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 网赌最佳平台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软件下载 | 网赌最佳平台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依人 >> 惊魂帖 >> 正文  
第 六 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 六 章

作者:依人    来源:依人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9/22
  余梦秋一击不中,右脚向前踏进一步,击出的右掌忽的一翻向左侧横击扫去!
  毒妖狐见他掌势威猛,变招快捷,也不禁暗自一惊,霍地一提真气,向后飘退了数尺!
  心里暗想:“原来这俊娃儿手底下还有点分量……”
  她心里虽然在这样想着,可是她的脸上,却露出一副妖态横生的笑意,那双勾人心魂的双眸,仍然紧紧的盯在梦秋的脸上一瞬不瞬!
  余梦秋被她瞧的怒火万丈,厉叱一声,微一长身,追了上去,双掌疾出如电,分向对方的“期门”,“风府”、“百汇”三大要穴攻到!
  他出手一击,迅速无比,攻势未到,锐利的卷风已震荡得毒妖狐的衣袂乱飘!
  毒妖狐被他激的面色一变,说道:“你别以为我怕你,若再一味相逼,可别怪我出手无礼!”
  娇躯晃动之间,又让过了梦秋的威猛双掌!
  余梦秋不屑地一笑,道:“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无礼!”
  如影随形电掣追上,双掌挥动如轮,回环攻到!
  毒妖狐倏然笑了一声,道:“不相信就接我几招试试!”
  随着话声,身子一旋,挥掌迎击过来!
  余梦秋冷哼一声,右掌陡然一翻,向她的右肋点去,左掌也挟着劲风斜劈她的右肩!
  哪知
  毒妖狐狡猾无比,身子看似向前数来,实在是向后退去,余梦秋的双掌甫出,她却突然滑退到五尺以外!
  余梦秋未料她如此狡猾,但内心却不禁吃了一惊!暗道:
  “这是什么身法,我如果一味抢攻,被她这样狡猾的滑到身后,岂不上了恶当,自己虽不怕她,但却不得不防……”
  当下冷哼一声,倏然掠到对方的身前,双掌卷出一股强猛的掌风,当胸劈到,口里也不屑的说道:“有本领就接我一掌试试,这等虚张声势,简直令人耻笑!”
  毒妖狐本不愿和他硬打硬拆,生怕自己伤了他,现见他步步紧逼,也不由火气陡起,但她仍然妖态横生的笑道:“你这样穷凶极恶的打法,难道不怕伤着吗?”
  说着双肩一摆,手掌交替拍出!
  她这两掌看似轻描淡写,毫无力道,但在梦秋看来,却又大大不同!
  他知道对方的掌势中,不但蕴藏着弹震之力,而且暗藏着歹毒的杀手,但他拗性已起,自然不肯罢手,霍地潜运“三阴六阳两极神功”贯注双手,存心试试对方的功力火候!
  哪知
  毒妖狐见余梦秋的掌势一出,娇躯倏然腾空而起,“格格”娇笑一声,斜飘到一丈以外!
  余梦秋见她存心戏弄自己,不由杀机陡起,暴喝一声,收掌追扑而上,毒妖狐的身子刚刚站稳,梦秋飞身挟着劲风扑到。
  毒妖狐吃了一惊,想不到他追扑之势这等快捷,赶忙娇躯一晃,斜飘五尺!
  梦秋早料到她有此一着,不待她身形站稳,呼的一掌猛劈过去!
  他盛怒之下,出手一掌何等威猛,强劲的掌风,宛如巨浪凌空一般,狂袭而至!
  哪知对方竟然不避不闪,神态之间,仍然是百媚横生,勾人心魂!
  余梦秋不禁心头一震,暗道:“这狐狸精真的有点奇怪,纵然她练有护身的罡气,也难以承受我这断金碎石的开山一击!”
  心念一动,攻势为之一缓!
  哪知
  就在他攻势一缓的刹那,毒妖狐的身子滴溜溜一旋,宛如歌姬曼舞一般,投向梦秋的怀中!
  余梦秋吃了一惊,暗道:“这是什么身法!”
  身子一转,倏然向左滑退了数尺!
  只听毒妖狐娇笑一声,身子悬空一转,突然化身数条人影,向梦秋扑击过来!
  要知,她这“玉女投怀”的身法,不但诡异绝伦,而且歹毒无比,不知有多少成名的武林俊杰,断送在这奇巧的身法之下!
  此刻
  她想活捉梦秋,要他拜伏在自己的妙术之下,才大展所学,以锁龙幻影身法,扰乱梦秋的耳目,使他在无法辨清自己
  的身影之下,点了他的昏穴,把他带回“翠柏楼台”,以供自己玩赏之用!
  黛姑娘见她的身子晃动之间,便化成数条人影,她知道她的一身武学不在梦秋之下,当下情急而关心的叫道:“秋弟弟小心一点,可别上了狐狸精的恶当!”
  一言甫毕,忽听梦秋冷笑一声,道:“鬼蜮伎俩也配在我面前使用,真是班门弄斧,自讨苦吃!”
  但见梦秋的身形一旋,陡然凌空而起,半空中一个翻身,猛向毒妖狐当头劈下了一掌!
  毒妖狐吃了一惊,她虽然狡猾无比,却未料到对方能识破自己的幻影身法,为势所逼,要想躲避已是不及,只好挥掌相迎!
  两股奇劲的掌风接处,陡然响起一声暴响!
  两人的身躯,都被对方的弹震之力,震退到三尺以外,毒妖狐踉跄后退了五步,才拿稳住了身形!
  表面上,毒妖狐的功力似乎比梦秋略逊,实际上梦秋的心里明白,知道对方的功力不在自己之下。
  当下一敛心神,蓄势以待!
  毒妖狐稳住身形之后,略一运气,知道没有受伤,但她的心中却是大感困惑,暗道:
  “此人年纪轻轻的,怎的功力这等深厚,而且一身武学也是怪异莫测……”
  她本是极其自负之人,对方越是厉害,她越想弄到手中,眼见对方目射精光注视自己,不由面色一变,冷声叱问道:
  “你是什么人的徒弟,快说!”
  余梦秋哂然哼了一声,道:“我是谁的徒弟,你还不配问,只要你胜了我一双肉掌,我便告诉你!”
  毒妖狐闻言大怒,冷叱一声,道:“好大的口气,姑奶奶若不活捉你,誓不为人!”
  话声未落,人便飞扑过去,挥动着双掌,向梦秋的“玉泉”、“气海”、“璇玑”、“丹田”四大要穴攻到!
  她此次出手,凌厉惊人,绵绵的掌影,已带起一阵阵风啸之声!
  余梦秋岂是等闲人物,暴喝一声,挥掌迎击而至!
  刹那间
  两条人影,已笼罩在一片弥漫天际的沙尘之中!
  黛姑娘的一颗芳心,直随着斗场中的呼呼风声,跳个不停,她生怕梦秋伤在那狐狸精的手中,不禁缓缓的移动脚步,向斗场逼近!
  突听一声轻响,只见两条人影从弥漫的沙尘中飞跃而出!
  黛姑娘心头一惊,凝眸一看,只见梦秋挥动双掌,分向对方的周身要穴猛攻而到,他攻势虽然迅猛绝伦,但却听不到一丝风啸之声!
  毒妖狐的一身武学,确也惊人,娇躯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梦秋的攻势虽猛,但却对她无可奈何!
  梦秋虽然伤不了她,但他这等威猛的攻势,却使毒妖狐感到惊骇不已!
  她想不到这俊美少年的一身武学,这等令人骇异,如果坚持下去,自己实无制胜把握!
  眼见对方越打越猛的招式,不由心中一动,暗道:“我何不以备而待用的‘迷魂金粉’迷失他的本性,把他活捉回去
  她恨不得立刻把梦秋迷倒,但因梦秋的攻势迅辣怪异,她虽有此心,却是无法取出怀里的“迷魂金粉”。
  这时
  黛姑娘的心中也在转动着念头,她眼见梦秋和对方打了最少也有个把时辰,竟然无法伤了人家,万一那狡猾的狐狸精暗中搞鬼,梦秋不知就里,中了她的圈套,岂不糟糕!
  一念及此,暗道:“我何不暗中助他一臂之力……”
  正待向斗场欺近,黛姑娘吃了一惊,忽见自己的身前映出一个长长的人影!霍地娇躯一转,凝目瞧去!
  只见树影婆娑,一片青葱,根本没有一丝人影!
  就在她娇躯转动之间,身前的长长人影也自然消失了!
  这一来顿使黛姑娘感到惊骇不已!
  她想那悄然消失的人影,一定是那狐狸精的帮手,如若不然,怎会这样鬼鬼祟祟,只怕今宵之事,十分辣手的了
  她的心头刚起
  突然耳际中响起一阵脆生生的声音,说道:“黛姑娘别发呆了,快去看看你那两位姊妹吧?恐怕她们等的不耐烦了
  这声音虽然清脆悦耳,却是细若蚊声,显然这说话之人,是用内家最上乘的传音入密的功力,向自己说话!
  黛姑娘不由心头一震,也自传音问道:“姑娘是什么人?
  她话犹未完,那脆生生的声音又自传来说道:“现在不是告诉你的时候,将来你自然会明白,快去看看两位姊妹吧!再过一会你们姊妹就难碰头了!”
  黛姑娘怔了一怔,传音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两位师姊”!
  遥遥传来一阵轻笑道:“你本是聪明人,怎的也这样糊涂,想一想就明白了吗?”
  黛姑娘不禁呆了一呆,暗道:“此人是谁?难道她是翠箫仙子?听她的言词,自己的一切她好像十分清楚……”
  心念一转,传音说道:“好吧,我去把两位姊妹找来!不过……
  说着向斗场中的梦秋瞧了一眼,俏面一红,倏然住口!
  那清脆悦耳的声音,又自传来笑道:“这里的事,你不用担心,快些去吧!”
  黛姑娘本想向梦秋招呼一声,但又怕分了他的心神,不禁幽啸一声,倏地娇躯一闪,便消失在夜幕之中!
  朦胧的月光,笼罩着山野的一切!
  这翠柏楼台之前,飘舞着两条人影!
  “呼、呼”的掌风由这正在交手的两人发出!
  除此以外,再也没有一丝声音。
  突然
  那翠柏楼台之前,冲起一团火亮!
  刹那间照亮了整个幽谷!
  这突然的变故,顿使毒妖狐猛吃一惊!
  她不禁厉啸一声,呼呼呼,猛劈三掌,把梦秋逼退到七八尺外。
  张望着自己费了两年心血建筑的翠柏楼台,厉声叱问道:
  “好小子,原来你们有计划而来,竟敢放火烧了我的楼台,今霄若不叫你抵上一命,我毒妖狐誓不为人!”
  身躯电掣一旋,掠到梦秋的身旁,十指箕张如钧,分向梦秋的“百汇”、“风府”两大要穴攻到。
  余梦秋虽然怀疑黛姑娘放火烧了她的淫巢,但却不敢分散心神,当下身子一转,飘退五尺!
  毒妖狐见他向后飘退,厉叫一声,如影随形追击过去!
  余梦秋知道她一身功力和自己不相上下,如果再打下去,二百招内,实难分出胜负,不由脑海中电掣一转,暗道:“我何不借她之力,暗中窥探一下少林寺的虚实……”
  身子一滑,让过来势,冷笑一声,说道:“余某的目的已达,犯不着再和你耗费力气,你若有种可敢到我少林寺一决胜负!”
  毒妖狐只知道他存心来破坏自己的“翠柏楼台”,哪知他另有所言,闻言不由大怒,叱道:“不要说小小的少林寺,就是阎罗殿姑奶奶也要活捉于你!”
  说着,又自晃动身躯,凌空扑到!
  余梦秋倏然冷笑一声,身子向后一退,陡然飘到七丈以外,阴声说道:“你若有种就来少林寺,请恕余某失陪了!”
  尾音一落,人去得无影无踪了!
  毒妖狐未料到他走得这样快速,知已无法追赶,气的她一跺脚,狠狠地说道:“我若不把少林寺闹个天翻地覆,誓不为人!”
  身躯晃一晃,没入翠柏密林之中!
  两条人影刚自消失!
  西方的夜幕里又冲出三条人影!
  这三条人影的身法快速无比,转瞬间已来到翠柏苍林之前!
  三人通体一色,正是黛姑娘和她的两位师姊!
  黛姑娘游目一望,不禁嗯了一声,诧异的说道:“奇怪!
  刚才他们还在这里交手,怎么片刻工夫,便没有人影了呢?”
  她忽然发现那翠柏楼台映出一片火红,接道:“难道梦秋把那狐狸精打跑了之后,又放火烧了她的淫巢吗?”
  丁小翠道:“这很可能,走!咱们过去瞧瞧!”
  话声甫落!突然
  一声清脆悦耳的话声,由远处传来,说道:“好戏在少林寺,这翠楼柏台已成废墟!”
  三人闻言头一震,只觉得这话声由四面八方来,使人无法判断那发话之人身在何处,赵月娥觉得这话声异常耳熟,但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丁小翠怔了一怔,因不知对方的用意何在,脱口问道:
  “姑娘何人,可否现身让我们姊妹拜识一下!”
  那清脆的话声,又自传来说道:“现在不是见面的时候,时间到了,小妹自然会和三位姊妹见面,如果三位姊妹有兴趣,不妨往少林寺一行……”
  先发的话声,似乎在三人的身前,尾音一落,已在数十丈以外,显然这发话之人已走远了!
  赵月娥脑海里转了几转,忽然想起一人,脱口说道:“难道是她?……”
  黛姑娘不明所以的问道:“是什么?”
  赵月娥略一沉吟,接道:’“恐怕是那击退叛徒的紫衣少女,说不定黛姑娘说的丑面老妇,便是她的化身!”
  黛姑娘柳眉一颦,道:“那么她就是翠萧仙子?”
  赵月娥点点头道:“听她刚才的话中之意,说不定梦秋也会去少林寺……”
  黛姑娘不待她说完,接道:“大师妹,咱们也去一趟少林寺好吗?”
  赵月娥刚自点了点头,黛姑娘娇躯一晃,便掠出五丈以外!
  丁小翠笑一声,说道:“黛妹妹你别那样急呀?……”
  一阵娇笑声中,翠姑娘和娥姑娘也电闪跟去!
  秋风习习!
  蔚蓝的晴空,笼罩着整个嵩山!
  突然
  “少室峰顶”冲出两条人影!
  此二人,以轻快的步法,直向峰顶的密林大道走去!
  这两人是一男一女,男的年约四旬左右,长的眉目清秀,五官端正,只是两道眼神之间显出一股淫荡的神色!
  女的,约有二十来岁,一身翠绿装束,陪衬着她那艳丽的脸蛋儿,令人看来便有一种迷人的感觉!
  这二人正是名震江湖的毒妖狐和鬼谷门人俏书生应天放!
  毒妖狐一踏入密林,倏然的转脸向应天放娇然一笑,道:
  “俏书生,你虽然和少林寺掌门有数面之缘,不过今天之事,你可要听我的,否则,哼!我从今以后不理你了!”
  俏书生轻声笑道:“当然!当然!不过……”
  毒妖狐不待他说完,接着:“不过什么?你们鬼谷一门怕少林寺的秃驴,姑娘可不怕!”
  俏书生一把抓住了毒妖狐的右手,笑道:“如果我俏书生怕少林寺的和尚,也不会陪你来了,我的意思是如果少林寺没有那余姓少年,咱们也犯不着和他们翻脸成仇!”
  毒妖狐面色一转,妖然笑道:“久闻少林寺罗汉阵法名震武林,姑娘倒要见识见识!”
  说着,快步向前走去!
  悄书生对她却是无可奈何,摇头一笑,跟了上去!
  毒妖狐本是机诈万端之人,她一面走着,双眸却不住的打量着林中的一切!
  眼光到处!
  只见身穿僧袍的和尚,并肩靠在一株大树之下!双目也直盯盯的瞧着两人,但却没有挪动一下身子!
  突然
  她又发现在这两个僧人立身的不远处,又有四个僧人,呆呆的站在树下,虽然也呆呆的瞧着自己,却似浑然不觉!
  这情景顿使毒妖狐大感奇怪!暗道:“少林寺向以严谨有礼著称,怎么这些和尚呆头呆脑,难道被人点了重穴不成
  心念转动之间,转脸向俏书生说道:“咱们过去瞧瞧!”
  俏书生这时也发现有异,当即与毒妖狐走到树下,在一个僧人的身上略一检视,知道他们被人家点了重穴!
  当即在两个僧人的前胸和后背之上各拍了一掌,解开两僧受制的“百汇”穴!
  这两个僧人的功力十分深厚,穴道解开之后,略一调息便自复元!
  一个浓眉大眼的僧人,胸前合什一礼,说道:“承蒙施主抬手救助,贫僧先行谢过!”
  俏书生朗朗一笑,道:“救人急难乃我辈应为之事,大师不必过谦,烦请大师传报贵派掌门,就说俏书生专程拜谒而来!”
  俏书生的为人,一向是诡计多端,阴沉无比,若在别处,他决不会出手解开二僧之穴!
  两僧见他说的客气有礼,以为是掌门人的老友,不禁面呈愉快之色,其中一个转身头前带路,另外一个合什说了声“失陪”,纵身而去。
  他们走了十数丈远,又见几个僧人呆立在树下!
  俏书生的心中不禁大为奇怪,暗道:“怪事!少林寺乃武林圣地,怎么这许多和尚被人点了重穴而毫无所觉?”
  心念一转,立即明白过来,知道这些僧人必然受制不久,这件事情,似乎大不寻常。
  毒妖狐眼见这样多受制的僧人,便悄悄的挨到俏书生身边,说道:“少林寺这样多的弟子受制,仍然毫无发觉,只怕这领袖武林的少林,亦仅徒具虚名。”
  说着,仰起脸嫣然一笑。
  俏书生本想叫她不要多言,但见了她的笑容,心中为之一动,暗道:“她本是徐娘半老,笑起来还是这样动人……”
  灰袍僧人耳目异常灵敏,毒妖狐的话声虽低,却一字不遗的听入耳中,但见她那艳丽的脸上,发出一股夺人心魂的光彩,不由心中一动,暗念一声佛号!
  三人走了里许,只见一位神光内蕴、长须垂胸的僧人,率领着两个较为年轻的僧人,迎候路上!
  领路的僧人远远见到,转脸向俏书生说道:“那是敝派掌门人座下的高徒之首,佛号惠超,他因多年坐坛,很少走动江湖……”
  俏书生本是机诈绝顶之人,哦了一声,说道:“这样说来,惠超大师就是贵派的未来掌门人了!”
  领路的僧人恭敬地应了一声是!转眼之间已走到切近!
  俏书生知道少林寺非比等闲之地,不禁凝目打量着这位未来的少林掌门。
  只见他容光焕发,目射精芒,神态之间,有一股凛然神威!
  惠超大师胸前合什未待开口,忽见十数名弟子快步走来,而且,他们的面上,都带着焦急不安之色!
  俏书生和毒妖狐眼光一掠,也不禁露出一丝诧异之色!
  原来是那些被人点了重穴的僧人,他们一路上并未碰到什么人,不知道这些僧人是被何人解救?
  两人虽然大感惊讶,但因修为极深,面上自然不会流露出来!
  惠超大师也是感到奇怪,脑海中转了一转,向那些僧人说道:“你们退下去休息吧!”
  群僧应了一声是!转眼没入前面的小径之中!
  惠超大师合什笑道:“应大侠驾临荒山,小僧有失远迎,尚祈见宥!”
  俏书生拱手笑道:“有劳大师,实不敢当,应某因有一事不知是否能拜谒广元大师?”
  惠超大师肃然说道:“寒寺目下已扫径恭候大驾莅临!”
  毒妖狐忽然妙目一转说道:“这些和尚真罗嗦,把时间都糟蹋了。”
  她似自言自语,又似对俏书生而言,神态之间,又是诡秘阴沉,令人听来有点莫测高深!
  惠超大师闻言微微一怔,以为她必是俏书生的夫人,不便与她计较,但心中却暗自忖道:“她大概也是鬼谷一门,我只好装做没听见算了!”
  心念一转,说了一声“请”,侧身让路,前面则有那个年岁较轻的僧人带路,俏书生略一谦让,便请毒妖狐先走。
  两人相继从惠超大师的身前走过,惠超大师微微一愣,原来一股沁人心魂的奇香,冲入他的鼻头!
  惠超大师身为少林未来掌门,一向拘谨守礼,刚才虽然远远瞩过她,但是对毒妖狐的印像甚是模糊!
  此刻
  惠超大师被那香味勾的心魂一荡,不禁又侧目瞧了毒妖狐一眼!
  只见她长相虽美,却有一股淫荡之气,尤其那一双滴溜溜转动的眸子,使人一看便知,决非善类,故而,对这两人也起了戒惧之心!
  要知,自人头怪帖重现江湖,少林寺便严加防范,生怕那震撼江湖的怪帖,突然在少室峰出现。
  今日之事,更是奇巧无比,少林寺的巡视僧人刚刚被制,而俏书生和毒妖孤便来造访,这怎能不使奉命迎接的惠超大师心头起疑!
  他心中虽然起疑,却仍不形于色,毒妖狐虽不时地转动双眸,冷眼瞧他,他却视若无睹,坦然而行。
  他们鱼贯穿越过一道山岭,毒妖狐又靠到俏书生的身旁说道:“你看见一路上的重重埋伏没有?”
  俏书生说道:“少林派向以机关密布、门户严谨名震江湖,难道你当真不知道!”
  毒妖狐说道:“这个我倒忘记了。”
  说着,向惠超大师冷屑的瞧了一眼!
  惠超大师坦然而行,对两人的言谈,全似没有听到!
  但他的心中却不禁暗道:“这两个同派同源的鬼谷人物,说起话也是这等臭味相同、乖张无礼,我倒要防他们一着!”
  不久
  便到了“少林寺”下面的古林大道,沿着大道上去,眼前豁然开朗,只见一块宽广的草地,后方,现出金碧辉煌的少林寺院!
  数名僧人肃然站立在寺院的门前,一个个目射精光,遥遥注视着大道这边。
  俏书生凝目一看,已认出中央的一位古稀僧人,便是领袖武林的广元大师,左边是环目熊背威凛慑人的上院主持,右边是位浓须飘风的高大僧人,在三人的身后,还有四个小僧侍立两旁。
  直待双方距离一丈左右,广元大师合什说道:“应大侠伉俪惠然而来,使荒山增光不少……”
  要知广元大师领袖武林各派,能受同道的敬仰,他不但为人处世宽宏大量,胸襟似海,而且谦和有礼和睦可亲,无论任何门派拜谒造访之人,他都亲身相迎寺外,以礼待人。
     俏书生掠了毒妖狐一眼,抱拳笑道:“大师亲身相迎实不敢当,应某专程拜谒,为了探询一事!”
  广元大师在三年之前与他有过数面之缘,平素根本与鬼谷一门没有往来,而且今日之事,使这位当代高僧也感到有些困惑不解,根据门下弟子的报告,似乎有人挑战而来,这两人登门造访,似乎不无原因!
  这些念头,在广元大师的脑海中电掣而过,当下颔首笑道:“只要老袖所知之事,无不坦诚相告!”
  俏书生朗声一笑,还未来得及答言,只见那浓须垂胸的高大僧人发着宏亮的嗓门,说道:“这位应夫人,可是……”
  毒妖狐蓦地一侧头,冷声说道:“你是说我吗?”
  高大僧人说话时瞧着她,当然是说她,因为他听说江湖有个身穿翠色绿装的“毒妖狐”,现下见这位翠色绿装的应夫人,不待自己说完便冷声叱道,不禁微微一怔,觉得此女的口气冷得惊人。
  毒妖狐继续用冷冰冰的口气说道:“原来你们这些名重武林的得道高僧,专门谈论女人!”
  这句话广元大师首先承受不起,他们都是名门正派的人物,哪能随便谈论女子,虽觉她言词锋利针针见血,仍然不动声色的肃然说道:“师弟不得多言,这位女施主请不要误会。”
  他话虽如此说,内心里却怀疑两人就是点了巡视弟子重穴之人!但他乃是修为深厚的人,双目在毒妖狐的脸上微微一瞥,接着道:“请两位移驾寺内侍奉,然后再谈如何?”
  俏书生虽不愿和他们正面冲突,但又不便再向毒妖狐说明,只好硬着头皮,自然一笑,说道:“如此打扰了!”
  广元大师微微一笑,陪客进入。寺院宽大无比,一连穿过两座大殿,四座院落,前面带路之人尚无止步之势!
  这一来,不禁引起了两人的疑心!
  毒妖狐对俏书生低声说道:“这座寺院之内层门叠户极其宽大,如若被困寺中,脱身却是不太容易。”
  她话说完,倏然住口,但那一双勾人心魂的眸子,却盯着俏书生的脸,察看他的表情。
  俏书生知道她的用意,无疑告诉自己不要临阵脱逃,当下转脸一笑,并没有回答她的话。
  但
  两人的表情话声,怎能逃过广元大师的灵敏耳目,当下心中一动,倏然上步。
  广元大师这一停步,他身后的几位高僧也跟着停住,但前面的带路的小僧,却丝毫不知,继续前行。
  俏书生和毒妖狐何等人物,身后的脚步声一停,三人便已发觉,不禁止住脚步回头一瞧,只见广元大师肃站在当地,若有所思!
  俏书生知道毒妖狐的话已引起误会,不禁侧目向毒妖狐瞧了一眼!
  毒妖狐心中早已明白,见俏书生瞧着自己,不由妖媚一笑!
  两人的表情,顿时引起广元大师的疑心,不用说明这两人决不是夫妇,而且此次前来心有重大的企图。
  广元大师忽然轻轻一笑,道:“老衲本是邀请两位到忏心院侍茶,但因忏心院里尚有几位贵宾实有不便,不如改在前院
  殿中较为适宜,惠超,你在前面引路!”
  惠超大师应了一声是,转脸向俏书生和毒妖狐道:“贤伉俪请这边走!”
  俏书生见广元大师的神态忽然冷漠下来,不由心中一动,暗道:“今日之事,只怕要动干戈了……”
  那高大僧人,本对两人不具好感,见他们卓立未动,暴声说道:“两位施主不必害怕,家师兄说的地方是入门第一座大殿!”
  广元大师心中鄙视两人,不但不阻止宏元师弟无礼之言,反而仰脸冷冷一笑!
  毒妖狐冷属的一笑,道:“什么地方都无所谓,反正少林寺也不过如此而已!”
  广元大师虽鄙视两人,但他乃得道高僧,自然不会十分失礼,当下微微一笑,说道:
  “‘少林寺对任何朋友都是一样,女施主,不必误会!”
  俏书生朗然一笑,道:“但愿如此!”转脸又向毒妖狐道:
  “咱们不如遵命先到大殿再说。”
  毒妖狐冷声一笑,滑步向前走去。
  几人又回到前院,殿中早已摆好几椅,广元大师待客就座之后,便与两人隔几而坐!
  毒妖狐似是气愤已极,面色冷冰冰的直盯着广元大师一瞬不瞬!
  广元大师微微一笑,道:“不知两位驾临寒寺有何见教?”
  毒妖狐冷哼一声,阴声问道:“贵寺可有余姓俗家弟子?”
  广元大师闻言微微一怔,说道:“老袖有个弟子姓余,不知施主找他为了何事?”
  毒妖狐柳眉一挑,怒声说道:“我要找他偿上一命!”
  此言一出,殿中的僧人都露出惊讶之容!
  广元大师低声哼了一声佛号,道:“所为何事?可否说给老袖听听!”
  毒妖狐阴声说道:“你那劣徒在半月之前,无端端的烧了我的‘翠柏楼台’,敢问大师此事究应如何了断?”
  此言一出,广元大师微微一怔,道:“若是劣徒无端端的毁了你那‘翠柏楼台’,老袖理应向施主请罪,不过小徒已坐关四月,这件事恐怕不是小徒所为!”
  毒妖狐听他的口气,似是袒护门下弟子,不由冷哼一声,道:“人人都说大师光明磊落,胸襟宽大,想不到竟然这等袒护弟子,原来江湖传言全属子虚!”
  她话没说完,在座的僧人面色陡变!
  广元大师虽然心头愤怒,仍然不露形色的说道:“施主怎知焚烧‘翠柏楼台’之人是小徒所为?”
  毒妖狐冷声说道:“是他自己告诉我的。”
  广元大师面色倏然一肃,道:“这事似乎不无原因,但焚烧‘翠柏楼台’之人,绝非小徒所为!”
  毒妖狐冷声说道:“是他自己告诉我的。”
  说至此微微一顿,道:“若非小徒坐关,老袖极愿命他和施主见面认识……”
  毒妖狐不待他说完,冷声接道:“既然要偏袒门下弟子,就不须解释,哼!哼!姑娘若是怕事,就不到你们少林寺来,我根本也不会把你们看在眼里……”
  宏元大师性情急躁,面色陡然一变,右手中食二指虚空一点,暴喝叱道:“你敢骂人……”
  一缕劲疾指风,由二指之间电射而去,袭向毒妖狐的嘴巴。
  这种手法诡绝无伦,如果对方不明就里的运功相抵,重则可取人性命,轻则亦要打断三四颗门牙。
  俏书生始终冷眼旁观,见宏元大师不顾身份,而且一出手便是歹毒手法,心中不禁大怒,道:“就算她说的不对,也不该以主欺宾,贸然出手……”
  他怒气一生,不由霍地站了起来!
  宏元大师指力到处,忽然遇着抵抗的潜力,不由冷笑一声,蓦然增加了三成真力!
  广元大师虽然目不斜视,却已宛如目睹,沉声说道:“师弟不可无礼……”
  宏元大师被掌门师兄一叱,击出的力道登时收回大半,但强劲的指力,仍然非同小可!
  哪知
  他的双指尚未收回,陡觉一股极大的潜力涌了过来,心头猛的一震,面孔微微变色,停了一停,突然后退了二步。
  在座之人,都是武林中顶尖高手,一望便知宏元大师吃了个大亏,必是受到弹震之力后,运功抵挡了一阵,仍然禁不住,才被震退!
  要知宏元大师的威望极隆,当今世上能以内力把他震退之人,确不多见。
  何况对方的内家功力传到宏元大师的身上,这等功夫,当真是举世罕见。
  宏元大师气的面色铁青,强忍怒火,道:“施主功力的确高明,小僧总有一天再向施主讨教!”
  毒妖狐面色仍然冷冰冰的,对宏元大师的话,竟似没有听到。
  宏元大师气的简直要呕血,正待发作,忽觉腰际一麻,不能动弹,他知道必然是掌门师兄点了自己穴道,过了一会,穴道不解自开!
  这时
  大殿中一阵寂然,德高望重的少林掌门既不言语,其他诸人也是鸦雀无声。
  但情势却是异常紧张,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
  毒妖狐环视在场的僧人一眼,冷声说道:“谁都知道少林领袖武林,不料都是些徒具虚名之辈!”
  广元大师的修养再好,也受不住她这等冷言讽讥,不禁面色突然一变!
  宏元大师和惠超大师闻言大怒,齐声暴叱道:“贼婢住嘴!”
  一旁的俏书生向广元大师瞧了一眼,冷冷笑道:“有话好讲,两位何必开口骂人?”
  毒妖狐冷笑道:“我如怕你们汹汹声势,也不敢跑到少林寺来。”
  她双眸突然一翻,声色俱厉的又道:“别以为你们人多势众我就害怕,你们想怎么样?”
  她的声音,宛如冰冷的寒风一般,令人听来心神一凛!
  宏元大师和师侄惠超,被驳的怔了一怔,一时都答不出话来!
  广元大师神色凛然的念了一声佛号,道:“老袖平生之中,从未对任何人打过诳语,施主若不相信,那也无可奈何!”
  他虽是气愤已极,仍然按捺住心中怒火。
  毒妖狐哂然一笑,眸中突然射出两道慑人心魄的冷芒,道:“如此说来,是我有意跑到少林寺无事生非了!”
  广元大师说道:“这个只有你自己明白!”
  毒妖狐听他反言相讥,冷笑一声,说道:“大师之意敢情想以多为胜了!”
  广元大师正色说道:“老袖从未这样想过!”
  毒妖狐狂怒已极,哂笑说道:“偏袒自己的弟子还敢强词夺理,你别以为少林寺是龙潭虎穴,姑娘看来,哼!哼!都是些无用之辈!”
  宏元大师暴喝一声道:“贱婢自视不凡,谁还怕你?”
  他正待出手,惠超大师倏然掠到毒妖狐身旁说道:“小僧不才,愿讨几手绝学!”
  毒妖狐修眉一耸,冷冷说道:“你一个人不是姑奶奶的对手,最好多来几个!”
  说着,向广元、宏元两位少林高僧不屑地一瞥!
  宏元大师早已怒火升天,大叱一声,道:“好大的口气话犹未完,倏然一掌隔空劈去!
  宏元大师虽然一时不察,吃过毒妖狐的暗亏,但他掌上功夫,确有惊人造诣,但听劲风呼呼、狂飙陡起,殿中之人无不感到风力罩体,衣袂飘动。
  毒妖狐神情仍然冷漠如故,活像冰雪雕成的美人般对宏元大师的威猛掌势视若无睹。
  直待掌风袭上娇躯,倏然一扬纤掌,但听“呼”的一声,宏元大师奇劲的掌力,被她随手一划,竟从身旁滑过!
  她虽是轻描淡写的随手一掌,但手法之妙,功力之高,足以使少林高僧暗暗心惊!
  俏书生始终冷眼旁观,见她随手一击,震退了少林掌门,不由心中窃喜!
  毒妖狐神采飞扬的灿然一笑,说道:“就凭你那鬼画符的玩意儿,还差得远哩!”
  宏元大师暴叱一声,正要再次出手,广元大师沉声叱道:
  “师弟住手,如要动手,也不能让人家说咱们以众凌寡!”
  宏元大师不敢执拗,气呼呼的收回了双掌,退到广元大师的身侧。
  毒妖狐冷笑一声,道:“就算你们少林寺和尚全部出手,姑娘也不畏惧!”
  广元大师冷笑一声,转脸向俏书生道:“这种情形老衲忍无可忍,请恕老袖放肆无礼了!”
  说着,倏然站起身来!
  俏书生双目一掠毒妖狐,只见她粉面光彩夺人,那淡淡的妖笑,宛如盛放的玫瑰般,令人心神一荡。
  不由定了定神,冷声说道:“势成骑虎,只要大师划出道儿来,应某无不奉陪!”
  此言一出,毒妖狐的玫瑰笑脸,倏然化作一股春风,又娇又嗔的向俏书生说道。“这样才对吗……”
  她这种既淫又荡的神情,早已看在群僧眼里,宏元大师哼了一声,骂道:“狐狸精……”
  毒妖狐突地冷叱一声:“闭嘴!”
  宏元大师须发皆竖,厉声说道:“狐狸精,你喝叱谁?”
  毒妖狐粉面陡然一变,冷叱了一声:“你!”陡然举起纤纤的右食指,向宏无大师虚空一点!
  广元大师忽的袖袍一掷,卷出一股“金刚功力”,挡在宏元大师身前。
  突然一股阴柔的力量,疾射而至,恰好投在“金刚功力”之内,没有点中宏元大师。
  广元大师已察觉这一对男女绝非善类,倏然沉声说道:
  “施主为什么以阴毒手段暗算敝师弟?”
  毒妖狐冷然说道:“姑奶奶就是这样,你要怎地!”
  宏元、慈空两位高僧,面现怒色,尤其惠超,见她侮辱恩师,更是心头发火,倏然掠到大殿当中,怒声说道:“小僧在此候教……”
  宏元大师大叱一声,道:一师侄退下,让我来教训这贱婢!”
  身子一长,竟落在大殿中央。
  慈空方丈,忽的掠在二人的身前说道:“这一阵应让给我!”
  惠超乃是极其尊师的高僧,早已动了无名之火,自然他非先动不可,他怕师叔和上院方丈抢了先,当下冷声说道:“恕小僧放肆了!”
  身子一掠,倏然跨到慈空方丈和宏元大师身前五尺之处,忽的一掌,遂向毒妖狐击去!
  他出掌虽快,但宏元大师和慈空方丈却不是等闲人物,他们心中也都想抢先出手,一见惠超迎击过去,各自也抢着出手。
  但见两人身形一晃,疾逾闪电般分向毒妖狐左右两方扑去。
  两人身法之快,几乎和惠超大师的劈空掌力一般快速!
  他们的身形尚未扑到,招式已发。
  三人几乎是同时出手,这一击威力之大,足可撼动山岳!
  毒妖狐武功绝世,但对这三位名重武林的顶尖高手也不敢稍存轻视之念!
  俏书生也不禁替她担心,心念之间,想暗中助她一臂之力。
  他本要出手,但知少林寺高人无数,万一搞成一个混乱局面,纵然自己武功再高,也难以逃出少林寺的罗汉阵法……
  就在他心念转动之间
  只见毒妖狐突然双掌齐出,一掌硬接惠超大师的劈空掌力,一掌与宏元大师加快接触!
  身子也突然向前跨了两步。
  这一来与慈空方丈的距离拉远,变成最后一个攻到她身上之人。
  毒妖狐突然娇叱一声,右掌一迎一带,惠超大师那股威猛的劈空掌力,竟随着她右掌的化解之势,歪开数尺,正好向慈空方丈的身上击去。
  慈空方丈万想不到对方武功之高,已达借力伤人之境,心中一凛,双掌硬封,但听“轰”的一声,慈空方丈被惠超大师的掌力,震退数尺!
  宏元大师的招数尚未攻到,毒妖狐倏地身子一旋,纤掌过处,若劈若点,刹那间,连出三招!
  宏元大师吃了一惊,使出少林奇异的绝学,见招拆招,防守不迭!
  毒妖狐冷喝了一声:“回去!”纤掌一挥,随手卷出两股潜力!
  这两股无形潜力,劲烈无比,势如巨浪排空,分取宏元、惠超两人。
  惠超大师刚才被慈空方丈双掌一封,震的右掌酸麻到肩胛,自然不敢再硬接毒妖狐这威猛一掌,赶紧身子一闪,向右斜飘数尺。
  宏元大师运掌一接,顿觉对方的无形潜力,刚柔俱有,诡异绝伦,无法兼顾,不得不旋身飘退!
  他们出手后退,也不过眨眼间的事情。
  但
  毒妖狐的诡异阴辣武学,却把在场之人,看得既惊且诧。
  最使广元大师感到奇怪的一点,便是对方机智超人,拒攻之间,居然没有露出她的武功家数。
  这的确令人有莫测高深之感!
  毒妖狐把三人震退之后,冷眼一扫广元大师,说道:“我道少林寺有何出奇人物,原来都是些小可尔尔。”
  广元大师虽然修为深厚,再也按捺不住心头怒火,冷声说道:“少林寺虽然都是无能之人,但却不容姑娘这等嚣张放肆,只要你们能脱出‘罗汉阵’,便让你们全身而……”
  说着,右手一拂,大殿的左右两端,突然跃出数名僧人手执禅杖,排列在大殿门口!
  毒妖狐和俏书生的目光何等锐利,微一侧目,便已看清分列在殿门外的和尚共有十八人,毫无疑问对方要用“十八罗汉阵”围困自己!
  毒妖狐冷声一笑,道:“哼!就凭这十八个秃和尚能困得了我?”
  她话未说完,侧眸扫了俏书生一眼,倏然向殿外掠去!
  俏书生心中不禁一震!
  他知道这名震江湖的“十八罗汉阵”,不但变化多端,而且威力奇大,当今世界上,能脱出这阵式之人,除了二百年前的穹苍师太之外,可说绝无仅有,她这等不知厉害的贸然行事,岂不太过危险?
  这念头在他脑海里闪了一闪,身子一晃,紧跟在毒妖狐的身后,向殿外射去!
  两人的身子刚刚射到殿外,突然
  一阵又阴又冷的“嘿嘿”笑声,传播过来。随着笑声,两股似剑的锐利劲风,分向两人的顶门袭到。
  这陡然的变故顿使两人猛吃一惊!
  但两个都是机警过人、身负绝学的人,毒妖狐悬空的妖躯,忽的一旋,使了个“回风三腰摆”的身法,连打了三个跟
  头落到院中。
  俏书生则以鬼谷绝学“鬼影化形”的身法,身子悬空一转,飘到毒妖狐的身旁。
  定神瞧去!
  只见广元大师灰袍翩翩的从空中飘落地上,面带诧异之色!
  原来广元大师听到那阴细的冰冷笑声之时,顿即察觉有疑,双袖一拂,竟从窗口中电射而出,猛提一口真气,拔起四丈来高,悬空转了一转,游目打量了一下四周的情势!
  但见四周毫无疑状,连一丝人影也没有看到,这一来,顿使这位得道高僧大感骇疑不解!
  这不过是刹那间的事情!
  惠超、慈空、宏元大师三人,也都发觉有疑,相继跃到广元大师的身后。
  但
  俏书生和毒妖狐两人却以为广元大师暗施偷袭,不禁气的面色铁青,俏书生冷笑一声,道:“想不到领袖武林的少林掌门,竟然会乘人不备,暗施偷袭……”
  宏元大师暴喝一声:“住口!”
  忽的一掌径向俏书生击去!
  俏书生向左横跨了两步让过来势,正待出手还击,但听一阵沉雷似的暴动,十八个僧人已把两人围困当中!
  毒妖狐娇叱一声,纤掌挥处,直取当面的两个僧人。
  二僧不知毒妖狐的厉害,各挥禅杖硬封过去!
  两僧的杖势甫出,宏元大师暴声叱道:“惠心、惠智,不可力敌!”
  两僧吃了一惊,但觉对方的掌力重如山岳,难以化解,急忙转身滑步让了开去!
  这当儿“罗汉阵法”已然发动,十八个人霍霍地一分,变化成“九九阵式”,立把毒妖狐和俏书生围困分开!
  要知道“罗汉阵法”不但变化多端,而且威猛无畴,一旦阵式展开,十八个僧人足可抵挡数十百人。
  俏书生知道这罗汉阵式非同小可,立即敛神蓄势行动以待,内心里却不由暗替毒妖狐担心!
  忽听一声大喝!
  围在他四周穿插游走的僧人,突然挥动禅杖,猛攻而至!
  俏书生眼见四面八方的绵绵杖影,不由心中一震,倏然展开“鬼影虚步”,挥掌还击!
  他这等奇幻的虚步,虽然使人莫测高深,但是“九九罗汉阵式”却是按五行生克之理脱化而成,他的掌势刚出,忽觉一轮劲风当头罩下。
  这一下子,可把俏书生吃了一惊,身子一旋,横跨数尺!
  哪知
  他身子尚未稳住,已觉左右两旁劲风逼人!
  俏书生不禁心头冒火,长啸一声,挥掌环回劈出!
  他知道这名震江湖的“罗汉阵法”配合得天衣无缝,是以掌势一出,立即收回,霍然展开鬼谷掌法,把周身之外围个纹风不透,使围攻的僧人,无法欺近身前。
  可是他心里明白,这等打法,太过消耗真力,时间一长,纵然功力深厚,也会被活活累死,于是   他脑海里盘算着如何脱身的念头。
  这时
  围困毒妖狐的九名僧人,也已展开三三阵式抡动禅杖猛攻而至!
  毒妖狐本是极其自负的人,一见对方猛然攻到,娇叱一声,纤掌回环劈出!她听俏书生说过少林寺的“罗汉阵法”名撼江湖,是以,一出手便是疾如闪电,势如速雷,想用歹毒的手法,先挫辱一下少林寺的名头!
  哪知
  她的奇诡手法刚出,环攻的三名僧人,倏然旋到一侧!另有三名僧人,竟从掌风间隙中,奇快无比的猛攻而到。
  这一来,激起了毒妖狐的杀机,叱道:“就凭这几个和尚,能困得了姑娘我……”
  娇躯一旋,让过正面和尚的一招攻势,突然反手一掌,向右侧的和尚击去,同时娇躯一晃,身随掌势,滴溜溜滑到右方和尚的身前。
  她认为“罗汉阵法”变化得再快,右侧的和尚,也难以躲过她这闪电一击!
  哪知事实却大不为然。
  她的身子刚刚滑到和尚的身前,和尚的庞大身躯,却倏然滑到了她的右侧。同时呼凛的风声已由四面八方笼罩而至!
  毒妖狐吃了一惊!
  猛然挥动纤掌,封住来势!
  这时
  她的心里已然明白,知道这“罗汉阵法’”果然名不虚传,若是贸然进攻,无疑自讨苦吃,当下收敛心神,全神御敌。
  她本是机诈万端之人,一面挥掌稳住身子,一面打量着这座罗汉阵式,思索破敌之策。
  眼见围攻而来的僧人,分成三组,每组三人前后重叠,填空补缺,攻敌御敌竟然配合得奇妙绝伦、天衣无缝,要想全身脱出这诡异的阵式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突听一声大喝
  “九九罗汉阵”突然大变,围攻毒妖狐的僧人,倏然移形换位,凌空下击。
  每个僧人,都以奇快的身法交替猛攻!
  毒妖狐虽然艺高胆大,但碰到这等变化多端的阵式,却感到空有一身武功,无法施展出来!
  忽然
  她脑际中掠过一线灵光,暗道:“我何不以凌空身法,先行脱困重围,再做道理……”
  心念转动之间
  身躯一晃“幻影身法”腾空而起,半空中猛提一口真气,直向三丈以外掠去!
  心想:“‘罗汉阵法’纵然厉害,也不见得能以此困住姑娘!”
  眼光到处
  只见那些围攻自己的和尚,仍然跟刚才一样,紧紧围困自己。
  毒妖狐心中一震,暗道:“怎么?这些和尚仍然包围着自己!”
  这念头在她脑海里闪了一闪,倏然再次身形凌空,半空中娇躯一翻,向后掠出四丈以外!
  哪知她娇躯尚未站稳
  突闻一声暴喝
  围攻她的和尚,竟以闪电身法,紧跟猛攻而至!
  毒妖狐不由大吃一惊,暗道:“不得了!凭我这等奇诡的身法竟然脱不出他们的重围……”
  她被这奇妙的“罗汉阵法”围困起来!
  内心里,也感到震惊不已……
  她虽然仍不相信凭自己的深厚功力,会被这些和尚逼的防守不迭!
  但
  眼前的事实,使她无可否认,已身临危境!
  这时
  她才深切的体验到,这名重武林的少林寺,并非等闲之地!
  毒妖狐此时已心慌意乱,连遇险招,眼看就要被这奇诡的“九九罗汉阵法”重创当场了。
  就在她险象环生之际
  突然
  一声刺耳惊心的阴恻侧笑声,划空传来!
  广元大师听到笑声,心中刚自一震,忽听一阵冷冰冰的叱声说道:“嘿嘿!少林寺的‘罗汉阵法’,也不过如此而已。”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