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浩荡江湖 >> 正文  
第二十章 木石小筑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章 木石小筑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7
  他走了之后,那黑胖丑僧才进来。
  赵振飞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黑胖丑僧道:“我叫石头。”
  赵振飞点点头,道:“你把僧帽拿掉。”
  石头如言做了,赵振飞道:“你没有受过大戒……”
  石头道:“什么大戒?”
  赵振飞道:“就是正式做和尚的礼数,要在头顶上用香火炙出几个疤,永远不会长出头发。”
  石头咧嘴一笑,那对招风耳直动,道:“你说得对,我受不了戒。”
  赵振飞笑了笑,心想:“这石头和尚倒是一片天真烂漫,是个憨直浑厚的人。”
  当下问道:“为什么受不了大戒,你怕当和尚么?出家人的生活,的确很苦的。”
  石头道:“不是怕吃苦,而是我的头不能受戒。”
  赵振飞可就弄不懂了,怀疑地瞧瞧他的头。
  石头道:“我的头自小就练得比石头还硬,刀剑都砍不动,他们拿香火也弄不出疤痕,只好作罢。”
  赵振飞这才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这样说来,你头顶上的功夫,已经很惊人了。”
  石头得意地点点头,道:“不但我的头很厉害,全身也硬得跟石头一样,不怕人家打……”
  赵振飞出身于少林,武学渊博之极,对这等横练硬功,自然懂得很多。
  当下道:“那也不一定,要看什么人打你。”
  石头道:“不,谁打我都不怕。”
  赵振飞道:“也挡得住刀剑么?”
  石头摇头道:“那可不行,只不怕棍棒拳头。”
  赵振飞道:“这就对了,你把功夫都练在头顶上,身上就挡不住刀剑。当然我也没有骗你,如果平常人揍你,你可以不怕,若然是武功高明的人,你千万别让他打中。”
  石头勉强点头道:“麓大师要我听你的话,所以我相信便是了。”
  他乃是老实人,所以把勉强相信的原因也说出来。
  赵振飞沉默了半晌,才道:“好,我打给你看,现在你让我打一下。”
  石头露齿笑了笑,那对招风耳又直在动。
  这样子虽然又丑又滑稽,却可爱得很。
  他挺胸突肚,道:“打两下都行。”
  赵振飞伸掌在他肚子上轻轻一拍,石头咧嘴而笑,道:“这么轻呀?”
  突然面色一变,捂着肚子,弯下腰身。过了好一阵,才直得起腰来,满面皆是惊异之色,盯住对方。
  赵振飞道:“我这一掌,力道透入腹内,肠胃受震挪位,所以疼了好一阵才复元,你且把木头拿过来。”
  石头如言去做,拿给他一段数寸见方的粗树身,长约尺许。
  赵振飞道:“你可以拗断此木,对不对?”
  石头颔首,赵振飞轻轻一拗,木头“啪”地断为两截。
  他又道:“你可以用拳头或手掌,硬是把木头捣裂,对不对?”石头又点头,赵振飞把一截木头放在地上,挥掌一拍,那根木头裂为许多块。
  赵振飞起身,把剩下那截木头给他,又道:“你把木头搓成粉屑,试试看。”
  石头瞠目道:“这怎么行?”
  赵振飞坚持道:“试试看呀!”
  石头接过去,双手用力的搓,只把树皮弄掉不少,之后就毫无动静了。
  赵振飞道:“给我。”
  他两掌夹住木身,慢慢的搓,顿时粉屑籁籁掉下来。
  石头瞧得目瞪口呆,拿过去再试试,仍是不成。
  赵振飞道:“这不是力气大小的问题,而是手掌上有功夫,加上内家真力,才办得到。所以现在你可明白为什么我轻轻打你一掌,你就觉得疼痛的道理了么?”
  石头连连点头,面上露出非常钦佩诚服的神情。
  赵振飞摆摆手,道:“你出去吧,别打扰我。”
  声音神色中,露出冷漠之意。
  石头顿时显得沮丧,很忧虑地望了他一眼,转身走出屋外。

×      ×      ×

  赵振飞独自坐在屋中,静静地沉思。
  过了不知多久,忽然听到阵阵歌声。那是流行民间至广的小调,含有乡土特有的味道,甚是悦耳。
  他从窗外望出去,只见石头挑着两只巨大木桶,施施然向谷外行去。口中哼唱着民谣,那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使人看了,心怀也顿时舒坦。
  赵振飞若有所悟,微微点头。
  不久工夫,石头又从谷口出现。这回他挑着满满两大桶水,少说也有两百来斤。但石头力气显然极大,行走之时,根本不像在挑水,同时口中仍然在哼唱着。举止声音和表情组成了一种快活的,无忧的气氛。
  石头走近屋子,随即转到后面,传出一阵水注石槽中的声音。之后,他又哼着单调的民谣,出现在赵振飞的眼帘中。
  赵振飞道:“石头,这边来。”
  石头回眼一望,满面堆欢,大步走到窗前,道:“你叫我么?”
  赵振飞点点头,道:“我想问问你,你以前在寺中,每天干什么事情?”
  石头耸耸肩,道:“每天挑水打柴,有时寺里搬东西,笨重的都找我。”
  他伸缩一下胳臂,一如年轻力壮之人,显示手臂肌肉时的动作,又道:“我力气大,很多东西要七八个人才弄得动的,我一个人就行啦!所以那些大和尚们个个都很喜欢我,香积厨里的东西,任得我吃,他们都不恼的。”
  赵振飞道:“那么你是怎样到灵隐寺来的?”
  石头道:“是麓大师带我来的。”
  赵振飞听了这话,甚感兴趣,心想:“麓大师原是我少林寺很有地位的高僧,乃是奉命到灵隐寺来,以便随时随地可以帮助此寺的圆通方丈。他如何会带这石头到灵隐寺来呢?”
  当下问道:“你几时识得麓大师的呀?”
  石头道:“我记不清楚了,反正是很久以前的事。那时候我在另一间寺庙里,整天吃不饱……”
  赵振飞一愣,心想莫非是在少林寺中吃不饱?如果是的话,问题就大啦!
  于是连忙问道:“你以前住的那间寺庙叫什么名字?”
  石头为难地道:“我……我不知道。”
  赵振飞脑筋一转,问道:“那间寺庙大不大?是不是在山上?”
  石头道:“是在山上,也很大,有很多大和尚。”
  赵振飞摇摇头,忖道:“如果真是少林寺,那才丢人呢!”
  当下又问道:“你小时候的事情可还记得?例如你是什么地方人?姓什么?家里还有什么人等等?”
  石头的答复,正如赵振飞所料,通通都不知道。
  赵振飞因为与佛门渊源极深,所以谙知有许多弃婴,都是丢在寺庙门前的。而出家人慈善为怀,很难置之不理,大概石头的出身亦是如此。
  他不禁对石头生出一份歉然之感,但此时他也感到困恼,因为他本想从石头口中打听麓大师何以会派人来服侍他,换言之,他不明白麓大师凭哪一点认为他肯接纳,所以想向石头探问。
  但石头是这么一个浑饨纯厚之人,想来麓大师不会告诉他这等深含哲理的话。因此他只好笑一下,道:“好,你忙你的去吧!”
  石头回身自去,也不询问对方叫他来问这么几句话的用意。
  赵振飞心想这正是石头能够快活无虑的缘故,因为他对这等事情,全然不须去动脑筋。
  午饭之时,赵振飞发现石头烧的菜味道非常好,这真是很出乎他意料的。然而晚饭之时,还有更令他惊奇的,那便是两式菜中,竟有一样是荤莱。最使他不解的是那些肉块虽然切成小块,但数量颇多,没有一点骨头,也不知道是什么肉?
  石头不说,他也不问。这样过了几天,顿顿都有大量的肉,味道显然时有变化,可见得种类不同。
  这一天早上,赵振飞便留神了,早餐后,石头不知往哪儿去了。午饭后,石头才打柴挑水,以及打扫这木石小筑周围,一直忙到晚饭后,他就回到屋子里,也就是另一间他的卧房兼厨房,不再出去。

×      ×      ×

  如此观察了几天,赵振飞断定他一定是每日上午这一段时间,把肉类弄来。
  这一天中午吃饭时,赵振飞用筷子夹起一小块肉,瞧了一阵,问道:“石头,这是什么肉?”
  石头得意地咧嘴而笑,道:“这是我故意这么弄的,使你没有法子晓得是什么肉。”
  赵振飞道:“若是猪牛羊肉,我入口便知。这等肉类,如果是家禽中的鸡鸭鸽之类,像是有点像了,问题出在你如何有钱购买?难道寺里的出家人,还给你钱买肉不成?”
  石头道:“那不是家禽的肉。”
  赵振飞道:“我也知道,家禽决计没有这么精瘦的肉,你故意把皮骨都去掉,又切成小粒,使我猜不出来,对不对?”
  石头道:“是呀!”
  赵振飞面色一沉,道:“你敢是偷宰人家的狗?那可不行。”
  石头连忙摇头,道:“没有,没有,我决不偷人家的东西。”
  赵振飞沉吟一下,道:“那就好了,如果只是野生的飞禽走兽,便不要紧。”
  石头一拍大腿,道:“对呀!还是让你猜出来了。”
  赵振飞心想:“这算什么,如果不是野生之物,又不是家禽牲畜,难道是人肉不成,自然断无此理。”
  石头又道:“大爷你不骂我么?”
  赵振飞道:“骂你什么?”
  石头道:“出家人不许吃肉呀!”
  赵振飞反问道:“那么你为何明知故犯?”
  石头道:“我……我也不知道。”
  赵振飞道:“你是不是出家了呢?”
  石头道:“是呀!”
  赵振飞问道:“你何故出家?”
  石头道:“我不知道。”
  赵振飞微微一笑,道:“你从此以后,不要做出家人就是了。”
  石头大喜,嘴巴张得大大的,然后道:“你这话可是真的?”
  赵振飞道:“当然啦!你既然不知道出家之故,可见得你根本不是出家人,何必白白顶着这名,倒教人笑话这样的一个不守清规的出家人。”
  石头道:“是呀!何必教人笑话?”
  赵振飞道:“你见到麓大师,就告诉他我这话。”
  石头道:“好的,我吃过饭就告诉他去。”
  下午他从寺里回来时,已换了衣服,不再是僧人打扮。
  赵振飞问他麓大师怎么说,石头道:“我正要告诉你,他说他正希望你这样说,以后我就是你的仆从了,将来我可以跟你离开这儿。”
  赵振飞点点头,沉思不语。
  石头大惊,道:“你不要我跟着你么?”
  赵振飞道:“不是,我很喜欢你,我只是在想,麓大师已隐示禅机,似是说我将要离开此地,但事实上我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他凭什么作此猜测?”
  石头瞠目以对,赵振飞见了,微微一笑,道:“这事让我自己来伤脑筋吧!”
  山中平静宁恬的生活,使人感觉不出时间的溜走。赵振飞每日除了冥思玄想种种人生道理之外,空下来时,就参研佛理,精修武功。
  不知不觉又过了十几天,这一日吃过午饭,赵振飞从窗口看见石头坐在崖边,当下忽下决心。

×      ×      ×

  他举步跨过门槛,回头一望,这间木石小筑仍然是以前的样子,可是在他眼中,却有着一种异乎寻常的意义。
  要知他最近几个月以来,从未出门一步,在他困居一室的这段日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是他人生中的某一境界。
  现在他已突破此一界限,回到生动的,五光十色的人生之中,这道门槛,便是一个象征,而他终于跨过了。
  他走近石头,石头听到声音,回过头来。
  赵振飞道:“石头,你为何显得心事重重?”
  石头郁郁不乐,道:“我遇到鬼啦!”
  赵振飞深信他不会有一个字说谎,是以大为惊讶,问道:“遇见鬼了?什么时候?”
  石头道:“就是早上。”
  赵振飞道:“怪不得你午饭吃得很少,只不知你为何不告诉我?”
  石头道:“我怕把你骇着。”
  赵振飞失笑道:“你的心肠很好,但为何现在又告诉我呢?难道我现在就不会骇着么?”
  石头苦着脸,道:“麓大师对我讲过,一定得跟你讲实话,所以你问起来,我可就不能不说了。”
  赵振飞点点头,道:“好,只不知那鬼长得怎么模样?有没有长长的舌头和七窍流血?”
  石头摇头道:“如果是那样,反而好了。”
  赵振飞大感兴趣,心想这石头虽然浑沌,但说话倒是耐人寻味,甚是有趣的。
  当下问道:“为什么那样反而好呢?”
  石头道:“因为那样子我就不管他啦!”
  赵振飞不解,道:“你不管也不行啊!”
  石头道:“如果是一个恶鬼,我管他做什么?”
  赵振飞一想,这话真有道理,因为假如是个恶鬼,你管他作什么?况且也无从管起,于是大大点头道:“对极了,那么这一个鬼是什么鬼呢?你为何非管不可?”
  石头道:“是一个女的,漂亮得不得了,比以前我见过所有游湖的女人都美得多啦!所以我很不情愿她是鬼,谁知道她偏偏是鬼。”
  石头说到这里,叹一口气,又道:“她还对我笑呢!”
  赵振飞皱起眉头想了一下,才淡淡道:“哦!原来是这样。”
  石头听了他的声音和表情,顿时感觉出他似乎并不相信,当下问道:“你是不是以为我说谎话?”
  赵振飞郑重地看着他,道:“我晓得你决不会骗我。”
  石头才安心了,道:“是的,我确实看见她。”
  赵振飞道:“你凭什么知道她是鬼?”
  石头道:“我走近窗边时就看不见她了。”
  赵振飞道:“她不会藏起来么?”
  石头连连摇头,道:“不会,不会,那屋子一眼就看遍了,没处可藏。”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