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田歌 >> 血河魔灯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万世仙姬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五十七章 万世仙姬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12/27
  “神知子”见黑衣人向他走了过来,不由怔了一怔,黑衣人含笑道:“阁下就是江湖传言有神算之能的‘神知子’?”
  神知子一愕,随即展颜一笑,道:“老夫就是‘神知子’,至于‘神算之能’,只是欺人之谈!”
  黑衣人微微一笑,道:“是不是欺人之谈,姑且不提,倒是有件事我想询及阁下,你猜得出我是谁?”
  “神知子”摇首道:“老夫既非诸葛孔明,岂有神算之能?至于阁下是谁,请恕老夫眼拙……”
  “老夫既非诸葛孔明,岂有神算之能?至于阁下是谁请恕老夫眼拙……”
  黑衣人接道:“那么,你猜不出我是谁了?”
  “不错,老夫不认得。”
  黑衣人淡淡一笑,道:“阁下名满江湖,本人能睹尊颜,真是三生有幸,不过,第三魔已叫我请阁下走离这里。”
  这一句话说得“神知子”脸色一变,这黑衣人虽然谈吐温和,但在语气之间,却带着一股慑人的气质。
  神知子”冷冷笑,道:“这是阁下意思?”
  “不,是罗志海叫我把你请走!”
  “东鬼”对于这个黑衣人,虽然并不清楚他的来路,可是目睹他这种目中无人的气势,脸色不由一变,缓缓向黑衣走过来。
  罗志海目光转处,骇然于色,这黑衣人跟自己素昧平生,如为自己而与“神知子”等人交手,自己自是于心不安。
  罗志海心念转处,再把眼光扫向了“独目神尼”,但见她被十个门下之人,弄得手忙脚乱,险象环生。
  罗志海心里不由暗道:“当初我叔叔无意救他们,想不到他们今日却愿为我罗志海丧命……”
  心忖未毕,乍见“东鬼”冷笑道:“阁下是何方高手不妨报个万儿!”
  举目瞧去,但见黑衣人含笑道:“名字只是一个人空洞的形式,知不知道都无所谓。”他语锋略为一顿,沉声道:“神知子,你可以走了。”
  这话像是命令,但语气铿锵有力,“神知子”内心一寒,悚然地望了黑衣人一眼,镇定了一下情绪,说道:“假如我不走呢?”
  “很简单,我可以把阁下请走。”
  “东鬼”冷冷接道:“只怕你请不动!”
  话落,一个幌身,虎视耽耽地站在黑在衣人的面前。
  场面气氛,本来已够紧张,如今在“东鬼”一幌身之下,又平添了一层愁云惨雾与恐怖。
  黑衣人双目一睁,精光四射,落在了“东鬼”的脸上,冷冷喝道:“怎么?难道你想先替‘神知子’挡一阵?”
  “东鬼”冷冷一笑,道:“不错!”
  “你凭什么?”
  黑衣人这一句话说得狂妄无比,把个“东鬼”气得浓眉一扬,大喝道:“就凭这个——”
  话落,呼的一掌猛截过去。
  “东鬼”在一出手之下,便用了成名绝招“鬼魂七招”的绝学,但见阴风如泻,猝然击出这雷霆万钧之势的一掌。
  出手之快,匪夷所思,罗志海由为之心寒,喑道:“好快的身法——”
  心忖未毕,黑衣人冷笑声起,道:“你凭这个还差远了——”
  话落未歇,人似幽魂般地,随着匝地阴风一卷之下,轻轻飘了开去。这如风随形的飘身之法,委实太过神妙,罗志海不由喝了一声彩。
  “东鬼”见一招落空,不由骇然于色,暗道:“这是哪一门子闪身之法,竟神妙得到如此不可思议的地步?”
  黑衣人飘出一丈之外,冷冷喝道:“‘东鬼’这一掌不还手,是尊重你名列江湖四大奇人,如果你再不分好歹,凭你的‘鬼魂七式’,还差得远了!”
  “东鬼”是一个江湖成名人物,这奚落之语,他怎么忍得下去,当下冷冷一声长笑,愤然道:“老夫虽武功不济,但亦行将就木,纵死江湖高人之手,又有何憾?”
  其声悲状无伦,他声音甫落,身子再度飞出,疾扑黑衣人,猛然劈出两掌。
  “东鬼”名列四奇,其武功之高,当不在话下,这两掌在他拼命之下打出,其威力之猛,堪称排山倒海,雷霆万钧。
  阴风如涛,卷起匝地尘砂,这种威力,惊人无比,黑衣人也不由为之心寒,暗道:“果然不愧为一代名人……”
  黑衣人既知“东鬼”这两掌威力太猛,自然不敢冒然硬接,错步旋身之下,“东鬼”这两掌又告落空。
  名家出手,讲究快速,“东鬼”出手虽快,可是在这三招出手,别人便不难看出来,他的武功和黑衣人相差太远!
  在四奇人浩中,武功虽各有所长,可是攻守方面,首推“东鬼”,他以快攻为圭,防守为盾,出手凌厉无比。
  但他却在三招出手之下,全被黑衣人躲过,这一点,“东鬼”自出江湖以来,恐怕还要算上第一遭!
  三招出手后,他怔住了!
  因为,这黑衣人的武功,把他折服了,他就猜不出,江湖上有这一号人物,武功高得如此惊人!
  黑衣人的脸色,突然沉了下来,冷冷喝道:“让你三掌,只是念你成名不易,不愿看你一生名望,付逐水流,如再执迷不悟,我真的不客气了!”
  这话,不再带着温和的音韵,而是无穷的杀机,“东鬼”仰首一阵长笑,悲抑难闻,令人听来,大有毛骨悚然之感!
  黑衣人像泥塑木人一般,动也不动。
  “东鬼”的笑,嘎然而止,随即喝道:“助纣为虐,阁下尚算江湖人物?”
  黑衣人冷冷问道:“未悉‘纣’者所指何人?”
  “罗志海!”
  “罗志海是‘纣’?”
  “屠杀江湖数百名高手,难道不算魔星?”
  黑衣人皱了皱眉头,道:“那么,罗志海该除?”
  “当然。”
  黑衣人道:“不错,罗志海是该除去,留此魔星为害江湖,当然不如除去,不过,并不是在这个时候!”
  “在什么时候?”
  “在他恢复武功之后!”
  这一句话说得“神知子”及“东鬼”为之一怔,心里暗道:“难道罗志海丧失了功力?”
  心念中,不由把目光,同时扫向罗志海。
  罗志海乍闻此言,不由吓了一跳,目光骤射骇然光彩,聚在了这神秘的黑衣人的脸上……
  他真不敢相信,这个黑衣人竟能知道他已失去了功力,这怎么不令罗志海大为震惊?
  “神知子”冷冷问道:“阁下这话令人费解。”
  黑衣人望了“神知子”一眼,道:“难道你看不出罗志海已失去功力?”
  “失去功力?”
  “神知子”与“东鬼”同时应了一声,下意识地又把眼光,扫向了罗志海。
  黑衣人冷冷一笑,道:“你们不信?”
  “不错。
  “那么,你们不妨问问罗志海,他是不是失去了功力?”
  “神知子”望了黑衣人一眼,脑中念头一转,问道:“你是罗志海的朋友?”
  “不是!”
  “神知子”一愕,又问道:“亲戚?”
  “不是……”
  “那么,阁下与罗志海之间又有什么关系?”
  “毫无关系,更非‘助纣为虐,之人!”
  这一句话不但把“神知子”与“东鬼”弄得如堕五里雾中,也使罗志海本人,犹如丈二金刚,摸不住头。
  此人语气,分明是为罗志海而来,并非要与“东鬼”、“神知子”对敌,那么,他的来意到底如何,真叫人难于推测。
  罗志海怔住了!
  “东鬼”与“神知子”也面面相觑!
  ——场面气氛,突然沉寂下来。
  因为所有之人,被这个黑衣人的神秘,搞得不知如何是好。 
  黑衣人目睹此情,也不由笑了起来,道:“两位怎么了?”
  “东鬼”与“神知子”从茫然的思潮中,惊醒过来,“神知子”眉锋一锁,道:“那么,阁下不妨言明来意。”
  “我已经说过,我不是为‘助纣为虐’而来。”
  “阁下本意,是为除罗志海?”
  “不错。
  “那么……”
  “神知子”只说了两字“那么”,就不知如何把以下的话说下去,启齿又止地苦笑了一声!
  黑衣人冷冷一笑,道:“那么,我为什么帮助罗志海?”
  “不错。”
  “这很容昜解释,因为,我欠罗志海一笔债?”
  “债?”
  “是的,因为我问他一件事,还他一个条件,这样,恩怨分明,情仇相抵,谁也不欠谁的债。”,
  “神知子”问道:“那么,我非走不可。”
  “不错,如果你不走,我会把你请走。”
  此话一出,场面在无形中,又罩上了一层火药味,“神知子”当代奇人,当不会如此轻易一走。
  他冷冷一笑,道:“不管阁下来意如何,老夫不走。”
  “此话当真?”
  “不错!”
  绕了一个大圈子之后,又把原先紧张气氛,拉了回来,但见黑衣人双目精光骤射,喝道:“那不妨试试。”
  话落,身形已如电飞出,左手一挥之下,一掌攻向了“神知子”当胸。
  出手之快,无与伦比,“神知子”心头大震,折扇—拂,乘势收身后退!
  倏地——
  就在黑衣人一掌甫自攻出之际,苍林远处,突然传来一声马啸!
  紧接马啸长声过后,一阵车轮滚滚之声,接着破空传来!
  罗志海吃了一惊,循声望去,这一看,使罗志海脸色突然一变,但见苍林远处,一辆红色马车,如飞驶来……
  顾盼间,那辆马车已到了场中三丈之外,赶马车之人,果然是董杏与查敏!
  ——此时此地,这辆载着那位国色天香的白衣少女的马车,突然出现,怎不令罗志海为之震惊?
  董杏与查敏明眸扫了罗志海一眼,那眼光是冷然的,与她们冷漠的脸上,成了一种紧张的气氛……
  这突然之间,白衣少女那张姣丽的容貌,迷人的笑面,像闪电一般,闪过了罗志海的脑海……
  香车美人,丽影笑面,使罗志海在这紧要关头,茫然沉醉……
  也在这眨眼之间,他的耳际,飘过了那白衣少女的声音:“……但愿从此别后,还有相逢之期……”
  这是数日之前,那少女别去时所说的话,这话里,蕴藏着白衣少女内心的爱意,罗志海可以听得出来的!
  ——于是,他下意识地笑了!
  他的笑,在茫然的神清里,带着一份苦涩与伤感!
  蓦然——
  一声暴喝之声,把他惊醒过来,抬眼一望,但见“十鬼”中的一位弟子,被“独目神尼”一拐击得口吐鲜血。
  这当儿一—
  另一个站立不动的弟子,有条不紊地补了上去,“十鬼阵”又恢复了原先的效力!
  “独目神尼”此时已是汗流夹背,如再这样下去,她就是不伤在“十鬼阵”之下,也非被十个人活活累死!
  ——这一边,黑衣人也跟“神知子”动上了手!
  “天蛇”李燕,虎视耽耽地保护着罗志海。
  罗志海从场中收回了视线,潜意识地把眼光再度扫向了那辆引人暇思的马车。
  ——那四个青衣女婢,一脸严肃之色,分立在马车之口,动也不动!
  董杏朗声道:“禀告主人,已到目的地!”
  马车之内,传来白衣少女声音道:“看见他没有?”
  董杏应道:“看见了!”
  白衣少女所指的他,当然是罗志海,紧随着董杏的声音歇后,车门启处,缓缓步出了白衣少女。
  ——她的眸子,第一眼便落在了罗志海的脸上,四目相触,使罗志海心田,起了一阵涟漪……
  她笑了……这笑容是苦涩的,意思好像说:“罗相公,我们又相逢……”
  罗志海报给她一个惋然笑容……
  从她的笑容,梦般的神情,冥冥中,使罗志海发现到,几种爱、怨、情与恨的情绪,困惑着她。
  于是,所有美丽的一切,消失了!
  她脸上所挂的,是幽怨与痛苦!
  ——或许爱苗曾经在她的心扉里埋下,但是,这爱分明是一种无形苦果,甚至距她非常非常遥远……
  她收敛了她那苦涩的笑容,步下了马车,然后,恭声道:“恭请师父下车!”
  白衣少女此语一出令罗志海吃了一惊,他真做梦也想不到,白衣少女的师父——“万世仙姬”也在这里出现!
  心忖未毕——
  又是一个白衣人影,步下了马车……
  但见这个被武休人物所敬仰的“万世仙姬”,大约四旬,面貌秀丽,使人望过,不禁有暇思之感!
  在成熟的胴体中,散播着迷人之力,可是这热的力,被她严肃的气质,掩饰了……然而,严肃的气质,也无法掩饰她的成熟之力……
  罗志海突然发觉到,这个人——这个女人,好像是两种不同的女人……两种不同的个性!
  从她的外表,看不出她有什么惊人之处……
  “万世仙姬”眼睛一睁,那两道眼光,犹如闪电,从罗志海脸上一扫而过,罗志海不由打了一个冷战!
  ——好厉害的眼光!
  她目光一扫之后,冷冷一喝:“住手——”
  这喝声带着一种无可抗拒的力量,在场动手之人,果然把手停了下来,飘身后退。
  罗志海再一看,不由吓了一跳,因为“万世仙姬”在喝声之下,不知用了什么身法,到了场中。
  身法之快,匪夷所思!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