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软件下载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易樵生 >> 丹旗震五岳 >> 正文  
第十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章

作者:易樵生    来源:易樵生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9/22
  丹旗上身,却见她那雪白似玉的肌肤,眨眼由白变紫,再由紫变黑。
  渐渐的,黑色的点,愈来愈大,几乎有腕口大小。
  使人非常不解的,是那黑块被丹心旗吸进、从旗面化作一股白色的气体,冉冉上升,消失在空中。
  片刻之间,恢复了她原有的雪白细腻肌肤。
  显然,体内的毒,已被丹旗吸光。
  不过,她的神情并未全部复原,偎在他的怀中,秀目似睁非睁的。
  这种睡态,幽美极了,见之,不禁叫人心醉。
  圣华没有接近过女人,尤其是这样美的女人。
  他有股子说不出的怪滋味,心跳动得很剧烈,血都沸腾起来。
  他不敢看她,闭着眼,尽量的想旁的事。
  “不好,快将旗收起来,有人来了!”
  红衣姑娘突然作此说法,使得圣华骤然吃惊。
  收起丹心旗,星目四射,根本看不见有人。
  她这时已完全复原,又道:“你抱我离开这片森林,我的耳朵没有听错。”
  圣华不敢违拗她,铁腕一抄,抱着她起来,走到对面的山头下,问道:“是万毒真君害你的?”
  她秋波一闪,嫣然笑道:“老怪物看我爷爷的面上,叫我不即刻死去,刚才我听的脚步,可能是他。”
  他见她那千娇百媚的一笑,心也跟着跞动,道:“他为什么要伤你?”
  “因为我揭开了他的底牌。”
  “就是他一人?”
  “是他一人,我还不致于昏迷倒地。”
  “另外的人是谁?”
  “是……”
  她突然将话顿住,娇面紧贴在他的怀中,吃吃笑道:“以后再告诉你好啦!反正不是好东西。”
  这又是谜,这女郎浑身都是谜。
  “你爷爷是谁呀?”圣华将她放下而发问。
  她噗哧一笑,俏皮的道:“我爷爷就是我爷爷嘛!什么谁不谁的。”
  圣华俊脸一红,接道:“我的意思是问他叫什么名字!”
  “你认识他,何必多问……”
  她说到此处,娇躯倏地往圣华身旁紧靠,惊道:“人来了,恐怕不止一个。”
  他扭头扫视,果然不错,人影晃动,有四五个,缓缓的向这而移来,心说:“这位姑娘听觉比我高多了,怎么我就听不出有人?”
  他怎知这时他的心在跳动,宁静不了才不及她呢!
  “是老怪物么?”圣华问。
  “不错!你听我的,好好打他一顿。”
  人影来到切近,原来是六个身材窈窕,婀娜多姿的女郎,都是十八九岁的年纪。
  圣华颇为奇怪,正想询问红衣女郎,就听她在耳边说道:“老怪物还在后面,这六个女娃是送死来的,你别吃她们的东西,就可看好戏。”
  六个妙龄女郎分成三对,很庄严的望着圣华,没有动静。
  俄倾,即见白影一闪,六个女郎的后首,落下一位二十四五岁的俊美少年。
  这少年和圣华一般的标致,就是比圣华年长几岁。
  “这就是老怪物!”红衣女郎小声说。
  圣华不禁怔了一怔,心说:“万毒真君原来是这样的漂亮,真怪!”
  此际,却听万毒真君笑道:“端木慧福命不恶,居然被人救了,哈哈!”
  “他说的端木慧是谁?”圣华问。
  红衣女郎小声笑道:“你别多问,看戏嘛!别忘了好好的打他一顿。”
  万毒真君见对方不理他,目光如电,瞪了圣华一眼,杀机一展即消,阴笑道:“小玲小玉,还不将水果送给那两位尝尝,哼!连一点见面之礼都不懂?”
  最前面的两个妙龄少女,机伶伶的一颤,莲步不期然的摆动,就势轻揭手中的罗纱,每人手中用金刀戮着一只鲜红人参果,直向圣华走来。
  少女到了二人面前,脸色非常的紧张,轻言道:“相公姑娘请用水果!”
  “别理她!”红衣女郎暗中警告。
  圣华当真的绷着脸,看也不看。
  少女面带凄苦之容,接连说了两次,圣华仍旧不理睬。
  “回来!不中用的东西!”
  万毒真君这声轻喝,只吓得两个少女泪珠急滚,赶忙战战兢兢的退回真君面前。
  万毒真君脸如寒霜,冷笑道:“这点小事都办不通,要你们何用?去!”
  去字甫落,少女两声惨呼,天灵盖震碎,尸身向左右疾飞,摔落乱山之中。
  圣华看得心惊肉跳,愤恨难忍,就想发动,就听红衣女郎道:“别急,这几个女娃都被老怪糟蹋得满身奇毒,迟早是死,喏喏!又来了,不能理她们!”
  圣华强按怒火,果见第二排的两个少女,以同样的方式,到面前施礼含笑,莺声燕语,恳乞答应。
  少女说得很婉转,可是,圣华和红衣女郎压根就不听她们的。
  老怪物暴喝一声,急吼道:“不识抬举,人家看不上你们,还在那儿替我丢脸,回来!”
  少女泪如雨落,望着圣华露出了求援之色,真是可怜极了。
  圣华好生不忍,正想答应她们的要求,猛听红衣女郎急道:“该死,我忘了你有丹旗在身,快答应老怪,必须四个水果一次吃,不过,别真吃,只咬断金刀,再以真力喷出刀尖,射杀老怪。”
  “我办不到,功力不够哩。”
  “我包你能办到,快说话呀!再晚,两个少女就没有命啦!”
  圣华抬目看去,就见万毒真君杀机满脸,正要击毙少女,忙大喝道:“叫她们四人都来,我通通吃!”
  万毒真君哼了一声,冷冷的道:“不怕你不吃!小芳小金也去!”
  四个少女举起人参果,来到圣华跟前,圣华道:“你不吃么?”
  红衣女郎嫣然笑道:“我刚才是吃此物中毒的,快咬刀尖吧!”
  圣华暗提真力,将四把金刀的人参果吹落,很快的咬断刀尖,身形突起,在空中,就照老魔射去。
  皆因他不明白自己的功力究竟到了什么境界,故而事先没有把握咬断金刀。
  及见金刀应口而断,胆气立状,飘身喷射。
  万毒真君没有料到有此一变,更不了解丹心旗能解万毒,心头猛震,斜掠三丈,躲过了四件刀尖。
  但见石上叮咚乱响,激起四个火光,好不惊人。
  万毒真君并未还手,目注圣华,冷笑道:“你已中了我金刀剧毒,两个时辰,即化成浓水,还不俯首听命,或许让你多活几年。”
  圣华听得心中卜通卜通的跳,暗中试一运气,毫无异样,不禁诧异难言。
  “你不必运气,我这种毒只要着身,任何灵丹神功,都难探出究竟,还不快交出丹心旗!”
  一提起丹心旗,不由无名火发,圣华冲着万毒真君“呸”的一声,紧接着红衣女郎道:“打他!别叫他逃了!”
  这不啻火上加油,圣华一声大喝,错步欺身,排出了八绝中的“丹月光天”,轻取老怪上盘。
  万毒真君嘿然一笑,道:“丹心八绝奈何不了我,乖乖的听话吧!”
  倏地——
  万毒真君使个怪异的身法,滑出八步,左手就拍出两掌。
  圣华倒是信以为真,出招不见克敌,赶忙凝神功,左掌横挥,右掌直排。
  “蓬”!两股劲力相接,直将万毒真君震退了三步,圣华也晃退了一步。
  其实万毒真君真的怕丹心八绝,故意用话诱圣华拼掌。
  在他想,凭圣华小小年纪,无论如何敌不过他的三掌。
  岂知大谬不然,第一掌就将万毒真君震退。
  万毒真君不禁一惊,这当口,红衣女郎道:“抽他的嘴巴,要快!”
  圣华一提气,迷光错影身法蓦展,身如电火般的抢近,抬掌“叭叭”两响,万毒真君糊里糊涂的就挨了两耳光。
  真君扬名江湖七八十年,几曾吃过这个大苦,脸色铁青,倏而转红,长臂连续圈动,运起了他的“万毒掌”,集毕生之力,向圣华攻出。
  “快运神功,小心万毒掌!”红衣女郎又在喊叫。
  圣华早就运起玄天阳玉,同样的猛拍双掌,也是用全力相迎。
  “轰!”
  石沙乱飞,天昏地暗,巨响过去,华和万毒真君都被迫退九步。
  这两人看来势均力敌,谁也讨不了好。
  万毒真君见圣华不怕万毒掌,心里凉了了半截,念头突转,冷笑道:“本真君今夜饶你不死,有本领,只管到桐柏山怪庐,再决死战!”
  话刚说完,也不等圣华答言,飘身就逃。
  圣华也没有追,高声喝道:“别怕,小爷不杀,十天之后,我会来找你。”
  “好哪!痛快!可是你又结下了仇怨哩。”
  好美妙的乐声,圣没有笑,只问她道:“这四个姑娘怎么办?”
  “用丹心旗化解她们身上的奇毒,让她们逃生去吧!”
  圣华皱眉,没有说话,也没有取旗。
  “是不是不愿意?”红衣女郎忙追问。
  “不是不是,她们是女身,我——”
  “将旗交给我好不好?”
  “圣华犹豫起来,丹心旗是他的命,怎好随便给人家。
  红衣女郎娇声一笑,道:你放心,我不敢骗走圣旗,除非你心甘情愿的将旗交给我研悟……”
  圣华没有说话,狠了狠心将丹心旗拿出给她,很大方的背过身去。
  刹那间,红衣女郎笑道:“好啦,丹心旗还给你,我也该带她们走了,不过你要多注意,江湖上各门各派,已连合起来,要集全力抢夺丹心旗……”
  他收回了旗,心里又泛起怅然,但又不好意思留人家,只好硬着头皮道:“我不怕他们,倒是你的一举一动,叫唐圣华十分佩服,不知你叫……”
  “嘻嘻!万毒真君不是告诉你了么?谢谢你,再见!”
  她带着那四个妙龄少女,转往西面行去。
  圣华心中荡漾起“端木慧”三个字,这谜样的姑娘,就是端木慧。
  红衣女郎走了十多丈远,突然停步娇笑道:“如果你有事找我的话,我会帮助你的……”
  她没有将话说完,羞态万状,晃肩疾飞。
  挨耳光的女郎,没有半点报复心意,而且,机智绝伦,胆识过人,江湖之事,了若指掌,十七八的姑娘,怎会如此高深莫测?她要帮助他!奇闻!
  神秘!谜!
  他望着她远飘的背影,那一颦一笑,一言一语,何等动人!
  这红衣窈窕女郎,仪态万千,飘浮在心脑之中,永远难以磨灭,永远……
  他往前行,窜越山岭,行如天马,快似脱弦之箭。
  天,还是黑。
  黑得不见五指,黑得有些吓人。
  他行走中,忽然想起了她说的话:“小心江湖各门各派,集全力抢夺丹心旗。”
  这荡气回肠的美妙声音,只在耳旁荡漾,但是——
  这中间有着惨然的杀劫,躲避也不可能避免。
  他想:“一面小小的丹心旗,就招来无穷的凶险,江湖上怎么这样的凶残?”
  他恨了,恨得只咬牙,头上都冒出青筋。
  倏的——
  又出现几条黑影,横跨过他前面半里路,很快的消失在黑夜中。
  圣华见那些黑影,不是向他这面奔来,于是,他放心了,继续前进。
  “有事找我的话,我会帮助你的……”
  莺歌似的话声,回绕在他的耳际,心里有些陶陶然,忽地急思道:“不对!假如我真的有事,到那里去找,她又没有说出地址。”
  他懊恼,为什么不问清楚。
  蓦然,身后传来急促的奔走声。
  他心中吃惊,转头看去,十多条黑影,急进,猛追,冲着他来的。
  他很快的想道:“这很可能是江湖各派人物,追夺丹心旗来的,我何不避着让他们过去……”
  心念初动,还没有来得及回避,人家已将到跟前。
  他横了心,眼吐奇光,暗道:“杀!杀!杀……我得大大的杀个痛快……”
  飕,飕,飕,飕……
  一个接一个,快过脱弦之矢,闪落在面前有十多个各种不同型的人。
  圣华一看来人,心中就明白了。
  原来,十三个人之中,有:孤海四铃,金陵一牌,金刚幡胖瘦二判,邛崃神弓和邙山独旗。
  白玉铃冷的一笑,道:“姓唐的,终久是让我们追到了,还走么?”
  圣华没有理他,喝问道:“那四人是你们的同党?叫什么?”
  “江湖二十一宿的梅园三箭!”
  “金陵第二牌!”
  圣华没有将他们放在眼底,又喝道:“看你们的人数,不足二十一宿嘛!”
  白玉铃冷冷的接道:“淮江七令没有赶到,就我十三位足够收拾你的。”
  圣华心中不禁一动,忙问道:“淮江七令是不是淮江令?”
  金陵第二牌一声怒吼,道:“不错!用不着二十一宿全到,小子,你是领死?还是献出丹心旗?”
  圣华碧光突闪,冷静的想了一卜,强按怒火,道:“我今晚还有事要办,你们能将淮江令找到,约定时间地点,我愿献旗接战。”
  十三个人大大的骚动了一下,彼此互望一眼。
  梅园三箭同时喝问道:“你说话算数?”
  “君子一言九鼎,岂可谎言骗人!”
  金凌一牌和另外的人轻言商量一阵,道:“我们答应你,四月十一日,你到竹山白鹅峰,叫你知道二十一宿的厉害!”
  十三个江湖高手说完话,正准备走。
  “各位宿兄要走么?得了手了?”
  刷刷的奔来了十二个劲装大汉,横眉怒目,紧瞪着那十三宿。
  黑玉铃忙抢着道:“那里那里,我们只是约好拼斗之期,怎么,洞庭三十六友只来了十二位?还有二十四位即刻就到,诸位此处事情既了,那就请吧!”
  这话说得多火暴,十三宿怒气上升,只中的胖判大声喝道:“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走不走是我们的事,请你们少管。”
  十二个壮汉暴怒中,哗然一阵,倏地——
  从两面飞进二十多个胖瘦不齐,高低不等的人来,为首之人,约有六十五六岁,忙道:“别先乱了阵脚,人家不愿走,咱们三十六友也不便强迫……”
  话说到此处,转脸又对孤海四铃等人笑道:“各位宿兄如不愿离开,请先让开,洞庭三十六友要下手了。”
  孤海四铃和梅园三箭冷哼了一声,当先闪让在五丈开外,其余六人,也随之后撤。
  十三宿打算看热闹,如果丹心旗叫三十六友夺去,对不起,他们却要趁火打劫。
  洞庭三十六友名扬江湖,内部称为洞庭帮,共分为三十六个大寨,一个总寨。
  刚才后到的六十多岁的老人,是总辖寨主,人称白狼,手底下的确高明。
  另外的三十五人,是各分寨的寨主,连总辖寨主共为三十六人,江湖上称他们为洞庭三十六友。
  这样多的人对敌,使圣华有些心寒,他没有经过这个大场面。
  十三个宿星一退,他已经作了准备,一也下了决心,那就是杀人。
  白狼威风凛凛,跨越众寨主之前,郎声对圣华道:“丹心旗在你身上,江湖人个个都不放松你,我希望你献出圣旗,随我们转回洞庭,给你个寨主的的职位,你看如何?”
  “这都是废话!有本事的取旗,没有那份能耐,就通通与我滚!”
  白狼碰了个钉子,怒骂道:“给脸不要脸,你再考虑一下!”
  圣华脸绷得紧紧的,杀机满布,喝道:“没有考虑,通通来,还是分批上?”
  白狼阴森森的一笑,转对各寨主道:“前中两路二十四寨寨主,采取围攻,格杀勿论!”
  号令一下,黑影纷纷闪动,各种兵刃,从不同的角度,夹劲风,震天的大吼,向圣华攻去。圣华把心一横,大喊道:“小爷和你们拼了……”
  只见杏黄光华闪动,丹旗再度亮相,左掌右旗,环扫群雄。
  他使出了所有的劲力,硬和二十四个高手对垒。
  当然,神功配圣旗,威力自然不弱,可是,他目前的功力,并未练到登峰造极,完全融会的境界,这掌旗发出,固然凶猛,但和二十四个高手合力相较,只能扯平,却难占上风。
  这二十四个寨主,虽拼命的疾攻,却也不敢和圣华的威力圈接近。
  如此一来,就形成了对峙状态。
  喊声如雷,攻势慑人,却没有丝毫进展。
  双方僵持了盏茶的光景,情形和刚上来差不多。
  白狼见情形不妙,不由恼怒十分,一挥手,带领十一个后寨寨主,加人战围。
  凭空的增加十二个人,三十六友的力道骤增。
  因此,圣华就感到有些吃力。
  小煞星心中大急,几乎急出了汗。
  倏地——
  另一个转变的打法,晃过心头,神情不禁为之一振,眼吐碧光,脸布杀气。
  他这是争中生智,曲腕中,掌推旗扫,逼退围攻的三十六友。
  他快速异常,收旗取了毙手金刀。
  原来圣华在心中发急的当口,忽然想到用迷光错影的身法,穿梭在三十六友之中,以毙手金刀,夺取强敌之命。
  这种近身的打法,比真力相拼,的确是高明得多。
  尤其是身临敌方切近,使敌人有功展不得,因为他们人多,距离近,容易伤着自己的人。果然此计太妙,他身法一轻施展,纵横在群雄之中,简直像虎入狼群。
  洞庭三十六友登时阵脚大乱,只见白光闪动,劲风过去,鲜血乱喷,惨呼连声。
  只一眨眼间,就报销了两友。
  三十六友只剩下三十四个,大家都心存惊惧,拼命的跃退。
  圣华得了理,就有些不饶人,哈哈一阵狂笑,身形一错,又深入狼群,重施故技。
  三十六友摸不清圣华的来路,不明白他从何而攻,只采守势,个人自保。
  圣华杀心已起,不论先后,功贯全力,乱打乱闯。
  突然——
  又是三声惨叫,三十六友又倒下了三个。
  每个人都是胸口多了个碗大的窟窿,鲜血只向外喷射。
  洞庭三十六友虽仗人多,却拿圣华毫无办法。
  不消两盏茶的工夫,地下横七竖八,躺了十二具尸首,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这时,在场外看热闹的四铃、三箭、金刚幡、三江之怪、金陵二牌,一十三个江湖宿星,想是见三十六友大势己去,约会己成,同声大呼道:“唐圣华,记住竹山之会,我们走了……”
  这喝声震动山岳,划破长空。
  圣华正杀得起劲,二十四个强敌,在白狼的号令下,骤然发难。
  二十四股雄浑的劲力,融合成一股排山的力道,足可推翻一座山丘,向圣华攻到。
  等圣华发觉,为时己晚。
  总算他神功护身,反应立生,匆乱中,随手拍出两掌,勉强相抗。
  “轰!”
  响声过去.唐圣华却被震出两丈多远。
  可是——
  他没有倒下,虽然血气有些翻涌,只在刹那间就能稳住。
  脸色有点发白,显然,他是凭玄天阳玉神功,在助他强忍外翻的鲜血。
  洞庭三十六友没有想到这意外的一击,居然能够成功。
  于是,夺旗之外,还增加了为友报仇的野心。
  二十四个洞庭寨主那肯放弃这眨眼即过的良机。
  白狼大喝道:“众位寨主还不上吗?”
  二十四条黑影,如风卷残云般的,疾向圣华扑到。
  小煞星这刻的真力已散,的确在片刻间不能凝聚丹田。
  危机一发,生死边缘……
  二十四股雄浑的掌力,第二次排到。
  蓦地里——
  一声怪吼,其热无比的狂风,从侧面闪击过来。
  这股势力来得快,来得猛,阻挡了二十四友的突然攻势。
  圣华木然而立,面前却多了个矮胖的老头子。
  洞庭帮二十四人都被那股热力击退,蓄势待击。
  “你们真敢再上,我就通通将你们杀死!”
  怪老头说话声音宏亮之极,目光炯炯,紧盯住二十四人。
  白狼不认识此人,但从真力上判断,决非普通江湖人物。
  因此,他不敢随便的发号施令,冷冷的道;“阁下与我们素无仇怨,为什么横插一脚?”
  怪老头一声冷笑,道:“瞎了你的狗眼,连我老人家你们都不认识,亏你们还在江湖上混!”
  “你到底是谁?”
  “西狱华山,人称‘西幡’仇尚阴是我!”
  白狼及另外的二十三人脸色蓦然一变,可是,他们不太服气,虽然西幡名震江湖。
  “咱们素不相识,各行其道,你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打开窗子说亮话,咱们都为了夺旗,但要夺得正大光明,像你们这种下流作风,我老人家看着不顺眼,偏要过问,你们不服气?”
  到手的丹心旗,无端的叫西幡破坏了,洞庭人物,焉肯忍气。
  白狼气蹩心头,嘿嘿笑道:“当然是不服气!”
  “不服气你们就对姓仇的动手试试!”
  “我们正想试试……”
  双方对话,圣华听得很清楚,有了这个缓冲的时刻,他的功力已恢复原态。
  他心中却在思索:“这倒很好,西幡出面救了我,但他的目的是为了丹心旗,没有半个好人,还是杀吧!”
  就在他暗思的刹那间,洞庭二十四友已发动攻势,目标却指向西幡仇尚阴。
  仇尚阴没有圣华的迷光错影奇功,一声怒喝,双掌齐发,而且不停的继续排出。
  如此一来,二十四友就大大的招架不住,都被他不绝的真力,猛威的震得节节后退。
  忽然间——
  接连儿声惨叫,二十四友又倒下了三个,脑口同样的现出了碗口大的血洞。
  什么原因?
  原来是圣华思索完了,仇尚阴发掌对敌的时候,小杀星已萌杀仇。
  他恨三十六友行为低贱,向他突施毒手。
  他恨仇尚阴不怀好意,骨子里是为夺旗,但总算助了他一臂之力,因此——
  他要先杀洞庭三十六友,杀完了,再找仇尚阴算清这笔糊涂账,因此——
  他就在两股狂涛对碰的当口,展开了迷光错影法,连西幡仇尚阴那种高手,都未看出发他是怎样欺进的。
  圣华一口气杀死三个寨主,恨心、杀机,并未减消,错身形,金光闪动,又倒下了两个。
  洞庭三十六友被他杀死十七个,都是用同样的方法,如今,只剩下十九个了。
  他还想杀,但——
  心是肉长的,杀不下去了。
  而且,十九个洞庭人物,也被他不眨眼的凶杀,震惊得失魂落魄。
  圣华杀焰一落,手就发软,大喝道:“嘿嘿!洞庭三十六友,算什么东西!还想夺旗吗?”
  江胡人物最爱面子,圣华不给面子给三十六友,反而刻薄的一骂,十九个寨主脸上挂不住。
  可是——
  命重要,他们不敢回骂,在心里,却恨透了这位小煞星。
  白狼气焰早消,然而,身为总辖寨主,不能丢人现眼,于是,硬着头皮,冷冷地道:“今天我们认栽,不过,夺旗之念,不会就此勾消,你有本事,敢往洞庭君山走一趟?”
  “哈……哈……哈……哈……”
  圣华纵声大笑,豪气顿发,接道:“笑话,刀山剑林,也吓不到小爷,三个月之内,我要扫平贼窝,滚!”
  白狼老脸发青,忍气吞声,正准备要走,却听仇尚阴冷声一笑,道:“你现在放他走,将来他可不会放你逃生!”
  圣华本就对他没有好感,抢喝道:“请你少开尊口,我的事用不着你管!”
  仇尚阴突然说出这两句话,又碰钉子。
  西幡的诡谋极多,他原先救圣华,是想吓走洞庭二十四人。
  在他预料,圣华打不过洞庭人物,当然不是他仇尚阴的敌手。
  如此,他就可以收拾圣华,独吞丹心旗。
  哪知圣华复原之后,一举手,就杀死几个洞庭高手,而且.干净俐落。
  仇尚阴暗中吃惊,也后悔不该救他。
  于是,诡计突生。
  他是想激仇圣华,再找剩下的十九寨主.使他筋疲力尽,自己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而夺得丹心圣旗。
  偏巧圣会是实心眼,压根就不吃这一套。
  仇尚阴老脸阴晴互变,冷冷的一笑。道:“不听忠言,必有祸患……”
  “放屁!店圣华不怕这些!”
  他喝止仇尚阴,转对自狼厉声吼道:“你们不想走,是不是还不死心?”
  十九寨主,正如剑下游魂,心中是恨而且怕,哪敢多言,就像十九只斗败了的雄鸡,垂头丧气,疾奔猛逃而去。
  仇尚阴见众人已去,不由哈哈一笑,道:“好啊!只剩下你我二人,该狠狠的打一场啦!”
  “当然奉陪,你也不会放过我。”
  “你小子算是说对了,不过,我却有个公平的打法。”
  “什么公平的打法?”
  “先对三掌,后比招法,你败了,献出丹心旗,饶你自行离去,我败了,从此不过问丹心旗的事,有事遇上我,决听命效力,这办法公平吧?”
  圣华一听,倒也觉别致,实在公平,当下点头道:“很好很好,就这么办。”
  其实。仇尚阴是作了稳操胜算的打算,他可忘了丹旗八绝的奇妙。
  仇尚阴阴险的笑道:“先对三掌,后比招法。”
  圣华十分不耐,喝道:“少废话,来吧!”
  他可是不客气,话落,争取主攻,神功早提,八成劲力,硬接来劲。
  “蓬!”
  静野被震,回声不绝,响声过去,两人都晃了一下,没被震退。
  仇尚阴诡得紧,一击不成,不能再被动,一圈臂,火速推出第二掌,十成力。
  圣华一声大吼,同样以十成力硬接。
  响声过去,二人同时后挫了三步。
  仇尚阴心中一凉,狠了狠心,集毕生之力,抢先又推出第三掌。
  这次威势,的确非同小可,热流激荡,波幅剧增。
  圣华勇气百倍,也将压箱底的力量,全盘挥出,他存下了好胜之心。
  轰然巨响,石奔沙滚,如惊涛骇浪。
  仇尚阴被迫退出了五步,但却欣然一笑,笑颜中,深深的露出了讶然之色。
  原来圣华在修为上,仍差了仇尚阴一着,被掌力震退了十一步之多。
  仇尚阴多狡猾,趁圣华败阵,而未纳气的当口,大声道:“小子,对掌输了,还可以招法扳回平局,快攻吧……”
  圣华可想不到人家的用心,丹田纳气,迷光错影的身法,瞬即施展。
  只见他晃肩抢进,丹心八绝的奇妙招术,迅速无匹,反攻过来,使的是“丹心映日月”。
  仇尚阴不禁猛楞,闪边错身形,步法奇快,晃眼就闪过了攻势。
  就在他准备反击之际,“丹堀青琐”,“丹凤朝阳”两招齐出,专攻上三路。
  仇尚阴在霎时间内,还摸不清八绝的路数,仍然运用他西狱独有的身法,展挪腾移,又躲过去了。
  不过,西幡仇尚阴已经是大感吃力。
  圣华一见三招都难不倒仇尚阴,不无火发,丹田气喝,“丹江水月”,“丹阳照五狱”,“丹书奉帝”,接连三招,连环抢攻。
  这一来,仇尚阴就显得手忙脚乱。闪让中,大喝道:“小子!你这是什么怪招?”
  “这就是丹心八绝护旗招法,你看,这一招叫做‘丹山风雨’。”
  圣华见西幡一直还不了手,宽心中,又加上一记丹山风雨。
  仇尚阴拼出混身解数,使出数十年绝技好不容易叫他避过了七绝,又色厉内荏的喝道:“丹心旗护旗招法也不过如此?”
  圣华见仇尚阴热汗满头,接道:“最后一招丹月光天,看你的造化!”
  丹心八绝,是圣华第一次用完,错非是五狱人物,挨谁上来,都用不了五招。
  这丹月光天怪异无比,九式之中,都是指东打西,诡诈难测。
  仇尚阴三式已非常困难的闪过,然而,最后的六式,却将他迫出了三丈多远。
  即听他高呼道:“咱们胜败各一,再比别的吧……”
  这话还没有说完,就听有人在另一个山角中大声喝道:“仇矮子!你要不要脸,既然胜不了人家,还厚着脸皮……”
  仇尚阴脸上真有些发热。羞怒难当,截住道:“什么人?
  敢和西幡过不去!”
  “哈哈!快走吧,有人来闹你的班,机会多的是,别死皮赖脸的以老欺小啦!”
  “你到底是谁?”
  “中铃端木竺如……”
  话声越说越小,似乎人已离开说话之处。
  仇尚阴是当今武林的五大高手之一,威望身份极高,今夜叫中铃拿话一挤,自不便再混下去。
  他呵呵的大笑两声,道:“好啊!仇尚阴的尾巴中铃抓住了,老鬼得了理会饶我吗?走,走……”
  说走,身起空中,往中铃说话的方向追去。
  “你不敢再打啦?”圣华突然发问。
  仇尚阴头也不回,冷笑道:“你没有听见有人要揭我的伤疤,再打的话,我不能在江涌上混……”
  黑影渐渐小,小得看不见,好快!
  圣华松了口气,非常纳闷,他不明白端木竺如何以会如此关心他?
  可是——
  他不敢松懈,因为中铃说有人来接班。
  所谓接班,定是另外夺旗之人到了。
  他想得很对,放目四下里打量着,没有动静。
  荒地狼籍万分,十多余条人命,又报销在他的手中,血淋淋的尸首,横七坚八,看了叫人心酸。
  只有他,丝毫感触也没有。
  他简直变成木人,见了尸首,反而增加了恨……
  他见着那几十具恶形恶状尸体,胸口都有碗口大的血洞,这才得意的狂笑一阵,转身就走。
  这就是直言居士杀人的手法,不变!永久不变!
  他走出了三里多路,前面有人。
  像僵尸样的立着,动也不动,数了数,共五个,他摸出了毙手金刀,冲着他们奔了过去。
  “什么人?”
  “直言居士唐圣华!”
  “嘿嘿!”
  对方冷笑,笑得很刺骨,很惊人。
  唐圣华也报以冷笑,杀机早已透出华盖。
  “嘿嘿……”
  “嘿嘿……”
  又是几声冷笑,这不是从前面五人发出的,细辨之下,原来是从左右两个小山头发的。
  圣华倏地停步,星目循冷笑声望过去,赫!
  小山头上,都站着七八个人。
  “夺旗,报仇”他在心里念着,嘴里却冷哼道:“杀不尽的野狼!来吧!来吧!”
  倏然间——
  这群人己变更了方向,以最快速的身法,拥集在对面五人的两旁。
  业到切近,圣华看清楚了,敢情这群人中间,有五个是逃脱一死的塞外八荒。
  另外的人,他不认识,于是,怒喝道:“刀下游魂,今日小爷决不放五荒逃生,另外的人是谁?”
  “贝勒八毒!”
  “长白四尸!”
  圣华没有听见过这种怪名儿,心中只有愤怒,像一把火焰,只往外冒射。
  塞外五荒眼睛都红了,真是仇人见面,怒道:“今天要替三荒报仇,你逃得了?”
  “我们却要丹心旗,他想逃也不可能!”
  这是长白四尸补充的话,贝勒八毒,目光炯炯,始终不开口。
  圣华仰面排出悲壮的长笑,道:“报仇也好,夺旗也罢,只要你们有本事,不过,我得警告你们,小心各人的心口变个碗大的窟窿!”
  贝勒八毒突然挺胸而出,冷冷的喝道:“我就不信你有多了不起的武学!”
  圣华在八毒欺身的当口,火焰特炽,斗然喝道:“不信你就动手试试!”
  八毒四尸,这都是塞外顶尖的高手,十二个人向来不踏中土,其名号早就震动塞外。
  此刻更叫圣华拿话一挤,八毒火冲牛斗,大吼:“试就试!”
  八条降龙棍,就如同八只出洞猛虎,疾出如电,猛攻而出。
  八毒发动攻势,四尸也不愿闲着,两根丧门拐,四只飞沙掌,也同时攻出。
  八毒四尸的功力,比起洞庭三十六友,却有天地之别,棍、拐、掌,眨眼齐出,单恁那股强劲,就不下三四千斤。
  圣华早凝神功,见十二人硬生生的排到,他也知道厉害,双掌连环吐出,雄力阵阵,风声啸然,如地动山摇,身形也交错在十二人之中,惊险万端。
  塞外五荒紧随在打斗的左右,虎视耽耽,狠命的盯住唐圣华。
  双方的攻势发动,强劲交替,身形翻腾,相搏了一盏热茶的光景。
  圣华毕竟是力量太弱,看来也有些不敌。
  塞外五荒见时机成熟,同声大吼,也参入战围,五人集平生之力,推掌攻出。
  如此一来,圣华就有些发急,也更吃力。
  蓦地——
  八毒惊天动地的大吼,棍势如山,扫向圣华。
  劲力相接,潜力激荡,蓬的一声。
  圣华却被十七个高手雄劲,震出三丈开外。
  八毒、四尸、五荒,大大吐出口气,举目望去,只见圣华吐出了一口鲜血,仰身栽倒。
  五荒首先抢奔,四尸也不落后,八毒心中大急,同向圣华卷倒。
  危机一发,生死关头……
  就在这个当口,蓦见一条瘦小的身影,晃过圣华身边,快如电光,隐在黑暗中。
  只听得一声大喝道:“塞外人物,名震江湖,群打群攻,难道不怕丢脸,不怕人耻笑?”话落亦不见人。
  十七个塞外高手不禁一呆,脚下倏然而止,八毒喝道:
  “我们的事,你管得着吗?哼!”
  “我就爱打抱不平,管定了,谁敢向他下手?”
  五荒暴跳如雷,骂道:“狗崽子,你出来,我正要下手!”
  “你下手试试!”仍旧不见人影。
  五荒互使眼色,倏然抢奔过去,单掌向圣华劈出。
  突地——
  两声惨啤,接着又排了几声冷笑……
  两条黑影,被一股极威猛的刚劲,震得离地两丈,血箭自口中射出。
  等到摔落地面,早就气绝而亡。
  塞外五荒又死了两荒。
  剩下的三荒虽未被击毙,却被人家刚劲排倒在地,许是手下留情。
  三荒如釜中之鱼,屁滚尿流,在地下吓得只发抖。
  怪声音又起,冷笑道:“你们那个敢伤他,这就是最好的榜样!嘿嘿……”
  贝勒八毒,长白四尸大大的一震,没有言语。
  可是,十二个人脑海浮现出“丹心旗”的影子,不停的转动着。
  这比什么力量都大,比任何宝物的诱惑力都强……
  虽然,怪人物的功力,是可以取他等之命,然而,命和丹心旗比较起来,似乎命又显得次要了。
  八毒心中贪心大起,同吼道:“你有本事只管出来,别躲躲藏藏的……”
  “哈……哈……哈……”
  三声惊天动地的大笑,震憾得八毒四尸心神猛战。
  忽然——
  雄浑的劲力,疾排而出。
  逼得十二个高手后退了一丈有余。
  紧接着劲力之后,黑影疾射,晃过了四尸八毒立身之处。
  同时,发出冷怪的笑声,道:“别神气,那娃儿醒啦!
  他会收拾你们……”
  音调环绕耳际,黑影早就不见形影。
  奇快的身法,的确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贝勒八毒,长白四尸吓得倒抽一口凉气,又退后了三步。
  “咦!”八毒同声惊呼,道:“原来是个和尚!”
  “不对,不对!”四尸抢着辩说,接着:“我们看是老道,怎说是和尚?”
  “分明是和尚,你们硬说是老道!”
  “分明是老道,你们看花了眼,反说是和尚!”
  八毒和四尸争得面红耳赤,足以说明那个怪人必定怪到极点,快得连形状都不让人看清。
  反正非僧即道,倒是不会有错。
  这是谁?没有人知道。谜……
  塞外八荒先后被人家杀死了五荒,这三荒一直叫怪人吓得倒地不敢起来。
  怪人走远,三荒翻身站立。
  见八毒四尸在那儿争论,不禁心中有气。
  三荒冷冷的一哼,六只死鱼眼睛,倏然瞟向圣华。
  原来圣华躺在地上,仍旧没有苏醒。
  良机难得,报仇呀!夺旗呀……
  这凶残的念头,在三荒的心脑中,像乱箭般的,冲刺不停。
  突然——
  三荒凶眼突出,残光暴射……
  不约而同的,风驰电掣,抢奔到圣华面前。
  六只铁腕,舞动如风,身未停,就向圣华砸去。
  “哇……”一声极长的惨呼……
  “蓬!”“飕,飕!”
  又飞起两条黑影,暴射挫到。
  这眨眼间的惨叫,和蓬然的巨响,心头猛地颤动一两下。
  什么原因?
  圣华这时已经苏醒过来,嘴角还挂有血渍。
  苏醒不足为奇,奇的是他在三荒抢奔到他跟前,正要集全力报仇雪恨的刹那……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两掌运劲,劈死了最抢先出手的一荒。
  另外的两荒,在紧急稳步的当口,竟被他掌风扫飞两丈多远。
  这举动太突然了,也太叫人不解……
  圣华口吐鲜知,身受重伤,大伙儿都看得清清楚楚。
  但是——
  他在转瞬之间,伤势复原不说,居然还能运功劈死敌人。
  难怪连塞外的八毒四尸,都被这惊世骇俗的怪事,震撼得哇哇怪叫。
  圣华目光冷冷的,冷得叫人见了发抖。
  他用舌尖抵了抵嘴角的血渍,感到异香满腔,循环血脉。
  自己不明何故,颇为怔神。
  但他瞥见眼前的八毒四尸,不由怒气上升,恨恼交加。
  他不及细想异香的来源,一声怒喝,身法蓦展,疾射而出。
  人未到,掌已发,而且是连环劈出。
  掌劲十成,狂飙腾空,好生威猛。
  贝勒八毒和长白四尸正在心惊的当口,迫得拾起棍棒,拼出真力,硬迎来势。
  轰然巨响,石沙卷飞半空,连眼睛都睁不开。
  待沙石一散,八毒四尸却被逼退了两步。
  圣华冷笑连连,杀机立现,抢扑过去,双臂疾扫,剧烈劲风,又奔向十二个怪手。
  这次八毒四尸已有准备,怒喝声起,怪兵刃夹恶风,回敬过来。
  要知唐圣华自打绝谷得旗出世,会过的高人,的确不少,功力越打越高。
  他没有吃过败仗,可说是一帆风顺。
  因此,他有些心高气傲。
  可是没有想到竟吃蹩在塞外的八毒四尸之手,而且还受了重伤,口吐鲜血。
  这,使得他忿恨加深,杀心更重。
  豆豆书库图档,fsyzhOCR,豆豆书库内部书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