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浩荡江湖 >> 正文  
第四章 携美而遁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章 携美而遁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7
  其实赵子龙焉能不知,宇宙间有一条“异性相吸”的定律,谁都知道。而特别是年轻的男女,只要彼此相悦,定会生出一种非常微妙的感应。
  赵子龙大可以告诉她说,我认为你对我有情,但这话他当然不便说出来,因为有时候“言语”有如毒药,会把爱情的“嫩芽”弄死的。
  吴仙客等了一会,才道:“假如我告诉你,我由于地位低微,所以对本宫之事,所知有限。你会怎样做?还理不理我呢?”
  起子龙很严肃地道:“一个人的高贵或卑贱,绝不是以身世地位来决定的,贫寒之士,尽多是品格清高,值得敬仰的。”
  他停歇一下,又道:“这只是不才一点浅见,至于说到我的态度,当然是没有什么变化。至于信与不信,那是姑娘的事了。”
  吴仙客的大眼睛中,闪耀出愉悦光芒,可见赵子龙的话,大大地感动了她的芳心。
  她终于忍不住问道:“赵公子,你登舫挑战,可是当真只为了要本宫销声匿迹么?”
  赵子龙道:“当然是真的啦!不才既不求名,亦不为利。一切作为,皆由自心中的‘信念’,为了此一信念,纵然是牺牲生命,也是在所不计。”
  吴仙客急切地道:“公子的信念是什么?”
  赵子龙道:“不才决心以‘以武林手段,行仁义之道’,凡是不忠不义,残恶败德之事,不才都要尽力去管一管。”
  吴仙客轻叹一声,道:“世上这等事多得难以数计,公子此志虽高,可无法化身亿万,为之奈何?”
  赵子龙道:“如果你真是这样想法,那就大错特错了,试想一个人生在世上,既然是如此的短促,宛似昙花一现,则岂能不善加利用呢!”
  吴仙客反驳道:“不,人生有如朝露,再世渺茫,所以一切皆是空幻,值不得营役争逐。所谓春花开落,春风来去,便了却韶华,唉!都不过是一场梦境罢了,还说什么仁义呢?”
  赵子龙定睛看了她一眼,才道:“这是一种厌世的消极想法,你只是逃避那永不能改变的死亡的压力而已。事实上你几曾认真深思过人生的价值和目的呢?”
  吴仙客承认道:“妄身的确从不去想它,只感觉到人生在世,只如一场春梦,何须认真而已。”
  赵子龙道:“不才也有过此一阶段,因此,我认为你没有错。只不过你如果永远停滞在这种幼稚的阶段的话,那就是罪过了。因为你没有发挥生命的光辉,没有好好的利用这短促的数十载光阴。”
  吴仙客轻轻道:“如果我只是极平凡的人,没有学问,也没有智慧,便又如何是好?”
  赵子龙道:“对了,这正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须知举世滔滔,大多是平凡庸碌之人,才智杰出的,只占少数。所以一切还得靠大多数平凡的人能尽他的本份,并非一定要做大事立大功不可的,只要在任何时候,扪心自问,全无羞愧。则这个平凡的人,其实已可以与历史上最有名的人物媲美了。”
  他所说的人生道理,非常显浅而切实可行。但如果仅仅听人说过,却不能做到,那就是他根本无所知了。
  所以赵子龙能够身体力行,也是表现出他有“真知灼见”,并非是一般专唱高调,徒托空言之辈可比。
  吴仙客美眸中,射出惊慕的光芒,不知何故,她的心仿佛突然落实了,好比失足坠水之人,忽然抓到一根大木,有所依靠一般。
  她默然想道:“他的丰仪,足以令人爱慕,他的为人,又足以使人敬仰。因此,假如我爱上了他,实在是一点都不稀奇的事。”
  赵子龙也在忖想道:“此女实是不俗,天性过人。如果是出身于礼仪之家,一定是毫无瑕疵的贤妻良母。”
  突然间有人叩敲舱门,赵子龙惊讶地望了吴仙客一眼,只见她也现出迷惑之色,当下高声道:“进来。”

×      ×      ×

  舱门开处,一个十五、六岁的俏丽小婢,端着盥具进来,道:“请相公盥洗。”
  赵子龙目光透过舱门,只见甲板上还有一个小婢,当下考虑要不要趁机冲出去。
  但当然他也得考虑到舱外的布置,对方如果不是有一点把握,岂敢如此托大,让他有机可乘?
  那俏婢已摆好盥具,赵子龙心念电转,终于决定暂不出手,即使错过了上佳机会,但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仍然可因多点时间观察对方的内情而得到补偿。因此,他过去洗面漱口,不再向窗外望去。
  俏婢收起盥具出去,赵子龙随手推一推窗户,居然应手而开。放目一瞥,外面江浪滔滔,一望无际。朝阳照在水面上,光华窜闪。远处帆影点点,江风拂面而来,使人大有身在画阁中之感。
  他晓得目下已经驶入了太湖,不禁又忖道:“假如我穿窗而出,借水遁走,敌人又用什么法子阻截于我?”
  只听沥沥莺声起于背后,道:“赵相公,请用早点。”
  回头一看,只见另一个豆寇年华的俏婢,提了食盒进来,已把早点摆在一张方几上,神情甚是恭敬。
  赵子龙忖道:“罢了,我枉自自诩才智过人。但敌人今日这等阵势,我全然摸不透,只好收拾起逃遁之心,看她们下一步如何对付我?”
  当下走过去落座,吴仙客也在他右方坐下,此时舱中甚是明亮,因此,她那苍白面容,看得十分清楚。
  赵子龙深深注视她一眼,道:“吴姑娘,你可想知道我为何不夺门或越窗而逃之故么?”
  吴仙客道:“妾身实是渴欲得知,只不敢启齿动问而已。假如公子肯赐告的话,妾身洗耳恭听。”
  她的口气如此多礼柔婉,态度又是如此柔顺。相信任何铁石心肠的男人,也将为之心软生怜。
  赵子龙泛起了无限怜惜之情,但这等心意,只能从目光中表达出来。口中却冷冷地道:“那么我就告诉称,当时我乃是故意给你机会,看你会不会遁走?”
  吴仙客讶道:“啊!原来如此,你看,妾身没有遁走,可见得敝宫毕竟很有信用,只不知你会不会觉得失望?”
  赵子龙道:“失望?不,我只感到后悔而已。”
  吴仙客用很柔婉谦顺的声音问道:“公子可不可以解释‘后悔’的含意?”
  赵子龙回头向舱门望了一眼,只见那名俏婢还在门口,当下说道:“这又有何不可,我后悔之故,便是因为现在才发觉应该抓住机会逃生,而不是等你逃走,现在机会已失,徒呼奈何……”
  吴仙客微笑道:“公子之言有如其人,处处均如奇峰突出,无从臆测。换言之,妾身听不懂公子的高论。”
  赵子龙最初的动机,是设法与她说话,以便解自己之嘲。因为他举棋不定,测不透敌方的布置,心中不禁十分惭愧。
  但说了这几句,信口胡诌之下,居然触动了灵感,找出了端倪来。当下傲然道:“我先后有两个逃走机会,一是舱门乍开之际。二是推窗居然能够打开之时,这两个机会,都是弹指的空隙而已。等到婢女进来,以及窗门全开之时,已经失了机会啦!”
  吴仙客道:“假如您肯解释一下,妾身感激不尽。”
  赵子龙道:“关于第一个机会,我猜想贵宫的那位方青萝女土必是布下一个数人联手之阵,等我闯入。假如我趁舱门方开之间,即行冲出,她们阵势未曾摆好,我自然大有脱身之望。”
  他仰天冷笑一声,又道:“无可置疑的,那个拿盥具进来的侍婢,必定炼得有一招半式很厉害的功夫,足以使我阻滞一下。如果我发动得够快的话,她就来不及出手了。”
  他瞧出吴仙客眼中钦佩的神情,当下又道:“关于窗户的逃路,贵舫三宝之一是五雷珠,据说此珠爆炸力之强,天下无物可与伦比。因此,我一旦落水,贵舫的方青萝监护使用一粒五雷珠,我顿时昏死水中,葬身鱼腹。”
  吴仙客道:“公子此言虽是言之成理,但照您这样说,窗户这一条路,根本没有机会可言了?”
  赵子龙道:“我只要一推窗时,毫不迟疑地窜出去,速度够快的话,就大有可能逃过五雷珠之劫。”
  吴仙客笑一笑,道:“公子知道敝宫的五雷珠如何使用么?”
  赵子龙开始进食,一面道:“不知道,但顾名思议,也可以想出一个大概来。”
  吴仙客也低头啜粥,微微发出声响。她的动作,甚至连进食也特别优雅动人,具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迷人魅力。越是如此,赵子龙就越知道自己没有猜错,那便是此女的身份一定很特殊,所以气质风度及其他的一切,都超过其他的美女甚多。

×      ×      ×

  两人很从容悠闲地用过早点,侍婢送上两杯香茗,便收了食具退出去了。舱门仍然打开,窗户也没有关闭。
  赵子龙留心地倾听了一阵,心中大感疑惑,忖道:“门外似乎没有防守之人,难道对方竟是摆下一个空城么?不对,空城计只是不得已而为之的策略,岂可轻易施展?何况她们已知道七音魔功被破,乃是因为那一响夜半钟声。如今已在茫茫万顷的太湖上,她们尚有何惧?”
  吴仙客优美动人的姿态,捧杯品茗。那玉葱似的纤指,以及指甲上的豆寇,非常美丽悦目。
  看了她的纤指,赵子龙心中除了泛起美感之外,还触动了灵感,忖道:“我苦于没有法子可与她秘密交谈,假如能把她的手掌,用衣袖遮盖起来。则岂不是可以在掌心写字通话了?”
  他想到就做,首先说道:“吴姑娘,照理说你已经是属于我的人了,对也不对?”
  吴仙客苍白的面靥上,泛起一丝红晕,含羞点头,轻轻的道:“是的。”
  赵子龙道:“那么我摸一摸你的手指,不算是越礼轻薄之行吧?”
  吴仙客又点点头,放下茶杯。
  他当真拉过她的手,仔细的欣赏一番,又移坐她身边,握着她一只手,口中诌些不打紧的闲话,与她说着。
  其时,他们的手已被对方的衣袖所遮盖了,赵子龙不敢怠慢,在她掌心写道:“我可以逃遁么?”
  吴仙客答复道:“可以。”
  赵子龙问:“何以故?”
  吴仙客答:“如若逃走,必可成功。”她竟没有回答其中之故,只强调可以成功逃走,这使得赵子龙十分困惑,却因晓得她不肯透露秘密,所以放弃了这个问题。
  他改变另一方面,问:“咱们一同逃走如何?”
  “不行,妄身已无行动之力。”
  赵子龙早就感到她面色苍白得有些异些常,此时心下恍然,写道:“你和赵黄莺一样,施展过魔功,真元损耗太多,是以十分虚弱,是不是?”
  吴仙客答:“是的,如若一同逃走,妾身变成累赘。十里之内,必然被害。”
  他们在私底下交谈,做得天衣无缝。
  赵子龙现在已暂停询问,捏住她的玉手,但觉其软如绵,滑腻异常,顿时心旌摇荡,生出异样之感。
  吴仙客也低垂粉颈,大有不胜情之态,赵子龙心神欲醉之际,突然间一惊,极力按捺住心猿意马,道:“吴姑娘,我们一道出去甲板上走一走可好?”
  她点点头,道:“妾身遵命。”
  轻轻一语,含有无限温馨。赵子龙声音顿时柔软下来,道:“姑娘好说了,请吧!”他牵了她的手,往舱外走去。才出舱门,吴仙客似是体力不胜,因此,赵子龙另一只手便自动地环拥着她的一捻蜂腰。
  吴仙客道:“啊!被冷风一吹,我头晕得很。”
  赵子龙伸手摸摸她的额角,触手之处,温度如常。但口中却应道:“是呀!你发烧了,可要返舱休息一会?”
  她道:“不,既然出来了,走一会也好。”
  她的头靠在赵子龙颈侧肩际,身子由赵子龙托扶,简直可以不必迈步。
  赵子龙眺望着翠螺远浦,道:“这儿的景色真是美极了,唉!可惜你生了病,不能仔细领略。”
  说话之时,耳中已听到吴仙客幽细的声音道:“假如你不放开我,你就逃走不了。”
  赵子龙寻思话中之意,一时不大明白,当下高声道:“我有点不相信你是真病,刚才不是还好好的么?”
  吴仙客一听而知他指的是自己之言,亦即是说他不相信如果不放开她就不能逃走这件事。
  她很想详细地分析给他听,让他知道何以会有这等事情发生。但形格势禁,这些话只有闷在肚中。
  赵子龙用尽了全副心神,查看逃走的机会。耳边只听吴仙客细细的声音道:“公子,我求求你,快快抓住这仅有的机会。请你把我放开,自个儿走到另一边船舶,观看风景,其时必有机会可乘。”
  她的话总是隐隐约约,不肯道破个中之秘。

×      ×      ×

  赵子龙拥着她缓缓向前走,不知不觉已到了船头。这船上到处都洗扫得十分干净,而且也不见人影。
  一只铁锚就在他脚边,一旁还有一盘铁链子。
  赵子龙回头望了一阵,相信眼下敌方之人,只能在船舱那边遥遥监视。不过也许另有窃听之法,所以相隔虽远,但吴仙客仍然不敢开腔。
  只听她又在耳边低低道:“这儿可不能逃走,你一定得先把我放开,否则他们以为你挟我而逃,全力施展毒手之下,你绝难幸免。”
  赵子龙忖道:“原来她所说的机会,并非对方的弱点破绽,而只是对方不下手而已,先决条件乃系把她放开,让对方晓得并没有挟她同逃。但这就奇了,何以我不带走她,这水仙舫肯对我网开一面呢?莫非少林高僧勒碑保证公平拼斗之举,竟然有效?”
  他自个儿微笑一下,突然把她放下,让她坐在甲板上。自己回身走去,似是已接纳吴仙客的劝告。
  他耳中还听到吴仙客幽幽一叹之声,但他并不回顾,跨开大步,霎时走到桅边。
  桅上的风帆早已卸下,横架在桅上,叠成长卷。
  赵子龙耸身跃起,双脚踏在横架上,拔刀一挥,顿时斩断了七八根粗索。
  任何人见了他此举,都一时猜不透他存心何在。如果他用心只在捣乱,砍毁一些物事以泄愤,则绝对不会有人出来干涉的。
  所以赵子龙尽管动手,时间多的是。但见他斩断那些扯帆之用的粗索后,那一长卷风帆,便无束缚了。
  他一手抓住帆顶的横梁,大喝声中,用力一掀。整片巨帆,应手张开,好似一幅屏障,直垂甲板。
  赵子龙迅若闪电般奔回船头,挥刀一砍,系锚的铁链应刀而断。
  他举脚一踢,那只数百斤重的巨锚,呼的飞起,恰恰越过船舷,便直向湖水飞坠。
  “砰嘭”大响声中,赵子龙已抱起吴仙客,向另一边船舷外跨去。
  他所有的动作,都被一幅屏障似的风帆遮掩住。这水仙舫之人,由于船头这一截,被风帆隔断了视线,所以只能听到响亮的落水声而已。
  霎时间六七条人影越过风帆,这一群人都是女性,手中都拿着兵刃,领头之人,正是那方青萝。
  她们一看船头已杳无人影,便都拥到右方船舷,也就是铁锚落水的那一边,低头观看。
  方青萝跺脚尖叫一声,声音中透露出十分愤怒,但也有一点点恐惧。
  她接着厉声道:“你们看什么?还不放下快艇追赶?”
  其余的女子纷纷回身奔去,有的把风帆推开,免得阻住通路,有的则向舫后迅快地奔去了。
  一忽儿功夫,舫后已放下两艘狭长梭形快艇,每一艘艇上皆有四人,操桨催舟,一下子就到了船头。
  方青萝和另一个女子,一直都俯身水面查看。这时喝一声“我们下去”,当先跃下去,落在一艘快艇上面。
  另外那个女子也敏捷之极,一晃身就到了另一艘艇上。看这等情形,她的地位虽比不上方青萝,但亦是舫上高级人物。
  她们分别率领快艇,往外面驶出,方青萝高声道:“非到万不得已之时,不可使用‘五雷珠’。”
  在另一艘快艇上的女子应一声“是”,方青萝突然又道:“么凤,你得记住本司之言,如若因妒心而擅下毒手,只怕你功罪难以抵消,反而遭遇奇祸。记住了没有?”
  指挥另一艘快艇的女子高声道:“属下记住了,萝姑娘放心吧!”
  这两艘快艇分头驶开,赵子龙这刻却抱着吴仙客,吊在另一边的船舷外面。
  由于对方只注意铁锚落水的那一边,所以他们利用飞抓,吊着身形,虽然很容易被看破,却终于未被拆穿了把戏。

×      ×      ×

  赵子龙吊在那儿不动,吴仙客轻轻道:“快点上去,不然要被绕过来的快艇瞧见了。”
  他微微一笑,心想:“我难道连这一点也想不到?只不过故意尽可能拖延,看你有何反应而已。如果你全然不理,我还是要上去的。但那样却足见你的真正态度,如今却可以放心信任你了。”
  他心念转动之际,人已翻了上船。但见船面上已没有人影,而由于船舷的高度,只要赵子龙不走到边缘处,快艇之人,这刻反而无法见到他了。
  赵子龙收起了飞抓,抱着吴仙客,向船舱奔去,在原先被囚禁过的舱门旁边,另外有一道窄门,亦已打开。
  里面是一条窄窄的通路,乃是关着的,因此,不知门后是什么所在。
  吴仙客低声道:“快走入这条通道。”
  赵子龙如言做了,回头一望,只见一艘快艇已出现在视线可及的湖面较远处。如果不是及时躲入,艇上之人,不难发现他在舫上。
  他心中叫了声“好险”,向前走去,距那末端的门户尚有六、七步时,发现左右另有一道门户。
  他停步望着怀中的美女,道:“可要进此舱么?”
  吴仙客微微皱起双眉,凝视着他,澄清的眸中,流露出既为难又关切的神情,她轻轻的道:“唉!你一定要我做出违背师门之事么?”
  赵子龙耸耸肩,道:“在情在理,你都不该帮我。可是这只是在个人的立场而言。如果你为世人着想,抛弃小我的话,那就应该尽力帮助我脱身。”
  吴仙客道:“你真雄辩呀!”
  赵子龙徐徐道:“不才性喜穷究道理,也愿舍身为人。这一次所作所为,全非出于私心。所以你一问我,我就照直据实奉告,决不是雄辩。”
  吴仙客眼睛眨了几下,才轻轻道:“那么公子就推门进此舱吧!”
  她单只叫他进去,而没有说出将有什么情形发生,因此,赵子龙须得判断她到底帮不帮自己,方可行动。
  假如她愿意帮忙,则进入此舱,定是有利之举。反之,便将无法脱身了。据从前种种表现,她当然不会是陷害自己。但世上之事,往往出人意表,假使到了这最后关头,必须在师门与他之间,作一抉择的话,则她这个指点,究竟是好是坏,殊难逆料。
  他迟疑了一下,才用手肘顶开舱门,一眼望去,但见里面的陈设装饰,以至地方的大小,跟囚禁过他的那一间差不多。
  他进去之后,随手关上门。
  吴仙客道:“这是左前舱,以前那边是右前舱,除了门户的方向之外,别的方面,这两间前舱大致相同。”
  赵子龙晤了一声,道:“咱们可以从篷窗借水遁走么?”
  吴仙客嫣然一笑,风致殊美,道:“不行,这窗户一推开,底下就得到警讯,你要知道,这水仙舫的内部共分三层,最底的一层只有两尺厚,乃是隔水舱,外壳即使被凿破,但还有一层内壳,不致沉没。第二层是底层,勉强可容一人直立。最上一层便是此舱了。本舫的警讯系统设计得非常完美,尤其是查看和窃听囚犯言行方面,更有独到之处。所以我一直不敢与你讲话。”
  赵子龙现出迷惑之色,道:“既然如此,躲在此处有何用处?”
  吴仙客道:“这左右两舱,皆是为囚禁高人而设计的,你现在试试打开那门,看打得开打不开?”
  赵子龙心头一惊,忖道:“好啊!原来你又把我送回牢笼之内了。”
  但他不动声色,过去一拉那门,纹风不动。这时,他才沉下面色,不悦地转眼看着吴仙客。
  只见她态度还是那么从容娴雅,美貌动人,赵子龙无论如何也恼不下去,却又不甘就此放过她,犹疑了一下,才冷冷道:“你的手段真厉害。”
  吴仙客摇摇头,道:“公子不是不知敞宫规矩,向来是登舫者死。因此舫上种种设计,大部份是为了这一点。你想安然脱险,岂是这般容易?”
  赵子龙终于叹一口气,道:“罢了,罢了!”
  吴仙客道:“公子可否把我的穴道解开?”
  赵子龙爽快地道:“有何不可。”指掌连拍三下,又道:“点穴之举的目的是准备被人发觉之时,看不出你在暗中助我,谁知竟属多余,殊为抱歉。”
  吴仙客道:“公子好说了,似你如此泱泱大度之人,真是罕有,妾身不胜钦佩。”
  她活动一下手脚,走到内舱门口处,道:“公子请过来瞧瞧。”
  赵子龙走过去,放眼一瞥,但见这一间内舱,与右前舱那边的没有什么不同,也是镶满了镜子,以及有一张宽大舒服的床榻。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