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软件下载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孙玉鑫 >> 痴人迷剑 >> 正文  
第十四章 血战群魔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四章 血战群魔

作者:孙玉鑫    来源:孙玉鑫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最后,他似乎冷静了下来。
  自言自语道:“我必须洗刷掉不白之冤,以清白的身子去见她……”
  他抹了抹额上的寒霜,面上刹那间又恢复了原先的沉凝,一双令人寒颤的眼睛,在黑暗中扫视……
  不知道这是一种武人的天生本能,还是宋磊的确有着与人不同的灵慧,在这一刻间,他竟觉得四周之内似乎隐藏着一股说不出的杀机……
  “狂人堡中狂人多。”
  “狂人堡中多狂人。”
  江湖上流传的两句话似乎在他心中发生了些许戒惧,虽然他没将一般人放在眼中,但狂人堡到底不是普通地方,他不能不稍存戒惧……
  他冷冷地一笑道:“朋友,你似乎不必藏在那里偷窥!”
  这话倒真有效,话音方落,暗影中已传来了一声冷哼,一个高大的人影冉冉地朝着这里飘落。
  那人冷笑道:“你说谁偷窥?”
  口气好傲,有点逼人之态。
  宋磊道:“你呀!”
  那人双目一瞪道:“你说什么?”
  宋磊道:“阁下躲躲藏藏、鬼鬼祟祟地藏在黑暗的地方,偷偷地瞧着在下,这不是偷窥难道还是……”
  那人嘿嘿地道:“你是谁?”
  宋磊道:“在下姓宋——”
  底下的话还没说出来,那人已喝道:“宋娃儿,你好大的胆,竟敢对我说这种话。”
  宋磊道:“我胆大,你更狂!”
  那人闻言哈哈大笑道:“好,宋娃儿,狂人堡中有谁敢对我说这种话,你今日敢对我老人家说这种话,一定是自恃有几下子!”
  宋磊道:“阁下口口声声自我卖老,但你的大号始终未蒙见告,虽说狂人堡中皆狂人,但似阁下这种情形……”
  那人嘿嘿地道:“我老人家叫武狂生!”
  宋磊一呆道:“杀人屠手武狂生!”
  那人大笑道:“不错,不错,你总算知道我这么一个人。”
  宋磊的心登时往下一沉,杀人屠手武狂生,这个混世魔王在二十年前曾把江湖上搅得血雨腥风,遍地尸首狼藉,江湖上提起这一号人物,无不摇头浩叹,咬牙切齿。
  近数年来,杀人屠手武狂生似乎也知道自己造孽太多,一度自江湖上失踪,没想到这个大魔星居然隐藏在狂人堡里。
  宋磊一怔道:“原来是你!”
  杀人屠手武狂生一怔道:“怎么?不能令你惊异?”
  宋磊道:“平淡有之,惊骇倒无!”
  武狂生暴跳道:“好呀,宋小子,你有多大道行,居然连我武某人都不放在眼里,嗯,难道你真的吃了熊心豹子胆?”
  宋磊道:“阁下双手血腥,何处值得骄傲!”
  武狂生一怔道:“凭刀下无数冤魂,保证能惊涛骇浪……”
  宋磊大笑道:“在我看来,不过是个刀上小丑!”
  武狂生愤然道:“你!”
  宋磊道:“阁下躲在狂人堡,便认为可享天年么?”
  武狂生道:“谁讲的?嗯,是哪个老儿……”
  宋磊道:“你认为藏在这里,便无人敢再杀你?”
  武狂生吼道:“哪个老小子敢背后说坏话,我非杀了他!”
  宋磊冷冷地道:“有武无谋,一个狂夫!”
  武狂生道:“宋娃儿,江湖上敢这样面对我说这种话的人,江湖上允你为第一个,如果我武某人不再表示一点意见,只怕你说我武某人年老无用了!”
  宋磊道:“这是你表现的时候了!”
  武狂生道:“宋小子,我有件事想问问你。”
  宋磊道:“知无不言。”
  武狂生道:“江湖上谁派你来这里的?”
  宋磊道:“我自己……”
  武狂生呸了一声道:“少抬高自己,凭你不配!”
  宋磊道:“我配不配全凭手底下行不行,阁下不妨试试。”
  武狂生道:“对付你,我丢人。”
  宋磊道:“你不动手更丢人。”
  武狂生大笑道:“好,宋小于,你这是逼上梁山!”
  宋磊道:“不,武朋友,我这是为那些被你活活斩劈的冤鬼孤魂索命,眼下不是我个人之事!”
  语落,武狂生恐怖地道:“谁派你来的?”
  宋磊道:“无人派我,是我一个人!”
  武狂生道:“你一定是谁的后人!”
  宋磊道:“你想想,姓宋的有几个死在你刀下!”
  武狂生道:“宋佛庭!”
  宋磊身子一颤道:“我二叔!”
  在他眼中仿佛又看到一个满身血渍的人朝家中奔来,二叔伤重,什么话没说便死了。
  “他怎么死的?谁杀的?”
  无人知晓,连双亲都矢口不谈这件事。
  在宋磊认为已成悬案的事,没想到杀人屠手武狂生自动说出二叔的名字,这岂是事先能预料到的?
  武狂生惧声道:“你二叔!”
  宋磊道:“不错,那是我二叔,武狂生,我有件事想请教,希望你能据实以告,否则……”
  武狂生冷冷地道:“我武某人不受威胁!”
  宋磊道:“你要回答的非回答不可,不回答的我也不会问!”语声微转道:“我二叔是否死在你刀下?”
  武狂生道:“这还用问,不是的话你会找上狂人堡么?”
  这个人虽然是不可一世的杀人魔王,但一生中敢做敢当,做过的事决不否认,没有的事也决不承认。
  宋磊道:“为什么杀他?”
  武狂生嘿嘿地道:“在我杀人屠手武狂生的眼中杀几个人还要问为什么,你也未免太小看武某人了。”
  宋磊哼了一声道:“只怕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武狂生道:“就这么简单!”
  宋磊寒着脸道:“武朋友,你怕没有实话实说……”
  武狂生变色道:“你知道什么?”
  宋磊冷冷地道:“知而不说,这是最痛苦的事,武朋友,你不说我也知道,但对你来说,这杀人屠手未免太委屈了……”
  武狂生大笑道:“笑话,我武某人有什么不敢说的?”
  宋磊道:“那么你说!”
  武狂生道:“你二叔死在我刀下,那是因为……”
  底下的话尚未说出来,已哎呀一声倒地而死。
  一根细若牛毛的长针,正射在他的“太阳穴”上。
  宋磊大声道:“什么人?”
  一个阴沉的话声道:“宋朋友,是老夫欧阳蜂!”
  但见这个人一身灰白长袍,脚踏登龙靴,面上一片冷意,双目阴沉有若两把利刃,深深地注视着宋磊。
  宋磊道:“欧阳朋友,你这是杀人灭口!”
  欧阳蜂哈哈大笑道:“好厉害的想像力,居然把你二叔的死和我扯在一起,嘿嘿,宋朋友,你真行呀!”
  宋磊道:“你残杀同类,未免……”
  欧阳蜂嘿了一声道:“宋朋友,你不知好人心!”
  宋磊道:“好人!”
  他实在说不下去了,仰首哈哈大笑。
  欧阳蜂道:“你不认为……”
  宋磊道:“我感觉不出这位大好人的可贵!”
  欧阳蜂道:“这不能怪你,因为你并不知你身在险中!”
  他缓缓移身到武狂生的身边,道:“你看看这个!”
  他轻轻摊开武狂生的掌心,但见一个浑圆而黑黑的东西握在武狂生手中,不用说,那是件凶厉的暗器。
  欧阳蜂道:“你知道这是什么?”
  宋磊冷淡地道:“不知道!”
  欧阳蜂道:“这叫掌心雷!”
  宋磊一震道:“掌心雷!”
  欧阳蜂道:“朋友,天下暗器之最以西南甘家为最高,这‘掌心雷’尤是甘家的代表,遇有敌手,只要手中握着一个,不管对方多厉害,他也绝不敢轻易接近你。”
  宋磊道:“你倒很清楚!”
  欧阳蜂道:“天下暗器,我几乎无一不晓!”
  宋磊道:“这么说是你救我一命了?”
  欧阳蜂道:“可以这么说!”
  宋磊道:“你要我怎么谢你呢?”
  欧阳蜂道:“谢倒不必,你只要记住这件事便行了。”
  宋磊道:“阁下为救我,而杀了你们的一个同党!”
  欧阳蜂道:“这是出卖同党的下场!”
  他忽然惊觉到自己说错了什么,立刻收口不语。
  宋磊道:“欧阳朋友,他可曾出卖了你?”
  欧阳蜂一呆道:“这?”
  宋磊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他既然没有出卖你,你如何下手杀他,再说,我和你非亲非故,非友非敌,而你竟为了我,将你多年的老朋友一针杀了,这似乎说不过去。”
  欧阳蜂嘿嘿笑道:“这只能说咱们投缘!”
  宋磊冷冷地道:“欧阳朋友,我想请教一件事。”
  欧阳蜂道:“可以,咱们是朋友,什么事都可以谈!”
  宋磊道:“那颗掌心雷真是武狂生预备想暗算我的?”
  欧阳蜂道:“是不是暗算你,我不太清楚,不过,他手藏掌心雷,当然对你不存好意,这点你不可怀疑!”
  宋磊道:“我怀疑的不是这个!”
  欧阳蜂紧张地道:“你怀疑什么?”
  宋磊道:“我怀疑这颗‘掌心雷’不是武狂生的!”
  欧阳蜂一震道:“这是什么话?”
  宋磊道:“你认为我说错了?”
  欧阳蜂道:“你太小看我欧阳蜂了。”
  宋磊道:“欧阳朋友,我又要请教了!”
  欧阳蜂道:“请说!”
  宋磊道:“据家师所知,西南甘家素以火器著称,这是错不了的,但是‘掌心雷’却非源自甘家!”
  欧阳蜂一震道:“它是源自何处?”
  宋磊道:“它是霹雳岛的火霹雳欧阳的祖传之物!”
  欧阳蜂嘿嘿地道:“这个我倒是不太清楚!”
  宋磊道:“阁下不会没有听过吧?”
  欧阳蜂尴尬地道:“略有耳闻!”
  宋磊道:“这事有点巧啦。”
  欧阳蜂道:“什么事巧?”
  宋磊道:“正好霹雳岛岛主姓欧阳,而阁下也姓欧阳!”
  欧阳蜂道:“此欧阳非那欧阳,我俩扯不到一块儿!”
  宋磊道:“可是‘掌心雷’却是霹雳岛之物!”
  欧阳蜂道:“这我就不明白了。”
  宋磊道:“欧阳朋友可曾听过这件事?”
  欧阳蜂道:“什么事?”
  宋磊道:“霹雳岛主和其四弟欧阳毒蜂的纠葛!”
  欧阳蜂面色惨淡一变,道:“咱们不谈别的事!”
  宋磊冷冷地道:“为什么不谈它,你怕了?”
  欧阳蜂寒声道:“我怕什么?”
  宋磊道:“你怕别人说出你便是欧阳毒蜂!”
  欧阳蜂叫道:“胡说,我叫欧阳蜂!”
  宋磊冷冷地道:“有个办法可以证明你!”
  欧阳蜂微怔道:“什么办法?”
  宋磊道:“请你把那个‘百宝袋’拿出来。”
  欧阳蜂嘿嘿地道:“干什么?”
  宋磊冷冷地道:“我要看看里面!”
  欧阳蜂冷冷道:“有这个必要么?”
  宋磊道:“当然有,否则便无法证明你不是欧阳毒蜂了。”
  欧阳蜂道:“没这个必要!”
  宋磊道:“阁下既然不愿意,在下自然不会勉强,但那‘掌心雷’之事,在下定然捎个信给霹雳岛主,由他来求证!”
  欧阳蜂焦色地道:“你告诉霹雳岛干什么?”
  宋磊冷冷地道:“你怕了?”
  欧阳蜂哼了一声道:“我才不怕呢!”
  宋磊道:“也许你不知道,霹雳岛主已通知该岛所有的渔民百姓,谁能捉住或杀了欧阳毒峰,赏十斤黄金!”
  欧阳蜂变色道:“什么?”
  宋磊冷冷地道:“我只要稍稍一张扬,对你……”
  欧阳蜂大笑道:“跟我有什么关系?”
  宋磊道:“怎么没有关系,狂人堡中有哪个不是爱财之士,他们如果晓得欧阳毒蜂值十斤黄金,只怕事情更难办了。”
  欧阳蜂嘿嘿地道:“我不在乎!”
  宋磊道:“这话太勉强了,如果你连狂人堡都待不住,只怕天下无处可让你去了,江湖虽大,何处安身欧阳蜂,你想通了么?”
  欧阳蜂愤愤地道:“你要干什么?”
  宋磊道:“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杀武狂生?’’欧阳蜂道:“不为什么。”
  宋磊冷冷地道:“你不说实话,我便把你的来历说出去!”
  欧阳蜂全身一颤道:“你!”
  宋磊冷冷地道:“这是条件,你自己看着办!”
  欧阳蜂苦笑道:“我……”
  欧阳蜂张嘴咋舌,欲言又止,似乎有难言之隐,宋磊心中一顿,没想到欧阳毒蜂也会有难言之隐。
  宋磊道:“你怕隔墙有耳?”
  欧阳蜂苦恼地道:“你能否不问这件事?”
  宋磊冷然道:“不行,这关系我二叔的一条人命!”
  欧阳蜂低声道:“是苏三子叫我干的。”
  宋磊一震道:“那怪物——’
  这个人的确使宋磊震动心弦而暗中寒栗。苏三子,江湖上一怪,素有怪物之称,人叫怪物,出手狠辣,动手之时决不留活口,人见人厌,人见人畏。
  欧阳蜂道:“小声点——”
  宋磊嘿了一声道:“付价——”
  欧阳蜂苦笑道:“换取一招邪指——”
  宋磊嘿嘿地道:“他在哪里?”
  欧阳蜂惶恐地道:“这怕不好!”
  宋磊冷笑道:“你怕了,欧阳朋友,他恐怕也不会饶过你。”
  欧阳蜂一楞道:“为什么?”
  宋磊道:“你泄了他的底!”
  欧阳蜂恐怖地道:“不错,他不会放过我!”
  宋磊道:“那么你为何不带我去跟他作一了断!”
  欧阳蜂摇头道:“你不是他对手。”
  宋磊道:“现在妄下论断,未免言之过早!”
  欧阳蜂道:“跟我来。”
  宋磊道:“慢点。”
  欧阳蜂一怔道:“你又要干什么?”
  宋磊道:“咱们在这里吵了半天,不会惊动别人么?”
  欧阳蜂哈哈大笑道:“狂人堡乃是各扫门前雪,谁也不管谁,在这里能住下的全是三山五岳,脚跺四海颤的人物,谁管你跟谁吵!”
  宋磊心中一动道:“这倒是个机会!”
  欧阳蜂道:“什么机会?”
  宋磊道:“没什么,你带路。”
  路上,正如欧阳蜂所说,各扫门前雪,谁也不管谁,碰上了甚至连招呼都不打一个,有若路人。
  转了两个弯,在一间石屋前停下了身子。
  欧阳蜂低声道:“这便是苏三子的住处!”
  宋磊道:“你可以叫了。”
  欧阳蜂嘿嘿地道:“咱们一块去!”
  他上前轻轻地叩了一下门。
  里面传来一声暴吼道:“他娘的,进来。”
  欧阳蜂大叫道:“老苏,你他妈的还赖在床上撒尿……”
  苏三子大叫道:“滚你娘的,俺苏三子早醒来了。”
  推开门,一道昏黄的光影冷射出来。
  苏三子胖胖的身子,满面虬髯胡子,瞪着一双大眼睛躺在床上,一双又臭又难闻的大脚趾搭在床杠上,那神态好不烦人。
  他一看宋磊跟在欧阳蜂身后,不禁怔了一怔。
  大嗓门一启,道:“什么人?”
  欧阳蜂道:“老苏,有朋自远方……”
  苏三子冷冷地道:“俺不认识他。”
  欧阳蜂道:“他可认识你。”
  苏三子呸了一声道:“这年头胡扯关系的小子太多了。”
  宋磊嘿了一声道:“在下可不是高攀……”
  苏三子道:“你来干什么?”
  宋磊道:“有件事要向阁下请教!”
  苏三子跃身起来,道:“什么事?”
  宋磊道:“你可认识宋佛庭这个人?”
  苏三子面色微变道:“不认识。”
  目光刹那变得一片阴冷,冷煞地瞪了欧阳蜂一眼。
  欧阳蜂道:“老苏,这跟我没关系。”
  苏三子嘿了一声道:“没关系,他怎么找来的?”
  欧阳蜂一呆道:“这……”
  宋磊道:“阁下真不认识宋佛庭?”
  苏三子冷冷地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宋磊道:“那是我二叔。”
  苏三子嘿嘿地道:“你找错人了。”
  宋磊道:“我要请教!”
  苏三子冷冷地道:“咱们姓苏的还会怕你,你问吧!”
  宋磊道:“武狂生之死!”
  苏三子变色,又狠狠地瞪欧阳蜂一眼。
  他冷笑道:“他死有余辜,跟我没牵涉!”
  宋磊道:“你可知道他死在谁手里?”
  苏三子道:“他和我非亲非故,反正我不会为他报仇,死在谁手里与我都没有关系。”
  宋磊道:“他是死在你手里!”
  苏三子变色道:“胡说,我苏三子没杀他!”
  宋磊道:“你没亲手杀他,但跟亲手杀他何异?”
  苏三子冷冷地道:“朋友,你和武狂生有什么关系,竟然这样替他卖命,你知道不知道我苏三子的为人,凭你那条小命也配!”
  宋磊道:“武狂生是为了要告诉我二叔之死才……”
  苏三子愤愤地道:“出卖朋友!”
  宋磊冷冷地道:“他说出了你!”
  苏三子变色道:“他说什么?”
  他的目光愈来愈浓,盯在欧阳蜂的脸上,彷佛是两柄利刃,刺在欧阳蜂的心里,使人颇不自在。
  宋磊大声道:“说你惨杀我二叔!”
  苏三子呸了一声道:“胡说,胡说!”
  语声一转,对欧阳蜂道:“你办的好事?”
  欧阳蜂畏惧地道:“我!”
  苏三子道:“你这个败事的东西,我要先杀了你。”
  欧阳蜂道:“你!”
  苏三子狠声道:“你能逃到哪里去?”
  欧阳蜂道:“宋朋友,你不能袖手!”
  宋磊道:“当然之事!”
  他身形像幽灵刹那间便挡在欧阳蜂的身前。
  苏三子暴怒道:“小子,你送死!”
  宋磊道:“我只要你说出杀我二叔的凶手。”
  苏三子道:“是我,你能怎么样?”
  宋磊道:“我想也不会错了,阁下倒也爽快!”
  苏三子道:“但这其中并不是我一个人!”
  宋磊道:“我二叔号称铁手神刃,谅你姓苏的一个人也不行。”
  他语声微顿又道:“谁有份?”
  苏三子道:“这位欧阳朋友也是其中之一!”
  欧阳蜂大叫道:“呸,苏三子,你不可血口喷人!”
  苏三子道:“我说话绝对有份量,不会乱说!”
  欧阳蜂叫道:“宋朋友,你会相信么?”
  宋磊道:“我相信!”
  欧阳蜂道:“如果这件事我真的曾经参与,决不会告诉你苏……”
  宋磊道:“你告诉过我苏三子授命杀武狂生!”
  欧阳蜂道:“不错,是他叫我动手的!”
  宋磊道:“我记得你说过代价!”
  欧阳蜂面色微变道:“这!”
  苏三子问道:“什么代价?”
  宋磊道:“为了杀武狂生,你传他一招‘邪指’!”
  苏三子闻言哈哈大笑道:“我的武功不过稍高他一点点,岂会传他武功!”
  欧阳蜂面色土灰,道:“宋朋友,别听他的话!”
  宋磊道:“现在我相信了。”
  欧阳蜂道:“相信我无辜!”
  宋磊道:“不,相信你确实参与那件事!”
  欧阳蜂愤声道:“不错,我参加了!”
  宋磊道:“这结果你们一定已经知道,杀人者死。”
  欧阳蜂道:“老苏!”
  苏三子道:“干什么?”
  欧阳蜂道:“咱们能不能先商量商量。”
  苏三子道:“商量什么?”
  欧阳蜂道:“咱俩先不谈个人间的恩恩怨怨,先对付一下这位宋朋友之后,再解决我俩的事,你认为怎么样?”
  苏三子嘿嘿地道:“一个小娃儿,值得我动手?”
  欧阳蜂冷笑道:“老苏,这下你看走眼了。”
  苏三子一怔道:“不会吧!”
  目光紧紧盯在宋磊的身上。
  欧阳蜂嘿嘿地道:“提起这宋小子,倒是大有来头!”
  苏三子哼了一声道:“什么来头?”
  欧阳蜂道:“他是‘天地双贤’的传人!”
  苏三子身子一震道:“他就是宋磊?”
  欧阳蜂道:“一点也不错,否则我早干掉他了。”
  苏三子嘿嘿地道:“想不到会是他!”
  宋磊冷冷地道:“现在想到为时也不迟呀!”
  欧阳蜂道:“怎么样?老苏,咱俩合不合作全在你一句话。”
  苏三子道:“好吧,老毒蜂,咱俩暂时对付他!”
  欧阳蜂大笑道:“老苏,你总算想通了。”
  宋磊冷笑道:“二位面上真光采呀,居然联合起来了。”
  苏三子面上一红,吼道:“老毒蜂,我不干!”
  欧阳蜂心中一急道:“你不是答应了,怎么又变了?”
  苏三子嘿嘿地道:“我苏三子虽然在黑白两道中名声不太好,但与人对敌,素来讲究的是一对一,决不会借他人之手!”
  欧阳蜂急声道:“这个人不同呀!”
  苏三子冷冷地道:“有什么不同,他又不是四只手!”
  欧阳蜂道:“老苏,你要想明白点,对方是‘天地双贤’两大奇人弟子,每一招一式都是溶合天地间最精华的招式,凭我俩联手都未必是他的对手,你一人更不行了。”
  这倒是实话实说,欧阳蜂也不隐瞒便直说出来。
  苏三子冷笑道:“你他娘的是长他人的志气,灭自己威风!”
  欧阳蜂道:“不,我说的都是实情!”
  苏三子道:“去你的,我不听!”
  欧阳蜂道:“老苏,你自寻死路。”
  苏三子哼了一声道:“我不信!”
  他目光朝宋磊一瞥,道:“宋小子,老毒蜂看重你了,我苏三子不相信天地双贤教出的徒弟高过我多少……”
  宋磊道:“你可以试一试!”
  苏三子道:“我正有这个意思。”
  他目光瞄见欧阳蜂朝这里缓缓移来。
  双目一瞪道:“老毒蜂你不准出手。”
  欧阳蜂嘿嘿地道:“这得随我高兴!”
  苏三子大声道:“你跟我过不去。”
  欧阳蜂道:“眼下你会饶过我么?”
  苏三子冷冷地道:“不会!”
  欧阳蜂道:“这不结了么,我为自己的安危势必要助你将姓宋的小子杀了,然后再设法应付你!”
  宋磊在旁边冷笑道:“你颇有把握!”
  欧阳蜂冷冷地道:“当然,这是唯一的求生之道!”
  苏三子朝前跨出半步,道:“老毒蜂,看样子我必须先和你解决!”
  欧阳蜂摇手道:“不,你这样给对方的机会太有利了!”
  苏三子道:“我不管,谁要你捣蛋!”
  他这人脾气甚是古怪,说动手决不犹豫,话一落,身影已如电光石火样快速朝欧阳蜂进手。
  欧阳蜂回身一跃,道:“老苏,我现在才不跟你动手。”
  苏三子嘿嘿地道:“你不动手也不行。”
  他欲追踪而去,欧阳蜂朝他摇了摇手。
  他略略一怔道:“什么事?”
  欧阳蜂道:“咱俩窝里反,岂不给宋小子笑话。”
  苏三子嗯了一声道:“这话也有道理。”
  他回身朝宋磊道:“宋小子,你要和谁先动手。”
  宋磊道:“你们两个通通上吧。”
  欧阳蜂大叫道:“好呀,这是你自己愿意的!”
  宋磊冷笑道:“这不正是你自己所想的!”
  欧阳蜂一挥拳道:“老苏,这可是他自己说的,怨不得我们,他姓宋的自夸是天地间一等一的身手,当然不会再怕我们两个的了,老苏,你说是不是!”
  苏三子道:“我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欧阳蜂呸了一声道:“去你的!你要是再不好意思就是狗娘养的……”
  苏三子道:“老毒蜂,你给我记住,你骂了我一句!”
  他见欧阳蜂已经动上了手,也欺身而上,道:“宋小子,你注意了!”
  足影一闪,照宋磊的小腹踢了过来。
  宋磊沉声道:“好,我便斗斗二位!”
  他面前站的是当今武林两大高手,出手之狠,招式之奇,可谓已达炉火纯青之地步,每一动作都是制人于死的高明招式,宋磊丝毫不敢大意。
  身子微沉,两只掌影迅雷样拍了出去。
  劲强的掌劲中,包含风雷之声。
  欧阳蜂心神微震,道:“好功夫!”
  他突然自掌心中抛出一点光影,直朝宋磊的面前飞来,那东西不大,但却是有无上之威力。
  宋磊一寒道:“掌心雷——”
  他不敢大意,挥袖将那暗器推向苏三子的身边。
  欧阳蜂叫道:“老苏,快退!”
  苏三子嗯了一声道:“我老苏为什么要听你的!”
  “砰!”
  话音方逝,空中顿时响起一声巨响!
  苏三子惨叫道:“老毒蜂,你!”
  但见烟雾迷漫中,苏三子满身血-渍,倒在血泊中。
  欧阳蜂叫道:“老苏,我不是有意的!”
  苏三子吼道:“你该死!”
  他因伤势太重,一声大吼之后,人已晕死了过去。
  宋磊道:“天理报应,他是自己报应!”
  欧阳蜂跃身而退,道:“宋小子,咱们谈谈条……”
  宋磊道:“跟你谈条件,未免太看得起你了。”
  欧阳蜂道:“好,宋小子,我们拼拼看!”
  他彷佛忽然有了相当的勇气,一抽长剑一溜剑光自半空之中闪了出来,在空中划了半个大圆弧,道:“宋磊,咱们兵刃上分胜负。”
  宋磊道:“剑为百兵之王,你要注意了。”
  他依然是赤手空拳,不肯拔剑,可见他确实有着自负的地方,但,他这样的自负都给欧阳蜂极好的理由,欧阳蜂长剑突然掷了过来,道:“宋小子,这个给你。”
  手劲之足,剑式之快,逼得宋磊不得不略略一退。
  欧阳蜂哈哈一笑道:“咱们再会!”
  欧阳蜂老奸巨滑,借机会掷剑而逃,确令宋磊有点想不通,他晃身欲追,忽然发现这黑沉沉的夜里彷佛隐藏着许许多多的人。
  他沉声道:“老毒蜂,你慢走,这剑是你的!”
  他反手一掷欧阳蜂掷来的长剑,那把剑似箭般射了出去,紧紧迫在欧阳蜂的身后——“哎呀!”
  沉沉的长夜里,那哎呀之声特别响脆。
  屋外响起一声大笑道:“老毒蜂,你也栽了。”
  刹那响起欧阳蜂的吼叫道:“滚你妈的,段五忌,你少幸灾乐祸。”
  段五忌呵呵地道:“什么样的人物,连老毒蜂都会夹着尾巴逃!”
  欧阳蜂道:“你他妈的不会去看看,人家是什么样的人物,一拳要打死头象,一根指头捏死你这老小子!”
  段五忌道:“别他妈的说得那么厉害,我段五忌倒要见识见识,哪一号人物能使老毒蜂都谈虎色变!”
  欧阳蜂道:“去吧,去吧,你看看老苏那副鬼像就知道我言之不虚!”
  段五忌似乎是一震,道:“老苏怎么样了?”
  欧阳蜂道:“早躺下不会动了。”
  显然这件事太令段五忌动心了,他诧异道:“有这种事?”
  欧阳蜂没再答腔,但屋外却响起了步履声——
  宋磊听了暗暗好笑,一晃身,退守在一角。
  一个怪里怪气的人悄悄地冲了进来,朝四处一瞄。
  宋磊沉声道:“朋友,何不进来坐坐?”
  那人嘿嘿地道:“我段五忌没福气屋里坐,咱们还是在外面谈谈。”
  话落,人亦隐了出去。
  宋磊忖道:“目前狂人堡似乎全知道我来了,如果我再畏首畏尾,倒不如光明磊落地和他们硬拼硬!”
  他一启门,人已站在沉沉的夜色里。
  冷风吹起了他的衣袂,他凝立着!
  段五忌正在他的对面,两人互相凝视着。
  而站着的,隐藏的,尚不知有多少!
  这怪堡里的人似乎一个比一个怪,自扫门前雪,谁也不干涉谁,谁也不管谁。
  段五忌喋喋地笑道:“朋友,你便是那位令老毒蜂丧胆的?”
  宋磊嗯了一声道:“除了我还有别人么?”
  段五忌道:“没别个了,不过我段某有点不信邪,你就是打从你娘肚子里练武功,也不会比老苏和毒蜂高多少呀。”
  宋磊道:“人各有别,也许我特殊。”
  段五忌道:“好个特殊的人,今夜我不问你的来意,也不过问你的出身,我只想让你知道,段五忌这一关你是过定了。”
  宋磊道:“朋友,咱们没有过不去的事!”
  段五忌道:“咱们已经过不去了。”
  宋磊道:“这话怎么解?”
  段五忌道:“老苏和我是朋友!”
  宋磊道:“他死有余辜!”
  段五忌冷笑道:“这‘余辜’二字更令人颇堪玩味了,朋友,如果老苏是死有余辜,那么你我又何尝不是死有余辜呢?”
  这人好利的一张嘴,虽然是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在他嘴中却像顺理成章,理所当然那样。
  宋磊道:“你不明前因,焉知后果?”
  他仔细朝段五忌一望,只见这人一副书生模样,打扮得适中适可,淡蓝色的长袍,穿在他身上倒颇潇洒。
  段五忌道:“不错,你先说说这前因!”
  宋磊道:“有这个必要?”
  段五忌道:“当然有,否则我怎会甘心。”
  宋磊道:“他杀了我二叔!”
  段五忌道:“杀一个人不希奇,你我难道都没杀过人?”
  宋磊道:“朋友,你也太草菅人命!”
  段五忌道:“老苏杀了你二叔,你二叔定有可杀之处!”
  宋磊变色道:“这‘可杀’二字又当何解?”
  段五忌道:“凡是为可死之人,不须理由便可一刀了结!”
  宋磊道:“你也是不明事非之徒,我不和你说了。”
  段五忌道:“老苏杀的都是成名之人,你二叔是什么人?”
  宋磊道:“宋佛庭!”
  段五忌道:“那个家伙该杀!”
  宋磊变色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段五忌道:“宋佛庭在黑白两道中有谁说过他一句好话?这个人外表儒雅有礼,内心险恶阴毒!”
  宋磊叱道:“你胡说!”
  段五忌道:“你可去问问你能相信的人,我段五忌如果有半句假话,定死在你的手里。”
  宋磊只觉一股凉意直透心田,全身有点冰冷,他思前想后,只觉这件案子在此该告一个段落。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道:“段朋友,我相信你。”
  段五忌道:“你相信我,我却不能放过你。”
  宋磊一怔道:“为什么?”
  段五忌道:“老苏和我是朋友,他的死我不能袖手。”
  宋磊道:“阁下准备报仇?”
  段五忌道:“报仇倒谈不上,不过总要有个交待!”
  宋磊道:“段朋友,我看你谈吐不俗,不似黑道中人,我奇怪以你的才华在哪里不能成名,而在这个地方!”
  段五忌道:“你认为狂人堡全是恶人?”
  宋磊道:“江湖上都是这样传说。”
  段五忌道:“你错了,这里也有好人。”
  宋磊道:“那我失敬了。”
  段五忌道:“宋朋友,你年少,胆亦壮,为何来这里?”
  宋磊道:“为了要找一个人。”
  段五忌道:“谁?”
  宋磊道:“胡汉鼎!”
  段五忌道:“那个东西和你是朋友?”
  宋磊道:“有那么丁点关系。”
  段五忌面上一冷道:“宋朋友,咱俩已无话可说,你准备动手吧。”
  宋磊道:“段朋友可否帮个忙?”
  段五忌道:“说说看。”
  宋磊道:“请那位朋友和在下见个面。”
  段五忌道:“办不到。”
  宋磊略怔道:“为什么?”
  段五忌道:“我没那种朋友。”
  宋磊低声道:“没想到狂人堡也有你这热血汉子。”
  段五忌道:“你也许看错人了,我并非正派!”
  宋磊道:“我自信眼力不差,这点我还很有自信。”
  段五忌沉思道:“你找胡汉鼎干什么?”
  宋磊道:“实不相瞒,在下要向他讨回一样东西。”
  段五忌一怔道:“什么东西这样贵重?’’
  宋磊道:“绿玉令!”
  段五忌一寒道:“什么?穷家帮的‘绿玉令’在他手中?”
  宋磊道:“不错。”
  段五忌顿足道:“宋朋友,你真糊涂,这种东西岂可交给他!”
  宋磊道:“他是从丐帮中夺去的,我是来讨回此令!”
  段五忌道:“你是丐帮的?”
  宋磊苦笑道:“我哪有那么好的命,只是丐门与我师门颇有渊源。”
  段五忌双目一转,道:“宋朋友,公孙前辈你可认识?”
  宋磊长叹道:“那是我师伯!”
  段五忌道:“请代我问候他老人家!”他语声一顿道:“宋朋友,我在左边等你。”
  宋磊一怔道:“干什么?”
  段五忌道:“找姓胡的!”
  他的身影有若一只大雁,冉冉朝前落去。
  宋磊跃身直追而下。
  夜中响起欧阳蜂的吼声,道:“老段,你怎么不动手呀?”
  一声冷笑,段五忌道:“这不干你的事!”
  “当!”
  空际忽然飘荡起一声沉重的声响,那钟楼的钟声袅袅地扩散,震荡在黑夜里,显得特别凄凉。
  段五忌变色道:“惨了!”
  宋磊一怔道:“什么事?”
  段五忌道:“堡主见客了。”
  宋磊道:“今夜有谁来?”
  段五忌道:“我怎么知道,不过本堡有个臭名堂,江湖上不论黑白道上什么样的人,都可申请长期居留本堡,但唯一条件是钟声一响之后,不论是谁都不准走出外面半步!”
  宋磊道:“有这种事?”
  段五忌道:“咱们必须避一避!”
  两个人一移身形,暗暗藏在一道墙角里。
  “铃铃!”
  前方传来一连串银铃般的声响——
  八盏风灯在八个少女持掌下朝这里行来。
  昏黄的灯光照映在她们脸上有点惨白无色。十二个佩剑汉子跟随而出。
  一个身披斗蓬的中年文生,手摇着折扇,双目不怒而威严地在那里一站,目光直朝堡门望去。
  他威武的一挥手,立刻有人叫道:“开门!”
  那大门一启,但见八个身穿褴褛衣衫的年老乞丐拥簇着两个人朝这里直行而来。
  宋磊差点叫出来,忖道:“公孙师伯!”
  段五忌更是身子直颤,双目一片令人不解之色。
  但闻公孙天健道:“老夫公孙天健求见堡主。”
  那堡主道:“公孙兄,有何指教?”
  公孙天健道:“仅有一事相求,尚请堡主鼎力相助!”
  堡主道:“什么事?”
  声音甚冷,一点也不热忱。
  公孙天健道:“老夫要请堡主交出一个人!”
  阴冷森寒的狂人堡,此刻亮起了数盏油灯,昏黄的灯光照在堡主脸上,堡主面上没有丝毫表情,一双奇冷目刃无情地盯在穷家帮诸人身上。
  公孙天健颇有耐心地静静望着这位不可一世的堡主。
  狂人堡虽然地处一方,在江湖上却有着相当的名声,提起此堡,黑白两道谁也不愿多谈,谁都知道狂人堡里黑白不分,善恶素无一定的划分,在这里有盖世魔头,也有杀人屠手,还有大善家,大侠客,江湖上不论是谁,只要进了狂人堡,便可求得一时之太平,无人敢在堡里……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