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浩荡江湖 >> 正文  
第八十九章 十面埋伏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八十九章 十面埋伏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9

  隐身在远处的查三姑娘现身飞掠而来,扶住厉英急问:“你受伤了?严重吗?”
  关切之情溢于言表,厉英精神一振,苦笑道:“我这条右臂,可说是捡回来的,要不是赵大侠及时抢救,分了小妖女的劲,我就会成为残废,好险!”
  查三姑娘道:“快退至一旁调息,你怎么昏了头胡乱出手?明知不是她的敌手,还要冒冒失失地逞强。”
  厉英摇头道:“水仙宫的绝学,的确有独到的功夫,咱们被掳至小岛受苦,输得心服口服。我也是一时糊涂,可没料到竟然禁不起她一掌。”
  赵振飞并未乘机追击,向冷凤道:“冷姑娘,你已经为水仙宫尽了心力,目下你已经势穷力尽,何不接受在下的劝告,及时远走高飞?”
  冷凤揉动着手臂,咬牙道:“不管怎样,老仙对我有恩,我不能在她大难临头之际,忘恩负义一走了之。”
  赵振飞道:“听你话中之意,是承认老仙不是你能亲生母亲了。”
  冷凤道:“我可没这么说。”
  赵振飞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你……”
  冷凤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赵振飞道:“如果你是老仙的亲生女儿,在下不会劝你离开,你还不明白?你也该回到儿时记忆的地方,找出你的身世之谜,凌姑娘就比你聪明。”
  冷凤仍然固执地拒绝道:“也许我愚笨,所以我必须尽其在我。”
  赵振飞道:“你仍要与在下拼命?”
  冷凤沉声道:“不错!本姑娘打算与你同归于尽。”
  赵振飞苦笑道:“你明知功力相去远甚,何苦执迷不悟妄图侥幸?”
  冷凤冷笑道:“赵振飞,不要轻估了一个存了必死之心的人,决心与勇气是无敌的。”
  赵振飞道:“既然你执迷不悟,在下只好对你不客气了,在下对你的容忍,已经到了极限。”
  冷凤拉开马步,厉声道:“除非你带了人撤走,不然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家母脱身之后,我负责劝她老人家远走海外,从此不入中原,永远不过问江湖事。”
  赵振飞道:“冷姑娘,你的保证有如晨霜暮雾,九尾玉狐决不会听你的。我与她仇深似海,誓不两立……”
  冷凤大声道:“世间没有不能化解的仇恨,凭良心说,水仙宫并未招惹你赵振飞,而是你……”
  赵振飞沉叱道:“住口!你不知内情,最好不要胡说八道。”
  冷凤道:“难道我说错了吗?难道你不是登水仙舫挑战而引起这场是非的?”
  赵振飞道:“鼓不打不响,钟不敲不鸣,在下如果不揭发真象,你仍然认为自己理直气壮呢!”
  他深深吸入一口气,语音提高声如洪钟:“当初华水仙主持水仙宫,本门方丈曾经向天下群雄亲作保证,舫上无机关埋伏,比斗绝对公平,水仙舫任何承诺,可向少林寺交涉,本门方丈愿负全责。而目下华水仙已失踪十余年,水仙舫横行天下,一反往例,肆意荼毒天下武林同道,舫中遍设机关埋伏,立下登舫者必死的规矩,这十几年来,不知惨杀了多少武林同道,将无数黑白道英雄送至无极岛囚禁,这都是九尾玉狐暗算了华水仙,窃据水仙宫之后做下的好事,这些事皆由在下一一加以证实了,铁证如山,你有什么话好说?”
  查三姑娘接口道:“我查三姑娘、厉英、铁冠道人,皆是活生生的证人,事实俱在,任何狡辩也掩不住水仙宫的罪行。”
  赵振飞又道:“以这次水仙宫伙同汪楼主计谋抢劫工银的事来说,任何有良心血性的人,也不忍心作出这种事来,汪楼主是海寇汪直的弟弟汪魁,他的侄儿汪通海也是著名海寇之一,改姓混入王家,摇身一变便成了王家主人王宏文的堂弟,胁迫王宏文不可透露真象。水仙宫与亡命海寇合流,抢劫工银用意极为恶毒。在下于公于私,皆不能不管。”
  冷凤怎知其中详情?虽则赵振飞曾经概略地向她提过,但她并未全信,冷笑道:“本宫的宫主仍然是华水仙,她的爱子就叫华斌。”
  赵振飞道:“家师伯已经到达杭州,他是华水仙昔年旧友之一,等贵宫主现身之后,真假自明。如果她真是华水仙,何用隐身王家不敢与在下见面?华水仙看破世情,誓不再历情关,绝口不谈儿女私情,守身如玉,终身不嫁,哪来的儿子?儿子岂能随母姓?你呢?你说你是她的爱女,你为何姓冷?”
  查三姑娘沉声道:“赵大侠,你再和她无边无际地废话连篇,正好中了她的诡计,眼看三更将到,里面的人恐怕早就发觉,不敢出来了。”
  赵振飞笑道:“查三姑娘,在下是将计就计呢。”
  查三姑娘讶然道:“将计就计?你是说……”
  赵振飞道:“在下就是要他们知道此路不通,退回王家等候机会,惶惶不可终日,不敢往外逃,等官府派大军包围王家,岂不是瓮中捉鳖吗?青天白日之下,保证可以一网打尽所有的歹徒。如果她们从此地晚间乘乱突围脱逃,想一网打尽,谈何容易?”
  厉英接口道:“查三姑娘,你我的智慧毕竟比赵大侠差远了。赵大侠要擒这小妖女,可说不费吹灰之力,为何不急于动手而喋喋不休?必定是成竹在胸,智珠在握,小妖女上当而不自知,大概还认为得计呢!”
  冷凤心中一震,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心中一急,娇叱一声,手中多了一把短剑和一具小钢盾,猛扑赵振飞,短剑化虹而至。
  赵振飞咦了一声,向侧急闪避招。
  冷凤心中大喜,猝然抢攻奏效了,赵振飞没有拔刀招架的机会,她已主宰了全局。
  连攻十余招,逼得赵振飞左闪右避,完全失去了反击的机会,慌乱地闪避,脱不出剑和盾所笼罩的威力圈,游走的步法似乎也有点散乱。
  冷凤更是勇气倍增,又攻了十余招,把赵振飞逼至东面。
  一声低啸,冷凤突然收招向后飞退,以惊世的奇速连续飞跃,眨眼间便远出百十步外走了。
  查三姑娘一声娇叱,斜截而出,却慢了一步,叫道:“糟!她逃掉了!”
  赵振飞低叫道:“快退!让她走。”
  查三姑娘闻声止步,急道:“赵大侠,她会通风报信……”
  赵振飞泰然道:“如果没她通风报信,汪楼主与九尾玉狐怎敢出来逃命?”
  厉英向查三姑娘笑道:“对!她们怎肯在青天白日下受官兵逮捕?你以为赵大侠真抓不住机会拔刀接招?”
  赵振飞道:“咱们躲起来,不久鱼儿就会上钩了。”

×      ×      ×

  久久,一无动静。
  赵振飞坐在一座小屋檐下,目光落在不远处灯火全无的连栋大宅。
  他左首,吴仙客倚在他身上假寐。再过去,盘膝坐着查三姑娘。
  斗转星移,四更天了。
  他等得有点焦躁,突然喃喃自语道:“我不喜欢这种情势。”
  吴仙客坐正身躯,柔声道:“赵郎,她们会不会出来?”
  赵振飞沉吟片刻,语音不稳定地道:“很难说,恐怕有了变化,也许我估计错误,她们改变策略,公然从前面逃走了。我担心冯前辈那些人,拦不住她们。”
  吴仙客道:“如果拦不住,会有讯号传来的,但一直不见有灯号传来,可知并没人漏网。”
  查三姑娘道:“赵大侠,我猜想她们会在破晓时分大举突围,集中全力突破封锁线,四散而逸。”
  赵振飞道:“我担心的就是这一点,那时,全城的人都起来了,城外赶早市的商贩涌入,混在人丛中逃遁是很容易的。”
  查三姑娘道:“鬼见愁冯老的眼线甚多,即使能逃出封锁线,在城中也藏匿不了多少时候。”
  赵振飞道:“她们在杭州已有深厚的根基,分散逃匿并不困难。如果今晚她们不突围,明天必须登门索人,以免夜长梦多,拖下去对我们不利。”
  前面五六十步外,院墙下冉冉出现一个白色人影。
  查三姑娘跳起来低声道:“来了!这是第一个。”
  白色人影不像是突围的人,缓步而行,毫无顾忌,裙袂飘飘恍若游春少妇。
  赵振飞缓缓站起低声道:“查三姑娘,如果换了你,你会穿白衣突围?”
  查三姑娘一怔,道:“是有点反常。唔!似乎并未带有兵刃。”
  赵振飞道:“果然情势有变,这狡狯的妖狐,不知在耍什么花招?我去看看。”
  白色人影已到了二十步内,叫道:“哪一位是赵振飞?请现身一谈。”
  赵振飞从侧方绕到,背手而立,泰然道:“区区赵振飞,有何指教?”
  白衣女郎脸上蒙了面纱,掩住本来面目,从嗓音猜测,该是相当年轻的少女,转身面向赵振飞冷笑道:“老身奉宫主之命,前来向阁下传信。”
  赵振飞道:“在下洗耳恭听。”
  白衣女郎道:“阁下能查出宫主的下落,委实令人佩服!”
  赵振飞道:“好说!好说!朋友们帮忙,合作无间,方克有成。”
  白衣女郎道:“阁下十面埋伏,布下天罗地网。”
  赵振飞道:“事非得已,休怪!休怪!”
  白衣女郎道:“阁下真不愿罢手?”
  赵振飞道:“在下十分抱歉。”
  白衣女郎道:“按阁下借王海华之口传话的意图猜测,不久必定说动官府,出动人手登门索人了。”
  赵振飞道:“恐怕是的。”
  白衣女郎道:“阁下千万不可妄动。”
  赵振飞道:“势在必行,无可更改,除非你们出来,叫贵宫主与在下当面解决。”
  白衣女郎道:“请阁下放手,有何条件?”
  赵振飞道:“在下曾经向贵宫的人表示过了,很简单,叫九尾玉狐与在下当面解决,交代华水仙的下落,永远离开杭州,今后永不许在江湖走动。”
  白衣女郎怒声道:“阁下,不可欺人太甚!”
  赵振飞道:“在下已经够宽大了。”
  白衣女郎道:“本姑娘有口信带给你。”
  赵振飞道:“在下正在听。”
  白衣女郎道:“如果你们胆敢登门索人,将会有天大的祸事。”
  赵振飞笑道:“大小的祸事,在下见过不少,不过有天大的祸事在下却无缘得见,见见也好。”
  白衣女郎道:“本姑娘说出来之后,你就不会那么轻松了。”
  赵振飞道:“说了半天,你还没说出来呢。”
  白衣女郎厉声道:“阁下,你已经查出本宫在四大世家中,均有高手潜伏。”
  赵振飞道:“不错!几乎所有的涉嫌人,皆在有效的监视下。”
  白衣女郎道:“只要你敢妄动,四大世家中三百余名男女老少,将死得干干净净,而且房舍为墟。”
  赵振飞心中一紧,真被吓了一大跳。
  查三姑娘现身而出,笑道:“我查三姑娘也可算是黑道人,对官府可说有非常透彻的认识,那些捕房里的大爷们,只知道奉命行事,办起案来认真得很,死多少不相关的人,他们从不计较,你们用人质来威胁官府,那是枉费心机。”
  赵振飞心中一动,笑道:“据在下所知,四大世家在杭州,不但声誉并不见佳,而且气势凌人,对他们起反感的人可不少,希望看他们倒霉的人多的是。知府大人对他们更是又恨又怕,恨不得找个机会公报私仇,连根拔掉。这次海寇余孽图劫工银,有海寇汪通海隐匿王家,机会不是来了吗?我敢打赌,知府大人如果获得在下提供的真实消息,保证他睡梦里也在笑,他会迫不及待出动上千万的人马,一举踏平四大世家出口怨气。”
  查三姑娘接口道:“届时玉石俱焚,我保证连老鼠也逃不掉半个,你们当然也活不成,你们那美丽的小脑袋被砍下来示众,那必定一点也不美丽了。”
  白衣女郎转身便走,走了五六步,突又止步转身道:“赵振飞,我不信你敢不以三百余男女老少为念,将这消息透露给官府。”
  赵振飞大声道:“死的人不是我,我为何不敢?”
  白衣女郎道:“因为你是侠义门人。”
  说完,扭头便走。

×      ×      ×

  赵振飞僵在当地发怔,心中天人交战。
  一只温柔的小手挽住了他的虎腰,吴仙客到了他身旁,幽幽一叹道:“赵郎,我知道你不忍心出此下策。”
  赵振飞苦笑道:“是的!情势对我不利。”
  查三姑娘道:“赵大侠,你认输了?”
  赵振飞道:“不!这是一场邪正势不两立的大决斗,在下决不甘心认输。”
  查三姑娘道:“那你有何打算?”
  赵振飞道:“当然要另行制造有利情势。”
  查三姑娘道:“她们挟人质为要胁,隐匿不出,你又能怎样?”
  赵振飞低头沉思,良久,似有所得,道:“困难不是不能克服的,我打算分两方面来进行。”
  查三姑娘道:“用得着我们吗?”
  赵振飞笑道:“当然!你们是主将,而且特别要偏劳姑娘的芳驾。”
  查三姑娘灿然一笑道:“有何差遣,决不敢辞。”
  赵振飞道:“其一是从加强封锁着手,利用官府之力,撤走四大世家附近的邻居。王家后院有一口井,是全府七口井中水质最好的一口井,也就是王家食用的井,我和蒲毒农进去一趟,在那口井里动手脚。”
  查三姑娘鼓掌道:“妙!蒲毒农保证包君满意。”
  赵振飞道:“其二,这里交由冯前辈主持,白天加强监视,夜间故意放松网开一面,我们则动身离杭。”
  查三姑娘讶然道:“离杭?你是说……”
  赵振飞道:“以目下的情势论,九尾玉狐和汪楼主两个主脑,脱身相当容易,他们之所以不走,只是想连属下一起保全,作为日后东山再起的本钱,我准备犁庭扫穴,在他们的老巢做一彻底解决。”
  查三姑娘道:“你怎知他们的老巢在何处?”
  赵振飞道:“你曾经说过,知道船向何处走动的。同时,任叔对黑水洋一带了若掌指,你两人合作,必可找出无极岛的所在来。”
  查三姑娘点头道:“唔!他们真可能会逃至无极岛,刚才冷凤告诉凌春风,要所有的姐妹逃至绍兴避祸,那是骗人的诡计。”
  查三姑娘提起冷凤所说的话,颇有见地,如果九尾玉狐真有意随汪楼主逃回绍兴匿伏,根本用不着派人通知散失在外的人,这岂不是欲盖弥彰吗?
  赵振飞笑道:“冷凤所说的话,不是骗人的诡计,她们正要我们循这条线索,向绍兴追查,首脑们便可趁此入海一走了之,九尾玉狐贪生怕死,她要用水仙宫的门人子弟替她挡灾。走吧!天色不早,不必再守候了,我们去找蒲毒农商量。”
  临行,吴仙客迟疑地向赵振飞道:“赵郎,刚才那个蒙面女人,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但又说不出所以然来。”
  赵振飞问道:“仙客,你认识她?”
  吴仙客道:“夜间视线模糊,她又戴了面纱,变着嗓音说话,怎知她是谁?我只觉得其中一定有阴谋。过去水仙宫挟持人质的事不是没有,但……”
  赵振飞道:“狗急跳墙,这是她们唯一的生路,可以说,她们已赢了这一回合。走吧!这里没有枯守的必要了。”
  他们走后不久,白衣女郎幽灵似的重新出现,在附近搜了一圈,一声忽哨,十余条黑影一涌而出,快速地跃上城头,消失在城外的茫茫树影中。
  在城头北面潜伏的暗桩,发出发现敌踪的信号,却不敢出面拦截,等大批黑道群雄赶到,正主儿已经不知去向了。
  赵振飞的确输了这一回合,功败垂成。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