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浩荡江湖 >> 正文  
第四十章 众望所归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十章 众望所归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9

  赵振飞听得大不以为然,道:“何以要投奔杨家帮?”
  心莲道:“这个贫僧也不太清楚,据说雷姑娘自己向家师要求的。”
  雷民接口说道:“这个小弟倒知道,因为杨家与舍下有姻谊关系。”
  赵振飞道:“这就难怪了……”
  他心中同时忖道:“杨家帮目前正是多事之秋,江南武林人物,为了应付陶森的挑衅,正聚在太湖,眼看一场纷扰难免,那雷芙蓉此去,不正好碰上吗?”
  赵振飞虽知雷芙蓉有黄叶寺的人出面护卫,或可安全,但他深知陶森之势力庞大,合江南武林之力,未必是他的对手。
  此外,雷民的身份也极可疑,一则他满身流气,不像出身名满江南的名家雷府的子弟。
  但雷民已自称仅二、三年未与芙蓉见面,那么雷民身份似可在他们兄妹见面时便可证实。
  可是雷民既然已经二、三年未回家门,此次回镇江,理应先回雷府才对。
  而他从未提过已经回府之事,这点,令人不由得有几处可疑之处。
  假定他已回过雷府,那么他何以没提起有人冒充他父亲假装卧病之事,是不是那冒充之人,未与雷民见过面,可是他又何以在一夜之间,便知道雷远声失踪之事?
  因为外传雷远声之消息,是卧病而不是失踪,雷远声失踪之事,大概也只有袁通与赵振飞知道而已,可是这事由雷民提出,又仿佛没有必要向人隐瞒的样子。
  换句话说,袁通千方百计想隐瞒的事,雷民却像有意让大家知道似的,这又是为什么?
  如果说雷民根本就没回雷府去过,但他怎会知道他的父亲雷远声已失踪?而且他也未必知道赵振飞在帮雷府的忙。
  赵振飞帮忙调查雷府变故之事,也只有雷府管家袁通一人知道,而袁通显然已背叛雷府,雷民如真是雷远声的儿子,袁通决不会使他有与赵振飞携手合作的机会,这是可理解的。
  现在,雷民竟然知道赵振飞是雷府的可靠支柱,这消息自然得自袁通,这不是令人无法理喻的事吗?
  难道说袁通会笨得连赵振飞帮忙的事,也不知隐瞒。
  不会的,假若雷民真是雷府小主人,袁通必然会先挑拨雷民,使他与赵振飞成仇。
  这道理甚简单,因为赵振飞帮雷府之事,是不请自来,袁通苦于无法摆脱他;何况赵振飞虽可利用,却不见得好利用;袁通心里有数,如今加上一个雷民,袁通岂有不挑拨离间之理。
  总之,赵振飞到目前为止,还不肯相信雷民真是雷芙蓉的长兄,但也没证据可以证实雷民的身份。
  因此他容许心莲和尚将雷芙蓉的去处透露出来,一来他也极想知道雷芙蓉的下落。再者他为了证实雷民的身份,也极愿看到他俩兄妹见面。
  赵振飞并不是没有考虑到让雷民知道雷芙蓉下落的结果。
  他为了知道那帮人追寻雷芙蓉的目的,实在也不得不以雷芙蓉为饵,冒险诱那帮人露出真面目来。
  赵振飞既然知道事情演变下去,情势未必对他有利;但他估计自己有把握来应付变局,自是不怕幕后的敌人。
  当下心莲和尚吩咐门下僧侣,分批看守黄叶寺,然后备妥三匹快马,领着赵振飞及雷民两人,赶赴太湖。
  这一路并无耽搁,三人三骑,日夜攒赶,这一日已到太湖南海的一座小镇。
  他们发觉这镇人烟稠密,还有一条颇繁荣的街道,人来人往,相当热闹。
  他们三人策马行至一家小酒馆之前,准备下马进食,顺便打听杨家帮总舵的所在。
  那小酒馆还算干净,不远处便有一条宽大水道,直通太湖;此时离午时尚早,因此座中食客寥寥无几。
  赵振飞等三人胡乱的点了几样菜,便埋头果腹。
  他们正在吃喝之际,突然有二名劲装大汉,自门外排闼而进,向赵振飞等人看了一眼,然后走了过来。

×      ×      ×

  那二名大汉走到赵振飞等人之座前,一人抱拳道:“请问,你是不是赵振飞赵大侠?”
  赵振飞不知那人来意,但看他神情恭敬有礼,忙放下碗筷,道:“有什么事?”
  那说话的大汉,露出喜色,道:“那么尊驾真是赵大侠了?”
  赵振飞点点头,道:“不才便是赵振飞。”
  那大汉闻言,单膝一拜,道:“小的王大登,是三江镖局门下,一向在谭老爷面前侍候。”
  赵振飞道:“哦!原来是谭山健老师使你来的?”
  王大登恭声道:“回赵大侠,是谭老爷吩咐小的和这位同伴,在这里恭候大驾的。”
  赵振飞问道:“谭老师怎会知道我必经此地?”
  王大登道:“回赵大侠,谭爷要我们六人分成三组,分守在这太湖边的三个村镇,恭候您的。”
  赵振飞讶道:“这太湖方圆村镇何止千百,谭老爷居然能料知我必经这附近的三个村镇,真不愧为一名访查高手。”
  雷民突然淡淡地道:“这又有何难处,从镇江到太湖地界,除了必经这附近几个村镇外,也别无捷径可走了。”
  王大登道:“不然!据在下所知,至少还有三处以上的码头可靠。”
  雷民笑笑不语,王大登又道:“请大侠准备上路吧!”
  赵振飞道:“不忙,我先问你,这几天这里还平静吧?”
  王大登道:“回大侠的话,并未发生任何事故。”
  赵振飞又道:“镖局的人都来啦?”
  王大登道:“都来了,均寄宿杨家帮总舵内,杨帮主知道您要来,早准备接待您呢!”
  赵振飞道:“既然如此,其余江南各门派的人,亦必都已经派了人来。雷兄、心莲师父,咱们走吧!”
  王大登闻言,忙当先去会了钞,另一名大汉则飞也似的,先跑向江边吩咐备船。
  赵振飞等三人由王大登领路,很快便来到江边。
  江岸有一道伸入河中的木板,另有一条快舟,已解缆等待。
  赵振飞等三人,依次上了那只快舟,不一会便驶入河中。
  但见那河水极是混浊,河道亦甚狭仄,舟行在上,并无颠簸之感,甚是稳定,只闻橹声款乃,直向那浩瀚湖心直驶过去。
  原来这条河道,只是太湖支道之一;太湖支道,成百上千,交叉纵横,令人眼花撩乱。如果路不熟,极易迷失。
  赵振飞等三人,在四名大汉摇橹护送之下,半个时辰之后,始驶入太湖。
  自此眼前景物一变,但见那太湖水天一色,波浪汹涌,舟行其上,颠伏不已,舟行速度,亦没有先前的快速。
  而那太湖之中,隐约有数处小岛棋布,时而眼见水鸟飞鸣,时而见鱼舟点点,确是别有一番景色。
  大约又行进了半个时辰,忽见前面驶出一条巨型快船,插着五颜六色的旗帜,直奔而来。
  王大登见状,忙指挥手下加紧摇橹,双方相向而行,两下距离,很快便渐次接近。
  直至一大一小的两条快船,距离约三、四丈远,王大登立刻下令收桨,站在船头上,向那巨型快船挥手示意。
  赵振飞着清了那巨舟之上,竖有一面大型旗子,写着斗大的一个杨字,心想这巨型快船,必定属于太湖杨家帮的麾下无疑。
  只见王大登和那巨舟之人,打了会手势,那巨舟便缓缓掉转回头,靠近赵振飞等人所乘坐的小舟来,然后自船尾放下长长的一条绳缆。
  王大登指挥小舟靠近那巨船之尾,把绳缆缚住舟头,一切就绪,便作势通知巨船上面的人。
  于是一声吆喝,那巨船破浪前进,拖着赵振飞等人所乘坐的小舟,直航湖心中的一座小岛。
  这一来,舟行更快,才一盏热茶的功夫,那小岛已历历在目。
  又过了半炷香之久,小舟在巨型快船拖行之下,已缓缓靠近岛上的石岸,停在一处人工码头之旁。
  赵振飞等人,轻易纵身上岸,放眼观看这不知名的小岛风光。

×      ×      ×

  王大登吩咐将船系好之后,便领着赵振飞等人,沿一条宽大的石路,向前走了过去。
  那石路铺得平整有序,直通一座广大的庄院。赵振飞心想:那庄院必是杨家帮总舵,见那气派,可真不小。
  看看已抵达庄院大门,门前果然有一块一人高的石碑,刻有杨家帮三个大字。
  就在赵振飞等人走抵大门之际,门内已有一簇人拥着一名中年汉子,快步迎上来。
  那当中的中年大汉,一看见赵振飞等人,便笑脸呵呵,抢着高声道:“稀客!稀客!真叫本座望眼欲穿……”
  赵振飞也趋前抱拳,道:“岂敢劳烦帮主亲自接待!”
  那中年汉子又一阵长笑,已走到赵振飞之前,亲热的拉着赵振飞的手,道:“赵大侠果然一表人才,哈……哈……”
  赵振飞忖道:“这人当真豪迈之至……”
  人丛中闪出三江镖局主人李镇,引见了众人,不免一番寒喧客套。赵振飞也介绍了心莲和尚及雷民等人,与杨家帮主杨一新及李镇等人见了面。
  最后做主人的杨一新,忙转身让客,众人才拥着赵振飞,进入杨家帮总舵忠义厅。
  赵振飞也见过了大部的江南武林人物,他对于这些武林同道,能够听从他的劝告,聚集杨家帮,共商抵挡陶森之举,感到甚是欣慰。
  他心想,如果大江南北的所有武林各派,均能像江南武林一样,携手合作的话;那么相信任何邪恶阴谋,必均无法在武林中兴风作浪的。
  赵振飞非常了解他的师门要他以光明正大的行为,在武林中扬名立威的用意。
  因为,身系联合武林重责的赵振飞,如果没有号召力,必无法达成他的任务,要有号召力,则必须显露出才学来,方能令人信服。
  目前江南武林的联手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赵振飞的风采、智计、武功、见识,都令他们心折,所以他们均乐意听命于他,接受他的指挥。
  众人进入杨家帮聚义厅内,分宾主坐下,杨一新重又站起,抱拳向厅中群众,朗声说道:“兄弟今天得会赵大侠,诚三生之幸,兄弟在此谨致最大欢迎之意。”
  他谦逊一番,又道:“另外,犬子杨榕,在三江镖局宴中,受那姓陶的羞辱之事,赵大侠已替兄弟出了一口气,兄弟本不想再提,但是……”
  他咽了咽口水,又道:“但是,兄弟一向恩怨分明,有怨可以不提,有恩则不能不报,兄弟谨在此宣布,从今而后,杨家帮以赵大侠马首是瞻,统归赵大侠差遣。”
  杨一新这席话非同小可,因为他已明白向江南豪杰宣布,今后杨家帮将尊赵振飞为领导人物。
  他的这一宣布,由于太过突然,而且事体重大,使得在座的宾客,莫不大感意外。
  他把众人神情看得一清二楚,当下又洪声说道:“诸位一定觉得杨某人这一宣布似乎有欠考虑,其实杨某人对此事已熟思甚详,今天正好当着赵大侠及诸位面前讲明,好把事情决定下来……”
  杨一新还想继续说下去,赵振飞已霍地站了起来,道:“多谢杨帮主好意,以后要仰仗帮主之事正多,区区以为领导贵帮之事,不宜就此决定,因为区区才疏学浅,恐会误事!”
  三江镖局李镇轻咳一声,引起大家注意之后,才道:“兄弟有一句话想说……”
  众人一见在江南武林中身份极尊的李镇开口,均屏息静气听他说下去。
  李镇道:“咱们今日在座的,大约代表了江南武林三十家以上的门派,目的很显然,就是要联手自保,以对付来意不明的一股强大恶势力……”
  众人深有同感,李镇又道:“可是在这次联手之前,我们仍不知道敌人的目的及手段,甚至敌人的势力有多大,也没有人清楚,我们能群集杨家帮,全因为见识过陶森那人的厉害,同时也信得过赵大侠之判断决不是耸人听闻的。”
  他停了一会,又道:“更何况在座诸位,大都均曾受赵大侠救命之恩,由此可见,诸位一定跟兄弟一样,对赵大侠极为信服,没有像赵大侠这种人出来领导我们,事实上也无法与敌人相抗衡。因此兄弟的意思是,我们何不共同推举赵大侠领导咱们,共同效力?”
  杨一新首先鼓掌道:“这样最好,本座正有此意,如此做也免得诸位怪罪本座有独揽赵大侠之意了。”

×      ×      ×

  李镇在没有征得赵振飞同意之前,把这件大事提了出来,自然有他的理由,因为他刚接到少林方丈的谕令,要他如此做,至于上面的用意如何,他可不清楚。
  这时在座群豪,纷纷发言,多数均赞成杨一新及李镇的提议,少数是原则同意,但得征求同门意见之后才能决定。
  赵振飞本待再借词推辞,但他考虑到:此事既然是由与他同门的李镇提出,必然有很深的理由,因此他沉吟一会后,道:“区区受诸位如此抬爱,又惶又恐;事实上咱们也非推举一名领导人不可,只是区区认为,如由区区出面,是不是不太妥当?”
  当然群豪又纷纷表示,非由赵振飞出面不可。
  赵振飞觉得事情演变至此,也无须忸怩作态,当下说道:“好吧!区区就勉为其难,尽力而为!”
  他此语一出,杨家帮的忠义厅中,顿时响起一阵喝采声;待声音转弱之后,赵振飞又道:“不过,区区有二项不情之求,须得先征诸位同意……”
  群豪闻言,又均竖耳静听赵振飞说下去:“首先,区区这份职务,可不必有何名份,譬方说盟主之类的名目,区区断难接受;还有,待此间事情一了,区区之职位亦同时告终,去留随我,不知诸位的意下如何?”
  群豪觉得他既已如此要求,绝无强人之难之理,因此没有人表示反对,事情终于如此决定下来。
  众人又决定了共御陶森的细节,赵振飞又分析了陶森的背景,然后才各自散去。
  赵振飞等众侠散去,就请杨帮主替与他同来的心莲大师及雷民两人安排了食宿,然后与杨一新、李镇及江南暗器名家李春雨、杀人拐夏峤、金刚手桂西池、绵里针言伯青等人,闭室密议。
  在众人谈话之中,赵振飞得知陶森那帮人,还未向江南武林采取行动。
  同时,赵振飞也知道黄叶寺的终音大师,确已率领全寺主力,将雷芙蓉送到太湖杨家帮。目前正寄居在太湖中的一处秘密小岛之中。而这个消息也只有三两个人知道而已。
  赵振飞对这事所作的决定是,无妨将雷芙蓉托庇杨家之事泄露出来。
  他的理由是,这样一来,可以减轻对黄叶寺的侵扰,同时也可以诱使对雷芙蓉有兴趣的人物,寻到太湖来,那么他必有机会查出这些人的目的何在。
  赵振飞把他的理由说出来之后,众人觉得能同时解决陶森及雷芙蓉两件事,也不失为可行之策,因此决定依照赵振飞的意思去做。
  当然,这事仍须与雷民商量才能决定,因为雷民自称雷芙蓉之兄,如不征得他的同意,他们自然不能独断独专,就将雷芙蓉的消息宣扬出来。
  于是,赵振飞乃决定由他亲自与雷民商量,然后大家再作决议。
  当下众人计议已定,分别散去,就分宿在杨家的宅院中;赵振飞亦早有下人领去休息,不在话下。

×      ×      ×

  翌日,赵振飞在前厅中与众侠议事甫毕,便独自到雷民房中,并吩咐备舟,以便前往会晤雷芙蓉及终音大师。
  雷民自到杨家帮后,却不急着要去会晤他的妹子雷芙蓉,反倒趁赵振飞等人议事忙乱,好整以暇的在杨家帮总坛四处遛达。
  雷民既是名重一时的赵大侠赵振飞同行之人,杨家帮上下诸人,对他自是另眼看待,客气有加;除了几处禁区之外,均任那雷民出进。
  雷民经一天观察,杨家帮总坛形势,已然得知一、二。
  这一日,起个大早,本想再度四处观望,不想赵振飞已经来访,遂请客人入房,双方坐定。
  雷民问道:“赵大侠一早来访,想必有事相商吧?”
  赵振飞闻言,心中忖道:“我本以为雷民一见我的面,必然有催请我赶快安排使他们兄妹会见之事,不意他竟然不急,实在不太寻常。”
  他口上却道:“正有事商量!”
  雷民“哦”了一声,道:“什么事?”
  赵振飞道:“在下觉得令妹之事,关系江南武林至巨,因此有意将此事向敌人摊牌,只不知雷兄之意如何?”
  雷民道:“区区实在听不懂赵大侠的意思?”
  赵振飞沉吟一会,道:“因为连日来,潜在江南一带的黑道人物,似乎均是为了令妹一人而来,因此……”
  他话未说完,雷民接道:“慢着!赵大侠这话区区越发难于理解了,舍妹是个女流之辈,一向不在江湖行走,怎会引起黑道人物的兴趣呢?”
  赵振飞道:“雷兄之言没错,这道理在下尚未查明;但那些黑道势力正在苦搜令妹去处之事,亦是不假,只不知雷兄信也不信?”
  雷民道:“此事区区似有所感,赵大侠之言果真不假。”
  赵振飞道:“雷兄既然相信在下之言,不是危言耸听,那便好办。”
  雷民讶道:“怎地如此就好办呢?”
  赵振飞微微笑道:“雷兄既然相信令妹已成黑道人物瞩目之目标,那么必定会同意在下的设想,事情便好办了。”
  雷民道:“哟!原来如此,可是赵大侠还未将高见提出呀!”
  他言下之意,很显然是对赵振飞表示:他还不一定会那么容易同意人家的见解的;由此可见得雷民这人,正如赵振飞的观察,定是个恃才傲物的人物。
  是以,赵振飞在答话之前,先就在肚里打好了腹案,决定软硬兼施,使对方不得不就范。
  当下他先单刀直入,向雷民道:“在下承江南武林抬爱,被推为此间执事人物,雷兄谅必知道吧?”
  雷民道:“今日已经耳闻,正想向赵大侠庆贺哩!”
  说罢,他便起身作揖。
  赵振飞忙还了一礼,道:“因此,在下受命之后,不得不借箸代筹,以解决今日敌我对峙之僵局。”
  雷民轻哦一声,赵振飞又继续说:“昨晚众人议事结果,已经同意在下之建议,要将令妹雷芙蓉藏身太湖之事,转成公开之举。”
  雷民道:“你们要将舍妹的行踪,让大家都知道?”
  赵振飞道:“不错!这是在下的意思,已经由众侠同意了。”
  雷民道:“何以事先不通知区区一声?”
  赵振飞道:“现在由在下亲口告诉雷兄也不算晚啊!”
  雷民问道:“此话怎讲?”
  赵振飞道:“因为雷兄要是拒绝此事,我们也不会强人所难的,不过……”
  雷民摇手制止他说下去,道:“区区明白啦!这事如果不获区区同意,赵大侠你们必然另有高明的方法,对也不对?”
  赵振飞笑笑不语,雷民又道:“说不定区区和舍妹,就须得在近日中设法再投靠别人去,是也不是?”
  赵振飞仍然一语不发,微笑地看着雷民。
  他这种表情,无疑是告诉雷民,他的猜测一点也不错。

×      ×      ×

  雷民沉吟良久,忍不住道:“赵大侠!恕区区冒昧一言,区区甚是奇怪,你们在作这项决定之前,难道没考虑到此种行径,太……”
  赵振飞突然插嘴,道:“太卑鄙了,对不对?”
  雷民点点头,道:“区区确有此感。”
  赵振飞道:“嗯!雷兄责备得是,可是阁下还没有听完我的话呀!”
  雷民道:“哦!难道说,赵大侠您还有什么理由可解释明白?”
  他对赵振飞说话,仍然相当客气。
  赵振飞道:“当然,雷兄你不想想,咱们怎会是那种不仁不义的人?”
  雷民不语,赵振飞继又道:“这事原就是因为要彻底解决令妹之事而定的,否则令妹东躲西藏,实在也不是个办法。”
  雷民登时会意,道:“原来赵大侠宣扬出舍妹去处的用意,是要将敌人引来,以查出这些人的来龙去脉,及他们的真正意图?”
  赵振飞道:“嗯!只要能查出敌人的意向及实力,就不难解决令妹的问题。”
  雷民道:“只是若万一弄巧成拙,反被敌人趁了心,岂不对舍妹大大不利了吗?”
  赵振飞道:“这层在下也已经考虑过。”
  雷民道:“莫非赵大侠已有良策应付?”
  赵振飞点首道:“是的!在下虽然不敢夸称有万全之计,但用来对付那些黑道人物,谅必绰绰有余。”
  雷民霍地站了起来,道:“既是如此,雷民但凭大侠吩咐。”
  赵振飞也抱拳回礼,道:“能得到雷兄的合作,那么就不难查出有关贵府及令妹所牵涉之事的枝枝节节了。”
  他旋即命人通知终音大师,表示他将偕雷民前往访问,同时也请出心莲和尚一道过去。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