?”
  薛不老关心道:“十指血充气涨,爆炸而死!”
  古剑宇坚毅道:“只要能报父母之仇!一死何妨!”
  “少侠!”
  “我必定要学会‘穿心魔指’,才能有把握报仇!”
  古剑宇声音才落。
  咻——破空轻哨骤起。
  “啊!”
  “哦!”
  古剑宇与薛不老同时一惊,闪身向外跃……
  “不要走!”低沉的三字如同寒冰,两人的手,一左一右,已被人牵扯了个牢,已起之势,难以施展,身子略震,欲动不得。
  二人的中间,多了一个又瘦又矮的黑人。
  那黑人,高不满三尺,通体消瘦如柴,皮肤黑炭如漆,没有半点人色,一双小小的圆眼,闪光发亮,也像点墨一般,不见半点白色。
  他咧嘴一笑,露出两排白牙,小眼快如闪电的一眨,先向古剑宇打量了一眼,然后沉声对薛不老道:“小花子!你在编排我的是非是不是?”
  薛不老功夫不同一般高手,修为堪称顶尖,闻言抖臂一挣……
  “要走?”黑矮怪人淡然一声。然而,薛不老奋力一挣,似乎毫无作用。
  古剑宇霍然一惊之下,也是幌肩摔手,竟欲脱身,不料,也是枉费心机,力道即出即消,如同蜻蜓扳石柱。
  以二人力道之强修为之高,结果如此,来人的能耐,不问可知。
  黑矮怪人又对古剑宇露齿一笑,声如蚊蚋的道:“小娃儿!站着别走,我有话同你说。”
  说完,抓着古剑宇的那双手,五指一松。
  蹬蹬蹬蹬蹬……
  古剑宇试着如受电力所击,身不由已的一连向后退了五步之多后,才能拿桩扎式,立定脚跟。
  这时——“丐帮帮主”薛不老已退出几尺,提功运气,横杖当胸,大吼道:“你是什么来头?”
  “问我?”
  黑矮怪人二字出口,忽然一个飘身,未见移步,人已退到“招魂庙”的水磨墙的墙根,背后靠在墙上,咧牙一乐道:“你看我是谁!”
  “啊!”
  薛不老一仰身,脚下连连后退,呆立在三丈以外,古剑宇的身子一震,双目炯炯发光,凝视在墙上。
  墙上,剥落的粉白泥之上,忽然多了一个人的黑影,如同用黑漆画上的一般,正是那黑矮怪人的影子。
  他咧嘴眦牙,缓缓走离庙墙,若无其事的道:“你该不陌生吧!”
  薛不老如梦魅一般,喃喃的道:“鬼——影……”
  矮小黑人的怪眼一翻,喝道:“小花子!你讨死?”
  古剑宇此时不知如何是好。
  他在愁——是认这人做师叔祖好?还是……
  黑矮怪人手臂一抬,指着远处道:“小花子,还不识相!滚!”
  “丐帮帮主”薛不老神不守舍,似乎是心不在焉,楞楞然的道:“是……是……前辈是叫……晚辈……”
  “叫你滚!”
  滚,滚……
  一帮之主的薛不老,口中连连说着,又对古剑宇望了一眼,脚下虽然在连连后退,眼神之中,似乎有十分紧要的话说。
  古剑宇一见,心中十分过意不去。
  无论怎样,薛不老总算是一门的掌门,一帮的帮主,似这等当众任人叱喝,实在是值得同情。
  因此,走上前去道:“老帮主有话说吗?”
  “少侠!千万不能……不能练穿……心……”
  矮小黑人冷峻的一哼,低声道:“敢管我的……”
  “少侠!再见!”薛不老脸色惨白!目泛死灰,点地疾冲而上,展势狂奔如飞。
  古剑宇目送薛不老的影子去远,这才一转身口称:“再传弟子古……噫!”
  就在这一瞬之间,他身后的矮小黑人,竟然不知去向。
  太快了!
  就在古剑宇的身侧之人,何时走的,他居然毫无所觉,半点不知,他的脸上发烧,心泛嘀咕。
  这要是敌人,自己的性命……
  “古小子!进来!”冷峻,低沉,阴兮兮的,正是那矮黑怪人的特有声音,原来是从“招魂庙”内传出来的。
  古剑宇毫不迟疑,纵身向庙内……
  “鲁莽!”
  矮小黑人插腰站在庙的山神像前,黑掌微微外扬,但是,古剑宇已觉得迎面一排铁盾似的阻力,使自己无法前欺半寸。
  他只好双膝落地,跪在庙门外面,伏地道:“参见师叔祖!”
  “叩头吧!”
  矮小黑人大刺刺的迎门而立,双目仰视,一付受礼的架式,古剑宇只得伏在地上,一连行了三跪九叩的朝祖大礼。
  大礼已毕。
  那矮子的黑人低沉沉的一声道:“古剑宇!从现在起,你已算是本门的嫡传,朝过祖,见过香的真正七杀一门的未来之主!”
  “徒孙不敢!”
  那矮小的黑人沉声说道:“有什么不敢!我问你,你的‘奇镜神功’自问已有多大的火候!”
  “徒孙不过是略知皮毛而已!”
  “略知皮毛?”
  “是的,徒孙求师祖慈悲!”
  “慈悲!”
  “请师叔祖传受‘穿心魔指’好为父母报仇!”
  “这有何难!”
  “徒孙先行叩谢!”古剑宇说着,又伏在地下,叩了三个头!
  不料——那矮小的黑人一摆手道:“你先把‘紫金神镜’取出来,让我详细指点你进一层的修炼之法!”
  “遵命!”古剑宇丝毫不疑,也丝毫不敢怠慢,探手怀内,摸出那面旷世奇宝,魔功之首的“紫金神镜”来!
  紫雾一片,金霞万缕。
  黑矮怪人的一双小眼,放出既惊且喜,异样兴奋的光彩。
  古剑宇双手高举过顶,捧着“紫金神镜”,朗声又道:“徒孙因父母血仇在身,江湖横事时生,以致未能详参苦练,不能领会‘神镜’的无穷造化!”
  那矮小黑人缓步跨出庙门,双目凝视在“神镜”之上,口中却道:“当然,‘神镜’奥妙无穷,倾一生之力,也难参透万一!”
  “一并请师祖指点!”
  “这个自然!”
  矮小黑人此时已走到古剑宇跪的地方七尺左右,只要跨上半步,探臂就可将“紫金神镜”接去。
  但见他的一双怪眼四下扫视,眨动不已,终于,他露出一丝阴沉沉的笑意,口中道:“让我看过‘神镜’再说!”
  “师叔祖请看!”
  矮小黑人手伸处已接过紫金神镜,而且忙不迭的纳入怀中,仰天发出一声狂笑,笑声高昂入云。
  古剑宇垂颈低头道:“师叔祖……”
  “古剑宇!”矮小黑人厉声一喝,突然杀气毕露,凶焰万丈。
  他的右手双指一并,快如惊鸿的飘身而前,食中二指已经距离古剑宇的顶门冲天大穴不过寸余。
  口中狠狠的道:“古剑宇!你是老夫的好徒孙!哈——老夫多谢了!”
  语声未落,他的人忽地弹起三丈,凌空一式“恶旋风”像一头秃尾云似的,一泻五丈,直向山外射去,快似飞矢,头也不回。
  这一连串的变化,也不过是转眼之间的事。
  古剑宇略一楞神。
  那矮小黑人,已远去十丈之外,星飞丸泻,快不可言,太也突然了,古剑宇做梦也想不到。
  师叔祖他为何……
  心念初动,人也追踪而起,此时,那矮小的黑怪人,已只剩下一点小小的黑影,穿云流星似的丝毫不停。
  古剑宇不由更加生疑,立刻展起无上轻功,运集所有力道,人如一缕轻烟,卸尾疾驰,半点不舍。
  那点黑人的影子,越来越小,渐去渐远。
  眼看日色西沉。
  云低雾浓,视线渐渐不明。
  古剑宇心如火焚,急怒异常。
  无奈,功力绝高的黑小怪人,早已不见影踪。
  追……追……
  古剑宇既不灰心,也不气妥,一味的埋头追。
  忽然——前面一带崇山峻巅,荒涧绝谷之中……
  “蓬!”一声大震,突的射起两点黑影。
  古剑宇不由大吃一惊。
  等他现身大响之处,那两点黑影也同时随着劲风的消逝,双双落在谷底,正在古剑宇存身之处不足三丈。
  “咦!有鬼!”古剑宇不由失声一呼,目泛惊奇。
  原来——那两点黑影,正是取走自己“紫金神镜”的矮小黑人。
  更使古剑宇惊奇的是,乃是那两人生得竟然一模一样,根本毫无二致,简直是分不出谁是谁非来。
  但见他二人落在古剑宇的身前之处,又不约而同的齐声叫道:“古娃儿,别管闲事!闪开了!”
  最恼人的,是那二人的口音,几乎完全一样——低沉、阴郁、冷酷、怕人。
  古剑宇望望东边一个,又望西边一个,如坠五里烟雾之中,正所谓丈二的金刚摸不到头脑。
  他一时楞在当场。
  因为,谁是拿走自己“紫金神镜”的一个?不知道!谁是自己的师叔祖?
  忽然——他像发现了绝大秘密似的,立刻向左面的一个跑了上去,口中叫道:“师叔祖!你老人家……”
  左面一个黑小矮人,咧嘴一笑,居然与先前的笑容毫无二样,低沉微哑的道:“古娃儿!算你有眼光!”
  古剑宇暗自欣喜。
  因为,自己所看的幸而没有走眼。
  若是看错了,平日无故的喊一个不相干的人一声“师叔祖”,若传入江湖,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他想着,口中不觉道:“并非徒孙有眼光,而是你老人家露出了破绽!”
  “破绽?”
  “瞧!,你老人家衣襟少扣一个纽扣,露出了‘神镜’的金芒!”
  “金芒?”
  左边的黑小怪人一听,不由黑脸陡变,一手扣上纽扣,又忙不迭的道:“神镜?你是说‘紫金神镜’我那有‘神镜’?”
  古剑宇不由苦笑道:“师祖你老人家真会说笑话,‘神镜’适才不是已经给你老人家拿去了吗?”
  右边的黑小怪人不由冷冷一笑,插言道:“对!就是他拿去的!”
  “大胆的黑怪!”左边的黑小怪人暴喝一声,点地向右边一个扑去,人未到,掌已扬,劲风陡起,凶猛无俦。
  古剑宇不由大吃一惊。
  右边的矮小黑人只是不接不架,晃肩飘出了五丈,冷冷一笑道:“你要赖,赶快送给人家吧!”
  右边那个不再闪躲,分掌一招。
  “砰!”山摇地动的一声大响。
  人乍合即分。
  于是,两个同样的矮小黑人,拆招换式,立刻打成一团。
  古剑宇不由暗暗咋舌。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等恶斗。
  敢情这两个鬼影子似的矮小黑人,功力竟在伯仲之间,每一招都鬼怪离奇,每一式都是少见的绝学。
  连功绝一切的古剑宇,居然忘了自己的本意,凝神注视这二人的搏斗,刻意的揣摸二人的招式起来。
  更由于此刻他分不出谁是真正的“师叔祖。”
  所以他无从插手,说真个的,这矮小的两位黑人,搭上手之后,也没有第三者插手的余地。
  幽谷里,劲风呼呼,一阵紧似一阵。
  转眼之际,已是百十来招,半个时辰过去。
  突然——先前衣襟缝内放出一溜金芒的黑衣,猛攻一招,闪身跃出圈子,大喝声道:“是汉子不要走!”
  说着,快如一眨眼,探手怀内,亮出一个心形的血红采玉来。
  红云一片,金芒万缕。
  古剑宇以为是自己的“神镜”,不由身子一震,顾不得刺眼欲花的金芒,立刻聚功凝神看去。
  他不由失声叫道:“啊呀!不是!”
  那里是什么“紫金神镜”。
  却原来是一个手掌大的“心形”。
  那心型的采玉,通体血红,透明生辉,放出一派深红,闪出万道光芒,刺目欲花,令人不敢正视。
  谁知——右边那黑小怪人扬声一笑道:“一个时辰之前,‘吸血采玉’可说是人见人怕,现在没有用了!”
  他说着探手怀内一摸……
  紫雾蒙蒙,金光烁烁!
  古剑宇不由大叫道:“紫金神镜!”
  右边的黑怪人一面晃动“紫金神镜”,一面沉声道:“古娃儿!运起‘奇镜神功’护体,把这小黑妖手中的采玉夺过来!”
  古剑宇虽然听的明白,但身子却没动。
  他在想——他想!自己先前认错人了,看走眼了。但是,手执“吸血采玉”的黑人,为何竟也承认是我的……
  “师叔祖”这两个字在心中如同雷轰的一般,引起他无名的怒火。
  他大吼一声:“好妖精,你冤我!”运起“奇镜神功”,全力向手执“吸血采玉”的怪人扑去。
  “古娃儿!不……”手执“吸血采玉”的黑人,高叫一声,手中的红云一转,金芒暴旋之下,垫步射出三丈!
  紫雾暴长,金芒微动。
  手执“紫金神镜”的黑人冷冷一笑道:“古娃儿!再攻!我助你一臂之力。”
  他说着,扬动“神镜”,斜地里,夹攻上去。
  嗖——古剑宇一见,不由眉头一皱。
  紫雾顿散,金芒骤消。
  他的人也退出三丈,迎风而立。
  持着“神镜”的黑人叫道:“你为何不……”
  “我不惯连手,也不愿连手!师叔祖……”
  “呸!”
  闪出圈子的黑小怪人啐了一声,将那块“吸血采玉”高举过顶,沉声喝道:“古剑宇!你这认贼作父的逆徒!”
  “你……”
  “小子!你既是七杀门人,为何不识本门的‘吸血采玉’,见玉不朝,反而帮外人,真乃七杀门中的不幸!”
  古剑宇不由一楞,大叫道:“你一派胡言!”
  “孽徒!”
  古剑宇忽然脑海中闪出一个影子,原来是打算运功出手的势子陡然一收,探手怀内摸出一张折叠的桑皮纸来。
  那焦黄的桑皮纸,乃是“七杀魔王”留下的黑名单。
  他百忙之中展开了来……
  “啊!”
  原来那“黑名单”的正面,用朱砂画着一个心形的图案,正是黑小怪人手中所执那块“吸血采主”的形状。
  那图形之中,隐隐有七个“杀”字。
  横着上面四个古篆,用是——“七杀至宝”。
  古剑宇一瞥之后,立即揣起“黑名单”大叫道:“前辈那块采玉,是不是叫做‘七杀至宝’?”
  “你去看来!”
  “呜——”黑小怪人一扬手,“吸血采玉”溜起红光破风掷来!
  这时——手执“紫金神镜”的黑小怪人,忽然朗声一笑道:“失陪了!”“了”字音出,人就立刻点地而起。
  掷出“吸血采玉”的黑衣怪人大喝道:“那里走!”
  人就逼上前去,拦住去路!
  “找死!”紫光金芒,陡射急闪。
  黑小怪人扬起“紫金神镜”,硬向他印了过去。
  “啊!”血箭疾射,黑影翻腾。
  手中空无一物的黑小怪人,虽也扬掌用力,那能抵挡得住“紫金神镜”的力道,惨叫一声,矮小的身子震起数丈。
  虚空喷出一口鲜血,人已跌下地来。
  古剑宇在这短如一发之间,昙花一现的当口,已看清了“吸血采玉”血红之中隐隐的七个金色“杀”字。
  他深知此乃“七杀至宝”。
  执有“七杀至宝”之人,必是七杀门的正宗无疑。
  因此——他在刹那之间,已运起“奇镜神功”扑了过去,若没有先前的黑小怪人舍身一挡,此时追赶已自无及。
  有了这舍命的一挡,手执“紫金神镜”的黑小怪人,起势被滞,正与古剑宇的扑来之势迎个正着。
  两人的一起一扑。
  双方的身子正在半空遇上。
  一面是“神镜”所发的“紫金”光芒。
  一个是“魔功”所发的“紫金”力道。
  以毒功毒,以魔制魔。
  “巴哒!”暴响如雷,双方同是一震,各感压力奇绝,不但不能落地扎桩,连身子都控制不住,一齐向幽谷一侧的断涧之中落去。
  “蓬!”
  “通!”
  快如殒星,同声一响,水花四溅之下,都掉进了乌黑深蓝的润水之中,古剑宇此时的功力,已与河套之中有天远之别。
  河套之时,被露落水,受不了冲天巨浪,此时,慢说润水平静无波,纵然有滔天巨浪,也难不住他。
  因此,他如同蜻蜓点水,随着水花也稍点即起,身上的衣衫也不过是湿了半截而已,毫无大害。
  另一边的那位黑小怪人只顾护着手中的“紫金神镜”。
  所以人差一点被水淹至头顶。
  但由于他的功力不凡,也借势一冲,落到润连岸上。
  古剑宇一见,不由气得“哇哇”乱叫,吼道:“你是假冒的!气死我也!”
  但见——那鬼似的矮小黑人,染水的手掌,忽然变成了雪白,衣衫上,也滴下点点的黑水,露出半灰的白衫。
  脸上,因为水花所冲,立即露出点点白斑,颈子,也被涧水洗去乌黑,赫然露出白白的皮肤来。
  显然的,这是冒牌的“师祖”,古剑宇一看出破绽,不由得怒火如焚,立即哇哇一叫,又已扑了过去。
  那黑小怪人自己并未察觉。
  他一见古剑宇扑来,沉声道:“你疯了吗?我是你的……”
  古剑宇生恐他说出“师祖”二字来!
  他赶忙接着道:“住口!你是我誓必杀的妖孽对头!”语落,左掌掌心的紫光一幌,右掌一推而出。
  金紫的风声如同奔马,直奔冒牌的“鬼影子”扑去。
  “冒牌”的“鬼影子”也低沉的怒喝道:“大胆的小娃儿……”
  两边的紫雾一触相接,双方的金芒未沾即合。
  “咻——”
  “紫金神镜”在不知不觉之际,忽然从“冒牌”“鬼影子”的黑小怪人手中脱空飞起,夹着破空的清哨,竟向古剑宇射到。
  古剑宇一见,不由大骇。
  这事太也离奇了,双方都不会料到。
  “冒牌的鬼影子”手中一空,不由大叫道:“哎呀!不好!”
  古剑宇也是不约而同的叫道:“糟糕!”然而,快如飞矢的“紫金神镜”已风驰雷掣般的射过去,情势急于星火。
  双方距离既近,“神镜”的来势又猛,恁他古剑宇如何了得,如何深厚的修为,欲躲不能,欲接不得。
  若是被飞来的“紫金神镜”砸中,古剑宇焉有命在。
  豆豆书库收集整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