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软件下载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易樵生 >> 丹旗震五岳 >> 正文  
第九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九章

作者:易樵生    来源:易樵生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9/22
  嵩山端木竺如早年和法正大师为忘年之交,两人时常会聚研习武功。
  这事延到目前,江湖上还少有人知。
  法正大师功走阳刚,苦练玄天阳玉。
  端木竺如功行阴柔,但他从法正那儿吸取阳刚。因此,他的掌力在阴柔中夹排刚劲。
  这位名震武林息事宁人的老英雄,向来不说假话,不做假事,不欺人,不骗己。
  可是,今夜对唐圣华却破例了。
  他知道老友亡故,这是他唯一的徒儿。
  当他喝声乍出,双掌推出之际,的确是用上了七成功力。
  不这样,瞒不过在场的群豪。
  然而,掌力排到,他却暗中定住了阳刚之劲。
  这滚滚暗流,催动地上的沙石,柔中带刚,好不凌厉,而且是从侧面排到。
  圣华不明究竟,暗恨端木竺如攻人不备。
  他怎知中铃如此作为的苦心呢!
  小煞星杀机已现,旗掌兼施,拼全力发出玄天阳玉神功。
  “蓬”……
  一声震耳乱鸣的巨响过去,唐圣华晃了两晃。
  端木竺如却反被震退半步。
  这就将在场的群豪瞒得死死的,谁也不知端木竺如在弄鬼。
  事实上圣华这一掌是真的将端木竺如震退。
  中铃老脸微红,纵声一笑,暗中也有些气恼,忖道:“这孩子杀红了眼,真不知死活——”
  意念初动,用上九成真力,喝声:“再接我第二掌!”
  圣华虽是玄关已通,神功威凌,但修为远不及端木竺如,当下仍以全力硬接。
  “轰……”
  在场之人,都被这刚柔劲流,震荡得衣飘神动。
  反观对掌之人,都被震退了两步。
  端木竺如为顾念故人之徒,连吃了两次暗亏,但他一世的英名,却不能丧在此处。
  老英雄双目陡张,凌人的精光,暴射而出,竟用上了十二成真力,夹阳刚之劲,霍地推出。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全力应敌。
  势如雷霆万钧,力足崩山裂石,使人心惊魄移。
  圣华内劲绵绵,越打越涌,他毫不畏惧,猛咬牙,将压箱底的功力,全部搬出外推。
  闷响使人心中抖动,天昏地暗,如惊涛骇浪。
  这一次端木竺如只被迫退三步,圣华可就惨啦!
  只见他脸色苍白,马步浮动,蹬蹬后挫,一连退出了十多步,丹心旗也松手落地。
  群豪一阵大哗,见丹旗落地,搔动中,就想跃纵过去夺旗。
  端木竺如好生后悔,十分不忍。
  他见圣华木然而立,并未倒下,环视群豪,正蠢蠢欲动。
  如果丹旗落在群豪任何一人手中,杀劫不但消除不了,反而促成混杀之举。
  就在群豪提步抢旗,端木竺如一声大吼的紧要关口上,倏地——
  圣华脸色转红,陡作狮子吼,人也随声疾闪,早将圣旗抢回手中。
  这突然的举动,震惊了群豪,也使端木竺如讶异不止。
  要知圣华任督二脉已通,神功运行筋脉,畅通无阻,抗力随时加强。
  端木竺如凭修为将他震退,这是意料中事,但要想将他震伤震倒,却不太容易。
  当他被震退的当口,确实有血气翻涌之感,但他玄关既通,丹田神力,源源不绝的运行周身。
  因此,脸发白,刹那又转为红润。
  还有一层最玄妙的关节——
  端木竺如这三掌不但对圣华无损,反而使他的功力骤增。
  这玄关之窍既通,越是逢上高手对敌,就越更激增功力,真是其妙无穷。
  圣华目睹群豪的举动,显然是抢旗来的,他猛然挥动圣旗,星目蓦张,碧光逼人。
  只听他朗声道:“呸!你们要违约抢旗……”
  他骂完了群雄,转对端木竺如道:“我已经接住了你的三掌,难道自食前言,还想群夺丹心旗不成?”
  端木竺如微微笑道:“在场的都是三山五岭的有名之士,岂可说话不算,放心,你走吧!”
  圣华忙将丹心旗收进怀中,大声道:“你三掌固然解我眼前危困,但也几乎将我打伤。告诉你,三掌之仇,我日后要找回来……”
  端木竺如啊了一声,他这一刻倒是看出了圣华的玄关已能,心道:“怪不得他即伤即愈,此子造化无穷,杀心也重,将来再设法下开导,否则,他非弄个满手血腥不可。”
  想到这里,忙轻声喝道:“你也太狂傲了,还不快走!三掌也值得如此计较……”
  圣华听得暗中微怔,匆匆忖道:“咦!这老头子这刻反而变好了,莫非是被我打服贴了?”
  他暗地里一乐,狠瞪了群雄一眼,闷声不响,撤身就走。
  “站住!”
  圣华吃了一惊,停步一看,原来是邙山独旗怒目圆睁,喝喊站住,当下问道:“你要干什么?”
  邙山独旗阴森森一笑,道:“丹心旗的事,冲着端木先生,我们不提,但你杀死我两个手下,这个仇恨,我现在要报复。”
  唐圣华仰脸狂笑,道:“欢迎,欢迎!只怕你们三江之怪报不了仇,反而再陪上三条狗命!”
  邛崃神弓,乌峰一环,一声暴喝,打左右闪身而出,就想动手。
  端木竺如的身法比他们快得太多了,身未落,大喝道:“且慢!”
  停身之后,笑道:“三位非拼不可?”
  “就这样让他走了,将如何对死去的手下!”
  “忍一口气,保百年身,你们就不能让步?”
  “我们请端木先生少管此事……”
  话未说完,唐圣华抢着喝道:“端木先生闪开,他们要找死,何必拦他!”
  端木竺如眼吐精光,瞪了双方一眼,无可奈何的退到原来的地方。
  中铃刚走,邙山独旗居中,邛崃神弓在右:乌蜂一环在左,三股独门兵刃,如风卷残云的向唐圣华砸到。
  三怪名列江湖二十一宿,功夫自然不弱,又是气急猛攻,威势当然惊人。
  圣华学了乖,这次不用玄天阳玉,一见弓,旗,环,同时攻到,狂声大笑,丹心八绝中的“丹阳照五岭”奇招,应手而出。
  这一招看似平凡,出手之后,不但轻易封住了三股兵刃,而且在晃眼间连续打出了九个怪式,专攻三怪的胸膛。
  这八绝是丹心旗专为护旗之式,除端木竺如能够看出端倪外,谁也不明白是什么招法。
  圣华一招逼退三怪,一声清啸,展步跟进,又拍出第二招“丹心风雨”。
  同样又是九式,分袭三江之怪。
  丹山风雨是专攻下三路,漫天掌影,分不清楚一个人攻,还是几个人攻。
  两招出手,三江之怪就变成了被动,一味的闪展腾挪,尽力躲闪。
  好不容易将第二招躲过,刚想反攻,突地——
  圣华招法又变,八绝中的“丹书奉帝”,招手而出。
  这一招更凌厉,招含风雨,隐夹热浪,专找三怪的脉门切去。
  三江之怪已经是手忙脚乱,热汗直淌。
  凭三江之怪的功力,本不会败得如此之快,但他们先见圣华能接住中铃的三掌,在心里上就输了招。
  加之,八绝太奇妙,他们在霎时间摸不清底细。
  三怪打算等摸清路数,再行出手。
  然而,没有那么方便。
  蓦地——
  跄跟大晌,乌峰一环的双环脱手,双腕已被切断。
  这家伙也够狠的,不声不响,纵身想逃。
  圣华杀心已起,腾步欺进,飞起一脚,踢个正着。
  黑影疾射,一声闷哼,早就骨断筋拆,落地已经断了气。
  小杀星踢飞乌峰一环的同时,双手并未稍停,仍旧猛攻邙山独旗,邛崃神弓。
  眼看这两人即将丧命荒山,生死一发。
  端木竺如庞大的身形一晃,来到切近。
  单掌一扬,雄劲劈出,突将独旗,神弓,震得挫退了一丈多远,逃出圣华的威力圈。
  圣华不依不饶,跨步要追。
  “小侠稍停,听老夫一言。”
  圣华刹住奔势,怒道:“你真爱多管闲事……”
  端木竺如一声咳嗽,忙截住道:“各种人物,眨眼就寻到此处,你再不走,血战永远难止,难道这闲事不应该管?”
  这句话问得圣华哑口无言,灵台顿明,对端木竺如的心意,霍然领悟。
  他心明神清,对端木竺如不禁油然起敬,急思道:“是啊!此刻不走,只怕再难脱身!”
  (缺七行)
  圣华大喝道:“用不着找我,有一天,我会寻上门来……”
  接连两个起落,他已经隐没在黑夜中。
  端木竺如环扫群雄,见他们神态怅惘,满脸怨色。
  他猜知这群人没有死心,必定要想尽方法夺取丹心旗,暗道:“唉!血腥难了,从此杀孽重重,永远宁日矣……”
  中铃不愿多留此处,对群豪一拱手,即振臂临空,拔起四丈多高,斜掠空中,疾飞而去。
  留在这血腥满荒山的人物有:孤海四铃。
  雪山二老。
  金陵一牌。
  崆峒两奇。
  冷面铁佛。
  金刚幡胖瘦二判。
  三江之怪的邛崃神弓和邙山独旗两怪。
  这十四个江湖怪杰之中,有九个是名列二十一宿的人物。
  但是,在今夜,他们都楞住了,谁也不说一句话。
  是呀!这就是促使他杀心高涨的原因。
  (缺七行)
  “难道就让那小子顺利的走么?”
  “我们半辈子英名,都毁在那小子手中。”
  “应该想个法子杀死他才好!”
  “我三江之怪已被他杀死了一个人哩!”
  继金陵一牌发问之后,雪山二老,崆峒两奇,金刚幡的胖判,孤海四铃的金乙铃,邛崃神弓,都你言我语,抢着发泄心中的怨忿。
  冷面铁佛见众人都激愤非常,忙道:“这小子离开此处,一定是寻淮江令晦气,嗯……”
  他说到此处,微一思索,又道:“我们分头行事,请孤海四铃,金刚幡,三江怪,金陵牌诸兄,火速传帖邀请江湖二十一宿,从各处围堵,格杀勿论。”
  他顿了一顿,又道:“兄弟和雪山二老分头邀请江湖高手,约期夺旗,并且,下绿林帖,宣扬此事,江湖各派正邪高手,出面夺旗,如此,总可一出各位胸中之气了吧?”
  众豪一听,觉得除此之外,并无再好之法,只好点头答应。
  冷面铁佛将事情顺便的解决,继道:“此处不宜久停,免被四岭人物发现,快走!”
  人影纵横,从四面八方飘闪,眨眼间,就走得一个不剩。
  夜!又恢复了原有的寂静。
  这儿,留下了几具尸首,暴露着无人过问。
  远远排出了几声狼号,听来特别刺耳。
  一场凶险,激烈,惨忍的格斗,就这样告了一个段落。
  可是,这后面,却包藏着无数的,残酷的格斗。
  这血淋淋的杀戮,无可讳言的是丹心旗带来的。
  他——唐圣华,是主宰杀戮的人物。
  法正大师曾经说过两句话:“只有以杀止杀,方能消弭杀劫。”
  圣华将这两句话,记得牢牢的。
  只要有人对他不利,在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杀!”
  因此——
  他怀旗走江湖,寻亲仇,掀起了血风腥雨,造起了无数的杀戮。
  他杀死了青城三清的清木清竹老道。
  又刺死了少峰双陀的苦门陀。
  更击毙了塞外八荒的三荒。
  还踢死三江之怪的乌峰一环。
  一举结下了四起仇怨……
  他又身怀不吉利的丹心旗,江湖二十一宿,南,东,西,北四岭人物,正邪各派,还有……黑白道上的人物,谁也放不过他。
  杀呀!这就是促使他杀心高张的主因。
  黑暗过去,黎明将临,荒山的另一端,又出现了唐圣华。
  他奔走得非常疾迫,很想连夜奔出山野,踏进城镇,换一换身上这套三个多月未曾洗涤的衣服。
  他不知道疲累,行如流星,快似天马,成排的树,成群的山,闪电般的抛向他的身后。
  的确如冷面铁佛所料,他目前心中,只想寻找淮江七令。
  他从唐明元的血书上,明白淮江令是杀父之仇人。
  可是,他无法了解指使淮江令的是谁,那没有写完的“金”字,究竟是指的谁?这是个谜。
  “站住!”
  他正狂奔间,突听这声喝吼。
  赶忙稳住奔势,顺目一瞧,不由无名火发,冷笑两声道:“老不死的,你要干什么?”
  这喝喊之人,正是早先离开的华阳独判。
  他见圣华如此凶狠,反倒毫不动怒,满脸奸险,阴阴的笑道:“你身怀圣旗,到处乱走,不怕有人拦杀?”
  “你少在那儿猫哭耗子,一味的假慈悲,小爷能怕谁拦杀?”
  华阳独判假仁假义的笑道:“话不是这样说法,你初踏江湖,阅历浅,见识差,人单影只,不觉得危险?”
  圣华见他如此关怀,不免疑心重重,但不好怒容相向,只好冷笑道:“你的意思是……”
  华阳独判急截住诡笑道:“我的意思是结个伴儿,遇上事,你也有个帮手,怎么样?”
  “谢谢你的好意,就是为了这件事才叫我停下来的?”
  “不错,你接受了?嘻嘻!”
  圣华脸色冷冰冰的,突地言道:“哼!我不接受,再见!”
  小煞星说完话,扭头就走。
  华阳独判冷然大笑,猛飘身,拦在圣华之前,道:“我这是好意,对你有益无害……”
  “嘿嘿!好意心领,请让开!”
  圣华星目暴露碧光,杀机顿露,逼视华阳独判。
  华阳独判阴森森的一笑,脸色突地往下一沉,冷然言道:“不结伴也可以,请你借点东西给我。”
  “什么东西?”
  “嘿嘿,丹心旗,嘿嘿!”
  “你要借丹心旗?”
  “不错,是的!”
  圣华仰面一声狂笑道:“你想我会借丹心旗给你吗?”
  华阳独判傲然报以狂笑,道:“不借旗当然是可以,但得借另外的东西。”
  “只要不是丹心旗,别的东西可以商量,你说出来听听。”
  华阳独判阴阳怪气一笑,显得怪神秘的,接道:“这个东西在你来说,只怕比丹心旗更重要,你还是借丹心旗给我的好。”
  圣代好生不耐烦,悖然而怒,喝道:“你少在小爷面前捣鬼,闪开!”
  华阳独判还是没有发火,忙道:“别急,你听我说好不?”
  “快说!”
  华阳独判这刻才脸吐杀机,双眼精光闪动,冷冷的笑道:“嘿嘿!我要借你项上的人头,你肯吗?”
  圣华气得浑身一颤,怒目蓦睁,他是怒极反笑,接道:“很好!反正你借不去我的人头,我非得借你的人头不可……”
  话声未落,华阳独判早就凝功待击,霍地使出毕生的功力,推向圣华。
  这种场合圣华就显得太幼稚,明明华阳独判起心不良,他却不暗中戒备。
  他只在那儿发怒,暴吼。
  冷风凶猛,不啻千多斤压力,撞到圣华身上。
  这抽冷子的一击,蓦将圣华打出了一丈有余。
  可是,他没有倒下。
  晃了几晃,脸色发白,血气翻涌,到底是稳住了身形。
  华阳独判一见出掌成功,心中大喜,哈哈大笑。
  老贼不肯错过良机,晃肩跟进,举臂要杀。
  突地——
  圣华脸色又由白变红,神采奕奕,根本就无所谓。
  华阳独判怎知他玄关已过,吓得倒抽一口冷气,不由退了三步。
  圣华回手取出了毙手金刀,骂声:“不要脸,拿命来吧……”
  倏然——
  人影疾飘,已欺身而进,玄天阳玉挥臂而出。
  阳刚之劲,何止两千斤,夹灰沙,带风雷,滚滚卷到。
  华阳独判心头一震,舞动双掌,集全力拍抵,轰然一声巨响,震耳欲聋。
  震晌过去,黑影临空,华阳独判如断线风筝,震地离地三尺,叭地摔落在地。
  圣华杀气漫天,疾追而至,毙手金刀金光大闪。
  “哇”的一声惨呼,华阳独判胸口鲜血汩汩涌出,多了个碗口大小的窟窿。
  只见他挣动了两下,即存尸山野。
  圣华显是余怒未熄,抬脚踢去,竟将华阳独判的尸首,踢飞三四丈高,向山凹疾射坠落。
  一代袅雄,为心起邪念,落得个魂断荒山,尸喂野狼。
  圣华心气稍稍的平静下来,收起毙手金刀,冷哼一声,大踏步,直奔山外。
  曙光东射,荒山中,又出现生气。
  这儿,阳光普照,白云片片,林中,鸟儿鸣唱,现出了一片祥和。
  那阴沉,残酷,拼杀的气氛,早就消于无形。
  绝谷之外,留下了几堆白骨,和那片祥和之气相比,简直是不相调和。
  这不调和的现象,延续了好几天,方沉寂在荒山的一个角落。
  这里是个大镇,名叫“新乡”。
  新乡镇位在豫鄂交界的三不管地带。
  这是过往客商的必经之地,江湖人物萋息之所,因此,热闹非常。
  从一座大酒楼中,走出一位白绸剑衣的美少年。
  这位美少年虎背态腰,星目瑶鼻,肤嫩肉白,直往镇外走去。
  他像是不会饮酒,勉强的吃了酒,而又醉态毕露。
  真是个俊美无伦的英雄人物!
  可是,他却有了满腹的心事,无精无神的漫步在街头。
  在他的身后,出现多起不明身份的人物,或紧或慢,或前或后,像是在盯梢。
  他,丝毫都觉察不出。
  离开了新乡,即将踏进河南边界。
  这是一片孤寂荒野,崇山峻岭,古木参天,真实的原始地带。
  荒野比不得城镇,没有喧闹,叫嚣。收入眼帘的,就只有大自然。静!
  他—仍旧低着头,十分懊恼之色,露于那双碧光闪动的眸子上。
  蓦地——
  一阵冷风吹袭过来,他打了寒襟,酒意就消去了七分。
  只听自言自语道:“淮江令……淮江令……真把我难死了,江湖上就打听不出这个名字来……”
  他——唐圣华。
  换了这身衣服,既英俊,又潇洒,不过,脸上始终找不出得意的笑容。
  这还不算,他那华盖之间,总有一股子骇人的杀气,生像一天不杀人,就不太舒服。
  他奔走了好几天,为的是找淮江令,但没有找着。
  其实,淮江令就是淮江令。
  他不但见过,而且还被人家打落万丈绝壑。
  然而,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劈落他自己的七个怪人,就是杀他父亲的仇人。
  非但杀他父亲,而且杀他的全家。
  因而,他垂头丧气,以找不着淮江令而苦恼。
  他继续行进,忽然间,见他眉宇间稍露喜意,嘴里却轻念道:“王云……白易生……”
  他斗然想起了几年前,在破庙里遇见的两人。
  那个怪师父混世狂生说过,这两人是他仇家的手下,找不着淮江令,找王云白易生也许不难。
  圣华稍有喜意之后,杀机又现,忖道:“那个丑家伙打了我好几耳光,假如我要找着他,非得挖他的眼,断他的手腿不可,哼!”
  想到此处,神情为之一振。
  他停步环扫眼前的景物,无意中,发觉有零零落落的几个人。
  荒山之中,出现了这些人,不用说,有八成是江湖人物。
  他略加寻思,心里就有些明白。
  只见他,雪白的牙齿,猛然一咬,暗中冷笑了几声,忖道:“再要跟踪我,我就要杀死你们!”
  他又走,走得很快,连头都不回。
  一口气走了十里来路,心说:“看你们跟得上我吗……”
  一回头,不由无名之火,斗然疾升。
  转身形,缓缓的迎上前去。
  离他不过七八丈远,有六七个汉子,零乱的站着,脸上都露出了恐怖之色。
  圣华偶一垫步,飘向最近的一人。
  随意的一探,就扣住了那个汉子的脉门,喝道:“你敢追踪我?为了什么?”
  那汉子怒目不答,却有惊恐之色。
  圣华火往上撞,五指略一用劲,问道:“说不说?哼!”
  还是不见回答他的问话。
  他这时杀机顿现,右肘一曲一推,那汉子闷哼一声,倒地而亡。
  就在那汉子即将倒地的同时,圣华已借一推之劲,早又闪身到了另外的汉子跟前,同样的扣住了脉门。
  他怒气未消,喝问道:“你们是那里来的?快说!”
  汉子直瞪眼,不怕,也没有说话。
  圣华暗中一用力,见汉子汗珠直流,喝道:“你要不说话,我要砸碎你的天灵盖,快说!”
  蓬!突然一响,那汉子已被圣华磕飞石上,砸得脑浆四射,死于非命。
  这是怪事,这怪事竟让小煞星遇上了。
  六个汉子,给他一口气砸死了五个,而且都没有半个字吐出。
  这不奇,奇的是,都视死如归,一个都不愿逃走。
  他抓住最后那个汉子,单掌按住灵台穴上,问了好几声,汉子都没有说话。
  他不禁诧异万分,本想暗发内力,将他震毙。
  可是,这些汉子看来个个武功不弱,偏就不见还手。
  他心中疑虑一现,心就有些发软,说什么也下不了毒手。
  他眼中碧光大展,紧盯住汉子的脸上,逼视得汉子接连打了两个冷战。
  这一来不打紧,汉子好像从梦中醒过来,眼神一溜地上的五具尸首,吓得他冷汗直冒。
  圣华神目不移,见他头冒冷汗,更将玄天阳玉运起,目光加强,继续逼视。
  汉子被他眼神逼视得心旌摇动,一张口,想喊,却听“呵”了一声,赶忙吓得闭了口,低头发抖。
  就在他张口之际,圣华可看出那人口腔似乎没有舌头。
  圣华心头倏地一震,抬手在汉子下颚一捏,那汉子张大了口,果然舌头齐根折断。
  圣华一松手,放了汉子,从身将五具尸首的嘴里捏开,使得他倒抽一口冷气,在那儿楞楞出神。
  原来所有的汉子的舌头,通通齐根而断。
  难怪他们不说话,压根就无法说话嘛!
  圣华足足呆立了盏茶的工夫,正要再查探断舌汉子的来龙去脉。
  突然——
  身后发出一阵莺声般的话语。
  “江湖上比这更毒辣的事多的是,也值得你惊楞出神!”
  他倏地转脸一看,不则俊脸一红,略带羞态的道;“你一定知道他们的来龙去脉?”
  银铃般的娇笑,不绝于耳的说道:“当然知道……”
  “可不可以告诉我?”
  “可以,你得先将那个汉子弄死,我才能说哩。”
  圣华听得一怔,旋道:“我下不了手,你去杀他吧!”
  “五个人都杀了,剩下一个反而下不了手,笑话!”
  “你不杀,干脆就放他走好啦!”
  “不行,放他回去,他死得更惨。”
  圣华睁大了星目,莫明其妙的怔愕着,心说:“这位姑娘貌如天仙,心若毒蝎,她何以非要杀这汉子不可?我以前打她打得不冤嘛!”
  心里是这样想着,疑云却未稍减,又说道:“你告诉我这内中的原因,我再杀他好啦!”
  原来出现在此的,是圣华在小庙附近打过耳光的红衣姑娘。
  她见圣华疑心重重,好半会才说话,娇面顿然一寒,冷冷的道:“你要是疑心生暗鬼的话,我就不愿惹麻烦,你去问那个汉子好了,我走啦!”
  她说走就走,香肩闪动,就飘出了两三丈。
  眼前的怪事,疑云重重,加之,打了人家还未表示歉意,说什么也不能叫她走。
  他心中一急,脱口喊道:“姑娘请留步……”
  红衣女郎果真停步,冷冷的道:“你愿意照我的意思做了?”
  “这人不杀他,也不放他回去,就跟着我好不好?”
  红衣女郎不禁长长的叹了口气,道:“真想不到你心软下来,就这么没有分寸,留着他当然是好,可是,几个时辰之后,他比死都还难受,你何苦要他多受活罪呢!”
  圣华陡地一愕,错愕间,似乎明白这位姑娘的话,并非危言耸听。
  他来到那汉子跟前,张目瞪着他,问道:“我们的话,你都听见了?”
  汉子这会儿可明白了,连忙点头。
  “你愿意死在这儿!”
  他又点了点头。
  “不觉得冤屈?”
  很肯定的点头。
  圣华心里一阵黯然,猛狠心,道:“你背过身去!”
  汉子露出了一丝安详的苦笑,很快背身。
  他背身还未立稳,圣华的两指早按在他的志堂穴上,连哼都没有,气绝而亡。
  “你不将他杀死,我不敢和你接近说话。”
  圣华蓦地震动,转身见女郎已在自己背后,说出这句话来。
  但这两句话含了无穷的诡秘,叫他无从了解。
  他瞪着眼,大声问道:“为什么?”
  红衣女郎神秘的娇笑,道:“这六个人身上,不但含有奇毒,而且还有迷魂迷性药物,只要有一人活着,中毒之人,不是毒发身死,就得迷住本性,随他而去,结果,和他们一般的受人奴役,直到死亡为止。”
  这简直是骇人听闻,江湖上居然还有这等怪事!
  圣华张口结舌,惊得说不出话来。
  蓦然——
  另一个意念,袭至心头,急道:“为什么我没有中毒?
  也没迷住本性?”
  女郎轻巧的一笑,慢吞吞的道:“你身怀丹心圣旗,可以驱除万毒,也可以医治各种毒伤。”
  圣华脸色一变,口中念道:“丹心旗……原来你也是为了它……”
  红衣女郎冷笑了两声,截道:“你要是不信,先将那几具尸首翻过来看看,免得疑心我是为夺旗而来的。”
  圣华真的过去,一脚踏翻尸首一看,下面的青草,都变成了黑色。
  他又是一楞,旋听女郎笑道:“你不妨取旗在黑草上拂上一拂,就证明我的话不假了。”
  圣华不信也不行,忙将旗取出,往草堆上一逼,即见一层黑色,很快的变成些微水珠,洒落地底,草也恢复原来的色泽。
  摆在眼前铁般的事实,打破了圣华怀疑,脸上展出了微笑。
  这是他十多日来第一次露出喜容。
  红衣女郎傲然一笑,道:“举天之下,能知道丹心旗妙用的,只怕也找不出三五个人,你过来,让我告诉你这六个人的真相。”
  圣华真听话,收好旗,走到姑娘面前,暗中对这位姑娘,可就起了敬佩之意。
  红衣女郎若无其事,嫣然笑道:“江湖上,有个武力高强,且懂得各门邪毒的魔头,人称‘万毒真君’,生平以研究奇门邪毒制人……”
  她说到此处,似乎心怀恐惧,倏然而止,秀目圆睁,往四下打量一下,继道:“此人心地恶毒,久欲独霸武林,手下人众极多,但都被他以奇邪迷住之法,迷失本性,供其驱使……”
  圣华眼光暴张,截问道:“这种恶人,难道没有人杀死他?”
  “他居住地机关林立,奇毒足以制人死命,谁敢无端的自寻苦恼。”
  “那么他为什么要将人的舌头斩断?”
  “这正是他毒辣之处,因为,他早闻丹心旗出世,此旗对他的用处极大,故而派人追探,但又怕泄露机秘,在派出的人众身上,布有奇毒,拔出舌根,防止阴毒外露,不论能否捕捉得旗之人,均在既定的期限,回到毒窟,听他摆布,到死方休。”
  圣华听得汗毛直竖,又问道:“出来的人,不回去不行吗?”
  “嗯!”她略略一停,笑道:“万毒真君在各人身上放有毒蛊,这种毒蛊,和老魔心灵深有感应,只要他们存心逃走,不出五个时辰,蛊毒发动,那种痛苦,决非人忍受得了的,所以我叫你杀死那人,道理在此。”
  圣华听得心胆俱裂,怒火高炽,大吼道:“好歹毒的魔头,我要杀他!”
  “凭你的功力,杀他不是难事,所担忧的是他机关不易破除。”
  “依你说,就让他称雄了!”
  “这只好慢慢的再想办法,好在你目前是在寻找仇人,等过这些日子再说罢。”
  圣华心里非常讶异,忖道:“我的事,怎么她都清楚,真怪……”
  “不说话啦!是不是又想打我的耳光?”
  圣华俊脸通红,含糊的说道:“不打啦!”
  “不打就好,那么我该走啦!”
  这次两人见面,圣华对这位女郎,在印象中,和前次大不相同,他见姑娘要走,不自主的脱口说道:“姑娘慢走!”
  “还有事!”
  他呐呐的说不出话来,心中大急,忽而急中生智,忙道:“在下的仇家,料姑娘早有耳闻,能不能见告?”
  “替你说出仇家不难,但你得借点东西给我。”
  “什么东西?”
  “丹心旗!”
  圣华倏地颤动了一下,脸色一沉,断然道:“不借!”
  “不借就分道扬镳,反正你得找我,不然,这丹心旗的神奥之处,你就研究不出,同时,你也查不出仇家的下落。”
  这位神秘的姑娘,来去匆匆,说完话,转身就走。
  “姑娘你晓得万毒真君的住处?”
  “在桐柏山西面,名叫怪庐的便是……”
  说话间,已奔走了好几丈,转眼就失去了踪影。
  圣华有些怅惘,也很佩服那位姑娘的聪慧,呆了一下,自语道:“我先决心查访那丑怪的王云,总有一天要查出仇家,不告诉也没有关系……”
  他看了看六个尸体,不禁又有一种刺激的想法。
  “看来江湖上的确找不出一个好人来,处处都是凶险,你不杀人,人必杀你,唉!……”
  他这时脑中,浮现那位红衣女郎所说的万毒真君,在他的想像中,定然是个凶残丑怪的模样。
  心里想着,脚也不期然的移动起来。
  他毫不自觉,走的却是桐柏山方向。
  他奔走了大半日,已经黑夜了,但他仍未变更方向。
  黑夜的山林中,到处都是莹莹的鬼火,独身行走,大有置身鬼域之感。
  正奔行之际,忽觉眼前黑影晃动。
  他估料定然是人,一连几个起落,就来到切近。
  这里是一片原始森林,阴森森的,排出微风飒然的响声。
  那晃动的黑影,己不知去向。
  “奇怪,难道跑进了森林?”
  他不信黑影比他的身法快,停步纵目凝望。
  突然——
  在自己前面的林外,似乎是一个穿红衣的人,倒依在树干之上。
  圣华豪气顿发,赶纵过去,俯身一看,不由得惊呼一声。
  原来地上坐着那位红衣姑娘。
  看她脸色苍白,气若游丝,已是将死之人。
  “姑娘!你怎么啦?”
  唤了三声,红衣女郎连头也不抬,像是在等死神降临。
  他这时顾不得嫌疑,蹲身将女郎扶起,依偎在自己的怀中,急问道:“姑娘,怎的不说话?”
  红衣女郎张了张无神的秀目,有气无力的道:“万毒真君伤了我……还有……”
  下面的话已没有听清,又昏死过去。
  圣华心中大急,他自己不明是因为什么,对这位姑娘特别关怀。
  急虑中,取出了毙手金刀,蓦将姑娘背后的衣服切开,运起玄天阳玉,单掌伸抵姑娘的命门大穴,他要以真力救助她。
  神功端的不凡,何消片刻,姑娘得阳刚之力相助,神清智明。
  见自己偎在人家怀中不说,这肌肤相亲,绝非普通交情所能如此的,她娇面绯红,扭动了一下上身。
  圣华稍觉放心,忙停功收掌,问道:“你好些了么?”
  “请你快以丹心旗置我灵台,玉玄穴,要快!”
  他这时专为救人,毫不想到危险,很快的取旗依言轻置两大穴上。
  豆豆书库图档,fsyzhOCR,豆豆书库内部书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