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田歌 >> 血龙传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二章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7/18
  这条红色人影,来势奇快,来得又太过突然,在场之人,不约而同地叫道:“莫非血影子出现了?”
  陈隆一惊之下,后退数步,举目望去,他猛觉心头一震,这突然而来的人影,赫然是红线女丁春菊!
  丁春菊明眸迫视在陈隆的脸上,冷冷道:“陈副掌门人,你用霹雳弹枉炸无辜,于心何忍?”
  淡淡的笑容,却充满了哀愁。陈隆不敢凝视红线女的眼光,毕竟他们有过不寻常的关系。
  南极仙翁眼光一扫,含笑说道:“陈副掌门人,你的恋人来了!”
  陈隆脸上一红,缓缓垂下头去。
  南极仙翁取过一颗丹药,纳入受伤的血龙子口中,伸手拍了他几处大穴。
  陈隆的一颗霹雳弹,又炸去了天生会数十位高手,其余的天生会高手,再也不敢冒然发作。
  神机子脸色一沉,低声说道:“陈副掌门人,这一关只有你闯了。”
  陈隆犹豫了一下,他与红线女有过不寻常的关系,虽然他痛恨红线女当初瞧不起自己,但红线女对他,除了爱苗深种之外,还有过几次救命之恩。
  可是神机子这一说,自然有他的用意,当即苦笑了一下,举身向红线女丁春菊而去。
  陈隆一欺身,神机子缓缓走到南极仙翁身侧,说道:“王仙翁,第一关出师不利,血龙子当场受伤,如果火僵尸再度出现,我们想救无字天书恐怕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南极仙翁微微地点了一下头,道:“我们必须速战速决!”
  “不错,您赶快救醒血龙子。”
  这当儿,血龙子已经幽幽转醒。神机子再递一颗丹药给他,说道:“血龙子,服过丹药之后,赶快运气疗伤。”
  血龙子点了一点头,南极仙翁说道:“假如陈副掌门人能够把红线女制下,我们就一举而上。”
  神机子微微一笑,道:“您认为他们两个人打得起来么?”
  南极仙翁怔了一怔,道:“他们不会打?”
  “当然不会打。”
  这当儿,血龙子已把精神恢复过来,一跃而起,怒视了天生会在场高手一眼,纵声笑道:“我不把你们这些小杂毛毙了,誓不为人。”
  神机子微微一笑,道:“血龙子,何必火盛,你现在必须把血魂怪婆制下。”
  一提起血魂怪婆,血龙子脸色大变,厉声大笑,也不答腔,身影弹出,猛扑血魂怪婆。
  血龙子一扑身,呼呼两掌,打了过去。
  这两掌聚了血龙子毕生功力,其威力的确非同小可,不说血龙子与血魂怪婆打得难分难解,再说陈隆欺步向红线女丁春菊走去。
  南极仙翁与神机子的眼光,全部聚在陈隆的身上,好像要眼看着一场不幸的事发生。
  神机子皱了皱眉头,道:“不幸的一对恋人……”
  南极仙翁脱口接道:“不幸的恋人?”
  “是的。”神机子话犹未落,只听陈隆冷冷喝道:“红线女,风火谷将履为平地,你难道还想作最后的挣扎么?”言下心里一酸,一股黯然神伤的情绪,涌上了他的心头,他缓缓侧过了脸。
  红线女惨然一笑,道:“这个倒未必,不过,我不会跟你交手。”
  “那以你就站开。”
  红线女苦笑了一下,说道:“陈隆,我会站开的,可是不是现在。”她昔笑了一下,又道:“我们之间,有一些事必须谈谈。”“谈什么?”
  “你真正认为我们之间没有好谈的吗?”
  “我想是的。”
  红线女凄然地一笑,说道:“可是,我必须问你一件事。”“你问吧。”
  “你当初进入风火谷之中,发现了什么?”
  陈隆心里一跳,反问道:“发现了什么?”
  红线女苦笑了一下,道:“你是否爱上了一个红衣美妇?”这句话问得陈隆脸色大变,他骇然地望着红线女,怔怔不知所答。
  红线女苦笑道:“你说呀!”
  “你……你怎么知道?”
  红线女粉腮微微一变,道:“这么说来,你是真的爱上了那个红衣美妇?”
  “是的。”
  “你知道她是谁?”
  陈隆额角冒着冷汗,栗声道:“是谁?”
  红线女也不回答陈隆所问,兀自沉思,久久,才叹了一口气,说道:“一个神秘的女人。”
  陈隆问道:“是不是你师父血影子?”
  红线女粉腮一变,道:“你认为是吗?”
  陈隆脸色突然苍白起来,颤声道:“我不知道。”
  “以后会知道的。她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是吗?”
  陈隆急问道:“你告诉我,那红衣美妇是不是你师父血影子?”
  红线女答非所问说道:“掌门人,也许我们之间,再也没有可谈的余地了。可是,我必须说一声:我爱你……”
  陈隆闻言之下,冷冷道:“是的,你爱我,可是,你红线女爱我的是一张脸孔。”
  红线女苦笑了一下,道:“不管我爱的是什么,但我红线女将毕生不会忘记‘陈隆’两字,他深铭在我的脑海……”她惨然一笑,显示了无限的凄凉。
  陈隆似是无动于衷,冷冷道:“你要谈的就是这些?”
  红线女道:“是的,我要谈的就是这些,因为这对我是非常重要的。”她怆然一笑,又道:“我心自问,我对你做错了什么?是的,我一无所错,唯一使你不原谅的是,我爱上一个漂亮的陈隆。”两颗泪珠滚下了她的粉腮,她纤手轻抬,把它拭去,又道:“红线女平生只爱一个人——陈隆,截止目前,我对他付出的,是任何一个少女所没有的。”
  陈隆闻言,心痛如绞。是的,红线女并没有错,她只爱上了一个人——漂亮的陈隆,她有义务为他忠心。
  可是,为了这一点,他却痛恨她。
  他不否认,红线女曾经给他的,是任何一个少女所没有的,哀哀絮语,怎不令陈隆心中大恸?
  红线女又道:“我为你付出太多,可是,我并没有怨我太过痴心,因为,你是我的初恋的情人,毕生,我只有爱你,直到死。”陈隆默默无语地低下了头去。
  红线女抑住了悲伤情绪,又道:“过去的事究竟过去了,然而未来的事还没有发生,可是,那未发生的事,究竟在之中,线红女为你而生,也将为你而死……”
  陈隆脱口道:“你说什么……”
  红线女道:“红颜一死酬知己,独留一梦向黄泉。”
  陈隆急道:“你……你想死?”
  “是的,这是我的诺言,想掌门人大约不会忘记我过这句话吧。”
  陈隆闻言,心里反而觉得不忍,因为红线女并没有大错,值得为他而死。”
  如果红线女真为他而死,他将变成了什么样的一个人?他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想到这里,他急忙叫道:“丁姑娘,我不需要你死……”
  “是吗?”红线女了苦笑了一下,说道:“红线女是一个下贱的女人,何颜苟活于世?”她说锋略为一顿,又道:“掌门人,你要进入风火谷,赶快进去吧。”
  这当儿,一声暴喝之声破空传来。循声望去,只见这暴喝之声,出自血龙子之口。
  血魂怪婆的武功,本来就不是血龙子的对手,如今血龙子三掌攻出,她哪里能够接得下?
  一声闷哼,挟着血龙子暴喝之声响起,一条人影飞泻而出,向外栽去。
  就在血龙子一掌击倒血魂怪婆之际,伫立一侧的天生会高手,再度发起攻势!
  暴喝响起,数十道内家掌力,同时攻向血龙子。
  南极仙翁与神机子、九指仙姑一见,同时大喝一声,各攻一掌,击向掌劈血龙子的天生会高手涌去,把天生会在场高手劈死大半。
  这当儿,血龙子大喝一声,乘势腾身而起,猛向血魂怪婆扑去,一掌向躺在地上的血魂怪婆劈下。
  血魂怪婆此时受伤甚重,岂能闪过血龙子这骤然一击?突然就在这极快的瞬,一个人影挟着雷霆万钧之力,一掌击向血龙子。
  这条人影来得太过突然,使血龙子不得不收掌后退,他举目一扫,独眼老怪已伫立当前!
  独眼老怪突然出现,不但使“血龙子”为之一骇,即是在场之南极仙翁神机子九指仙姑,也各吃了一惊。
  独一老怪单目一睁,一道杀机,迫视了在场之人,冷冷说道:“想不到为了一个无字天书,却惊动了你们这些江湖一流好手,独眼老怪倒是幸会了。”
  神机子皱了一皱眉头,低声向南极仙翁道:“王老头子,我们非赶快进入风火谷不可……”
  “不错,否则,夜长梦多,将对我们将是一件不利之事。”
  神机子沉声应是!当下眼光一扫独眼老怪,朗声道:“独眼老怪火僵尸名震天下……”
  独眼老怪哂然一笑,接道:“好说好说,谁不知你神机子精通卦理,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是否进得了风火谷。”
  神机子笑道:“风火谷既非铜墙铁壁,怎能困住我神机子?”独眼老怪脸上骤现杀机,冷冷道:“那不妨试试。”
  独眼老怪话声甫落,突然,一声洪笑,破空响起,一条人影伫身在独眼老怪面前,喝道:“独眼老怪,我就先接你火僵尸的味道试试。”
  独眼老怪眼光一扫来人,笑道:“你血龙子嫌活得不耐烦了?”
  血龙子冷笑道:“这个未必!”
  血龙子说话声中,陈隆也已欺身上前,站在血龙子身后,蓄势待发!
  血龙子一语未落,独眼老怪猝然发动攻势,右手一扬,一掌直劈过来。
  血龙子冷冷笑道:“这一掌恐怕不受用,还是放出你的火僵尸吧!”说话声中,一掌回敬过去。
  血龙子这一掌不但出得快,而且猛,独眼老怪一接之下,觉得不妙,当下一纵身,慌忙暴退。
  独眼老怪身影甫退,陈隆猝然弹身,喝道:“独眼老怪,我也接我一^掌。”
  在陈隆扑向独眼老怪这际,神机子一个箭步,欺到血龙子的面前,喝道:“血龙子,快走!”
  “走”字甫出,当先纵身,向风火谷内飞奔而去。
  这当儿,南极仙翁、九指仙姑也双双展身,向风火谷内纵身奔去。
  血龙子一见情形,大喝一声,也紧跟着而去。
  独眼老怪一见眼前情势,暗道不妙,正待放出袋中的火僵尸,但陈隆掌力如涛,直迫过来。
  这时,神机子等四人已纵身入谷。红线女并没有出手阻拦,横身让过去路!
  这一着,大大出乎神机子的意料之外,当下停步,望了红线女一眼见她口泛苦知,神色一副冷漠。
  神机子似有所思,当下叫了一声道:“红线女!”
  丁春菊一抬头,苦笑道:“你们进去吧!”
  神机子报以低沉的苦笑道:“你违抗师命了。”
  “是的,当我从陈隆身上证明了一件事之后,我存心在风火谷内……”
  神机子眉锋一紧说道:“证明了陈隆爱那红衣美妇?”“是的。”
  “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
  红线女苦笑了一下,道:“她为什么会勾引陈隆?”
  “你奇怪?”
  “是的。”
  “当你知道原因之后,就不会奇怪了。”
  红线女自问道:“什么原因?”
  “我不能告诉你,现在没有时间告诉你。”
  红线女苦笑了一下,问道:“陈隆知道么?”
  “他!”神机子苦笑了一下,说道:“他也许知道了,可是他爱她太深,纵然这是一件千真万确的事,他也存着一丝希望。”
  “什么希望?”
  “希望他所爱的这个女人,不会是他所想像的那个人。”“他想得到什么?”
  “爱!”
  红线女苦笑了一下,道:“可是,他得到了吗?”
  “是的,他得不到!”
  红线女惨然一笑,道:“人,真是一个奇怪的动物,很多少女在爱他,他都不屑一顾,独对她痴恋。”
  “是的,这是一年非常微妙的事,可是他是一个人,有丰富感情的人,他对这件东西发生了喜爱,自然不愿失去。”
  “她的风韵?”
  “是的,中年妇人的风韵!”
  “她不老么?”
  神机子微微一笑,道:“你没有见过她?”
  红线女摇了摇头道:“没有。”
  神机子道:“是的,她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女人。”
  “她不应该这样呀!”
  “他无法自拔!”
  “为什么?”
  “以后你会知道的,现在我没有时间告诉你。”
  红线女苦笑了一下,道:“为了这一点,我要背叛她。”
  神机子沉笑道:“为什么?”
  “我恨她!”
  神机子道:“可是,你并不能得到他。”
  “陈隆?”
  “是的,你得不到他,你又逃不到过她的手里。”
  红线女苦笑道:“我打算为他而死!”
  “诚如你说:红颜一死酬知己,独留一梦向黄泉!”
  “是的!”
  “这太不值得了,那么你跟我们走吧。”
  红线女苦笑地摇了摇头,道:“不,我不走,你们走吧!”
  神机子不忍地说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多说了,不过,神机子当不忘你让路之恩,恐怕从今之后,我们无法报答你了。”
  这弦外之音,任何一个人都听得出来,难道红线女真的会死?
  是的,她也许会死。
  但是,红线女却不把死放在心上。当下凄惋地笑道:“生死我已不放在心上,老前辈走吧。”
  神机子黯然地点了一下头,道:“是的,我们应该走了,姑娘请珍重。”话落,纵身奔去。
  南极仙翁向神机子问道:“她要死了?”
  神机子点一点头,道:“是的,她将死,为陈隆而死。”
  “死在血影子之手?”
  “是的!”
  南极仙翁脸色一变,道:“我们不能看着她死!”
  神机子苦笑了一下,道:“如果她不死,我们就进不了风火谷。”
  “为什么?”
  “天机不可泄漏。就让我们往后纪念这个不幸的少女吧。”话落,深深一叹!
  南极仙翁道:“太可惜了!她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少女?”“是的,我们都为她伤心,不只是陈隆!”
  “可是陈隆现在并不知道。”
  “他会知道的。”
  南极仙翁黯然道:“情海遗恨,黄土埋骨,风火谷中,一个少女将为陈隆而死了。情?爱?她一无所得呀!”
  神机子苦笑道:“是的,她一无所得,唯一她得到的是恨。”南极仙翁欲言无语,回头望去,红线女依旧伫立不动,只是口泛黯然笑容……
  他收回了视线,道:“陈隆知道后,将会如何?”
  神机子苦笑道:“死了,红线女死了。”
  “这是多么残酷的爱情!”
  “可是,他们无法挽回命运的安排。”
  “我们真的见死不救?”
  神机子道:“假如我们不救无字天书,现在我们想救她还来得及。”
  南极仙翁怆然道:“除了怀念她之外,我们再也无能为力了。”
  “是的,我们无力救她不死。”
  “也许以后,我们会有时间到她的坟前凭吊……”
  神机子笑了一下,应道:“是的,我们以后会来……”
  红线女对于生死,已经不放在心上,她知道自己对不起陈隆,死却能赎回她对他的藐视。
  一何况现在,她已存下决心,她证明了一件可怕的事——陈隆爱上了红衣美妇。
  想到这里,她冷然一笑,粉腮骤现杀机,怒视了独眼老怪一眼,准备出手了。
  红线女的突然转变,这其中不无为了一点恨,她恨红衣美妇,她恨她夺取了陈隆,她认为她不该占有陈隆。
  这时,陈隆与独眼老怪已打得难分难解,只见独眼老怪被困在一片掌影之中。
  独眼老怪如果不是轻敌,原先他根本没有把陈隆放在心上,也不会搞得先机被克,无法放出火僵尸。
  当下陈隆见独眼老怪无法放出火僵尸,心中大喜,掌势一紧,接连攻出五掌。
  陈隆此刻内力惊人,独眼老怪哪是敌手,内家真力迫得独眼老怪心血翻涌!
  这一来他不由大惊失色,心里暗忖:“再这样下去,不出十招,我定伤在他的手里。”心念一转,存心拼命,一声怪吼,在陈隆的掌影之中,反击三掌。
  独眼老怪竟敢在险象环生之中反击三掌,的确大大出乎陈隆的意料之外,一缓掌势,独眼老怪乘机再攻两掌。
  也在独眼老怪劈出两掌之际,他的左手已迅快地拉启背上的皮袭扣子,准备放出火僵尸。
  突然,一条红衣人影,疾若闪电,猝然向独眼老怪的呼的掌,罩头劈下。
  这条突然出手的红衣人影,正是红线女丁春菊。
  红线女骤然出手攻向独眼老怪,不但令独眼老怪吃了一惊,即是陈隆,也不由怔了一怔。
  红线女心中杀机已现,右手一掌劈出,左手一翻,第二道掌力又已攻到。
  独眼老怪对付一个陈隆即已乏力,哪能再受红线女突击?当下前后受制,不要说放出火僵尸,就是连闪身也大感困难。
  在红线女第二掌攻到之际,独眼老怪厉声大喝道:“红线女,你?”
  红线女冷冷喝道:“我想杀你。”
  红线女“你”字犹未出口,陈隆身影划处,大喝道:“独眼老怪,你再接我两掌试试。”左右两掌,挟以震山撼岳的喝话声中攻出。
  砰地一声巨响,尘砂飞泻之中,独眼老怪的一个身子被陈隆一掌击得飞泻而出,叭哒一声,栽倒于地。
  陈隆怔了一怔!
  红线女冷冷喝道:“陈副掌门人,杀了他!”
  陈隆霍然惊醒过来,当下一声大喝,猛向独眼老怪扑去,一掌劈下。
  独眼老怪此刻已是身受重伤之人,如被陈隆这一掌击中,怕不当场毙命。
  千钧一发之际,一声慑魂拘魄的冷笑之声响起。陈隆乍觉心神一震,不期然地收身后退。
  一条红色人影,以迅快的身法,飘立在陈隆身前。
  陈隆霍然大惊,下意识地又退了两步,举目望去,只见一个脸罩红纱,全身通红的人伫立当前!
  陈隆脸色为之一变,“血影子”个字几乎脱口喊出。
  红线女丁春菊更是花容惨变,蹬蹬退了三四步。
  一代江湖巨魔——血影子终于出现了。
  她冷冷一笑,道:“陈副掌门人,想不到你会重临风火谷,这倒出入意料之外!”言下冷冷一声长笑!
  陈隆的脑海之中,又涌起了红衣美妇的倩影,他的整个身子,开始发抖……
  他默问自己,血影子会归与是红衣美妇?这个问题,他不知问自己多少次,可是,他无法解答!
  如今血影子的出现,使他不期然地涌起了那红衣美妇的倩影,以及风火谷消魂的日子。
  他黯然地凝视着她,不知所语。
  血影子冷冷一笑,道:“你们竟敢闯我风火谷?”
  陈隆脸色一变,道:“你是血影子?”
  红线女冷冷接道:“不错,她就是血影子。”
  陈隆脸色为之苍白,栗声道:“你就是那红衣美妇?”
  血影子狂然大笑,也不回答陈隆所问,当下冷冷道:“陈隆!想不到你会有这么多女人宁愿为你卖命。这一点,你也应该感到安慰了。”
  一语甫落,只见她微一晃身,已经伫立在红线女的面前,冷冷道:“我倒错估了你!”
  红线女淡淡一笑,道:“不错,你估低了我红线女。”
  血影子险笑道:“违师抗命之人,以何法诛之?”
  “死。”
  血影子冷笑道:“你倒说得干脆,可是,我不叫你好好的死!”红线女粉腮突显苍白,冷笑道:“这一点,我红线女并不放在心上。”
  血影子冷冷道:“是的,我错估了你红线女的力量与恒心,不过,违抗师命之人,理该诛之。”
  “你不配当我师父。”
  “你说什么?”
  “我说你不配当我师父,你是一个不要脸的贱女人。”
  这番话听在陈隆耳里,无疑像巨雷灌耳,他在她们的对话中,听到了什么?也想到了什么?……
  血影子厉声喝道:“你……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大不了一个死字。”
  血影子脱口而出,道:“我什么不要脸?”说话声中,她一步一步向红线女欺了过去,准备出手了……
  红线女似一无所睹,冷冷笑道:“我难道要我公布你是什么人么?”
  红线女一语甫落,陈隆已颤声喝问:“她就是红衣美妇?”红线女冷冷道:“是的,她就是……”
  一声厉喝,掩饰了红线女丁春菊的答话,血影子在红线女还没有出口之际,一掌凌厉的掌力,已经劈向红线女。
  血影子出手之快,令人咋舌!
  也在血影子出手之际,只听陈隆呀地一声,脑海如遭锤击,身子晃了两晃,栽倒于地!
  一件可怕的事,终于使他证明了,他担心的残酷之事,终于又发生在他的身上!
  他倒了下去,刹那间,他的灵魂似完全脱离了躯壳……但他躺下之后,另一件惨绝人寰的事,已发生了……
  血影子一掌拍向红线女,出手毒辣之至,惨叫声起,红线女口血飞溅,一个娇躯被震得飞溅而出。
  血影子一纵身,接住红线女的身子,冷冷喝道:“我要你的命!”
  红线女虽身受重伤,但神志未失,闻言冷冷道:“我早就打算死。你还配做我师父?你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七十开外的女人了,还勾引陈隆?”
  “越”字出口,血影子大喝一声,右手抓住红线女的衣服,一用力,把红线女当皮球般地向岩壁掷去!
  血影子的确存心毁去红线女,她这一手出得毒辣异常,红线女如碰到岩壁,还有命在?
  突然,在这危急一瞬的当儿,一条灰衣人影迅然接住了红线女撞向岩壁的身子。
  这条灰衣人影,来得太过突然,连血影子本人也吃了一惊!那灰衣人接下红线女之后,冷冷说道:“血影子,你手段太毒了
  血影子举目望去,冷冷道:“陈沧溟,想不到你也到我风火谷,这倒幸会了。”
  来人,正是那个背剑的神秘客!
  陈沧溟哂然一笑,道:“不错,你血影子也许想不到我会到你风火谷,并救了红线女一命……”
  “一个时辰之后,她便死了,你救不了。”
  陈沧溟惨然一笑,道:“血影子,你的确是一个下贱的女人,你不但玩弄我,还玩弄我的儿子……”
  “住口!”
  陈沧溟冷冷笑道:“也许,我该与你结这笔总帐……”
  血影子哂然道:“雷云谷饶你不死,想不到你竟敢到我风火谷来撒野。凭你陈沧溟的功力,能在我手里走过五招?”
  陈沧溟道:“我正想试试!”
  血影子冷冷一笑。这当儿,一声冷笑及暴喝之声,从风火谷之内,遥遥破空传至。
  血影子望了陈沧溟一眼,说道:“我答应过不杀你,现在这个诺言还有效。”
  话落,也不待陈沧溟回答,提起了独眼老怪与血魂怪婆,纵身向风火谷内飞奔而去。
  陈沧溟没有追赶,他只是惨然地笑了一下,自语道:“神秘的女人,恐怖的女人,也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他惨然地笑了一下,掏出一颗丹药,纳入红线女的口中。
  红线女断断续续道:“不行了……老前辈,……她已经点中了我的死穴……”
  陈沧溟黯然长叹,把药又纳入怀中。
  当下问道:“你也恨她么?”
  红线女黛眉紧闭,闻言点了点头,答道:“是的……我恨她……”话犹未落,一口鲜血从她口中喷了出来。
  陈沧溟黯然道:“我还有什么话要说的?”
  “叫……陈……隆……”
  陈沧溟正待答话,陈隆已从地上一跃而起。他像忘记了自己站在什么地方,甚至觉得这已从之世界消失了……
  陈沧溟一见陈隆失神的样子,叹道:“血影子,你不应该玩弄他呀……”
  然而,这可怕的事,毕竟发生了……
  陈隆突然疯狂大笑,声若孀妇丧子痛哭,又似地狱鬼泣,闻之令人毛骨悚然……
  他的疯狂大笑,转变为断肠痛哭。
  陈沧溟闻声,大吃一惊,喊道:“陈隆,你怎么了?”
  他依旧在痛哭,像对陈沧溟的喝声一无所闻。
  只见他的脸色,越来越紫红。陈沧溟见状,大惊失色,如果他不出手,陈隆势必吐血而大伤真元。
  当下纵身在陈隆面前,喝道:“你想死不成?”
  喝话声中,一个耳光,向陈隆脸颊掴了过去。
  叭地一声,陈隆的哭声停了,他睁着失神的眼皮,喃喃道:“你打我?”
  陈沧溟滚下了两颗眼泪,叹道:“我不能叫你死……”
  “我为什么会死我不是很好么?”
  陈沧溟苦笑了一下,道:“是的,你很好,但是,你痛哭过,也狂笑过,我知道,你的心已经麻木了……”
  “麻木?……我为什么麻木……”
  陈沧溟黯然地咬了一咬钢牙,道:“那是一场可怕的梦啊!”陈隆心头一震,他似想到了什么,他的眼光骤现精光,喝问道:“她呢?”
  “走了!”
  陈隆的精神骤然松懈下来,喃喃道:“梦……梦……一切都是梦,但这梦太可怕了,她不该玩弄我呀……”两颗眼泪,又掉了下来。
  陈沧溟道:“是的,她不该玩弄我之后,又玩弄了你……”陈隆心头大震,脱口道:“你是我父亲陈沧溟?”
  陈沧溟吃了一惊,摇了摇头道:“不,我不是的,你父亲已经死了!”
  陈隆“哦”了一声,这“哦”声是潜意识的,他咬了一咬钢牙,道:“她为什么玩弄我?……她是七十岁的女人呀!……”
  陈沧溟不愿告诉陈隆自己就是陈沧溟,这不无原因,他怕陈隆问及身世!
  那身世是可怕的……
  那小小的心灵中,他不愿意令他参杂往事的可怕阴影,是以,他拒绝承认自己就是他的父亲!
  但是,他心中之痛,不是笔墨所能形容的,像天下慈父一样地痛爱他的儿了,但是,他无法道出隐衷!
  他轻轻把红线女置于地上,说道:“陈隆,她为你而死。她是一个深爱你的不幸少女,也许她还有语跟你说……我要走了……”
  话落,纵身跃去!
  陈隆喃喃自语道:“深爱我的不幸少女?……”
  他苦笑了一声,这笑声是多么哀怨欲绝,闻之令人酸鼻?他一敛笑容,又道:“她为什么玩弄我?……这像什么话?……我不会原谅她,我要杀她!”
  他的眼光倏然落在红线女的脸上,于是,他的情绪,从极度的愤怒之中,转变为吃惊与痛苦!
  他黯然叫了一声:“丁姑娘!”
  红线女听到陈隆的叫声,然而,她没有回答,她只是闪动了一下樱唇,似笑非笑地……
  他曾经痛恨这个少女,如今她将死了,虽然她的死与他毫无关系,但,这毕竟是可悲的。
  她对他施过恩与爱,如非是她,终南山与天生会一战,终南派当时便不堪设想。
  往事犹在眼前,这个曾经疯狂爱他的少女,终于离他而去了
  她在这世界上,得到了些什么?……
  她在这世界上,又失去了什么?……
  诚如神机子所说,她所得到的是恨,所失去的是她宝贵的生命。
  也诚如她所说红颜一死酬知己,独留一梦向黄泉”。除此,便是她生前的希望与死后的全部毁灭。
  陈隆明白,他对红线女的确有错的地方,红线女对他的爱,坚逾金石,他为了恨,曾经忽略了这一点。
  她爱漂亮的陈隆,这是没有错的,她并不能又爱上了丑的陈隆,何况,他并没有告她就是陈隆。
  诚如南极仙翁所说,他有对陈隆忠实的必要,她不能同时爱上两个人。
  然而,他不谅解她!
  如今,他后悔了,但这最后的忏悔,再也换不回红线女宝贵的生命。
  如果她不是为他,她不会死,也不会背叛她师父血影子!
  她把自己的生命,当作了赌注,她明白,这孤注一掷,对于她毫无留恋,因为,她认为再也得不到陈隆的爱情了。
  她认为这样的死,或许可能换回陈隆对其他少女的爱意,如能如此,她的死,是多么的有意义!
  她紧闭黛眉,然而,长而弯曲的睫毛下,滚下了两颗临终的泪水……
  这泪水代表了什么?死亡的别泪?抑或是兴奋而流,因为在她死前,她所忠爱的男人陈隆,已经在她的身侧。
  陈隆终于明白了,这个即将死去的女人,为他付出的是多么之巨?
  他黯然泪下,语带沙哑地说道:“丁姑娘!原谅我,我忽略了你……”
  灼热的眼泪,流在红线女苍白的脸上……
  红线女茫然地问道:“陈哥哥……哦!你答应我这样叫你么?”
  “你叫吧!我的心现在已经属于你……”
  红线女慰然一笑,道:“但是……现在太迟了……”
  陈隆喃喃道:“是的,太迟了,我用最真诚的忏悔,再也换不回来你的生命了……我是一个罪人,你将永远不会宽恕我……”
  “会的,我会宽恕你,因为我爱我……”
  红线女苦笑地闪动了一下唇瓣,一种无限凄凉的神情,涌现在她的面部……她的笑容一敛,道:“你哭了?”
  “是的……”
  “为什么?你为我而哭?”
  “是的!”
  红线女苦笑了一下,道:“我以死,换取了你宝贵的眼泪,我应该感到满足了……”
  “不,眼泪,只是代表我对你的忏悔。”
  “在我死前对我忏悔?”
  “是的,在这最后一刻。”
  红线女怆然而笑,道:“你还恨我么?”
  “不,我爱你!”
  “这是你在我死前安慰我的话。”
  “不,我衷心之言。”
  “是吗?……”她茫然地接问着。
  “想信我,同时,请你接受我对你的最后忏悔!”
  红线女慰然地笑容,泛起在她苍白的粉腮上,道:“我能得到这些,已经不容易了,我还苛求什么?”
  陈隆悲恸地说道:“丁姑娘,我们虽然萍水相逢,但是,你为我付出了最真诚的感慨,陈隆问心有愧,因为,我没有感情再付给你。
  在童年的生命里,我失去了欢乐,我是一个孤独的孩子,因为,我失去了父爱。
  在我青年的时候,我又失去了爱情!
  我把我生命中的感情,赤裸裸地、毫无保留地给我初恋的人——朱莲。
  然而,我在她身上所得到的是恨!——她嫁人了!
  人,一生只有初恋一次,但是,我的初恋,只有换来这可怕的命运。
  于是,我的感情因此而枯竭,我没有感情付给你,因为朱莲夺取了我生命中的感情。
  而我为了这一点,忽略了数位爱我的少女的感情,我并没有真正爱她们……”
  陈隆说到这里,红线女开口接道:“对我也这样?”
  陈隆答道嗯,对你也这样,当初,我并不爱你,我已经说过,我的感情已经枯竭!
  曾几何时,我的生命中又涂上了美丽的色彩,我竟爱上了那个可怕的女人——红衣美妇!
  为什么我会爱上这个女人?
  我茫然不知,好像这是一个可怕的畸梦!
  而我,竟被她玩弄在手掌之间,被她那绝代风情所迷惑了!我不否认,我在她的身上,想得到另一种刺激,这刺激,是从其他少女身上得不到的一那就是少女成熟的风情。
  那股风情,像一团火,燃烧着我褪色的生命,但是,我竟不知道,那团火将夺取了我的生命。
  畸恋?抑是孽债?那可怕的女人,用那股我所无法抗拒的烈火,来烧死我
  我竟茫然不知,而迷惑在那畸恋的梦里,我苛求上苍不会剥夺我第二次生命……
  红线女接道:“但是,你失去了。”
  “是的,我朱去了第二次的生命火花,骤然而灭,我的生命,也好像从此终结。”
  “恨她么?”
  “是的,我恨她,她不应该侮辱我的人格。”
  红线女苦笑了一下,道:“但是,任何一个人不会相信你跟她发生了恋情……”
  “你会相信的。”
  “是的,我相信这是不寻常的关系,可是,她为的什么?”“玩弄我。”
  “不,我想这其中不无缘故……她也玩弄了你的父亲陈沧溟。”
  陈隆怔了一怔,道:“她玩弄了我的父亲?”
  “是的,她玩弄了你父亲之后,还玩弄你,你能说这其中不无原故么?”
  陈隆喃喃道:“这是一个可怕的谜!”
  “你要去解开!”
  “我会解开的……总有一天。”
  红线女正待答话,一口鲜血,又从她樱桃小口中溢了出来,她的脸色更苍白了。
  陈隆脸色一变,功运掌间,按在红线女的命门穴上,使红线女不至即刻死亡!
  红线女苦笑了一下,道:“陈哥哥!我不行了!”
  陈隆黯然泪下,道:“如我能用十年的生命,换取你一天的生命,我都愿意。”
  这是由衷之言,如果陈隆能以十年生命,换取红线女延长一日而死,他都愿意。
  可是,现在迟了。
  十年的生命,换不回来红线女不死,再半个时辰之后,她便要带着无限的爱与恨,进入黄泉了。
  红线女闻言,慰然一笑,道:“如果你在从前说这句话,红线女死亦瞑目了。不过,现在还没有迟,毕竟,我听到了你这难能可贵的话了。”
  她惨然地笑着,在惨然的笑容里,却又带着慰然之色,好像她的生命,在这刹那间充实了不少。
  她一敛笑容,喘了几口大气,她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
  她咬了一咬银牙,又道:“陈哥哥,你答应我在死前,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吧?”
  “你说吧!”
  红线女凄凉地闪动了一下樱唇,道:“陈哥哥,你否认我爱你吗?”
  “不,我不否认,我知道你爱我。”
  红线女轻轻叹了一口气,像是无限感慨,说道:“陈哥哥,当我离开这凄凉的世界时,我将不会忘记,此时我爱上了一个男人!
  我生前,存下美丽的憧憬与幻梦,我想,青春的生命会给我带来幸福的归宿!
  但直到梦醒曲终,我知道,幸福的苛求,只是一场梦,那是没有实际的,与事实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这距离我再也走不完了。
  说到这里,她又溢出了一口鲜血,又继续道:“存在我生命里的,只是一段绮丽的点缀!
  于是,我把生命当作了赌注——背叛了我师父。我体会得到,这赌注永远收不回来。
  可是,我赌了!因为,我要忠实地对你的诺言——死。也许有人说,我死得太傻,然而别人不会了解,当一个人失去爱时,将生活在什么样的日子里。
  那日子是残酷的!
  我是一个平凡的女人,我无法接受这日子的折磨,我要寻求解脱。
  如今,我将离开你,把我对你的无限的爱与恨,带进了凄凉的黄泉之路……
  她凄惋一笑,又道同时,在凄凉黄泉之路,我将永远不会忘记你的笑容与轮廊了……”
  陈隆黯然道:“我也不会忘记你曾经给我的一切。”
  红线女苦笑了一下,道:“陈哥哥,我想请求你两件事。”
  “你说吧!”
  “我想你不会答应的……”
  “天大的事我也会答应的。”
  红线女惋然道:“但这最后的请求,是极不合情理的。”陈隆道:“再不合理,我也不会让你失望。”
  “永不反悔?”
  “决不。”
  红线女掀动了一下嘴角,道:“你说你爱我?”
  “是的。”
  “你给我什么?”
  “一无所有。”
  “现在你愿意给我吗?”
  红线女道:“当我第一次爱你时,我便冀求你会吻我,现在,我希望你吻我,让我的心灵得到温暖。”
  红线女话犹未落,陈隆已经吻了上去……吻着她苍白的脸,秀发、樱唇,吻遍了各处。
  她张着弱而无力的手,抱住了她……
  她需要这片刻的温暖,诚如她所说,她冀求陈隆吻她,在这生命的最后一刻,她得到了。
  陈隆终于使她的心,得到了片刻的温暖……
  吻着……疯狂地吻着,他歇斯底里地说:“丁姑娘……我早该吻你……但现在太迟了……迟了……”
  她最后的冀求,在将离去之前,她满足地得到了……
  于是,她轻轻推开了狂吻的陈隆,幽幽地说道:“陈哥哥,够了,你的吻,我得到了……同时,我将会把这吻带进凄凉的世界……”
  陈隆望着她滚下的两颗珠泪,悲恸不知所语!
  红线女又幽幽道:“陈哥哥,你肯答应我另外一个请求么?”
  “愿意的。”
  红线女把手轻轻地按在胸口,胸色由白转紫,她的时刻已经到了,如今正是回光反照。
  她断断续续地说道:“你……你愿意……娶我做你的妻子
  陈隆心头一震,脱口道:“娶你做妻子?”
  “是的……在死之前……答应……我做你的……妻子……”热泪,再度滚下了陈隆的眼眶,他鸣咽说道:“丁姑娘,我愿意你做我的妻子!”
  “那么……你就叫我……一声吧!”
  陈隆终于叫了,他轻轻叫道:“春菊,我亲爱的妻子!”
  红线女慰然地笑了,但她的笑容,依旧凄绝无比,当下一敛笑容,又道:“感谢你……使我的心灵,……有了……归宿……今世无法……给你的……来世再……补偿了……”
  陈隆喃喃道:“此生,我将永远不会忘记……我的妻子为我而死……”
  红线女脸色由紫再转白,气若游丝,断断续续道:“陈哥哥……握……着……我……的手……”
  陈隆终于伸手握着红线女的玉手。她的手冰冷异常,使陈隆不觉时了下冷颤,鸡皮疙瘩遍起……
  然而,红线女笑了……
  她的笑容,却像闪电一般,只见她头一摆,那笑容敛了——死了!
  她带着无限的恨事,离开了这个世界!
  唯一令她安慰的是,在她死前,她的丈夫——陈隆握着她的手,使她的心得到了温暧!
  一个好少女,终于在这里长眠了……
  风火谷中,导致了一场武林恨事,红线女把生前的希望,带进了黄泉路上!
  幻想、憧憬、苛求、希望……像风火谷的黄沙一样,被无情狂风,吹得无影无踪。
  陈隆悲恸大哭,像真正哭妻子一样……直哭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突然间,从风火谷中传来了一声惊天爆炸之声,把陈隆的哭声淹没了过去。
  哭声停了!
  他痴痴地望着红线女的粉腮,他忍不住又吻着她……死亡的吻……断肠的吻……泪水,滴滴落在她那苍白的脸上!
  他喃喃而语爱妻……往后朝朝暮暮,我将如何忘记你呀
  他抱起了她的娇躯,向山边走去……
  风火谷中,依旧黄沙漫漫,可是,陈隆感到,自己的身子冰冷异常……
  他终于把红线女埋葬在山坡上!
  风火谷,多了一堆黄土,一个少女,把生前希望,葬进了这里……
  墓碑上这样写着:故爱妻丁春菊之墓
  陈隆伫立坟前怆然流泪……
  疾风挟着风砂,扫向了她的坟墓……像泣声……也像哭声……如泣如诉,哀痛欲绝……
  她的死,令人一掬同情之泪,真是红颜一死酬知己,伤心却独有情人?
  陈隆喃喃自语道:“长眠吧!……今生今世,我永远不会把你的影子从我脑海里抹去!但愿来世,你会真正做我的妻子……”
  陈隆如今梦醒迟,空弹热泪洒黄沙,红线女丁春菊再也不会看到这眼泪是为她而流了。
  久久,他挪动了一下脚步,说道:“春菊爱妻,我要走了……以后,我会再来看你的……”
  他走了,走向风火谷的狭谷……
  他的脚步,蹒跚地……
  就在陈隆甫身进入风火谷之际,突然一声暴喝之声,破空传至。陈隆闻声脸色一变,咬牙说道:“我要杀血影子,那个不要脸的女人。”一语甫落,纵身而入。
  陈隆身形甫入,人影闪处,十道掌力同时涌到,一个声音喝道:“阁下别想进入风火谷半步!”
  陈隆被这一掌力一击,不由收身后退,举目望去,发现这十几个个正是余下的天生会高手!
  十几个人分挡住这狭小的谷口!
  陈隆冷冷喝道:“你们不让排站立,路么?”他迅速地扣住了一颗地霹雳弹!
  其中一个老者冷冷道:“阁下有本事不妨闯闯!”
  陈隆脸上骤现杀机,道:“既然如此,也别怪我心辣!”
  “辣”字出口,左掌呼的一掌攻出,握着霹雳弹的右手,在左手攻出之际,也投手掷出。
  这一掌一弹,出得迅猛至极!
  在场之十几位高手,估不到陈隆会有这一着,一经发觉,已经迟了!
  那颗霹雳弹爆炸了!
  十几个天生会高手全部丧命,无一幸免,场中断肢杂陈,血迹斑斑,惨不忍睹。
  陈隆两颗霹雳弹,炸去了天生会派在风火谷的三十几个高手,无一生还!
  当下他纵身进入风火谷,极目一扫,使他脸色之为一变,只见血影子正与南极仙翁打得难分难解,而那神秘客正在搏斗火僵尸!
  血龙子、神机子、九指仙姑僵卧地上,似受伤甚重!
  这情景看得陈隆大惊失色,当下一声暴喝,扑身而人,喝道:“老前辈,血影子让给我……”
  陈隆正待弹身而入,冷不防一条人影猝然截住去路,喝道:“副掌门人,先接我一掌试试!”
  一道掌风,扑面而至!
  陈隆一收身势,举目一望偷袭之人,使他脸色为之一变,杀心倏起,喝道:“俏疯女,我倒要看看你是否能逃出我手!”
  “手”字出口,呼呼两掌,挟势劈出。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陈隆前日中了俏疯女的哭笑圈套,几乎丧命,如今见面,他哪肯放手。
  两掌相击,挟以撼山震岳之势,不要说俏疯女承受不起,即是血影子本人,恐怕也承受不起!
  俏疯女在陈隆两掌击出之后,猛觉心血一涌,暗道一声不妙,急忙收身后退。但她迟了,在她身子还未退出,陈隆大喝一声再接我第三掌!”
  “碰”的一声,尘砂飞泻,俏疯女的身子,被陈隆一掌击出三丈开外,机达一声,栽倒于地,激起黄砂飞扬!
  陈隆杀心一起,扑则上,喝道:“叫你到九泉之下‘疯’去吧!”
  陈隆身影甫出,忽闻南极仙翁喝道:“副掌门人,快救你父亲。
  陈隆闻言,收住弹出身影,栗声问道:“我父亲?……”南极仙翁一掌迫开了血影子攻势,喝道:“你父亲快死在火僵尸之下!”
  “下”字犹未出口,红影闪处,血影子就在南极仙翁说话分神之中,乘势劈出三掌。
  陈隆大惊失色,那神秘客是他父亲?他原先为什么不承认呢?
  但这已没有时间让他去多想,那火僵尸带着一团烈火,电掣而下,他如何闪得了?
  陈隆失口叫道:“爹,闪开!”
  陈沧溟闻声,精神一振,挟着全力余力,抽身暴退。
  陈隆弹身而上,右手阴掌已向火僵尸劈去。
  陈沧溟这一退与陈隆这一进,简直配合得天衣无缝,疾如电光石火,如非陈隆出手,陈沧溟一命休矣!
  一道阴飚劈出,那火僵尸似是抵不住这股奇冷阴气,“吱”的一声,冲天而起!
  独眼老怪见状,大惊失色,口中念念有词。那火僵尸吱的一声怪叫,挟着烈火,直抓陈隆!
  陈隆大喝一声:“你找死!”一记阴掌,再度击出。
  这时,退下的陈沧溟,余悸犹存,望着火僵尸挟着一团烈火,他不觉下地打了一个冷战!
  他望了地上被火僵尸灼伤的血龙子、神机子、九指仙姑黯然长叹!
  当他的眼光落在九指仙姑的脸上时,神情微微一变,往事又叠现在他的脑际……
  他咬了一咬钢牙,喃喃道:“我对不起她……”他惨然一笑,伸手掏出三颗丹药,分别纳入三人口中。
  等药力散开,三个人又悠悠转醒!
  假如陈隆慢来一步,这三个武林盖代奇才,都得丧命在火僵尸之手!
  三个人自己运气疗伤之后,精神已经恢复过来。当下神机子对陈沧溟感激地说道:“神机子对阁下救命之恩,没齿不忘,在此先谢!”话落深深一揖。
  陈沧溟苦笑了一下,道:“何谢之有,如陈隆慢来一步,我也要死在火僵尸之手。”
  神机子望了望与火僵尸激斗的陈隆,皱了皱头,道:“想救无字天书有火僵尸在场,我们办不到了,原先我低估了他的威力!”言下深深一叹!
  血龙子钢牙一咬,道:“这火僵尸的确可恶……我要灭这火僵尸!”
  神机子冷冷说道:“你要灭这火僵尸,恐怕办不到!”
  血龙子坚毅地说道:“我办得到。”
  “用什么办法?”
  血龙子脸上突然掠过一片阴影,道:“陈副掌门人的身上,不是还有两颗霹雳弹?”
  神机子接道:“如我所料不差、还有两颗,你问这个干什么?”“好极了!”他眼光一扫神机子,道:“我生平没有受过人的气,就是受这火僵尸的气。现在由我出手,攻向火僵尸。你命陈副掌门人扣好霹雳弹,当火僵尸下击之时,我拼死抱住‘火僵尸’,这极快的瞬,命陈副掌门人击出霹雳弹!”
  这番话听得在场之人脸色大变,神机子骇然脱口说道:“那你……”
  血龙子冷冷接道:“我将与火僵尸粉身碎骨,同归于尽!”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