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浩荡江湖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黄叶寺中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七章 黄叶寺中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9

  心严道:“家师闭关三十年,十二年前启关之后,收小僧为徒,又三年闭关研经,去年才又重行启关的。”
  赵振飞道:“那么这些年来,贵寺都由什么人主持?”
  心严道:“这一向寺中诸事,均由师兄心浩主持。”
  赵振飞道:“既是如此,令师兄必定也是个高僧,小师父能不能替区区引见?”
  心严道:“家师既已破例接见了施主,心浩师兄当然也会乐意见你,只是不巧,师兄此刻已不在寺中。”
  赵振飞露出失望之色,道:“真是可惜,只不知令师兄什么时候才能回寺?”
  心严屈指一算,然后道:“恐怕须得十来天之久。”
  赵振飞见心浩的希望完全落空,只好问道:“令师兄去了什么地方?”
  心严皱皱眉头,道:“施主问这些干什么?”
  赵振飞道:“区区别无他意,只是随口问问而已!”
  心严嘴角含着嘲笑,道:“施主此来敝寺,恐怕不会只是为了证道而已吧?”
  赵振飞闻言忖道:“反正自进入黄叶寺开始,包括终音大师在内,都已知道自己是别有目的而来的,做主人的一再暗示,我又何必装蒜,不知略略透露来意,也免得人家生疑。”
  于是赵振飞道:“不瞒小师父,区区前来贵寺之目的,乃是为了查寻一个人。”
  心严倏地道:“是不是为了找雷府千金雷芙蓉?”
  赵振飞料不到这心严小和尚一句话便道出雷芙蓉来,不由得一怔,道:“小师父猜得不错。”
  心严道:“猜得出施主的来意,并没有什么了不起之事,须知这几天来,白天夜晚都有不速之客侵扰本寺,这些人也都是为了雷府小姐而来的。”
  赵振飞道:“哦?那一定有不少人知道雷家小姐藏匿在此处了?”
  心严道:“也未必如此,因为虽则已有数批人到过敝寺查寻,只是这些人的来路,依家师兄之判断,大都是同一伙的,顶多是两伙人马而已。”
  赵振飞“哦”了一声,道:“只不知那些人来此,有何目的?”
  心严道:“这个小僧就不知道啦!”
  赵振飞忖道:“心严知无不言,一定已得到终音大师的授意,只不知终音大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他觉得终音大师对自己有很深的好感。
  也可以说,终音大师自始将他当做自己人看待,这是为什么呢?
  假设终音大师与自己师门有旧,或有渊源的话,那么,他帮助自己之举,就没有什么可奇怪之处。
  只是,赵振飞却从不知有终音大师这位长辈,换句话说,他从未听师门长辈提起过终音大师这个人。
  由此可知,终音大师帮助他之举,决不是因为他的师门有渊源之故。
  那么,终音大师破例接见,用语言鼓励他,又纵容心严透露有人查寻雷芙蓉的经过,难不成这些事全是无缘无故?
  不,赵振飞认为:这些事像似终音大师亲自安排的,而且显然在帮助他了解有关雷芙蓉的谜题。
  赵振飞敢肯定终音大师出于一片好意,却猜不透终音大师安排的玄妙。
  他想来想去,实在费解之至。
  于是,赵振飞决定留宿黄叶寺,因为他隐约间觉得终音大师留他的用意,似乎是暗示他,今晚可解开有关雷芙蓉之谜。
  既是如此,赵振飞当然不会错过的。
  心严小和尚似已知道赵振飞正在用心思解疑题,因此没有出言打扰,在一旁安闲等候。

×      ×      ×

  赵振飞考虑之后,对心严道:“小师父能不能再告诉我一件事?”
  心严笑道:“施主是知道小僧不会瞒你的,请尽请发问好了。”
  赵振飞道声“谢”,才道:“贵寺前院花园中的那座假石山,是不是有何蹊跷?”
  心严道:“施主指的大概就是假山腰的那个小洞吧?”
  赵振飞道:“正是!”
  心严道:“哦!其中有何蹊跷,小僧亦不甚清楚,惟家师兄曾经传谕全寺,不准有人扳下那块堵在洞口的石头,也不准有人流连假山前后。”
  赵振飞奇道:“这么说,必定有什么理由,令师兄才会如此规定,是也不是?”
  心严道:“家师兄并未说出禁止的理由,但据二师兄私下告诉我,那假山中藏有伤人毒物,所以大师兄不准全寺的人靠近。”
  赵振飞道:“嗯!怪不得刚才小师父会那么紧张,原来是怕我被洞中毒物所伤,对也不对?”
  心严道:“是呀!小僧一见施主伸手要扳洞中石块,便情急呵阻,倒叫施主笑话了。”
  赵振飞欠身道:“哪里,区区须重重谢小师父你才对,怎敢笑话你。”
  心严道:“虽说洞中藏有毒物,但已经堵塞了五、六年之久,小僧不相信那毒物还能活着。”
  赵振飞道:“这话有道理,五、六年不吃东西,那毒物怕不早已饿扁了,只不知令师兄何以不揭开洞口瞧瞧?”
  心严道:“小僧也曾经如此向大师兄建议过,但大师兄却说,那毒物可以长眠不吃,三、五十年也饿不死它!”
  赵振飞讶道:“天下有这种毒物?”
  心严点点头,道:“大概是有,家师兄从不打诳,他说的话定然不错。”
  赵振飞从心严的眼中,可以看出心严对他的师兄甚是敬佩,忖道:“想来那心浩和尚,所言一定不假,可是……宇宙间会有什么毒物如此耐饿呢?”
  赵振飞读过不少谈虫蛊之类的书,也知道天下间许多千奇百怪的蛇虫,就是想不出这种可以长眠不食,而又能活得好好的毒物。
  惟赵振飞深信某种蛇虫,的确有冬眠的习惯,所谓冬伏夏出,指的就是这类蛇虫。
  可是,据赵振飞所知,这些蛇虫的睡眠时间,至多不过一季或多一点而已,却从未听说过有长眠三、五十年的毒物。
  据说,西南密林瘴地,有一种异蛇,长不过寸许,但奇毒无比,雌蛇怀胎之后,必长眠三年,再抱胎二年,才脱皮重出。
  重出的异蛇,性情残暴,最喜袭击人畜,被土人视为招魂毒物,碰上必无一幸免,因此当地土人谈蛇变色,连它的名字都不敢叫出口。
  这种一眠五年的异蛇,赵振飞也仅是耳闻而已,从未见过,此刻在镇江城内的黄叶寺,却又听心严告诉他有长眠三、五十年的毒物,实在是他闻所未闻。
  心严不知道赵振飞在想些什么,因道:“施主大慨以为小僧在诳你,是也不是?”
  赵振飞摇手,道:“没有,区区正在想,是不是能认出那毒物来?”
  心严道:“想到了没有?”
  赵振飞实在想不出那毒物的名字,只好道:“区区孤陋寡闻,实在想不出所以然来。”
  心严道:“小僧劝施主不必费神去想了,等家师兄回来再问他便知。”
  他的意思是:心浩和尚已经知道那毒物的名字,只不过没有告诉寺里的和尚而已。
  赵振飞道:“也只好如此了。”
  他本来想说:令师兄回寺时,我早已离此他往,如何能问他?
  可是赵振飞没有说出口,心严道:“午时快到了,小僧得去吩咐人备餐飨客,施主可以四处去走走,不过万不可再去动假山上那块石头!”
  赵振飞道:“小师父不用交待,区区既已知道厉害,就不会再去动它,请放心。”
  心严合掌道:“如此甚好,待小僧料理寺中差役之后,再来陪施主聊天下棋。”
  赵振飞谢道:“多谢小师父费心,小师父请便吧!”
  心严合掌为礼,然后走出知客堂,径自而去。

×      ×      ×

  赵振飞一个人在室中,又渐感无聊,忖道:“这几天来,虽然我为了镇江城中所发生的件件事情,而竭智劳心,但也不应该有时时感到烦躁不耐才是啊?”
  他自己在心中责备自己,同时对无时无刻泛起的心中杂念,感到十分惊骇。
  他想:自尤丽君不幸香消玉殒之后,我奉师伯之命在西湖灵隐寺隐居了将近半年,却仍无法澄清心中的爱恨之念;难道说,我正应了师伯的评语,此生此世,就再也没有办法脱出七情六欲的缠绕吗?
  赵振飞独坐室中,一时涌起无数回忆。
  他也想到了于如霜及吴仙客,这两位寄居杭州西湖的佳丽,是不是正在巴望着他的归去?
  还有,长眠九泉之下的尤丽君,是否瞑目?
  他心中既已动“情”,一时奔放不止,如水银泻地,使他痴痴长思!
  赵振飞本是风流才子型的人物,加上几年来的江湖历练,使他更为豪放不羁。
  尤其,像他这种尝过爱情甜果的人,在这种百念杂生的当儿,怎不会有旖丽幻影?
  他沉缅于往事,不觉如入忘我之境。
  直到黄叶寺那声声午时鼓鸣传来,才将赵振飞从回忆中,拉回现实的世界。
  他振衣而起,竟然长叹一声,吁去了胸中闷气,又把思路转回目前的处境。
  不一会,心严小和尚已差人送来午饭。
  赵振飞在心严陪侍之下,津津有味的吃过午饭。心严命人收拾残肴,然后摆下棋桌,邀同赵振飞下棋消遣。
  赵振飞乐得偷此浮生半日闲,好整以暇的和那小心严对弈厮杀起来。
  心严棋路极稳健,布局宛如细水长流,绵绵不断,几次三番,使得长于此道的赵振飞,也不得不执子长考。
  两人交手了一盘棋,不觉已薄暮崦嵫、日落西山的时刻了。
  心严看看天色已不早,忙推桌而起,道:“施主,小僧还有事待理,失陪了。”
  赵振飞笑道:“小师父请便!”
  心严遂略略将棋子收拾好,合掌告退。
  赵振飞望着他的背影,耸耸肩,心道:“这心严小和尚,在黄叶寺中地位显然不低,看情形寺中有好多事情,还得他调配处理,看不出小小年纪,竟如此能干。”
  这时,寺中传出咚咚鼓声,赵振飞知道又是晚膳时刻了。
  顷刻之后,已有一名寺僧端来膳食,赵振飞一个人享受这一顿丰富的晚餐。
  饭后仍没有人来理会他,赵振飞又不好在寺中四处乱逛,只好闷坐室中。
  不久,寺中又传来晚课经诵之声,赵振飞忖道:“全寺的人大约均已集在正堂听课,我何不过去看看?”
  于是他信步走出知客室外,沿庭园碎石路,绕过假山,往大殿而去。
  园内漆黑一片,因此赵振飞不得不小心走路,避免践踏园中花木。
  他信步行走,将要到假山之前时,蓦地发觉一条人影躲进假山之侧。
  赵振飞是何等人物,他反应极快,故意装成未被对方惊动样子,依然缓步继续绕向假山前进。
  当他堪堪走到假山之旁,估计自己的位置离那人影约在半丈之远之时,倏地长身而起,扑向那人藏身之处。
  赵振飞这个举动,猝起发难,加之两下距离不远,因此那藏在假山右侧的人,一时措手不及,被堵在原地。
  赵振飞嘴角挂着冷笑,对那人影道:“阁下鬼鬼祟祟,躲在这里干什么?”
  那人显然吃了一惊,一时来不及答腔。
  赵振飞接着又道:“阁下敢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
  那人本是蹲在假山之侧,赵振飞拦住他的去路之时,他还是保持蹲的姿势,显然没料到赵振飞能像鬼魅般地扑了过来。
  他被赵振飞拿话奚落,不得不硬着头皮站了起来。
  只见那人一身夜行装束,背后还斜斜插了一把红穗剑,头部却用黑色面罩裹住,仅露出两只眼睛。
  赵振飞从他的眼光中,看出充满惊骇之色。
  他觉得这人理应在被他喝问之时,就露出疑怖之眼光方合道理,而不应在看清楚了对方是谁时,才显出骇异。
  这人既是因为看到赵振飞之故,才露出惊骇的眼神,可见这人在潜进黄叶寺之时,根本有恃无恐。
  而此刻这人之所以吃惊,完全是由于没料到赵振飞居然也在黄叶寺中,而且发现了他潜入园中。
  既是如此,那么这人可能本来就认识赵振飞,而且对他甚是忌惮,否则不会在看清了是他,才显出惶惶的神情。
  赵振飞觉得自己的判断必然没错,当下沉声道:“尊驾可以除下面罩了!”
  那夜行人后退了两步,将身子背靠假山上,果然将面罩除了下来。
  赵振飞借着夜色,打量那人一眼,道:“哦!原来是袁总管!”

×      ×      ×

  那人果然是雷府总管袁通,他向赵振飞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四下看看有没有惊动其他人。
  这时寺中僧众,大部分均已集中在大殿作晚课,因此这后园根本没有人迹。
  袁通看看没有别人在场,开口道:“赵大侠真把我吓了一大跳!”
  赵振飞淡淡说道:“得罪了。”
  袁通道:“赵大侠何以会在这黄叶寺中?”
  赵振飞心想:我还没质问你的来意,你居然先问起我来。这袁通果真是个善于翻云覆雨之人。
  他口中答道:“区区是来此探望主持方丈终音大师的。”
  袁通讶道:“赵大侠怎会认识终音大师?”
  赵振飞忖道:“袁通居然连我不认识终音大师之事,也调查得一清二楚,他们倒是甚注意我。”
  他故意沉吟一会,道:“识与不识,大概跟阁下无关吧?”
  袁通怔了一怔,忙道:“赵大侠不可误会,在下因是雷府总管,雷府与黄叶寺之间渊源甚深,且时常来往,因此对终音大师的一切较了解,所以……”
  赵振飞接下去道:“所以阁下清楚他的一举一动,甚至连他老人家的交往人物,也很清楚,对也不对?”
  袁通神情尴尬,只嘿嘿的笑了一声。
  赵振飞则继续说道:“阁下既然对终音大师的一切很了解,那么终音大师出身什么门派?”
  袁通大概没料到他有此一问,愣然不知如何作答,好一会才嚅嚅道:“不瞒赵大侠,这……这点在下倒是不清楚。”
  赵振飞突然微微一笑,道:“哦!终音大师的出身,确是令人有谜样的感觉。”
  他这话确是有感而发,因此袁通听到之后,并没有怀疑话中别有用意。
  袁通遂道:“赵大侠所言甚是,其实有关终音大师的出身来历,迟早还是可以调查出来的。”
  赵振飞道:“你一定调查了不少了吧?”
  袁通愣了一愣,道:“没有啊!”
  赵振飞心想:你这句话等于承认了一半,我何须再逼问你。
  当下赵振飞漫不经心的道:“袁总管没事的话,区区要失陪了。”
  袁通忙道:“且慢!且慢!”
  赵振飞故意讶然道:“还有什么事吗?”
  袁通道:“赵大侠不会把我私进黄叶寺的事,告诉终音大师吧?”
  赵振飞道:“如果袁总管不愿我说的话,我就不说!”
  袁通想了一想,道:“还是不要提起的好。”
  赵振飞看他的表情,觉得甚是好笑,忖道:“哼!你表面上轻描淡写的要求我不将事情透露给终音大师,其实内心里害怕我会拆穿了你的诡计,你以为我看不出来!”
  他声色不动,故意说道:“既是如此,那我就当成没今晚的事好啦!”
  他举步欲走,袁通想想终是放不下心,因为赵振飞越是表现出漫不经心的样子,袁通越觉得对方高深莫测,虚实难定。
  因此袁通只好自动说道:“赵大侠心中对在下今晚的举动,必定甚感怀疑,是也不是?”
  赵振飞道:“没有啊!”
  袁通道:“其实在下今晚来此,全是为了雷府之事。”
  赵振飞道:“噢?既是如此,阁下应该把事情告诉我才对啊!”
  袁通道:“是的!赵大侠古道热肠,这一向为了雷老爷子的事,也出过不少力,在下理应将全盘事情向大侠你陈述才对,无奈……”
  赵振飞道:“算啦!区区也不是喜欢过问人家隐私的人,阁下若有不便,还是不说的好。”
  他使的是“欲擒故纵”之计,因为他看准袁通还以为他在被利用之中,是以袁通决不会轻易放弃他这条“入网之鱼”。
  既是如此,袁通必然要设法使他死心塌地为他所用,那么,他一定不敢得罪赵振飞。

×      ×      ×

  果然袁通说道:“不瞒赵大侠你,前些日子老爷子派人送到这黄叶寺内避难的小姐雷芙蓉,竟然已不在黄叶寺中了。”
  赵振飞道:“此事既然连你都不知道,可见非同小可,你没有问问终音大师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袁通道:“怎会没有,可恨那秃驴,每次都以奉老爷子之命,不得透露小姐去处为由,将消息隐瞒。”
  赵振飞笑道:“这就怪啦,黄叶寺怎么连你也隐瞒?”
  袁通道:“是啊!此事隐瞒外人尚有必要,连我这个雷府总管都是隐瞒,就显然有问题。”
  赵振飞道:“你何以不请示雷老爷子,问问他老人家对此事的看法?”
  袁通道:“这事用不着问雷老爷子,在下也可以猜得出全是终音秃驴搞的鬼。”
  赵振飞问道:“这么说,雷老爷根本就不知雷小姐在不在黄叶寺了?是也不是?”
  袁通道:“是的……”
  赵振飞突然道:“哦!既是如此,你应该先将事实报告雷老爷子才对呀!”
  袁通嚅嚅道:“这个……这个……”
  赵振飞道:“是不是雷老爷子也不知下落了?”
  袁通道:“没……没有啊!雷老爷子仅是卧病在府中……”
  赵振飞道:“是啦!你为了怕惊扰他,所以没把小姐失踪的消息往上报,对也不对?”
  袁通透了一口大气,道:“对的,对的,赵大侠猜得不错!”
  赵振飞冷冷一笑,忖道:“这小子当真把我当成三岁小孩,哼!我非得耍点手段,让他吃点苦头不可!”
  当下说道:“此事既然雷老爷子不知道,我们须得好好查一查,否则无法向雷老爷子交待的。”
  袁通连连称是,赵振飞又道:“既然如此,袁总管你暂且回雷府去,我可以利用在黄叶寺作客的身份,暗中查探雷芙蓉小姐的下落。”
  袁通大喜过望,道:“那最好不过,有赵大侠出头,这事便好办。”
  赵振飞道:“你可以走啦!免得被寺中僧众发觉,坏了我的计划。”
  袁通哈腰应是,转身欲走,突闻赵振飞道:“且慢!”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