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浩荡江湖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寻踪追迹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六十四章 寻踪追迹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9

  这晚,是赵振飞与蒲毒农第三次联合出动。
  四更后,当两个监视的夜行人离去后,赵振飞与蒲毒农在店后的黑影小巷会合,低声道:“两位姑娘在我房中,吸引明里监视的人,今晚我们走近一些。”
  蒲毒农道:“走近一些?不到章府守候?”
  赵振飞道:“除非打算擒捉那些进进出出的人,不然不会有什么结果。就算人擒住了,他一口咬定是巡夜防贼的人,你能怎样?”
  蒲毒农道:“那你打算……”
  赵振飞道:“到镇海楼,看今晚是否还有人打灯号。”
  蒲毒农说声好,两人直扑吴山。

×      ×      ×

  两人在镇海楼两面一分,一南一北伏在百步外静候变化。楼下驻了丁勇,两人不便进入。
  不久,丰乐楼的灯号传来了,闪光的长短与那晚所见不同。
  然后,镇海楼最高处,出现闪动次序相同的灯号。
  片刻,同样的闪光出现在东面。
  伏在南面的赵振飞大感困惑,忖道:“是向江湾打的,是何用意?”
  浩瀚的钱塘江怒涛拍岸,黑沉沉,天连水水连天,偶或可看到远处海口的一星星闪烁渔火,涛声一阵阵传来,正是涨潮的时候。
  辽阔的江湾黑沉沉,突然,十余里外出现了闪光,看得十分真切,决不是渔火。
  闪动的次序,与丰乐楼所发完全相同。但最后稍停顿片刻,长短不同的闪光发回来了。
  赵振飞恍然,自语道:“那是一艘船,灯号是传向船上的,难道是官府与巡海船队连络不成?”
  可是,他并不相信是官府传递信息。
  杭州仅有巡江的小型巡船,巡海的舰队驻在海宁县,巡船仅在附近江面巡逻,不会远出十余里外。
  而且,巡船晚上是不出去的,那些丁勇懒得很。
  没有任何结果,赵振飞感到十分失望。
  破晓时分,他们回到客店。

×      ×      ×

  日上三竿,他起床洗漱毕,石头送来早膳,一面放置餐具一面说:“大爷,店家一早交代下来,要旅客这几天最好少到府衙附近逗留。”
  赵振飞愕然问:“为什么?这几天我根本就没在城里走动。”
  石头道:“听店伙说,京师派钦差押送修缮沿海八大卫城的专款五十万两,这几天可能抵达。本府所属各县依额缴交的助工银十万两,也将陆续解到,因此各地严加戒备,恐防有失,闲杂人等如形迹可疑,一律拘捕讯问。”
  赵振飞心中一动,像在沉沉黑夜中,突然看到了一盏明灯。
  修缮沿海卫城,每隔十年京中必定派专使押款前来办理,规定内陆各州县出钱助工,沿海各州县出丁工夫役,钦差押送专款到达,百日内便须动工。
  护送钦差前来的官兵,由左军都督府派出。督工则由杭州前卫、杭州后卫两卫所兼理。工银一到府城,警卫之责便由知府大人负全责。
  仅已知的工银,便有六十万两之多。
  杭州附近沿海八卫城,北起金山卫,南迄镇海卫,按往例,工银由府城启运至各卫,皆由望江门启运,由海宁卫的水军派船护送。
  六十万两银子,一船都装不完!
  这才是水仙宫所说的宝藏,宝藏在杭州而不是无极岛,六十万两银子足以令人疯狂。
  镇江之谋,只是掩护杭州行动的烟幕。
  难怪杭州并未发生其他事故,原来时机未至。
  如果想抢劫府库,那是不可能的,搬银子也要几百个人,除非有兵马攻城。
  如果等银子上了船,那就方便多了。
  以水仙舫那种装备齐全的船只,用五雷珠炸毁护航的快舟,乃是轻而易举的事。
  赵振飞已经可以断定,抢劫工银的行动必定在江上发生,工银启运便是行动的开始。
  也许出动众多的快船护航,可以吓阻水仙宫的人却步,但他怎能无证无据地说服知府大人?谁肯相信有人胆大包天抢劫工银?说不定官府把他看成疯子白痴呢。
  他必须阻止这件事发生,及早瓦解水仙宫的阴谋。这批工银如果被劫,沿海八大卫城必将无险可守,沿海居民无法获得保障,生命财产的损失恐怕会超过六十万两的十倍甚或百倍。
  问题是,他怎样才能找出水仙宫发号施令的秘窟来。
  出店之前,他撬开一条壁缝,向邻房的两位姑娘叮咛道:“我出去打听消息,如果有我所要找的人,便会派人回来传讯,可能要请你们出去一趟,你两人化装停当静候消息。”
  吴仙客问道:“赵郎,你要找的人是谁?”
  赵振飞道:“是一位姓吴的姑娘,我要你们去辨认她的身份,我怀疑她是水仙宫的人。”
  吴仙客道:“宫内的姐妹,我和大姐认识不少,除非经由高手加以化装易容,不然难逃我和大姐的眼下。”
  赵振飞道:“如霜,范南龙是老仙的独子,既然老仙还有两个女儿,怎又称为独子?”
  于如霜笑道:“老仙有两个女儿的事,仅是传闻而已,女儿总是外姓人,儿子只有一个,称独子并无不妥。”
  吴仙客接口道:“是啊,老仙的义女为数不少,至于传说她有两个或一个亲生女儿,谁也没见过,谁也不敢问。”
  赵振飞不死心,又问道:“老仙的妹妹,你们曾经见过吧?”
  于如霜道:“听说她有好几个姐妹,至于我们曾经见过的那位,我们称她为三姨,是个心狠手辣冷酷无情的人,很美。”
  赵振飞道:“你们的姐妹中,老仙姐妹是否特别喜欢某一个人?”
  于如霜道:“老仙如果喜欢某一个人,便会收为义女。我们都是从小被她掳来的人,管束甚严,很难看出她特别喜欢谁。”
  赵振飞道:“可否把水仙二号凌春风的像貌,具体的说来听听?譬如说她的脸型、面部可见的特征等等,她是否精于音律?琴上的造诣如何?”
  于如霜沉吟片刻,审慎地答道:“二妹的确很美,瓜子脸笑容常挂,笑时十分动人,令人有如沐春风的感觉,所以她的名字就叫春风。好像她左耳后有一颗小小的朱砂痣……”
  吴仙客接口道:“所有的姐妹,皆精谙音律,因为她们必须使用七音魔功克敌。”
  赵振飞道:“我知道,七音魔功我已见识过了。”
  吴仙客道:“凌二姐不但琴艺出色,对箫的造诣也极精纯,她中气足,内功火候比我高得多。”
  赵振飞点头道:“有线索了,但愿真是她。”

×      ×      ×

  他在涌金门雇船,打听出孤山梅园吴家的人,今天不曾外出,据说是吴瑶姑娘受到惊吓,近期不会出来游玩了,令他大感失望。
  既然吴姑娘不出来,他为何不前往登门拜望?
  孤山在里湖与外湖之间,本来是一座孤屿,数十年前知府杨孟瑛加建里堤,仿苏堤的型式建造,也有六座桥,孤山便不再孤。
  其实,孤山根本不算是山,太小了,说屿倒还名符其实,但称孤屿的人并不多,称瀛屿的人更少了。
  北山就是宋代士林逋植梅隐居之地,梅径依然郁郁苍苍,冬春之交,一片梅海,可是鹤早已绝迹。
  对面就是宝石山的保叔塔,两山相对形成空谷,也就是西湖十景之一空谷传声的所在地,游客至此大呼小叫听回声,在这里隐居休想耳根清静。
  吴家梅园,就在梅径的东首山坡间。
  画舫在断桥泊岸,赵振飞悠闲地踏上了湖滨。
  泊舟处已是孤山的山麓,其他游客皆至断桥留连,他却轻摇折扇走向梅径。
  距梅园尚有半里地,路旁的梅林中人影一闪,远在五六丈外飞跃而起,两个起落便穿林而出,劈面拦住去路,气势汹汹。
  是一身黑衣,佩了狭锋分水刀的护院许彪,虎目圆瞪怒形于色,神情极不友好。
  赵振飞并不感到意外,淡淡一笑,止步观变。
  许彪哼了一声,沉声道:“朋友,算算你也该来了。”
  赵振飞唰一声合上折扇,泰然道:“不错,在下来了,还不算迟。”
  许彪大声道:“事实上你已来晚了一天,梅园今天概不接待外客,至亲好友亦不例外。”
  赵振飞笑道:“阁下是章府的人,越俎代疱替吴府挡驾,是不是多管闲事了?”
  许彪道:“二公子与吴家乃是通家至好,在下为吴府挡驾,理所当然。”
  赵振飞道:“听起来好像颇有道理,可是,你能挡得住区区在下吗?”
  许彪胸膛一挺,狞笑道:“杭州知道你赵鹏飞是少年书生的人不少,恐怕知道你身怀绝技的人就不多。王三公子说你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在下却不信邪。”
  赵振飞心中一动,笑道:“怪事,王海华兄怎么把在下的事告诉你了?你章家不是与王家因民壮的事不和吗?”
  许彪道:“在下当然有办法打听出来。”
  赵振飞道:“这就难怪了,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任何秘密的事,只消留心些,早晚会暴露出来的。”
  许彪不怀好意地迫进一步,咬牙道:“阁下,今天你只来了一个人?”
  赵振飞道:“不错,在下这几天一直就独来独往,王海华兄几乎挨了一飞刀,不敢出来了,在杭州,在下只有他这位朋友,在下与章家无冤无仇,与阁下也素昧平生……”
  许彪用一声冷哼打断他的话,沉声道:“鬼才相信你的话,今天你不可能再派人从在下身后用暗器偷袭了,你那些会用妖术的人不在,我不信你胜得了在下的钢刀,你带了兵刃吗?”
  赵振飞摇摇头,笑道:“阁下是做贼的叫捉贼,做贼心虚,欲盖弥彰。在下这几天游遍西湖十景,可曾有人看到在下带兵刃?”
  许彪哼了一声,虎目精光四射,冷笑道:“那么,在下也不用兵刃对付你。”
  赵振飞笑道:“想不到你倒有几分豪气,像是脱胎换骨成了好人呢,在下深感诧异。”
  许彪并未注意听他的话,更未留心他话中的含义,径自解下分水刀,向林中一丢。
  一株老梅树下,窜起一个黑衣大汉,接住抛来的分水刀,重新向下一伏,隐起身形。

×      ×      ×

  赵振飞用目光环视一匝,笑道:“附近最少也伏有十个人,实力相当雄厚呢。”
  许彪拉开马步,左掌徐引,冷笑道:“阁下来历不明,神秘莫测,是否真如王三公子所说身怀绝技,在下存疑。当然,在下并不敢大意轻敌,带了十位同伴候驾。尊驾如果是为吴姑娘而来,趁早打消这愚蠢的念头,吴姑娘乃是二爷的爱侣,你要放明白些。”
  赵振飞哈哈大笑道:“阁下,你以为在下是为吴姑娘而来的?”
  许彪厉声道:“你心里明白,有许某在,你休想横刀夺爱。即使你过得了在下这一关,在下的十位同伴也会阻止你前往梅园,你有自信能击败在下的十位同伴吗?”
  赵振飞懒得和许彪说道理,掖起长袍的衣袂,折扇往衣背领上一插,拍拍手笑道:“既来之则安之,总不能被你们十一个高手唬了回去,凡事总得试试,被人一吓就打退堂鼓,八辈子也成不了事,对不对?阁下,你就出拳头,上啦!”
  许彪不再多言,猛地踏进两步,大喝一声,左掌一挥,先出虚招,接着右拳发如千斤巨锤疾攻中宫,拳风虎虎,内力山涌。
  赵振飞不理会左掌,一声轻笑,跨步移位闪过正面,左掌如刀,闪电似的劈向许彪的右肘。
  许彪不愧称护院教头,反应奇快,一拳落空便知遇上可怕的对手,收拳沉肘避招,身形略向左退移,右脚发如迅雷,急挑赵振飞的右膝。
  两人皆怀有戒心,招式皆不敢使老,皆有意避免硬接硬拼,招一发即收,迅即变招反击,一沾即走,因此表面上看,两人棋逢敌手,以快打快,攻防之间皆迅疾凶猛,其实双方皆暗中保持实力,不至紧要关头,不愿以绝招进攻,所以事实是有惊无险。
  一二十招过去,赵振飞击中对方三掌,但皆未能击实,对方禁受得起,他自己也被许彪击中左膀一拳,这一拳竟然份量不轻,幸好他承受得了。
  许彪愈打愈心惊,也打出真火,拳掌的劲道逐渐加重,已开始贴身抢攻了。
  赵振飞也有点不耐,心念一动,劲道与招式立即改变,压力骤增,无形的煞气随心念而暴发。
  许彪一拳攻出,斜身奋勇切入。
  赵振飞双手招式一变,但见掌影漫天彻地而至,虚虚实实,莫测其所自来。
  许彪以为得手了,拳已及对方的胁肋要害,岂知拳头一震,无形的抗力增加了十倍,只觉眼一花,似乎百十只手掌同时在身上落下。
  “噗啪”两声闷响,那是拳掌着肉声。
  许彪大叫一声,飞退丈外,双手掩住右胸和右颈后,踉跄止住退势,用千斤坠稳下马步,脸色突然变得苍白如纸,虎目骇然怒张,张口结舌用奇异而充满惊骇的眼神,意似不信地死盯着对面并未乘势追击的赵振飞。
  赵振飞深深吸入一口气,十指伸屈数次,点头道:“阁下比往昔精进了不少,但仍然算不了一等一的武林高手。”
  许彪打一冷战,悚然退了两步。
  赵振飞迈进两步,冷笑道:“你如能再接得下十招,在下放你一马。”
  许彪不敢让赵振飞贴近,徐徐走步移位,惊疑地问:“你……你是少……少林门人?”
  赵振飞道:“你自己去猜好了。”
  许彪沉声道:“刚才你用的怪异招式,分明是贵派的秘学迷踪三十六手,在下并不陌生。”
  赵振飞道:“既然是秘学,你怎知道?”
  许彪道:“十二年前,在下碰上一个姓张名英的少林门人,就是用这种怪手法将我击败的。”
  赵振飞笑道:“十二年来,你仍然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这种怪手法?阁下未免太令人失望了。”
  许彪毫不脸红地大声道:“少林绝学冠绝武林,在下输了并不丢人。”
  赵振飞道:“你又输了,又怎么说?”
  许彪拍拍胸膛大声道:“胜负是常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怕输,只怕输不起。不错,你比在下高明多多。”
  赵振飞对许彪颇有好感,并不急于逼迫,笑道:“好说好说,看来你绝难再接得下赵某三五招。”
  许彪道:“那么,休怪许某下令围攻了。”
  赵振飞道:“阁下如果下令围攻,在下为了自保,必定全力施展,死伤在所难免。”
  许彪道:“即使死伤殆尽,在下也要尽力阻止你侵犯梅园,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话未完,举手一挥,又道:“必要时咱们要动兵刃,阁下瞧着办好了,勿谓言之不预。”
  十个大汉纷纷现身,声势骇人。

×      ×      ×

  赵振飞扫视众人一眼,取下背领上的折扇,道:“在下见过比你们大十倍的声势,你们可以随时拔刀剑出手。”
  先前接分水刀的大汉,到了许彪身后奉上刀。
  许彪一面将刀佩上,一面沉声道:“在围攻之前,在下要先用刀斗你一斗。”
  赵振飞道:“也好,赵某就陪你玩玩。”
  许彪拔刀出鞘,狭狭的刀身,刃薄如纸,刀背却厚,晶芒耀目生花,确是经过精工细磨的宝刀。
  赵振飞脱口赞道:“好刀!亮晶晶宛若一泓秋水,吹毛可断能斫金折铜,你在打磨上下不少工夫,并未偷懒。”
  许彪徐徐引刀,大声道:“不管你是否有兵刃,在下也要向你进击。”
  赵振飞道:“那你就请吧。”
  刀一举,刀气骤发,杀气弥漫四周,许彪神色庄严,徐徐欺进。
  赵振飞徐徐向左绕走,紧吸住许彪的眼神,抗拒对方强大的气势,许彪的凌厉刀气,压制不了他的心神,对方的修为比他强了一大截,虽有宝刀在手,对他仍难构成威胁。
  绕了一照面,许彪突然看准时机,一声沉叱,刀光一闪,破空而至,宛若奔雷掣电,无畏地发出强力的抢攻,声势雄浑无匹,刀上的功夫相当精纯。
  赵振飞轻灵地闪动,脚下如行云流水从容不迫,但闪动间捷逾电闪。
  刀光飞舞,一刀连一刀八面风生。
  赵振飞进退自如,在绵密的刀影封锁下飘忽不定,不时伸手钻隙而入,折扇不攻则已,攻则必取腹胁要害的穴道,点打挑拨迫对方收招自保。
  五招、十招……
  刀光更急,更狂,宛若狂风骤雨,锐不可当。
  蓦地,人影穿透刀光的封锁疾射而出。
  接着,传出一声折扇抖张的声音。
  刀光乍敛,刀气四逸。
  赵振飞站在丈外,轻摇折扇状极悠闲,似乎刚才并未发生凶险的打斗,他正在欣赏梅径的良辰美景。
  许彪满头大汗,脸色发青,虬须猬张,呼吸重浊,右手提着刀,软绵绵地吊在身旁,刀尖着地,毫无力道,怪眼中涌现惶乱与绝望的神色。

×      ×      ×

  赵振飞轻描淡写地微笑道:“消乐穴未毁,你的右臂仍可保全,但十天半月好不了,用推拿术治疗,加上药物内服,三天或许可以痊愈,放心好了。”
  许彪冷汗直冒,咬牙道:“在下栽了,必须下令围攻。”
  赵振飞道:“何必呢?你何苦要手下的人送命?”
  许彪道:“食人之禄,忠人之事,在下已无别路可走。”
  赵振飞道:“驱羊斗虎,智者不为。阁下,何不将章二爷请出来,咱们当面解决?”
  许彪沉声道:“二爷不在,目下可能已带了人远赴富阳,民壮已乘船动身了。”
  赵振飞一怔,讶然道:“远赴富阳?为何?”
  许彪道:“不但至富阳,很可能到桐庐。”
  赵振飞道:“鬼话!带了民壮到桐庐?桐庐属严州府,去攻城掠地吗?”
  许彪道:“那一带闹民变,山贼与江盗四出窜扰,严州知府大人来了急报,要求两府联合行动,克期前往清剿。”
  赵振飞一惊,急问:“这一来,沿江一带江塘海堤,不是无人把守了?”
  许彪道:“本城的士绅以王家为首,本来就反对大爷二爷一手训练的民壮巡逻江堤,说是妨碍商旅,阻扰水运,太平盛世用不着昼夜防寇。知府大人耳根软,毫无远见,恨不得把大爷二爷早早打发掉,去桐庐岂不公私两便?”
  赵振飞阴阴一笑道:“这一来,你们也是公私两便,正好如意了。”
  许彪听不出弦外之音,惑然道:“阁下,你胡说什么?什么正好如意?”
  赵振飞道:“难道要在下点破吗?”
  许彪冷笑道:“在下不懂你的意思。”
  赵振飞道:“你以为在下是为吴姑娘而来?哼!在下的意思是五十万……算了,反正你该明白在下的意思。章二爷派人侦伺在下……”
  许彪抢着接口道:“你少臭美,二爷犯得着派人侦伺你?像你这种仗着祖上几个臭钱,到处猎艳的纨绔子弟,二爷根本就懒得和你打交道。”
  赵振飞心中一动,正色问:“阁下,你的话是真是假?”
  许彪大声道:“十年前,在下坏事做尽,就是不说假话。十年来洗面革心,发誓重新做人,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力争上游,更不会说假话。阁下,许某要下令围攻了。”
  赵振飞摇手道:“且慢,你我之间,也许有了天大的误会。”
  许彪道:“什么误会?”
  赵振飞道:“在下郑重问你,阁下真的叫许彪?”
  许彪一呆,低下了头。
  赵振飞沉声道:“说!真假自有分晓。”
  许彪慢慢抬起头,吸口气一咬牙,挺胸沉声道:“在下是江淮巨寇混江龙徐定邦。”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