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浩荡江湖 >> 正文  
第十七章 火中红莲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七章 火中红莲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7
  这话说得如临死诀别之言,尤丽君突然间倒在他怀中,道:“啊!你别进去,我求求你,别进去。”
  可是她却感到对方有如木人一般,态度坚决,不问而知她决不能改变他的决心。
  尤丽君黯然叹息一声,道:“好吧!但你千万不要逞强,一旦发觉不妥,便赶快退出来,这一点,你想必能够答应我。”
  赵振飞点头道:“一言为定,请把门户打开。”
  尤丽君嫣然一笑,道:“你如此着急,可见得必是恐怕再耽误下去,会被我软化了,但你不要怕,我绝对不肯以柔情削弱了你的豪气侠概。”
  她走到墙边,伸手按住墙壁,又道:“我一扳动机括,便有一个三尺高的洞门出现,那地火的热力也跟着侵入,如若是普通之人,单是这一阵热浪,便将活活烤死,你虽然不会怎样,可是你大可以利用这阵热浪,测验你的耐力,再冒险不迟。”
  赵振飞身形一晃,已到了她身边,拉住她的玉手,柔声道:“既然热浪可畏,你何不先行离开,莫要因而受伤,我心如何能安?”
  尤丽君甜甜一笑,雪白的牙齿,衬托出鲜艳的红唇,道:“谢谢你的关心,但我不要紧,我每日都须受这风火两劫,早已习惯得很了。”
  赵振飞这才放心,只听一阵隆隆响声过处,墙上出现一个洞口,当这个洞口还未完全开启,阵阵热浪,已使人生出了干焦昏眩之感。
  赵振飞急忙调匀真气,运功抗热,霎时间已能适应,转眼看时,但见尤丽君玉面上已沁出了点点汗珠。
  他怜惜地说道:“你每日都要尝一次风火之劫,真是莫大的折磨,待我采得灵药,你就可以永远从痛苦中解脱出来了。”
  尤丽君姿势优美地摇摇头,道:“不,赵郎你弄错了,人生唯有一死,可以永远解脱痛苦,若是留在人世,此苦方灭,彼苦旋生,总是没有法子可免的。”
  她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但赵振飞却觉得不服,忖思了一下,这才恍然大悟,含笑执住她软绵绵的纤手,诚恳地道:“我虽错了,但你也没对,人间诚然永远免不了有痛苦,然而说到一死,便变成不苦不乐,不比留在人间,努力获得成功之时,还有快乐可言。因此,人间自是足恋,并非只因有快乐,实因亦有痛苦之故。”
  尤丽君怔一下,道:“这话很耐人深思,我得好好的想一下。”
  赵振飞畅快地大笑一声,道:“譬如今日,我如果冒险犯难,忍受地火烤炙之苦,为你求得灵药,试问我心何等快乐?一切痛苦已变得微不足道了。”
  尤丽君又是一怔,道:“你对我如此深情厚意,我可就感到很值得活下去了,可是……唉……”
  赵振飞突然问道:“你直到咱们处身此室,方始说了很多话,例如劝我别冒险等等,是不是因为在这儿讲话很安全之故?”
  尤丽君点点头道:“是的。”
  赵振飞问道:“你怕谁窃听了去?敢是另有一个比范南龙更足以使你忌惮之人在此?”
  尤丽君点点头,清澄漆黑的眸子,笔直望向他眼中,轻轻道:“就是水仙宫主人。”
  赵振飞毫无惊疑之色,颔首道:“我也猜是她。”
  尤丽君微微现出着急之色,望住对方。
  赵振飞笑一下,转身钻入洞内,但马上就探头出来,道:“你放心,我不会问及你与她的关系的。”
  尤丽君讶道:“为什么?我正要告诉你呀!”
  赵振飞道:“不必了,因为我怕我失去冒险的机会。”
  尤丽君啊了一声,感动得热泪盈眸,轻轻道:“想不到蒙你这般错爱,定要为我解除痛苦,唉!叫我以后如何能报答你呢?”
  赵振飞伸手捏捏她的面颊,道:“假如我此行成功,你报答我的法子多着呢!”
  他决然掉转头,向里面走去。

×      ×      ×

  此时,他处身于一个极高极广的洞窟内,近旁的洞壁,粗糙凹突,不断闪耀着暗红色的光芒。
  洞壁上并非有火,而是十余丈远处,地面吐出一股丈许高的红色火柱,照得四壁尽皆暗红,如入魔窟。
  赵振飞虽然距洞口只有数尺,但已感到那无形无色的热力,已经加强了许多倍,直压得人口鼻也透不过气来,同时热得真想把外皮剥掉一层。
  他毫不迟疑就剥掉外衣,回头一看,只见尤丽君还站在洞口,向里面张望,两人目光相触,赵振飞忖道:“我打算脱光,但她在那儿瞧着,甚不妥当,定须叫她走开才好。”
  正要开口,但见她连连摇手,又指指嘴巴,加上她那一看就懂的表情,赵振飞可就知道她的意思是要他别开口说话。
  她既是急忙警告自己,这其中必定大有道理,赵振飞苦笑一下,也打手势要她走开。
  尤丽君的答复是非常坚决地摇摇头。
  赵振飞终是豪迈不羁之士,突然间再动手脱衣,霎时已露出健壮的臂膀,上衣只剩下了一件背心。
  接着就动手脱下鞋袜和外裤等,以致变成一个只穿着短内裤和背心的人,在那个时候,这等形状,就已经等如光着屁股了。
  他把脱下来的衣物弄成一捆,从洞口丢出,但见尤丽君含着羞容接下,然而她仍然向自己望来。
  赵振飞向她笑一下,转身大踏步走去,赤裸的脚板踏在石地上,只感到炙热非常,必须运功以抗。
  他的背心和内裤,质料全不相同,那件背心是他那位“大伯父”所赐,非常紧身,闪耀出乌光。
  短内裤则是普通布料,与他脱掉的外衣,并无分别。
  赵振飞感到热力惊人之极,敢情他才走了六七步,热度又大大提高了。
  他心中不禁涌起一阵后悔,只因为这“地火”、“黑风”两大天险,范南龙早就解释过了,关于这“地火”一关,范南龙说过其中厉害,并且告诉他说,曾经特制一件外衣,可以连头带脚包住,不畏地火奇热把身上衣服烧掉,但由于他把范南龙关在洞府外面,所以他就闷声不响,不再提及此事。
  这正是他为何一入洞窟,就将衣服完全脱掉的理由了。
  但目下热力竟是这么高,他上身的背心,乃是特制之物,不会起火焚毁,但这条内裤,却热得似是焦掉似的。
  赵振飞咬咬牙,左手扯住裤带,“嗤”一声把内裤撕掉。
  这时,他可就不敢回头去看尤丽君了,至于她是不是还在洞口张望,他已顾不得这许多了。
  但见数丈外那根火柱,红色的火焰,喷出地面,渐渐有升高的趋势,正如范南龙所说,这两大天险,似是具有灵性,会随时增加威力,把侵入之人弄死。
  他明知时机非常迫急,因为那根火柱喷出的火焰,有些落在洞口旁边的地面上,竟是一颗颗红炭,兀目光焰腾耀,假如大量喷出,定可遍布全窟,如若逃走不及,被火烬所罩,自是立时成为飞灰。
  然而他不敢着急,侧着身子,向前移动,速度越来越慢。
  原来他感觉到这阵阵热浪之中,似乎有缝隙可寻。
  由于他武功高妙,全身肌肉都具有极灵敏的感觉,能得以肌肉伸缩涨陷的动作,消卸压力,好像是挤入一条裂缝内,运用高度的卸力及缩骨技巧,往前挤行。
  良久,他才挤上前七八步,距那火口虽遥,但有一点使他非常安慰的,便是那根火柱,似乎不再增高。
  事实上当尤丽君打开“地火”关的入口之时,那根火柱的“轰洪”之声,已经十分震耳。此刻他已听不见任何声响,充耳皆是火柱喷发的轰洪声。
  他一面以全身本领,朝这两股热力之间的缝隙往前挤去,同时又触动了灵机,忖道:“以往许多武功卓绝之人都失手丧命,会不会是因为穿上了范南龙的特制抗热外衣,是以发觉不到这些热力,竟是一股股的?因此,他们迅快冲到喷火口,但这么一来,也就使火柱受到震荡而激烈喷发了。当然这地火决计不会具有灵性的。假使我这一理论成立,则我应该可以挤到喷火口。问题只在我的功力能不能抗御这地火的奇热而已。”
  这个疑问,要等事实证明,赵振飞亦正是在作这关乎生死的试验。
  他一步步挤去,有的时候,简直改变方向。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他神智昏迷,所以走错方向。

×      ×      ×

  尤丽君正有此感觉,本来当赵振飞扯下内裤之时,她已用双手掩目,不敢观看。但她关心之情,终于胜过了畏羞之心,所以还是睁眼看了。
  她心中的焦急忧惶,真不是言语所能形容。以她想来,赵振飞一定是被奇热炙得神智昏迷,所以连方向也拿不准,这等情状,自是凶多吉少。
  不过那个光着屁股的男子,却终于走进近火口。传说中火柱立时爆发之事,居然没有发生。
  只见他抵达喷火口,由于相距六七丈之远,细微的动作,已看不清,只能见他在喷火口停留了好一阵,不知为了何故?
  赵振飞面对那超过两丈的火柱,虽然相距尚有十多尺,可是已经热得头昏脑胀,整个人好像要熔化似的。
  他一直以师门无上禅功心法,驾驭真气,运布全身,以抗御这等奇热。
  而最重要的,就是这正宗的少林心法禅功,越是处身在这等奇热的环境之下,心头就越发感到有一片清凉之气,护住了灵台。
  这正是他头昏脑胀的情况之下,仍然能不狂乱之故了。在他身前两尺之内,便有一丛“火莲”。
  这“火莲”的叶子,与常见的莲叶非常相似,唯有颜色不是绿的,而作暗灰色,乍看似是枯萎化石,但其间又有数朵红色的花,生气勃勃,娇艳异常。
  他发觉热浪之间的裂缝,已折向左方。因此,他如果弯身去摘采,必定把地火触发,可是其势又没有入宝山空手回之理。
  因此,他站着不动,心中暗感焦急。要知他虽然好像抗御得住地火奇热,但如果拖延下去,亦将支持不住,殊无疑问。
  赵振飞看看没法,把心一横,一只脚钉牢地面,另一只脚伸了出去,缓缓向那丛火莲伸去。
  他密切注意着火柱的情形,脚尖稳稳地伸到一株艳红莲花下面,以脚指钳住根茎,暗运内力一扯。
  “啪”地脆响一声,那朵火莲顿时折断,被他钳住。然而那根火柱,也顿时转变了颜色,由红而白。一看而知引发了威力,马上就要喷起来。
  赵振飞晓得这一回问题大了,这火柱一喷,他就算逃得再快,也不中用。在这等情势之下,他只有最后的一着,如果不成功,那就有死无生。
  他一扬手,一点光芒破空飞出,笔直投入火口之内。他手法极快,跟着已从背心上的口袋中,又拿出一根锡管。
  这根锡管之内,便是赵振飞的“大伯父”特制的灭火剂。他曾经说过,一支不够,使用两支。因此,他立刻又取了一支在手中。
  但见晶光破火而入,一闪即隐。就在这瞬息之间,火柱由白变红。赵振飞心中涌起一阵狂喜,手扬处,第二支锡管又投入火柱之内。
  之后,他更不迟疑,以一气呵成的动作,先把红莲拿在手中,转身再度挤出去。

×      ×      ×

  这一回可比早先迅快得多了,一来他已有经验,二来乃是离开,就算会影响地火爆发,危机亦与来时不同。
  一晃眼他已抵达距入口丈许之处,虽然仍是热极,常人难当。但对赵振飞来说,已不啻重返清凉世界之中。
  洞口处的一幅半身美人像,使他脚步一窒,停了下来。然而这刻后面的火柱,业已由红色变为炽白。
  这地火眼看就要爆发,危机一瞬,但赵振飞却看不见,而为了自己的裸体,以致停步不前。
  可是尤丽君却看见了,急得面色大变,连连招手。
  赵振飞本来打算叫她走开,并且把衣物丢入来,然而她如此惊惶着急之态,却使他恍然大悟,伏身一窜,已如闪电般穿入室内。
  尤丽君玉手一动,那扇洞门顿时关闭起来,把“地火”隔绝了。
  她忘形地扑到赵振飞身上,嚷道:“哎呀!骇死我了。”
  她仿佛自己跌落水中一般,身上顿时湿了一大片。原来赵振飞满身大汗,比从水中捞起来还要湿,而且汗水还不停地流滴出来。
  刚才他进这喷火口时,反而因热度太高,连汗水也冒不出来。直到现在,才拼命地出汗。因此,他顿时感到一阵虚脱,身子发软,一下子倒在床上。
  尤丽君啊了一声,急急问道:“你的胸口会发闷么?”
  赵振飞神智恍惚,并且也没有气力开口了,只想赶快睡一大觉。
  他一点也不强撑,几乎是立即就睡着了,鼻鼾声非常响亮地升起来。
  尤丽君很诧异地挺起身子,发觉他乃是疲乏过度而睡着,晓得如果让他睡上一场,他会十足复元,切忌打扰他。因此,她打开柜子,取出一幅上好的棉巾,替他拭去汗水。
  她不但面色变得赤红,同时也心跳加速,这是当她拭身之时的反应,此外,当赵振飞身上之汗已停止流出,又拭得很干净之后,她还非常细心温柔地替他穿上衣服,连鞋袜也穿得整整齐齐。
  她用焦灼的目光,向房门望去,好像生怕这道门户忽然会打开。对于那朵火莲,她连看也没看。
  一切都静悄悄的,似乎很宁恬,尤其是赵振飞均匀的鼾声,更使这气氛显得很祥和安适。
  但尤丽君的面色,分明表示她内心波动畏惧之极。她瞪住那道房门,两手紧紧地绞在一起,紧张得几乎连呼吸也停止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尤丽君忽然像是从噩梦挣醒,跳了起身,迅即把赵振飞抱起,塞在石床下面,同时把火莲也丢了入去。
  之后她四面看了看,认为没有痕迹,这才长长吁一口气,转眼望住那地火窟的入口出神。
  入口业已关闭,所以只不过是一堵墙壁而已。
  突然间那道房门无声无息地打开了,在外面的走道上,站着几个女人。其中一个身量修长,宫妆高髻,一块白纱蒙住面孔。
  饶是如此,她仍然有一种超凡绝俗的丰姿气度,与别的女人全不相同。
  她的眼波明亮无比,直是透过面纱,射入房内,看见了尤丽君的情形。
  看过了一阵,尤丽君才转过面来,脉脉含愁地向这蒙面宫妆美妇摇摇头,做出一个无可奈何的神态。
  走道上这一群女人,都不曾做声,过了一会,那宫妆美妇,道:“丽儿,你别忘了服药。”
  尤丽君柔顺地应道:“是,我不会忘记。”
  宫妆美妇道:“你不必太失望,这世上的高手多的是,而且,有娘在世一天,你就不必担心,那病魔决计夺不去你的生命。”
  她这番话的内容以及口气,都显示她是个慈爱的母亲。然而温柔慈祥之中,总是令人感到缺乏了一点什么。
  世上有些人不惯表达感情,明明是非常高贵可感的感情,从他口中说出,便会变了样子和味道。这个宫妆美妇虽然不至于如此,却也能使非常敏感的人,辨别得到其中味道有点不对。

×      ×      ×

  房门倏然自动关上,尤丽君舒一口大气,忖道:“吓死我了,我真怕赵郎的鼾声,会泄露秘密呢!”转念想道:“他为何鼾声忽然停止了?敢是……”
  底下已不敢再想像下去。
  她急遽地蹲下去,向床底张望,下面漆黑一团,一时之间看不出情况。
  幸而床下马上就闪出两点光芒,一望而知是眼睛的反光。
  尤丽君情不自禁地道:“真是谢天谢地,你没事吧?”
  赵振飞道:“我没事,当你把我放入床底之时,我已经有所感觉,只是其时四肢百骸,都酸痛倦累之极,然而其后一阵香气透入鼻中,马上就疏通了全身经脉,真气迅即凝聚丹田中。”
  他边说边爬出来,手中拿着那朵火莲花,面含微笑,又道:“那就是这朵火莲花的香气了,想不到我为它冒送命之险,结果还是它帮助了我。”
  尤丽君玉颊红染,灿若丹霞,垂下螓首,敢情她又想起替他穿衣拭体之事。
  赵振飞道:“你收下这朵火莲吧!一定是稀世的宝物,对你必定有用,也不枉咱们忙了一场。”
  尤丽君道:“刚才房门打开了,你可知道?”
  赵振飞道:“知道,也听见了你们的对话。”
  他轻轻叹一口气,又道:“想不到你竟是华水仙的女儿。”
  尤丽君难过地道:“你不理我了,是不?”
  赵振飞笑一笑,道:“当然不是,问题只在如何能使水仙宫封闭,你娘从此洗手归隐,闭门思过。如果她能如此,我们仍然可以来往。”
  尤丽君道:“假如她晓得我隐藏起你,一定重重责罚我,我们将来只怕已没有机会来往了。”
  言下神色甚是黯然,顿时使得室中的空气都愁惨沉重起来。
  赵振飞往床上一坐,皱眉道:“奇怪,你竟然美得如此惊人,简直使人不能相信。”
  尤丽君道:“美丽又有什么用处?”
  赵振飞道:“什么没有?譬如拿我来说,我就不忍得不为你着想,事事都要顾到你,以你娘来说,她也不忍得对你怎样,虽然明知我在室中。”
  尤丽君惊得跳起身,道:“你说什么?她已经知道了?”
  赵振飞点点头,道:“她考虑了好一阵,才走开的,但奇怪的是我认为她并不太爱你。”
  尤丽君沉吟道:“是的,因为我只是她女儿的替身,而不是真的骨肉。”
  赵振飞点头道:“虽然很奇怪,可是唯其如此,方始合理,她正等我离开你,才向我下手,只不知她的亲生女儿何在?”
  尤丽君道:“已经死了,据说样貌与我一样,也是患了绝症,移到此处不久就死了,这只是几年前的事情而已。”
  石室开始感到摇撼,隐隐传来“轰轰洪洪”之声,可知那地火喷发之威,实在非常惊人。
  赵振飞道:“现在火莲已经到手,如果是可以治疗你的绝症,那么咱们一同逃出此处,我带你去见一位师伯。他的医道,天下无双。别人医得好的病症,他一定医得好。但有些别人全无办法的,他都有办法。”
  尤丽君轻轻道:“如果我跟你走,娘一定很伤心。”
  赵振飞道:“这正是最棘手的地方了,若是把你丢在此地,我又放心不下。”
  她频频叹气,之后,从怀中拿出一个玉瓶,口中一面问道:“娘几时发现你的?”
  赵振飞道:“咱们已嗅惯了火莲的花香,是以不觉。但外面房门一开,顿时可以嗅出。以华水仙这么厉害之人,如何能不知道?”
  尤丽君恍然道:“原来如此。”
  她拨开玉瓶瓶塞,倒出一颗淡绿色的药丸大如龙眼,顿时一阵异香,扑入两人的鼻中。
  她道:“这是最后的一颗了,唉!其实我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徒然左右为难。”
  赵振飞定睛望住那颗丹药,道:“这颗丹药一定名贵绝伦,单是这一阵异香,就可以想见了,只不知你如若不服这颗药,会有什么感觉?”
  尤丽君道:“会有要死的感觉,像是花朵凋萎一般,似是很快,又像是很慢地觉着生机消失。”
  赵振飞点头道:“不错,你正是世间最鲜艳的花朵,举世无与伦比。最使人难以忘情的是你那种超凡绝俗之美,根本就不属于尘世的。任何男子,都不能不在你这等容光之前低头。”
  他的目光移到丹药上,又道:“这一颗既然是最后的一颗,你就别忙着服下。好在火莲花已得到了,你先用火莲试一试,等到无效,才服此药不迟。”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