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田歌 >> 血龙传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三章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7/18
  血龙子真是语惊群雄,想不到他竟想与火僵尸同归于尽,这怎不令人吃惊!
  神机子冷冷道:“不,不行不行,你何必枉送性命!”
  血龙子道:“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
  “纵然没有更好的办法,你也不必白白送死!”
  血龙子冷冷道:“这不是白白送死,而是有代价的,这代价是正义,为正义而死,这该算是一件光荣的事!”
  神机子道:“我们不忍看着你与火僵尸一起毁灭!”
  血龙子脸泛坚毅之色道:“这是我愿意的,一个血龙子换取一个火僵尸,这代价是相等的。”
  神机子摇了摇头,道:“这样死法,我认为太不值得。”
  “我认为太值得了,火僵尸如果不除,不知还有多少人要丧命在它的手里。”
  “那么你势在必行?”
  “正是。”
  “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多说,我们将为你这个为正义而死的人,寄予十二分的崇敬。神机子有暇,自当著书《血龙传》,把你的事迹,流传万古!”
  血龙子哈哈一笑,道:“这血龙子可不敢当。不过,除了这个办法之外,火僵尸无法除灭!”
  “只要救得了无字天书,我们便可灭火僵尸!”
  “可是那时候已经太迟了。”他语锋略为一转,眼光一扫神机子,又道:“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想托你。”
  “是临终遗言?”
  “不错,这是临终遗言,希望你替我办到。”
  “你放心,我无论如何会替你完成你所要说的事。”
  “那我就先谢你。”他苦笑了一下,说道:“你知道我的过去?神机子点了点头,道:“知道。”
  血龙子问道:“你知道我与冷面罗刹冯玉燕的交情?”
  “知道。”
  血龙子怅然地苦笑了一下,自语道:“如果不是血魂怪婆,我们之间该是很美满的一对……”
  言下深深一叹,往事令他向往,也令他痛苦,他望了神机子一眼,又道:“往事烟散云消,然而,数十年的漫长日子,我始终没有忘记冷面罗刹冯玉燕曾经给过我的。”
  “是的,你忘不了,因为她为你付出太多了。”
  “但她失望了。”
  “不错,因为血魂怪婆的手段,她情海遗恨。”
  “我也欠她一笔毕生无法偿还的感情之债。”
  神机子道:“在往后的十几年内,你已经偿还清楚了,因你在冥冥中,经年累月地为她感情付出。”
  血龙子黯然一声苦笑,问道:“她嫁给徐天仁之后,幸福吗?”“这一点,只有冯玉燕心里明白,别人就无法去推测。不过,据说,她们夫妇也相敬如宾。”
  血龙子仰着望着天际的朵朵白云,幽幽而叹!
  神机子又道:“不过,这夫妇之爱,并不是单纯的。冯玉燕因为中了血魂怪婆的圈套而失身在徐天仁之手,然而,她没忘记你这个恋人,这‘爱’里,已经划下了一道鸿沟,只要她有坚强的理智,而不让这鸿沟扩大。”
  血龙子喃喃问道:“她是不幸的吗?……”
  神机子苦笑,应道:“不幸中的幸福者,她毕竟有了归宿,也有了女儿。”
  血龙子惨然一笑,道:“是的,她有了归宿,也有了女儿,可是,她已经死了,死在血魂怪婆之手……”
  “你也为她难过?”
  “是的,我为她难过,因为,她是我初恋的一个女人”。
  “那么,你要为她报仇。”
  “不错,我要为她报仇,可是,我将为正义而死,这报仇的担子,只有交给你。”
  神机子笑道:“这一点,神机子办得到。”
  血龙子道:“那我在这世上,已无牵挂,死亦瞑目!”
  一种黯然神伤的情绪,涌上了神机子的心头,他感到自己眼眶有些湿润了。
  毫无疑问,他的死定将扭转整个江湖浩劫,令人崇敬;但以后,他存在人们的脑海,只有一个影子。
  当下神机子问道:“你还有什么要交待的么?”
  血龙子咬了一咬钢牙,注视正在与血影子交手的南极仙翁,说道:“有。”
  “请说吧。”
  “替我打南极仙翁四个耳光!”
  神机子心头一震,脱口道:“打南极仙翁的耳光?”
  “不错。”
  “为什么?”
  “不打他令我遗憾终生。”
  神机子不解,茫然问道:“说话不必拐弯抹角,直截了当说好么?”
  血龙子道:“如果不是他困了我几十年,说不定冯玉燕不会死,我不会在她临终之前,无法再见她一次芳容,致我抱憾终生。”
  神机子马上明白过来。他犹豫了一阵,半晌才答道:“好吧,我答应!”
  “不能轻打,要打得非常之重。”
  “一句话。”
  血龙子慰然一笑,道:“在九泉之下,我会感激你神机子的。”神机子欲哭无泪,当下长叹一声,转身向场中走去。
  在场之人,无不感到热泪盈眶,一代武林豪杰,将被炸得粉身碎骨,而死在风火谷内!
  他死得轰轰烈烈,浩气永留人间。
  神机子喃喃道:“但愿他的死,能挽回一场武林浩劫否则,他在九泉之下,哪能暝目?”
  陈沧溟接道:“这种死法,的确叫人心痛,但我们将会永远怀念这个为我们而死的人,正义长存人间,浩气长铭我脑。”
  九指仙姑冷眼望了一下陈沧溟,说道:“陈沧溟,是否应该跟你结一次帐?”
  陈沧溟脸色为之一变,道:“仙姑,我知道我错了……”
  “知道错了?”她冷冷笑了一下,问道:“你如何向陈隆交代这些过去的事?”
  陈沧溟怔了一怔,道:“我永不告诉他!”
  “让他脑中对自己的身世永远打个问号。”
  “是的!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
  “你不承认你是他的父亲?”
  陈沧溟苦笑了一下,道:“他母亲死了……”
  “他知道没有死。”
  “也许他知道的,可是陈沧溟是死了。现在的我,并不是陈沧溟,也不是他的父亲!”
  “这不能满足他的欲望。”
  “我不能告诉他这些。”
  “为什么?”
  “你要我在他纯洁的心灵上,抹上一层可怕的阴影?”
  “纵然如此,你也应该让他知道。”
  “不!”陈沧溟痛苦地摇了摇头,道:“他不应该知道,也不需要知道。”
  “但是,总有一天他会知道的。”
  陈沧溟苦笑了一下,道:“知道了再说吧!”
  陈沧溟话犹未落,突然一声震天价响的暴喝之声,突告破空传至。举目望去,只见血龙子在暴喝之声过后,纵身扑入。
  在场之人猛觉心头大跳,他们将看到一个武林奇才,为正义而死。
  血龙子扑入场中之际,向陈隆喝道:“陈副掌门人,你退下!”一掌击向火僵尸。
  陈隆怔了一怔,脱口道:“你抵不住火僵尸。”
  陈隆哪里会知道血龙子与神机子所议之事,是,以血龙子喝声过后,依旧没有退下。
  血龙子见状大急,厉声大喝:“叫你退下你就退下,你敢不听话么?”
  陈隆叫道:“老前辈,你不是它的敌手。”
  神机子见状,心里暗忖:“如果陈隆不退下,便要功败垂成,枉送血龙子一条性命。”心念一转,喝道:“陈副掌门人,你先退下,让血龙子替你挡一阵,你喘喘气。”
  被神机子这一说,陈隆只得收身而退,站立在神机子身侧。
  独眼老怪一见血龙子卷土重来,正中下怀,冷冷喝道:“武林三子,要去你血龙子一人了。”
  血龙子纵声大笑,道:“不错不错,武林三子将去我血龙子。”这句话听在独眼老怪耳中,极其平常,可是,听在神机子、陈沧溟、九指仙姑耳里,无疑是利剑穿心。
  陈隆站在神机子身侧说道:“老前辈,血龙子根本不是火僵尸的对手……”
  神机子黯然一笑,道:“我知道……”
  “那么,你为什么叫我退下?”
  神机子怆然一笑,道:“因为要你杀血龙子!”
  陈隆脸色一变,道:“老前辈,你不要开玩笑!”
  “不是玩笑,而是真的。”
  “为什么?”
  神机子叹了一口气,只得把刚才计划之事,原原本本告诉了陈隆一遍!
  这一番经过,听得陈隆脸色煞白,颤声问道:“要我击出霹雳弹?……炸了血龙子?……”
  神机子接道:“也炸了火僵尸!”
  陈隆道:“我不炸。”
  “不炸?”神机子黯然心骇地问道。
  陈隆道:“炸别人还可以,炸血龙子我办不到。”
  “为什么?”
  “血龙子是我半个师父,没有他,我就没有今天……”
  “为了这一点,你不炸?”
  “是的,我不炸,我也不愿意他死。”
  神机子又道:“如果你不炸,便要枉送血龙子一条性命。”
  “不会的,我会救他。”
  “可是,他已不会退下……”
  “这么说来,你非迫着我炸不可了?”
  神机子道:“不是我迫你,而是血龙子要你这样做,为了武林正义,他宁愿牺牲自己。”
  陈隆额角微微冒汗,颤声道:“你叫我炸这个施恩于我的人,天下有徒弟炸死师父的道理?”
  义正词严,这番话说得神机子半晌说不出话来。
  如果陈隆执意不炸,这不但要白白陪上血龙子这条性命,而且武林的转折点,也就被破坏无遗。
  这当儿,场中的血龙子,已被火僵尸迫得汗流浃背,脸象环生,陈隆如再不出手,血龙子将真的白白陪上一条命。
  神机子衡量了一下眼前情势,道:“他并不是你的师父,因为他传你武功,目的是要你报仇,情仇相抵,谁也没有欠谁的债。”“可是,我却认为他是我半个师父!”
  “那么,你执意不炸了?”
  “不错!”
  神机子脸色一变,道:“难道你要看血龙子为你而死么?”
  “为我而死?”
  “不错,如果你不乘机掷出霹雳弹,血龙子势必丧命在火僵尸之下……”
  “我要救他。”
  神机子脸色大变,道:“那不妨试试,看血龙子会不会退下。”陈隆未待神机子话毕,扑向场中,叫道:“老前辈,你退下,把火僵尸交给我。”
  血龙子见陈隆又来;急得脸色紫红,厉声道:“你来干什么?快退下。”
  “我不能……”
  血龙子怒道:“你敢不听话,而令我抱恨九泉?”
  陈隆惨声叫道:“老前辈……”
  “我叫你退下,如果你不听神机子的话,我在九泉要恨你一辈子……”
  话犹未落,火僵尸在空中一个盘旋,“吱”的一声,向血龙子电射而下。
  陈隆厉声喝道:“可恶的东西,一掌劈了你!”
  陈隆一掌,并没有劈了火僵尸,那火僵尸吱的一声,在陈隆一记阴掌击出之后,又冲天而起!
  血龙子大怒,一掌向陈隆劈去,喝道:“你不听话,我就先毙了你!”
  血龙子此时怒到了极点,这一掌挟其毕生功力所发,端的非同小可。
  陈隆暗地一骇,纵身辟过,脱口道:“老前辈,你……”
  血龙子怒喝道:“我要毙了你这个不听话的东西。”二掌又击向陈隆。
  这当儿,那火僵尸在血龙子一掌击向陈隆之际,电光石火般地抓向血龙子。在这急一瞬,陈隆顾不得血龙了击来的一掌,忙扬左掌,推出倒海的一记阴掌。
  这时,他突觉胸前如遭锤击,血龙子这一掌,结结实实地击在他的身上。
  狂飚过处,他被血龙子这一掌击得退了七八步,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身子晃了两晃,栽倒下去。
  神机子一纵身,扶住了陈隆倒下去的身子。
  这当儿,血龙子大喝道:“神机子,毙了这个不听话的东西。”
  血龙子此刻真是暴跳如雷,怒发冲冠,恨不得一掌毙了陈隆,方消心头之愤。
  神机子苦笑一下,慌忙掏出一颗丹药,纳入陈隆口中,苦笑道:“陈副掌门人,我说的话怎样?”
  陈隆缓缓睁开眼睛,热泪滚滚而落……
  神机子黯然道:“他意既决,别人是无法挽回的。”
  陈隆咬了一咬钢牙,道:“我要炸了!”
  他的脸上,抹过一片坚毅之色,迅快地扣了一颗霹雳弹,可是他整个身子在发抖,他明白,他将做出一件他所不想做的事!神机子一听陈隆要炸,心里不由一震,道:“要炸了?”“是的,要炸了,我不能不炸,我不愿意他认为我是他的罪人,而死不瞑目。”
  神机子慨然一叹,道:“我们以后会怀念他的。”
  “可是,我做了一件多么可怕的事啊!”
  神机子道:“那不可怕,而是他要你炸的。”
  这当儿,一声暴喝之声,突告破空传至。这暴喝之声,像巨雷一般,猛击着陈隆的脑海。极目一扫,只见血龙子一声暴喝之际,那火僵尸“吱”的一声,盘旋而下。
  血龙子张着双腕,这情景看得场外群雄怦然心惊,只见那火僵尸已经抓向他的面前。
  血龙子一声惨叫,震慑人心。他忍住烈火,把火僵尸抱在怀中。
  神机子低叫一声:“陈副掌门人,快——”
  神机子话犹未落,陈隆手中的霹雳弹,已经脱手向火僵尸击去。
  轰然一声巨响,火花四泻。陈隆击出的霹雳弹,爆炸了!火僵尸完了,那飞泻的火花,正是火僵尸的尸体。
  血龙子也死了!他被这颗霹雳弹,炸得粉身碎骨!
  陈隆怔住了!
  所有在场之人,也全怔住了!
  独眼老怪估不到群豪会来这一手,以人命换取火僵尸。他一见火僵尸被炸,气得怪叫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当下定了定神,直扑陈隆,大喝道:“小杂种,我跟你拼了!”呼的一掌,当胸劈至。
  也在独眼老怪出手之际,神机子冷冷说道:“你辈份太小,不值得跟掌门人动手,还是我接你几招吧。”一语未落,掌力已经扫出。
  这边血影子与南极仙翁正在交手,突闻爆炸声,两个人心里同时一震,双双住手纵而而退!
  两人不约而同地把眼光扫向爆炸地点,发现地上火僵尸的碎骨片以及块块血肉,脸色不由同时一变!
  南极仙翁纵声一笑,道:“火僵尸灭了……哈哈……”言下一阵狂笑!
  血影子颤声应道:“火僵尸灭了?”
  “你的末日也到了!”一语甫落,拂尘卷出,扫向血影子中盘。
  血影子估不到火僵尸竟被霹雳弹炸了,他是一个极负心机之人,衡量了一下眼前情势,知道不能再缠斗下去,当下避开南极仙翁一招攻势,口中喝道:“独眼老友,快走!”
  这时,独眼老怪也被神机子迫得毫无还手之力,当下闻言,转身望去,血影子已向乱石之间纵去。
  他也不敢怠慢,也抽身向血影子背后追去,两条人影,眨眼之间,已消失在乱石之中!
  暴风雨过去了!
  在场之人,怔怔站立,没有一个人挪动一下身子,他们望着被炸的血龙子的尸体,潸然泪下!一代武林英杰,在这里长眠了!
  南极仙翁一见在场之人双目滚泪,心里一动。突然不见了血龙子,他也不由震动了一下!一晃身,立在神机子身侧,问道:“血龙子呢?”
  陈隆忍不住心里悲恸,哇的一声,放声大哭!
  南极仙翁脸色变了,颤声问道:“血龙子呢?”
  神机子语带沙哑地应道:“死了……”
  “死了?”
  “是的,他死了,为正义而死!”
  南极仙翁栗声道:“为什么?……你……你说呀!”
  神机子叹了一口气,把经过情形,告诉南极仙翁一遍!
  这一番经过,不由听得南极仙翁双目滚泪,喃喃道:“他真的这样做?”
  “是的,为了武林正义,他做了!”
  “我们怎能忘记这个为我们而死的人?”
  “忘不了!抹不去!他死得轰轰烈烈,浩气永留人间。”陈隆缓缓向场内走了过去……他俯身拾起了血龙子躯体的断肢,热泪,一滴滴地淌着……
  杀死了自己敬爱的人!
  他半个师父的血龙子,竟死在自己的手里。
  这残酷的事实,他不会忘记,他做了一件违背自己心愿的事。
  他把血龙子的尸体断肢,收拾在一起,默默地念道:“老前辈,您原谅我,是您迫我的……”
  神机子与南极仙翁等人,也站在尸体面前,对这个为正义而死的血龙子致敬!
  泪洒黄沙悼英杰,眼泪,代表了他们的祝福。
  久久,神机子才说道:“把他埋了吧!”
  “是的,埋了这堆英骨!”
  他们把血龙子的碎尸,埋在风火谷之内。他们以最诚的敬意,在坟碑上写着这里,埋葬着一位武林圣杰——血龙子,他为正义而死,他也为武林挽回了一场浩劫,他正义永留人间,浩气长存千古。凡武林人物经过坟前,请致最诚决的凭吊与叩拜,南极仙翁、神机子、九指仙姑、陈沧溟、陈隆泣拜。”
  坟碑词句,深刻动人,血龙子九泉有知,也该含笑了。
  神机子长叹道:“血龙老友,你安眠吧,我们带着无尚的敬意,站在你的身边,为你而祈祷。”
  南极仙翁道:“血龙老友,我们虽然会离开这里,但是,你的名字,将永铭我的脑海。”
  神机子苦笑了一下,说道:“你所托之事,神机子会替你办到。”他眼光一扫南极仙翁,说道王老友,我要打你四记耳光。”“为什么?”
  “血龙子托我的遗言。”
  “为什么?”
  “如果不是你他困在洞中几十年,他也不会在冯玉燕临死之前,无法见她最后一面,而令他抱憾终生。所以,他要我打你。”
  南极仙翁叹了一口气,道:“如果他当初不是杀人如麻,我也不会把他困在洞中,而会对这件事遗憾。既然如此,你就替他完成这心愿。”
  神机子面向血龙子的坟前,默默道:“血龙老友,我就替你完成第一个愿望。”
  话犹未落,一个巴掌,向南极仙翁脸上打了上去。
  “机”的一声响起,南极仙翁踉跄后退了三个大步,脸上左颊,骤现五条指印。
  这一巴掌的确打得不轻,南极仙翁怔了一怔!
  神机子苦笑了一下,道:“王老友,忍耐一下,这才一下呢!”南极仙翁苦笑道:“我会忍耐的。”言下尴尬一笑!
  神机子笑道:“这一下不轻吧?”
  南极仙翁苦笑道:“你心里清楚,何必多问。”
  “血龙子特别交待,要打得非常非常之重。”
  “王某能承受得起你打。”
  神机子微微一笑,一挥手,一记耳光,又向南极仙翁右脸打了过去。
  这一记耳光比上一记更重,打得南极仙翁眼前金星直冒,身子晃了两晃。
  神机子笑道:“这才是第二下呢!”
  “呢”字犹未出口,叭叭两声,南极仙翁被打的口血飞溅,站立不稳。
  他把口中鲜血吐了出来,忙纳入一颗丹药,疗伤一阵,人已舒畅过来。
  神机子默默念道:“血龙老友,你亲眼看见,我已经打了他四个耳光,也打得非常之重,你也可以放下心愿了。”
  南极仙翁苦笑了一下,道:“血龙老友,南极仙翁在赎往日之过了。”
  当下神机子转脸向陈隆问道:“陈副掌门人,火僵尸虽灭,祸魁血影子未除,我们先去救无字天书吧。”
  陈隆失神地说道:“救无字天书?”
  “是的,他被困在哪里?”
  陈隆伸手一指前面石阵,道:“就是那个石阵!”
  神机子望了一下陈隆失神之色,问道:“你为血龙子难过?”
  “难道老前辈不难过?”
  神机子一叹,道:“我们都会难过的,不过,我知道,你是最伤心的一个,因为,你亲手炸了血龙子。”
  “是的,他死在我手里,这是事实,叫我怎能忘记?”
  “也许你忘不了,但你不必引为自责,如果不这样做,血龙子会恨你的。”
  “是的,他会恨我!不原谅我!”
  神机子轻轻一叹,问道:“红线女丁春菊呢?”
  陈隆精神一震,望了一眼神机子,道:“她死了。”
  “死在血影子之手?”
  “是的,她为义而死,死在她师父之手。”
  “直到她死,你才爱她是吗?”
  “以往,我忽略了她对我的感情,当我知道之后,她却离我而
  去。往后,我也只能缅怀她了……”
  神机子接道:“也对她忏悔?”
  “是的,她生前,在我身上一无所得。”
  “死后,她又得到了些什么?”
  “她求的,我已经给她!”
  神机子道:“你给了她什么?”
  “我吻了她……也答应她做我的妻子。此后朝朝暮暮,我不会忘记,我爱妻在那里长眠了。”
  “可是,她享受不到你最后的爱了。”
  “但愿来世,她会真正是我的妻子。”
  神机子道:“本来,我们可以救她的,可是我们为了能进入这个狭谷,而没有救她。”
  “为什么?”
  “因为她的师父血影子在这狭谷埋下了无数炸药,叫她伏于暗处,在我们进入狭谷之际,燃点炸药。”
  南极仙翁插口问道:“当初你说我们假如要进入谷中,便无法救红线女,便是这个道理?”
  神机子点了点头,道:“是的,她为我们而死了。”
  言下深深一叹,接着又道:“我们还是去救无字天书要紧!”话落,当先纵身,向石阵之中,飞奔而去。其余之人,也跟着弹身而起。
  陈隆眼光突然触到陈沧溟,厉声喝道:“陈沧溟,您暂请留步!”
  陈隆这一喝,不但使陈沧溟怔了一怔,即是所有之人,也无不把脚步停了下来!
  陈隆一个箭步,欺身陈沧溟面前,冷冷说道:“您既然不承认是我的父亲,我也不愿意叫您爹。不过,您得把话交待清楚再走。”
  陈沧溟心里一痛,当下咬了一下咬钢牙,道:“什么话?”
  陈隆道:“把我的身世说清楚。”
  陈沧溟心头一震,骇然地望着陈隆,怔怔地不知所答。
  陈隆冷冷一笑,道:“我到底是什么人生的?”
  陈沧溟脸上骤呈死灰,愕然道:“你……你是谁生的?”
  “不错,我到底是谁生的?我母亲是谁?……”陈隆心里一阵难过,以下的话竟激动得说不出来。
  在场群豪的目光全投在他们父子脸上,好像一件不幸的事,就要发生……
  陈沧溟没有即刻答话,他咬了一咬钢牙,心里暗道:“我应该告诉他这件可怕的事么?不不,我不能告诉他,不能,不能,绝对不能……”他心念甫落,道:“我不知道。”
  陈隆你色一变,怒道:“你不知道?鬼话,翠花仙子既不是我的母亲,也不是赛嫦娥所生,难道我是土娼妓生的,而说不出口?”
  这句话说得难听至极,这不但使陈沧溟脸上骤呈死灰,即是在场群豪,也觉得陈隆说得太过份了。
  陈沧溟热泪终于滚了下来,沙哑地叫道:“越儿……”
  陈隆咆哮道:“别叫我越儿,如不把我身世说清楚,您不配!
  陈沧溟喃喃道:“你何必知道?……”
  陈隆冷冷接道:“我怎么不需要知道,您要瞒我一辈子!
  他冷冷一笑,又道:“告诉我,我是不是土婊子娼妓生的?
  陈沧溟急叫道:“陈隆,你不能侮辱你母亲。”
  “那么,你说说我母亲是谁?”
  神机子叹了一口气,说道:“陈沧溟,你就告诉他吧。”
  陈沧溟摇了摇头,道:“他并不需要知道这些过去的事……”陈隆冷冷接道:“为什么我不需要知道这些过去的事?”
  神机子道:“陈沧溟,告诉他吧,别让他知道你是一个坏父亲,也让他对自己的身世有所了解。你不能瞒他一辈子呀!”
  陈隆道:“是的,您不能瞒我一辈子。”
  陈沧溟叹了一口气,道:“你又何必逼我?”
  “这不是逼你,而是您应该让我了解,不能瞒着我的身世而不说。您做父亲的,有这个责任。”
  神机子道:“不要逼你父亲,他会告诉你的。”他语锋略为一转,又道我们其余的人,就去救无字天书吧。”
  话落,南极仙翁、九指仙姑、神机子三人,已纵身向石阵之处飞身扑去。
  陈沧溟面对爱子,怔怔无语,他不知道应该如何把这段过去的事告诉陈隆。
  他长长一叹,问道:“你非知道不可?”
  “是的,我非知道不可。”
  陈沧溟苦笑了一下,道:“你不需要知道这些过去的事,可是,你势在必知,我也就不能不告诉你了……”他叹了一口气,道:“我虽然是一个坏的父亲,但是,并不如你所想像的那么坏,我对你没有尽到责任,这一点,我问心有愧,同时,也请你在没有知道身世之前,原谅我。”
  这番话说得幽怨动人,陈隆闻言,不由感到一阵黯然神伤,幽声道:“我不怪您这些,我要知道的,是我的身世。”
  陈沧溟叹道:“这段往事,是可怕的,为了不愿在你纯洁的心里留下可怕的阴影,我不愿说,也不承认我是你的父亲,你当然会了解我心中之苦。”
  陈隆怔怔地望着他。
  陈沧溟苦笑了一下,道:“是的,任何一个人不会了解,当一个做父亲的无法与他的儿子道出往事时,这心中之痛苦,是别人所无法衡量的。”
  他咬一咬钢牙,抑制了一下悲伤情绪,又道:“然而,这痛苦的情绪,我毕竟忍了下来,因为,我爱你,像天下慈父爱他的儿子一样。
  陈隆道:“我相信这一点。”
  陈沧溟凄苦地闪动了一下唇角,又道:“一个人的一生,就像一场戏,这人生的戏,是否精彩,就要看一个人的遭遇。每一个人的一生,都有一段不平凡的戏,这戏是喜是悲,这到要生命终结之时,才能知道。
  虽然我的戏没有终结,然而,我知道,我的戏,是悲的。我得不到别人的谅解,甚至我的儿子。
  我在世界上,一无所得,纵有,那也不过微之又微的点缀,就像昙花一现,随即幻灭。
  二十年前——那是我生命中最美的一刻,我只有二十岁。二十岁在一个人的生命过程中,是一个转折点,而我,并没有好好利用这青春的日子。
  那一年,我爱上了一个女人——九指仙姑的师妹!
  我们一见倾心,彼此互相深爱,我不否认,我当时的确长得不错。
  然而,我们的相爱,只是短短的一瞬,这爱,经过了一场可怕的风暴……
  当一个人在热恋的时候,会忘记世界上所存在的一切,甚至做出更可怕的事。
  我与九指仙姑的师妹张妙雪,在意乱情迷之际,做出一件可怕的事——发生了肉体关系。
  于是,不幸的命运,就此造成。
  当时,我拜在天神道人门下为徒。当我下山时,我师父告诉了我一件可怕的事。
  张妙雪与我,竟是世仇大敌!
  她的父亲,与我的父亲,为了某件事而大动干戈,数十年来从无间断,这件案子,武林人物尽人皆知。
  在最后一次动手中,我的父亲竟死在她父亲的手里。
  天啊,我竟与一个仇人的女儿发生爱情,且又发生了不寻常的关系。
  当我知道这件事之后,真是痛不欲生。为了报仇,我终于杀了她父亲。
  于是,我含着热泪离开了张妙雪,从北南下,来到湖南地方,我要远远地离开她,忘记这件事。
  可是,这个铭刻在我脑中的影子,无法用时间去抹掉,我无法忘记她。
  但是,我与她之间是没有结合的可能。
  为了这一点,我在生理上发生了变态,我认为女人,是一种极为平常的东西,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这是多么可怕的一种念头?
  然而,这念头在我心里滋生了……萌芽了……
  也在这时,我碰到了翠花仙子以及赛嫦娥,她们是一对姊妹。
  她们疯狂地爱我,而我用最残酷的手段玩弄了这两个女人。我先碰到的是赛嫦娥,我玩弄了她之后,与翠花仙子结婚了,赛嫦娥为我而自杀!
  可是,我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那时候,我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人!
  我与翠花仙子的结合,我明白我并不爱她,而是想在她的身上,得到某种刺激——情与欲。
  那时,我已经二十一岁。就在那一年,突然发生了一件震慑我心灵的事。一个红衣美妇的倩影,闯进了我的心扉!……陈沧溟苦笑了一下,道:“也许是的,她就是血影子,她以一种绝代的同情与一种不可抗拒的魔力,闯进了我的心扉。
  我被她所迷,甚至废寝忘食,她那勾魂的明眸,充满诱惑的笑无时不在我脑海里盘旋。
  我发觉她竟不亚于张妙雪。
  可怕的事就这样发生了……
  我为了红衣美妇,离开了翠花仙子,跟红衣美妇私奔。然而,我在她身上,一无所得。
  她存心玩弄我!
  她在我的身上,只是想找到对某一个人的记忆——我父亲的影子。
  在谈到这复杂的问题之前,我先把这件事说清楚。原来那红衣美妇的爱人,就是我父亲。
  可是,他们为了一点宿怨,也无法结合。
  我失望之余,碰到了张妙雪。她这次来,不是她一个人,而是跟着翠花仙子同来,以及一个甫出世的婴儿……
  陈隆接道:“那儿就是现在的我?”
  陈沧溟点了点头,道:“是的,那婴儿就是现在的你。”他黯然一声长笑,继续又道:
  我见到她们之后,我从极度的恶梦中惊醒过来,我从此悔悟,我以往所为,是多么可怕!
  当时,我一再表示我错了。
  然而,她们再不会原谅我之所为,终于动手了。
  既然得不到她们的谅解,也深感到我的一生充满了罪恶,一死不能赎我之过,我愿意死在她们手里。可是为了报红衣美妇之仇,我不愿意死。
  我逃出她们的手掌,开始找红衣美妇。
  数年后,我终于听到一件可怕的事,张妙雪为我,竟疯了!最后,堕下万丈深渊而死!”
  陈沧溟语犹未毕,乍闻陈隆厉声大叫:“你害死了我母亲,我要杀你!”陈隆在极度的愤怒与悲伤之际,呼的一掌,向陈沧溟劈去!
  陈沧溟骤然惊觉。
  陈隆的掌力,也已经卷到。
  陈沧溟闭上了眼睛,没有躲闪。砰的一声,陈隆的一掌,结结实实地击在陈沧溟的身上,鲜血飞出,一个身子飞出两丈开外,栽倒于地。
  陈隆怔住了!
  他在极愤怒之后,转变为吃惊,好像一个人在极度紧张之后,骤然松懈下来,而使整个精神瘫痪一样。
  他喃喃自语:“天啊!我做了一件什么事?”
  陈沧溟双目紧闭,他中陈隆这一掌,伤势的确不轻,他强运功力,使自己的身子,坐了起来!
  陈隆声泪俱下,痛叫道:“爹,原谅我……”
  陈沧溟缓缓睁开了眼睛,道:“孩子,一掌不能赎回我对你之过?多打几掌,让爹心里好过些……”
  陈隆泣道:“不,不,爹,我是在情急之下出手的,……宽恕我……””
  陈沧溟苦笑了一下,又道:“让我把事情说完,你愿意听下去么?”
  “愿意的。”
  陈沧溟强忍着伤势,道:“张妙雪之死,对我来说,是一件良心的指责,我不会忘记,我杀了两个女人——赛嫦娥与张妙雪。
  为了找红衣美妇,我不能死,我以黑纱蒙面,以蒙面神剑出现江湖。
  但是,我怎么能忘记,我的爱妻为我而死了……
  后来,我碰见了血影子,掌起了天生会会之职,我当时还不知道血影子就是红衣美妇啊。
  我全心寄托在事业上,天生会在数年之间,搞得声誉鹄起,我也渐渐忘记了心灵上的创伤……
  说到这里,他喘了几口大气。
  陈隆道:“我是翠花仙子养大的?”
  “是的,她将你养大。”
  “但是,她也死在你的手里。”
  陈沧溟惨然道:“是的,我杀了三个女人……”
  “爹,你做了多么可怕的事呀……”
  “太可怕了……今生今世,我再也无法向她们忏悔我的罪。”
  他缓缓站了起来,望着陈隆,说道:“孩子,你爹已经死了……现在的我,不是你的父亲……”
  陈隆接道:“不,虽然您害死了我母亲,可是,我依旧认为您是我的父亲,然而,我一辈子不会谅解您。”
  陈沧溟喃喃道:“是的,你不会原谅我的,我也不苛求你的谅解。其实,我的本身,就不值得别人谅解。”
  他笑了,笑得很惨然!
  他望着陈隆,一敛笑容,道:“我要走了……”
  “去哪里?”
  “住在一个凄凉的世界里——深山、大泽,孤独地活下去,在痛苦中,向那些为我而死的女人忏悔!”
  他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去!
  陈隆黯然泪下,脱口叫道:“爹!”
  陈沧溟一转身,苦笑道:“孩子,不必难过,我已经在你的心灵里,抹上了可怕的阴影,原谅我。”凄然一笑,又道:“不必为我伤心,我是一个不值得同情的人,纵然一死,也不能赎我之过?”陈隆忍不住掉下眼泪,缓缓垂下头去……
  陈沧溟苦笑了一下,道:“孩子,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么?”陈隆真是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他摇了摇头,道:“我有千言万语,却又无法启口,只有寄语您,请您珍重了。”
  陈沧溟苦笑了一下,道:“是的,除了这样之外,我们再也找不出更好的话说了。”
  陈隆道:“也希望您对我母亲做更多的忏悔。”
  陈沧溟道:“我会的,在往后黯然的日子里,我会对她作良心上的忏悔。”他语锋略为一转,又道:“希望在你的手里,杀了红衣美妇。”
  “我会的,我会杀她。”
  陈沧溟苦笑道:“也许你会,也许你下不了手!”
  “为什么?”
  “你对她爱苗深种,诚如你所说,除了朱莲之外,你便只爱上这个女人……”
  陈隆冷冷接道:“我会杀的,一定会杀她。”
  “但愿如此。”他凄惋一笑,注视了陈隆片刻,道:“那么,我就走了。”
  陈隆黯然泪下,道:“我们父子都太不幸了……”
  “是的,太不幸了。然而,这不幸是我一手造成的,我会在另一个地方,向你忏悔。”
  陈隆语带沙哑地说道:“爹,我应该向您说些什么?”陈沧溟苦笑道:“话是多余的,就让我们默默而别吧。不过,我有一句话,不能不告诉你,你千万不要辜负任何一个少女对你的爱情,而令自己抱憾终生。”
  陈隆点了一下头,道:“我会记住这句话,爹!”
  陈沧溟启齿又止,终于,他带着凄惋的苦笑,一转身,向前去!
  他的身影,孤独而又凄凉……
  陈隆望着陈沧溟远去的背影,热泪夺眶而出,他亲眼看见,一个他最敬爱的父亲,离他而去!
  她想叫他,然而,他张口叫不出来,只是含泪望着陈沧溟的身影,消失在风火谷之外。
  他拭去眼泪,喃喃道:“您虽然是一个不幸的人,然而,您害死了我的母亲,我不能谅解您……”
  他凄凉地笑了一下,转身向石阵之间走去……
  他扫了风火谷一眼,这个地方,对他存有不可磨灭的记忆。在这里,他与红衣美妇有过七日的绮丽恶梦。
  倏然,他忆起了他父亲临去之语,他是否有勇气杀死红衣美妇——血影子,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风火谷中,有生命中美丽的点缀,不管红衣美妇是否爱他或玩弄他,他将对这段往事,引为生命中最绮丽的日子。
  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这无名的叹息,像是无限的感慨,也像有无限的哀怨!
  他挪动了一下脚步,喃喃道:“红衣美妇——血影子……一个恐怖的女人,不要脸的女人……”他惨然地笑了起来。
  他的笑容,呈现出他孤独而又坎坷不幸的身世。
  风火谷中,一场庞大的浩劫,因为死了红线女丁春菊与血龙子,使整个局势有了缓和!
  如果不是红线女,数位武林群豪就进不了狭谷;同样的,不是血龙子,火僵尸就不会灭。
  战局虽然缓和不少,但风火谷中,战火依旧未退!
  在神机子向石阵攻出之际,一阵冷笑传来。
  这泠笑之声,不问可知是出自血影子之口。神机子闻声,霍然止步!
  紧随其后的南极仙翁与九指仙姑,脸上之一变。神机子皱了一皱收眉头,道:“这石阵既困着无字天书,我们还是小心一点。”
  南极仙翁点了点头,道:“不错,我们还是小心为妙。”
  九指仙姑道:“神机子,在救无字天书,此阵你是否有把握可破?”
  神机子摇了摇头,道:“一点把握也没有。”
  这句话说得南极仙翁与九指仙姑脸色微微一变,望着神机子骇然无语!
  神极子微微一笑,道:“血影子真不愧是有武林三子之称,她不但武功已臻化境,而且对于阵法一学,有特别造诣。‘拘魄’‘摄魂’为上古失传绝阵,我对阵法一学,虽研究甚详,但对于这两阵,却无能为力。这两阵血影子竟能参悟且经蜕化而应用,这种智慧之高,天下无人出其右者。”
  南极仙翁道:“那么我们怎么破阵?”
  神机子道:“破阵倒容易,只是破了阵之后,无字天书恐怕已经不在阵中。”
  这句话说得南极仙翁与九指仙姑心头一震,不约而同地问道:“你不是说此阵难破吗?”
  神机子道:“只要一颗霹雳弹,此阵何愁不破?”
  “霹雳弹?”
  “不错!霹雳弹!”他语锋略为一顿,说道:“天下阵法,虽各有精奥,阵阵排法不同,但其原理却是同出一辙!一阵排妥,在外看去,平淡无奇,可是一人阵中,那情形就不同了!普通阵法,在外围看去,对于阵中景物清晰可见,可是现在这‘拘魄’‘摄魂’两阵蜕化而应用之后,阵中景物我们就不是用肉眼可以去看清的
  神机子侃侃而谈。南极仙翁与九指仙姑虽对阵法一无所知,至少也听过。当下闻言,不由把眼光扫向石阵,果然那石阵排立,没有出奇之处,但对阵中景物,却一无所见。两人同声道:“不错,阵中景物一无所见。”
  神机子道:“此阵厉害就厉害在这里。如果是普通阵法,我不敢说全部了如指掌,但只要半个时辰的时间,我便可以悟出破阵之法。我刚才所说,天下阵法,一处既破,这个阵法便失去了作用。如果我们用霹雳弹炸去一处,相信这个大阵便可瓦解。”这番话说得南极仙翁与九指仙姑马上会意过来。南极仙翁微—笑,道:“只要炸了一处,我们便可破此了车?”
  “可能如此。”
  “为什么没有把握?”
  神机子道:“我不敢断定炸去一处之后,这个大阵是否能破,因为我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大阵,不过相信没有多大问题。”
  南极仙翁又问道:“那么,无字天书为什么会不在阵中?”
  “这只是我的推测。”
  南极仙翁脱口道:“难道他会死在阵中?”
  “有此可能。”
  南极仙翁与九指仙姑脸色同时一变,道:“是不是中了血影子的毒手?”
  神机子微微一笑,道:“这只是我的推测而已!”
  “那么我们赶快进去。”
  神机子道:“等陈副掌门人来了再说!”
  转脸望去,只见陈隆带着痛苦的表情,蹒跚的脚步,缓缓向他们走来……
  神机子微微一叹,道:“一个不幸的年青人……”
  南极仙翁接道:“也是一个用情不专的多情种子。”
  九指仙姑说道:“他父亲陈沧溟已在他灵魂深处抹上了一层阴影,极有可能,这段恩怨能改变他的人生。”
  南极仙翁何道:“他是否知道,他爱上了一个可怕的女人。”
  神机子道:“可能知道了。”
  “这对他是一件多么残酷的事!”
  “是的,血影子的确不应该玩弄了陈沧溟之后,又玩弄了陈隆。”
  南极仙翁惊道:“陈沧溟当初也爱上了血影子?”
  九指仙姑冷冷道:“如果他不爱上了血影子,会落得今日下场?只是他当时不知道,那个红衣美妇就是血影子罢了。”
  神机子道:“是的,他是一个不幸者,他得不到别人的谅解,甚至他的儿子。这是多么悲惨的事。”
  九指仙姑道:“这只怪他自己……”
  九指仙姑语犹未落,陈隆已经走到了神机子身侧,当下南极仙翁苦笑问道:“陈副掌门人,父亲走了?”
  陈隆机械地点了点头,道:“是的,他走了。”
  “上哪儿?”
  “隐居深山,对我母亲忏悔。”
  神机子不愿再勾起陈隆的伤感,当下问道:“副掌门人,你身上是否还有一颗霹雳弹?”
  “不错,只剩一颗了。”
  “交给我。”
  “做什么?”
  “要炸这个石阵,救无字天书。”
  陈隆点了点头,掏出了仅剩的一颗霹雳弹,交给神机子。当下九指仙姑走到陈隆的身侧,问道:“你父亲告诉了你那个红衣美妇是谁么?”
  “说了,她是血影子!”
  “这是一件对你很残酷的事是吗?”
  “是的,她玩弄了我?为什么……”陈隆的神情,又激动起来……
  九指仙姑道:“这是她的报复。”
  “是的,报复……”陈隆喃喃道:“我会杀了这个玩弄我感情的女人,我要把她碎尸万段……”
  九指仙姑苦笑了一下,道:“你会找到她的,只怕你下不了手。”
  又是一个说他对血影子下不了手的人。他脸色一变,冷冷道:“我陈隆倒要试试。”
  这当儿,神机子接口道:“这些事我们等一下再说,现在我们还是先炸此阵。”
  陈隆咬了一咬钢牙,他知道自己将面临一件极为困难之事,是不是杀得了血影子?
  他告诉自己:“陈隆啊陈隆,让天下的人,知道你并不是一个弱者,你应该杀她……”
  然而,这刹那间,红衣美妇的影子,像闪电般地在他的脑海中浮现……
  盈盈轻笑,拘魂的秋波,娇艳粉腮,像一朵盛开的玫瑰,然而,玫瑰色没有她的妩媚与诱惑!
  她的绝代风韵,是任何一个女人所没有的。
  这绝代的风情,能迷惑天下任何男人。陈隆明明知道,那是脂粉陷井,但他无法自拔地陷了进去。
  如今,这勾魂眸子,慑人笑容,又在潜意识之中涌现在他的脑际……
  他打了一个冷颤!
  突然,一声撼山震岳的爆炸之声,惊醒了陈隆的绮思。抬眼望去,火光四溅,神机子手中的霹雳弹,终于向石阵掷去。
  爆炸声晌,震动了整个风火谷。
  那石林阵,被这颗霹雳弹。炸去十数根。
  在爆炸声一停之后,神机子已当先向石林阵中飞扑而进。
  南极仙翁、九指仙姑、陈隆也紧跟而入!
  神机子等人,甫自进入石阵,眼前景物骤觉一变,只见石林高耸,直人云霄。
  诚如神机子所说,这个武林巨阵被霹雳弹一炸之后,已经失去了作用。
  尽管如此,但是这个石阵依旧还有它的威力存在,否则,他们进入石林之后,也不会有这种情形了。
  神机子进入石阵之后,当先领路。他对于阵法,研究甚澈,这石阵虽然还有烕力,但已没有原先那样厉害了。
  当下,神机子朗声叫道:“无字天书……”
  神机子张口大叫,他认为无字天书如果听到,当会回答。但是竟没有听到无字天书的回答。
  在场之人心里砰然一跳,泛起了一股不祥的预兆!
  突然,一声冷笑之声破空传至,冷冷道:“神机子,无字天书来了,请接住。”
  夹着喝话声中,一团黑影,突向神机子当面击到。
  在场之人同时一骇。这当儿,神机子已伸手托住了那团黑影!
  在场之人,不约而同地把眼光聚在那团击来的黑影上。这一看,在场群豪“呀”地一声惊叫,骤退数步。
  神机子手上接的,赫然是全身是血的无字天书。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