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浩荡江湖 >> 正文  
第八十八章 众叛亲离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八十八章 众叛亲离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9

  华斌力尽失足拌倒,未伤在小飞盾下,却被于如霜一剑刺入腹肋,仰面便倒。
  于如霜也到了虚脱境地,耳目已不灵光,耳中听到了娇叱声,但已无力支持,失去了反应的能力。
  一柄拂尘插在她的背心上,拂柄入体两寸左右,巨大的冲击力,将她冲倒在华斌身上。
  房门口,是用拂尘掷击于如霜的宫装蒙面妇人,赫然是柳紫烟,胸口出现一段剑身,吃力地站在房门口,双手抓住透胸而过的剑身,浑身猛烈地颤抖。
  柳紫烟身后,站着凤目带煞的凌春风,手中剑已洞穿柳紫烟的身躯。
  凌春风飞起一脚,柳紫烟向前一栽,长剑离体,胸口鲜血狂喷而出,人向前栽倒,滚了两滚便断了气。
  凌春风飞步抢入,扶起于如霜的上身,哭泣着叫:“大姐,大姐……我来晚了一步,天哪!”
  于如霜睁开无神的双目,喘息着低唤:“是……是二妹吗?我……我不行了……”
  凌春风惨然泣道:“你……你脊骨已……已碎了……”
  于如霜道:“二……二妹,远……远离水仙宫,不……不然早晚要……要遭她们的毒手,我们好……好可怜……”
  凌春风道:“我……我已经知道她们的狠毒了,我看到柳紫烟不念旧情,从背后掷拂杀你,我的恶梦醒了。我要返回故乡,寻找生身父母,我是在五岁那一年,被柳紫烟掳来的。”
  于如霜咳了两声,鲜血从口中喷出,吃力地道:“二妹,去……去找赵振飞,告……告诉他,临死我仍然为他祝福,请……请他原……原谅我。”
  凌春风用手拭去她口角的鲜血,凄然道:“为了你,我答应你去找他。”
  于如霜道:“一……一失足成千……千古恨,我……我……好……好……好恨……”
  话未完,头向侧一歪,气息顿绝。
  凌春风失声痛哭,惨然叫道:“大姐,你安心地去吧,我要将你的遗骸葬在灵隐,不枉你我姐妹一场。”
  她抱起于如霜的遗体,出房走了。

×      ×      ×

  次日,梅园吴家的主人,亲至府衙要求销案,承认错误,血案与赵振飞无关。
  第三天午正,飞来峰下的冷泉亭,当然没有柳紫烟的踪影,水仙宫宫主没有来,老师父汪不凡也无影无踪。
  这已经明白表示,水仙宫不接受赵振飞的条件。
  当晚三更末,一群黑影从望江门王家的侧院越墙而出,偷越城关,疾奔江边。
  四更将尽,几个黑影鬼魅似的从前院悄然出走。
  官道经过月轮山下,山上就是大名鼎鼎的六和塔。壮丽的六和寺的晨钟,在江面远传十数里,打破了黎明的沉寂,发人深省。
  五乘小轿由八名仆人保护着,沿官道南行,右是山,左是水,踏着晨曦以不徐不疾的脚程赶路。
  前面出现一座茶亭,亭中站着一个穿青劲装,佩宝刀的人影,看到轿群将近,背着手踱出亭来。
  轿群接近至五十步内,走在前面的一名健仆脸色大变,高举右手,示意后面的人止步。
  站在茶亭口的那人仰天长笑,声如洪钟叫道:“你们才来呀?我赵振飞等候多时了。”
  小轿全部停下了,健仆悚然道:“赵振飞,你怎么不追由望江门出去的人?”
  赵振飞笑道:“在下也没有追你们呀?”
  健仆傲然一笑道:“你这不是在此地了吗?”
  赵振飞哈哈一笑道:“在下如果不在此地,又怎能令九尾玉狐相信在下已经中计?”
  健仆摇头道:“在下听不懂你的意思。”
  赵振飞笑道:“像你这么笨的人,怎能参予斗智的把戏?”
  健仆道:“在下仍然不明白阁下意何所指?”
  赵振飞道:“好吧!明白告诉你好了。三更天走望江门的人,是汪楼主的几个心腹。四更天走的,就是你们这一伙,名义上你们算是九尾玉狐的党羽,但却不是水仙宫的人,你们只是最近几天应召混进去的笨虫,你们并不真正知道你们在做些什么。”
  健仆道:“在下所接受的指示是,可能碰上你赵振飞。”
  赵振飞道:“果然碰上了,是不是?”
  健仆道:“不错!碰上了,回去可领赏,每人一百两银子。”
  赵振飞道:“如果没碰上呢?”
  健仆道:“每人多加五十两,你害我们每人少得五十两银子。”
  赵振飞道:“那只能怪你们偷懒,你们该分散着偷偷溜走的。”
  健仆哼了一声道:“本来在下料定你必定跟着前一批人走的。”
  赵振飞道:“在下用不着跟那一批人走,那批人登船之后,自有负责水上拦截的人接待。阁下,咱们好好商量!商量!”
  健仆道:“商量?商量什么?”
  赵振飞道:“说商量,那是对你们客气,在下已准备安顿你们的地方,诸位暂时小住三五天。”
  健仆脸色一变,沉声道:“你……你要掳劫?咱们都是杭州王家的婢仆,你知道后果吗?在下不相信你敢做出这种不法的事来。”
  赵振飞笑道:“什么后果?王法吗?你以为官府是王家的佃户,可以任意摆布?而且,掳劫你们的人,又不是我赵振飞。”
  他举手一挥,路旁两侧的草木丛中,接二连三出现不少黑衣人。
  冯百韬站在路右的一株大树下,以震耳的嗓音道:“汪楼主以不正当的手段,诱使冯某与赵老弟午夜约会飞来峰翠微亭的机会,暗杀冯某的弟兄,意图嫁祸江东,冯某如果放过他,如何向众家弟兄交代?”
  一旁的东门方田接口道:“诸位也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当然知道江湖朋友行事的规矩,如果你们妄想反抗,那就休怪咱们得罪了,咱们如不是早知你们的底细,哪会如此客气?”
  健仆脸露惧容,道:“即使你们把咱们这些人杀了,也没有多少好处,咱们只是一些不相干的人。”
  冯百韬道:“冯某没有杀你们的兴趣。等你们失踪之后,汪楼主那些人便知道逃生的路已被封锁,心慌意乱之下,便会犯下大错,情急失去主见,可能采取冯某希望他们采用的方法,化整为零各自逃命,赵老弟搜捕他们便省事多了,因此只好委屈你们几天了。”
  东门方田道:“如果汪楼主集中全力突围,咱们很难掌握他们逃亡的路线与方向,势难将他们堵住,以他们的雄厚实力来说,咱们散布在各地的弟兄,绝难拦住他们。但他们如果化整为零,保证一个也逃不了。”
  赵振飞向亭内退,笑道:“冯前辈,这里的事交给你了。”
  冯百韬微笑道:“老弟请自便,这些人如不反抗,老朽决不伤害他们,尚请放心。”
  从王府撤出的两批人,没有一个能逃回王府。

×      ×      ×

  当天,王府极少有人出入。
  王府附近每一条街巷,皆有黑道群雄的眼线,留意王府的动静,封锁得十分严密。天刚黑,一位中年仆妇从王府的角门外出,手挽提篮,神色安祥。
  一个仆妇出入角门,乃是极为平常的事。
  转出街角,右首便有一条小巷,仆妇先是沿大街走,在经过小巷口时,突然向黑暗的小巷中一钻,三两闪蓦尔失踪。
  巷口出现一个花子打扮的人,发出一声忽哨。
  仆妇以快速的身法,掠出百十步,脚下一慢。小巷幽暗,前后不见有人。
  这是十分奇特的事,天刚黑,怎么巷中不见有人行走?这不是反常吗?
  仆妇油然兴起戒心,这种不寻常的情势,委实令她感到忧虑。
  她向左面一看,看到一堵院墙,一看便知这家大户占地甚广,院墙内必定可以容身。
  她察看巷两端,没有任何动静,吸口气,猛地一鹤冲霄,扶摇直上,轻灵地越墙而入。小巷的屋角闪出一个黑影,无声无息地接近墙下,抬头盯着八尺高的墙头,微笑着自言自语道:“她们真的零零星星往外逃,怎么这样笨?”
  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黑影,冷冰冰的剑尖,抵在黑影的背心上,剑尖已破衣侵肤,清晰的语音入耳:“就算她们笨吧,赵振飞在何处?”
  黑影倒抽一口凉气,沉声道:“姑娘,赵大侠欢迎任何人去找他。”
  身后女性的声音追问:“你说出他的所在,本姑娘决不伤你。”
  黑影道:“王府的右邻四户人家,皆有地道相连,那四家都是大户人家,房舍相连庭深院广,占地半个坊四条街,乃是最佳的脱身秘道,最后一家的后院,接近望江门与候潮门之间的城根,那儿才是你们脱身的路径,他就在那附近等候你们。由其他方向出走的人,皆由咱们弟兄负责拦截。你要去见他,在下可以带你前往。”
  女性的声音道:“那就不必劳驾你了,那地方我知道。”
  声落掌出,一掌便将黑影劈昏了。

×      ×      ×

  近城根一带,有一个空旷的菜园,一条小巷罗布着一些普通的低矮房舍。
  一块四五亩大的空地后面,有一处登城的级道,寇患已平息多年,这里平时没有兵勇把守,但天一黑,普通百姓严禁登城。
  夜间严禁登城的禁令,禁不住江湖亡命之徒。
  打昏黑影的蒙面女郎,不久便出现在空地的北面。她潜身在一处菜园旁,用目光搜索附近的动静。
  她什么也没发现,四周静悄悄鬼影俱无。
  久久,她忍不住了,长身而起,向东移动想接近城根,再绕向登城的级道口。
  悄然移动五六十步,蓦地她向下一伏,闪电似的贴地侧旋再飞跃而起,回转身剑已出鞘,反应之快令人震骇,身手矫捷,快速绝伦。
  她对面,一个黑影咦了一声道:“你是凌春风?你的身手似乎比往昔进步甚多。”
  凌春风心中一宽,道:“原来是少宫主,少宫主不是……”
  按理,她该向少宫主冷凤行礼,但她并未行礼,保持丈余的距离,而且也未收剑。
  冷凤并未携带兵刃,长叹一声道:“不错!我是曾经落在赵振飞手中,但我……我自由了,你没有防范我的必要,毕竟你我仍是最好的姐妹。”
  凌春风冷笑道:“平时当然是好姐妹,但大难当头,好姐妹同样会变成可怕的仇敌,目下情势恶劣,我不相信你对我没有戒心。”
  冷凤一怔,沉吟片刻,道:“春风,你是不是曾经发生过意外?”
  凌春风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冷凤道:“你不是回去主持水仙舫吗?怎么……”
  凌春风道:“水仙二号已经沉入海底,被赵振飞击沉了。”
  冷凤道:“我已听说过了,我的意思是你该返回黑水洋无极岛,主持重建水仙舫……”
  凌春风道:“已没有建舫的必要了,我是奉方四姨之命,四出寻找走散了的姐妹,要她们速至绍兴暂避风头的。”
  冷凤道:“方四姨目下何在?”
  凌春风道:“不知道,她没留下行踪。昨晚我去安园,碰上了柳五姨。”
  冷凤道:“哦,她目下何在?”
  凌春风冷笑道:“她杀了于大姐,我也杀了她。”
  冷凤大惊,骇然道:“什么?你……”
  凌春风道:“现在,你该明白我提防你的原因了。”
  冷凤沉声道:“原来你已存心反叛……”
  凌春风道:“不是我反叛,而是柳五姨的作为令人寒心!”
  冷凤叹道:“大难当头,大家离心离德,水仙宫……”
  凌春风哼了一声道:“至少,我凌春风已不再是水仙宫的人了。”
  冷凤道:“那……你来这里……”
  凌春风道:“这里是本宫最后一处秘密连络站,如果与本宫的人完全失去接触,万不得已时,可在登城第三石级旁的秘密小洞中,留下求援的信号,次晚再来,就可在小洞中找到指示。这处连络站,本宫只有少数人知道。”
  冷凤道:“你还敢去放置信号?”
  凌春风道:“不!我将返回故乡,从此永不过问江湖事。”
  冷凤道:“那……你已经来了……”
  凌春风道:“我来找赵振飞,转达于大姐临终的遗言。”
  冷凤苦笑道:“我已完全失去联络,万不得已只好前来留置信号。你快走吧,赵振飞在城外指挥封锁水陆两途,穷搜我们水仙宫的人,他怎会在此地……”
  凌春风冷笑道:“少宫主,你仍然在梦中,赵振飞认为宫主隐身在王家,王家附近不分昼夜皆受到严密的封锁,这里是逃生的出路,他就在这附近守株待兔……”
  话未完右侧方突传来一声轻笑,一条黑影电射而至,语音入耳:“今晚运气不坏,等到一双大兔。”

×      ×      ×

  冷凤飞退丈外惊道:“赵振飞!你……”
  赵振飞在她原来所站的地方止步,笑道:“怎么会是你?在下委实失望,今晚在下可不放你了。”
  他拔出宝刀,转向持剑而立的凌春风道:“你也在,很好!很好,哦!我该称你凌春风呢,抑或是吴瑶姑娘?”
  凌春风泰然收剑归鞘,淡淡一笑道:“我到底姓甚名谁,连自己也弄不清。”
  赵振飞道:“只要你还受水仙宫的控制,你就是凌春风。方青萝呢?她还没来?你们这样一个一个逃出来,真省了在下不少事,你打算不用剑,用五雷珠对付我?”
  凌春风道:“我已经不是水仙宫的人,身上也没有五雷珠,你如果要杀我,动手好了。”
  赵振飞讶然道:“你是说,你已……”
  凌春风道:“我已经决定返回故乡,寻找生身父母,水仙宫已没有我容身之地,我已是水仙宫大逆不道的叛徒。”
  赵振飞收刀入鞘,笑道:“很好!改恶向善还不算迟,你可以走了,在下祝姑娘一帆风顺,平安返回故里。”
  凌春风道:“哦!你的气量,委实令人佩服,我来这里,主要是找你的。”
  赵振飞讶然道:“找我?你的意思……”
  凌春风失声长叹,垂泪道:“于大姐一错再错,九泉之下恐难瞑目……”
  她将于如霜死在柳紫烟拂尘下的事说了,最后凄然道:“我是随柳五姨前往安园探消息的,没料到安园并不平安,如果我走在前面,也许能阻止此事发生,可惜我的身份地位不允许我走在前面。柳五姨见面便突下毒手,令我感到万分心寒,我一时愤怒难忍,不假思索地把柳五姨杀了。于大姐临死时,仍然祝福你,请你原谅她。于大姐的话我已经传到,如果你不介意,我要走了。”
  赵振飞一阵惨然,感到心头无限酸楚。
  凌春风瞥了冷凤一眼,问道:“少宫主,你是否打算把我留下?”
  赵振飞咬牙道:“凌姑娘,你走,想留下你的人,必须问问赵某是否愿意。”
  冷凤长叹一声,挥手道:“春风,你走吧,我祝福你。”
  凌春风道:“少宫主,请代转告宫主,不要再来找我,留一分情义。我五岁被你们掳来,骨肉离分也算是人间惨事,我不怪她,今后恩怨两消,她如果不肯干休,那她就来吧!”
  赵振飞沉声道:“凌姑娘,她不会去找你了。”
  他转向冷凤,语声转厉:“冷姑娘,你最好撤兵刃,为你的生死全力一拼,因为在下决不会放过你,否则凌姑娘难以平安离杭。”
  冷凤向凌春风挥手,催促道:“春风,你快走吧,事到如今,谁又知道日后怎样了?今晚的事,我会替你守秘,只字不提。”
  凌春风向后退走,问道:“少宫主,记得赵大侠那天向你我两人所说的话吗?”
  冷凤沉吟片刻,语气有点不稳定,道:“记得。”
  凌春风道:“你仍然不相信他的话?”
  冷凤不安地挥手道:“你快走吧,时候不早了。”
  凌春风道:“少宫主,你也该走了,你一点也不像宫主,决不是宫主的亲生女儿。”
  冷凤烦躁地叱道:“你还不快走?我不希望再听你胡说八道。”
  凌春风叹口气,大声道:“别了!愿多珍重。”
  她转身匆匆走了,从此失去踪迹。

×      ×      ×

  冷凤目送凌春风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外,方长叹一声,向赵振飞道:“我知道你的武功比我强得多。”
  赵振飞道:“这是事实,人贵自知,如果你答应不反抗,在下便不将你交给冯前辈,暂交查三姑娘囚禁。”
  不远处的丛草中,传来查三姑娘清晰的语音:“赵兄弟,你千万不要抬举我,想起被她们囚禁在无极岛受尽折磨的事,真恨不得活剥了水仙宫所有的人,你把她交给我,我可不保证她的死活,万一仇恨之火发起来,天知道我会把她怎样摆布?”
  左侧方站起一身黑的枯骨神君厉英,怪笑道:“那就把她交给我枯骨神君好了,我对看守美丽的姑娘,兴趣颇浓,而且具有一套绝活。”
  查三姑娘并未现身,叫道:“厉英,你好大的胆子。”
  厉英桀桀怪笑道:“查三姑娘,我又怎么啦?”
  赵振飞道:“两位不要打岔,听冷凤姑娘怎么说。”
  冷凤深深吸入一口气,沉声道:“赵振飞,你在这附近配置了不少人?”
  赵振飞道:“不多,但也不少,少了就监视不了这一带地段,里面的人出来一个捉一个。”
  冷凤道:“你人多势众,胜了我也不见得光彩。”
  赵振飞道:“你放心,这是你我的事,他们不会出手相助,赵振飞是重视信诺的人。”
  冷凤道:“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不信任你。我问你,你是否是侠义门人?”
  赵振飞道:“至少在下认为少林门人子弟皆是侠义之士。”
  冷凤道:“那就好,你此地人多,本姑娘要求与你登上城头,其他的人不许上去,你我凭真才实学,一比一公平决斗,死而后已。”
  赵振飞断然拒绝道:“抱歉!在下不能离开此地。”
  冷凤冷笑道:“为何?你怕我的五雷珠?”
  赵振飞道:“你是被在下擒住,囚禁多日的人,即使老仙信得过你,但方青萝那些人岂有不怀疑你通敌之理?贵宫的五雷珠即使尚未用完,相信也所剩无几了,她们还肯将五雷珠交给你使用?”
  冷凤默然。赵振飞又道:“不是在下小看你,你的确接不下区区多少招,你还不配奢言决斗。在下要在此地等候首脑人物逃出,不会离开的。”
  冷凤急道:“你是怕本姑娘用毒物对付你……”
  赵振飞道:“汪楼主那几种毒物,还毒不死我赵振飞。你用苦肉计想把在下引离此地,让九尾玉狐和汪楼主有机会脱身,姑娘,不要枉费心机了。”
  查三姑娘的语音又传到:“这小贱人在此地逞口舌之能,目的已经达到了,声浪可传两三里,九尾玉狐、汪楼主闻声知警,今晚不会出来了,除非快速将她拿下……”
  冷凤猛地斜跃两丈,叫道:“你说得不错!”
  厉英一声怪笑,截出伸手便抓。
  赵振飞吃了一惊,急叫道:“不要鲁莽……”
  赵振飞与冷凤交过手,知道冷凤武功高强,太阴掌火候不弱,厉英虽是大名鼎鼎的邪道高手鬼门双怪之一,但比起冷凤来尚差一筹,因此一看厉英不知利害抢先出手,不由大吃一惊。
  他一面出声阻止厉英出招,一面飞跃而前,不假思索地一掌拍出,攻向冷凤的左胁要害。
  可是,仍然晚了半步,厉英的手已经抓出。
  冷凤冷哼一声,身形陡转,右掌硬接厉英一爪,同时避过扑来抢攻的赵振飞,左掌猛地一拂,斜切赵振飞的腕脉,接招攻招反应惊人。
  三方接触,先后仅刹那之差。
  厉英厉叫一声,斜冲丈外,右手抬不起来了,腕骨挨了冷凤一掌。
  同一瞬间,冷凤也惊叫一声,被赵振飞一掌拍中左小臂,被震退丈外,几乎一跤摔倒。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