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田歌 >> 血河魔灯 >> 正文  
第七十六章 擂台盛会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七十六章 擂台盛会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12/27
  北妖”望着罗志海消失的背影,又悲切而泣……
  这时——
  “神湖主人”站了起来,经过了一段时间调息之后,他的精神已经恢复,当下轻轻一叹,道“‘北妖’姑娘,你觉得好些?”
  “谢谢老前辈,”她苦笑了一下道:“老前辈,九泉之下‘北妖’不会忘记您疗毒之恩!”
  “神湖主人”脸色微微一变,半晌才道:“你知道……”
  “是的,我知道我只是多活几天而已,我刚运气之际,已发现‘七星静脉’的毒气,无法散去,如非你奇药效力,此时怕已攻入心腑,‘北妖’已香消玉殒了!”
  “神湖主人”黯然垂下头去,道:“‘天下之毒’果然名不虚传,你所中之毒,除他特殊解药之外,别人想无法救治!”
  “北妖”苦笑了一声,说道:“对于生,‘北妖’认为比死更为可怕,你知道我乐意死去?”
  “我知道,因为,你爱罗志海,但无法把全部的爱献给他,诚如你所说‘但愿来世花开日,妾花未落逢君时’!”
  “是的,我爱罗志海,可是,我用什么献给他?少女贞操?处女之情?老前辈,我一无所有啊!我唯一给他的是―份残缺的爱!”
  她内心一痛,又切切悲泣,“神湖主人”也黯然泪下,道:“我知你无法救治,可是,我尽了力……”
  “老前辈,我有几天生命?”
  “大约有六天可活!”
  “六天……太长了!……我愿立刻死去,老前辈,在死前,我想告诉你几件事!”
  “你说吧!”
  “你知道我有过丈夫?”
  “知道。”
  “也生过孩子?”
  “刚才你说过了。”
  “北妖”痛声道:“我不愿将我以往的不幸,告诉罗志海,因为我爱他,我不愿他知道我的污秽过去,只要求他存在脑中的‘北妖’影子,是美好的!
  我在死前,必须把心事倾吐出来,否则,我死不瞑目,在黄泉路上,我会怀挂这件事
  “刚才为什么不告诉罗志海你将死去?”一
  “因为我爱他,不愿看他痛苦及悲伤脸色,他不会知道:我叫他吻我的原因,那是最后一吻呀……”
  “是的,最后一吻,但此后,罗志海将如何抹去他脑中你的影子呀?”
  “会的,”她苦笑了一声,又道:“老前辈,当你听完我的经过之后,你不会告诉他吧?”
  “不会。”
  她回忆了一下,才幽幽说道:“我的生命,有过绮旎与芬芳,也有过春天,我为我的青春生命骄敝,也为未来寄于无限苛求!”
  可是现在,我明白,绮旎芬芳的生命,只像昙花一现,数日后,我将步入凄凉的黄泉之路!
  人生是戏,而我在这戏里扮演了一个可怕而又不幸的角色,当终曲人散,已是黄土埋骨之时!
  我把少女初恋,献给了我所爱的男人庄文士!
  同样地,我也把处女贞操,赤裸裸地献给他!
  ——我疯狂地爱他,能为他做任何事,甚至死亡或杀人!
  初恋,是绮丽的,在短短的人生戏里,我曾为此骄傲,可是,那点缀我生命中的初恋是多么的短暂呀!
  ——当我们结婚的第二年,我们第一个孩子出世,庄文士爱我之深,也是唯天可表的,因为我们曾相恋甚久。
  孩子满月之后,他变了!
  他为了要学武功,不惜拜在‘天下之毒’门下,这时,‘天下之毒’要练一种绝药,必须五个童婴与女婴渗以揉练方能制成。
  ‘天下之毒’心念一动,为了要试庄文士最否真心拜他为师,竟命庄文士杀了我们的孩子,给他练药……”
  “神湖”主人突然接道:“他做了?”
  “是的,他做了,当我发现床上血迹及他所留书给我时,当场昏倒,这是一件多么残酷的事?”
  我想死,然而,我为了要替那无辜的小生命报仇,我又活了下去,后来拜在‘北蛇’门下。
  这血淋淋的往事,使我变成了杀人如麻的人,多年来,我寻访他,直到今天,我终于报仇了……”
  这一段经过,听得“神湖主人”徐石忠泪水湿襟,喃喃道:“男人……是多么可怕,庄文士害了你,但我徐石忠何尝不是害过一个女人?”
  “北妖”对“神湖主人”所言,似是一无所闻,良久才问道:“老前辈,这是多么可怕的事?”
  “是的……”太可怕了……”
  “我无法忘记这可怕之事,但我如何爱罗志海?于是,我想死,死能使我忘记一切,爱、恨、悲伤与痛苦……”
  “是的……”他喃喃回答道:“死能解脱!”
  “然而,我忘不了,我生命中的第二个恋人!”
  “但愿来世花开日,妾花未落逢君时……”
  “唉!凄凄茫茫黄泉路,情爱难赏恨埋骨,一年三百六十日,只记罗郎情处处!”
  “神湖主人”无语泪下……他能向这个即将死去,而又一无所得的女子说什么呢?
  “北妖”粉腮珠泪狼籍,道:“老前辈,你答应我暂时不要告诉罗志海我将死去了?”
  从这句话里,不难听出,“北妖”爱罗志海多么深刻?她处处为罗志海着想,她怕罗志海知道她死亡消息,会痛不欲生,她的内心,十个女人当中,又能找出几个?
  “神湖主人”黯然道:“我答应你!”
  “谢谢你,你不会把我过去告诉他吧?”
  “永不。”
  “北妖”微微一笑,她的笑容,依旧是凄凉而痛绝的?
  “神湖主人”缓缓站了起来,道:“你好好休息,我出去一会儿。”
  “神湖主人”走了出去“疗养院”,真有斩头欲泣之感,他明白,一个可怜的女人,将离开了人间。
  他突然忆起“北妖”告诉他的话,马上拭去脸上的泪痕,他不能让罗志海知道“北妖”即将死去。
  他故作笑容,向擂台上走了过来……在他原先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罗志海一个箭步,走到“神湖”面前,尚未开口,“奇阵神君”已当先开口道:“老弟果然手到回春,‘北妖’如非老弟在场,哪有活命之望,刚才罗志海说她已经痊愈了。”
  “神湖主人”笑了笑,但他内心犹如针刺!
  罗志海忙谢道:“老前辈,罗志海代表‘北妖’感激您的大恩!”
  “神湖主人”依旧笑了笑!
  ——一阵如雷掌声把他们惊醒过来,但见罗志海脸色微微一变,道:“这位锦衣少年已经打下了三十一位高手!”
  “神湖主人”轻轻哦了一声,目光一扫擂台上,但见一个锦衣少年,伫立台上,口露浅笑!
  站在台侧的一位“联教”老者闻声道:“这位少侠谌延沧,已打下三十一人,是否尚有人上台,否则,联教之主,便属此人!”
  话犹未落,罗志海一幌身,已上了摆台!
  罗志海飞身一跃,其势如电,擂台之下即刻响起了一片如雷掌声,“赤脚大仙”笑道:“好戏上台了。”
  ——坐在一侧的十五派掌门,微微变容!
  那位锦衣少年,虽身负绝世武功,但是否罗志海之敌自是十五位掌门人意料中的事!
  罗志海甫自上台,那位“联教”老者躬身一礼,问邋:“请问阁下是哪派掌门推荐?”
  “终南派掌门。”
  那老者注视着杜小茵,杜小茵含笑点了点头表示承认。
  “那么,阁下知道规则?”
  “知道!”
  “那么,动手吧。”
  话毕又退到擂台之侧!
  那锦衣少年向罗志海躬身一礼,含笑道:“在谌延沧,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罗志海还礼道:“在下罗志海,尚望兄台手下留情!”
  “罗志海”三字一出,把个谌延沧吃了一惊,暗道:“想不到此人竟是名震江湖的第三魔……”心念中,忙道:“原来是罗兄台,兄弟早有所闻,今日一见,真是三生有幸。”
  “罗志海臭名满天下,兄台当然知道。”
  言下哈哈一笑,两个人不由彼此生出一份英雄相惜之感。
  罗志海知道这年青人招式诡异,变化莫测,自己是否稳操胜券,当然毫无把握。
  当下一敛笑容,道:“兄台请赐招吧!”
  锦衣少年谌延沧拱手道:“恭敬不如从命,兄弟有礼了。”
  话落,呼呼两掌,直劈过去——
  谌延沧这一出手,其势之快,真是快过闪电,罗志海心里一寒,暗道:“好抉——”他一闪身,飞了开去。
  罗志海身形甫自弹出,锦衣少年掌法一变,挟着掌势翻飞之中,飞扑而出,一连又是三掌,猛截而出。
  这少年出手均以快攻为主,掌势变化诡异为首,一时之间,不由把个罗志海迫得手忙脚乱!
  这情形看得台下之人,吃惊不已,就在此时,罗志海大喝一声,身子飞出,呼呼攻出三掌。
  罗志海这一还手,便施出了“万能神功”与“闪击接”的三式绝学。
  这是—场武林罕见的决战,两个武林罕见的年青奇材为了“联教”之主宝座,而展开了一场生死血战。
  “真是一代新人换旧人,唉!我们都老了!”
  “奇阵神君”也不由应道:“可不是,这场决斗,真是我们生平罕见……”
  话犹未落,一声暴喝之声,再度传来,举目望去,但见罗志海在五十招过后,已占了优势。
  锦衣少年谌延沧,虽有惊人武学,但他经过一连串的搏杀,内力消耗,自然不是他所能承受。
  倏地——
  罗志海大喝一声,身子一旋之下,随即闪开,含笑道:“谌兄,承让承让!”
  这不但令台下之人,为之一怔,即是谌延沧本人,也不由愕了一愕,目光一扫,但见自己胸前衣襟,被罗志海割破了一个三寸来长的裂口!
  谌延沧打了一个寒噤,不觉怔住了!
  良久,他才叹了一口气,拱手谢道:“多谢罗兄手下留情之恩,人言罗兄心黑手辣,杀人如麻,今日一见,并不尽然,兄弟在此谢过。”
  话落,深深一揖,转身跃下擂台。
  擂台之下高手,就看不出罗志海如何胜了谌延沧,但“神湖主人”心里清楚,如非罗志海手下留情,谌延沧已胸膛开花了。
  “联教”那位老者又朗声道:“还有哪位要上擂台。”
  罗志海的武功,谁人不知,试想连打下三十一位高手的谌延沧尚败在他手下,还有哪位敢上台?
  问声过后,没有人再答腔,也没有人上台!
  那老者又道:“如没有人上台,‘联教’之主,便属此人。”
  倏地,一个人冷冷声音喝道:“慢着!”
  冷喝之声未落,一条灰衣人影,飘身上了擂台,罗志海举目一望,但见来人是一个年约二十,神情落寞的灰衣少年。
  “联教”那位老者拱手一礼,道:“阁下也是为争‘联教’之主而来?”
  “不错。”
  “未悉阁下是何派掌门推荐?”
  “没有!”
  灰衣少年这一句话答得在场之人为之一怔,因为规则所例,如非一十六派掌门推荐,没有资格竞争教主。
  那老者含笑道:“非常抱歉,如无一十六位掌门推荐,没有资格……”
  灰衣少年冷冷接道:“这一点,我知道,”他语锋略为一停,朗声说道:“请问在场诸位掌门,竞选联教之主,是否以选贤与能为主?”
  法海掌门缓缓立起,答道:“不错。”
  “这就是了,‘联教’之主既以选贤与能为主,就不应该有推荐才能竞选,否则,就不应搭设擂台,大可不必通知天下高手!”
  这一句话,说得法海掌门答不上话来,即连在场诸人,也认为有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