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田歌 >> 血河魔灯 >> 正文  
第八章 突失奇珍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八章 突失奇珍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8

  挟着喝声,“北妖”像花絮一样,轻轻弹了开去!
  罗志海心里一惊,不由收身再退,举目一扫自己胸前,这一看,吓得罗志海连连打着冷战。
  ——但见自己胸前衣襟上,被“北妖”用五指插破五个洞,如果“北妖”再用力些,自己还想活命?
  罗志海这一惊,真是吓傻了,他真不敢相信北妖的武功,高到如此地步,自己在她手下还没有走两招,便落败。
  其实,罗志海的武功,并不比“北妖”相差太远,只是他对敌经验不足,无法施出“天玄阳功”罢了。
  “北妖”笑道:“罗志海,你听见没有,你输了。”
  罗志海从惊恐的情绪中惊醒过来,他脸色一变,探手入怀,掏出了红黑两种十四个字,掷给北妖说道:“现在暂时交给你,总有一天,我会从你手里再得回来。”
  “北妖”接过十四个字之后,说道:“好吧,我等你。”
  罗志海满腔怒火,无处发泄,当下狠狠怒视了“北妖”一眼,转身走去……突然,他又把脚步停了下来,问道“我想再问你一件事。’”
  “请吧!”
  “‘地堡’在什么地方?”
  “武夷山境内。”
  “武夷山在什么地方?”
  “江西东北方。”
  “此去江西还有多远?”
  “从这里南下,如以轻功而论,三天之内,当可到达,你现在就去找‘冷面亡魂’么?”
  罗志海道:“不错,我现在就去。” ,
  话落,他也不等待“北妖”回答,转身疾走而去。
  “北妖”望着罗志海的背影以及那傲然神情,不由微微一叹,当下也一幌身,飘然而去……
  罗志海沿着神鬼河,回到了他以前的住处,但见他母亲及“睁眼摄魂”的尸体,已经被人埋葬。
  罗志海不由为之一怔,是什么人把他母亲与“睁眼摄魂”的尸体埋葬?他想了又想,就想不出这么一个人来。
  他母亲与“睁限摄魂”的坟墓,只有三尺之距,秦绍英的坟碑上写着:“故人罗秦绍英之墓!”
  罗志海乍见他母亲之墓,一股悲痛的情绪,涌了上来,他哇的一声大喝:“娘!”猛向他母亲坟前扑去,放声痛哭!
  他哭叫道:“娘……我又回来了,回到了你的身边,娘,我会为你讨回这本血债……娘……我会为你血洗‘地堡’……”
  哭声,悱恻缠绵,叫声,充满了杀机……
  当他哭得身疲力尽时,他伏在他母亲坟前,昏睡过去……凛冽的北风,呼呼地吹着……
  夜,渐渐地深了……
  ——罗志海不知经过多久,才醒了过来,他望着他母亲秦绍英的坟墓,又滚下了两行眼泪……
  他默默地念着:“娘!你安息吧,我会把‘冷面亡魂’抓到你的坟墓前,为你碎尸万段……”
  他一转身,走到“睁眼摄魂”的坟前,说道:“恩人,我走了,我要为你报仇!”
  他在“睁眼摄魂”的坟前跪下,叩了三个头,然后,才含泪奔出了这片苍林,出现江湖,取道奔向“地堡”。
  罗志海——这个全身充满了杀气的人物,在出现江湖的第一天,便震撼了武林。
  “东海龙君”九个门人之死,“地堡”三十几个门人被杀,震惊了整个江湖。
  没有见过罗志海的人,在推测他是怎样一个人?在一日之间,连毙了四十几个人?成了杀人魔王?
  同时,“地堡”也派出高手截杀罗志海了……
  第二天黄昏——
  罗志海来到了南昌城,抬头望了一下天色,觉得自己的肚子有些饿了,在城里找了一家“客常满酒楼”。
  “客常满酒楼”顾名思义,当知这家酒楼兴旺,罗志海举步上楼,突然——
  一个醉汉,几乎跟他撞个满怀,罗志海身子一闪,才没有被撞上!
  那醉汉睁着惺松酒眼,瞪了罗志海一眼,踉跄下楼而去。
  罗志海苦笑了一下,举步上楼,拣了一个座位之后,目光一扫,果觉酒楼兴旺异常。
  但见座无虚席,室内豪客,不下六十名之多,罗志海点了几样下菜,望着窗外夕阳余晖,木然沉思。
  当下吃过饭之后,正待下楼,但听远处的马蹄声,由远而近。
  罗志海微微一惊,当下探手入怀,取过一些碎银,就在他探手入怀一摸之下,脸色陡然大变。
  ——也在这顾盼间,那马蹄声,已在酒楼的门口停了下来。
  罗志海在一摸怀中之时,吃惊得几乎说不了出来,因为他原先藏在怀中的那一封装着七个绿字的信,竟不翼而飞。
  罗志海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数日前他交十四个铜钱给“北妖”时,另七个字连信明明在他的怀中。
  此时一摸,突告失落,怎不令他为之发惊与骇然?
  帐房一看罗志海吃惊神情,含笑道,“爷儿,是不是金银有些不便?”
  罗志海从惊恐中,惊醒过来,当下摸了一些碎银,掷给帐房,转身下楼而去。
  罗志海就想不出他另七个铜钱绿字,何时遗失的,数日以来,他从未与人交手,更没有一个人,靠近他的身边。
  突然——
  他想起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刚才下楼那酒眼惺松的酒汉……
  就在罗志海下楼之际,十几个黑衣人,同时翻身下马,把罗志海围在垓中,这些人,正是“冷面亡魂”派出截杀罗志海的高手。
  罗志海毫无所觉,他只是在细想着另七个铜钱如何失落……
  如果说是刚才那个醉汉,又觉不像,因为他虽然几乎与自己撞个满怀,并无碰到身子,怎么会被对方所偷?
  罗志海边走边想……可是,这十几个黑衣入,已把罗志海给围在垓中了……
  罗志海因为惦挂着那七个字,而忘记了眼前的紧张情势!
  当中一个人目光一扫其余之人,示意了一下眼色,意思就是说他要找的正是此人!
  十几个人缓缓向罗志海靠过来……一场恐怖的杀机,又突然展现!
  罗志海想着那信内所装的七个字……他想,既然没有—个人靠近过他的身子……那么是被谁偷了!
  他心里暗忖:“偷我怀中信之人,必然是一个手段已出神入化的神偷……”
  罗志海心念未落,蓦然间,一声暴喝声,破空而起,一个黑衣老者已发动攻势,呼的一掌,击向了罗志海。
  这十几个黑衣是“地堡”派出的一流高手,再说那个黑衣老者一掌攻向了罗志海——
  罗志海在想着那七个字的失落,根本想不到会有人突然出手,一经发觉,砰的一声,那黑衣老者所发出的一掌,已结结实实地击到背上。
  罗志海毫无防备,被这黑衣老者背后突然出手的一掌,打得口吐鲜血,身子幌了两幌。
  罗志海脸色为之一变,双自一睁,凶光暴露,他目光骤然落在了那黑衣老者的脸上,杀机倏起,喝道:“背后出掌,我要你的命。”
  他伸手拭去了口角上的血迹,恐怖的杀机,又涌起在他脸上,他一步一步地向那黑衣老者迫了过来。
  那黑衣老者冷冷笑道:“阁下掌毙本堡三十几个门人,现在要阁下血债血还。”
  那黑衣老者一语甫落,二十几个黑衣老者以绝快的身法,同时围靠而近……
  罗志海眼睛睁得像铜铃一般,暴声喝道:“你们是地堡之人?”
  “不错。”
  罗志海钢牙一咬,像血一样仇恨,涌现在他的脑海,他厉声一阵狂笑……
  其声悲抑雄壮,但见他一敛笑容,充满杀机地喝道:“我血洗‘地堡’之日,为期不远,你们既然找死,不妨试试。”
  他挟着喝话声中,一掌斜斜劈去,攻向了那黑衣老者。那黑衣老者侧身躲过,返回一掌,照罗志海猛扑过来,罗志海躲过老者,还击一掌,一掌击出,他乍觉脑海一晕,几乎栽倒于地。
  罗志海在吃惊之下,又涌起了无边杀机,暗道:我不报你出掌偷袭之仇,何以为人?……”
  心念中,他的一掌,已经攻向了黑衣老者。
  ——那黑衣老者冷冷一笑,身子一挫,弹了开去,这极快的一瞬,十几个黑衣人,同时出掌。
  罗志海掌力出手,在那黑衣老者一弹身暴退之时,他疾喝一声:”还我一掌——”
  他拼着内伤,呼的一掌击去。
  罗志海这一掌全力施为,不但掌力雄厚,而且出手之快,无与伦比。
  掌力出手,砰的一声,那黑衣老者随着罗志海的掌力,被震得飞泻而出,脑血飞溅,死于非命。
  这疾若电光石火的一瞬,十几道内家掌力,已经涌到,罗志海一咬牙,向前飞泻而去。
  ——在弹身之时,一口鲜血,飞喷了出来。
  二十几个黑衣入大喝一声,同时向罗志海飞扑过来,出手各劈一掌。
  罗声海双目一瞪,喝道:“我与你们拼了。”
  他猛地一旋身,右手迅快地拔出了“毒龙剑”,但见一缕玄光,挟起一缕清吟之声,弹身飞入——
  罗志海此时被迫起了满腔怒火,毒龙剑出手,化作一道玄光,连劈一十四剑。
  剑影过处,但听数声惨叫之声,骤然响起,已有三个黑衣人,应声而躺。
  毒龙剑为上古遗留神刃,不要说被剑锋击中,即是被剑芒触及,也要毙命,毒龙剑浸过巨毒,见血封喉。
  罗志海毒龙剑连毙三人,使其余之人,不寒而栗,同时收身后退。
  罗志海横剑而立,咬牙喝道:“不怕死的不妨再过来试试。他的眼睛,爆射凶光,好像要把这十几个人毁在掌下,方消心头之恨。
  可是,他知道自己也不行了,那一掌打在他的背上,加上连次出手,真元消耗过多,如不及时疗伤,说不定……
  罗志海心念未落——
  暴喝声起,十几个人声暴喝道:“今天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小子,纳命来。”
  挟着撼山栗狱的喝话声中,掌力同时涌了过来。
  罗志海心里暗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当我血洗‘地堡’之日,我再找你们算这暗中下手之仇。”
  心念甫落,他毒龙剑疾攻两剑,然后,弹身向外泻去。
  罗志海心里明白,他已是受伤极重之人,如果不及时疗伤,不要说会丧命他们之手,最低限度,也可能落得半身残废。
  罗志海虽然是一个受伤极重的人,可是,这弹身之势,依然快过星火!
  在场十数个黑衣入,也估不到罗志海会突然一走,当下暴喝一声,猛向罗志海背后追去。
  突然——
  一个冷冷的声音喝道:“好不要脸的东西——”
  就在那十几个“地堡”之人向罗志海追去之际,挟着冷笑声中,一道威力奇强的掌力,突然向十几个“地堡”之人,迫了过来。
  这一道掌力来势奇猛,十几“地堡”之人,被这一掌迫得退了数步!
  举目望去,但见一个青衣少女,停立当前!
  十几个黑衣人脸色一变,冷冷说道:“姑娘是什么人?”
  那青衣少女冷冷一笑,道:“你管我是什么人?”
  当下黑衣老者脸色倏变,杀机倏起,缓缓向那青衣少女迫了过来……
  再说罗志海身影一纵,飞泻而去,突然他又把脚步停了了下来,因为,他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人!
  “你们手段毒辣,我要比你们更辣!”
  就在罗志海心念未落,人群中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小娃儿,你受那醉汉的骗了。”
  罗志海闻言,心中一震,循声望去,但见看热闹的人群中,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含笑望着自己。
  罗志海一幌身影,到了那老者的身前,问道:“你说什么?”
  那老者轻轻的抖了抖手中拂尘,说道:“我说你被骗了。”
  罗志海睁大了眼睛,惊喝道:“那醉汉是谁?”
  他的眼睛迫射精光,直盯在那白发苍苍的老者脸上,妤像要在这老者的脸上,找出什么似的
  那白发苍苍的老者脸上,突然泛过了一丝怒容,道:“小娃儿,你问得太不客气了。”
  罗志海本是一个极为狂傲之人,闻言之下,脸色为之一变,道:“我有什么不客气,我问你刚才那个人是谁?”
  那老者冷冷笑道:“本来我想告诉你,现在我不说了。”
  话落,望也不望罗志海一眼,转身而去,罗志海脸上骤现杀机,喝道:“如果你不说刚才那个人是谁?我就不叫你走!”
  那老者一转身,哈哈大笑,道:“小娃儿,你太狂了。”
  罗志海一抖毒龙剑,喝道:“你说不说?”
  “我不说呢?”
  “立刻要命丧剑下。”
  “你办得到?”
  “只要你敢说个‘不’字,我立刻就能办到。”
  那老者脸色倏变,道:“我行走江湖百年,就没发现像你这么狂傲之人,我不教训教训你,也太对不起你师父了。”
  罗志海听老者言罢,剑照老者刺去,老者一返手掌,罗志海突然倒地,口吐鲜血,老者把一粒丹药,送给罗志海。
  罗志海冷冷一笑,把丹药又脱手掷还,道:“你认为你送我一颗丹药,我便不会杀你么?”他冷笑声中,自己摸出一颗“天玄丸”,纳入口中……
  顾盼间,罗志海伤势痊愈,怒视了那老者一眼,喝道:“你说不说?”
  “不说!”
  罗志海的确是发怒得昏了头,当那白发苍苍的老者一语未落,他大喝一声:“我毙了你——”
  毒龙剑卷起一缕玄光,斜斜向老者击去。
  罗志海这出手一剑,快逾星火,倏地---
  就在罗志海“毒龙剑”击出,那老者冷冷一笑,他手中拂尘一挥,向罗志海长剑卷去。
  罗志海暗道:“你找死,我这一招是虚招——”他忙撒剑,横扫而出。
  罗志海在一撤剑之下,“啊”的一声惊叫,因为他手中的毒龙剑,竟脱手飞出。
  罗志海这一惊非同小可,他借势飞身而退,目光扫处,吓得脸无血色!
  ——他的毒龙剑,竟被那老者拂尘卷住,但见那老者冷笑,左手抓起了毒龙剑,冷冷笑道:“你太过目中无人,非教训你不可。”
  罗志海吓得打了几个冷战,连连退了三四个大步。
  但见那老者右手突然抬起中食两指一屈一弹,向剑身弹去。
  ——如果这毒龙剑被这老者一弹,势必当场弹断不可。
  罗志海见状,大喝道:“使不得!”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