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史 >> 扫荡群魔 >> 正文  
第十六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六章

作者:萧史    来源:萧史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10/12
  查仁突然说道:“老贤任,由‘亡魂谷’至海岸,此岛上可有第二条路径么?”
  狄仁杰一怔说道:“‘亡魂谷’至此只有此条路径,但由此至海边却是路径甚多,大师伯问此……”
  查仁微一摆手道:“既是如此,咱们更应加紧赶赴‘亡魂谷’迎上柳娃儿,免得迟了失之交臂!”
  王寒梅道:“师父,由此至‘亡魂谷’只有一条路径,看来咱们非从此林穿越不可,这林中虎豹难免是耽搁行程的一桩事儿。”
  查仁略一沉吟道:“不妨,咱们走林上越过,老四、老五照顾徐老儿祖孙,走!”
  话声一落,一个身形已自冲天拔起,向林顶落去。
  狄仁杰轻注林内一眼道:“便宜了这几只畜生啦!”
  双袖挥处与诸人齐齐飞上林梢,如飞而去。
  眼下请人此时因为柳含烟相会在即,心中喜不自胜之余,身法步履之间不由加快了许多。
  尤其仲孙双成诸女,“北邙”死别之后,至今未见个郎之面,早已倍尝断肠相思滋味,人在此处,几颗满含相思的芳心早已远在“亡魂谷”内,恨不得插翅飞越雾岭,眼下身法已经捷逾闪电,但在诸女却仍嫌迟缓。
  飞驰间,偶尔略一互觑,不时扬起数声满含喜悦的银铃娇笑,索绕长空,历久不散。
  看得年老诸人不禁摇头暗叹“情”之一字,魔力如是之大。
  然而这种情形并未持久,半盏茶功夫过去,笑声渐渐歇止,以至沉寂无声。
  代之而起的是缓缓升自请人心底的一丝疑云,原本存在于诸人面上的喜容,各人两道眉儿与飞快的道径恰好成了反比。
  越是驰近“亡魂谷”,请人心中疑云越浓,面上喜容越淡,各人的两道眉儿也自蹙得更深。
  除此而外,诸人的心情也跟着渐渐地紧张起来,虽有佳兆在先,但那只是依理揣测,在未明事实真相之前,谁也不敢断言吉凶。
  因为雾岭已在目前,使人万般悬念的柳含烟仍是踪迹未见。
  诸人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大,尤其诸女心中更是万般焦急紧张,柔荑中渐渐地泛出汗来。
  饶是如此,请人却仍是将日紧闭,一句话儿也不说,空气之中,除偶尔来的树涛及鸟兽呜吼外,再也难以听到一丝别的声响。
  寂静得令人窒息!寂静得几乎可以听到彼此急促的心跳。
  诸人尽管心中如何地紧张不安,但为了诸女,却是不愿说话。
  诸女却是强自地按捺着,也不愿说话。
  狄仁杰领着诸人飘上峻岭插天险势天生的雾岭。
  道路奇陡,林立峻峨,坎坷不平小道,一望无底的断崖深渊,—一自诸人脚下滑过。
  尽管惊险得常人望而生畏,裹足不前,尽管惊险得令人心跳,令人心底直冒寒气,但在狄仁杰的领路下,加上诸人绝顶身手,无不化险为夷,安然渡过。
  饶是如此,一段路下来,似仲孙双成姐妹这等绝代红粉也惊吓得花容惨淡、娇靥泛白,面上余悸未除。
  徐振飞祖孙终年寄逆水上,何曾经历过这等路程,虽说分由跛、瞎二丐扶持着,可保百无一失,但也吓得面无血色,紧闭双目。
  翻过雾岭,“亡魂谷”已经近在目前,老远便可看到两块石色赤红的如削峭壁矗立谷口。
  谷口内林立着无数与峭壁同一颜色的峻峨怪石,再内,因为谷道蜿蜒,一时难以窥及全豹,不过,隐隐地透着一种阴森可怖,令人毛骨惊然的神秘气氛。
  至今,不要说柳含烟的人影,就是柳含烟的一片衣角也未瞧见。
  如死的沉寂,恍若有着千钧之重,直压得诸人有些透不过气来。
  终于王寒梅忍不住啦!
  她强使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但听来仍觉有点颤抖:
  “师父,他怎么……莫非……”
  有些话儿,纵然她忍不住想说出,但却也不敢说出。
  查仁闻言心中猛地一震,暗忖:“来啦!我准知道这句话儿迟早要来的,但是,让我如何回答啊……”
  这位位列一代仙侠的五老丐之首,心中的焦虑不安与诸女不相上下,因为柳含烟是他生死故交的唯一后代,也是找寻这位生死故交的唯一线索,王寒梅这句话,显然令他万般作难,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方一迟疑,耳边又听仲孙双成颤声说道:“爹,您看烟弟他……”
  倏听仲孙玉说道:“成儿放心,你烟弟相缘深厚,你更该相信爹爹以前对你说过的话儿,事情未到最后关头,且莫如此沉不住气,他此时也许仍在谷中,也许由另一条路出去,反正稍时便可揭晓,冷静一点!”
  仲孙双成默然不语,查仁却乘势对王寒梅说道:“丫头,听见了么?这就是你要饭师父要说的话儿,冷静一点,事情如何即将分晓。”
  王寒梅却未感满意地颤声说道:“可是秋伯伯适才分明说过,此间只有一条路儿,可……”
  查仁强颜一笑,接道:“丫头你聪明一世,不想此时却槽懂如此,看来‘心烦令智昏’这句话儿委实不差,咱们尚能办到,以柳娃儿一身功力,这些玩意儿岂能难得住他?”
  此刻一切均属言之过早,臆测尤为多余。
  王寒梅道:‘他放着唯一好路不走,为何偏择他途?”
  查仁顿时哑口无言,半晌方说道:“这就难说了,也许他急着赶回中原,也许他另有所见,也许……唉!丫头!总之吉凶福祸稍时便知,你要饭师父担保还你个活生生的柳娃儿好么?”
  若在平时,王寒梅早就娇靥飞红的娇嗔连连,然而此时她却一点也未在意,樱口数张,欲言又止,终于默然无语,妙目一霎,两颗晶莹珠泪滑落衣襟。
  杏仁冷眼偷窥,悉数人目,只有暗地连连长叹,却也不敢再说什么。
  其他诸人始终默然不语,疯、瘦、跛、瞎四丐面色木然,俏姑娘云姑亦是如此,齐振天、陆菱艳、狄仁杰兄弟及徐振飞几次张口欲言,但几次又强自咽下。
  狄映雪却是被狄仁杰的数次严厉目光止住。
  尽管诸人此际内心忧虑欲绝,但身形仍是奔驰如电,丝毫不为影响。
  转瞬间谷口已至,诸人赫然发现林立谷口内的无数嗟峨怪石,泰半损坏折断,而且怪石上血迹斑斑,犹未全干,大小碎石更是远近都有,洒满一地,似被人用内家掌力震碎,又似为某种重物撞断。
  诸人默然仁立怪石间,蹙眉深思,尽管心中疑问杂陈但却无一人说话,而谷深处也是沉寂若死,听不到丝毫声响,空气沉重得令人窒息。
  突然,仲孙双成玉手前指地娇声呼道:“快看,那是什么?”
  诸人正自深思中,闻声不由微微一惊,顺着仲孙双成手指望去。
  右前方约莫二十余丈的一片半人高野草丛中,露出一节毛茸茸之物,毛色斑斓,不知何物。
  诸人尚未说话,狄仁杰已自微笑说道:“我道是什么,原来一只死虎尾巴……”
  话声方落,心中一动,又接着说道:“看来这些折断怪石及那只死虎,必是柳少侠人谷之时遇上……”
  话犹未完,仲孙玉便自点头接道:“狄老弟说得不错,愚兄也做如是想,不过就眼下情况看来,含烟遇上的尚不止一只猛虎,必有……”
  蓦地数声金铁相击从谷内划空传来,声音虽极轻微,但诸人均已悉数人耳。
  听得请人方自脸色一变。
  突然,谷内又传来一声震天大响,震得地皮微动,空谷回音,历久不散。
  诸人不由神情大震,仲孙双成突然泛起一丝奇异念头,心胆欲裂,一声“烟弟”尚未呼出,樱口已吃仲孙玉一把掩住。
  查仁更不怠慢,微一挥手,领着诸人如飞向谷内扑去。
  虽然心急如焚,恨不得当时明了真相,飞驰间却仍是小心翼翼,一丝也未敢大意,生怕弄出一点声响。
  一路上,目力所及,每隔数丈便是一具兽尸,尽是吃人以重手法拍碎头颅致死,鲜血脑浆,流遍一地,腥风扑鼻,显似死去未久。
  怪!谷内自适才那数声金铁相击声及一声震天大响后竟一寂若死,一路行来再也未听到有丝毫声息。
  俟诸人以万般沉重焦虑欲绝的心情,小心翼翼地驰近狄英杰所说怪人所居的那座石洞时,请人犹在二十丈外。
  一幕景象震骇得诸人倏然驻足,魂飞魄散,张口结舌的做声不得。
  原来,两片峭壁之间的旷场中倒卧了一片兽尸,为数不下数百,血流成渠,惨不忍睹,腥气更是中人欲呕。
  群兽死状与先前谷内所见显似出自同一手法,只只头颅破碎血肉模糊。
  更惊人的是接近洞口的一块数文方圆的大石上赫然僵卧一条巨大蟒尸。
  这条巨螓也是吃人以重手法拍碎蟒首致死,浑身夷然无伤,而蟒尸五丈方圆以外却遍洒数百大小石块,想是巨蟒与人搏斗及临死之前兽性大发犹图挣扎时巨尾所扫落。
  最使诸人震骇得心胆欲裂、魂飞魄散的,却是巨大蟒尸后面,峭壁上那个洞口前的另一幕景象。
  洞口,不知为何业已从洞顶塌下。
  而塞住洞口的那堆为数不下千百的赤红碎石中,赫然露着一片雪白衣角。
  柳含烟与那名怪人俱已不知去向。
  是吉?是凶?一时谁也不敢预料,更不敢妄下断语。
  只是这片充塞谷内的凄惨死寂景象,隐隐地透出一丝不祥。
  突然,数声凄厉哀绝的嘶呼发自仲孙双成。王寒梅、陆菱艳。狄映雪之口。
  紧接着,这四位风华绝代,天仙化人般的姑娘,状如疯狂,一路哀号地向露在乱石外的那片雪白衣角扑去。
  就中单单俏姑娘面色木然,状若痴呆地双目平视不言不动。
  五老丐诸人为四女凄厉绝望哀呼惊醒,见状心神狂震,数声暴喝声中,蹑后闪电追去。
  及至他们赶到,四女业已手执自乱石中扒出的那片雪白衣角,娇躯颤抖,已是欲哭无泪,摇摇欲坠。
  疯、瘦、跛、瞎四丐一人扶住一个,杏仁却已劈手抢过那片衣角。
  略一审视,更是虎胆尽碎,不知所以。
  一望便知衣角犹新,而是一袭儒衫的下摆,而且上面血迹斑斑。
  这断非那衣衫破碎褴楼,几乎不能蔽体的怪人所有。
  仲孙玉、齐振天诸人也自哀痛欲绝浑身颤抖,老泪泅流,只是未哭出声来。
  半晌,狄仁杰方自查仁手中要过那片衣角,只一注视,突然说道:“各位哲莫悲伤,这片衣角上的鲜血,乃是兽血,并非人血。”
  诸人目中异采一闪,但旋即又黯淡下去,查仁声音微带颤抖地道:“那么,这片衣角又当何论?”
  狄仁杰略一沉吟道:“高手过招难免有所失问,这场惨烈搏斗乃是在所预料,这片衣角也许是双方动手吃那怪人扯下或者为石尖扯下,也未可知。”
  诸人闻之又是一阵默然,半晌,查仁突然心中一动,目光凝注诸人说道:“你们三个老儿且来助我将这堆碎石搬开。”
  诸人闻言一怔,仲孙玉道:“前辈莫非怀疑……”
  查仁微一点头,说道:“这是咱们目前唯一的希望,我要在这里求到答案,动手吧!”
  回顾四女一眼,又道:“你们四个丫头且与我站向一“旁”字未出,倏然发觉四女对自己话儿竟然听若未闻,不言不动,面色死白,目光呆滞得简直就像四尊石像。
  顿时恍悟四女是悲伤过度,心神已经进人一种痴呆状态,再不施救后果堪忧,心中一惊,急忙提足真力,大喝一声,眼见四女神情微微一震,忙地运掌如飞,各在四女背后“命门穴”上拍厂一掌。
  至此,四女方自“哇”地一声哭出声来!略一凝神,竟又要向那堆乱石扑去。
  四丐眼明手快,八掌倏伸,一个拉住一个。
  杏仁心中一凄,突然沉声说道:“你们这是做什么?往日的冷静理智到哪里去啦!你们不见老要饭的正要动手搬开这堆乱石一察究竟么?未到最后绝望时期,不必如此悲伤,设若柳娃儿真的遇险,徒自悲伤又有何用?最后落个心身两伤,人成搞木,柳娃儿未完遗志,师门血仇哪个去报?你们难道忍心让他含恨九泉,水不瞑目么?再说之事情并未到最后绝望关头,若是柳娃儿未曾遇险,你们这个样子哭大号地,岂不是天大笑话。”
  查仁说话间暗中掺入三成半生修为的内家真气,故而一字一句莫不如千钧重锤敲在四女的心上,耳膜更是震得嗡嗡作响,震得一个个灵智尽复,强忍心中万般悲伤,齐齐颔首,默然不语。
  话声方落,陆菱他倏抬螓首,睁着一双血红妙目,肃然说道:“多谢大师伯金玉良言,当头棒喝,使得艳儿姐妹冥顽尽退,灵智尽复,从即时起无论事情如何绝不再复悲伤,不过艳儿斗胆代我们姐妹有个不情之请,尚祈师伯俯允。”
  杏仁人目陆菱艳神态,既心痛又难受,两行热泪险些夺眶而出,恨不得找个没人之处放声痛哭一场,但身为仙侠,
  修为必是超轶常人,他毕竟是忍住了,闻言不由又是一怔,深注陆菱艳一眼,略一思忖,点头说道:“好罢,你说罢,只要你要饭师伯做得到。”
  话声方落,陆菱艳苍白面颊上掠起一丝凄凉微笑,笑容一歇,突然双目神光大炽,看得查仁心中不由一栗,暗道:
  “这丫头好重的杀孽!”
  倏忽,陆菱艳神光一敛。
  “稍时只要证明柳含烟已经遇难,请师伯答应让艳儿四姐妹即刻赶上‘勾漏’、‘哀牢’为他为梅妹妹一雪师门血海深仇,虽然艳儿等明知功力不逮,但是纵然落个粉身碎骨,艳儿等也自心甘。”陆菱艳肃然说道。
  此言一出,诸人不由心神大震,查仁更是白眉双扬,目射神光地沉声喝道:“艳丫头,你疯啦!”
  陆菱艳平静得出奇地说道:“艳儿没疯,设若大师伯不能俯允所请,艳儿等斗胆,绝不生离此谷。”
  “丫头你敢!”
  陆菱艳淡淡说道:“艳儿等不敢!但请师伯宽恕抗命之罪,艳儿以为祸由二魔四邪起,倘无二魔四邪,柳含烟不会千里迢迢,远来此地,是故,誓必将他们除去而后甘心。”
  “以卵击石,于事无补,你们这是何苦!”
  陆菱艳道:“艳儿等自然有自知之明,不过,果然证明他已遇难,艳儿姐妹已是万念俱灰,了无生趣,与其自绝身死,不如暂留残生与贼一拼,也许能除去几个。”
  查仁尚未说话,仲孙玉突然说道:“你们这样做,就能表示爱他么?难道他希望你们这么做么?”
  陆菱艳面上突然掠起一丝微笑,道:“至少艳儿等认为应该如此。”
  此言一出,诸人顿时默然,心知四女心意已决,绝无挽回余地,此时一切对她们皆已失去效力。
  半晌,杏仁方始黯然一叹,说道:“好罢!老要饭的答应你们,不要说你们,就是我们这几个老不死的也预备埋骨
  “前辈!”诸人心中一震,脱口一声惊呼。
  查仁微一摆手,苦笑一声,接道:“你们心意老要饭的明白,你们适才也均已听清楚了,以这几个丫头的刚烈性子,不要说是我,放眼宇内恐怕无一人能阻拦得了,此事更不能用强,若要她们回心转意只有一途可循,那就是柳娃儿来……”
  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倏然住口,转向陆菱艳肃然说道:
  “丫头!老要饭的答应,不过一定要在此处找出柳娃儿遇难的确切证据,否则你们听我的,你可答应?”
  陆菱艳点头说道:“这个自然!”
  查仁猛一颔首,道:“好!咱们一言为定,你们且与我站开!”
  四女果然依言退往一旁。
  查仁目光一扫诸人,沉声喝道:“咱们动手!”
  随即领着众人开始搬那堆乱石。
  表面看上去,诸人均是默然不语地低头扒翻乱石,其实内心里无不紧张欲绝,各自的一颗心高高悬起,绷得紧紧的。
  各人面上冷汗一点点滴下,双手臂颤抖得几乎不由自主,内心里无不暗暗祈祷。
  四女更是娇躯轻颤,手拉手地位立一旁,四对赤红妙目紧紧地凝注在一块块翻开的乱石上,各自一颗鲜血斑斑的芳心几欲脱腔而出,冷汗由鬓边涔涔而下,无一人伸手拭上一把。
  各人尖尖十指上的指甲,互相紧紧地扣陷人别人的掌肉中,似乎都麻木了,无一人感觉有丝毫痛楚。
  除翻开石块相击声外,空气沉寂着死,沉寂得令人窒息,沉寂得几乎可以听到彼此急促的跳动声。
  这时就是天崩地裂,她们都会无动于衷。
  因为这世上再找不出第二件事能比这件事来得重要。
  的确!这件事情的真相不仅对四女无比重要,就是对眼下诸人,甚至于天下武林,整个字内亦复如此。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
  那堆乱石也被请人一块一块地搬开。
  诸人越来越紧张,紧张得几乎不敢再搬下去。
  然而,已经被扒开的乱石下空无一物,甚至连一片衣角,一根毛发也无。
  这只是已经被扒开的,可是还有尚未被扒开的。
  真相后果如何谁也无法预料,不过,诸人内心里均在暗自祈祷着,虔诚地希望上苍保佑,不要让自己发见不愿见的东西,不要让事情导致惨绝人寰的悲剧。
  慢慢地洞口外边的那堆乱石,终于在诸人紧张欲绝的心情。颤抖剧烈的双手下翻完了,扒开了。
  一无所见,不要说柳含烟,就是那怪人也是踪迹渺茫!
  请人至此,不由暗吁一口大气,心情微微地松了一点。
  然而堵塞洞口的却另有一块巨石,将洞口堵得密密的,若不移开这块巨石,无法窥知洞中情景。
  查仁暗一咬牙,举臂凝足真力向那块巨石走去,诸人方自微松心情重又开始紧张起来,而且较原先更甚。
  因为瞬间之后事实真相可能便将揭晓。
  查仁十指箕张,分左右向巨石猛地一插,“嗤!嗤!”两声,双掌竟然插入巨石几寸,而手指插人处周围,石块丝毫未碎。
  “滚开!”查仁突然须发皆张地扬起一声暴喝,双手一挥,一块重逾千钧的巨石应势而起,忽地一声掠过请人头顶,“轰隆”一声震天大响,坠落五丈以外,空谷回音,地皮颤动。
  就在那块千钧巨石方被查仁挥离洞口刹那间,仲孙玉一眼瞥见一桩事物,心神狂震之余,不暇多思大喝一声,扬掌
  劈出一片排山劲气,直向洞内撞去。
  “仲孙老儿,且慢!”查仁扬掌挥出一片狂飙向仲孙玉劈去掌力撞去。
  杏仁虽然较齐振天诸人快了一步,但却仍较仲孙玉慢了半步,两片劲气前接,“砰”地一声大震,仲孙玉单力虽被查仁撞开一尺,但那宗事物却仍被仲孙玉掌力微微扫中一下,“砰”地一声,向洞内直飞进去,又“砰”地一声撞在洞壁上,坠落地上。
  其间变化快逾闪电,不过刹那间功夫。
  仲孙玉一怔之后方自恍悟,四丐、四女已自连袂闪身扑到。
  略一注视,只见洞口约有三丈处倒卧一个白发拉散,衣衫槛楼,骨瘦如柴的人。
  这人双足齐膝以下全无,两条其色乌黑的铁链穿过琵琶骨没人两边洞壁之内,深不知几许。双掌指甲长逾半尺,面貌却被满头白发遮掩,无法窥及。
  这就是狄英杰口中那位来历不明,但一身功力足以脾睨宇内的那个怪人。
  若以他的功力断不会被仲孙玉一掌劈死,那么他是死去多时啦!
  然而,这怪人犹高出“一尊”半筹,柳含烟也万万不是对手,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卧尸洞中?
  这不能说是一桩令人百思莫解的天大奇事。
  洞中,如今除倒卧的怪人外,别的一物也无,自然那所谓“玄玄真经”与柳含烟也不例外。
  此时请人的紧张心情已渐渐松了下来,代之而起的是讶然欲绝的满腹疑云。
  查仁略一沉吟,一语不发,大步向洞内怪人倒卧处走去。
  诸人一方面唯恐查仁有所失闪,一方面急欲知道真相,打破这个疑团,自然紧跟查仁身后走了进去。
  查仁俯身略一察看怪人尸体,不但发觉触手微温,显然死去未久,而且浑身上下找不出一点伤痕,不由更是大惑不解,诧异欲绝。
  略一沉吟,俯身下去又遍察怪人周身穴道,更发觉周身穴道夷然无伤,绝非因此致死。
  缓缓站起身形,满面困惑地直在摇头。
  “老要饭的是无能为力啦,仲孙老儿!还是你这神医过来看看吧!”查仁向仲孙玉说。
  仲孙玉与诸人一样地正自满腹疑云,大惑不解,闻言只得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由头至脚地将那怪人尸体察看了一遍,站起身形,一见诸人均正以一双期待目光注定自己。
  不由向着查仁摇头苦笑道:“有负前辈期望,晚辈也瞧不出这怪人是因何致死,不过晚辈可以大胆地做一揣测,这怪人并非因搏斗致死!”
  此言一出,诸人不由俱是一怔,查仁白眉微微一轩,诧声说道:“何以见得他不是因搏斗致死?”
  仲孙玉道:“道理很简单,第一,他功力犹高出”一尊’前辈半筹,放眼宇内无其匹敌,含烟功力虽然高绝,若说在这半日不到功夫中能将他制死诚令人难以相信,第二,他周身上下找不出一丝伤痕,又不像吃人以重手法震碎内脏致死,第三,若说他是为病魔夺去性命那更是无稽,晚辈适才看过他无有一点病像,而且功力高绝如他者,必已练至百病不侵境界,也无中毒现象,而且含烟亦不屑为此,所以晚辈斗胆做此揣测。”
  诸人静静听完他这一番说明后,半信半疑,心中困惑并未完全消除,但自己一一时也说不出个道理来,不由又是一阵默然。
  查仁沉吟半晌,方始蹩眉说道:“你这番话儿听来也不无道理,不过好在他的死因并不如找寻柳娃儿来的重要,反正他这一死,武林中无形消弭了一场空前魔劫,但是这柳娃儿却又到何处去了呢?”
  这确是一桩令人百思不解的天大疑问难题,就难在毫无一点蛛丝马迹可寻。
  诸人此时的心清已经不似先前那般紧张,然而心中的困惑焦虑却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四女焦急得六神无主,五内俱焚,恨不得翻开每一寸地皮,搜追全岛每一个角落,找寻个郎的踪迹!人耳查仁这句话却不由又是无言以对,相顾默然。
  一连串的沉思!
  一连串的沉寂!
  一连串打不破的疑问!
  沉思中齐振天不经意地一眼瞥见洞口那堆乱石,心中一动,突然说道:“前辈,咱们适才在谷口所听到的那声震天大响,想必是有人以内家掌力震塌洞口所致,们这……”
  仲孙玉突然脑际灵光一一闪,神情一阵激动,脱口呼道:
  “有啦!”
  诸人一怔,不由齐声问道:“什么有啦?”
  仲孙玉充耳不闻,犹自连连跺足叹道:“该死,该死,我怎么未想到这点,我怎么未想到这点,不是齐老儿提及,险些错过这强而有力的唯一线索。”
  虽然满口自责,恨不得刮自己两个耳括了,但面上神情已难掩心内狂喜。
  诸人闻言见状,不由又是一怔,但满腹焦急已不可捺,诸人尚未说话,仲孙玉已自语出惊人地蹙眉说道:“咱们先前那种悲伤欲绝,泪眼相对的样儿,如今我想起来简直是天大的笑话。”目光一扫诸人,突然又道:“我敢担保含烟安然无恙!”
  “什么?”
  “仲孙老儿,你……”
  “爹!”
  “仲孙伯父!”
  诸人心神狂震之余,呼声四起,尤其四女,简直不相信自己的一双耳朵,瞪目张口,不知所以!
  仲孙玉强忍心中激动,略一环顾,淡淡一笑道:“各位想想看,这已经死去的怪人能将一块巨石堵住洞口,然后再隔着这块巨石以内家掌力震塌山石么?”此言一出,诸人顿时会过意来,心神狂震之余四女喜极而泣,齐振天突然扬起一阵洪钟般大笑……
  五老丐更是神情激动地齐声瞪口说道:“仲孙老儿,你敢是说此事是柳娃儿所为?”
  仲孙玉颇感得意地微笑点头道:“不错!晚辈简直就敢断言,此岛除怪人与柳娃儿及后来的咱们外,绝不可能还有别人,怪人已死,不是含烟还会有谁?而且除他那传自‘一尊’前辈的‘震天神掌’外,放眼宇内还有哪个能将此坚逾钢铁的山石震塌如此,晚辈斗胆请问,五位前辈能么?”
  查仁愁眉尽展,神情欢愉地哈哈一笑说道:“我们五个老不死的不成,不过五人联手倒可能差强人意。”
  走过去一掌拍在仲孙玉肩头,拇指双挑地又道:“仲孙老儿,有你的,老要饭的佩服之至,佩服之至!”
  仲孙玉却吃这一掌打得一个踉跄,不由手抚肩头,微一蹙眉。
  查仁睹状却又是一阵哈哈大笑道:“怎么!痛么?老要饭的喜极忘形,手上不免重了点儿,抱歉,抱歉!”
  说着,竟然双手连拱地赔起罪来。
  如此一来,仲孙玉却慌得手足无措,顾不得疼痛,连忙拱手还礼,却忘了自己已靠近洞壁而立,方一弯腰,臀部猛地顶在洞壁上,身形不由自主地向前冲去,若非查仁躲得快,差一点撞个满怀。
  诸人睹状,不由一阵哈哈大笑,即连四女也是银铃迭起地笑得如花枝招展,简直与先前判若两人。
  笑声方落,查仁突然庄容说道:“齐老儿,老要饭的有个不情之请,你可答应?”
  诸人见状不由一怔,齐振天本人更是一时茫然不知所以,但人目查仁一付庄重神色,以为必有大事,忙自躬身说道:“前辈何出此言,岂不折煞晚辈?有事但请吩咐。”
  查仁略一沉吟道:“这件事儿别人要你做,你也许拼死不肯,其实每一武林人士均会如此,若是老要饭要你这么做,相信你必然乐于从命。”
  请人又是一怔,齐振天更是大惑不解,暗忖:“什么事儿这般严重……”
  表面上却仍是恭声说道:“这个自然,前辈但请吩咐!”
  查仁再也忍耐不住,哈哈一笑道:“且将你那‘千面神君’雅号让与这四个丫头?”
  诸人先是一怔,随即会过意来,思前想后,不由哈哈一阵大笑。
  四女却羞得登时娇靥飞红,四颗螓首倏垂,再也抬不起来。
  这付娇羞不胜的忸怩神态,落在诸人目中,不由又是一阵大笑。
  一时间阴霾尽扫,悲伤尽除,代之而来的是一片欢愉,无限祥和。
  笑声透洞而出,震得空谷回音,萦绕长空,历久不散。
  笑声渐住,空气中升起片刻沉寂。
  片刻沉寂之后,螓首低垂的四女几乎同时抬起螓首。
  四女齐声说道:“师父,他……”
  至此,倏然住口。
  诸人闻言神情一震,不由暗暗自责:“对了,猝获喜讯,竟然乐而忘形,怎地却忘了这桩大事……”
  查仁突然说道:“仲孙老儿,这回还是你来,依你看柳娃儿何处去啦?”
  仲孙玉道:“只有一途,此间事了,他必然赶回中原。”
  “不然啦!”齐振天道:“我以为含烟既然得了‘玄玄真经’,他必会觅一隐密之处,修练真经上的旷绝武学,这座孤岛平素人迹罕至,不失为一绝佳练功所在。”
  仲孙双成突然娇羞无限地说道:“纵然他要留在这儿练功,也应该见上咱们一面啊!”
  仲孙玉微笑说道:“痴儿,他如何知道咱们已蹑后赶来了呢?”
  查仁点头说道:“仲孙老儿说得不错,柳娃儿必定不知咱们已兼程蹑后赶来,而且还有我们五个老不死的。”
  仲孙玉略一沉吟,突然向狄仁杰说道:“狄老弟,你身为此岛主人,自然知道此岛有无什么隐密所在。”
  狄仁杰道:“隐密所在此岛处处皆是多不可胜数,但小弟却一时想不出有哪一处比这‘亡魂谷’更为绝妙!”
  四女闻言一喜,陆菱艳首先说道:“依狄伯伯看来,他会选上此处么?”
  狄仁杰略一沉吟道:“见仁见智,各人的眼光不同,不过若是以老朽而论,他断不会舍弃此处。”
  狄仁杰话声方落,四女已自娇躯一闪地连袂飞出洞外。
  请人犹以为四女会心急之下遍寻此谷,唯恐有所失问,也自忙地蹑后掠出。
  方出洞外,耳边已传来四女数声娇呼:
  “烟弟……”
  “烟哥哥……”
  “柳少侠……”
  呼声中充满焦虑、渴望,一遍又一遍,先是如黄莺出谷,仙乐齐奏,动听悦耳,及至后来简直变为春山啼鹃,中箭哀猿,嘶声哀呼,令人不忍卒听。
  呼声中暗暗渗人内家真力,数十里内清晰可闻,空谷回响,历久不散。
  然而,除那一声声空谷回音外,别的听不到一点声响。
  终于,四女一个个满怀失望含着两眶热泪,缓缓地垂下螓首。
  诸人睹状不禁又是一阵黯然。
  唯一自始而终面色木然,不带一丝表情的是那俏姑娘云姑。
  半晌,查仁突然脑际灵光一闪,暗呼一声:“该死!”
  大呼一声后又说道:“快!快走!咱们赶往海边去,再返恐怕来不及啦!”
  -------------
  坐拥书城 扫校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