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浩荡江湖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少林绝艺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三章 少林绝艺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9

  不久,那美女又道:“这样好了,你等在这里,我替你把东西送进去。”
  她一面说话,一面伸出玉手,石头却道:“不行!”
  她讶然忖道:“看不出这浑人警觉性如此之高!”
  当下遂道:“你不相信我?”
  石头摇摇头,道:“我知道姑娘的一片好心,我很相信你。”
  这句话使那美女大感意外,迅速想道:“莫非这浑人是装傻?不是真傻?”
  一时之间,她料不准该用何种方法来应付,因为如果对方真是个傻小子,那么她大可利用目前的方法,假使对方也是个工于心计之人,她就须得小心应付才行。
  直到目前为止,她实在还拿不准主意,因此内心中念头电转。
  石头以为自己伤害了那美女的心,大感不安,轻轻地说道:“秦姑娘!你……你在生我的气?”
  秦姑娘笑道:“没有呀。”
  石头泛出喜色,他实在不愿意看到对方有不愉快的表情,是以她一露出笑容,石头便显得很高兴。
  石头道:“秦姑娘,不是我不相信你,我……”
  那姓秦的姑娘道:“哦?我知道啦!你一定怪我在灵隐寺不告而别,对不对?”
  石头道:“没有啊!”
  石头自碰到秦容姬之后,根本早已把灵隐寺被文公柏赶走之事忘得一干二净,所以他否认时之表情,秦容姬一眼便看出他的确没把那事放在心头。
  于是秦容姬道:“你既然不怪我,何以不相信我了?”
  石头道:“我没有骗人,我怕你如果代我进入雷府,会被人打了出来,因此我不愿你进去。”
  秦容姬闻言大为感动,但她忖道:“这浑人虽则对我没怀戒心,可是我也不能因他心地好,而改变了计划呀!”
  于是秦容姬道:“石头!你既然不愿我被雷府的人欺负,我也不能让你进去受辱,我看,你还是跟我走,我们可以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来。”
  石头一知半解,道:“秦姑娘,你讲的话,怎么越来越使我不懂?”
  秦容姬道:“怎么啦?我以前所讲的话,你不是都听得懂吗?”
  石头道:“是呀!可是你现在所讲的话,我可莫名其妙。”
  秦容姬当下若有所悟,遂道:“我的意思是,你现在不必急于进雷府,免得被雷府的人欺负,跟我走,等到我们想出办法,再来不迟。”
  石头毅然决然地摇摇头,道:“不行!大爷吩咐过我,我不能因为怕挨打就退走,再说,雷府的人也不一定就那么凶!”
  秦容姬急急道:“既是如此,我不再多说什么了。”
  她别过脸去,显然在生石头的气,因此石头停止了叩门的举动,道:“秦姑娘!请你走开点,等下要是打起架来,也免得吓了你!”
  秦容姬未置可否,用右手食指指着前面道:“石头!你看,那边不是有三个雷府家丁来了吗?”
  石头循秦容姬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见三个壮汉奔过这边来。

×      ×      ×

  这三名壮汉年纪都很轻,着一色灰色短打劲装,气呼呼跑到雷家大宅之前,正好站在秦容姬与石头之间的石阶之中。
  三名壮汉的为首之人,看来年纪稍大,但也不会超出三十岁;那人环视一下,对石头道:“这位仁兄,站在本府之前,到底有何贵干呀?”
  石头忙道:“我想进入你们府中,有——有事办!”
  那人“哦”了一声,道:“你老哥带着姑娘,想进入本府,可有什么要紧事儿?”
  石头道:“我要送两样东西给雷老爷子。”
  那三名壮汉叫道:“什么?你想找咱们老爷子?”
  石头点头承认,不料那三名壮汉打一个眼色,“锵”一声齐齐抽出背后长刀。
  石头见状,忙道:“喂!慢来!慢来,我不是来打架的……”
  为首的那名年轻壮汉,冷冷嗤一声,道:“放屁!老子早就看出你这小子鬼头鬼脑,你要不乖乖就缚,就看老子一刀结果了你!”
  他一说完话,抡刀就砍,石头慌得连退三步,叫道:“你们不要不讲理,不信可问问秦姑娘!”
  那壮汉果然停住攻势,看那打伞的姑娘一眼。
  只见秦容姬依然手撑绿伞,婷婷玉立在细雨之中,端的仪态万千!
  这姑娘神态,看得那为首的壮汉一愣,他道:“敢问姑娘,你是不是跟这小子一路的?”
  秦容姬微微一笑,道:“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那壮汉微微一怔,突然扳下脸来,大声道:“如果姑娘识趣的话,还是站远一点的好!”
  石头但觉这些人太可恶,立刻挺身道:“喂!你们三个人有种过来,不必只会对女孩子凶!”
  敢情他因秦容姬之故,忘了不与人打架之事。
  为首的壮汉哈哈大笑,道:“看不出你老哥也想护花啊?哈……哈……”
  石头没听懂对方的意思,仅觉得或许是在骂他,不由心里有气,举步走下石阶,两手一摊,道:“来,来,来,我独个儿打你们三个!”
  他一面讲话,一面晃动他那对招风耳,一脸认真的样子,看来实在令人发噱。
  那三名壮汉团团将石头围住,互相交换了个眼色,抡刀就要动手。
  站在旁边的秦容姬突然道:“慢着!”
  石头道:“姑娘!你别插嘴,待我先教训这三个小子!”
  秦容姬缓缓道:“石头!这三个人当真可恶,但你不想想,咱们是在人家大门前,万一动起手来,打输了没话说,打赢了,他们很快就可搬来救兵,咱们势单力薄,决计会吃亏的!”
  为首的壮汉闻言昂然道:“在下李先莱,自出道之后,还没怕过人,收拾这傻大个,大概还用不着帮手。”
  秦容姬迅速接道:“哦!那敢情好,牛皮是你自己吹的,既是如此,阁下敢不敢到其他地方比划?”
  李先莱挺挺胸脯,道:“火山油锅我都敢去,找个地方比划又有何不可?姑娘,你约个时间地点吧!”
  秦容姬道:“现在就走,就到城西土地庙前好了,那里僻静宽大,足够阁下大显身手。”
  李先莱道:“好!我们这就走!”他话一说完,当先收好长刀,转身就走。
  石头从头到尾未置一言,听任秦容姬的安排,但他并没有觉得有何不妥之处。
  秦容姬嫣然道:“石头!走啊!”
  石头憬然醒悟,道:“真的跟他们去决斗啊?”
  秦容姬觉得这话问得好笑,但她并没有笑出声来,徐徐道:“已经跟他们约定了,不去不行呀!”
  她停歇一会,又道:“哦——我知道啦!你必定是心里害怕,对也不对?”
  石头摇头否认,但仍然面有难色。
  这回秦容姬也猜不透何以石头会临阵退却,因道:“到底是怎么搞的嘛?”
  她这一娇嗔,慌得石头忙道:“我不是不敢去,实在是因为这一去,怕会耽搁了大爷交代的事。”
  秦容姬恍然,道:“原来如此!可是你不先给雷府的人一个下马威,这雷府大门也无法进去呀!”
  石头道:“姑娘说的是,不先揍那些人一顿,的确没法进这雷宅的大门,好,我这就去。”
  秦容姬打伞嫣然走了过来,对石头道:“我陪你去。”
  她一面说话,一面用手中雨伞来遮石头。
  石头微闻一阵清新体香,秦容姬已偎了过来,慌得他往旁边让了一大步。
  秦容姬嗤声笑道:“你怕什么?我又不吃人,来,我们共打一把伞,免得你淋雨伤身!”
  石头嚅嚅道:“姑……姑娘,这雨对我无碍,我……我还是自己走。”
  秦容姬见他憨得可爱,也就不再坚持,打着伞率先走向城西而去。
  石头认不得东南西北,紧跟在秦容姬之后,生恐迷失了方向。
  两人一前一后,很快便来到城西那破土地庙之前。
  李先莱三人早已摆好阵势,伫立在庙前等候。等秦容姬带着石头出现之后,李先莱道:“黄光!李猛,等下咱们要速战速决,这是五姑娘的命令,知道吗?”
  黄光和李猛齐齐答应一声,只听李先莱又吩咐道:“还有,莫伤了那傻小子的生命!”
  黄、李两人又应声“是”,石头及秦容姬已走到他们三人之前。
  李先莱没再客套,“锵”一声掣刀在手,道:“石头!你也亮兵器吧?”
  石头道:“我一向不用刀呀剑呀的,有拳头就够了!”
  李先莱冷笑一声,道:“咱们话已说在前头,你不用兵器是你自家的事,我可不客气啦!”
  石头点点头,表示并不在乎。
  李先莱作一个手势,通知同伴出手,随即当先一刀砍向石头。
  这一刀蓄势已久,因此刀势浑厚有力,挟一股呼呼刀风,奔向石头天灵盖。
  石头却宛如未见,兀自站在那里苦思破解之法。
  说时迟,那时快,李先莱长刀已破空而下,一见石头不避不闪,居然硬生生煞住刀势。
  李先莱没料到石头居然有此一着,因此刀发之时,运足了全力,此刻刀势已发,要想煞住,真是谈何容易。
  刀势既无法收回,李先莱大为着急,亏得他久经历练,当下手腕外翻,“啪”一声,刀面已敲在石头的天灵盖上。
  李先莱这一招,虽然改砍为拍,但常人被这么一拍,非得当场脑袋开花不可。
  而石头却浑然未觉,还站在那里皱眉沉思。
  李先莱睁眼一看,不禁怒火中烧,因为他有被对方愚弄的感觉。因是吼道:“好小子!原来你练有铁头功,哼!”
  石头抬眼道:“你说什么?”
  李猛戟指叫道:“这小子还在装傻,咱们大伙儿上!”
  李先莱抖抖手中长刀,于是他们三个人齐齐把石头围定。
  石头突然道:“喂!你再用刚才的招式,向我砍一刀看看!”
  李先莱冷哼一声,道:“小子找死!”
  他言出刀随,果然这一刀也砍向石头的天灵盖!
  这回他运足十成功力,而且没有了试探的意思,因此这一刀比适才那一刀威猛凌厉得多了。
  石头见对方出手,突然泛出喜色,但见他用粗大的拳头,就势朝刀光中击去,只听“当”一声轻响,李先莱的刀势不仅失去准头,而且像砍在钢铁之上,震得虎口生热,长刀也就歪向左边。
  李先莱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包括李猛和黄光两人在内,顿时都发了愣。
  李猛当真不信邪,双手握紧长刀,大喝一声,首先冲向石头。石头这口可不用拳头去挡,却改用手掌,只见他以掌为刃,窥准李猛的刀背,用力一斩。
  李猛原是快速冲向石头,因此手中长刀被斩之时,刀势便下沉,脚步也拿桩不稳,一个踉跄,恰似被人按了长刀一下,收势不及,跌个狗吃屎!
  石头乐得哈哈大笑,这一笑气炸了李先莱和黄光,他们顾不得跌在地上的李猛,齐声大喝,舞刀联攻石头!
  石头被他们两个的威势吓了一大跳,一时忘了破招之法,一转身撤腿就跑!
  李先莱哪容他跑掉,随后便追,石头跑出大约十丈左右,就被李先莱和黄光追及。
  他心头一慌,就地转到一棵合抱粗的大树下,李先莱一追过来,他又躲到另一棵树后,这一追一躲,就像小孩子玩迷藏,气得李先莱顿足大叫。
  这时雨势虽停,但天已很暗,因此李先莱等人虽然分头包抄,还是没法将石头拿下。
  自始置身事外的秦容姬,还打着那把碧绿纸伞,走到树林之前,道:“你们不必追了!
  李先莱等人果然依言停止追袭,走出林子。
  秦容姬看了他们三人一眼,又朝林中道:“石头!你也出来!”
  石头从藏身之处探出头来,环顾四处之后,才走到秦容姬这边来,但是还不敢靠得太近,因为李先莱等人就站在秦容姬背后不远处。
  秦容姬等石头露脸,才道:“石头!你不怕普通刀剑砍你,对不?”
  石头道:“是呀!我只怕我家大爷的指头!”
  秦容姬沉吟一会,道:“哦!你家大爷有一身功夫,他的指功自非寻常,石头!你的功夫都是你家大爷指点的吗?”
  石头据实道:“大爷不大教我,他说我太笨!”
  秦容姬莞尔一笑,道:“这就难怪你会正统的少林绝艺……”
  她转首背后的李先莱等人道:“你们知道刚才石头使的是什么功夫?”
  李先莱道:“属下猜想,大概是空手入白刃之类的功夫。”
  秦容姬冷哼一声,道:“哼!孤陋寡闻,也敢在江湖逞能!”
  李先莱惶恐地道:“姑娘责备得是,属下无能……”
  秦容姬却道:“石头!你刚才所施的两次绝招,是不是少林绝艺‘金佛手’?”
  石头讶然道:“大爷教我时,并没有告诉我是什么手,所以我不晓得叫什么名字。”
  他对秦容姬全无防备之心,因此所说的话都是实实在在,半句也不诳。
  秦容姬微点螓首,自言自语道:“那就不会错了,赵振飞出身少林,会使金佛手是理所当然的。”
  她歇一下,又道:“石头!你把手中的药瓶及名帖交给我,就可以回去啦!”
  石头双手急摇,道:“那怎么可以?”
  秦容姬秀脸含威,眼中涌出骇人的森严杀气,看得石头心生惧意。
  石头倒退了一大步,道:“秦姑娘!你……你是跟他们三人一道的?”
  秦容姬逼前一步,冷冷道:“不错!”
  石头这一惊非同小可,此刻由不得他不用脑筋,苦思脱身之法。
  秦容姬轻声笑道:“石头!你在想法脱身是不是?”
  石头急急点头,秦容姬又道:“你还没想出办法是不是?”
  石头又点点头,秦容姬觉得好笑,袅袅飘向石头之前,蓦然起身,伞交左手,以右手食指点向石头胸侧麻穴!
  石头醒悟之际,秦容姬已一指奏功。
  石头突觉腋下一麻,全身便软弱无力,腰中的药瓶及名帖也同时落在秦容姬手中。
  秦容姬一招得手,李先莱等人已走过来,听候她的吩咐,她将东西交给李猛拿着,才道:“你们把他押到二爷那里!”
  李先莱恭声应“是”,推一推石头,示意他走。但在石头左侧的黄光,却突然大叫一声,用双手掩住嘴巴。
  李先莱正要开口骂他,却见鲜血从黄光掩住嘴部的指缝中沁了出来,当下大吃一惊,道:“黄光!你!你受伤了?”
  李先莱忙把黄光的手拿开,俾便查验他的伤势。
  只见黄光上唇肿得很高,门牙缺了两颗,而伤他的暗器却仅是一片树叶而已。
  李先莱见状,顿时变了脸色,骇得说不出话来。
  秦容姬查验过黄光之后,淡淡的道:“摘叶成镖!哼!手法高明是高明,但行迹如同鼠辈,畏首畏尾,也算不得什么英雄好汉!”
  她话声才落,蓦地树林中传来一串长笑,“唰”一声,现出一名黑衣人来。
  这名蒙面黑衣人脚踏实地之后,向秦容姬拱手道:“在下在姑娘之前,哪敢逞能?”
  秦容姬冷冷道:“哼!你话虽说得甜,心里却不这样想,显见得你不仅是个行动鬼祟之辈,也是个口是心非之徒!”
  那黑衣人朗声大笑,道:“不管姑娘用什么字眼批评在下,在下还是有一点不及姑娘的地方……”
  他故意停顿一会,接着道:“在下再怎么样,也不忍用心计去计算一个浑人!”
  秦容姬听得倒竖柳眉,怒道:“哼!你话说得好听,没人知道是不是真的,讲了也没用!”
  黑衣人道:“我不是来与你闲聊瞎扯的,对不起,我没空陪你谈天说地。”
  秦容姬道:“识相的话,先报个名字听听。”
  黑衣人徐徐道:“你还是不知道的好!把石头放下,乖乖走路,否则……”
  他有意停歇下来,使人可听出他语音冷酷之至。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