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浩荡江湖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暴风前夕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十二章 暴风前夕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9

  赵振飞仁立船头,放眼那粼粼的湖光水色,不觉感怀万端,衷心忖道:“我奉师命重入江湖,本以为可以澄清武林妖孽,重振师门威风,不料事不由己,武林中诡异万端,看来一年三载,也无法料理出头绪来,唉!”
  他又私忖道:“我原以为刻下紊扰重点,可以从雷芙蓉身上查出端倪,殊不知雷芙蓉仅是一条线而已,我该如何是好?”
  须知,赵振飞在普陀寺中,曾经与终音大师长谈,并自终音大师口中,得知雷府之变,及雷芙蓉成为众矢之的之事,仅是被人利用安排而已;实际上还没有更惊人的幕后人物。
  赵振飞与苦搜雷芙蓉不止的那些各路人马一样,全被那幕后人物所骗,把注意力集中在雷府身上。
  现下,赵振飞虽然还无法得知那幕后人物是谁,但他已然知道,陶森亦是被利用的人物之一,文公柏那帮人也可能只是走狗角色而已。
  有了这层了解,赵振飞连带的想起,那雷民也可能已被人利用而犹不自知。
  此刻,赵振飞决心要知道的是:那幕后人物是谁?用什么手段,能使那些黑道人物,都将注意力集中在雷府雷芙蓉身上?而苦苦搜寻她不止?
  为了了解上述问题,赵振飞不得不舍远求近,打算从雷民方面去刺探。
  赵振飞自雷民出现之后,虽曾一度怀疑雷民之身份,以及他自称与雷芙蓉的兄妹关系;但他在与终音大师交换过意见之后,上述疑问,已经释然。
  可是,他仍然深信雷民求认雷芙蓉,绝非是件单纯的事。
  赵振飞从雷民的言行、心术、背景等方面去推测,预料雷民此来,必有所图。
  由此再与其他黑道人物苦寻雷芙蓉之举一印证,赵振飞在前来普陀寺求见终音大师之前,心中已有了计较;刚才再经终音大师一证实,雷民等人的企图,乃得大白。
  原来江湖传言,雷府小姐雷芙蓉,知道了不少有关某一宝藏的秘密,而那批宝物的价值,富可敌国。
  这消息传出之后,果然引起江湖人物的注意,于是纷纷找到镇江雷府来。
  先是,有许多人上门套交情,找雷远声合作,后来这些人被雷老爷子拒绝,居然合股联手,想劫持雷芙蓉。
  雷远声自己向终音大师提过,宝藏之事,并非无的放矢,的确有那么一回事,但详情如何,却只有雷芙蓉心里有数。
  后来雷府被那些武林人物逼急了,事情也就宣扬出来,但那是赵振飞抵达镇江以后的事,是以赵振飞并未闻悉宝藏之事。
  甚至连江南许多与雷府有通家之好的人物,有的到现在都还不清楚雷远声家中遭变的原因,就是导源于宝藏之事。
  赵振飞自终音大师口中得到这些消息之后,把连日来所发生的事略一整理,对全盘的局势,又有了一番新的估量。
  第一,陶森及文公柏虽有夺宝之心,但他的目标及图谋,决不仅取得财富一项而已。
  第二,那些突然在镇江出现的黑道帮派,如拜火教之流的人物,都是被人故意煽动出来,而其煽动的借口,无非是以宝藏利诱之。
  第三,够资格觊觎宝藏的黑道帮派,都已经知道这项消息,其余小帮派则还被蒙在鼓里。
  从这三项推论中,显示那幕后人物,是有意造成众人夺宝之局面,使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宝藏这件事上来。
  这种推论,与赵振飞以前所猜测的很吻合。
  那么,那名想操纵全局的幕后人物,其居心是可猜出端倪的。
  赵振飞私忖道:“这人用意良深,莫非是要趁众人财迷心窍之际,进行他更大的阴谋?”
  他觉得这项猜测相当合理;此外,他又连带想起雷府一家人的行径,也有很显然与那幕后人物“演双簧”之嫌。
  赵振飞之所以有这种怀疑,乃是因为:一则雷府一家人失踪之事,甚是蹊跷,显系有意安排。再者雷民之出现,亦甚诡密,而其行径,又显得有逾常情。
  比如说,他身为雷芙蓉之兄长,第一件事要考虑的,理应是如何使自己妹妹获得安全之保障才对。
  但赵振飞可以感觉出,那雷民根本无视于雷芙蓉之安危,而一意想领走她。
  这是很不合理的作法;是故赵振飞才会对雷民的真正企图,生出种种怀疑来。
  总之,事情像似越来越不单纯,情节也演变得令人摸不着头绪。
  赵振飞一路默忖,不觉快艇又已驶回杨家帮总坛来。

×      ×      ×

  他进入杨家帮忠义厅之时,已有不少江南同道在厅中恭候他多时。
  赵振飞一看这些江南武林人物的神情,心知一定有事找他,于是不待他们开口,便即说道:“诸位谅必有什么事见教吧?”
  众人互相望了一眼,李镇替大家说道:“赵大侠,大家很想知道这几天来的敌我局势,不知能否分析一下?”
  赵振飞笑道:“噢!诸位一定觉得这几日平静得超出意料之外吧?”
  众人点头,李镇道:“是的,大家都有这种感觉,所以……”
  赵振飞打断了他的话,道:“我明白的,诸位已觉得无此必要再呆在此地了,对也不对?”
  杀人拐夏峤轻咳一声,道:“实不相瞒,老夫等人都有这个意思……”
  客厅内顿时一阵嗡嗡之声,显然在座众侠,确是都抱有同一心理。
  这时绵里针言伯青又说道:“兄弟觉得,这几日来咱们的联合举动,敌人或许亦有所闻,说不定他们便因此断了与咱们为敌的念头,也未可知。”
  赵振飞道:“老伯之言确有见地,但依在下的看法,事情显然并不如此简单。”
  言伯青道:“哦!赵大侠愿不愿意一申高见?”
  他的语气甚是谦恭,因此让人听起来,并没有质问或怀疑的意味在。
  赵振飞点首道:“不瞒各位,在下迄今还不能料准敌人的企图;但在下可以告诉各位的是,敌人没有照计划向咱们下手,主要原因是临时更动了计划,并非对我们放过了。”
  李镇问道:“这么说,目前这安静局面,是暂时的了?”
  赵振飞道:“是的!不久的将来,在下敢断言,这江南武林,仍将爆发出腥风血雨的一场生死拼斗!”
  此言一出,客厅中又是一阵窃窃议论。
  要知,这些武林人物直到目前为止,仍然极其敬重赵振飞。
  他们此刻虽然有意各回本门,但是并非是因为不相信赵振飞之故,而是一来不放心门中诸事。二来那陶森又一直没有挑衅的举动,所以大家才会生出暂时离开杨家帮的念头。
  赵振飞当然晓得众人的心思,同时他也很了解大家的意思,于是他作了个决定之后,说道:“诸位如果有敌忾同仇之心,此时暂时各自回去,也并无不当之处。”
  他的话中之意,无异是同意了众侠的见解;这一来,反而倒使众人有大生意外之感。
  李镇道:“赵大侠!咱们之意,并非一定要这样做不可……”
  言伯青也插嘴道:“是的!如果赵大侠认为我们还是暂时留在杨家帮较为合适,我们仍然听凭吩咐。”
  赵振飞抱拳向在座众侠道:“诸位表现出如此同心协力之态度,在下已感动万分,在下绝无将事情中途搁下,辜负诸位厚望之理……”
  他停顿一下,又道:“不过,今日局面,果然如刚才几位所说的,平静反常;在下适才私忖之结果,也觉得咱们在此待敌,也非良策,因此想出一个两全之计。”
  一直没开口的杨一新帮主问道:“能不能说出来供大家参考?”
  赵振飞道:“当然,但是在我还未说出这一个计划之前,我想先把先前的计划向各位表明一番,让各位明白在下一向之用意。”
  众人果然现出聆听的精神,赵振飞又道:“诸位谅必还记得,那武功奇高,心智险诈的陶森,在三江镖局生事的事吧?”
  众人点点头,赵振飞又道:“陶森此举,其实隐藏了惊人的阴谋,他不但要以诸位的生命要胁我供他摆布,同时也要江南武林任他宰割。”
  李镇闻言忖道:“原来还有这层阴谋在……”

×      ×      ×

  赵振飞微微笑道:“后来他的阴谋被我一手破灭,我便料定他会迁怒诸位,向诸位动手报复,以达到他宰割江南武林之目的。”
  杨一新问道:“可是何以至今仍然不见陶森那厮动手?”
  赵振飞道:“因为他的幕后主脑人物,突然改变了计划。”
  杨一新等人听到陶森背后还有主脑人物,均大感意外。
  杨一新大声道:“什么?陶森背后还有人支使他啊?”
  赵振飞道:“是的!陶森背后还有一个势力非常庞大的黑道组织。”
  杨一新问道:“赵大侠有什么证据证明此事?”
  赵振飞默忖道:“我当然不能在众人的面前,将在雷府所见的那一幕告诉他们,否则极易生出枝节来。”
  于是他避重就轻,道:“这事当然有根有据,只是时机未到,请恕在下暂不宣布,如何?”
  众人听他如此说,也就没有人再追问。
  这也是因为他们都深信赵振飞,不是那种无的放矢,喜欢故作惊人之语的人之故。
  于是赵振飞重又提出了他的看法,道:“由于陶森身不由己,须得听命于他人,所以他中止了向江南武林动手的举动,就甚是合理的事。”
  众侠觉得赵振飞的结论,确实是大有道理,果真不是妄下断语的。因此大家对他又加一层钦佩。
  只听赵振飞又道:“本来这些推测,在下早先是不敢深信没有差错。是以才提议各位避到这太湖来。”
  杨一新点首道:“赵大侠之顾虑甚是,任谁也不敢以江南武林数十家的命运作赌注的。”
  赵振飞道:“是的,但现在情形不同了。”
  李镇道:“我们实在还看不出有何不同之处。”
  赵振飞道:“陶森暂时放弃了挑衅的举动,加之雷民参予此事,情形自然不同,换句话说,江南武林起码有一阵子的时日,可以平安无事。”
  李镇道:“雷民跟这事也有关联?”
  赵振飞道:“嗯!在下适才说过,本来在下确实还不敢相信陶森会中止向咱们动手的计划,此刻则因雷民的出现,使事情急转直下,把陶森的兴趣吸引住,他就更无暇找江南武林的麻烦了。”
  李镇问道:“原来如此,只不知雷民身上有什么东西,吸引了陶森?”
  赵振飞沉吟一会,道:“事关雷芙蓉之事,诸位以后便能明白。”
  他显然无意将宝藏之事透露给大家知道,因此没有解释得很清楚。
  但他既然如此分析,在座诸侠也就深信不疑。
  赵振飞最后说出他的应付计划,道:“在下已经同意雷民带走雷芙蓉,这一来,雷芙蓉的消息,马上就会传遍武林,我们正好可以看看雷民有什么方法应付。”
  他顿了一顿,又道:“如果在下猜得没错,雷芙蓉之安危,必然没多大问题才对,因为雷民显然已勾结了一帮势力,作为他的后盾……”
  赵振飞滔滔不绝,道:“换句话说,雷民挟其妹以自重,想利用那帮势力作为他的后盾,而人家也为了雷芙蓉之故,与他勾结;讲起来,只不过各具私心,互相利用而已。”
  李镇问道:“咱们该怎么办?”
  赵振飞道:“首先,咱们各自回去,动员本门部众,先盯住陶森、雷民兄妹及文公柏等人的行踪再说。”
  杨一新道:“此事容易,这些人只要在江南一带活动,不怕他们飞上天。”
  赵振飞道:“还有,诸位一定要随时利用约定联络方法,将所有消息,传送至镇江三江镖局,我们的总联络站就设在那里,由李镇兄负责。”
  大家均无异议,赵振飞又道:“在下将亲自追踪雷民兄妹,而我的行踪,也会随时传向三江镖局。”
  杨一新道:“就这么办,我们以三江镖局为发号施令之处,本帮将派犬子杨榕前往帮忙,听候赵大侠差遣。”
  他此言一出,当下又有很多人表示回去后,将派出高手前往三江镖局候命。
  赵振飞甚是感动,自然也不好拒绝,遂道:“这样最好,我们就把敌人转移目标的大好机会,发动攻势。这正是在下所提到过的万全之计。”
  众侠听得豪情万丈,事情终于如此决定下来。
  于是翌日开始,一批一批的江南武林人物,又各自归回本门。江南武林表面看来,已没有几日前剑拔弩张的情势,但是凡参与太湖之会的人,都很清楚另一场风雨,正要展开。

×      ×      ×

  赵振飞离开了太湖杨家帮之后,偕同石头由水路逆江而上,往西而去。
  杨一新特地派了一艘快舟相送,直送至义兴荆溪,方始作罢。赵振飞则溯溪直上而去。
  这一日,赵振飞同石头来到一处市集,甚是热闹;石头见了那热闹情景,忍不住自船上伸长脖子,朝岸上瞅望。
  赵振飞早从舱口看出了石头的情状,忖度道:“这一程水路,着实也坐得令人发闷,反正无须赶路,何不拢岸走走。”
  心中决定之后,便开口向船头喊道:“梢公!咱们靠岸休息吧!”
  那舟子是赵振飞包下来的,哪有不答应之理,当下便将船拢将岸去,只乐得石头手舞足蹈,好不高兴。
  等船靠在岸边后,赵振飞掏出一把碎银递在那梢公手中,道:“烦你整治些酒菜,余下的给你们买酒吃。”
  那梢公一看一把碎银,少说也有三、五两,心中高兴,忙答应下来。
  赵振飞和石头两人,信步走向那市集,一看虽仅仅一条街人家,却有大批商买小贩,熙来攘往,好不热闹。
  石头一面走一面道:“大爷!敢情咱们运气好,碰上此地庙会啰?”
  赵振飞道:“石头!这不是什么庙会,是四乡赶集来的,所以那么热闹。”
  石头生长在乡下,当然知道赶集是怎么回事,当下点点头,道:“既然是赶集,就必定有江湖卖艺的凑热闹,大爷!我们寻寻看。”
  赵振飞也想趁此散散心,是以点头同意,两人就闲步走向那街道中去。
  果然,远远就听见了阵锣鼓喧天,围了一大群人,确有人在那边卖艺。
  石头迫不急待,三步并两步就往那人堆赶去,等赵振飞随后到达时,石头已挤到人群前面,观看场中表演了。
  这时场中正打完了一套拳脚,接着等待着换场,只听那名敲锣的大汉,配着锣响叫道:“诸位看客老爷,适才班子里的小子们几招花拳献了丑,咱这当家的不好向诸位交待,说不得由咱露几手。”
  他敲了一阵锣,又道:“咱让各位开个眼界,耍个回子戏法,替诸位换换口味。”
  那大汉话声甫落,场子中的同伙吆喝一声,很快的就有两名帮手,抬出一个木箱来。
  那大汉指着那木箱道:“这木箱有个称呼,叫吃人箱!”
  此言一出,场边看热闹的人,不由得窃窃私议,果然引起了众人的兴趣,越发把脖子伸长了朝木箱子瞧。
  只听那大汉又道:“诸位看客老爷,木箱子是得自回人相赠,一口气可吃三、五个人,皮骨不剩,滴血不留。不信,大家瞧!”
  那大汉倒也干脆,不再啰嗦,用手势指指帮手,先将木箱子打开,仰一仰叫四下的人看个清楚。
  只见那木箱子与寻常装大件衣物的箱子并无不同,大家实在瞧不出它如何能吃人。
  那大汉展示了木箱子之后,招手叫来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然后又道:“木箱子见人便吃,咱可担不起吃人命官司,说不得只得叫舍妹牺牲……”
  他说得如此严重,立刻引起场边一阵嗡嗡议论,有的人说他胡诌,有的人讲他是真。
  最后还是那大汉释了众人疑问,道:“诸位看客,咱虽是卖艺糊口的江湖人物,但还未昧掉良心,再怎么样也晓得那手足之情,怎好叫妹子丧命?”
  看热闹的人又是一阵议论,大汉又道:“可是适才咱海口夸下,不叫木箱子吃人教列位瞧,列位也容不得咱,这该怎么办?”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