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浩荡江湖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再入江湖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六章 再入江湖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7
  赵振飞可算是得到意外收获,他从文公柏与秦容姬对话中,至少知道两点,那就是秦容姬坐过那张“轮回椅”之后,双腿目前已告残废,而假如没有阻遏麻木之感向上延蔓的药物,她的性命,亦将不保。
  第二点,这个拥有轮回椅解药之人,正是秦文二人尊称的“老师父”,此人因传已经逝世。可是照文公柏说来,此人尚未死,只不过隐秘地避世匿居,而他的居处四周,都布有奇门阵法,难以进入。
  整个局势,似乎已整理出一点头绪,可以画出一个大概的轮廓了。
  他只须暗下跟踪那条船,迟早会跟到那个“老师父”的隐秘居所。
  这时秦容姬既可以得救,他亦可乘这机会,见到这个神秘组织的大部份主要人物。
  由于他认为建立这个神秘组织的人,决不会只有一个“师父”,所以在他脑海中,他认为只能见到高一辈的人物中的一个而已。
  不过他已可以循这一条线索,追查下去,相信最后一定可以挖出根源底细。
  石头突然道:“大爷,那艘船好像马上要启碇呢,小的可要跟一跟?”
  赵振飞摇摇头,道:“我自有分数……”
  他们一起回到“木石小筑”时,又费了不少时间。这是因为赵振飞为了腿伤,不敢跑快之故。
  回到家里,赵振飞首先看见那张“轮回椅”,尚在原地。
  他阻止石头接近此椅,自己走过去,先绕椅行了一匝,细细看过,然后蹲下来,检查椅脚。
  石头全然不明白主人在干什么,但他决许不肯费心推想,乐得看看他有什么动作。
  赵振飞检查之后,才道:“奇怪,此椅他们没有动过,亦没有换了一张去……”
  石头道:“他们为什么要动这把椅子?”
  赵振飞道:“此椅既然能置人死地,在他们来说,当然是一件宝物。而我们两人又有一段时间不在此处,因此,他们不趁这机会,把椅子拿去,很是奇怪。”
  石头道:“此椅反正不能坐,他们如果在家里还有,就不必带回去啦!”
  赵振飞道:“他许正如你之所料吧!其实此椅仍在,我亦不奇怪,因为他们纵要拿回此椅,也一定找一张一模一样的,把这一张换走,使我误认,可是我检查过椅脚与地面上的暗记,分明没有人碰过此椅。”
  他想了一下,才道:“你可将此椅,连同我一封信函,交给麓大师。”

×      ×      ×

  石头等他写好函件,便提了椅子,迅即走了。
  这件事好像就此结束,因赵振飞居然不去跟踪那艘巨船,一连三四天下来,他都悠闲如故地过日子。
  石头乃是忠心而又简单之人,见主人不理此事,过了这么几天,他也淡下来,似乎连秦容姬的危难,也给忘记了。
  这天早上,赵振飞吃过早点,便向石头道:“你收拾一下,咱们要出趟远门。”
  石头大为欢喜,道:“到哪儿去?”
  赵振飞道:“你最好不要知道。”
  石头讶道:“为什么呢?”
  赵振飞道:“因为我怕人家会从你口中打听出来。”
  石头道:“你叫我不说,天王老子也休想迫我说出来。”
  赵振飞笑一笑,道:“那也未必,假如人家不是硬迫,而是叫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像秦容姬那样的,就可以骗出你的话了。”
  石头无言以应,原来他淳朴浑直,不会作伪。这刻一想果然很难不告诉秦容姬,便不敢再辩了。
  赵振飞又道:“不过若是碰上这等事情,你可以坦白告诉对方,说是我不准你说的,想来对方也没可奈何了。”
  石头登时兴高采烈起来,道:“是呀!我叫她自己去问你。”
  赵振飞道:“咱们这趟出门,乃是赶去营救秦容姬的。”
  石头忙道:“好极了,我马上收拾。”
  赵振飞道:“有一件事,你必须记住,那就是咱们这次要对付的敌人们,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功夫和法宝。例如那张“轮回椅”,就是奇异的法宝之一。”
  石头道:“小的知道了!上回秦姑娘坐了一下,就不能行走了。”
  赵振飞道:“这张轮回椅,已经由麓大师转送出去,很快就送到一位老人手中,这位老人数十年前,乃是大内御库的总管,经他眼见的奇珍异宝,甚至种种稀世的毒药,已不知有多少。他是虔信佛教的居士,是以佛门中人,称他为多闻居士。”
  他停歇一下,又道:“这张轮回椅,到了多闻居士手中,就不足为奇了。他一检查之下,便指出椅子底层,嵌有一粒“化石晶”,这是一种奇怪的含毒矿石,毒力侵入人兽体内,很快就僵硬而死,死后全身坚硬,变成化石,所以称为‘化石晶’。”
  石头骇然道:“幸好大爷你没有坐上去。”
  赵振飞道:“这‘化石晶’的毒力,只能从尻尾骨侵入,所以只要避开这一点,便可无虞。换言之,只要不坐在嵌有‘化石晶’的椅上,就没有问题了。”
  石头道:“躺在上面怕不怕?”
  赵振飞道:“只要不是坐姿,尻尾骨的末端脉穴,不致受伤,就没事了。所以你坐上去也可以,只要屁股略略悬空,即可无事。”
  石头大为放心,欢然道:“这就行啦!以后我除了躺下,就是站着。”
  赵振飞道:“这宗物事,也不是没有克制之物。据多闻居士说,西土有一种云锦花,花瓣铺在化石晶上,就可安然端坐了。”
  石头道:“原来如此,那么这化石晶也没有什么用处啦!”
  赵振飞道:“谁说没有用处?”
  石头道:“咱们采几片花瓣,带在身上,每逢落座之时,先拿花瓣垫底,怕它何来?”
  赵振飞道:“这云锦花是什么样子,那儿长得有,咱们全不知道,如何采法?”
  石头一怔,道:“是啊!小的可没有想到这一点。”
  赵振飞道:“连多闻居士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别人就更不必说了。多闻居士他老人家说,中土似乎还未见过这种仙花异卉。”
  石头道:“那小的记住不坐就是了。”
  赵振飞道:“你不妨试试看。”
  等到石头收拾好,两人走出“木石小筑”。
  赵振飞回头望了一眼,叹口气,道:“我本以为今生今世,永远不会踏出这间屋子,更别说重入江湖了。谁知只过了半年,又恢复了风尘生涯。”
  石头可听得懂他就是“今生今世不离此屋”之言,而他也是曾经流浪过的人,至少他跟随麓大师,从此寺到彼寺,对出门行脚的滋味,尝了不少。因此,他对于出门之举,也不是十分喜欢。
  他感染到赵振飞怅惘黯然的心情,是以张大嘴巴,转头呆呆地望着这间石屋。
  赵振飞感慨了一阵,便开始踏上漫长的行程。

×      ×      ×

  他们乃是循运河乘船北上,经过那三万六千顷的太湖,进入江苏境内,不一日,已到了镇江。
  赵振飞打扮得齐齐整整,再穿儒服,手拿折扇,配上唇红齿白的面庞,一派儒雅潇洒的风度。石头背着包袱,带着宝刀,虽然不是家仆打扮,可是以他的尊容和形色,任何人也能看出他是仆从。
  两人走到市街,已是晌午时分,街上十分热闹。所有的行人,不管是男是女,都不免向赵振飞多盯几眼,心中赞声“好俊的人品”。
  赵振飞买了四色礼品,写了一张名帖,走到一座府第,着石头投刺拜见的规矩,把礼物名帖送给门房。
  那个门房看见赵振飞一表人才,气派不凡,连忙进去通报。
  不一刻工夫,门房和一个四旬上下的中年人出来。
  那中年人一副精明能干的样子,身上衣着,却不似是本宅的主人,而像是个帐房先生之类的人。
  他过来向赵振飞行礼,先报上身份姓名,果然是此宅的管家,姓袁名通。
  他执礼甚恭,却没有请赵振飞入内,只抱歉地道:“雷老爷昨天突然病倒,躺卧床上。大夫吩咐不许见客劳神。雷家两位少爷,都因事出了远门。”
  赵振飞道:“在下只是路过此地,因为师门与雷老伯有旧,以前也曾经见过面,故此特来拜会。既然雷老伯贵体违和,自然不好打扰,就此别过。”
  管家袁通谦恭地送出老远,方始揖别。
  赵振飞带了石头,一径投向客店。石头是不管任何闲事,只要赵振飞说行就行,要止就止,从不过问。
  赵振飞在客店中,写了一封信,命石头去送,吩咐他道:“这封信你送去给三江镖局总镖师李镇,那三江镖局是东南几省数一数二的大镖局,你向茶房掌柜一打听,就知道在什么地方。”
  石头出去一问,果然无人不知。
  他依照那掌柜指点,不久,已找到三江镖局。
  但见这座镖局甚是宽敞高大,门前插着一支绣着飞虎的旗帜,甚是威武雄壮。
  镖局内外许多人进出,以及说话谈笑之声,显出一片热闹的气象。
  石头进得局内,随手扯住一个佩刀劲装大汉,道:“喂!我要找一个人。”
  那个劲装大汉转头打量他,双眉皱起。
  石头忽然发觉气氛不对,敢情本来很喧嘈忙碌的场面,忽然静寂下来。所有的人,都朝他们瞧看。
  那劲装大汉见他一副愣头愣脑的样子,当下露出一副不跟他计较的态度,只不耐烦地摇摇头,道:“我没空。”
  石头忙道:“不行,我非找他不可。”
  对方一听“不行”两字,登时眉笼杀气,目射凶光。
  他冷笑一声,道:“你是什么东西,竟敢满口胡说八道。”
  石头一点也不研究人家的反应是不是奇怪,顽固的像头驴一般,高声嚷道:“谁胡说八道,我要找一个人。”
  那劲装大汉怒喝一声,道:“蠢料,你这是找死!”
  他左臂一摇,以便挣脱石头抓住的衣袖,同时抬起右手,兜头掴去。
  石头上身微微一仰,对方指尖恰恰从他鼻尖上拂过,不多不少,算得准确无比。
  所有的人一瞧,都看出石头虽然浑愣,但却是身怀武功之人。不然的话,哪能闪避得这般恰到好处。
  那劲装大汉既掴他不着,左臂也没有甩开他的拉扯,登时更为忿怒地瞪起眼睛。
  四下虽然有不少人,可是却没有一点声音。
  石头道:“你干么打人?”
  劲装大汉凶悍地道:“何止打人,大爷要你的命!”
  他跨步猛欺,贴向石头,右臂曲肘疾顶。
  这一记势猛力沉,乃是贴身肉搏时的凶毒招数。
  石头如果要避开,定须松手,不能继续拉扯他的衣袖。
  如若不肯放手,中上一下,则纵然不死,亦须重伤。
  但石头身坚如铁,对方可就做梦也想不到了。
  “蓬”的一声,那劲装大汉的左肘,结结实实地撞上石头胸口。
  只见石头身子晃都不晃,忿然一推,那个劲装大汉,蹬蹬蹬连退六七步,这才站得稳脚步。他一回手,掣出长刀。
  事情演变到这等地步,马上人声四起,有的叫嚷石头躲开,有的人则大声劝阻那劲装大汉。同时又有四五个人奔过来,拦阻那大汉。不过他们的神态间,显然对这劲装大汉,都存有畏惧之心。
  那劲装大汉暴跳如雷,忽然唰唰虚砍两刀,厉声道:“哪一个阻我去路,可莫怪我刀下无情。”
  在当中劝阻之人,都赶紧躲开。
  情势演变得十分紧张,眼看要闹人命血案,顿时又鸦雀无声。
  石头根本一点不怕,要知他虽然不是什么一流高手,可是他却能感觉得出,这个劲装大汉尽管凶悍暴戾,却不是武林高手,不似前此所见的文公柏,是以毫无惧怕之意。
  他也不把对方的凶横态度,放在心上,转眼一望旁边的人,高声道:“我要找总镖师,他在不在?”

×      ×      ×

  但见那些人都怔了一下,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要知石头这副形相,任谁也不能相信他识得总缥师,更别谈有什么关系了。
  事实上这些人都没有猜错,假如石头不是奉赵振飞之命,前来投书,则他八辈子也不会踏入这间镖局,更不会找总镖师李镇。
  虽然没有人相信这等情事,但那个擎刀的劲装大汉,却也不敢立即动手。人丛中也有人问道:“你找老总干什么?”
  石头道:“我送信来的呀!”
  他这么一说,又使众人不得不信了。
  有人问道:“什么人叫你送信的?”
  石头道:“自然是我家主人,除了他还有谁?”
  那劲装大汉厉声道:“你把信拿出来瞧瞧。”
  石头道:“不行。”
  他的意思是此信只能给总镖师李镇阅看,因为赵振飞是这样嘱咐他的,倒不是不能拿出书信亮相。
  别人哪里想得到这么多,不禁生出疑念。
  劲装大汉叫道:“这小子分明胡扯一通。”
  众人都不作声,他便大踏步迫近石头。
  石头眼睛一瞪,招风耳抖了两抖,问道:“你拿着刀可是要杀我?”
  那大汉道:“老子不敢杀你么?”
  石头心中涌起怒气,道:“我又没做错事,你干吗要杀我?”
  他也向对方迫去,伸长脖子回骂对方。
  那大汉长刀迅起疾落,向他手臂砍去,口中骂道:“王八蛋,浑小子。”
  石头想也不想,迎着刀势一侧身,便闪避过一刀。
  同时之间,挥拳击去。
  大汉迅即后退,此时他明明躲过了敌拳,连衣服也没有被对方碰到。
  然而“砰”的一声,他胸中已中了一记无形的掌力,登时双脚离地,身形飞退,接着叭哒一声,摔在地上。
  全场之人,尽皆愕然。
  石头击退此人,怒气立消。
  他本是全无机心之人,恶气一消,便泛起了傻笑,随便望着其中一个人,问道:“总镖师在哪里?”
  那人吃一惊,道:“我不知道。”
  这时地上那个大汉没有起身,便有两人过去,察看他的情形。
  石头目光转到另一个人面上,道:“你知不知道?”
  那人摇摇头。
  在那边察看大汉伤势之人,其一大声道:“沈师父伤得不轻。”
  人丛中出来一个人,举止相当斯文,道:“这位仁兄可是有书信送给敝局总镖头么?”
  石头道:“是呀!这不是么?”
  说时,从怀中掏出来,人人都看见了。
  那人道:“只不知贵主上的高姓大名,如何称呼?”
  石头道:“他叫赵振飞。”
  那人道:“啊!原来是赵大爷。”
  石头喜道:“你认识我家大爷么?”
  那人摇头道:“在下很少出门,是以不认识贵上,只不知赵大爷是哪一家派出身的?”
  石头倒不嫌他絮聒,道:“他是少林派的,你知道少林派么?”
  那人知他浑愣,是以也不奇怪,应道:“在下当然晓得,敝局总镖头也是少林派的呀!”
  石头一怔,道:“是么?我倒不晓得,大爷没有告诉我。”
  那人道:“敝局总镖头现下不在局子里,仁兄可不可以留下此函,在下马上派人送去……”
  石头道:“好的。”
  他把书信交给对方,回头瞧看那沈师父,见他仍然坐在地上,面色苍白,气喘不已。
  当下道:“你不拿刀杀我,我也不会打你,你说对不对?”
  那沈师父一直感到窒息,几乎活活闷死,目下好不容易回过一口气来,喘个不停,哪有工夫答他。
  那人把信交给另一人,接着向石头道:“仁兄你贵姓呀?”
  石头道:“我叫石头。”
  那人怔一下,才道:“啊!原来是石头仁兄。”
  他接着问了几句从哪儿来等话,突然间一个雄劲响亮的声音,道:“石头兄在哪儿?”
  那人忙道:“在这儿。”
  接着向石头道:“那就是李总镖头了。”
  但见一个身躯雄壮的人大踏步走来,向石头见拳行礼。
  石头转眼打量这个总镖头,但见他年约四旬,国字口面,浓眉大口,行止之间,大有威势。
  他一来看得对眼,二来又知此人乃是少林门下,是以十分欢喜,马上亲热地道:“你就是李总镖师么?看样子却是对了。”
  李镇反而一怔,道:“莫非赵大侠形容过兄弟的相貌么?”
  石头道:“那倒没有,我看你的样子,真像是总镖头,跟别人都不同。”
  他老实说来,却比存心拍马屁的话,还要悦耳动听几倍。

×      ×      ×

  李镇十分高兴,道:“石头兄太过奖啦!请到里面厅子坐坐,兄弟还未曾拜阅赵大侠的手谕呢?”
  镖局内之人,一瞧总镖头对这愣小子这般礼敬,同时又管叫石头的主人为“大侠”,态度恭敬,当下都晓得来头极大,看来那沈师父的苦头,定然是白吃的了。因此,人人都暗中称快。
  原来这个姓沈的镖师,性情十分凶暴,武功也不错,动辄就出手格斗,是个地道的好勇狠斗之士。
  因此即使是局中的同事们,都对他忌惮和不满。这回他在石头面前吃了亏,许多人都暗中称快。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