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田歌 >> 血河魔灯 >> 正文  
第一章 网中之人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一章 网中之人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11/3
  大雪纷飞,北风凛烈,这是一个酷寒的天气……
  ——雪把原野的一切,变成了白皑皑的世界,在一片苍林中,一座茅屋也被大雪封住了……
  这时,从茅屋之内,走出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小男孩,他的背上背着一支打鱼的鱼网,推门走了出来。
  他的脸色,微呈菜黄,神情,冷得和这天气一样,他望了一下飘飞的大雪,突然又折身入屋。
  这屋内简陋异常,除了吃饭的用具——两张竹椅,一张桌子之外,便是一张床。
  床上,躺着一个中年妇人,她的脸色,苍白得可怕,不问可知,她是一个身怀重病之人。
  那男孩子走到了床前,轻轻地叫了一声“娘!”
  她睁了一下无力的眼皮,望了那男孩一眼,痛苦一笑,道:“海儿,你又要去打鱼了?”
  那孩子眼中噙着眼泪,应道:“是的,娘!”
  “雪停了没有?”
  “还没有呢,娘。”
  她轻轻地点了点头,道:“孩子,娘一病四年,苦了你,唉!”她好象有无限心事地叹了口气,又道:“去吧!早点去早点回来!”
  他低声道:“娘,您好好养病,我会尽快回来的。”
  话落,他走出了这冰冷的屋子!
  望着那男孩远去的背影,那妇人的眼眶里滚下了两行泪水,喃喃道:“假如不是你父亲被仇家所杀……你怎么会这么苦?我们怎么会逃到这林内?……孩子……你太不幸了……”
  那男孩没有见到她母亲的念声,他低着头,走出了茅屋,向苍林走去!
  凛风挟着飞雪,侵袭着他的脸上,他好像麻木地毫无所觉!
  是的,不幸的命运养成了他一种坚忍的精神,他能忍受一切的痛苦,包括死。
  他告诉自己:“罗志海呀罗志海,总有一天,你会名扬四海,誉满武林……”
  想到这里,他冰冷的脸上,展出了一丝笑容,但这笑容,一闪而逝,紧接着又泛起了冷漠的神情。
  他用小手,拭去了脸上的雪花,穿过了一片树林,他已经听见了远处滔滔的流水声……
  ——这条河虽然在冬天,但四季不结冰,河水滔滔,水声涔涔!
  罗志海走到了河边,整理了一下鱼网,一投手,把网撒进了河中!
  “哗啦”一声,溅起了一片水花,溅湿了他单薄的衣服,他不期然地打了几个冷战。
  他咬着牙用力地把撒下去的网,拉了上来……网内空无一物。
  他告诉自己,白用了一次力气,他又整理了一下网,眼光一扫之后,他向上游走了过去。
  他走了几十丈,停下了脚步,再一用力,又撒下二次网。
  ——这一次,已有收获,网中数条小鱼在欢跳跃,他那寒冷而紧闭的小嘴,泛起了一丝笑容。
  他把鱼放进篓筐里,又开始撒第三次。
  “哗啦”声中,那网没入了水中,他喘了几口大气之后,才开始收网……
  突然——
  那鱼网只拉到一半,再也拉不动了,他怔了一怔,暗道:“好大的一条鱼……”
  罗志海心念一转,高兴得笑出声来,他用出浑身之力,才使那网渐渐地浮出水面。
  他用了全身之力,才把鱼网拉了起来,他喘了几口大气,才放眼一瞧网中之物——
  这一看,使罗志海吓得“啊”的一声惊叫,双腿一软,砰的一声,栽倒在地上。
  ——那网中所捞的,并不是一条大鱼,而是一个人的尸体,罗志海这一吃惊,吓昏了过去。
  罗志海打了四年的鱼,几曾碰见过像现在之事,打鱼打到了死人?
  纷飞的大雪,侵袭着他的脸上,使他醒了过来,他吃惊得张着小口,混身发抖……
  他勉强站了起来,他骇然地把眼光,又扫向网中的人尸,怔立当地,久久不动!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他的惊恐情绪,才镇定下来,他想:“一个死人,有什么可怕?”
  他轻轻地拉了一下网,突然发觉到那人的身上,伤痕累累。
  就在他一拉网之际,那尸体突然动了一下,这一下又把罗志海吓了一大跳,退了一步。
  他暗道:“难道这个人还没有死不成?”他心念未落,那网中的人体,又蠕动了一下!
  罗志海证明了那个人的确还没死,这一来,罗志海不由大感疑惑,这个人怎么在水里没有死,又被自己捞了上来。
  罗志海怔立之际,那个人吐出了两口水,吁了一口气,罗志海发现对方年约六旬,长得狰狞异常。
  罗志海深知此人决非善良之辈,当下把网收好,把那个人推在一旁!
  就在罗志海一推那人之际,那个人乘势坐了起来,罗志寒吓得双腿一软,又几乎昏了过去。
  那面目狰狞的怪人,双目突然一睁,两道如电的冰冷眼光,迅然地落在罗志海的脸上!
  罗志海打了一个冷战,暗道:“快逃命……否则,这怪人恐怕要吃人……”
  他一转身,飞奔而去。
  ——他的心里想逃命,可是,他两腿发抖得不听他的指挥,软绵绵地,毫不能用,跑了两步,砰的-声,又躺了下来。
  这情景不要说罗志海吃惊,就是任何一个胆大之人,恐怕也会吓得半死。
  就在罗志海仆倒于地之际,倏地——
  他发现自己右肩上,被一支冰冷的手抓住,他吓得惊叫出口,暗道:“完了,我一命完了……”
  冰冷冷的声音,从他的耳边飞过:“你往哪里逃?”
  罗志海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就在他吃惊之际,他发觉自己的身子,被人提了起来。
  他一睁眼,发现与那怪人相对而坐,那怪人两道如电似冰的恐怖眼光,直盯着罗志海的脸上!
  罗志海全身鸡皮疙瘩遍起,暗道:“是福不是祸,是祸逃不过,怕他干什么?”心念一转,冷冷问道:“你要把我怎么样?”
  “杀你!”
  罗志海心里一寒,脱口道:“杀我?”
  “不错。”
  罗志海冷冷道:“你好不讲道理,我把你捞了上来,救了你一命,你还要杀我?”
  “就是你把我捞了上来,我才要杀你。”
  “为什么?”
  那怪人阴恻恻一笑道:“因为你迟了几个时辰把我捞上来,如果你早几个时振,我一命就不会死。”
  罗志海脸色一变,道:“谁知道你在水里,假如我知道,我才不救你上来,让你死!”他冷冷笑了一下,道:“看你长相,我就知道你不是一个好人。”
  那怪人哈哈一笑,道:“不错,你猜对了,我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在江湖上,你听见过‘睁眼摄魂’这个人没有?”
  “没有。”
  那怪人晗哈一笑,道:“好小子,你有眼不识泰山,你叫什么名字?”
  “罗志海。”        ..
  “罗志海?这个名字很好听,你的志像海?到底有什么志?”
  “你管不着。”
  “你好狂傲,假如在昨天之前,我便一掌劈了你,不过现在,哈哈,我要在死前交你一个朋友……”
  “我才不跟你做朋友。”
  那怪人怒视了罗志海一眼,道:“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沉在水中,被你用鱼网捞了上来?”
  罗志海突然发觉到,这个面目狰狞的怪人,除了一脸难看之外,并没有什么可怕之处。
  一种孤独的感觉,突然涌上了脑海,他知道这个怪人并不会真的杀他。
  他淡淡一笑,道:“你不是要杀我么?为什么要听你……”
  那怪人哈哈一笑,接道:“我纵然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也不会杀你,你想我会杀你么?”
  罗志海笑了笑,道:“既然不杀我,那么,你放我走好了,我母亲身怀重病,还躺在床上呢!”
  “你母亲是谁?”
  “我母亲就是我母亲。”
  那怪人苦笑了一下,说道:“也好,我能逃过一死,多活数日,是你所赐,小娃儿,我问你,你想不想名扬江湖?”
  罗志海心头一震,他骇然望了那怪人一眼,道:“你要传我武功?”
  那怪人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要在最后的三天,把我毕生所学,教你口诀,十年之后,你就可以像我一样,名扬江湖,威震武林。”
  罗志海心中大喜,当下说道:“你……不会杀我?”
  那怪人哈哈大笑,道:“我骗你干什么?”
  罗志海的脸上,在惊喜之中,带着怀疑的成份,问道:“你会武功?江湖上的人都怕你?”
  “不错,难道你不相信?”
  “是啊,我……有些不相信。”
  那怪人一愕,不解地问道:“你为什么不相信?”
  “当然不相信,如果你有很高武功,怎么会被打下这河里?”
  那怪人笑道:“他们人多呀!”
  罗志海幌了幌脑袋,说道:“我知道了,他们很多人,打你一个?”
  “正是正是。”
  “这么说来,你真的会武功?哦,打你的一共有几个人?”
  “十几个……至于我武功嘛,数日前,我还是江湖三大魔头之一。”
  “三大魔头?”
  “第一‘北妖’,第二‘南精’,第三是我!”
  罗志海道:“你是坏人?”
  “不错,我杀人不眨眼。”
  罗志海心里打了一个寒噤,当下说道:“可是现在我看你好像不是坏人。”
  那怪人淡淡一笑,道:“现在我已是要死的人了,再坏下去也没有意思,小娃儿,你既然把我捞上来,大约是要我传你武功。”
  罗志海道:“我很想学武功,可是,我娘不教我,她说武林人物,在刀上打滚,难免死在刀下,我发誓我如能学了武功,一定要杀完天下坏人。”话落,他冷漠而又俊美的脸上,抖露着一片杀机。
  那怪人目睹此情,内心不由一楞,当下说道:“不过,我传你武功之后,你肯为我完成两件事?”
  罗志海应道:“不要说两件事,就是两百件,我也答应你。”
  “好,我们一言为定,第一件,你去杀一个人。”
  “我徒弟简文宗。”
  罗志海吓了一大跳,脱口道:“不干不干。”
  “为……为什么不干?”
  “你要杀你的徒弟,如果你以后不死,还不是会找人杀我。”
  那怪人笑道:“因为他该杀,你不会知道的,他为了一个女人,不惜千方百计,想偷取我毕生所学录在一本书上的武学,他暗中下手,然后率领高手,群起围攻,所以,我不敌被打下了这神鬼河。”
  罗志海双目一竖,怒道:“当真有这件事?”
  “我不骗你,所以,我这一口气难消。”
  “好,我一定代你去杀他,他住哪里?”
  “蒙山‘七柱峰’中的‘七雄帮’。”
  罗志海把地址念了一遍,说:“第二件呢?”
  “第二件比较难……”
  “你说说看。”
  “你必须在十年之内,取下‘武林十六派联合教’教主的宝座。”
  罗志海说道:“武林一十六派联合教教主?这是什么?”
  “这是武林十六个大派在二十年前,所创的教,这‘联教’由每派各派一百名高手联合组成,其目的在防止派系纠纷,如能取下教主之位,便是十六派之首,十年选一次教主,担任‘联教’教主,我发誓非得到这位罝不可,可是十年前,我败在‘五湖游客’之手,而失去这宝座,如你学我武功,请替我完成这志愿。”       
  罗志海道:“我有这雄心就是了。”
  那怪人笑道:“既然如此,我就把武功传你……”说到这里,他从怀中,摸出一本湿淋淋的书说道:“这本书所记载的,乃是我毕生所学,我那逆徒,就是为了这本书,害我一命……”言下深深一叹。
  罗志海道:“我几时才能学会?”
  那怪人道:“武功一途,除了本身所赋的条件外,最要紧必须勤与悟,勤者不断演练,悟者不断思索与化悟,如能谨记这‘勤’与‘悟’二字,不难登上极峰,成名江湖,现在你把这本书收下,我传你口诀。”
  罗志海接过了那本湿淋淋的书,那怪人又道:“习我武功者,必须知我武功范围,我以出手毒辣,招式怪异……”
  那怪人说到这里,突然止口,脸上泛起惊恐之色,罗志海见状,心头一惊,脱口问道:“怎么了?”
  “有人在厮杀!”
  “厮杀?”罗志海打了一个冷战,问道:“在什么地方?”
  那怪人侧耳倾听,然后伸手一指前方,说道:“好像就在前面树林之中。”
  罗志海见他所指方向,正是自己所住之处,当下脸色一变,栗声道:“那就是我的家!”
  那怪人眼光骤现恐怖的光芒,低声道:“快走,可能有人向你父母寻仇了。”
  怪人一语甫落,顾不得自己身受重伤,右手一托罗志海,一幌身,向发声处飞奔过去!
  那怪人虽是身负重伤,可是这飞身急奔其速度为人无比!
  顾盼之间,已经来到了茅屋之前,停身望去,使罗志海脸色为之一变!
  ——他家四周,围住了四五十个黑衣人,有入喝道:“剑底游魂,还不滚出来受死?”
  “再不出来,我就要把这狗屋给烧了。”
  突然——
  就在黑衣人喝话声中,大门启处,那个身怀重病的妇人走了出来!
  这当儿,已有三个黑衣老者,猝然弹身,截立在那妇人的门口,其中一人冷冷道:“秦绍英,想不到你会有今日,哈哈,你藏在这里四年,以为便能逃过一死么?”
  就在这俄倾间——
  罗志海突然挣脱了那怪人,向那三个黑衣人扑了过去,大叫道:“如果你们敢动我母亲一根毫毛,我便与你们拼了!”
  他疯狂地向门口奔去,出手用鱼网向那三个人打了过去。
  那三个黑衣人估不到会有人出手,一惊之下,同时闪身,罗志海已经乘势扑到他母亲秦绍英的身边。
  秦绍英右手把罗志海拉到背后,目光扫处,狂然大笑,她的笑声,像地狱鬼号,恐怖骇人,笑声一敛,冷冷说道:“我知道我逃不过你们掌中,不过,假如我死了做鬼,也要抓你们这些万恶之徒!”        ,
  一个手握铁拐的黑衣老者,冷冷喝道:“死在临头,还口出大言,看招——”挟着喝话声中,铁拐抡处向秦绍英一拐攻去。
  秦绍英此时身怀重病,可是,她本是一个有武功之人,在此情形之下,不得不拼命了。
  当下一咬银牙,叱喝一声,道:“我与你们这些恶贼拼了。”
  她忍受伤之躯,闪过了黑衣老者一拐之击,右手一扬,硬出一掌,猛然劈去。        一掌甫出,她的口中,一口鲜血,如箭飞出,身子几乎栽倒。
  罗志海惊叫道:“娘——”
  这凄厉的叫声,使这充满杀机的场而,更加恐怖,这当儿那老者,避过了一击,再度欺身扑进。
  罗志海大喝道:“你们为什么要杀我母亲……”
  秦绍英强忍伤势,左掌再度抡出,口中喝道:“海儿,快逃……这里交给妈,记住,你父亲的仇人就是这些人……这些人的首领——‘地堡’堡主‘冷面亡魂’……”
  话犹未落,哇哇连响,口中鲜血阵阵溢出。
  罗志海叫道:“娘:我不走,……我要杀他们。”
  罗志海也不知厉害,他在愤怒之中,向那些人扑去,秦绍英见状,大喝道:“你不想替你父亲报仇么?”
  她一探手,把罗志海拉了回来,罗志海被他母亲一拉,疯狂地叫道:“我要与这些坏人拼了!”
  那握拐老者大喝一声,“秦绍英,看招——”挟着喝话声中,在秦绍英把罗志海拉到背后之际,一道如山拐影。猛然击到——
  危机—瞬——
  一声暴喝之声突然被带出一条人影,夹着闪电惊鸿之势,飞扑进入场中——
  这个突然出手的怪人,正是那个被罗志海用鱼网捞上来的怪人——“睁眼摄魂”。
  “睁眼摄魂”身影飞入场中,但听一声惨叫,一个人飞泻而出,砰的一声,栽倒于地。
  在场数十个黑衣人,霍然大惊,举目望去,那个出手攻向秦绍英的握拐老者,躺身雪地,死于非命。
  这突兀惊变,不但使数十个黑衣人,吓得脸无血色,就是秦绍英与罗志海,也暗地一惊!
  “睁眼摄魂”双目一睁,两眼暴射寒光,环视了那数十个黑衣人一眼,喝问:“你们是不是‘地堡’门下之人?说!”
  右侧一个中年黑衣人,冷冷接道:“不错,我们正是地堡门人,阁下何方高手,难道也想淌这混水不成?”
  “睁眼摄魂”心里暗忖:“天下三大教一天谷、地堡、人门,名震江湖……地堡既然向罗志海索仇,看来难逃一死,如非我身受重伤,区区数十个人,我并不放在心上,可是我身负重伤,加上在水中浸了半日……刚才一掌已用了我全部功力……”
  心念未落,那中年黑衣人喝道:“阁下何方高人,请报万儿,我看阁下最好还是少管这场是非……”
  “睁眼摄魂”冷然大笑,道:“你们听过‘睁眼摄魂’这个人没有?”
  “睁眼摄魂”自报外号,把个地堡门人,吓得惊叫出口,齐齐退了一步,同声惊道:“阁下,就……是,睁眼摄……魂?”
  “不错,如果你们再不滚,当心你们全部丧命。”
  “睁眼摄魂”的名气之大,江湖人物闻名丧胆,名列三大魔头之一,与‘南精’、‘北妖’同是黑道魔头,鼎足三立,这个恐怖的人物突然出现,怎不令在场之人,为之震惊?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