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浩荡江湖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以牙还牙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十七章 以牙还牙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9

  陶森的上首,站着一个面目阴沉的花甲老人,瘦竹竿似的身材弱不禁风,怎么看也不像是个会武功的人,那双三角眼阴晴不定,背着手不言不动。
  陶森哼了一声,冷笑道:“姓柯的,你的主事人何时可到?”
  柯万成傲然一笑道:“看光景,你也不是贵方的主事人,因此,你冲在下来好了。你很年青,贵姓呀?”
  陶森一字一吐道:“不才陶森。”
  柯万成粗眉一挑,哦了一声道:“原来是大闹镇江英雄筵,几乎毁了三江镖局的陶森,天涯浪客乐一申的高足,幸会幸会。”
  陶森冷笑道:“阁下的消息尚算灵通。姓柯的,你认为区区尚配与贯主事人理论吗?”
  柯万成摇头道:“抱歉,阁下刚在镇江闯出些少名头,还不配与敝长上平起平坐。即使令师天涯浪客亲来,老实说,柯某还真不想与他说长道短。”
  陶森阴险深沉,却受不了激,立即怒火上冲,厉声道:“姓柯的,你说话得小心了。”
  柯万成不为所动,淡淡一笑道:“在下并无意损你,可是你却不知自爱,自讨无趣。这样吧,你我今天可以商谈决定,订期约会双方的主事人,尊驾有何高见?”
  陶森正待回话,干瘦老人却拉了他一把。
  他脸色一变,不敢发作,咬牙道:“好,彼此约定好时地,三天后在北固山西面五圣岩见面,午正双方皆须到达,不见不散。”
  柯万成摇头道:“区区反对在人烟稠密处约会,三天后午正,于城东南三里的釜鼎山石塔下见面,午后一刻不至,即作罢论,如何?”
  陶容大笑道:“在下坚持己见。”
  柯万成毫不相让,沉声道:“这表示阁下并无诚意,约会之事不必再提。”
  陶森脸色难看已极,却不敢有所举动。
  柯万成冷笑一声,又道:“陶兄,你脸目阴沉,工于心计,可是性情暴烈,受不了挫折,这是受到强力的压制,因而形成的两种性格。你既然作不了主,还是叫你右首那位深藏不露的老者出面吧,何苦充好汉苦了自己。”
  干瘦老者阴阴一笑道:“陶森,这些人气焰太过嚣张,如不让他们知道利害,他们不会俯首听命的,你就出去教训教训他们吧!”
  陶森就等这几句话,举步踏进道:“池老之命,晚辈怎能不遵,要不要取他们的性命?”
  池老干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道:“那就留一两个作为人质好了。”
  左面的矮林中一声长笑,一个人影飞掠而来。
  正待出手的陶森一怔,沉声问:“阁下在此出现,绝非偶然,有何见教?”
  出现的人是蒲毒农,站在一旁笑道:“老夫途经此地,发现所追踪的三个鬼物不见了,却碰上了这场热闹。”
  蒲毒农转向正在吃糕饼的石头一指,又道:“石头在此地出现,料想赵振飞该在左近,怎么不见他的影子?”
  石头居然听到了蒲毒农的话,一面舔着手指上的饼屑,一面道:“我家大爷不见了,他们要带我去找呢。”
  蒲毒农笑问:“是哪一个他们?”
  石头指指柯万成道:“他们。老农,你看见我家大爷吗?”
  蒲毒农摇头道:“没看见,我正要找他呢。”
  陶森沉叱道:“如果你没有事,走开些!”
  蒲毒农不介意地笑笑,退后一步道:“好好,我知道你了得,算我怕你。”
  他向干瘦老人一指,又道:“那一个姓池的更可怕,三十岁以上的成名人物,该不会忘了地灵老妖。”
  柯万成抱拳致意道:“蒲前辈请放心,地灵老妖的十二周天轮回手,算不了武林绝技,在下有人负责对付他。”
  蒲毒农道:“这个年青人陶森,武功与地灵老妖相差不远,你对付得了?”
  柯万成豪笑道:“柯某尚有此自信。”
  蒲毒农退至石头身旁,笑道:“威震齐鲁的神刀柯万成,大概不会是浪得虚名之辈,今天将有一场空前猛烈的恶斗。”
  他转向石头低声又道:“石头,你家大爷真走失了?”
  石头道:“是的,他会来找我。”
  蒲毒农道:“那么,我只好跟着你来找他了。”

×      ×      ×

  陶森已到了场中心,傲然叫道:“柯万成,你出不出来?”
  柯万成举步上前,笑道:“急什么?反正今天必须……”
  陶森已忍无可忍,一声冷叱,双掌上下翻飞,一口气连攻八掌。
  柯万成骤不及防,立即被迫得手忙脚乱,危极险极地八方闪躲,方避过对方的绵绵八掌抢攻。
  陶森不许他喘息,招式一变,连攻五指之多。
  柯万成双掌一错,上对下架退了五步,接下了五指,斜飘八尺叫道:“好霸道的天罡指!”
  陶森一闪即至,喝道:“还有更厉害的大力鹰爪功。”
  “嗤”一声裂帛响,抓裂了柯万成的右衣袖。
  “噗”一声闷响,柯万成一脚踢中陶森的右腿。
  两人倏然分开,双方皆未受伤,立即重新扑上,展开了空前猛烈的恶斗,双方棋逢敌手,一时难分轩轾,谁也抢不了上风。
  柯万成这一面,踱出一个身材矮小,貌不惊人的黑小子,年纪却是不小了,向地灵老妖招手笑道:“地灵老妖,你也别闲着,我老小子陪你玩玩,领教领教你的十二周天轮回手,来啦!”
  地灵老妖一怔,讶然道:“你是谁?老夫似乎认识你。”
  黑老小子呵呵大笑,抚摸着颏下几根稀疏的山羊胡,小眼眯成一条缝,道:“你说得不错,三十年前大概你曾经看了我一眼。呵呵!那是在京师保定府的一次庙会中,你带了几个法师画符撵鬼,暗中在传授收徒,被官府发现,出动高手围捕。你逃得很快,在经过……”
  地灵老妖脸色大变,骇然道:“你就是从背后打了我一掌的人,当时我以为是小孩并未在意,被你偷袭得手的黑小子。”
  黑老小子大笑道:“你的记性不差。呵呵!那一掌要不是我手下留情,你的尸骨早就物化了。来来来,我矮神荼邓风这次要打出你的贪婪念头来。”
  地灵老妖一声怪叫,奔出就是一掌劈向邓风的顶门。一高一矮,高的人掌即使不抬,也可劈及矮人的顶门。
  邓风一声怪笑,身子乱扭,从掌下一闪而过,小脚在掠过对方身侧时猛地踹出,半分不差踹在地灵老妖的左胫骨上,乘势窜出丈外,拍手大乐,笑道:“起来起来,这次不算。”
  地灵老妖摔倒在地,屈一膝跪起,脸色铁青切齿咒骂道:“你这卑鄙的小狗!除了抽冷子来一记偷袭之外,你还会些什么?”
  邓风一步步走近,笑道:“好,就给你来一记硬的!”
  声落手动,恍若电光一闪,“啪”一声暴响,地灵老妖挨了一耳光,大叫一声,原来单膝跪地的身子,滚跌出丈外去了。
  旁观的蒲毒农看得毛骨悚然,惊讶地自语道:“这怎么可能?简直比闪电还要快,可怕极了。”
  地灵老妖神气不起来了,爬起摸着左颊撒腿便跑。
  陶森与柯万成恶斗正酣,两人皆打出真火,真力损耗得差不多了。
  柯万成比较占上风,守得紧攻得猛,掌如开山巨斧,拳似千斤巨锤,占了七成攻势。
  陶森换了十余种门派的独门招式猛攻,时而拳时而掌,指爪并施势如狂风暴雨,可是却占不了丝毫便宜。
  地灵老妖一走,陶森心中大骇,斗志迅速地下降,手脚便不灵光了,一不小心,右胁挨了一记重拳,大叫一声,踉跄退出丈外。
  柯万成一跃而至,冷笑道:“你这人很阴毒,你已经先后用毒五次以上了,那位姓江的没将在下不怕毒的事告诉你吗?”
  陶森凶焰尽消,吸口气道:“区区还有更恶毒的暗器对付你。”
  柯万成冷笑道:“令师偷学了各门派不少绝活,在下不在乎你那些鸡零狗碎玩意,你掏出来保命吧,在下要你生死两难。”
  陶森左手一扬,暗器电射而出。
  柯万成右掌一拂,罡风乍起,暗器斜飞三丈外去了,道:“还有多少黄马宝,赶快放出来吧,不然就没有机会了。”
  一声长笑,赵振飞出现在四五丈外。

×      ×      ×

  石头欣然叫道:“大爷,你可来了!”
  陶森宛若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段浮木,大叫道:“赵兄,快来助我一臂之力。”
  柯万成冷笑道:“你来了厉害的帮手,但救不了你的。”
  赵振飞并不走近,在三丈外背手而立,泰然道:“陶兄,你有了困难?”
  陶森道:“是的,这姓柯的武功十分了得,兄弟难以支持。”
  赵振飞心中一动,笑道:“区区的武功,与你相差不远,恕难助你一臂之力。”
  陶森急道:“你我联手,必可稳操胜算。”
  赵振飞心念电转,忖道:“机会来了,正好胁迫他解约。”
  他摇摇头,若无其事地抹抹宝刀鞘,笑道:“抱歉,你们的恩怨,必须由你们自己解决。”
  陶森瞥了待机扑上的柯万成一眼,焦灼地向赵振飞道:“赵兄,唇亡齿寒,兄弟如果不幸,他们便会全力对付你了,是吗?”
  赵振飞大笑道:“怪事,我与他们无仇无怨,他们为何要对付我?”
  陶森道:“他们劫持了石头,目的在你。”
  赵振飞道:“在下已经打听过了,劫持石头的人是你,那些卖艺的人,正是你阁下的党羽,你怎么血口喷火?”
  陶森急叫道:“我可以发誓,劫持石头决不是在下的意思,在下与你有约,怎会劫持石头自找麻烦?”
  赵振飞道:“我何必助你呢?不错,我与你有约,胁迫我替你去办一件事。哈哈!你如果死了,我不是无拘无束了吗?陶兄,你安心的和柯兄拼命吧,区区不会助你的。”
  陶森狂乱地叫道:“赵兄,咱们一度曾经是同桌共饮的朋友。”
  赵振飞大笑道:“你就是利用机会向三百余位武林朋友下毒的,你这种朋友真妙不可言。朋友,我再也不管你的事了。”
  陶森已到了山穷水尽境地,惶然道:“赵兄,我死了,你还得践文公柏的约。”
  赵振飞道:“那让我去担心好了。”
  陶森道:“在下未死之前,你还得受约束。”
  赵振飞泰然道:“文公柏已答允在下约期顺延的要求,延至何时,那是在下的事,你两人已无权食言反悔,也许在下延至十年后方行践约,或者三十年并无不可。”
  陶森急道:“在下并未应允你延期。”
  赵振飞道:“你两人定下的奸谋,文公柏自然有权作主。算了,事实上五日之约早已过期,你不应允谁敢相信?哈哈!在下走了,你自己小心老命吧!”
  陶森大叫道:“在下有权要你立即践约。”
  赵振飞道:“你已经是将死之人,践什么约?”
  陶森道:“在下要求你办一件事。”
  赵振飞道:“不错,你是这样说的。哦!你的意思是,要我替你收尸的事了。”
  陶森真急了,不假思索大声道:“我要你助我脱困。”
  赵振飞道:“你这种要求是不合情理的。难道说,你要我去摘取天上的星月,我也得去办吗?”
  陶森道:“在下并未要求你上天摘星月。”
  赵振飞沉吟片刻,笑道:“陶兄,要在下立即践约并不难,在下也有条件。陶兄,当初在下答应践约,是你和文公柏三方约定的事,而现在文公柏不在,你只有一半的权利,在下有权拒绝,因此,你必须答应在下反提的条件,不然免谈。”
  可把陶森迫惨了,这一记反击相当沉重。
  柯万成站在陶森前面不足八尺,右掌已控制住陶森的活动空间,气势十分猛烈,陶森如有些少移动,绝难逃出柯万成的掌下。
  柯万成不愿违反武林规矩,在双方打交道期间乘虚进击,风度甚佳。但如果陶森一动,他就毫不迟疑地给陶森致命一击了。
  陶森已迫得无路可走,问道:“赵振飞,你要提什么条件?”
  赵振飞道:“我也要你替我办一件事。”
  陶森道:“你要办什么事?”
  赵振飞道:“当初订约,你也没有当面说,你只要求在下答应,因此你也必须先答应,在下当然不会要你上天去摘星辰。”
  陶森咬牙道:“好,我答应你!”
  赵振飞大笑道:“哈哈!你不是笨人。记住,三天之后,午正咱们在三江镖局见面,届时再告诉你所要办的事。”

×      ×      ×

  矮神荼邓风歪着小脑袋,笑嘻嘻地盯着赵振飞,怪腔怪调地问道:“年青人,你怎能救得了那姓陶的?”
  赵振飞道:“前辈,晚辈尽其在我,是否救得了他,那是次要的事。哈哈!他又不是在下的至亲好友,而是在下的仇敌。他不死,对我没有多少好处;他死了,我的处境反而好些。因此,你我根本不需担心他的死活。”
  邓风点头道:“看来你还不算太愚蠢,订这种约的人,一定是天下间最愚蠢的笨虫,可笑亦复可怜。现在,看你如何能解救他的危局。”
  赵振飞到了柯万成右侧两丈左右,淡淡一笑道:“柯兄已运足‘小天罗大定真气’奇功,这一掌出手,陶森不死也得脱层皮,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挽救。”
  邓风接口道:“有何办法,你何不试试看?”
  赵振飞从容不迫道:“以‘大金钟神功’从中插入,不用震字诀,以吸字诀将小天罗大定真气完全吸入,向地面引下,余劲可将陶森震飞丈外,但不致受伤。”
  邓风摇头表示不信,道:“你小小年纪,不可能练成少林绝学大金钟神功。目前生死关头,你到何处去找具有大金钟神功的人来解困?说了等于白说。”
  赵振飞身形疾闪,闪电似的从中插入,恰好挡在两人中间。
  柯万成的掌,及时推出。
  响起一声沉闷的音躁,劲风虎虎,走石飞砂。
  陶森大叫一声,震飘丈外砰然倒地。
  柯万成挺腰站直,脸色一变,道:“你竟然身怀少林无上绝学,柯某要斗你一斗。”
  赵振飞抱拳笑道:“柯兄,兄弟……”
  柯万成叱道:“住口!试试柯某的神刀利否!”
  一声刀啸,宝刀出鞘,一阵锐利无比的刀气骤然迸发,迫人的气势像山洪般向赵振飞涌去。
  赵振飞在对方强大的杀气压迫下,不得不拔刀自卫,刀出鞘杀气怒涌,刀炁和气势立即反击,将柯万成的刀气迫退回原处。
  刀光映日,寒气森森。
  在旁的邓风竟站立不牢,被刀炁杀气迫得向后急退,变色叫道:“全力相搏,非死即伤,两位并无深仇大恨,千万不可生死相搏。”
  赵振飞缓缓退了两步,正色道:“柯兄,邓前辈言之有理。”
  柯万成是行家,在赵振飞强大无比的刀炁压力下,感到自己真气有浮动之象,便知赵振飞比他高明得多,真要放手一拼,可能支持不了多久。
  这种没有胜算的拼斗,智者不为。
  赵振飞又退了一步,表示谦让,又道:“兄弟深感柯兄救护石头的盛情,感激不尽。”
  柯万成大感光彩,收刀道:“你救了这姓陶的,可知道后果吗?”
  赵振飞收刀苦笑道:“这厮曾经说过,我不杀他就是养痈成患,但兄弟仍不能杀他。”
  柯万成道:“为何?难道你甘心受他威胁?”
  赵振飞道:“恕难见告,柯兄见谅。这厮已不足为害,兄弟对付得了他。”
  他当然不能将打算告知柯万成。他要利用陶森和文公柏查出水仙宫的下落,这件事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
  柯万成道:“这厮纠集一群神秘人物,想要劫持一个人。而在下也有此相同的打算,与他有了严重的利害冲突,因此不能放过他。”
  赵振飞心中一动,忖道:“是了,又是为雷芙蓉而来的人,乾坤一刀的口供不假。”
  陶森已和姓骆的占据了雷府,通敌的袁通夜探黄叶寺,踩探雷芙蓉的下落,可知姓骆的并未能掌握雷家父子,否则为何不迫使雷远声出面把女儿接回来?
  他抱拳一礼,笑道:“杀了他无济于事,他只是一个受人利用摆布的可怜虫。放了他,他的暗中主事人便会出面了,柯兄以为然否?请冲兄弟薄面,饶了他这一遭。”
  柯万成用目光向矮神荼询问,矮神荼道:“好吧,叫他滚!”
  陶森恨恨地举步,在十余步外切齿道:“姓柯的,后会有期。”
  柯万成大声道:“在下等你,下次生死相决。”
  赵振飞也叫道:“陶兄,休忘了三日后午正之约。”
  陶森大叫道:“只怕你活不到第三天,咱们走着瞧。”
  陶森带着爪牙们垂头丧气走了。

×      ×      ×

  柯万成举手一挥,也带了同伴举步,扭头道:“赵兄,石头还给你,不要再叫他乱跑了。”
  赵振飞道:“谢谢柯兄关照。”
  他向蒲毒农走去,笑问道:“蒲前辈,怎么到了此地?消息如何?”
  蒲毒农苦笑道:“真是见了鬼了,查三姑娘三个家伙,竟然平空消失了,辟邪灯也再没有出现过,我浪费了好几天工夫,却一无所获,只好来找你通消息啦!”
  赵振飞一惊,道:“会不会被陶森的人囚起来了?”
  蒲毒农道:“有此可能,可是,陶森是在你离开镇江与雷民赴太湖后不久,突然失去踪迹的,失踪前的动静我完全知道,查三姑娘三个人,也不曾重返雷府活动,陶森根本不需囚禁他们,他们可以分散你的注意力,是吗?”
  赵振飞道:“等我回到镇江,再请谭老师查这件事。”
  蒲毒农问道:“你这里有些什么消息?”
  赵振飞向石头道:“石头,你把这两天的经过,和所见到的人,所听到的话,详细地说出来听听。”
  石头的记性不错,将所见所闻一一说了。
  赵振飞道:“蒲前辈,目下除了文公柏与陶森两批人之外,就以柯万成邓风这批人行迹最可疑了,可以肯定的说,他对在下似乎并无敌意,但为了雷家兄妹而来,却是无可置疑的事。前辈久走江湖,经验丰富见闻广博,可知道他们的来历吗?”
  蒲毒农沉思片刻,道:“我已经猜出一些头绪了,地灵老妖早年就是传布某一种邪教的主要人物,迄今仍然在传布邪教,所以有法主香主弟子等等职称。至于他们为何占据了雷家,显然是为了雷芙蓉,陶森仅是被利用在外活动吸引外人注意的小货色,最大的作用就是掩护他们占据雷府的阴谋。”
  蒲毒农的思路一变,又道:“邓风这些人,是江湖上亦正亦邪的人物,当无可能为了雷芙蓉所知的所谓宝藏,动了夺宝的心念。”
  赵振飞道:“邓风不是他们这些人的主脑,值得怀疑的是,他们为何急于要与陶森的主事人会谈,以武力相胁,可知邓风的主脑必定是实力雄厚野心不小的人物。”
  他语气略顿,问道:“前辈可知道出没在大河两岸,一个叫夏琛的人?”
  蒲毒农摇头道:“没听说过,他是不是武林人物?”
  赵振飞道:“是的,据说年纪并不大,隔纸熔金绝技已练至化境,而且也善用毒物。”
  蒲毒农道:“会不会是化名?”
  赵振飞道:“有此可能。我已传出信息,请李总镖头与杨帮主留心,也命本门弟子暗中查访。”
  蒲毒农问道:“目下你有何打算?”
  赵振飞道:“继续追踪雷氏兄妹,一到镇江,我打算立即发动攻击,再拖下去,可能误事。”
  蒲毒农笑道:“不错,拖久了不是办法。现在你我仍然分头行事,我继续打听查三姑娘三个人的下落,留意陶森的动静。”
  送走了蒲毒农,赵振飞偕石头返船。河湾已不见陶森的快舟,据舟子说已向北驶走了。
  船向北追赶,不久到了一座设有码头的小村。三江镖局的眼线,已在码头相候,发出了要求会面的暗讯。
  据眼线说,雷氏兄妹的船,速度突然加快走了。
  村西的大道上,曾发现几个形迹可疑的人,携带着奇形状怪如同棍棒的兵刃,可能是拜火教徒。这些人跟踪雷氏兄妹的船已有不少时日,但并无动手截击的行动。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