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浩荡江湖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穷追猛打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七十三章 穷追猛打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9

  老农不知道铁冠道人的身份,误以为是普通的采药道人,虽然佩了剑,充其量只会一些普通拳脚而已,因此忘了自身的职责,贪心地想置铁冠道人于死地,不自量力发动突击,枉送了老命,也误了大事。
  担任暗哨的人,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生死关头,不然决不可暴露身份。
  暗哨主要的工作是将讯传出,与人动手便是最严重的失职。
  铁冠道人挺身而起,除下铁冠察看,变色自语道:“这家伙好霸道的鹰爪功,好险!”
  铁冠出现五个指尖压迫而成的凹痕,如果是普通布制的道冠,脑袋必被抓裂,老命难保。
  他走近逐渐停止抽搐的老农,歉然道:“施主,不要见怪贫道狠毒,施主出手太毒辣了,贫道深感抱歉,你已经无法救治了。”
  老农手脚一松,呼出最后一口气。
  铁冠道人在江湖名气不小,身手相当了得,出其不意一脚猛攻,力道十分可怕,老农不但下阴碎裂,而且内腑崩散,不死何待?
  他将老农的尸体移至草丛中,发出三声鸟鸣,通知赵振飞监视哨已经消除。
  农舍的左后方,传来赵振飞发出的鸦噪声,表示内围警哨亦已解决了。
  农舍中仍无动静,两个扫落叶的人已入屋去了。下面林深草茂,竹丛浓密,无法看到赵振飞的身影。
  赵振飞清除了两名警哨,神不知鬼不觉接近了农宅的左后方。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大胆地深入,距农舍尚有三四十步,便发觉围绕农舍的竹丛,设了不少禁制。
  他耐心地清除了数处伏弩,拆除了数处下设七寸竹刀的有掩盖陷阱之外,已预先留下退路。
  竹丛至农舍,中间约有二十步空地,零星摆设了不少树枝、草堆、竹箩、木架。
  表面上看,这些东西平常得很,毫无异处,但他却看出暗藏危机,不懂的人一走进去,便会触发禁制,即将风云变色,景物全变。
  他仔细观察片刻,了然于胸,踏入空地,首先便向屋前绕走七步,再绕过一座草堆向外退了九步,伸手从一只竹箩下面,拔出一面三角杏黄旗,倒插入身后的一堆稻草顶端,一步步探索而行,向屋后绕走。

×      ×      ×

  不久,他到了农舍的左前方。
  门口的小竹凳上,坐着一名老汉,正聚精会神地整修一把竹耙,毫未留意来了不速之客。
  他从一堆木柴后踱出,呵呵一笑道:“你们太过倚赖奇门阵,居然不派人看守,无人看守的奇门生克五行阵,与废物一样,发生不了多少作用。”
  老汉吃了一惊,骇然站起问:“你……你是怎样进来的?”
  他已接近屋前,笑道:“走进来的。本来,在下打算费些工夫,利用竹梢弹过来,但弹过来便没有退路,不够安全。”
  老汉还弄不清他是谁,竹耙一扬,沉声问:“你是谁?是哪一路的人?”
  他信手向外一指,道;“东面一路,这里谁是主事人?曾大爷来了吗?”
  老汉发出一声低啸,向门口急退。
  赵振飞知道话说错了,所谓言多必失。
  不过,他并未打算混入,说错了无关宏旨,猛地一声长笑,闪电似的跟进,伸手便抓。
  老汉大吃一惊,没料到他来得那么快,已无法退入大门,大喝一声,竹耙向伸来的大手猛拍。
  竹耙宽有尺半以上,在高手的使用下,威力比刀剑差不了多少,可能更要灵活一些。
  赵振飞左手一拂,崩开竹耙抢入老汉怀中,右掌如开山巨斧,劈在老汉的胸口上。
  老汉狂叫一声,仰面跌入门内去了。
  脚步声急骤,抢出三名大汉。
  门外空荡荡,鬼影俱无。
  屋左远处的竹林内,传出震耳的豪笑声。
  片刻,屋内涌出二十余名男女,紧张地遍搜四周。
  最后出来了三位艳丽的少女,正是曾在龙冈大院出现过的冷凤主婢。
  冷凤仍是一身月白衫裙,风华绝代,明艳照人,领着两侍女在屋侧走了一圈,向随在身后的几名大汉道:“人已经走了,不必再穷搜。”
  一名大汉欠身道:“启禀姑娘,杨老受伤甚重,不醒人事,问不出结果来,不知入侵的是些什么人。”
  冷凤道:“只进来了一个人,是个高明的行家。”
  大汉一怔,道:“姑娘怎知道……”
  冷凤道:“地面留下了足迹,是个胆小鬼,预先开设了退路,一沾即走,不知有何图谋……”
  话未完,屋后的山坡上传来一声暴叱。
  大汉欣然道:“暗哨把他拦住了。”
  冷凤挥手急叫道:“追!休教他跑了,他已发现咱们的住处,必须捉住他问口供。”
  赵振飞在后面的山坡,会合了铁冠道人,发出暴叱声之后,立即隐起身形。
  居高临下看得真切,首先他便看到了一身白衣裙的冷凤,只感到心潮一阵波动,不由自主长叹一声。
  冷凤这位像貌与风华酷似尤丽君的少女,勾起了他藏在心底的情潮。
  人天永隔,情何以堪?
  他紧了紧宝刀的系结,喃喃自语道:“果然不出所料,镇江的人到了,她暴露了身份,今天的收获不少。”
  二十余名爪牙距桃林不远,分四路向山上飞奔,估料入侵的人必已撤走,因此并未沿途搜索,拼全力狂追,去势甚疾。
  赵振飞蛰伏不动,任由这些人安全超越。

×      ×      ×

  这一带山区林深草茂,三追两追,人都分散了。
  向北是南屏山余脉;向东是凤凰山的分支;西面乃是南高峰分出的支脉,各处皆有小径,二十余个人,不久便分散得零零落落。
  冷凤带了两名侍女和两名大汉,追的是南高峰支脉,沿山腰的小径一阵急走。
  在前面搜踪的一名侍女,突然停下来扭头道:“小姐,这条路上一早不曾有人走过呢。”
  冷凤挥手道:“逃走的人不会沿小径逃,避免留下足迹,我们追到前面去,再回头搜,快走!”
  右后方不远处,小径旁一株大树下,突然传来赵振飞一声长笑,接着道:“冷姑娘,你们追什么人呀?”
  五个人皆大吃一惊,冷凤的脸色突然变得极为苍白。
  两大汉之一,正是负责阻止赵振飞从江边脱逃的主事人,打一冷战骇然惊呼:“你……你是人是鬼?”
  赵振飞抱肘倚树而立,笑道:“阁下,你看我像鬼吗?”
  大汉仍然惊魂未定,又冲出一句:“你……你没有死?”
  赵振飞呵呵大笑,向满脸惊疑的冷凤道:“冷姑娘,你这位手下是不是高烧不退病势不轻,怎么一大早语无伦次?”
  冷凤脸一沉,向大汉厉声问:“孙永福,你怎么连人鬼都分不清了?”
  大汉脸无人色,欠身惶然道:“属……属下该……该死……”
  冷凤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大汉盯着赵振飞,期期艾艾语不成句:“属……属下亲……亲眼……江…… 江边那……那时的……的确……”
  赵振飞接口道:“冷姑娘,不要怪他,你看他多可怜?真吓坏了,你逼死他也没有用。”
  冷凤脸上的寒意很快地消失,换上了动人的笑靥,袅袅娜娜向赵振飞行近,仪态万千地举手轻掠鬓脚,白玉般莹洁的皓腕滑出袖口。
  赵振飞几乎可以看到冷凤的整条裸臂,因为冷凤的衣袖又宽又大,而里面并未加穿紧身的衣衫。
  他当然知道冷凤是有意的,表面上冷凤的神态却十分自然,如换在别的女人身上,这种举动便会成为勾引良家子弟的妖媚荡态,而冷凤却表现得十分自然而和谐,虽引人绮思,却极富美感,毫无淫荡妖媚的成份。
  他感到心中一荡,赶忙将目光移开。
  他想起了尤丽君,想起在囚香洞府第一次会晤尤丽君的情景。
  他想起尤丽君那投怀送抱如醉如痴的一吻,那风华绝代谪凡仙子似的倩影,仿佛似在眼前幻现。
  他的目光无法从冷凤身上移开,冷凤已站在他面前,吐气如兰,属于少女特有的肌香沁鼻。
  依稀,尤丽君正站在他面前,正向他嫣然微笑,向他倾吐无尽的情意。
  他进入意乱情迷的幻境,忘了尤丽君已不在人间,忘了地火黑风的浩劫,忘了五雷珠爆炸的惨剧,忘了人间凋谢了的那朵超凡绝俗的娇花。
  尤丽君正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正妩媚地要投入他的怀中。
  他伸出双手,强烈地期待着将尤丽君拥入怀中。
  尤丽君的双手向他伸出了,娇羞万状地向他的怀中偎来。

×      ×      ×

  蓦地,身后传来铁冠道人沉雷似的当头棒喝:“赵大侠小心!”
  就在第一个字入耳的同时,他猛然一震,神智倏清,眼中突然看到了异象。
  尤丽君那美绝尘寰的可爱面庞,这时并不怎么可爱了,表面涌起一层淡淡的灰色迷雾。
  尤丽君那双令他意乱情迷的勾魂摄魄明眸,出现了阴冷慑人的冷电寒芒。
  这种转变太可怕,太不可思议了。
  彻骨奇寒的纤掌,已触及他的身躯。
  经过千锤百炼的超人反应,与及先天的超人秉赋,令他不假思索地急速退后,一闪之下,不仅脱出冷凤的掌力控制,而且神乎其神地闪在树后。
  冷凤一怔,将发的奇异掌力及时收回,脸上的灰雾迅即消散,讶然扭头向语音传来处喝道:“什么人?站出来说话。”
  一名侍女飞掠而出,身动剑亦出鞘。
  赵振飞身形似电,劈面拦住侍女笑道:“且慢!去不得,这附近布了奇毒,乱冲乱撞保证有死无生。”
  侍女打一冷战,刹住脚步,手中剑作势挥出,因为赵振飞赤手空拳完全暴露在剑尖下。
  剑只消往前吐出,必可置赵振飞于死地,机会难逢,良机不再。
  可是,侍女却不敢利用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赵振飞的声威,令侍女不敢妄动。
  赵振飞已恢复原状,道:“我是为你好,在下这位隐起身形的朋友,心狠手辣,不怎么好说话。”
  冷凤叫道:“退回来!”
  侍女应声退回。
  赵振飞道:“冷姑娘,这才是最聪明的举动。”
  冷凤哼了一声道:“那人是不是蒲毒农?”
  赵振飞道:“是又如何?”
  冷凤傲然道:“他禁不起本姑娘的侍女一击。”
  赵振飞道:“也许你说得对,可是他的奇毒足以将你的侍女送入地狱,世间有许多事,不是凭武功高强便可以万事如意的,你说对不对?”
  冷凤换上了笑容,道:“据本姑娘所知,你却是倚仗武艺高强而任性而为,无所畏惧。”
  赵振飞笑道:“相反地,在下似乎处处碰钉子。初次受胁迫于范南龙,再次受迫于陶森及文公柏,摧毁水仙宫的大计功败垂成,镇江之行闹了个焦头烂额,目前在杭州,似乎并未获致成功。”
  他淡淡一笑,扫了众人一眼,虎目中神光似电,逼视着媚笑如花的冷凤,又道:“姑娘刚才施行的离魂大法,在下几乎成了姑娘的掌下亡魂。”
  冷凤笑道:“赵大侠,阁下是少林佛门弟子调教出来的绝顶高手,似乎定力并不怎么深厚。”
  赵振飞道:“魔由心生,在下一念之差,几乎招来杀身之祸。我不否认定力不足,因为在下毕竟年轻。冷姑娘,你怎么知道在下和尤丽君之间的一段凄恻情缘?”
  冷凤故作惊讶问道:“谁……谁是尤丽君?”
  赵振飞冷冷一笑道:“冷姑娘,事到如今,你又何必装腔作势?在镇江,在下已经知道你的来历了。”
  冷凤惑然道:“真的?”
  赵振飞道:“经过今晨江边炸船之变,姑娘的身份可说已暴露无遗,你我已用不着勾心斗角胡扯了。”
  冷凤道:“原来是你跟踪孙永福那些人,找到了本姑娘的落脚处,难怪!”
  赵振飞心中一动,笑道:“姑娘只料中了一半,其实是一位姓曾的人,派人将你们的消息透露给区区在下,而后由枯骨神君厉英加以证实……”
  冷凤脱口骂道:“该死的东西!果然不出所料,咱们内部有吃里扒外的人。”

×      ×      ×

  赵振飞心中暗喜,话锋又转:“姑娘在农舍外设了五行生克奇阵,可知已身兼两家奇学,可喜!可贺!”
  冷凤又是一怔,问道:“你说的话,的确令本姑娘有莫测高深之感,你凭什么如此武断地认为……”
  赵振飞抢着接口道:“当然在下有足够的证据。姑娘刚才用离魂大法,引发在下对尤丽君的强烈思念而进入幻境。”
  冷凤道:“这又能证明什么?天下间会离魂大法的人并不少。”
  赵振飞道:“而离魂大法可以移入幻境的流派,却只有茅山一脉,也正是文公柏、秦容姬那些人的同门相传。”
  他嘿嘿两声,又道:“姑娘的容貌酷似尤丽君,神韵风华也相去不远,可是其中有异。”
  冷凤道:“异在何处?难怪在镇江初次见面,你虽然惊讶,但并未动情。”
  赵振飞道:“事到如今,说给你听已经无关重要了。”
  冷凤道:“贱妾洗耳恭听。”
  赵振飞道:“姑娘明艳中带有三分刚健,眼神欠缺尤丽君的温婉可怜神情。最大的不同,是尤丽君另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女性柔婉气质,一种令人宠爱怜惜的动人神韵,不论任何人见了她,皆平空生出保护她、怜爱她、不忍拂逆她、伤害她的感情。”
  冷凤脱口道:“见鬼!我不信。”
  赵振飞笑道:“事实你心中并不否认,因为假华水仙虽然也对你宠爱有加,但她的爱心,却完全贯注在尤丽君身上,这件事令你深感不满,因此宁可留在传你茅山道法的人身边,而不愿随水仙舫在江湖示威流浪。”
  冷凤脸色大变,骇然问:“你……你说什么?”
  赵振飞道:“假华水仙的确曾经有过一位亲生爱女,可惜已经永别人间,二十五年来,假华水仙在天下各地掳劫资禀才貌俱佳的女童,加以调教造就,用意固然是调教出一批武艺高强的心腹,作为日后称霸江湖的本钱,但最主要的是,要在这些女童中,找出一个与她死去的爱女,气质与才貌完全相同的人,寄托她强烈的母爱。稍为出众的人,她收为干女儿,像吴仙客就是其中之一。”
  他的脸色阴暗下来,又道:“最像的,干脆就将她当作亲生女儿看待。”
  冷凤悠然一叹道:“你的猜测很有道理。”
  赵振飞道:“她找到了三个,一个是你,一个是凌春风,一个是尤丽君。而你与尤丽君都被以为自己的确是她的亲生女儿。”
  冷凤哼了一声道:“我本来就是她的亲生女儿。”
  赵振飞笑道:“可惜你不是,尤丽君直至逝世的前一刻,方知道自己不是假华水仙的亲生女儿。你缺乏尤丽君的气质与神韵,因此所获的爱自然有别。可惜的是,尤丽君不幸患了绝症,更加教人怜惜,这就引起你的妒嫉,也就是你不愿留在水仙宫的理由。你获得水仙宫的真传,也获得汪老师父所传的衣钵,你是相当幸运的。”

×      ×      ×

  冷凤哼了一声道:“你在挑拨我母女的感情。”
  赵振飞道:“真的?告诉我?你姓什么?”
  冷凤道:“你知道我叫冷凤。”
  赵振飞道:“你不姓尤?不姓徐?不姓范?”
  冷凤道:“胡说八道!”
  赵振飞道:“范南龙是假华水仙的独子,你为何不姓范?假华水仙死去的女儿,很可能是与江湖第一美男子玉潘安尤修明所生的,玉潘安为争江湖霸主的宝座,不幸身死黄山天都峰,失足跌下千丈深崖,假华水仙将尤丽君安置在黄山囚香洞府,岂是无因?”
  冷凤默然,赌气道:“我不听你的鬼话。”
  赵振飞道:“听不听信不信,那是你的事,反正在下对你们的身世之谜毫无兴趣。”
  他神色一正,沉声问:“汪老师父是不是与令堂会合了?第二号水仙舫现在何处?说!”
  冷凤哼了一声道:“你这一辈子休想知道,今天你的末日到了。”
  赵振飞虎目怒睁,杀气怒涌,厉声问:“你们把吴仙客与于如霜掳到何处去了?”
  冷凤突然拔剑出鞘,大声道:“本宫的叛徒,自有宫规处治,不劳过问。”
  赵振飞冷笑道:“冷姑娘,不要逼在下动刀。”
  冷凤的剑遥指他的胸腹要害,无边杀气如怒涛汹涌,剑气彻骨奇寒,强大的气势已罩住了他,厉声道:“本宫的人,一而再受挫于阁下之手,本姑娘却是不信,你到底有何等功参造化的能耐。”
  赵振飞不为所动,冷然道:“刚才你想用太阴手偷袭,该知道在下的能耐。冷姑娘,好来好去,希望你我不要反脸成仇。”
  冷凤一咬牙,举手一挥。
  两侍女探手入怀,取出一面小钢盾,左盾右剑,两下一分,形成犄角之势。
  孙永福与另一名大汉也左右一分,分持护手钩与草刀,堵住了外围。
  赵振飞手一抄,掣刀在手,沉声道:“冷姑娘,还来得及回头。”
  冷凤傲然道:“为你自己担心吧,五比一,你没有任何取胜的机会,你只有一条路可走。”
  赵振飞冷笑道:“此地空敞,不像水仙舫无法施展,五个人奈何不了我赵振飞,听在下良言……”
  冷凤不听他的良言相劝,一声冷叱,走中宫踏洪门,剑化长虹吐出重重剑影。
  两侍女也不慢,挥剑围攻。
  赵振飞一声低叱,刀涌千层浪,如涛的刀炁发如排山倒海,展开平生所学,刀动处威风八面,气势磅礴,锐不可当,在重重剑山的压迫下,真力澎湃如潮,指东打西,宛若龙腾虎跃。
  好一场空前猛烈的恶斗,二十余招之后,形势已有所改变,刀光如电,已有掩盖剑气的迹象。
  “当”一声大震,刀击中一名侍女的钢盾,侍女惊叫一声,斜飞丈外,花容惨变,举盾的手颤抖着徐徐下垂。
  接着是又一声惊呼,另一名侍女的发髻随刀离体飞向上空,骇然暴退两丈外,成了个光顶的短发怪人。
  赵振飞奋起神威,一连五刀,把冷凤迫得连换四处方位,有点手忙脚乱,失去反击的锐气。
  孙永福虬须戟立,大吼一声挥钩冲上救应。
  另一名大汉也不约而同疾冲而上,挥刀攻出,策应孙永福。
  赵振飞宛如背后长了眼睛,舍了冷凤大旋身接招,势若猛虎回头,人与刀浑如一体,发出致命的雷霆一击。
  人影合而又分,刀光从中间逸出,蓦地罡风倏止,刀光停止流转。
  赵振飞卓然屹立,宝刀指向反扑而来的冷凤,虎目中光华熠熠,威风凛凛,宛若天神当关,沉声道:“再向在下递剑,你将永远后悔。”
  冷凤攻势倏止,脸上流露惊骇的神色,似乎不相信赵振飞已击败了她的四名同伴。
  孙永福以钩支地,吃力地支撑着不倒下,脸色死灰,眼神全变了。右肋下,血染衣襟。
  另一名大汉也好不了多少,一手按住右肩,血从指缝中涌出,摇摇欲倒。
  赵振飞迈进两步,又道:“说出两位姑娘的下落,在下不为己甚。”
  冷凤银牙一咬,功行剑尖,作势进击。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