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浩荡江湖 >> 正文  
第二章 三花五艳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章 三花五艳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7
  当中面对铁冠道人的黑衣人也冷冷道:“不错,你不在千桃观中修道,却踏入凡尘,自寻死路,才智之士,岂肯做这等蚀本的勾当。”
  铁冠道人道:“这是本真人的事,用不着你关心,你可是李玉蕊?”
  对方摇摇头,道:“玉蕊姊镇守仙舫,这等事还用不着她出手。我姓王,名含笑。”
  铁冠道人道:“玉蕊和含笑,皆是百花之一,这样说来,你也是新三花之一了?”
  她点点头,指住左边的同伴,道:“她是莫疗愁。”
  又指右边的说道:“她是吴仙客。”
  铁冠道人道:“我明白了,新三花是以百花为名,小五艳则是以鸟名排列,仙客便是小五艳之一了?”
  王含笑道:“是的,你问完了没有?”
  铁冠道人还未开口,蒲毒农已道:“王姑娘,你虽是取名为含笑,但我敢打赌你永无笑容在面,对不对?”
  王含笑道:“对与不对,等你做了鬼时,自然知道,何须多问。”
  查三姑娘突然仰天而笑,王含笑等她停口,才道:“你笑什么?”
  三姑娘道:“我仔细看看,可就发觉你们未免太过自傲自大了。凭我们这三人,在武林中,虽是比不上诸大门派的掌门人那般德高望重。但总算是有一席位。而你们,只不过是假借那水仙舫,以及从前的声名,便要自尊自大起来,以为定能赢得我们,岂不可笑?”
  在她对面的吴仙客嗤笑一声,道:“目下又不是比赛言语之能,这件事动手一试就知,何须多言?”
  水仙舫上突然随风传来那美妙绝伦的琵琶声,如泣如诉,真能使人回肠九断,泪随声下。
  那三女闻声一齐出手,各各撤出一把短剑,一面小型的盾牌,欺身攻上,快如闪电。
  这三名少女分取一人,短剑精芒打闪,招数奇诡多变。此外,她们手中之盾,也是有攻守两般妙用。
  铁冠道人等三人,皆是武林中大有名头之士,武功精湛,各有真传。实在不是易与之辈。然而接战之下,无一不是马上被那三女的奇诡剑法,迫得拼力招架而已,一时之间,似是没有机会还击。
  假如他们武功稍差一点,只怕连十招也接不住。目下他们虽是勉力接下十余招二十招之多。可是人人心中都泛起一种异样感觉,那就是这三个少女剑招身法,正有如那含悲咽哀琵琶声一般,从四方八面而来,无隙不入。
  因此,他们封架得极为吃力,动辄便有被她们攻入圈内,送了性命之虞。
  只不过三十招左右,这三位武林名家,都被她们杀得汗流挟背,心寒胆裂。当此之时,他们已全无“气势”可言了。
  此时不必是行家,也能看出三女得胜已是铁定之事,单看须要多久时间而已。蒲毒农等人,恍如陷身在难以置信的噩梦中一般,欲醒乏力,惊怖之极。
  蓦地里远空传来一响悠扬钟声,说也奇怪,那气势如虹的三女,竟好像被这钟声击中一般,剑盾同时停挫了一下。
  铁冠等三人亦有如从梦境中挣醒,不约而同地运集功力,猛可冲出圈外。然而那三女只不过停挫了那么一下,因此铁冠等三人虽是突破封锁,但人人身上都挨了一剑,幸而皆非要害,是以没有妨碍行动,尚能如飞落荒而遁。一转眼间,这三人都不见了踪影。
  王含笑等三女,停手而望,并不追赶,船上的琵琶也不再弹奏,戛然而止。
  但见那三女渐渐喘息起来,并且越来越剧烈,面上的黑布,也被她们粗大急促的呼吸,吹得起伏不定。
  树荫中先后窜出四个蒙面女子,其中一个说道:“姊姊们还走得动么?”
  吴仙客应了一声“可以”,转身向巨舶行去。王含笑、莫疗愁也跟她返船,霎时间诸女都隐没在舶中。

×      ×      ×

  这水仙舫竟没有启碇驶行的迹象,但也没有一点声影。从岸上望去,船上灯光甚多,可是偏生看不见人影,静悄之极。
  又过了老大一会工夫,一道人影,走到石堤上。
  水仙舫上突然射出一道强烈的灯光,笔直照着石堤上的人影,顿时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但见这道人影,竟是个年约二十许的青年,长身玉立,头戴武生巾,露出一张冠玉似的面庞,居然唇红齿白,风度翩翩,甚是俊美。
  他背上斜背宝剑,浑身装束得甚是利落,一望而知是武林人物。但似他这般年少英侠的人才,却也罕得一见。
  这个俊挺武生在灯光照射之下,可就看不见舫上的动静了,因此,他举手遮挡灯光,同时高声道:“不才黄山赵子龙,久慕水仙舫之名,常恨无缘得遇,想不到今晚无意中赶上了,亟欲登舟访遏,只不知仙舫主人,可肯相容?”
  水仙舫上灯光灭去,因此,赵子龙可就不必用手搭蓬遮挡了。这时他瞧见前舱中,窗边有个女子身影。
  这等似真似幻的景象,别有趣致。不过赵子龙的面色却十分严肃,定睛望住那朦胧人影,等候回音。
  那女子用一种尖厉可怕的声音道:“本舫周游三江五湖,例是有人意欲登舟无不允许。但本舫的规条,赵子龙你想必也都听说过了,是也不是?”
  赵子龙高声道:“不才曾经访问多人,知之甚详。但只不知贵舫的规条可是当真那么严格?从来都没有例外的么?”
  舫上那女子发出尖锐刺耳的冷笑声,道:“很抱歉,本舫从来没有例外。也从来没有人能侥幸逃生的。”
  赵子龙俊面上泛起怒容,心想:“这话说得好轻松,哼!但凡是踏上那舫之人,皆无生还之例,可见得这些妖女们心肠何等恶毒了。”
  念头转过,随即大声道:“既是如此,不才更想登舟见识一番。”
  那女子口音道:“你既是定要送死,那也是没有法子之事,上来吧。”
  但见舷边伸出一块跳板,使岸边和船舷的距离缩短,只剩下丈许而已。
  赵子龙轻轻一跃,落在跳板上。那女子道:“好俊的轻功,但你休想借这门功夫,逃出本舫掌握。”
  说话之时,赵子龙已随着跳板的缩移;迅快到了舷边。当下一跃登舟,放眼四看。
  只见此船与旁的船舶没有什么不同之处,面前舱门洞开,可以见到窗边有个少女身影。不过由于她面向河岸,所以瞧不见她的面貌。
  赵子龙也不打算看得太清楚,因为他心中对这船上的女子,都没有好感,甚至是以“妖女”目之。
  他大步跨入了舱内,目光一转,但见此舱相当宽敞,若是两人各以短兵器拼斗的话,足可容纳。
  窗边的女子随手把绿色的帘幔拉上,那只玉手在绿帘衬托之下,更见雪白腻滑,纤美悦目之至。
  赵子龙哼了一声,道:“贵舫喜欢故作神秘,只不知为的何故?”
  那女子缓慢的,从容地转回身子,明灯之下,只见她秀发如云,黑可鉴人,衬出一张瓜子面,雪白如羊脂之玉,眸如点漆,柳眉入鬓,当真是眩人眼目的绝色艳姝。
  她大约是十八九岁的年纪,嫣然微笑之时,露出雪白编贝也似的牙齿,益发风致动人。
  她轻吐莺声,道:“你为何不问我的姓名,却问些我无法作答的话呢?”
  赵子龙虎目含威,直视对方,似乎一点儿也不被她的滟滟容光所摄。这是十分不寻常的现象,因为年青男女相遇,四目对视之际,总会有一方垂目避开的,除非是双方皆是老于情场之人,经验丰富,胆气充足,方能继续互瞧。
  以女子而言,由于情窦早开,所以到了十八九岁,就可以把一个中年男子的目光击败了。
  像赵子龙这等年纪,照理说他绝难面对如此漂亮的少女,作刘帧之平视。因此,那美女反而微微皱起秀眉,眼中含有迷惑之意。
  赵子龙道:“好吧!你叫什么名字?”
  他忽然毫不文雅地直接询问,这又是很奇怪的态度。那个美女迟疑了一下,才道:“我也姓赵,名黄莺。”
  赵子龙道:“咱们如若动手,可是你应战么?”
  赵黄莺一笑,道:“怎么啦?你想换别人么?”
  她的声音娇脆动听之极,果然声如其名。赵子龙暗想刚才说话的女子,必是另有其人。
  他道:“我们就在这儿动手呢?抑是另有地方?”
  赵黄莺得不到他的答话,同时也无法从他表情上找出答案,于是双眉又皱深了一点,但仍然作答道:“就在这儿,你觉得如何?”
  赵子龙道:“那么咱们可以动手了。”
  他总不回答对方的询问,赵黄莺也没奈何,当下拍手作响,发出暗号。

×      ×      ×

  里面的舱门突然打开,只见门口处有两个少女,长裙曳地,服饰淡雅。人也长得像谪下人寰的仙子一般,美艳不可方物。她们的出现,使赵子龙甚感茫然不解。
  只听赵黄莺道:“她们长得还不错呢!左边的吴仙客,右边的是王含笑。你可在她们当中,选择一个。”
  赵子龙一共只能见到这水仙舫上的小部份甲板,一个前舱房而已。如今那道舱门打开,他的目光居然不为两女的容光所吸引,而是从她们之间的空隙望进去,看看里面是什么所在?
  他迅快的一瞥中,已把所见到的印象完全烙在脑子里,这使得他大为吃惊,因为那舱内竟有无数少女的身影,而且也似乎明亮得出奇,不过却没有强烈的灯光透射出来。
  他面上全然不动声色,淡淡道:“啊!我知道了,这两个美貌少女,也是赌注之一?”
  直至此时,他才认真地瞧看这两个少女,他那炯炯的眼神,宛如黑夜中的寒星,神采飞扬。
  吴仙客和王含笑两女,目光与他相触,初时还没有怎样,但只一刹那工夫,她们都敌不过他那强烈的,富于魅力的目光,因而垂下了眼帘。
  这等情景,确实非常的动人,赵子龙发觉了这一点,竟为之微怔。
  赵黄莺的呖呖娇声响起来,道:“假如你看不上他们,那就一定另有所需?”
  赵子龙收摄心神,徐徐道:“不才既不要美女,也不要任何宝物,皆因你水仙舫的行径,过于惊世骇俗,同时伤人无数……”
  赵黄莺冷笑一声,打断了他的话头,道:“你敢情是替天行道的侠义之士,小女子听了实不由肃然起敬,但你可别忘了一点,本舫出道之时,亦是打着替天行道的大旗,所行皆是诛杀武林妖邪之事。虽然其中有些人尚不能列入妖邪之列,可是他们登舫送死,皆由于贪婪之念作祟,可说是自取灭亡。”
  她很不高兴地瞪了对方一眼,又道:“你不须假惺惺作态了,说吧!你究竟要什么?”
  赵子龙道:“假如不才学艺未精,败于舫上哪一位手中,那是咎由自取,死而无怨。但如若侥幸胜了,那么贵舫就须从此退出江湖,别的东西,我一概不要。只有一个合情合理的要求,须在事先提出。”
  赵黄莺笑一笑,道:“原来还有要求,你说吧!”
  赵子龙道:“不才自视甚高,对此行也极有信心,因此之故,不才要求贵舫,务必派出一代表贵舫的人物,动手交锋。”
  赵黄莺哟了一声,道:“好大的口气,我给你一个评语好不好?你是志行可嘉,而且愚不可及。哈!哈……”
  她咛嘤道来,异常悦耳,而词锋之锐利,也不是寻常女子说得出的。
  赵子龙道:“姑娘未免有门缝瞧人,把人瞧扁了之嫌,不才如果没有一点把握,如何敢轻易登上贵舫?难道这条性命是路上捡来的么?”
  他虽然轩昂挺拔,豪气迫人,但说的话可也十分厉害,与赵黄莺大有针锋相对之势。
  这时,舱门口的王含笑、吴仙客二女,一直都是目不转睛地望着他,这四道目光,换了寻常男子,定必为之心神不宁。
  赵黄莺似乎一时答不上话来,吴仙客直到这时,才徐徐接口道:“赵公子,你虽然有气吞河岳,视死如归的气势。但无奈江湖上从来没有听过公子这个姓名。三国之时,有一位赵子龙,倒是家喻户晓,因此之故,公子实在不能怪我们轻视了你,假如人人登舫都自称有必胜把握,便要这要那,本舫岂不是应付不暇了?”
  她以婉转的声调,大大讽刺了赵子龙一下,实足以使初出道的人,尤其是年轻男子,感到招架不住。
  赵子龙向她注视了一眼,但见她微微含笑,后来便避开他的目光,这小小的动作中,表现出一种动人心弦的聪慧和温柔性情。
  他心下略生感慨,轻轻叹一口气,道:“吴姑娘说得有理,只不知我提出的条件,赵姑娘可接得下来?”
  赵黄莺道:“接得住接不住还是其次,问题是本舫从未发生过这等情形,因此之故,我建议你还是从俗,随便挑上一种赌注吧?”
  赵子龙面色一沉,道:“谁说没有前例?你们水仙舫销声匿迹了十年之久,难道事出无因?”
  赵黄莺也不悦道:“以我所知,本舫二十五年以前,驶入三江五湖,漫游各地,十五年间,还未碰到过敌手,至于十年前不再出航之故,另有道理。”
  赵子龙道:“这话你只可拿去骗骗别人,以我猜想,贵舫只不过是十年后的今日,培养出人才,把当日击败贵舫的人压倒,所以能够重出江湖,肆虐众生而已。”
  他眼角已窥见吴仙客、王含笑二女,露出惊诧之色,但他还是装不知道,朗朗一笑,又道:“不才心慕前贤,以抑强扶弱,主持公道为己任,因此之故,明知贵舫上乃是龙潭虎穴,天下罕有的险地,但仍然上来了。”
  他的相貌、声音、谈吐,无一不表现出他的侠义风怀,并且还有一种凛凛威势,足以使英雄心折,美人倾慕,因此之故,那三女无不美眸含情凝注,落在他身上。

×      ×      ×

  舱内静寂了一下,王含笑第一次发言,道:“赵公子,你口口声声认定本舫多行不义,我倒要请教你一声了,在你来前,有四个人在此地等候本舫,其中之一已被本舫发落了,这人便是曲山老魅邬庸,本舫除去此人,该当不算是行那不仁不义之事吧?”
  赵子龙毫不迟疑,道:“邬鬼魅与厉枯骨并称‘鬼门双怪’,听说昔年在辰山练功,那数十里方圆的幽谷中,白骨遍地。似这等邪恶之人,杀之便是修积功德了。不过……”
  他换上更严肃的神态,接着道:“不过此举在你们而言,只是例行之事,并非因为邬老魅的邪恶而诛除他,贵舫规矩,第一条是‘登舫者死’,听说多年来绝无例外,良莠不分,因此,邬老魅的被杀,只不过是你们执行本门禁条而已。”
  赵黄莺泛起怒色,道:“明明是一件好事,但在你口中说来,却变成坏事了?”
  赵子龙歉然道:“不才是就事论事,并非有什么成见,假如贵舫不是订下许多不合情理的规矩,自然情形又大大不同了。”
  吴仙客道:“假如本舫的行动,不合仁义,请问那少林寺方丈大师怎么肯替本舫勒碑保证呢?”
  赵子龙道:“少林方丈只是保证贵舫拼斗之时,不以暗算不公之手段对付挑战之人而已,并非保证贵舫的行为,合乎公义。”
  赵黄莺摆摆手,以不耐烦的样子说道:“得啦!这不是开辩论会的时间。”
  赵子龙心中一动,忖道:“莫非是又有人闻风赶到,所以她们对付过我之后,还得应付别人?”
  此念一生,他立刻动脑筋想从这形势上,找出有利于自己的可能,当然,他是决计不会说穿心中的想法的。
  王含笑接口道:“赵公子你究竟选择什么物事,作为你万一得胜的赌注?”
  赵子龙不假思索,应道:“我若是侥幸胜了,贵舫从此退出江湖。”
  赵黄莺道:“虽说你这想法,有如呓语,但我权责所限,还是不能答应于你。”
  赵子龙潇洒地笑一笑,道:“既是如此,不才便拒绝动手,等到你们获得授权,我才来向贵舫领教绝学不迟。”
  赵黄莺冷笑道:“你以为有这等便宜的事?本舫岂是任意来去的?”
  赵子龙道:“少林方丈大师勒碑为证,担保贵舫必定公平处理,假如我坚持不动手,你们就算把我拿下,也无奈我何,对不对?”
  吴仙客道:“赵公子这样做法,岂不是迹近撒赖了?”
  赵子龙望她一眼,但见她眼波中隐隐透出一层深忧之色,不禁一怔,寻思道:“假如我没有猜错,则我此举定是在她们算中,以此早就有了应付之法。”
  心念一转,便道:“吴姑娘说得对,不才此举,果然有点不够风度。唉!只不知何以不才没法子见到贵舫的主持人?”
  赵黄莺道:“现在我就是主持人了。”
  赵子龙细细打量她一眼,道:“你方在妙龄,就算你自幼修习上乘武功,至今能有多少年?贵舫在江湖上的盛名,可不是儿戏的,如何能让你来主持?”
  赵黄莺不说道:“你呢?你难道就很老了?”
  赵子龙道:“这个又不同了。”
  他显出一种以耐心抑压住讥哂她无知的那种样子,又道:“我只是千百个向贵舫挑战者中的一个,武功成就,反而不甚重要,只要我认为足以登舫请教,送了性命,那是我一个人的事,但贵舫扬名至今,全不知道来者是何方高人,须得人家亮像现身,方始知道。因此你们的主持者势必是高明绝世,方能百战百胜。”
  他把这其间的道理分析得十分清楚浅显,赵黄莺为之哑口无言。
  赵子龙又道:“据不才刚刚听说所知,那辰山老魅邬庸已败于贵舫,从以往的情形观察,贵舫处理尸体方面,并非一刀杀却,抛入河中就算数的,因为不才从未听过河中浮尸是登舫索战的名家高手,敢问贵舫可是已把邬庸杀死了?”
  赵黄莺道:“这个自然,他已中了本舫的独门绝世奇功‘太阴掌力’,六脉俱绝,现下陈尸那边的一个舱中。”
  赵子龙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眼,道:“难道那是赵姑娘你下的手么?”
  赵黄莺冷冷道:“反正你死在临头,告诉你亦不妨事,那是本舫新三花之一的李玉蕊姊姊的杰作。”
  赵子龙点头道:“这就合理了。”
  此言一出,赵吴王三女都显然大吃一惊,赵黄莺道:“为什么如此方是合理?”
  赵子龙道:“因为大凡练得绝世神功之人,不才这对眼睛,几乎一望而知,赵姑娘一则年轻,二则不才观形望气,断定未曾练成任何神功。”
  赵黄莺松一口气,道:“原来如此,那么你看走了眼啦!本舫例系由我们数人轮流主持,等我们动手之时,你才知道我究竟练成了神功没有。”
  赵子龙再一次打量她,好在舱内灯光很是明亮,看得异常清楚,之后,他连连摇头,说道:“太阴掌力乃是有史以来,武林所知的九大奇功之一,据我所知,练得成这种神功之人,必须是纯阴之质……”

×      ×      ×

  赵黄莺愤然道:“什么?你看我不是纯阴之质?”
  换句话说,即是她已非处女之谓,所以怪不得她最着恼。
  赵子龙道:“你虽是纯阴之质,但练成此功之人,定必在面上浮现一层淡淡的灰白颜色,有如雾罩上面部,但你却没有,可知你只是自吹自擂,大概等我取胜了之后,又会另行出现高人,迫我应战。”
  赵黄莺冷哧一声,道:“得啦!别在那儿自我陶醉了,你今日只要胜得我赵黄莺,你就可携了战利品,安然离开本肪。”
  赵子龙心念一转,忖道:“我虽不能使她教主持人出面与我决战,但若然她此一承诺不假,则我仍可将计就计,带走一个女子,这样,我就可以从这个女子的身上,探询出水仙舫的一切秘密了。”
  这是临机应变得来的灵感,其中利害得失,当然来不及考虑得太清楚。
  他心中已有了人选,当下转目向这三女逐一瞧去。突然间玉磬两响,传入耳中,清脆动听之极。
  站在门口的吴仙客、王含笑一齐退了进去,舱门亦随之而闭上。
  赵子龙愕然道:“什么事呀?”
  赵黄莺淡淡道:“等一会你就知道。”
  转眼间内舱门又打开了,门口处站着三名美女,俱是桃腮杏脸,艳若朝霞,其中一个是王含笑,他已经见过。其余二女,却甚是眼生。
  只听赵黄莺道:“左边第一个是李玉蕊姊姊,第二个是莫疗愁姊姊,第三个是王含笑姊姊,这是本舫的新三花了,这是特意让你开开眼界。”
  赵子龙道:“新三花果然名不虚传,而你们小五艳也自不俗。”
  他停歇一下,又道:“如今闲话表过,假如不才所提的条件,不为贵舫接受,则我岂可入宝山空手回?说不得只好循例,也指定一宗采头了。”
  赵黄莺道:“好,你说吧!本舫的三宝八姝,任凭尊驾挑选。”
  赵子龙虽然早已作了决定,但这时竟不禁迟疑起来,感到难以开口,原来他心中所属意的,正是那现下不曾露面的吴仙客,他从开始至今,心如止水,微波不生,对这些艳丽少女,没有丝毫攀折之心。
  大概正因此故,他才能够感觉到吴仙客似乎与其他诸女略有不同之处,这到底是由于她的气质?姿容?抑或是她蕴含情感的双眸?而使他感觉她与众有别,连他自家也不知道。
  至于他踌躇之故,乃系因为四女站在眼前,竟要当着她们挑选其一,余人便是落选了。这样做法,总是很不好意思,仿佛很伤她们的自尊心,因此,他迟迟未能说出吴仙客之名。
  最后,他避开诸女的目光,吐出“吴仙客”的芳名。
  赵黄莺抗议地道:“她不在这儿呀!你何不再瞧瞧我们这几个人?”
  赵子龙仍然把目光投向别处,口中应道:“既然是任我挑选,那么我已选定了。”
  他虽然很不好意思,极力不想伤及她们的自尊心,但他的声音中,却又透露出一种坚决的意思。
  赵黄莺说道:“假如我不答应呢?”
  赵子龙这一下就火了,锐利含威的目光,蓦然集中在她面上,高声道:“你不是说过定能取胜的么?如何又推三阻四,自食其言?”
  赵黄莺耸耸香肩,道:“好,就是她吧!”
  门口三女随即退下,换了吴仙客出来。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