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檀车侠影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恍然而死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六十八章 恍然而死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1
  徐少龙道:“他刚刚死于你双笔之下,何故还来问我?”
  于一帆楞一下,一时说不出话,可见得徐少龙没有猜错。
  徐少龙又道:“博洛多虽是一派高手,才智亦有过人处。但他失了地利人和,这一踏出此屋,全然无法掩饰行踪。故此你派在这儿的监视的人,毫无困难地跟踪他,一面向你报告。以我猜想,你与他之战,相当困苦,所以直到现在,方解决了他。随即到此瞧瞧我的情况。”
  于一帆道:“阁下侃侃道来,好像确有其事一般。”
  徐少龙道:“在下向来自信得很,于前辈若是认为不当,还望指点茅塞。”
  于一帆沉吟一下,才道:“其它的一切,都可以理解,例如说你的料事奇准,应变高明等等,皆可用‘天聪过人’一语解释。只有一点,本人实在百思不得其解?”
  徐少龙问道:“只不知是哪一点?”
  于一帆道:“那便是你的谦虚风度。”
  徐少龙道:“在下哪一点特别谦虚,而使于前辈有此感觉?”
  于一帆道:“便是在称谓上,老实说,以阁下之能,肯称本人一声于兄,已经很客气的了,而你居然口口声声于前辈……”
  徐少龙仰天一笑,道:“你无论在哪一方面,都是在下的前辈,是以在下作此称呼,这事何奇之有?”
  “本人受宠之余,实在有点惊怕,只不知你信是不信?”
  徐少龙摇摇头,道:“于前辈惊得全无道理。”
  于一帆道:“要知阁下口口声声尊称我为前辈,但行为上却专断毒辣,分寸不让,相形之下,使人不能不触目惊心……”
  徐少龙淡淡一笑,道:“想来这就是于前辈定要杀我之故了?”
  于一帆道:“当然不是,本人还是那句话,假使阁下真肯杀了阎炎,本人保你荣华富贵,享受不尽……”
  徐少龙道:“于前辈可知道在下是谁么?”
  于一帆摇头道:“不知道,但阁下如果手刃阎炎,自然会把身份来历惠告。是以目下对这一件事无须着急。”
  徐少龙抬头看看外面的天色,突然自言自语道:“啊!在下须得赶回去啦!”
  于一帆道:“很好,只要阁下自信能过得本人这一关,尽管请便。”
  徐少龙道:“以前辈的盛名和地位,何必与在下过不去,万一于前辈疏忽失手,岂不是遗恨终身之事么?”
  “这也是没有法子之事。”于一帆说得很坚决:“阁下不是归降于我,就须得凭真功夫杀出去。”
  徐少龙淡淡一哂,道:“于前辈凭什么认为在下须得杀出去?”
  他话锋变得十分奇怪,于一帆一时测不透,讶道:“这话怎说?”
  徐少龙提高声音,道:“于前辈难道全不考虑到,你重来此地,等如自投我的罗网。因此要杀出去的是你而不是我。”
  于一帆眉头一皱,道:“本人入屋以前,已经缜密查看过。除非是本人眼力不济,功夫未练到家,方会失陷在阁下的罗网中。”
  徐少龙道:“这样说来,于前辈带了多少人前来擒杀在下?”
  于一帆傲然道:“本人独自前来,想必已足够了。”
  徐少龙脸色一沉,其寒如冰,冷冷道:“于前辈如此小觑在下,今日若不一决生死,誓不为人!”
  话声甫落,随即“锵”一声,掣出长剑。
  于一帆也冷冷道:“你果真不肯归降于我么?”
  徐少龙道:“在下说过,若不决出生死,誓不为人。”
  于一帆感觉到此人口气坚决无比,大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之概。而且眼中透出的凶毒杀机,更是最有力的证明。
  但他全不慌忙紧张,徐徐道:“阁下可是五旗帮的神机营副统领徐少龙么?”
  徐少龙冷冷点头,对于于一帆道破自己来历,居然一点不表惊异。
  于一帆大感意外,不由自主地问道:“徐兄可是早已料到本人晓得你的底细?”
  徐少龙道:“不错,在下早知如此。”
  他跟着举起左手,作个手势,阻止对方说话,自己这才接下去道:“于前辈若是认输,咱们再谈别的,如若不肯认输,那就在武功上先分出高低……”
  这几句话迫得于一帆简直无路可走了,这位名列“塞外三奇”之一的高手,生平那曾向人服输过,当下冷笑一声,断然道:“好,咱们先一决胜负,再谈别的。”
  霎时间,一个长剑欲吐,一个双笔作势。大厅内弥漫着一片杀气,还有两大高手的强劲气势互相激荡,形成阵阵潜力暗劲,在厅内旋卷。
  于一帆黄衫飘拂中,人影如俊鹊投泻,刷地向徐少龙扑去,双笔挟着劲风声,分点对方右肩“气户”和左胸“乳根”两大穴。
  徐少龙长剑比划,一招“白云归岫”,堪堪破解了敌人的毒手。
  但于一帆双笔方向一变,飕飕飕一连七八招,宛如奔雷掣电连环疾攻,其间没有丝毫间隙。
  徐少龙运剑封架,剑式也极尽奇幻多变之能事,但见他这一招施展少林绝艺,那一招便改为南海门的不传秘技。
  于一帆这七八招攻下来,虽然不曾击败徐少龙,但却已占了机先。
  他继续一口气挥笔疾攻,使出平生绝学,也用上了全身功力。但见他双笔幻化出无数光影,招招不离对方大脉要穴。
  这等情况,正合于一帆的预料。他原本就不曾打算在短时间内击败对方,只要能继续占得先手,激战下去,必有可乘之机,那时一招就可以要了对方的性命。现在他胸中也涌满了杀机,假如当真抓到机会,他百分之百不会留情的。
  不久工夫,两人又拼了十余招。于一帆但觉对方唯一与早先不同之处,那就是他的功力似是比预料中更为强韧。而由于此故,显然剑势也灵动得多,隐隐有一股强大绝伦的反击力量。
  他发现了这一点,反而斗志更增,杀机也越盛……
  要知于一帆向来自负得很,假如徐少龙不是一流高手,他根本连出手也不屑为。虽然他已承认徐少龙有一拼的资格,但他仍然深信自己稳握胜算,故此对于徐少龙的横蛮凶恶,才会感到十分生气,因而决计击败此人,纵然须得杀死对方,亦在所不计。
  他们虽然只拼了四十余招,但这开头的一段,乃是最凶险激烈的阶段,任何的一方,只要在招数、内力、判断、速度等多方面有一丝瑕疵,定必马上就遭遇尸横就地的命运。
  过了这个阶段,于一帆猛可提聚功力,双笔攻得更为凶毒。
  只见徐少龙一剑迎胸搠入,招式虽是奇奥神妙,但力道上显然未臻完美之境。
  于一帆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剎那间,下了一个大胆而又骄傲的决定,他身子一侧,让过胸口要害。可是左边衣袖以及臂膀的肌肉,已被锋快的剑刃所伤,就在他受伤之际,一支判官笔由下而上,翻击在敌剑剑身。
  “当”的一声,徐少龙手中长剑,脱手飞出。他的人亦同时被另一支判官笔迫得往左后方跃退。
  于一帆如影随形般追到,徐少龙脚一沾地,刚刚稳住身形之时,于一帆亦同时停住了。双笔一上一下,罩指着对方身上两处大穴。
  他狞笑一声,道:“徐少龙,你已犯了大忌,退到死角之内,这个错误,恐怕须得付出很大的代价……”
  他臂上衣袖破裂之处,流出殷红的鲜血。但这个当代高手,瞧也不瞧自家的伤势一眼。
  徐少龙道:“于前辈拼着金身受损,迫得在下无法不自投绝路,这岂算得是在下的错误?”
  于一帆道:“假如你现在答应归降于我的话,我告诉你……”
  他没有马上说下去,确实足以令人心痒之极。
  徐少龙淡淡道:“用不着于前辈多费唇舌了,在下知道答案是什么。”
  于一帆道:“那么你不妨说来听听。”
  徐少龙道:“于前辈刚才不惜金身受损,好不容易才把在下迫到死地,目下自然要杀死在下,以免留下了后患。”
  “不错,不错,本人正是这个意思。”
  于一帆冷冷的说,心中却暗暗惊异这个对手,何以到了这一刻,还没有任何垂死的挣扎行为出现?
  所谓“垂死挣扎”,并不仅仅指说以武功突围,还包括了投降认输,或是提出条件赎回性命等举动在内。
  于一帆的两支判官笔,指住对方的要穴,在形势上以及其它各种条件上,徐少龙都没有突围的希望。也就是说他生机已绝,决不是略略负点伤就可以解决得这个危机的。
  徐少龙镇定如常,当此之时,他给对方的印象是冷静得不近情理,如像他的性命,是捡来的一般廉价,故此他毫不顾惜地抛弃。
  于一帆迫前半步,徐少龙也退了半步,身体已碰到两面墙壁。
  原来他所站之处,正好是屋角,他的身体嵌在两墙形成的角落中,故此左右都动不得。
  这一点是地形的限制,使得徐少龙除了向前冲之外,别无他法可施。但于一帆手持一对判官笔,而徐少龙却赤手空拳,在他们这种同是一流高手而言,分别可就非常之大了。
  徐少龙直到这时,脸色还未曾变,同时他的气势,依然保持一贯的坚强凌厉。
  他能在如此凶险中,保持冷静和强大的气势,答案马上出现了,原来是一把锋快无匹的折铁刀。
  这口折铁刀在墙上,恰好是徐少龙的手十分合式地握到刀柄的位置。可见得此刀的出现,其实是徐少龙精心设计的。
  强烈的刀光倏然间出现,如惊雷掣电般的向于一帆攻去。
  这一刀不但来得奇特,而且蓄势已久,是以格外凶厉。隐隐可以听到阵阵的风雷之声。
  于一帆仓卒间运笔封格,一面后退,但刀光过处,呛的一声,竟然磕飞了他左手的判官笔。
  这是于一帆出道以来从未有过之事,但这刻他已来不及惊愕或激怒,随着电飞的刀光,拚命封挡和跃退。
  徐少龙口中发出震耳的叱咤声,宝刀翻飞,气势之凶猛,比之早先大不相同。原来他一则用惯了长刀,这刻才是他使出全身功力之时。二则对方气势又相对的减弱了,益发衬托出他强大绝伦的攻势。徐少龙使到第八刀,刀光在于一帆胸际扫过,于一帆惨哼一声,腾腾腾连退四五步之多。
  这位塞外三奇之一的于一帆,黄衫上迅即出现一大块血渍。他微微弓着身子,定睛向徐少龙注视。
  徐少龙凛然道:“于前辈敢是怪我心黑手毒?”
  于一帆虽然没有出声承认,但那样子已不啻是默认了。
  “本来在我辈武林之人来说,胜败生死原是没得怨的,于前辈既是怪我狠辣,可见得另有缘由。”
  于一帆点点头,他功力深厚,是以虽然身负重伤,换了别人,早已倒毙,但他却还支持得住,他道:“不错,这里面另有原因。”
  徐少龙道:“这原因晚辈也晓得,不外是由于我是五旗帮帮主的心腹,是以不该对你下这毒手,对也不对?”
  于一帆道:“原来你早就知道我与钟抚仙的关系了?”
  徐少龙道:“他们守口如瓶,我事先并未得知,但其后从你行动上种种迹象,悟出你其实暗中保护阎炎,可见得你与贩卖人口有秘密关系。”
  于一帆道:“你这一说明,使我反而更不明白了。”
  徐少龙道:“请耐心一点,我先试作说明你这方面的想法。那就是你虽是贩卖部门的高级人物,但你一身具有多重身份,故此也不一定要维护阎炎。假如我不出现,则你可能任得幽冥洞府之人把他杀死。”
  这一点他猜对了,于一帆轻轻地点头。
  “但既然我已现身,你判定我方实力之弱,是以大为放心,一方面暗杀博洛多手下,另一方面,你故意与我激斗,给博洛多瞧看。万一博洛多能返回塞外,他仍然是对你有利的证人。”
  于一帆虽然命在须臾,但仍然泛起震惊之色。
  “我测破了你的用心,决定争取回主动之势,特地与博洛多协议到此处交手。当然我还不知道他的手下已被消灭之事,但我却有把握可以脱身,所以跟了他来。到了这儿一瞧,立刻拆穿你想加害于他的计谋,便促他逃走。他果听信我的推论,立即离开……”
  于一帆道:“此人若是逃走成功,于你有何利益?”
  徐少龙道:“他若是逃走成功,于我全无利益。可是在这南直隶地面,以他一个胡人,若想顺利潜逃得返塞外,那是没有可能之事。如果你截杀失手,我也不会放过他的。”
  于一帆马上问到要点上道:“你何以定要杀死他?”
  徐少龙道:“此人气魄甚大,才略过人,加以武功出众。这等人才,如是让他回到塞外,岂不是我大明朝的祸患?”
  于一帆皱起眉头,但显然不是为了疼痛。
  “徐兄这般关心起大明朝来,实令人感到可笑。”
  徐少龙冷冷道:“老实告诉你吧!我虽然是五旗帮神机营副统领,可是真正身份,却是由五老会议选出来的大尊者,负责执行屠龙计划。而于前辈你便是应予屠杀的孽龙之一了……”
  于一帆直到这时,方始恍然大悟。要知“五老会议”,乃是武林诸大门派公认的最高领导阶层。虽然外间无人得知这个会议由那五老组成,平时亦不与这些门派有什么接触,可是“五老会议”的存在,却是事实。
  “这个屠龙计划,”徐少龙加以补充:“并不是专门对付五旗帮,而是要彻底摧毁那万恶的贩卖人口组织,你既是其中一名高级人物,自然越早除掉越好。”
  于一帆哼了一声,道:“无怪你一出手反击,就如此恶毒了。”
  徐少龙道:“在你心中,你并不打算杀我,只要透露与钟抚仙有特殊关系,料我马上明白,化敌为友。这便是你为何会单身到这儿来查看之故。因为你不必防范于我……”
  他的话声戛然而止,敢情是于一帆突然倒在地上,徐少龙默然注视了一阵,确定这个一流高手已经身亡,这才行近去,以刀尖翻动他的身躯,使他正面朝上,再经查看,果然已死,这才松了一口气。
  下午他回到家里,见到玉罗剎连晓君。
  连晓君又惊又喜,问道:“你这一夜到哪儿去了?今日过了中午还不回来,真把人担心死啦!”
  徐少龙道:“听说你杀死一个幽冥洞府之人,可是当真?”
  “是的,那厮手段恶毒得紧,差点让他炸死了阎炎。”
  徐少龙道:“据我所知,幽冥洞府之人,每一个都按照天性之所近,均习得有一宗特别功夫。只不知你这一次,可曾发现他的绝艺没有?”
  玉罗剎连晓君道:“好像没有,不过却有一件相当奇怪。”
  徐少龙道:“什么事使你奇怪?”
  连晓君道:“那厮临死之前,口口声声说我逃不出幽冥洞府的追杀,同时又喷过一口鲜血,却像是使邪法一般,但事实上全然无事。”
  徐少龙点点头道:“幸亏你告诉我,不然的话,你也许遭了暗算,还莫名其妙……”
  连晓君讶道:“幽冥洞府哪得如此厉害?”
  徐少龙道:“他们固然厉害,但也因为他们已有可靠线索之故。要知那厮的一口鲜血,虽是不曾当场伤了你,但你只要沾上过一点点血雾,在幽冥洞府之人看来,不啻是额上凿字就是凶手。”
  连晓君这才明白,道:“原来如此,但我不怕他们。”
  徐少龙道:“幽冥洞府乃是天下两大邪派之一,你若以为曾经收拾过一个并不困难,因而生出轻视之心,那就错了。”
  玉罗剎连晓君沉吟一下,才道:“我想知道这一口血雾,叫什么功夫?”
  徐少龙道:“他们称为‘血咒’,意思说好像咒诅一般,终能置敌人于死地。”
  连晓君道:“管它血咒或什么的,我心中有一个更迫切的疑问,只不知你肯不肯解答?”
  徐少龙笑一笑,道:“你还未说出这个疑问,我怎知能不能回答?”
  连晓君深深地注视着他,美眸瞬也不瞬,道:“你的气质、谈吐以及胸中之学,都不是你那种出身之人所应有的。请问你究竟是什么身份?从哪一个人的口中,识得幽冥洞府的血咒功夫?”
  徐少龙冷静地回望着她,没有立刻回答她的话,过了一阵,才道:“假如我的回答,使你感到为难的话,你将如何自处?”
  他先探询对方的态度,其实这个答案,他不必听她回答,早已知道。
  连晓君却着实为难了一阵,最后轻轻道:“我一定在你这一边,你信是不信?”
  “假如你须得叛出五旗帮呢?你仍然在我这一边?”
  连晓君美眸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芒,毫不迟疑地道:“是的,仍然在你这边。”
  她一旦已作过表示,其后便全无顾忌,所以答得很快。
  徐少龙正要说话,房门处突然传来一阵步声,他赶紧改变话题,放大声音,道:“你今天还是呆在家里的好。”
  连晓君道:“以我猜想,总督府今日大概会派人请我们去玩。”
  房外传来涂嬷嬷的声音,道:“大少爷,有客人登门造访。”
  徐少龙问道:“是谁呀?”
  涂嬷嬷已出现在门口,但见她侧身作出请客人入内的手势,接着一个穿着长衫的中年人露面,迅快跨入房内。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