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史 >> 扫荡群魔 >> 正文  
第十五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五章

作者:萧史    来源:萧史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10/12
  查仁话锋微顿,双目神光一扫请人,凝重地接道:“此番上去孤岛,依老要饭之见,咱们最好留几个人在船上。
  话声至此,倏然住口,双目神光炯炯地凝注诸人,双眉微蹙,余话似难以出口,又似等待诸人反应。
  眼下话人无一不了然查仁话意,知道查仁不顾意这么多人一同齐去涉险,又不好强行指明让某人留下,故而话说一半便自倏然住口,等待诸人的反应。
  杏仁这句话儿算是白说了,因为诸人无一不是恍若未闻地不做丝毫反应,谁也不愿意留在船上。
  空气中沉寂片刻,陆菱艳突然秀眉微剔地娇笑说道:
  “大师伯请收回成命,眼下我们这几个人断不会有一个愿意留在船上,‘亡魂谷’哪怕就是龙潭虎穴,甚至险上数倍,我们也要闯上一闯。”
  齐振天肃然接道:“三妹子话说得不错,为了我那拜弟,齐振天一条性命愿意放在此地。一
  四豪八杰轰然一声:“我等誓死追随庄主之后。”
  查仁睹状方一皱眉,“疯丐”查义已自怪笑说道:“老大,我看你还是省点力气吧!这几个人儿出名的难缠,你是让谁去不让谁去?”
  查仁一怔,忖道:“不错,我倒是让谁不去?眼下诸人无一不与柳娃儿有着深厚关联,就中只有狄氏诸人与徐振飞诸人比较……”
  忖至此,心中一动,不由抬眼向狄仁杰望去。
  狄仁杰名号“小诸葛”,智慧不在胸罗万有的仲孙玉之下,岂有不知自己这位父执用意?忙自一笑说道:“师伯不要看我,这座孤岛原是晚辈故土,晚辈兵为主人,岂能落人后着?”
  查仁闻言不由一怔,村道:“好一个聪明的娃儿,好厉害的一张嘴,看来老叫化这着棋又下错了……”
  暗一咬牙,转向徐振飞肃容说道:“徐老儿,你祖孙是柳娃儿救命恩人,此番……”
  徐振飞面色一庄,躬身接道:“老神仙请恕徐振飞无礼,徐振飞虽系一介洞庭水寇,但平生为人做事,颇重义气二字,虽然徐振飞自知技薄,此去于事无补,反加累赘,但徐振飞祖孙却断不能有所退缩,尤其面临如是对手,此番渡海,我祖孙根本就未存生还念头,不然也不会追随诸位远来海外,若是老神仙坚欲徐振飞祖孙留在船上,我祖孙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立即自绝老神仙面前。”
  说完,又一躬身,肃然而立。
  请人闻言睹状无不暗暗心折,惊然动容,查仁钦佩之余,更感为难,方一踌躇,“瞎丐”查信已自拇指双挑地喝
  道:“徐老儿,有你的!就凭你这番话儿也不能让你留在船上,胖叫化敢再多说有我呢!把你按在心坎上的那只手指头放下吧!”
  徐振飞神情方自一紧,人耳查信最后一句话儿,心中不由暗暗一震,面上一热,忙地将手垂下。
  事到如今,查仁无可奈何之下,只有一叹说道:“好吧!
  咱们都有份,不过我这里有一个条件!”
  狄映雪突然娇笑说道:“只要你老人家让我们去,别说一个条件,就是一百个条件,我们也答应,同时也不敢不答应。”
  俏姑娘云姑娇靥上一丝不屑神色一现即隐,小嘴儿一撇,暗暗地冷哼了一声。
  查仁笑骂一声:“鬼丫头!”
  随即脸色一整,沉声说道:“玩笑归玩笑,此事非同儿戏,重大已极,你们无论何人,只要踏上孤岛一步,凡事就要听我的,我说一句,你们就得听一句,尤其你们几个丫头,若有半点违抗,惹得老要饭性起,先点了穴道,然后再把你们送回来。”
  请人,尤其是几位姑娘,心知此事非同小可,这位游戏风尘的师父话不说便罢,说得出就做得到,连忙点头答应之余,却不由暗暗提高警惕,敛起嬉戏心清,免得稍时上岸后不慎触怒这位老人家。
  说话间,船已靠向岸边,突听那艘小船上的老渔人叫道:“喂!你们是哪里来的?来这儿做什么?”
  陆菱艳一笑接口:“老伯伯且莫问我们是来做什么!且问问你自己是来做什么的?”
  老渔人不悦地道:“你这位姑娘倒真是快人快语,我身为一介老渔,坐只船儿,飘荡海上还不是常有的事,你倒问起我来。”
  陆菱艳暗暗一笑,走至查仁身边,俏声说道:“师伯,这位老先生火气倒满大,还是你老人家来吧!”
  查仁微微一笑,尚未说话,突然眼前紫影一闪,一条纤细身影已自一掠数丈,疾逾闪电地向那艘小船射去。
  查仁只当她要向对方出手,方自一声暴喝:“梅丫头不得无礼!”
  王寒梅娇躯极其轻盈灵妙地飘落在那艘小船船头,回顾嫣然一笑说道:“师父,你老人家不要大惊小怪好不?谁说梅儿要无礼来着,梅儿只是想跟这位老人家说几句话儿,性急一点儿罢啦,让您这么一喊,人家准以为我是海盗呢!”
  话声方落,倏听大船上狄映雪一声娇呼:“梅姐小心背后!”
  猛觉一缕微风径自袭击自己脑后,心中微微一惊,忙一提气,头也不回,一个娇躯便自倒飞而起,双足方离船头,倏听身后传来“砰”地一声大响。
  紧接着大船上查仁哈哈大笑说道:“我老要饭的说得如何?人家在打海盗了,梅丫头,错非你躲得快,小脑袋非挨
  上一下不可。”
  话声中,王寒梅已自一式“彩驾翔翅”,扭转娇躯,妙目瞥处,小船上老渔人正手持一根竹篙,恶狠狠地注定自己。
  不由好气又好笑,心想这老年人火气满大,好没来由,不由分说见面就是一竹篙,错非是自己,换个常人这一篙虽说不致送命,但却也够瞧的!有心予以薄惩,一句话也不说,纤腰一扭,一个娇躯,头前脚后向小船闪电扑回。
  果然不出查仁所料,老渔人人目这一支怪异队伍,心中却生嘀咕,以为来人必非好路数,方思忖间,一个身穿紫色劲装的美艳女娃已自一掠数丈地扑上船头,心中一惊,夹不及问话,趁对方扭首发话之际,随手抄起舱内竹篙向来人迎头击去,这是自卫本能,根本就未考虑到对付一个身怀绝技的武林人物是否有用。
  及至一篙落空,心中更是又惊又怒,方一怔神间,女娃儿半空中娇躯一闪,轻如飞仙般已自闪电飞回,倏然一惊,方待二次抢篙,突然眼前一花虎口一疼,竹篙已吃对方劈手夺去,紧接着一片柔劲撞得自己连退数步,“砰”地一声,跌坐舱中。
  惊怒之余,拼命之心顿生,大喝一声:“女强盗,我老头子跟你拼了。”抄起一把剖鱼刀,一头向王寒梅扑去。
  王寒梅做梦也未料到这老渔人硬劲儿这么大,既知对方是善良老渔人,又知这是一场误会,心中方一惊,老渔人已自恶狠狠地扑到,心虽想躲,又恐船小,对方一个不慎必会跌人海中,脑中闪电百转,不得已之下,只有右掌一圈,径向对方执刀右腕攫去。
  王寒梅这轻描淡写的随手一抓,即连江湖一流好手都难躲过,何况对方仅是一个寻常渔人?
  王寒梅柔荑一用力,老渔人闷哼一声,一咧嘴,“当”地一声,剖鱼刀已自堕落船板。
  王寒梅玉手轻抛,已将老渔人带退两步,接着冷笑一声娇声说道:“你这老头子好没道理,怎么……”
  “往口!”老渔人突然瞠目一声大喝,戟指王寒梅厉声说道:“你这女强盗好大胆子,光天化日之下竟敢企图劫掠民船,我老渔人子然一身,别无长物,要别的没有,要命一条,你若下得了手,拿去好了。”
  王寒梅闻言,心知对方果将自己当作歹人,啼笑皆非之余,尚未说话,查仁已自大呼一声:“好胆气!”扬起一声大笑,身形一闪,已自大船上飞落王寒梅身边,小船却是连晃都未晃。
  查仁目光一注王寒梅失笑说道:“丫头,你这老要饭的师父说得如何?人家真把你当了女强盗啦!”
  王寒梅哭笑不得,佯嗔白了查仁一眼,转向一付凛然不可侵犯神态的老渔人说道:“你这位老人家好没道理,不问青红皂白迎面就是一篙,你怎么知道我是强盗?”
  老渔人至此方觉对方一老一少俱是满面正气充塞眉宇,再一回味二人话意,恍悟自己孟浪,怒态一敛,窘迫异常地嗫儒说道:“这么说来你们不是……”
  王寒梅蹙眉苦笑接道:“谁说我们是强盗?如果真如你所说,你如今焉有命在?我不过有几句话儿要问问你罢了!”
  老渔人一怔忖道:“是啊!如果他们真是强盗,我这一条老命怕不早就报销多时!糊涂!”
  心中越想越不是味儿,满面窘迫,无限歉疚地伫立当地做声不得。
  王寒梅睹状反觉不忍,微微一笑,放下竹篙说道:“老人家既是误会,就不必再挂胸怀,倒是我情急之余,行动孟浪,惊吓了老人家了。”
  老渔人猛一抬头,庄容说道:“姑娘这话岂不令小老儿太以无地自容,小老儿鲁莽出手,失态失礼,今姑娘……”
  查仁突然哈哈一笑,道:“好啦,好啦!你二人此时怎地倒反客气起来啦!说来说去是我老要饭这宝贝丫头徒弟理缺,她不该贸然闯上此船倒害得你真以为是强盗来抢你的船啦。
  丫头还不赶快向老人家赔不是。”
  老渔人将口一张,方要说话,查仁微一摆手,一笑接道:“这位老弟不必再行多说,目前我们有急事待办,无暇多耽搁,有句话儿老要饭的倒要向你请教一下。”
  老渔人仍是满面歉疚地道:“您老人家有话只管下问,请教二字,殊不敢当!”
  查仁微微一笑道:“你老弟可是日前自蓬莱载一年轻娃儿来此?”
  老渔人脸色一变,退后一步说道:“二位高姓大名?自何处来?问此做甚?”
  查仁笑道:“先别问这么多,先回答老要饭的问话。”
  老渔人微一摇头,沉声说道:“不行!二位若不肯见告高姓大名,老儿认死不说!”
  王寒梅秀眉一剔,查仁已自哈哈大笑地说道:“你老渔这倔强的牛脾气,倒颇合我老要饭胃口,好罢,就看在你这份牛脾气上,我老要饭的权且破例答应你一次!我叫查仁!
  一指王寒梅接道:“她叫王寒梅,行了吧!”
  “不行!”想不到老渔人一摇头,说道:“小老儿还要知道二位在武林中的名号。”
  王寒梅心急之余,已感不耐,娇靥一沉道:“你这人敢是有心找岔儿,我师父的名号岂是任人问!……”
  “丫头住口!”查仁笑骂一声,转向老渔道:“凡武林中人一见老要饭的这副尊容,没有不知我名号的,在你,自然难怪,不过我老要饭的愿意听听你用意何在。”
  老渔人道:“正如你老哥所说,小老儿不是武林中人,虽然曾听过不少武林人物的雅号,但却不知他们的高姓大名,你二位若不说,我怎知二位与柳少快是敌是友?”
  查仁闻言一怔点头,王寒梅却突然扬起一阵银铃娇笑,说道:“这么说来老人家确是载柳少侠来此的了?”
  老渔人一征说道:“小老儿并未说过。”
  王寒梅妙目一霎,扬眉说道:“那么你怎知他姓柳?而且要问明是敌是友?”
  老渔人闻言恍悟自己大意失言,勃然色变,厉声说道:
  “二位究竟是何来路,再不说明,休怪小老儿要出言不逊了。”
  王寒梅脸色一变,双眉方自一挑,查仁已自淡淡一笑摆手说道:“梅丫头此时更不得无礼,柳娃儿得人如此,你尚不满意?”
  王寒梅闻言一怔,娇靥上随即堆起一丝笑意。
  查仁深注老渔人一眼,微笑说道:“老弟这份心意,老要饭的是既感激又佩服,我可以告诉你,我们与柳娃儿是友非敌,而且关系极为密切。”
  老渔人脸色一松,略一思忖,摇头说道:“抱歉得很,二位若不见告名号……”
  王寒梅突然接道:“你不用问了,反正我们已知他是坐你这条船来的……”
  查仁微一摆手,阻止王寒梅再说下去,转向老渔人一笑说道:“老弟你虽然心意可感,但脑筋似欠灵活,我辈武林中人,自然知道柳娃儿在武林中有哪些友好,你难道不怕我们随便诌个名号骗你么?”
  老渔人微一摇头庄容说道:”这一点我想到了,但并不担心,因为我知道武林中最重名号,甚至珍视有过性命,绝不致于张冠李戴地将他人名号安自己头上,因为那对自己是一种侮辱,而且我看二人颇不似骗人之辈。”
  一番话儿听得查仁师徒二人脸色连变,对方话声一落,查仁便即叹道:“武林中有些人应该愧煞,老要饭的嘴被堵住无话可说,老弟,你这个朋友,老要饭的交定了。”
  转向王寒梅肃然又遭:“丫头,柳娃儿福大,你要饭师父敢保他此行有惊无险,你把名号替我说出来吧!”
  王寒梅早见心上人如此受人爱戴,心中早就乐甚,此话人耳,更觉心中一甜,一只深邃清彻的美眸一霎,娇笑说道:“老人家,我师父与他四位兄弟武林人称‘五老丐’,我“什么?”老渔人神情大震,脱口一声说道:“姑娘,你,是说这位老人家即是‘五老丐’老神仙,此话可是真的?”
  王寒梅娇笑说道:“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适才怎么说的?不信你看!”
  说着,信手往那只大船上一指。
  老渔人顺着工寒梅手指,抬起老眼一看,大船船头上正并肩伫立四个衣衫槛楼的老化子,身后更分别站定一大堆人,人群中男的个个一脸正气,风范若仙,女的风华绝代,英气迫人。
  心中忍不住一阵狂喜,连见礼都忘了,上前一把抓住查仁,热泪盈眶地颤声说道:“老神仙,您老人家来得正好,为着柳少侠一人涉险,我都快急死了。”
  诸人闻言见状无一不被感动,查仁更是反臂抓住老渔人一双颤抖颇剧的粗手,微笑说道:“老弟且莫如此激动,你且告诉我柳娃儿到此多久了?”
  老渔人根本就未听见查仁对他称呼,闻言忙道:“柳少侠今早方到,诸位已晚了一步,老神仙您老人家快去吧,再迟恐怕就赶不上他啦!”
  查仁尚未说话,王寒梅已自颇显焦虑地道:“老人家,他,他可曾说过什么?”
  老渔人闻言一怔,方一摇头,倏又猛地点头说道:“柳少侠临登岸时,嘱小老儿在此等他三天,三天不至……”
  话未说完,王寒梅已自神色大变地突然失声呼道:“不要说啦!”
  娇躯一闪,一式“龙翔风舞”如电般径向岸上扑去。
  查仁睹状一惊,顾不得出声阻拦,猛一挥手,蹑后如飞赶去。
  这对师徒一走,船上诸人分别架起徐振飞祖孙飞身上岸,及至老渔人回过神来,诸人身形已渺。
  老渔人适才被王寒梅中箭哀猿般一声嘶呼,震惊的倏然住口,紧接着目睹诸人飞仙剑侠般的绝世身法,不由又被震慑得呆住了。
  此时定过神来,猛然想起一事,不由万般懊悔地连连跺足叹道:“我怎么这么糊涂,竟忘了给老神仙叩头见礼啦,唉!真是该死,该死……”
  突然“扑通”一声跪在船板上,双掌合十,仰首向天,满面虔诚地哺哺祝祷了好半晌,方始缓缓站起身形,由怀中摸出一物,凝注孤岛前的一片古森林,满怀自信地说道:
  “这东西为柳少侠临去所赠,但我有信心他必能安然返来,然后,我要还给他,我一定要还给他……”
  王寒梅身法再快,也强不过名列一代仙快的查仁,转瞬已为查仁追及。
  查仁一把拖住心急如焚花容惨淡的王寒梅,沉声道:
  “丫头,在船上我是如何地告诫你们,你怎么仍是这般任性?
  此行惊险危厄为我一生之中所仅逢,你难道连片刻功夫都无法忍耐吗?再说,你一身师仇未报,若有失问,你如何对得起惨遭二魔毒手的师父师姐?你难道非要迫得我出手点你穴道,将你送回船上么?”
  话刚说完,王寒梅已是珠泪满面,哭得如同泪人儿一般,嘤咛一声,投人查仁怀中,抽搐着说道:“师父,梅儿知错了,您,您老人家,不要生气了!梅儿是心念烟……弟他安危啊!”
  话完,万般委曲,一泻而出,痛哭失声。
  杏仁不禁为之嘘烯。
  五老丐对这位宝贝徒弟,爱逾性命,不要说苛责,平素连大声说话也未曾有过,今日若非此行无殊闯龙潭,人虎穴,惊险在意料之中,查仁断不会如此动气。
  饶是如此,查仁却是骂在口中,痛在心里。
  如今一颗心更加刀割一般,疼痛之余,怒气全消,不由手抚爱徒一头秀发,低声慰劝:
  “乖梅儿快别哭了,你要饭师父一付铁石心肠都快让你哭碎了,快快收泪笑一个给要饭师父看看?”
  话锋微顿,一叹接道:“梅儿,你担心柳娃儿安危此乃人之常情,我何尝不是如此?不过你要冷静,你既然爱他就要为他善保自己,此行惊险在所必然,若有失问,柳娃儿将何以自处?你要饭师父阅人多矣,柳娃儿福缘深厚,我敢保他此行纵或有惊但必无险,有道是: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北邮万丈深渊之下,他尚能安然无恙,这不证明他能逢凶化吉么?再说日后宁静武林,领导群伦非此子莫属,冥冥之中早有安排,我们不必替他空自担心……”
  至此一顿,忙一拍爱徒香肩急道:“丫头,他们来了,快把眼泪擦干,免得他们四个又找我呕气。”
  王寒梅挪开娇躯,方擦干眼泪,诸人已自如飞扑至,一齐驻足之后,人目斯情,不由俱是一怔!
  “疯丐”查义诧声道:“老大,你二人为何不走?站在这儿做甚?”
  查仁强笑说道:“你这句话问得实在可以,我二人若不停下来等待你们,在这如此孤岛,这般森林中分散了如何了得。”
  话声甫落,“瞎丐”查信已自冷冷说道:“老大,我看内情不那么简单吧!梅儿,过来,让五师父看看他可曾欺侮你!”
  王寒梅强隐一笑道:“五师父真是,大师父跟四位老人家一样地疼爱梅儿,不信您看看!”娇躯一闪,飞投查信怀中。
  只有仲孙双成诸女细心,已看出王寒梅妙目微红,娇靥上泪痕也未尽干,不由齐将妙目向查仁投去。
  查仁佯装未见,转向狄仁杰说道:“老贤侄,此岛是你狄氏故土,眼下又是这般森林沼泽,崇山峻岭,而且老要饭的还发觉这古森林中有点玩意儿在,看来还是你带路吧!”
  狄仁杰三年未临故土,正值游目四望,倍生感慨间,闻言—笑说道:“晚辈早就料到这些微未伎俩难逃师伯法眼,果不其然。”
  眼下请人中尤其仲孙玉胸罗万有,才华盖世,经此提醒,顿时发觉请人置身这古森林中一草一木无不暗含生克,不禁由衷地赞叹道:“若非查前辈提醒,仲孙玉倒险些错过眼福,狄老弟别出心裁,利用这一望无际密蔽天日自然森林,布下奇门生克,委实高明,委实令人叹服。”
  狄仁杰道:“仲孙大侠此话实令狄仁杰汗颜,这些不成气候,难登大雅的小玩意,在仲孙大侠面前无殊班门弄斧,贻笑大方。”
  仲孙玉向东角深注了两眼,用手一指,脸色一庄,微一摇头肃然说道:“不然!彼此俱是一家人,愚兄不愿妄自菲薄,空自谦虚,愚兄浸淫此道数十年,自信颇有心得,但这种奥妙无穷,博大旷绝的阵式尚属平生首见,狄老弟巽位上那株小树,摆设的太以高明。只此一着,平添此阵无穷奥妙,万般威力。”
  请人闻言,不由顺着仲孙玉手指望去,数十丈外巨干丛林中果然有一株小树,虽然看来极不相称,错非仲孙玉这等盖世奇才也断然不会看出只此一株小树已使此阵倍增无穷奥妙。
  诸人一看之后,除了佩服仲孙玉慧眼独到外,更为佩服狄仁杰胸罗之强。
  然而狄仁杰在一瞥之处,却勃然变色地说道:“仲孙大侠不可过份谬奖,这着摆设不是出诸狄仁杰之手。”
  诸人正将目光凝注在那株小树上,闻言犹以为秋仁杰仍在自谦,转过头来人目狄仁杰神色,却不由齐齐一怔。
  仲孙玉略一沉吟,诧声说道:“狄老弟之意敢是说此树乃是自然长出的么?那真是巧得不可再巧,自然之中……”
  话未说完,狄仁杰已自面色凝重地摇头说道:“不是!
  不是!此处乃是前古森林,名唤‘铁心杉’,这株小村乃是林外杂木之类,不可能于此处……”
  此言一出,请人更感不解,齐一沉思,陆菱艳呼道:
  “狄伯伯之意敢是说这株小树乃是有人故意移植此处么?”
  狄仁杰微一点头,说道:“不错!我的看法正是如此广仲孙玉一言不发,闪身扑向那株小树,略一察看,倏又飞回,目光一扫诸人,面色凝重地说道:“狄老弟与艳丫头卓见不差,那株小村乃是吃人用内力硬生生地插入地面。”
  此言一出,诸人不由一震,面面相觑。
  仲孙双成秀眉一展,突然娇声说道:“爹!您看那株小树会不会是烟……”
  仲孙玉道:“有此可能,除了他以外,我还想不出字内有第二人能……”
  “瞎丐”查信冷冷一笑,接道:“仲孙老鬼,莫要忘了此岛之上还住着那个怪人。”
  请人闻言,心中猛地又是一震。
  查信冷哼一声,又道:“这件奇突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咱们万万不能忽视,那怪人一身功力已足震撼宇内,设若在这方面也有……”
  查仁突然一笑说道:“老五不必凭空猜臆,杞人忧天,那怪人纵或功力惊人,但那是人人俱可练成,这方面却因各人天赋才智不同,不一定能达此成就。”
  查信尚未说话,狄英杰已自点头说道:“前辈高见甚是,那怪人纵或能达此成就,但他为铁链所困,身不由己,必不能跑来此处……”
  查信冷然说道:“事隔多年,世间事变化往往出人意料。”
  狄仁杰倏然住口,神色之间颇感窘迫。
  查仁心中不忍,冷哼一声道:“老五不要净在这儿信口开河,那怪人亲口说需要五年之久方能脱困,即或他领悟神
  速,在三年中挣脱铁链,他早就跑上中原寻仇去啦!还会待在这座孤岛上么?”
  诸人闻言,方自暗一点头,查信怪笑一声说道:“老大今日怎地槽懂如此?汪洋大海,又无舟楫,你让他如何跑上中原?”
  此言一出,查仁不由为之语塞,白眉一挑,方待发作。
  陆菱艳突然娇笑一声说道:“五师伯最爱抬杠,设若那怪人功成脱困,急欲寻仇中原,此岛虽无舟揖,但森林遍地皆是,凭他那身功力砍伐几根巨术编制一具木筏想非难事,而这株小树之所以栽种于此分明有意补此阵之不足,藉以增添此阵威力,增加出人此岛困难,怎会……”
  查信突然说道:“老贤侄,你这孤岛除此而外可有别的登陆所在?”
  狄仁杰一怔说道:“别处纵有也是险势天生,难于上天,仅此一处却是一片沙滩,也即因此晚辈才利用这些天然森林
  “这就是啦!”查信一笑说道:“那怪人乃是有意在此卖弄所学,藉此增添此阵玄奥威力,以防他功未练成之前有人跑来骚扰!”
  陆菱艳美眸一霎,娇笑说道:“五师伯此话又有漏洞,那怪人功既未成,何能挣脱铁链跑来此处?”
  查信尚未说话,“疯丐”查义已自怪笑一声,抚掌说道:
  “妙!妙透啦!老五,你还有何话好说?”
  查信冷哼一声道:“我话还多着呢!区区一根铁链有甚查仁一挥手,沉声说道:“好啦,好啦!放着眼前正事不做,却在此争论这个做甚?不要轻视区区一条铁链,设若他早能挣脱,也不必在此受那锥心刺骨之苦,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反正片刻之后即会水落石出,届时不必争论,大家自会明白,走吧!”
  此言一出,查信纵有万般不服,只有隐于心内,却不敢再行出声,其余诸人自然不便也不敢再说什么。
  略一沉默,狄仁杰突然向着查仁微一躬身说道:“晚辈这就带路!”
  略一环顾,又道:“请各位紧随老朽身后,此处毒物颇多,地势又多险恶,纵然各位具有高深功力,但一个不慎,迷途在所难免。”
  话声一落,转身向左如飞而去。
  诸人心急柳含烟安危,加上这一段耽搁,此时更不敢怠慢,查仁为首,查信殿后,一行二十余人展开身形,蹑后闪电般追去。
  其实,狄仁杰话中还保留了一段,此地固然毒蛇猛兽甚多.但眼下诸人无一不是一流高手,即算徐振飞祖孙功力较差,但对付一些毒蛇猛兽,一时倒也并不算扎手之事,倒是狄仁杰前在此岛,处处布下的生克埋伏,较诸毒蛇猛兽厉害得多,眼下中擅于此道者不多,稍一不慎,迷途事小,万一
  踏中隐藏暗处的机关消息,那些毒箭毒液之流却是难当。
  这座孤岛虽然地势复杂,险势天生,但遍地奇景却是中原难以见到。
  峻峨怪石林立,前古森林遍布,奇花异卉清香扑鼻沁心,奇珍异兽形态各个不一。
  但是此际诸人心急赶路,无暇分心,缺少观赏雅兴,加以秋fi杰警告在先,谁也不敢分心旁览,或者滞缓身形,而且先前古森林中所见,一时未能妄下断语,小树究系何人所种,至今犹是一个谜,如此一来更增加了此行的惊险凶恶,增多了柳含烟的不利成分,请人心头恍若压了一块重铅般,只顾随在秋仁杰身后埋头赶路,谁也不说一句话。
  即连那重返故土的狄氏三人,也是面带忧虑,愁聚眉锋,心情之沉重,却代替了应有的激动与感慨。
  在未登岸之际,诸人便已遥遥看见云封雾锁,峻峰插天的雾岭。
  俗话说“看山跑死马”,由海岸距雾岭却有一段距离。
  “亡魂谷”却在雾岭彼侧,欲至“亡魂谷”,势非历尽坎坷奇险翻越雾岭不可。
  诸人身法如电,功力较差的徐振飞祖孙也在疯、瘦二丐的带持下一路如飞奔驰。
  前一段路程安然渡过,后一段路程中却发生了几件不大不小,但却颇为惊险的事儿。
  约莫距离雾岭尚有里许,狄仁杰领着诸人方自穿过一片莽原,正欲进人一片密林之际,前面的狄仁杰突然刹住身形倏然转身,微一挥手。
  诸人不知所以,一怔之后齐齐驻足。查仁赶前两步诧声说道:
  “老贤侄,怎么回事?”查仁赶前问道。
  狄仁杰满面惑然神色地道:“奇怪,三年前这座孤岛上遍地难觅兽迹,三年后的今天这座林中为何腥气甚重?”
  此际请人也已急步走近,仲孙玉深注林内一眼,毫无所见,不由颇表怀疑地道:“狄老弟敢是说这座林内藏有野兽么?”
  狄仁杰一点头道:“何止藏有野兽,而且为数甚多。”
  工寒梅秀眉一轩,尚未说话,狄仁杰已向着她微微一笑道:“王姑娘敢是以为老朽信口开河么?”
  王寒梅娇靥一红,道:“晚辈不敢,只是晚辈适才曾竭尽目力穷搜林内,并未看见……”
  话未说完,狄仁杰便自淡淡一笑,说道:“不错,只凭国力断难有所发现,有些事儿却不能单凭目力,譬如终年与野兽搏斗,从事打猎生涯之人,如是单凭目力,不但难有所获而且极易招致丧生之险,每种兽类身户均有一种特殊气息,凡是久而有经验之猎人,老远地一闻便知,藉此即可找其兽类藏匿之处。”
  话锋微微一顿,一指林内又道:“如今眼前这座密林之内,老朽但凭猎人们的独有嗅觉,便敢断言内里藏有虎豹之
  类,而且为数不下五只。”
  “疯丐”查义道:“老贤侄,几只披毛富生也值得你如此这般么?”
  狄仁杰微微一笑:“二师伯莫要小视这几只披毛畜生,由这几只披毛畜生身上,晚辈倒极为大胆地揣测其一桩令人欣慰之事。”
  查义闻言一怔,“哦”地一声道:“你这小龙儿又弄得什么玄虚,老要饭的最讨厌用脑筋,不比你们这些娃儿个个大智大慧,你且说出来大家听听看!”
  狄仁杰尚未说话,仲孙玉突然长眉连轩,口吻颇为激动地道:“狄老弟果然灵智超人,此时愚兄也明白啦,但愿如此,但愿如此。”
  此言一出诸人更觉愕然,其实倒不是请人智慧不如人,而是此时为古森林中所见及柳含烟安危,以致忧心忡忡,灵智蒙蔽,就中仅仲孙玉与狄仁杰二人尚能保持一份超人冷静罢啦!
  诸人略一沉思,查义首感不耐,双眉一轩,尚未说话,陆菱艳娇靥上喜容倏现,妙目异采一闪,突然笑道:“我也明白啦!”
  紧接着仲孙双成、齐振天、王寒梅、狄映雪、狄英杰诸人相继喜呼明白,一时众眉齐展,笑口顿开。
  单只俏姑娘云始冷眼旁观,默然不语。
  徐振飞是一脸困惑,不知所以。
  五老丐却是睹状不由暗道:“这些老少娃儿端的好心情,此时此地犹有这份闲情逸致地打哑谜……”
  虽然个个心知其中必有缘故,而且是吉非凶,但却一时想不透原因何在。
  查仁将口一张,尚未说话,查义却已薄怒地抢先说道:
  “你们这些娃儿到底在要什么花枪?莫非要眼睁睁地看着我们五个老不死的急死不成?”
  狄仁杰微微一笑道:“二师伯且暂莫生气,稍时晚辈准保您高兴都来不及……”
  目光一扫诸女。含笑接道:“我看还是由几位姑娘代为禀告一番罢,我这拙嘴恐怕……”
  俏姑娘云姑突然跨前一步,娇笑说道:“这桩事儿何必劳动几位姐姐金口,小妹不才,愿意代劳。”
  诸人闻言方自一怔,徐振飞已自沉声叱道:“丫头无礼,还不与我退后。”
  云姑一双秀眉微微一剔,却仍是面挂娇笑地仁立当地。
  徐振飞面色一沉,方待二次相叱,查仁突然微一摆手笑道:“徐老儿不必拦阻令孙女,似这般无拘无束的性情正合老要饭的胃口,且听她说说看!”
  查仁此言一出,徐振飞自然不便违拗,只有怒视云姑一眼,望看诸女颇为窘迫地歉然一笑。
  陆菱艳道:“徐爷爷不必在意,我们姐妹情同手足,谁说俱是一样。”
  徐振飞投过感激一瞥,云姑却暗暗地冷哼一声,表面上不动声色地挑眉笑道:“如此,小妹放肆啦!”
  话锋一顿,目光一注林内,转向五老丐道:“这桩事儿委实令人欣慰,再晚一向冥顽愚昧,数日来与诸姐姐同行受益良多,方始好不容易地悟出其中道理……”
  诸女人耳所言,秀眉不由微微一蹙,方自互一相觑,云姑却似视若无睹地娇笑接道:
  “再晚记得狄二庄主曾经说过,这座孤岛上的野兽因受那怪人的禁制,完全集于‘亡魂谷’内,不敢擅出半步,今日此处林内却藏有虎豹之类猛兽,由此可见群兽已失去禁制,也不啻说明那怪人已无禁制群兽之力,这岂不是表示柳少侠……”
  查仁突然哈哈一笑,抚掌说道:“好啦,姑娘!老要饭的已经明白啦!”
  凝注云雾缥缈的雾岭,须发皆动地哺哺又道:“但愿如此,但愿如此……”
  至此,其他四丐也自恍然大悟,齐呼明白,暗地里却不由痛责自己糊涂,灵智槽懂地反不如几个娃儿。
  就在五丐神情激动地齐呼明白声中,俏姑娘云姑却突然地转过娇躯,轻盈灵妙地走至诸女面前,裣衽说道:“尚请诸位姐姐原谅小妹放肆!”
  仲孙双成四女在她方才第一句话儿之际,就觉得她今日无论在言辞,行动两方都有些失常,正自诧异间,睹状不由齐齐一怔,忙地还礼说道:“云妹妹何出此言,彼此虽然相识日短,但彼此之间却是极为投缘,情感无殊骨肉,今后断断不可如此见外。”
  云姑一言不发,娇靥浮起一丝别人难以意会的微笑,妙目一膘,转身走向乃祖身边。
  这情形仲孙玉冷眼旁观,悉数人目,双眉一蹙,不由暗忖道:“此女个性深沉,聪慧不在成儿姐妹之下,看来……”
  -------------
  坐拥书城 扫校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