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上官云心 >> 子午声 >> 正文  
第四章 袅袅的笛声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章 袅袅的笛声

作者:上官云心    来源:上官云心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10/3
  痴婆子一声怒叱,龙角剑起处,陡地卷起一层翻翻银波。
  梁上客廖清解下腰系软鞭,嘴里怪叫怪嚷,一条软鞭,却是舞得锐风呼呼。
  蛇身触着剑、笛、鞭,顿时片片零碎,血花飞溅,毒蛇斩死无数,阵阵刺鼻腥臭,席地冲起。
  可是他们这次碰着不怕死的毒蛇,却活生生的要把他们累倒了。
  七星岩山谷的石岩里,毒蛇一条接着一条的涌来。
  敢情,这是一桩极其狠毒惨厉的阴谋,可能洒落在他们三人身上,带有异味的牛毛细雨,乃是蛰伏在山岩石缝里大群毒蛇所爱吮闻的毒水。
  是以,七星碉上空洒下这阵异昧细雨后,所有毒蛇俱涌出洞穴,毒水洒在地上,很快被吮干,而三人衣衫上的细雨异味,却历久不散,于是这群成千万条的毒蛇,就向他们身上袭来。
  彭宗铭挥舞太玄银笛,瞬息不敢停留,可是已精疲力尽,浑身是汗。
  痴婆子薛玲玲与梁上客廖清,虽然身怀乘绝学,但毒蛇犹若汹涌浪涛似的卷来,亦已有首尾不能相顾,狼狈至极。
  梁上客廖清突然一声激呼:“嗳唷,我的妈……惨啦,咱小腿给毒蛇咬啦!”
  这时,痴婆子心里又气、又恼、又惊、又怕,说不出的味道,只有贴近他身边,免他再遭意外凶险。
  痴婆子侧首朝彭宗铭看了—眼,只见这孩子俊脸泛白,手招迟钝,看来亦将频临凶险之境。
  痴婆子不由喟然叹了口气,心道:“想不到咱痴婆子薛玲玲,纵横江湖数十年,此番来七星岩,竟落得这么一个收场,而且还连累半脸神尼的徒儿和梁上客廖清。”
  敢情,这七星岩山岩石缝里,乃是成千万毒蛇的窝穴,否则不会同时间涌出这么些毒蛇。  三人虽已处身一发千钧,凶险万分的时候,可是这些毒蛇,不旦没有给他们杀完,似乎更添增了不少。
  就在这个时候,彭宗铭手麻脚软,频临危险之际,突然,一缕意念掠过他脑海,心道:“不知琼楼十二曲秘门绝学,用在这些毒蛇身上,会不会有效?”
  当他意念上怀有这动机时,他就收回已笛作剑使用的招式,以纵跃轻功,来闪避毒蛇的袭击。
  在他起伏纵跳之际,尽量稳住自己不安的心绪,气提丹田,音喷笛孔。
  彭宗铭在急智选择下,倏地想起至要的除了琼楼十二曲中子声枭呜狼嗥与午声武彝九音外,他该吹奏亥声龙吟狮吼一曲。
  这曲音韵,曾在鲁中文峰山玉甸谷时,他运使丹田之气,以嘴练音外,来到江湖,从未使用过。
  他师叔紫云羽士萧大尹,曾对他说过,琼楼十二曲中亥声龙吟师吼一曲,音韵极其威猛,聆之惊魂慑神,能镇伏异禽怪兽。
  于是,彭宗铭运用他已周天仅余的一股劲力,纵跃在毒蛇堆里。
  他一面手指按孔,从太玄银笛中,吹奏出亥声龙吟狮吼一曲。
  这是一桩极艰困的工作,音气的来源起自丹田一股浑厚的真力,然而他绝大部分的精元真力,已消耗在刚才以笛作剑,与毒蛇激战上。
  在吹奏亥声龙吟狮吼时,不能音律上有丝毫的错误,否则会造成极凶险的危机,这是他师叔紫云羽干萧大尹,曾有这么告诉过他。
  就在这时候开始,一缕咿鸣的笛声,缭绕在七星岩山谷里。
  彭宗铭纵跃吹奏之际,—对星眸睇视着腥臭刺鼻、汹涌如涛的毒蛇群,一缕亥声龙吟狮吼,笛韵过处,首先使他骇然不安的,痴婆子薛玲玲与遭毒蛇咬伤的梁上客廖清,他们手招使出,突然显出迟钝而缓慢起来。
  当彭宗铭正待决定,是否继续吹奏下去时,他所期待的奇迹果然发出了。
  在他纵跃蹦跳脚下的毒蛇,渐渐地显出萎颓疲乏的样子。
  彭宗铭心神骤然一振之下,顿时感到一股浑厚的真力,涌起丹田。
  这是一桩令人无法思议的事。
  琼楼十二曲亥声龙吟狮吼音韵奏出,与彭宗铭以前所吹奏的诸曲,又迥异不同。
  一缕笛韵,飘忽来去,缭绕游走,令人感到一股无比的威力,猛击着盖顶,震荡在两耳。
  彭宗铭在吹奏之际,发现痴婆子薛玲玲与粱上容廖清,手招展出不但迟钝缓慢,身形晃晃欲坠,似乎受到某种极大的震荡,几将晕眩的样子。
  当他再看到遍地堆堆毒蛇群时,只有狠着心再吹奏下去。
  原来这些毒蛇,已有半数以上已僵卧不起,仅有少数尚在蠕蠕翻动。
  彭宗铭一曲亥声龙吟狮吼吹奏完毕,痴婆子薛玲玲手撑龙角剑萎顿似的靠在山壁边。
  梁上客廖清蜷坐石上。
  至于遍地堆积的毒蛇,已完全僵死在地上。
  三人离开七岩山谷,找上山径狭道,奔上鹿鸣峰巅而去。
  沿途上,梁上客廖清对彭宗铭赞赏不已。
  一手牵了他,滔滔不绝的道:“要是这老家伙不知趣,触上咱廖大爷不高兴,管叫他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但盗走他飞龙、腾凤一对雌雄游虹剑,连他掌上明珠小闺女亦偷来。嘻嘻,我说小娃儿,到时可别忘了咱廖清的大恩。”
  彭宗铭被他逗得俊脸通红,低头垂颈的走路,说不出半句话。
  梁上客廖清抬眼朝天色看了下,咧嘴道:“老闺女,现在天色晚了,咱们先找处隐僻地方歇一下,到夜晚再上鹿鸣峰就是啦,行动也比较方便些。”
  痴婆子薛玲玲经梁上客廖清此说后,就默应一下,带了彭宗铭,随他进入上鹿鸣峰顶的一处隐僻山隅所在。
  梁上客廖清突然道:“老闺女,你以前有没有上过鹿鸣峰?”
  痴婆子薛玲玲狠狠的盯了他一眼,大声道:“小偷儿,说的废话,咱老婆子以前上过鹿鸣峰,怎地这次还会栽在七星岩蛇坑里。”
  梁上客廖清一摸嘴唇上短胡子,颔首道:“这就是,咱们现在二老一少,总数三个人,你知道鹿鸣峰除了离魂魔娘郑僖外,还有多少高手?”
  说到这里,看了彭宗铭一眼,接着又道:“这小娃儿在芦店坪小镇项家堡,闯下滔天大祸,一下子弄死了菩提门腰系铁牌信符的七个分堂主。
  “白天咱们跌进七星岩蛇坑里,没被毒蛇咬死,现在闯进鹿鸣峰,当然菩提门派下的高手,都在这贼魔,娘那里,他们岂肯轻易放过咱们?”
  痴婆子薛玲玲听得有理,可还是盯了他一眼,冷冷地道:“小偷儿,照你说来该怎么办?”
  梁上客廖清见痴婆子薛玲玲居然移横就教。不由咧嘴嘻的笑了声,道:“老闺女,你要问咱怎么办,咱廖清肚里有的是办法。”
  梁上客廖清说到这里,朝痴婆子薛玲玲盯了眼,接着道:“你老闺女此番闯鹿鸣峰,当然还不想跟菩提门正面对敌,仅不过是找回你那宝贝徒儿小丈夫而已。”
  痴婆子正在静听他说话时,蓦不防梁上客廖清语中带刺,又是一针,刺在她心里,不由恨恨的啐了他一口。
  梁上客廖清嘻的笑了声,接着道:“所以咱廖清的主意,化整为零,把他们兔崽子都逗开,你老闺女再向离魂魔娘要回小……丈……夫!”
  一对风尘奇人,就在针锋相对的说话中,决定了这么一桩事。
  延绵在鹿鸣峰顶一带,房舍毗连,灯火点点,木栅栏的大门处,突然传出一阵倦马嘶吼声。
  尤其在寂静的深更半夜,这阵声响听来特别刺耳。
  如果木栅栏里住着的人来解释这桩事的话,只能说漏夜传讯,急骑赶程,来到这里鹿鸣峰。
  可是鹿鸣峰峰顶所有的人,一定会感到骇然称奇,通上峰顶的仅是曲折迂回的羊肠小道,连寻常人亦难能攀登而上,那这些马匹声响,又从何处走上来的呢?
  这个谜正在展开之际,木栅里陡然灯火燃起,辉芒如同白昼,大伙人向木栅门外涌出去。
  几乎在同一时间,可能鹿呜峰来了不少行踪可疑的夜行人,否则,又如何在房舍屋瓦上,不断的传出嗒嗒嗒的踏瓦声。
  于是,又有数不清的点点黑影,宛若流星似的扑登屋瓦而上。
  就在这个时候,这处鹿鸣峰峰顶一带,偌大的木栅栏里,又传出一片起落不断的鸡啼、犬吠,猫叫、猪吼的声音。
  敢情,这是一桩耐人寻味的事,离魂魔娘郑僖,其武林声誉,不在烟酒茶客痴癫僧,双奇三怪四修罗正邪前辈人物之下,难道还有虎口持须的小偷儿,到此地鹿鸣峰来找财路。
  虽然,这木栅里的人,绝不相信会有这等事发生,可是毕竟在极度窦疑困惑下,还是有不少人,去寻找这些声响的起因。
  在这一连串的情形发生下,房舍毗连的木栅圈围内,可能不会再剩下多少人。
  鹿鸣峰峰顶,木栅圈围里,一处金壁辉煌的大厅上,还排设了几桌丰盛的酒席,似乎这里主人,正在祝贺某桩事情的成功,是以,才会通宵达旦的欢宴。
  这时,大厅中座的一桌上,只坐了一个美貌少妇,紧挨在她身边的,是个英姿挺拔的中年武生。
  就在这时候,从大厅屋上,飞下两条身影,一个是满头霜发、身穿大红衣裙的老婆子,一个是看来年有十六七岁韵英俊少年武生。
  大厅中座的美妇人,似乎正因着这里鹿鸣峰离魂寨,夜晚接连发生变化,而在惊奇诧异之际。
  这时她眼神拢处,发现大厅屋瓦上,飞下这么两个不速之客。
  美妇人见到老婆子时,花容倏地惊变,却仍是含着一份激怒、意外的神情,大声娇叱道:“丑婆子,原来今晚还是你带了一批江湖败类,来此离魂寨找事。”
  诚然,大厅剩下的美妇人,与这英姿轩昂的中年武生,就是离魂魔娘郑僖和玉郎君尚可卿。
  离魂魔娘郑僖向老婆子说出带了一批江湖败类之话,当然她再不会相信,这次来离魂寨的,仅不过是痴婆子薛玲玲、梁上客廖清与彭宗铭三人而已。
  说来还是梁上客廖清,他身边的那几套小玩意儿所造成的意外奇效,大门外倦马嘶吼声,后园子鸡啼狗吠声,甚至连屋瓦上,一片塔塔塔的夜行人踏瓦声。
  痴婆子薛玲玲,带了彭宗铭,飞下大厅屋瓦,一听离魂魔娘郑僖说出此话,心里很快回意过来,知道对方已有了某种顾忌。
  倏倏地,大声怒骂道:“老妖怪不要脸,看你年纪活了这么大,还打扮得象头狐狸精似的,你说得对,老娘此番带了三十六个天罡,七十二个地煞,来踏平你离魂寨狗窝。”
  离魂魔娘郑僖听痴婆子薛玲玲此说,神情微微一怔。
  敢情,天下武林高手人物中,离魂魔娘郑僖还没有听到过三十六天里、七十二地煞的名号。
  因着离魂魔娘郑僖眼前所发生的情形,离魂魔娘郑僖对痴婆子薛玲玲所说的话,丝毫没有感到怀疑之处,而且,她更相信烟酒菜窖痴颜僧,双奇三怪四修罗中痴婆子薛玲玲,所邀来离魂寨助拳之人,亦决不会是平凡等闲之流。
  离魂魔娘郑僖由于她思潮里,一连串地有这样的转变,神情间,已显出一份悸惧不安之色。
  可是她仍是抑制内心的不安,而峻厉冷冷地向痴婆子薛玲玲道:“丑婆子,你来此离魂寨有什么事?”
  痴婆子薛玲玲怪眼一瞪,怒冲冲的道:“老妖怪,骚狐狸,忘了你死鬼蛇郎君的一番恩情,竟把老娘徒儿掳来做押寨郎君,看你要不要脸?”
  痴婆子薛玲玲说到这里,朝离魂魔娘郑僖身后的玉郎君尚卿瞪看了一眼。
  离魂魔娘郑僖被老婆子骂得粉脸通红,本来在她恼羞激怒下,马上可以跟痴婆子撩起一激战,何况今晚还有不少菩提门高手在这里。
  不过这时她心里已有某种顾忌,她不知道这老婆子邀来离魂寨的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究竟是何种人物,而且眼前菩提门一众高手,俱已飞出应敌。
  是以,在她这种想法下,似乎认为目前的事,暂时别扩大。
  至于痴婆子薛玲玲的心理,她亦怀了一份焦急。她知道眼前这形势,仅是梁上客廖清用他几套小玩意儿所摆出的场面,时间拖延过久,就要被对方戳破。
  是以,她说完此话,见离魂魔娘郑僖脸肤红红,正要开口时,她已很快的接上道:“老妖怪,咱们今晚的恩怨,就在这不肖逆徒尚可卿身上,你若不把尚可卿放出,到时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来此,把你骚狐狸块肉分尸,就休怨老娘心狠手毒。”
  痴婆子薛玲玲煞有其事,说出这番话,离魂魔娘郑僖听得羞愤激怒已极,突然她想起在尚可卿身上,有某种把握时,倏地格格一阵娇笑,揶揄、嘲笑地指着身后的尚可卿,向痴婆子道:“醉婆子……你自问他……他是不是认识你……”
  诚然,这是一桩令人无法恩议的事,痴婆子与离魂魔娘说话时,除了一边的彭宗铭外,离魂魔娘郑僖身后的玉郎君尚可卿,他完全听到。
  这个英姿挺拔,神采奕奕的中年武生,这时以极困惑、迷惘的神情,谛听着她们说话,仿佛一个毫不相识的陌生人,突然提自己名字,在他困惑不安的情绪里,还带份惊诧和有趣。
  是以,当离魂魔娘郑僖说出这话时,尚可卿更是深感意外地看了痴婆子薛玲玲一眼。
  这时,痴婆子薛玲玲心里,满充着一腔羞愤激怒的神绪。
  就在当前有半响沉寂时,彭宗铭心地乖巧,聪慧显悟,倏地从身边掏出太玄银笛朝离魂魔娘郑僖嘻嘻的笑着道:“是就是,非就非,待晚辈银笛吹奏一曲,就能判出谁是谁非。”
  彭宗铭说到这里,不待他们开腔,声提丹田,指按笛孔,把琼楼十二曲中,酉声幽涧鸣泉,戌声古寺钟声吹奏起来。
  酉声幽涧鸣泉音韵过处,忽而苦山瀑雷鸣,忽而若细流漏漏,声调悠扬,绕空不散。
  在场众人,敢情痴婆子薛玲玲心里知道这小娃所吹奏的琼楼十二曲凶厉摄神非凡,是以,一闻彭宗铭笛音缀起,倏地抱元守一稳定方寸,不让笛声音韵注进耳里。
  至于离魂魔娘郑僖与玉郎君尚可卿,他们除了感到这小娃ㄦ吹奏的笛声,听来心旷神怡,极其动人外,根本没有想到还有其他的用意。
  因为郑僖与尚可卿有这种想法,无形中整个神智,已被这缕笛声牢牢的控制住了。
  彭宗铭指按笛孔,吹奏之际,一对星眸却是一眨不眨地盯看着他们二人,似乎在捉摸他们脸肤神情的变化,来决定笛声音韵的高低强弱。
  笛声咿呜,音韵缭绕,像一片一片的薄纱轻雾,笼在郑僖与尚可卿的脸上,在他们和煦的脸上,渐渐掩上团浓郁的愁容。
  本来灵活转动的一对眼睛,这时迟钝的直视着前面,似乎因为这缕悠扬的笛声,已使他们神智恍惚,而揭开了往事旧梦重掩的幕帷。
  这时,离魂魔娘郑僖可能已觉察到这缕笛声有了蹊跷,当她有这瞥意识掠过脑海里,整个神智却已完全沉缅这缕声乐里,无法自拔。
  玉郎君尚可卿因为这缕笛声绦绕,揭开了他历来从未想到过的往事。
  是以,他脸上不时的抽搐痉挛,当他一瞥眼神,落到痴婆子薛玲玲身上时,显出极度的惊惶与不安。
  彭宗铭一曲酉声幽涧鸣泉奏完,倏地转调接吹戌声古寺钟声。
  戌声古寺钟声一曲,音调古怪,倏而绕空嘹啭,倏而音冲声撞,然而,当凝神细听时,却是隐隐中含有青磐铮铮,红鱼笃笃之声。
  铮铮笃笃青磬红鱼之声,点醒了尘世迷梦。
  彭宗铭这曲戌声,古寺钟声音韵未断,玉郎君尚可卿陡若混沌初觉,迷梦回苏。
  脸上显出一片惶恐、惊悸、忏悔、不安之色,星眸孕含着的大颗泪珠,忍不住簌簌簌地夺眶涌溢出来。
  他凝神睇看着痴婆子薛玲玲,二十年前一缕极稳熟的影子,这时重又映演出脑海。  尚可卿艰辛跨步,缓缓走到痴婆子薛玲玲跟前,扑跪在地。
  敢情,彭宗铭的这曲戌声古寺钟声,并不仅然乎是对玉郎君尚可卿一人而已,凡是聆听者,同样得到它相似的效果。
  这时,痴婆子薛玲玲她已知道琼楼十二曲的威力,怕灌进自己耳里,虽然她有预先的防止,这缕音曲的细声,还是扰得她心猿意马,六神无主。
  诚然,在场的除了他们外,还有这里离魂寨主人,离魂魔娘郑僖。
  离魂魔娘郑僖这时她脸上神色瞬息千变,似乎因为这缕笛声的缭绕,揭开了片片段段的往事旧梦,虽然局外人不知她沉缅在何种思潮里。
  可是从她珠泪盈腮、雨洗海棠的脸儿看来,可能亦有一桩极悲苦的往事,在熬煮她的心灵。
  彭宗铭一曲戌声古寺钟声吹奏完,离魂魔娘郑僖在嘤嘤饮泣。
  玉郎君尚可卿星眸衔了满眶热泪,跪地抬头向他师父痴婆子薛玲玲看了看,喃喃痛诉地道:“师父,弟子不孝,站污师门声誉,你老人家杀了我吧!”
  尚可卿说到这里,双手抱住了老婆子腿膝,嚎陶悲啼不已。
  彭宗铭在一边看得亦不禁暗暗错愕怔住,心道:“原来自己所学的琼楼十二曲,居然还有这种令人意想不到的用处。看尚可卿眼前神情,分明是因着刚才自己所吹奏的笛声,启发了他业已淹灭的良智,所以才向他师父痛诉忏悔。”
  至于离魂魔娘郑僖纤掌掩脸,嘤嘤悲啼,仿佛因着彭宗铭所吹奏琼楼十二曲戌声古寺钟声一曲,在她身上,亦现出了一桩极大的效果。
  她悲啼的原因,可能这缕玄奇神妙的笛声,吹开了她昔年罪过的幕帷,她似乎在仟悔,似乎在倾诉,喃喃梦吃似的痛诉道:“我不该昔年用银虺蛇害了你,天下武林以为你有蛇郎君之誉,才不慎遭于毒蛇之手。”
  痴婆子薛玲玲这时见徒儿尚可卿,搂着她一对膝腿,跪地在嚎陶痛哭,本欲训斥他几句,骤然听离魂魔娘郑僖,无意中说出此话,不由心神暗自一怔,嘀咕思忖道:“原来蛇郎君田申,还是丧命在自己枕上人离魂魔娘郑僖手里。”
  当她一缕意念落地,心里不禁霍然一惊,忖道:“敢情这是郑僖因聆听这小娃子笛声之故,心地良智发现,才不意中说出这段不可告人的秘密,如若她发现有人听到这事,必然她将舍命相拼,决不肯轻易干休。”
  痴婆子薛玲玲想到这里,朝跪地的尚可卿看了一眼,似乎激怒般地大声道:“见不得人的丑相,还不快起来,你要想死,老娘偏不给你死。
  痴婆子说到这里时,尚可卿已从地上站起,星眸衔泪,向他师父看了眼。
  诚然,痴婆子薛玲玲虽是一位玩世不恭的风尘奇人,这时见到浪子回头,远别二十年的徒儿时,脸上亦不禁挑上一层黯淡戚戚之色,咽声道:“可卿,你是否想跟师父回去?”
  尚儿卿愧歉不安的喃喃道:“徒儿从此永远追随师父。”
  痴婆子颔首嗯了声,倏地朝向彭宗铭,道:“小娃儿,咱们走,别再耽搁了。”
  三条身形,游电流星似的飞离离魂寨,消逝在山天黝黑的一角。
  就在他们三人离开离魂寨,前后近乎眨眼间隔,菩提门里众人,与离魂寨的众头目喽罗,追踪这些离奇古怪的声音,木栅大门前的倦马嘶啼声,后面园子的鸡狗猪叫声与屋瓦上夜行人踏瓦声,扑了一个大空回转来。
  痴婆子薛玲玲带了玉郎君尚可卿与彭宗铭,飞离离魂寨后,扑进鹿鸣峰峰顶的一处丛林。
  彭宗铭突然拉开嗓子,咪鸣咪呜一阵的猫叫声。
  痴婆子薛玲玲飞进丛林歇下后,正想跟她徒ㄦ尚可卿说话时。
  蓦不防彭宗铭这么一缕怪叫声,不由瞪看了他一眼,大声道:“小娃子,你怪嚷怪叫的干什么?”
  彭宗铭嘻嘻地笑着道:“晚辈生恐廖前辈在近处久候,所以用猫叫声,向他老人家联络。”
  痴婆子薛玲玲冷哦了一声,不由激奇似地道:“小偷儿就要你小娃子用猫叫声联络?”
  彭宗铭笑哈哈地摇头道:“廖前辈曾有吩咐过,此上离魂寨,如果旗开得胜,用猫叫声向他联络,要是铩羽归来,换用狗叫声,万一你薛老前辈被掳,晚辈被敌人衔尾追踪,那时候就要用猪叫声,他老人会来接应。”
  “痴婆子听得怪眼一瞪,气呼呼地道:“小偷儿说得岂有此理,老娘会栽在人家手里?”
  痴婆子话才说到这里,噗的声响,从树顶浓荫处飞下一条身形,嘻嘻的笑着道:“老闺女,要不是咱廖清用鸡叫、狗叫瞒过天地的妙计,说不定你就栽在离魂魔娘,或是菩提门的这伙人手里。”
  梁上客廖清转眼朝玉郎君尚可卿看了下,咧嘴又是嘻嘻笑了几声,正要开口说话时,痴婆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大声喝道:“瘟贼,小偷儿,你要在晚辈跟前,再贫嘴嚼舌,别怪老娘袖你筋,剥你皮。”
  梁上容廖清咋舌努了努嘴,分辩似地道:“我说老闺女,做人可不能忘恩负义,咱廖清用了鸡叫、狗叫,跟这小娃儿替你定下乾坤,救出你宝贝徒弟儿,还没有见面道谢,开口一场痛骂。你老闺女徒儿,既然是咱廖清晚辈,也该上前替咱请一个安才是呢!”
  痴婆子薛玲玲听梁上客廖清此说,自己感到有几分理由,是以,吩咐玉郎君尚可卿道:“可卿,上前见过这位廖师叔。”
  说到这里,又指着彭宗铭,道:“这小娃子是半脸神尼昭元师太徒儿,叫彭宗铭,你可以彭师弟相称。”
  玉郎君尚可卿聆听师父之谕,上前见过梁上客廖清,又与彭宗铭寒喧—番。
  人的感情,善于健忘的,他发现自己系心牵念的一个人,突然叛离自己时,他会感到切心痛恨,然而—旦对方又归返他身边时,他很快会遗忘他所有的罪过,而宽恕了他。
  痴婆子薛玲玲现在对她徒儿玉郎君尚可卿,可能亦怀有这等情绪。
  这时,梁上客廖清抬眼四周眺望了一匝,突然道:“老闺女,天色快亮了,咱们此地不宜久留,菩提门那些牛鬼蛇神,发现咱们耍了一套空城妙计,当然他们会追踪找来。”
  玉郎君尚可卿稍作半晌沉思,才缓缓道:“这次来离魂寨的菩提门人物,为数不少,乃是由菩提门八大坛主之—,亦是与师父廖师叔齐名武林烟酒茶客痴癫僧、双奇三怪四修罗中的武林四修罗中的一个,百毒残奥冷文渊所带领来的。”
  玉郎君尚可卿话才说到这里,彭宗铭一声惊哦悲愤激怒地狠狠道:“原来这贼魔头正在此地,冤家狭路,彭宗铭此番舍命亦要与他一拼。”
  彭宗铭突然说出这话,在场众人莫不错愕怔住。痴婆子薛玲玲不禁激奇地追问道:“小娃,年纪轻轻,发这么大脾气干吗?难道百毒残叟冷文渊又是你弑亲仇人之一?”
  彭宗铭想起师叔紫云羽士萧大尹所说过的一段经过,不由星眸衔泪,惨淡地道:“恩师半脸神尼,就是被三怪四修罗所害。”
  痴婆子薛玲玲蓦听彭宗铭此话,一对怪眼睁得又圆又大,中途打断他的话,大声的追问道:“小娃子,你不是奉了你师门之谕,寻找咱老婆子,传你倒转乾坤三五七剑法,怎地又说你师父遭害在三怪四修罗之手呢?”
  彭宗铭听痴婆子此问,盈眶清泪簌簌沿颊流下,咎歉不安地道:“晚辈系奉师叔紫云羽士萧大尹之谕,才来豫地寻访薛老前辈。”
  接着,彭宗铭就将昔年雪地罹难,巧服一百零八颗红蕊珠,掩埋半脸神尼昭元师太,捡得琼楼十二曲绝学秘本,后来遇着紫云羽士萧大尹,代师传艺的一段前后情形说了。
  彭宗铭接着又道:“据师叔相告,师父之雪地遭难,就害在三怪四修罗的手里。”
  梁上客廖清怪眼眨眨,怀疑似地道:“小娃儿,看你这副神情,是否还想上离魂寨一次,找上那位百毒残叟冷文渊,舍命一拼?”
  彭宗铭坚毅、沉痛地颔首应声道:“是的,晚辈要再上离魂寨一次,用恩师琼楼十二曲秘门绝学,荡魔锄奸,给他离魂寨鸡犬不留。”
  痴婆子薛玲玲似乎在沉思着一桩需要解决的事情,是以,梁上客廖清跟彭宗铭说话时,她没有插嘴进来。
  这时,梁上客廖清喟然轻叹了口气,缓缓地道:“小娃儿,坐在井里看天,这天只有你手掌这么大。你所学的固然是旷古稀闻的琼楼十二曲秘门绝学,难道天下武林上,就没有一桩武学能来克制你。再说你再上离魂寨,把百毒残叟冷文渊宰了,把离魂寨里大小喽罗都弄死了,你是否这样就算替你师父报仇?”
  彭宗铭满盈着机智、颖慧的一对眸神,睇看了梁上客廖清,似乎在细细咀嚼对方话语的含意。
  梁上客廖清接着又道:“你此去离魂寨,把百毒残叟冷文渊杀了,他是菩提门执带银牌信符的坛主,菩提门岂肯对你干体,接着来的,就有很多很多的百毒残叟冷文渊来找你,你小娃儿到时师仇没有报成,倒先把小命儿送掉了。”
  彭宗铭听梁上客廖清一席话,恍若醍醐灌顶,霍然惊醒过来,心头激动之余,禁不住星眸涌出二颗热泪,咽声地道:“廖前辈,照你老人家说来,晚辈又将如何处理呢?”
  梁上容廖清轻抚着他脸儿,抚慰地道:“小娃儿别慌,凡事欲速则不达。你师门的仇家,目前都潜入菩提门,而菩提门亦正是今日正派武林人物的劲敌,所以你要报师门之仇,先将自己练得一身盖世无伦的绝学,把这菩提门铲除,到时,你无形中就报了师门、家门的血海沉冤。”
  彭宗铭听了,禁不住血回周天,激动不已,倏地跪在地上,出自由衷地向梁上客感谢道:“聆听廖前辈一席话,晚辈茅塞顿开,以后犹希廖前辈,对彭宗铭多多栽培。”
  梁上客廖清听彭宗铭此话,手持唇上短须,显出一份惬意之色,正欲开口向彭宗铭回话时,旁边闷坐树脚根多时的痴婆子薛玲玲,陡地闷哼了声,朝梁上客廖清看了眼,像是激赞,又像是挖苦似的道:“小偷儿,你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老娘今天第一次听到你说出这些像人的话来。”
  梁上客廖清气得怪眼直瞪,大声分辩似地道:“老闺女,你说的什么话,难道咱廖清以前就不算是人话吗?”
  痴婆子薛玲玲哼了声,不屑一顾似的道:“是人讲的话,就得实在做,别嘴里说得那么好听。”
  梁上客廖清听老婆子揶揄挖苦的话,不由又气又急的大声道:“老闺女,你倒说来听着,咱梁上客廖清,哪一句说了不算数的?”
  痴婆子薛玲玲颔首应了声,道:“小偷儿,那就是啦,现在咱老婆子离魂寨公案已经解决,你赶快伴同这娃子,去找那口飞龙游虹剑,别再装模作样讲了大话不理事。”
  梁上客廖清听痴婆子如此说,却是错会了她的用意,愤愤不平地道:“好哇,老闺女过桥抽桥板,以前你分明说得清清楚楚,这小娃儿伴同你找回你那……”
  梁上客廖清说到这里,猛抬头见痴婆子一对怪眼,仿佛要把自己吞下肚里似的,狠瞪着自己,心自知道这老闺女,怕在她徒儿跟前,又说出“小丈夫”三字,是以,陡然噗的笑了一声,故意拉长嗓子,接下道:“你那小……徒儿尚可卿……”
  说着,含蓄地又朝痴婆子看了眼,接着道:“你老闺女就传他全部倒转乾坤三五七剑法,现在你那宝贝徒儿找到啦,竟把小娃儿的事不认帐啦!”
  痴婆子薛玲玲听得怪眼一瞪,气吼吼地道:“小偷儿,谁说咱老婆子不认帐,咱这套倒转乾坤三五七剑法,尤其是安禅归真转乾坤七式,练的时候,必须要配上一口上好宝剑,才能练达身剑合一,发挥无上威力。”
  众人在说话之际,似乎有一个人被遗忘了,痴婆子薛玲玲的徒儿玉郎君尚可卿,他一对星眸,却显得迷惘、困惑,更掺入了一层浓郁的悔意,瞳目直看着前面。
  痴婆子薛玲玲接着又道:“现在已经岁尾,快过年了,咱老婆子要带了可卿回转黔南白云山,明年中秋前后……”
  说到这里,痴婆子薛玲玲盯看了梁上客廖清一眼,仿佛要他注意自己所说的话,接着指指彭宗铭道:“你带了这小娃子来黔南白云山,到时咱老婆子把这套倒转乾坤三五七剑法,倾囊相传。”
  梁上客廖清怪眼眨眨,含有一份不服气的神情,朝痴婆子薛玲玲看了眼,冷冷地道:“老处女,咱廖清知道你肚里怀的什么鬼胎,生恐咱一走了事,是以你就把这小娃儿粘在咱身上,其实……”
  粱上客廖清话才说到这里,痴婆子薛玲玲突然一变往常痴颜之色,朝一边愣愣站立的玉郎君尚可卿看了一下,幽怨地朝向梁上客廖清道:“小偷儿,到时你自然会明白。”
  梁上客廖清听得微微一怔,用手猛搔自己后脑袋,他想不出痴婆子薛玲玲所指说的是什么。
  这时,彭宗铭突然想起师叔紫云羽士肃大尹曾吩咐过他的事,是以十分恭敬、穆肃地向痴婆子道:“晚辈敬聆薛老前辈吩咐,明年中秋前后,偕廖前辈去黔南白云山就是。”
  说到这里,带着一份嗫嚅口吃似的音调,呐呐地接着又道:“犹希薛老前辈示下,当今武林烟酒茶客痴癫僧,双奇三怪四修罗中,疯癫僧乙乙和尚,他老人家现在何处?”
  彭宗铭问出此话,不但痴婆子听得一怔,连梁上客廖清亦心里暗暗称奇,痴婆子瞪看了他一眼,诧异地问道:“小娃子,你突然问起这疯癫僧乙乙和尚干啥?”
  彭宗铭俊脸红红,信口呐呐地道:“晚辈寻找疯癫僧乙乙和尚,想请他老人家传授震撼武林的一套饿狗吃巴掌秘门绝学。”
  痴婆子薛玲玲听得不由怪眼圆睁,大声道:“好小子,真有你一手,谁替你想出这门怪主意出来的,照你看来,还要学遍当今武林上烟酒荣客痴痴僧的各门绝学,到时可给你在武林上称王称霸啦!”
  彭宗铭被痴婆子说得俊脸绯红,低了头,半句话说不出来。
  这时,旁边的梁上客廖清看得心里不忍,拉了拉彭宗铭的手,向痴婆子薛玲玲道:“倚老卖老,欺侮小辈,你不说就算啦!”
  接着转首对彭宗铭道:“小娃儿别理她,疯癫僧乙乙和尚咱伴同你去找他。”
  梁上客廖清带了彭宗铭,在外方山鹿鸣峰离魂寨近处,跟痴婆子薛玲玲师徒俩分手,往鄂地一带而来。
  这日,他们来到鄂西近老河口的三官集小镇。
  两人走进一家酒肆,这时彭宗铭自从痴婆子薛玲玲怂恿他喝酒后,他已豪量不浅,竟能与梁上客廖清互相颉颃。
  彭宗铭喝了满杯的大口酒,衣袖一抹嘴唇,朝向梁上客道:“廖前辈……”
  他刚吐出这三个字,梁上客廖清怪眼一瞪,责备似地道:“怎么又忘了,以后叫廖叔父,别再叫廖前辈。”
  彭宗铭俊脸一红,颔首汕汕地又道:“廖叔父,你说的那口飞龙游虹剑究竟在什么地方嘛?还有疯癫僧老前辈,你说伴同我去找,他老人家又在哪里呢?”
  梁上客廖清皱了皱眉,不耐烦地道:“年过了,现在你十四岁啦,还是这么不懂事的多问,你廖叔父还会把你给卖了,宰了?”
  这时,梁上客廖清带了一份含蓄的意味,问彭宗铭道:“小娃儿,我现在先问你,你想找疯癫僧乙乙和尚在前呢,还是想先得这口飞龙游虹剑?”
  彭宗铭给他问得蓦然一怔,心自思忖道:“听廖叔父以前的话说来,找疯癫僧老前辈,可遇而不可求,至于那口飞龙游虹剑,可能很有把握得到。”
  彭宗铭意念想里,含了一份羞涩般的笑意,呐呐地道:“廖叔父,你老人家先替铭儿弄这口飞龙游虹剑再说,至于疯癫僧老前辈,然后再寻找他。”
  梁上客廖清听得点头不迭的称赞,道:“小娃儿,这才是好主意,这口飞龙游虹剑不必费劲去寻找,就在离这里三官集小镇不多远处。”
  梁上客廖清说到这里,忽地问向彭宗铭,道:“小娃儿,你可知道这对雌雄游虹剑的主人是谁?”
  彭宗铭被他问得一怔,一对星眸眨眨,诧异地道:“廖叔父,这事你还没跟铭儿说过,铭儿怎地会知道?”
  梁上客廖清敢情他想到自己问得过份,不由笑了一声,倏地举杯喝了一大口酒,才缓缓地道:“这对雌雄游虹剑主人,乃是一位武林侠隐儒侠欧振天所有,欧振天不但身怀上乘武技,在文事上,亦是一位饱学之士。”
  这位老人家却是夙有怪癖,生平极厌跟人无谓交往,是以,江湖上知道此名号的人并不多。
  他身怀武学,据接近过他的武林人物说来,确是炉火纯青,已抵不可思议之境,故而虽有邪门魔头知道这对雌雄游虹剑出土,已被儒侠欧振天所得,可也不敢轻易惹了他。
  彭宗铭听得星眸眨眨,怀疑地问道:“廖叔父,你认识这位儒侠欧振天?”
  梁上客廖清含笑摇头,道:“只知其名,不识其人。”
  彭宗铭惊奇又不安地道:“廖叔父,你老人家既与他素昧生平,又怎地叫铭儿去向他要剑呢?”
  梁上客含蓄地笑着道:“小娃儿你真是聪明脸儿,笨肚肠,咱们不能想其他办法?”
  彭宗铭稍有会意地轻声道:“廖叔父,是不是夜晚偷偷地把这口飞龙游虹剑盗来?”
  梁上客廖清短眉一统,不耐烦地道:“要是用偷这个功夫,咱还会要你去?”
  说到这里,猛喝了大口酒,催着彭宗铭、道:“小娃儿快吃,别再多问了,到时你自然知道。”
  彭宗铭困惑,迷惘地看了他一眼离鄂北老河口三官集小镇十来里路处,有一座精致幽静的庄院,因着庄主姓欧,就取了一个欧庄的名称。
  庄主欧振天老伴早年去世,只剩下独女掌珠婉丽姑娘,父女俩相依为伴。
  这是一个夜晚。
  中天高挂的圆月,泻下缕层层的银芒,漏下万万千千的银色碎点子,像满天的星点,骤然间都洒落在地上。
  月色一部份光华,从扶疏、稠密的枝干间漏下来,照在欧庄后院的一座幽致的小园子里。
  就在这时候,—缕咽鸣的笛声,因着夜风激荡,把它送到这座幽美、宁静的小花园里来。  听来,这缕吹奏的笛韵,似乎是曲调单纯的音律,却是显得和谐、美丽,而带有一份忧郁。
  笛声咿咿呜呜有时恍若劲风卷起浪花,冲激起万点银珠,倏若如同流星烟云似的消失。
  美妙、清悠的音韵,通常会撩起寻梦者的错觉,与怀有柔嫩心绪者的憧憬。
  情窦初开的少女,就会怀着这等情绪。
  笛声像头游滑的小鱼,它偷偷地潜进一座楼栏深闺,它偷偷地轻扣着深闺梦酣中一个少女的心扉。
  果然,她被这缕笛声惊醒了,梦回酣睡中,睁开了她一对惺松美目,深感讶奇地卷起窗推推开门窗,月光像一蓬白云,陡地往深闺里洒进来,这时笛声变更嚎亮、更柔和、更曼妙地扣着人的心弦。
  月光映照下,这少女长得黛眉如昼,眸若剪波,粉脸上浮着两个浅浅的酒涡,莲步轻移时,两鬃云发微微翩舞,穿的是一身浅绿色的罗衣内衫,芳龄约在十六七岁光景。
  只见她樱唇微绽,带了一份诧异的神情,喃喃自语地道:“夜晚哪来这等美妙的笛声?”
  说着,一对晶莹、澄澈的美目,眺着笛声音韵传来的一角。
  她不愿自己失去倾听这缕笛声的机会,亦不加以费神追找,纤手托腮,依在窗栏处,静宁地形听起来。
  小姑娘凝神倾听,连她自己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远处传来一片起伏衔接的雄鸡初啼声,才把她从迷朦中惊醒过来,这时笛声音律却早已歇止,一身罗衣内衫,却溅了不少夜露水渍。
  从这天起,每到夜晚就有这美妙动人的笛声音律传来,每次把她由睡梦中唤醒过来。
  这少女在感官上,固然得到极度的欣赏与满足,可是掩不住她内心惊奇诧异的意念。
  这时她披了一袭薄薄的长衣,还是依在窗栏沿,凝神倾听这缕醉人的笛声,心里默默地思忖道:“这样深的夜晚,怎地还会有人吹笛,并且欧庄近处,除了爹谙熟笙箫笛等乐器外,哪里还会有他审音辨律的知音人。”
  少女一缕意识到此,显得异常肯定地喃喃自语,道:“这不是爹所吹的笛声,爹吹得没有这般好听,而且夜静更深,爹决不会有这等雅兴。”
  她想到这里,或许因着—股惊奇、纳罕的意识袭击了她,用腰带把披在外面的罗衣束上,轻轻走下楼梯,走过迂回曲折的花园小径,推开后园门,顺着笛声传来处走去。
  她沿途仔细的倾听、搜寻,看这缕笛声,究竟从哪里传出来的,搜寻不多时,原来笛声发自欧庄后园外,一座丛林里。
  这时月光明媚,整个大地已笼上一袭银色的外衣,照得曲折小径非常清晰,她踏着月色向前走去。
  少女因逼近笛声音源之故,是以听来分外曼妙婉转、扣人心弦,这时她偷偷地藏在一棵大树背后,心里暗暗思忖道:“自己从没有听到过这样动人的笛声,就是连同爹亦算在内。听他吹出音韵,全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怕没有数十年造诣修为,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成就。”
  少女这么一想,惊奇之心,更加涌起。
  这时,她已听出所吹奏的笛声,反复来去,仅是一个单纯的曲子,然而所蕴含的音韵,无限的动人艳丽,使人荡气回肠,似醉如痴。
  少女见在树林里吹奏笛子的人,竟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人,倒出于她意料之外,敢情,依这少女的想法,有这么一个音律造诣的吹笛人,至少应是一位颔留长须,年有六七十岁的老人家才是。
  树干枝桠缝隙里,漏下错落的光芒,刚洒在这少年的脸上,少女躲在树身后,见这少年看来年在十五六岁之间,长得却是英风霁,神采弈弈。
  少女藏身在大树背后,陡然感到粉脸发烧,芳心辘辘,她想不看,一时秀眸却不听她话,愈是偷偷地看个不休。
  少年笛声嘎然息下,嘻的笑了声,仿佛自言自语般地道:“你这位姊姊,铭儿等了你这么多天,你今晚才出来。”
  少女听得芳心一怔,心道:“原来这少年人,在此吹奏笛声另有用意,在邀他心上人在此相会。”
  姑娘想到这里,芳心更是噗噗直跳不已,粉脸一阵火辣辣发烧,急得要想走,两条腿却是软绵绵地一点没有动。
  这时铭儿笑哈哈地又在说了:“这位姊姊,别躲在大树后面,快出来吧。”
  敢情这时姑娘知道不出来不行了,只有绷了脸,娇声的道:“你这人好没由来,谁是你姊姊?”
  铭儿噗地笑了声,道:“你年纪大,咱年纪小,铭儿不叫你姊姊,难道叫你妹妹不成。”
  铭儿笑盈盈说出这话,那姑娘一时间却被他堵得说不出话来,一颗情窦初开的少女芳心,被铭儿口口声声唤叫姊姊,姊姊,已熨贴得舒舒服服,是以,不禁秀目一包,朝他睇看了眼。
  这时,少女突然想起似的,还是娇嘀似地问道:“你……你怎地会知道……姑娘会来此地?”
  铭儿收起太玄银笛,还是笑吟吟地道:“铭儿知道姊姊爱听笛声,所以咱吹了你一定会出来的。”
  姑娘对这个自称铭儿的美少年,不由芳心又惊、又奇,更掺入一缕说不出的味道。
  是以,还带了怀疑的口吻,轻声问道:“你是谁家的孩子?师父是谁(因彭宗铭穿的套灰色的疾服劲装,—看就知道是武林中人物,是以这少女才会说出这话)?”
  彭宗铭又从怀里掏出太玄银笛,显出异常自信地道:“这事情咱慢慢告诉你,姊姊,你爱听铭儿方才吹奏的曲子,铭儿可以教你。”
  这时,敢情这少女对彭宗铭的话语神情,似乎有了个新的发现。
  眼前这个美少年,看来年纪有十五六岁,却是恁地这样天真娇憨,正像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是以当她想到这里时,樱唇徽绽,亦含了一缕笑意,并不直接的回答彭宗铭的话,却含了一份关怀似地口吻,道:“铭儿,你几岁啦?家在哪里?怎地一个人在这里?”
  这时,彭宗铭突然收起欢笑的脸容,显得很大方地道:“咱比去年一大岁,从很远地方来的。”
  姑娘听他答出这话,芳心微微一怔,嘀咕忖道:“你这话就像没有说一样嘛。”
  彭宗铭还是在接着道:“咱廖叔父有急事需去料理,命咱在三官集小镇等他,谁知他老人家一去多天没有回来。”
  “前几天夜晚,趁月光溜达,无意中找到这么一处景色幽致的所在,于是一时兴起,横笛吹奏起来。”
  说到这里,抬眼朝姑娘看了下,又展出一缕笑意的道:“方才咱在吹笛时,侧眼已看到你来这里树林,讲的话是故意逗你的,姊姊,你可别生气。”
  姑娘听他在揶揄自己,倏地,娇躯一挪,微微转身的道:“我要回去啦,要是爹知道我夜半走出小花园到这里,他老人家会生气的。”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