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檀车侠影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婚姻大事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六十九章 婚姻大事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1
  徐少龙一看来人,赶快起立,躬身施礼,道:“不知总座驾临,有失迎迓……”
  玉罗剎连晓君那么倨傲之人,这时也泛起笑容,施礼道:“席叔叔大驾亲征,敢是有什么大事?”
  来人原来是五旗帮中握有重权的总务司席亦高。他潇洒地向他们颔首还礼,但锐利的目光,却使人感到他并非是像外表那么温文可亲之人。
  席亦高在当中的椅上坐下了,先叫徐、连二人也坐下,又等涂嬷嬷奉过茶退下了,才道:“本座奉命前来,暂时还没有什么大事。”
  他的目光转到徐少龙脸上,接着道:“少龙,帮主面命本座回谕于你,第一件是关于连晓君的终身大事。”
  连晓君一听,脸色都变了。她作梦也想不到席亦高此来,竟是与她的终身大事有关……
  事实上连晓君并不怕提到她的终身大事,她吃惊的是帮主的谕令中究竟要她嫁给那个?难道要她嫁给徐少龙?但如果是这样的话,帮主何须特地派席亦高前来,传达此令?
  由此可见,对象一定不是徐少龙,她芳心大为震动之故,正因业已考虑及此。
  徐少龙道:“哦!是连香主的终身大事?只不知对象是什么人?”
  席亦高道:“根据各方的报告,帮主断定那总督大人黄翰怡的公子黄云文,对连晓君十分倾心,黄家上下,亦对她甚为属意。预料在最近期间,将会涉及婚嫁之议。帮主谕令,连晓君须为本帮着想,不得拒绝婚事。”
  连晓君登时呆住了,心中不知是欢喜好抑是失望好?
  徐少龙干咳了一声,才道:“黄府果然有此意向,而且一旦求婚成功,很快会接着举行婚礼。当然,如果有必要的话,咱们尚可设词拖上一段时间。”
  席亦高笑道:“咱们想法催黄家快点办喜事还来不及,那里还有故意拖延之理……”
  他的目光转到连晓君脸上,声音变得很柔和,又道:“晓君,愚叔是看着你长大的,如果还能亲眼得见你下嫁与总督大人的公子,不论在公在私,都是值得安慰庆贺之事。”
  连晓君垂头道:“不,席叔叔,我不嫁给黄家。”
  席亦高道:“你不是平凡的女孩子,所以愚叔也不必多兜圈子说话。老实说,你能嫁到黄家,这等机会,休想有第二次了。本帮自当全力为你掩护,总教你在黄府中,不致败露了行藏。”
  连晓君没有作声,席亦高又道:“少龙,你个人可有反对之意?”
  徐少龙苦笑一下,稍稍斟酌过字眼,才道:“属下为公家着想,自然赞成这一亲事,但不瞒总座说,属下私心,可真不是滋味呢!”
  连晓君身子一震,抬起头来望他。
  席亦高不让她有发言的机会,道:“这就是本座须得全程赶来之故了。”
  徐少龙避开连晓君的目光,问道:“总座这话怎说?”
  席亦高道:“我们都认为你一则尚未娶妻,二则卓厉骏发,一表人才。晓君则是待字闺中的少女。若是让你们再相处下去,所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生怕你们生出感情,难以割舍,故此赶来,作一了断。”
  他直接了当地把重点说出来,徐、连二人听了,都没有话说。
  席亦高又道:“你们目下纵然已有点感情,但幸陷溺未深,尚可以控制,对也不对?”
  他以目光轮流询问这对青年男女,徐、连二人在他注视之下,只好先后点头承认。
  席亦高欣然道:“如此甚好,咱们五旗帮的千金,嫁给总督之家,两不亏辱。帮主已答应一件事,那就是无论如何,本帮也不过于伤害黄翰怡,而且在任何情况之下,亦不利用晓君你向黄翰怡摊牌胁迫。”
  连晓君暗暗透一口气,她深心中最感不安的,正是这一点。
  席亦高又道:“这一头亲事,本帮只有寥寥数人晓得,所以晓君你务须小心隐蔽行藏,别让江湖之人得悉秘密。”
  徐少龙又泛起了苦笑,道:“总座,还早着呢!人家还未求婚……”
  席亦高道:“帮主命你须得全力促成此事,并且列为首要任务。别的事暂时搁下,以免影响了大局,本座将匿居于此,督促你进行这件婚事。”
  徐少龙一听,心中暗叫不妙。万一到了木已成舟之时,他纵想抽身,亦是有所未能了。
  他迅即想到一点,道:“若是连香主嫁到黄府,属下这个大舅爷岂不是当定了?行动之时,自是大受掣肘无疑……”
  席亦高笑一笑道:“你放心吧,本帮立即就安排你的死亡,并且要做成是黄云文的疏忽大意,才使你遭遇意外。”
  徐、连二人都觉得十分讶惑,不明白何以要黄云文担任这出悲剧的主角?席亦高已加以解释道:“这么一来,黄云文一辈子都会感到内疚而对晓君特别温柔体贴……”
  徐少龙转眼望去,只见连晓君艳如桃李的面靥上,泛起恍惚迷惘的神情,一时看不出是愁是喜?
  这刻玉罗剎连晓君的确陷入一种至为奇怪的感觉中,她已预见到自己行将居住于雕梁画栋的深宅大院中,且不谈什么珠围玉绕,锦衣玉食。最使她感到新奇的,反倒是那种钟鸣鼎食,规矩很多的阀阅门第的生活。
  比起她在五旗帮时的自由日子,那是彻头彻尾的不同。而且黄家在宦海中的浮沉得失,将与她发生密切的关系。
  这在一个自幼从江湖帮会中长大的女孩子看来,那简直是难以思议的一种生活。虽说束缚很多,可是却有光明堂正的各种社会关系。尤其是她的夫婿一旦春风得意,获得权势的话,她生活中的趣味,更不是江湖女儿所可以梦想得到的。
  席亦高也注视了她一阵,起初颇为不悦于她的神往,但旋即谅解地叹口气,忖道:“一个女孩子,骤然得到这等归宿,焉能泰然处之?这实在也怪她不得。”
  徐少龙道:“总座这等安排,可说是天衣无缝了。”
  席亦高点点头,脸色变得一片森冷,道:“有一件事,本帮不得不全力追查的。”
  徐、连二人都被他神色声音中的严重意味所震惊,齐齐向他注视。
  席亦高接着道:“本帮内三堂的兵马堂堂主辛公权,前几天来到南京,奉命与海陵帮接触。但一夜之间,海陵帮固然灰飞烟灭,完全瓦解,而辛堂主亦同时失了踪,至今消息杳然,不知去向。”
  徐少龙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席亦高道:“本座正要调查出内情。”
  徐少龙道:“海陵帮现下怎样了?”
  席亦高道:“巩贵跟辛堂主一同无影无踪,本座有理由相信与大尊者有关。”
  连晓君一怔,问道:“大尊者是什么人?”
  但两个男人都没有回答,徐少龙更是陷入沉思之中。
  过了一阵,徐少龙才道:“假如大尊者手段如此高明的话,那就非得总座亲自出马不可。”
  席亦高道:“你们知道有这么回事就行啦!现在本座须得与徐少龙商谈一些别的问题。请晓君你代我们查看把风。”
  连晓君起身走了,虽然她很想再听听他们的谈话,但想到自己行将嫁与黄家,自然有一些秘密,已不便让她得知了。
  席亦高待她出去了,才又道:“本座刚刚才抵达这南京地面,但已感到情势紧张,在这金陵一地,不但是藏龙卧虎,各方高手云集,而且本帮已有着束手缚脚之感。”
  徐少龙道:“但咱们已打入总督府,这是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一大成功。”
  席亦高道:“现在我们立即要发动全力,调查五老会议的‘屠龙计划’,以及负责此一行动的‘大尊者’,同时须得查出辛堂主的问题。”
  徐少龙问道:“辛堂主最后的行踪,与什么人接触?”
  席亦高道:“他奉命到南京,与海陵帮帮主巩贵见面,要设法把巩贵卖给本帮的消息来源弄过来,由本帮直接利用。因为巩贵人手不足,极可能失误而把消息来源破坏。辛堂主抵达南京后,曾经留下讯息,表明他已抵达,但自此就失去了联络。”
  徐少龙问道:“巩贵那边又发生了什么事?”
  席亦高道:“巩贵本身固然失踪,连他特地挑选出来的好手多人,亦全部被杀,不留一个活口,所以巩贵的下落,也是无人晓得。”
  徐少龙沉吟一下,才道:“既然巩贵所打听的是大尊者,则这次辛堂主以及海陵帮的遭遇,自然与大尊者有关了。只不知本帮对这个无形无影的大尊者,还知道些什么?”
  席亦高沉重地道:“这一点最为可怕,本帮对这个人全无所知。”
  这五旗帮之忧,却正是徐少龙之喜,他道:“属下倒是想得一计,或可查出大尊者以及屠龙计划的内容。”
  席亦高大感兴趣,道:“你说来听听。”
  徐少龙道:“既然这大尊者是五老会议派出来主持屠龙计划之人,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本帮直接找上五老会议,或是正面探询,或是旁敲侧击,多多少少,也能弄出一点眉目无疑。”
  席亦高道:“你可知道五老会议,乃是什么样性质的集团?”
  徐少龙道:“听说是武林各派公推出来的前辈耆宿,可以说是各派的联合决策集团。但帮主曾经赐示,说是五老会议,实质上亦是佛道两门联合的至高无上的一个会议。”
  席亦高道:“你知道得比别人多得多了,既然这个会议,属于这等性质,本帮如何敢与之抗衡?”
  徐少龙笑道:“总座可别误会,属下决不是与他们作对,而是向这个地方下手侦查而已!以属下想来,越是这等高高在上的团体,每个人都得讲究保持风度和身份,故而防范越见松懈,必有可乘之机。”
  席亦高沉吟道:“此计非常大胆,直有迥出意外之妙,也许可以加以考虑。”
  徐少龙奋然道:“只要查得出大尊者是哪一个,不管他本事有多高明,本帮倾全力去对付他,明攻暗袭不择手段,定可迅即除去这个大敌。”
  席亦高点头道:“只要查得出此人真面目,本帮倒是有把握可以狙杀了他。”
  徐少龙沉默了一阵,才道:“属下还有一个想法,却不敢贸然说出来。”
  席亦高道:“假如本座可以担待得起之事,你但说无妨。”
  徐少龙道:“属下实是恐怕总座见怪而已!”
  席亦高道:“本座不见怪你就是。”
  徐少龙道:“既然如此,属下就斗胆说出来。关于那屠龙计划,属下前此接到密令调查,虽是毫无头绪,但属下却忽有所悟。依属下愚见,这屠龙计划不会是对付本帮的。”
  席亦高讶道:“何以见得不是对付本帮?”
  徐少龙道:“属下意思说,不是对付表面上的本帮。”
  席亦高登时明白了他的暗示,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徐少龙道:“如果是为了对付本帮,则对方大可以一径侵袭本帮总坛,胜负立分,何须如此神秘?”
  席亦高道:“我们心中大概都是这样想,但没有一个人肯面对现实而已!好,只要判断正确,得悉对方的目的,便有办法应付了。”
  徐少龙道:“在局面尚未澄清以前,最好停止一切行动,避避风头……”
  席亦高道:“自当如此,本座这就草拟报告,加急呈送帮主,相信在一两天之内,就有了稳妥的决策。”
  他们谈到此处,暂时告一段落,直到次日的中午时分,席亦高又和徐少龙在书房中见面。
  席亦高道:“今天本座所接到的消息,据说南京城内这一两天,屡屡发生怪火命案,现在官家非常紧张。”
  徐少龙道:“这些怪火命案是不是与大尊者有关?”
  席亦高道:“想必如此,在武林中,有所谓塞外三奇,这几个高手,你可曾听过?”
  徐少龙微感紧张,因为他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已找到线索,把自己卷进去了。当下应道:“属下离开总坛时,承蒙帮主指点了许多奇人异士的姓名来历,其中就有塞外三奇,他们怎么啦?”
  席亦高道:“塞外三奇,已经死了两个。”
  徐少龙道:“以塞外三奇的身份和武功造诣,如何竟有这等事情?实是教人感到难以置信。”
  席亦高道:“其中一个名叫博洛多,乃是胡人,使一具独脚铜人,有万夫莫当之勇,他之死倒不奇怪,因为他乃是死于同列三奇中的黄衫客于一帆双笔之下,但于一帆其后也被人杀死,这一件就值得奇怪了。”
  徐少龙道:“总座可知道于一帆乃是死在何人之手的么?”
  席亦高道:“现在还不知道,但相信不难查出。”
  徐少龙讶道:“敢是已有了线索?”
  席亦高道:“可以这么说。”
  徐少龙哪肯放松,连忙追问道:“那是什么线索?”
  席亦高道:“据本座所知,于一帆狙杀博洛多时,尚有帮手,由于于一帆身亡时间,距博洛多被杀不久,于一帆杀了博洛多之后,不久便被别人杀死,因此本座深信于一帆在杀死博洛多之后,当时的行踪去向,他的帮手一定略有所知,甚至可能知道很多,例如于一帆是到什么地方,见什么人等等,循此线索追查,这件命案,实是不难侦破。”
  徐少龙颔首道:“总座说得不错,于一帆命案不难侦破,但属下却有两件事感到不解?”
  席亦高道:“你有哪两件事情不明白?”
  徐少龙道:“头一宗是这黄衫客于一帆虽是边塞之人,武林中有数的名家,固然他的事情,大家都愿听听,可是照总座的说法,咱们竟是非常关心他的变故,并且要出动人马,调查真相。只不知于一帆此人,与咱们有何关系?值得咱们如此重视?”
  他停歇了一下,又道:“第二宗是那博洛多与于一帆既然同属塞外三奇,何以又互相争杀?”
  席亦高道:“这两个问题,其实只是一个答案,那就是于一帆是咱们的人。”
  徐少龙啊了一声,作出恍然大悟之状。
  席亦高又道:“能够击杀于一帆之人,放眼天下,寥寥可数,想来不难查出,少龙你也可以列入有能力击杀于一帆的名单内,因此,本座须得循例问你一声,今天清晨时分,你可曾出去过?”
  徐少龙心头一震,暗想莫非已露了什么马脚?
  要知如是普通之人,兜了好些圈子才问到这件事上,徐少龙便不致于大惊小怪了,但席亦高是何等人物,手法自是虚虚实实,不易猜测。因此,从现在起,他每一句答话,都可能被席亦高用以证明有杀死于一帆之罪嫌,亦可能由于答对了一句话,使席亦高不问。
  他立刻应道:“属下没有出去。”
  席亦高道:“若是没有出去,可有证据?”
  徐少龙道:“这个……恐怕很难找到什么证据了。”
  席亦高道:“如果不能找出正面的证明,咱们就从反面求证,假如你离开此地的话,哪一个人最可能发现?”
  徐少龙暗中泛起了透不过气来之感,但表面上仍须装出不动声色,道:“大概只有连晓君吧?”
  席亦高道:“这话甚是,待本座亲自去问问她。”
  这位位居五旗帮总务司司主的人物,果真站了起身,举步走去。
  徐少龙心中的震骇和紧张,真是难以用文字形容。因为席亦高询问连晓君之时,自是会用点技巧,不让连晓君听出他询问的真意。
  另一方面又没有与连晓君串通过,她全然不知道这边的情况,当然想不到须要替他说谎掩护。
  总而言之,席亦高这一去,必定把真相弄出来。这时唯一解决之办法,就是把席亦高迅即干掉,如果不然,杀死于一帆之事一泄,紧跟着集中全力调查他的行动,最后定能发现他就是“大尊者”了。
  说到干掉席亦高,当然不易,一来他本身武功高强,不是三五十招就可以赢得他的。其次是环境的不利,由于有涂嬷嬷以及另外一些下人,如若拚斗起来,惊动了所有的人,连晓君在这等情势之下,决计无法正面叛出五旗帮。
  换言之,她只好帮助席亦高,向他动手了。
  处于这等极为险恶的境地中,徐少龙发现以往受到的严格训练,已发挥“临危不乱”的妙用。
  席亦高行出数步,只听徐少龙道:“总座,连晓君她目下一定是在厅子里,与一些下人在一起,何不让属下传话,着她进来?”
  席亦高停住脚步,心中虽是不甚赞成此议,却没有马上驳回,只道:“你去叫她,怕也不大妥吧?”
  徐少龙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法有什么用处,口中说道:“属下用不着亲自前往,这儿有传召下人的唤人铃。”
  他走到这书房的一个角落,伸手指指一条锦绳。
  席亦高点点头,道:“也好,你着人叫她来吧!”
  他回到座位上,瞧着徐少龙扯动锦绳。眨眼间,一阵步声来到院落中,但见一名家人出现在书房门口。
  徐少龙吩咐下人道:“去把小姐请来。”
  那人应了一声,转身自去。徐少龙接着道:“总座,属下这就回避一下。”
  席亦高点点头,但旋即改变意思,道:“不必了,这只是例行公事,本座按规矩问她几句,咱们还有要紧之事……”
  直到玉罗剎连晓君的轻盈步声,来到书房门口,徐少龙才又紧张起来。
  连晓君一径走入房内,艳丽的面靥上,挂着那副冷若冰霜的表情。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